←返回
(ㄏ ̄▽ ̄)ㄏ 艦娘!&刀男!聯誼 ㄟ( ̄▽ ̄ㄟ)村 ~\召喚天龍醬✧✧✧/~[59452番地]
村莊選項:希望角色 限制時間 白: 4 分 夜: 3 分 第一天晚上的替身君替身君部分職業自動遺書,知道職業公開投票結果票數16人以上時決定者登場16人以上時權力者登場13人以上時貴族與奴隸登場20人以上時埋毒者登場20人以上時大狼登場妖狐的占 
月月
DETfcflZU6
[共有者]
金剛
zyPt0aiIgU
[村民]
太郎太刀
U0udjxsKIo
[村民]
明石国行
Mcf0BbhtP.
[人狼]
和泉守兼定
VdK2chaZHI
[人狼]
[大狼]

戰—山城
WY10hTQzEo
[共有者]
江風
nLJz7kBLrI
[靈能者]
御手杵
J2FOqy4Hgk
[狂人]
[決定者]

堀川國廣
89sdiybwVk
[奴隸]
へし切り長谷部
SVcckfxd8w
[貴族]
骨喰藤四郎
Byjcmou/Hs
[占卜師]
鶴丸国永
imkd1m63Cc
[人狼]
霧島
ChYN3UkyHU
[人狼]
驅逐艦-島風
[村民]
輕巡-大淀
mhLs4l0xHo
[小企鵝]
[戀人]

重巡-愛宕
y3tjfJcMAE
[夜梟]
空母 ヲ級
SIUlTYCXio
[埋毒者]
博多藤四郎
y7Z8/SFtRU
[村民]
木曾改二
.vbdSq.3NA
[獵人]
鳴狐
rpd91rh8fY
[人狼]
[權力者]

鬼丸國綱
Jjs9SGkJdQ
[子狐]
[戀人]

驅逐-Верный
[妖狐]

DHNBhAgViY
[占卜師]
和泉守兼定[] (00:55:10)
(切腹後消失在此村)
明石国行[] (00:03:23)
不準消失回來阿
明石国行[] (00:02:53)
其實我一直忘了Верный是狐...不應該早點清白單的
鶴丸国永[] (23:58:17)
(中:兼桑不wwwwwwwww
和泉守兼定[] (23:57:58)
(切腹後消失在此村)
和泉守兼定[] (23:57:46)
(中)看完覺得對不起狼伴
骨喰藤四郎[] (23:57:38)
(中)我有投你(?)
鶴丸国永[] (23:57:33)
我覺得我又對不起長谷部了…
金剛[村] (23:56:46)
(中)摸摸鶴…?
明石国行[] (23:56:39)
長谷部相信你村吧
鶴丸国永[] (23:56:08)
…我只是想說為什麼不是我死
和泉守兼定[] (23:55:38)
◆明石国行 本來想拉著大家默哀三秒鐘的
明石国行[] (23:54:59)
◆和泉守兼定 他被吊的那晚就先去了,廁所在旁邊
和泉守兼定[] (23:54:11)
◆明石国行[狼](letitgo) (22:55:26)
◆鳴狐 感謝,你上去時我嚇了一大跳,太虐狼了
(中)所以你就跑去wc了嗎!?
骨喰藤四郎[] (23:48:19)
◆金剛 ?(聽不太懂 先摸摸頭
骨喰藤四郎[] (23:46:51)
中)來考慮要用什麼村~
金剛[村] (23:45:51)
◆骨喰藤四郎 wow!congratulation!
鶴丸国永[] (23:45:45)
(中:生日村!
骨喰藤四郎[] (23:44:59)
中) 發現 99場了(望
金剛[村] (23:44:15)
◆和泉守兼定 哇、這邊才是捏!Thankyou!(踮腳吻雙頰)
和泉守兼定[] (23:43:12)
◆金剛 你的身高拍不到我的頭吧(站直身體) 這位異國來的La~dy 我們下次再見了呢(牽起手輕吻)
骨喰藤四郎[] (23:42:08)
◆鶴丸国永 ?....謝謝 那....(回給
鶴丸国永[] (23:38:52)
◆骨喰藤四郎 你是好的謊占(正評
金剛[村] (23:36:36)
◆和泉守兼定 啊( ͡° ͜ʖ ͡°)對不起捏!是COOL~↗又↑STRONG↓的SWORD捏!(拍拍頭)
和泉守兼定[] (23:35:19)
◆金剛 的男性~男性啊!(因為不習慣被撫摸手,將手收回來
驅逐-Верный[] (23:34:49)
◆驅逐艦-島風 嗯,不能讓司令官等太久呢…會擔心的(點點頭)
骨喰藤四郎[] (23:34:46)
◆鶴丸国永 嘛.....幸好沒出錯(探
驅逐艦-島風[村] (23:34:01)
◆驅逐-Верный 好了,我們快點回去吧-提督在等我們了呢-
鶴丸国永[] (23:33:21)
◆骨喰藤四郎 …你也辛苦了
骨喰藤四郎[] (23:31:47)
◆鶴丸国永 末狼辛苦了....
驅逐-Верный[] (23:31:18)
◆驅逐艦-島風 嗚…(臉微紅)
金剛[村] (23:31:07)
◆和泉守兼定 HUUM♪HUUM♪了解デース!是COOL~↗又↑STRONG↓的STRONG吶!(笑著摸摸包著自己臉的雙手)
鶴丸国永[] (23:28:24)
◆骨喰藤四郎 我知道…所以…(嘆氣
鶴丸国永[] (23:27:53)
◆和泉守兼定 怎樣看也是死…
和泉守兼定[] (23:27:02)
◆金剛 是帥氣→又↑強↓!的刀喔!(大掌抓住對方的頭保持一個距離
骨喰藤四郎[] (23:26:57)
◆鶴丸国永 (望)獵人還在 大概會平安夜吧
驅逐艦-島風[村] (23:26:23)
◆驅逐-Верный Верный醬也抱起來暖暖的呢,毛絨絨的摸起來很棒呢-
骨喰藤四郎[] (23:25:57)
(中)( ´▽` )ノ我跟博多沒毛拉~
和泉守兼定[] (23:24:37)
◆鶴丸国永 也是、隔日就直接被占出來了呢~
鳴狐[] (23:24:34)
◆戰—山城 我剛也在想你在打什麼wwww
金剛[村] (23:23:47)
◆和泉守兼定 hey hey!明明是LADY捏!又可愛~↑又強~↗的P-I-N-K L-A-D-Y(*´∀`)~♥
戰—山城[] (23:23:09)
(中)果然是wwwwww 我在打甚麼XDDDDDDDDDD
鳴狐[] (23:22:52)
◆太郎太刀 ◆鳴狐 鳴狐不愧為粟田口家的人啊(?
別用這算233333畢竟是一家人(?
空母 ヲ級[] (23:22:47)
金剛 ...(沒反抗
鶴丸国永[] (23:22:38)
◆和泉守兼定 可是埋毒的也是女孩子…你這樣說我應該去咬占才對吧
和泉守兼定[] (23:22:35)
◆金剛 金剛La~dy做為村民活這麼久也真是大運啊!另外....我是男性!!!!!!! 
戰—山城[] (23:22:18)
◆鳴狐 (中)果2鮪邱藤四狼啊(O
鳴狐[] (23:22:06)
◆戰—山城 ◆鳴狐 (中)叔叔我是一期啊(RYYYYYYYYYYYYYY
嗚哇是一期啊,可能是畢竟有兩隻兩隻狐狸的關係?但我也沒狐過(的樣子
驅逐-Верный[] (23:21:36)
◆驅逐艦-島風 啊……(被抱著)很溫暖的懷抱…並不討厭…(狐尾輕擺,覺得很開心)
鳴狐[] (23:21:18)
◆戰—山城 ◆鳴狐 (中)叔叔我是一期啊(RYYYYYYYYYYYYYY
感謝orz我給了另外三狼了,可惜無法再給更多
金剛[村] (23:21:08)
想不到lady izumonikami是毛毛デース!
骨喰藤四郎[] (23:21:05)
........需要記憶體重啟(發熱)
太郎太刀[村] (23:20:54)
◆鳴狐 鳴狐不愧為粟田口家的人啊(?
和泉守兼定[] (23:20:40)
◆鶴丸国永 為了讓女孩子們活下去自殺也是挺帥氣的不是?(笑
金剛[村] (23:19:35)
給木曾好評捏!帥死的獵人呦!
鬼丸國綱[] (23:19:16)
◆鳴狐 我給吧
金剛[村] (23:19:07)
◆空母 ヲ級 nicenice!
戰—山城[] (23:18:43)
◆鳴狐 (中)叔叔我是一期啊(RYYYYYYYYYYYYYY
驅逐艦-島風[村] (23:18:43)
◆驅逐-Верный Верный醬是最可愛的白狐了-(走過去抱住
鶴丸国永[] (23:18:41)
◆明石国行 隨緣吧、強求沒好結果的
和泉守兼定[] (23:18:33)
◆太郎太刀 剛剛那可不是我說的話啊,女孩子是水做的~ 對吧(笑
空母 ヲ級[] (23:18:31)
金剛 ...(沒反抗
骨喰藤四郎[] (23:18:27)
◆博多藤四郎 (摸摸)你也辛苦了
鳴狐[] (23:18:20)
◆戰—山城 ◆鳴狐 (中)確實是這樣啊wwwwwwww
我們有遇見哪幾場?(苦臉)
順便求幫給◆霧島正評「狼伴狼占辛苦了by鳴狐」(?
金剛[村] (23:17:57)
◆空母 ヲ級 (`・ω・´)LOVE HUG!(抱抱)
鶴丸国永[] (23:17:49)
◆和泉守兼定 可是被毒死有點丟臉…(搔臉頰
博多藤四郎[村] (23:17:13)
◆骨喰藤四郎 替換成筆記之前,遺書是:村刀,現在就來借筆記太早了撒!
へし切り長谷部[] (23:17:09)
◆輕巡-大淀  慢走呢。(臉色發青的揮著手
明石国行[] (23:17:05)
◆鶴丸国永 好阿,希望不要太久
戰—山城[] (23:17:00)
◆鳴狐 (中)確實是這樣啊wwwwwwww
輕巡-大淀[] (23:16:41)
◆へし切り長谷部 總之這樣我們就可以回去交差了吧,辛苦你了
和泉守兼定[] (23:16:37)
◆鶴丸国永 狼伴能多留一久一點也好啊... 不過只剩自己的情況下。(搭上肩) 還是不如來找我們好玩啊!
空母 ヲ級[] (23:16:36)
金剛 ...不
鳴狐[] (23:16:36)
◆戰—山城 (中)鳴狐你其實是鳴狼嗎?
鼻說出來啊(痛哭)
鶴丸国永[] (23:16:34)
◆明石国行 那我們期待一下可以一起死的日子來臨吧(笑
[] (23:16:34)
睡覺了~~ 晚安
木曾改二[] (23:16:26)
◆へし切り長谷部 啊啊……雖然是拿了槍的職業,但連隻老鼠都沒打到。
骨喰藤四郎[] (23:16:11)
◆潮 還以為入白了.....信好
◆博多藤四郎 大場要職.....覺得記憶體負荷不了.....(燒壞
太郎太刀[村] (23:16:05)
和泉守君說女孩子老屁股甚麼的...
戰—山城[] (23:15:52)
(中)鳴狐你其實是鳴狼嗎?
驅逐-Верный[] (23:15:52)
(一場三位
鳴狐[] (23:15:34)
好像一人可以給三位評價還是?
和泉守兼定[] (23:15:22)
(中)驚覺 潮さん是超級老屁股
鳴狐[] (23:15:17)
嗚哇啊發現給不了全部的狼伴正評(痛
鶴丸国永[] (23:15:13)
◆和泉守兼定 一早就占我不好嗎…
金剛[村] (23:15:11)
◆空母 ヲ級 (`3´)呣呣?要來充滿LOOOOOOVEEEEEEE的KISS咩!
明石国行[] (23:15:01)
◆鶴丸国永 是阿,入戀還能死一塊
戰—山城[] (23:14:54)
◆輕巡-大淀 ?!!我、我才沒有和金剛吵架!
金剛[村] (23:14:46)
我沒有吵架デース…(`3´)
驅逐-Верный[] (23:14:41)
◆驅逐艦-島風 俄羅斯的狐狸、耳朵是圓圓小小的,總覺得不適合……(用帽子遮著臉)
鶴丸国永[] (23:14:31)
◆明石国行 好虐哦…還是入戀好過入狼
空母 ヲ級[] (23:14:23)
金剛...可愛...
輕巡-大淀[] (23:14:07)
◆金剛 ◆戰—山城 吵架的話明天的任務都取消喔(燦笑
戰—山城[] (23:14:05)
◆重巡-愛宕 才沒有吵架呢.........姐姐也不喜歡
金剛[村] (23:14:05)
金剛[村] (23:13:57)
hey~!金剛是villager的捏!(ゝ∀・)
沒有什麼特別的能力哦——希望、還能幫得上提督的忙捏…
唔、不知道能不能活到最後デース…如果有機會的話、
就做很多很多的CHOCOLATE送給提督呦!當然還有
博多藤四郎[村] (23:13:54)
(蹭蹭◆骨喰藤四郎)被黑的時候來不及整理筆記撒~
重巡-愛宕[] (23:13:42)
◆金剛 ◆戰—山城 不可以吵起來啊!兩個人都很努力了!
和泉守兼定[] (23:13:38)
◆鶴丸国永 (拍拍頭)你也辛苦啦~明明灰單很多卻先占到你了
へし切り長谷部[] (23:13:36)
木曾小姐辛苦你了、我可是篤定你是村側呢。
空母 ヲ級[] (23:13:22)
和泉守 wo也...努力的...憑直覺
[] (23:13:20)
大狼一直沒入白 然後放著狐給村民註冊...其實是有點恐怖
金剛[村] (23:13:19)
◆戰—山城 呣~~~
木曾改二[] (23:13:16)
呼……不開砲的戰鬥也是挺讓人熱血沸騰的
輕巡-大淀[] (23:13:15)
不過當任搔癢的職業卻一下都沒騷到(嘆氣
骨喰藤四郎[] (23:13:13)
◆潮 第一天占卜就上去太可怕了......不得不出來
鶴丸国永[] (23:13:13)
◆輕巡-大淀 有想過…可是…我也有作為狼的堅持
戰—山城[] (23:13:01)
◆金剛 (皺眉)因為金剛白單很久了嘛(嘆氣
驅逐艦-島風[村] (23:12:59)
◆驅逐-Верный 不會啊!很適合Верный醬呢!很像雪中的白狐呢-
明石国行[] (23:12:52)
◆鶴丸国永 其實也滿快的,一天吊一隻
和泉守兼定[] (23:12:38)
◆空母 ヲ級 小姐、我是不會違背武士道的!在哪邊就努力替哪邊獲勝呢~
太郎太刀[村] (23:12:30)
狼們也w
金剛[村] (23:12:26)
(中)明明留了個喜歡的遺言但沒機會放出來デース!
太郎太刀[村] (23:12:21)
◆骨喰藤四郎 給正評噠
鳴狐[] (23:12:20)
狼伴辛苦了!
鶴丸国永[] (23:12:13)
◆明石国行 …想早點上來找你們呢
明石国行[] (23:12:10)
接下來潮奴貴跟真戀努力
[] (23:12:04)
戀占首日CO占信度應該會很高的啊
骨喰藤四郎[] (23:12:02)
◆金剛 恭喜 活下來了呢(摸頭
輕巡-大淀[] (23:11:59)
◆鶴丸国永 你可以咬埋毒阿。
骨喰藤四郎[] (23:11:47)
◆太郎太刀◆博多藤四郎 真的...有點累.......
金剛[村] (23:11:45)
◆戰—山城 生氣デース!
戰—山城[] (23:11:37)
(中)恭賀明石鶴丸入狼(戀)
空母 ヲ級[] (23:11:36)
wo猜了...和泉守跟明石...(滿意
驅逐-Верный[] (23:11:29)
◆驅逐艦-島風 有著狐狸的耳朵…不會很奇怪嗎?
重巡-愛宕[] (23:11:27)
嘭啪咔嘭~♪
鶴丸国永[] (23:11:26)
雖然想過自殺…
[] (23:11:24)
標準的被白單壓死
鬼丸國綱[] (23:11:22)
聯誼成功(゚∀゚)⊂彡
和泉守兼定[] (23:11:21)
(中)大狼被村人指吊,沒尊嚴
明石国行[] (23:11:21)
◆鶴丸国永 辛苦了,末狼(抱
輕巡-大淀[] (23:11:18)
各位辛苦了,這樣大淀也可以跟提督交差了呢。
戰—山城[] (23:11:17)
◆金剛 抱歉呢、懷疑你了(失落
太郎太刀[村] (23:11:16)
骨喰辛苦了呢,聯誼最後的贏家(笑
博多藤四郎[村] (23:11:13)
骨喰兄辛苦了撒!(撲上去)
江風[] (23:11:12)
狼側好像霧島開後宮喔wwwwwwwwwwwwwww
骨喰藤四郎[] (23:11:10)
◆和泉守兼定 (望著大狼
金剛[村] (23:11:03)
YEAAAAAAAAAAAAAAAA!
 [村民勝利] 人狼的血脈成功的被根除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鶴丸国永 的遺言
聯誼是什麼…我可是跟三日月差不多老的爺爺
這種活動不太合適我吧?
嗯…還是沒能跟明石談戀愛呢…這種東西果然還是隨緣比較好
…長谷部…今次抱歉了…我是黑的呢(無奈
好想自殺…但是還是不行啊、作為狼正直地死去吧
            < < 日落、黑暗的夜晚來臨 > >
 鶴丸国永 被表決處死
9 日目 ( 1 回目)
金剛0 票投票給 1 票 → 鶴丸国永
骨喰藤四郎0 票投票給 1 票 → 鶴丸国永
鶴丸国永4 票投票給 1 票 → 木曾改二
空母 ヲ級0 票投票給 1 票 → 鶴丸国永
木曾改二1 票投票給 1 票 → 鶴丸国永
            金剛 對 鶴丸国永 投票處死
            骨喰藤四郎 對 鶴丸国永 投票處死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骨喰藤四郎[] (23:10:39)
◆木曾改二 感謝
骨喰藤四郎[] (23:10:28)
如果今日還沒結束的話....
木曾改二[] (23:10:15)
D3鬼丸國綱 - 子狐
D4御手杵 - 村
D5鳴狐 - 狼♪
D6霧島 - 狼♪
D7重巡-愛宕 -
空母 ヲ級[] (23:10:08)
原來如此...
金剛[村] (23:10:05)
金剛是白白的捏!(ゝ∀・)
骨喰藤四郎[] (23:09:59)
有人有靈單嗎? 唯一沒記到的
            空母 ヲ級 對 鶴丸国永 投票處死
木曾改二[] (23:09:42)
金剛是潮的白單啊
鶴丸国永[] (23:09:25)
活著都是痛苦的…
金剛[村] (23:09:20)
雷擊處分デース!
空母 ヲ級[] (23:09:16)
忘了...還有金剛...
骨喰藤四郎[] (23:09:12)
總之 大概還有一晚可以占吧....
            鶴丸国永 對 木曾改二 投票處死
            木曾改二 對 鶴丸国永 投票處死
鶴丸国永[] (23:08:57)
(嘆氣
空母 ヲ級[] (23:08:40)
鶴...死吧(送出三白飛機
鶴丸国永[] (23:08:26)
嗯…我不是白色的哦
鶴丸国永[] (23:08:03)
反正我不是大狼呢…
金剛[村] (23:07:59)
金剛是無辜的捏!!!!!才不是毛毛的デース!!!!!(看扶桑遺書
木曾改二[] (23:07:50)
剩下白色的傢伙你了
骨喰藤四郎[] (23:07:28)
不太意外...... 鶴丸是狼呢(望著
金剛[村] (23:07:19)
YEEEEEAAAAAAAAAAA捉到了捏!
鶴丸国永[] (23:07:17)
讓我死吧…
骨喰藤四郎[] (23:06:57)
嘗試模仿的人為潮 成為了占卜師
D2 驅逐艦-島風 村
D3 戰—山城 村
D4 江風 村
D5 明石国行 狼!
D6 Верный 村
D7 鶴丸国永 狼!
            < < 早晨來臨 9 日目的早上開始 > >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和泉守兼定 的遺言
因為帥氣而被指吊了?!帥氣真是一種罪過呢 村CO
戰—山城 的遺言
村民4 人狼5 占卜師1 靈能者1 狂人1 獵人1 共有者2 妖狐1 子狐1 埋毒者1 說謊狂1 夜梟1 小企鵝1 貴族1 奴隸1 (決定者1) (權力者1) (戀人2) (大狼1)

果然是不幸啊,與渣當了共有者(嘆氣
明明是可以聊天的夜戰,但也變成一人的自言自語
每天晚上都是喊五聲,我有做好的,姐姐你看到嗎?

聯誼這種事果然沒來就好了..........
扶桑姉さま...........
あちらの世界でも、ご一緒に……

若我也夜死,請先吊金剛
潮若是真占的話,金剛已經8天的白單,懷疑大狼包白


占CO:

鬼丸:驅逐-Верный、—吊
御手杵:鬼丸(黑、— 假
潮:金剛、— 夜死

霧島:潮、明石、空母ヲ級、博多(黑、— 吊
骨喰(謊):島風、山城、江風、博多(黑 — 也許是假謊

D1:鬼丸(吊,戀大淀)、潮(咬)
D2:御手杵(吊)、堀川(咬)
D3:鳴狐(吊)、太郎(咬)
D4:霧島(吊)、博多(梟)、島風(咬)
D5:重巡-愛宕(吊 梟)、江風(咬 靈)
D6:明石(吊)、Верный(狐—註冊)、長谷部(咬)

堀川(奴)、長谷部(貴)、驅逐-Верный(狐)、木曾(獵)
 戰—山城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鶴丸国永 人狼對 戰—山城 為鎖定目標
            木曾改二 對 骨喰藤四郎 進行護衛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鶴丸国永(人狼) (23:05:34)
鶴丸国永(人狼) (23:05:24)
啊…好想自殺…
            骨喰藤四郎 對 鶴丸国永 占卜
戰—山城(共有者) (23:05:01)
那麼,只剩鶴丸和金剛
金剛[村]的自言自語 (23:04:38)
但咬誰也是無駄デース(ゝ∀・)!
鶴丸国永(人狼) (23:04:28)
獵人也還在…根本不可能衝占…
骨喰藤四郎[]的自言自語 (23:04:26)
希望上去了........
戰—山城(共有者) (23:04:17)
若然今晚我死了...........還是......先死獵?
空母 ヲ級[]的自言自語 (23:04:15)
(山城...
戰—山城(共有者) (23:04:02)
大狼包白了嗎?
金剛[村]的自言自語 (23:04:01)
…啊,不對…所以今晚死的是我啊…
鶴丸国永(人狼) (23:03:51)
剩下都有職…我好想死啊…
戰—山城(共有者) (23:03:51)
潮若真占,金剛已經8天白單沒死
空母 ヲ級[]的自言自語 (23:03:50)
(鶴丸跟山城...
金剛[村]的自言自語 (23:03:45)
明明是毛毛的捏!
戰—山城(共有者) (23:03:36)
發了遺書(皺眉
金剛[村]的自言自語 (23:03:33)
所以是鶴丸捏!!!白白的!!!!!craneeeeeeeeeeeeeeeeeeeeeeee!
鶴丸国永(人狼) (23:03:30)
讓我自殺吧…
戰—山城(共有者) (23:03:20)
村民4 人狼5 占卜師1 靈能者1 狂人1 獵人1 共有者2 妖狐1 子狐1 埋毒者1 說謊狂1 夜梟1 小企鵝1 貴族1 奴隸1 (決定者1) (權力者1) (戀人2) (大狼1)

果然是不幸啊,與渣當了
骨喰藤四郎[]的自言自語 (23:03:19)
對還有大狼阿........(頭痛)
木曾改二[]的自言自語 (23:03:16)
結果是那個白色的傢伙啊?
鶴丸国永(人狼) (23:03:12)
我可以自殺吧…
金剛[村]的自言自語 (23:03:06)
WHATTTTTTTTTTTTTTTTTTTTTTT!?
鶴丸国永(人狼) (23:03:04)
…我自殺吧
            < < 日落、黑暗的夜晚來臨 > >
 和泉守兼定 被表決處死
8 日目 ( 1 回目)
金剛0 票投票給 1 票 → 和泉守兼定
和泉守兼定5 票投票給 1 票 → 戰—山城
戰—山城1 票投票給 1 票 → 和泉守兼定
骨喰藤四郎0 票投票給 1 票 → 鶴丸国永
鶴丸国永1 票投票給 1 票 → 和泉守兼定
空母 ヲ級0 票投票給 1 票 → 和泉守兼定
木曾改二0 票投票給 1 票 → 和泉守兼定
            木曾改二 對 和泉守兼定 投票處死
            和泉守兼定 對 戰—山城 投票處死
            鶴丸国永 對 和泉守兼定 投票處死
            空母 ヲ級 對 和泉守兼定 投票處死
            金剛 對 和泉守兼定 投票處死
            骨喰藤四郎 對 鶴丸国永 投票處死
            戰—山城 對 和泉守兼定 投票處死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金剛[村] (23:01:39)
啊,是LADY IZUMINOKAMI捏!
戰—山城[] (23:01:33)
那麼和泉守呢?
骨喰藤四郎[] (23:01:26)
非常感謝(點頭
木曾改二[] (23:01:08)
獵槍……?哼!用不著這種玩具,管他是誰靠過來,用25mm三連裝機槍射爆他就是。
N2 驅逐-Верный
N3 骨喰藤四郎
N4 骨喰藤四郎
N5 骨喰藤四郎
N6 骨喰藤四郎
N7 骨喰藤四郎
戰—山城[] (23:01:06)
有獵單嗎?
骨喰藤四郎[] (23:01:01)
阿對 大狼.....(頭痛
木曾改二[] (23:00:52)
獵CO,事到如今也沒我的工作了
金剛[村] (23:00:48)
(ゝ∀・)就拜托占捏
鶴丸国永[] (23:00:34)
靈死了不知道大狼有沒有入白…吊完灰單也不一定會完場
戰—山城[] (23:00:27)
今天想吊和泉守或是木曾(皺眉
骨喰藤四郎[] (23:00:26)
◆木曾改二 有職嗎?
空母 ヲ級[] (23:00:24)
wo今天...想投和泉守...
和泉守兼定[] (22:59:46)
只有毒是顯的.. 占要指嗎?
戰—山城[] (22:59:30)
還要吊三狼嗎...........
木曾改二[] (22:59:24)
可以安然完場了
空母 ヲ級[] (22:59:22)
太好了...骨蝕...
木曾改二[] (22:59:16)
三吊三灰
骨喰藤四郎[] (22:59:06)
看來是成功註冊了.....可以信了吧(嘆氣
和泉守兼定[] (22:59:00)
太好了 終於註冊到了呢
鶴丸国永[] (22:58:29)
長谷部…占也註冊了
戰—山城[] (22:58:25)
原來是狐啊...........
木曾改二[] (22:58:25)
抓到狐狸了啊
骨喰藤四郎[] (22:58:24)
(不小心重複 沒跳出來(ry
金剛[村] (22:58:18)
GOOD MORNING!
骨喰藤四郎[] (22:58:09)
嘗試模仿的人為潮 成為了占卜師
D2 驅逐艦-島風 村
D3 戰—山城 村
D4 江風 村
D5 明石国行 狼!
D6 Верный 村
骨喰藤四郎[] (22:58:03)
嘗試模仿的人為潮 成為了占卜師
D2 驅逐艦-島風 村
D3 戰—山城 村
D4 江風 村
D5 明石国行 狼!
D6 Верный 村
            < < 早晨來臨 8 日目的早上開始 > >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明石国行 的遺言
占沒註冊呢村民們倒是很相信呢
驅逐-Верный 的遺言
さすがにこれは…

希望可以聽見勝利的響音,但…
へし切り長谷部 的遺言
是貴族呢、感謝牛奶的提供。
要是奴役到了女性就只能以死謝罪呢。
是刀劍男子真是太好了。

總之、我死了的話需要另外的必白。
剩下一位的共有,麻煩你出來了。
然後謊占…我也想不到其他能夠懷疑你的點了,就信你吧。
指吊交給共有。
我認為鶴是白的。
 へし切り長谷部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驅逐-Верный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鶴丸国永 人狼對 へし切り長谷部 為鎖定目標
            骨喰藤四郎 對 驅逐-Верный 占卜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木曾改二 對 骨喰藤四郎 進行護衛
へし切り長谷部[]的自言自語 (22:57:23)
和泉守你到底是什麼東西。(拿本體戳樓上
木曾改二[]的自言自語 (22:57:16)
那個叫占卜的給力點啊
和泉守兼定[](人狼) (22:57:15)
若能入白就好了
へし切り長谷部[]的自言自語 (22:57:03)
鶴是白的吧…
鶴丸国永(人狼) (22:56:44)
可是要留著等你入白…
木曾改二[]的自言自語 (22:56:33)
結果一發都沒打到啊
驅逐-Верный[] (22:56:33)
明天…不死鳥會沉沒…
和泉守兼定[](人狼) (22:56:29)
◆戰—山城 ◆驅逐-Верный ◆木曾改二 加上我們都是灰單
空母 ヲ級[]的自言自語 (22:56:14)
(可能會咬貴...
鶴丸国永(人狼) (22:55:58)
嗯…我覺得快要占到我呢…
戰—山城(共有者) (22:55:43)
8>6>4的三狼嗎,想要吊中..........
和泉守兼定[](人狼) (22:55:36)
狐如果被謊占註冊就好了,咬長谷部吧?
空母 ヲ級[]的自言自語 (22:55:28)
(和泉守...
鶴丸国永(人狼) (22:55:28)
嗯、那個不能咬
戰—山城(共有者) (22:55:21)
只吊死了兩狼真的不行.............
へし切り長谷部[]的自言自語 (22:55:15)
明天叫共有CO出來、如果我活著的話…
鶴丸国永(人狼) (22:55:08)
我們要找狐嗎?還是去咬長谷部了?
驅逐-Верный[] (22:55:07)
山城是共吧…
和泉守兼定[](人狼) (22:55:01)
確定毒了、多謝明石了
戰—山城(共有者) (22:54:51)
又是狐之類的嗎?
へし切り長谷部[]的自言自語 (22:54:48)
好了…會剩誰呢…(揉額
空母 ヲ級[]的自言自語 (22:54:48)
(不會被咬了...
鶴丸国永(人狼) (22:54:47)
(嘆氣
戰—山城(共有者) (22:54:44)
假的吧
驅逐-Верный[] (22:54:42)
嗯,假毒呢
戰—山城(共有者) (22:54:39)
沒噴呢
            < < 日落、黑暗的夜晚來臨 > >
 明石国行 被表決處死
7 日目 ( 1 回目)
金剛0 票投票給 1 票 → 明石国行
明石国行9 票投票給 1 票 → 空母 ヲ級
和泉守兼定0 票投票給 1 票 → 明石国行
戰—山城0 票投票給 1 票 → 明石国行
へし切り長谷部0 票投票給 1 票 → 明石国行
骨喰藤四郎0 票投票給 1 票 → 明石国行
鶴丸国永0 票投票給 1 票 → 明石国行
空母 ヲ級1 票投票給 1 票 → 明石国行
木曾改二0 票投票給 1 票 → 明石国行
驅逐-Верный0 票投票給 1 票 → 明石国行
            明石国行 對 空母 ヲ級 投票處死
            骨喰藤四郎 對 明石国行 投票處死
            金剛 對 明石国行 投票處死
            木曾改二 對 明石国行 投票處死
            空母 ヲ級 對 明石国行 投票處死
            驅逐-Верный 對 明石国行 投票處死
            鶴丸国永 對 明石国行 投票處死
            和泉守兼定 對 明石国行 投票處死
            戰—山城 對 明石国行 投票處死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へし切り長谷部[] (22:53:35)
噴了就看會不會狐勝吧。(嘆氣
驅逐-Верный[] (22:53:32)
是的
戰—山城[] (22:53:12)
如果明石不會噴那就沒必要吊空母 ヲ級了吧?
空母 ヲ級[] (22:53:08)
無所謂...
金剛[村] (22:52:56)
只好相信WO級デース!
鶴丸国永[] (22:52:55)
嗯…
明石国行[] (22:52:54)
◆空母 ヲ級 我跟你同樣是霧島的單一樣沒信度
空母 ヲ級[] (22:52:45)
再吊我也不遲...
骨喰藤四郎[] (22:52:25)
◆鬼丸國綱:○Верный
明石国行[] (22:52:24)
怎麼不先吊那個假占跟假毒
空母 ヲ級[] (22:52:24)
先吊明石...相信我
            へし切り長谷部 對 明石国行 投票處死
驅逐-Верный[] (22:52:13)
毒PK了
へし切り長谷部[] (22:52:11)
今天先吊了明石。
骨喰藤四郎[] (22:52:10)
可能上去了也說不定? 明天我會占子狐單
和泉守兼定[] (22:52:09)
D3鬼丸國綱 - 子狐 <<有人留到鬼丸的單嗎?
木曾改二[] (22:52:08)
還有4吊
へし切り長谷部[] (22:52:03)
都吊。
戰—山城[] (22:51:59)
可以吊假占的白單嗎?R乾淨
空母 ヲ級[] (22:51:53)
毒co
へし切り長谷部[] (22:51:52)
真毒出來PK。
明石国行[] (22:51:38)
占沒註冊沒信度
金剛[村] (22:51:36)
唔——…今場是有子狐和大大的妖狐捏?
骨喰藤四郎[] (22:51:29)
狼常常毒CO
へし切り長谷部[] (22:51:29)
PK呢?
和泉守兼定[] (22:51:28)
明石是霧島的白單、包狼了呢
空母 ヲ級[] (22:51:25)
謊...黑單也怪,但懷疑眼鏡...
へし切り長谷部[] (22:51:15)
毒的話,都吊。
戰—山城[] (22:51:06)
不過、空母、ヲ級驅逐-Верный,都是假占們的白單多天沒死
骨喰藤四郎[] (22:50:53)
昨天狼故意針對我呢 果然......不意外
明石国行[] (22:50:52)
毒CO
金剛[村] (22:50:42)
這下糟糕デース…
木曾改二[] (22:50:41)
黑單有話快說有職快CO
鶴丸国永[] (22:50:26)
明石你…
へし切り長谷部[] (22:50:25)
謊你這時候才出黑單嗎。
明石国行[] (22:50:25)
靈死立刻出黑單了嗎
驅逐-Верный[] (22:50:19)
梟遺與靈遺…
骨喰藤四郎[] (22:50:12)
找到了.......果然........
へし切り長谷部[] (22:50:10)
…為什麼不讓我死呢。
戰—山城[] (22:50:08)
吊死夜梟、死靈..............
空母 ヲ級[] (22:50:07)
靈能...
鶴丸国永[] (22:50:00)
吊梟咬靈了啊…
骨喰藤四郎[] (22:49:56)
模仿的人為潮 成為了占卜師
D2驅逐艦-島風 村
D3戰—山城 村
D4江風 村
D5明石国行 狼
金剛[村] (22:49:51)
啊…
            < < 早晨來臨 7 日目的早上開始 > >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重巡-愛宕 的遺言
夜梟CO
高雄型二號艦,愛宕,請記住我♪
我會成為你的力量的喔♪
這次是夜戰加強型的配裝,
夜間二連就交給我吧♪(ボイーン)
D2偵查中~
D3偵查中~
D4偵查中~
D5博多藤四郎 雷擊處分
江風 的遺言
そうさ、江風不會搞錯的喔!這是靈能的工作呢!靈CO♪
D3鬼丸國綱 - 子狐
D4御手杵 - 村
D5鳴狐 - 狼♪
D6霧島 - 狼♪
D7重巡-愛宕 -
 江風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木曾改二 對 骨喰藤四郎 進行護衛
            骨喰藤四郎 對 明石国行 占卜
            明石国行 人狼對 江風 為鎖定目標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鶴丸国永(人狼) (22:48:27)
大家都留吧…隨機噴呢
明石国行(人狼) (22:48:20)
那我動手了
戰—山城(共有者) (22:48:16)
一點都沒動.............
和泉守兼定[](人狼) (22:48:16)
了解
鶴丸国永(人狼) (22:48:10)
嗯、讓他指我吧
戰—山城(共有者) (22:48:10)
第二排...........
明石国行(人狼) (22:48:01)
咬江風吧,遺書我還留毒?
へし切り長谷部[]的自言自語 (22:48:00)
(拿咖啡
和泉守兼定[](人狼) (22:47:53)
...長谷部留著隨時會指灰單呢
へし切り長谷部[]的自言自語 (22:47:46)
我不相信謊所以我搞得頭疼…靈能呢…
へし切り長谷部[]的自言自語 (22:47:30)
金剛、山城、鶴、明石、和泉守…
戰—山城(共有者) (22:47:18)
白單的我會夜死嗎?
金剛[村]的自言自語 (22:47:08)
生氣デース!!!!!!!!!!!!
明石国行(人狼) (22:47:07)
獵會護貴還是謊??
戰—山城(共有者) (22:47:04)
看狼叫聲到底是真的吊了多少.............
鶴丸国永(人狼) (22:47:00)
嗯…還是咬江風吧?她說有職呢…
和泉守兼定[](人狼) (22:46:49)
謊應該會把灰單占完才回頭吧 霧島的單就你跟空母還沒死了...
へし切り長谷部[]的自言自語 (22:46:42)
…讓我死。(揉額
鶴丸国永(人狼) (22:46:32)
還以為要跟你們說再見了…不過應該也差不多時間了吧
金剛[村]的自言自語 (22:46:27)
金剛是無辜的捏!!!!!!!!!!!!!!
江風[]的自言自語 (22:46:26)
就說貴族要多起來運動,腦袋都生鏽了吧--------------!!!!
和泉守兼定[](人狼) (22:46:22)
長谷部想死,幫他一把?
明石国行(人狼) (22:46:15)
謊懷疑我了..
戰—山城(共有者) (22:46:12)
ATAKO嗎.........
江風[]的自言自語 (22:46:06)
長谷部君你會害死江風的!!!!!
骨喰藤四郎[]的自言自語 (22:46:03)
(中)崩潰崩潰的)))
鶴丸国永(人狼) (22:46:01)
長谷部…振作點啊
金剛[村]的自言自語 (22:45:59)
WHAT!?
和泉守兼定[](人狼) (22:45:54)
靈還沒出來呀
明石国行(人狼) (22:45:53)
本來想咬愛宕的,省麻煩了
            < < 日落、黑暗的夜晚來臨 > >
 重巡-愛宕 被表決處死
6 日目 ( 1 回目)
金剛1 票投票給 1 票 → 空母 ヲ級
明石国行2 票投票給 1 票 → 木曾改二
和泉守兼定2 票投票給 1 票 → 重巡-愛宕
戰—山城0 票投票給 1 票 → 和泉守兼定
江風0 票投票給 1 票 → 木曾改二
へし切り長谷部0 票投票給 1 票 → 金剛
骨喰藤四郎0 票投票給 1 票 → 明石国行
鶴丸国永1 票投票給 1 票 → 重巡-愛宕
重巡-愛宕3 票投票給 1 票 → 鶴丸国永
空母 ヲ級1 票投票給 1 票 → 明石国行
木曾改二2 票投票給 1 票 → 和泉守兼定
驅逐-Верный0 票投票給 1 票 → 重巡-愛宕
            木曾改二 對 和泉守兼定 投票處死
            骨喰藤四郎 對 明石国行 投票處死
            金剛 對 空母 ヲ級 投票處死
            驅逐-Верный 對 重巡-愛宕 投票處死
            へし切り長谷部 對 金剛 投票處死
            空母 ヲ級 對 明石国行 投票處死
            和泉守兼定 對 重巡-愛宕 投票處死
            鶴丸国永 對 重巡-愛宕 投票處死
            江風 對 木曾改二 投票處死
            重巡-愛宕 對 鶴丸国永 投票處死
            明石国行 對 木曾改二 投票處死
            戰—山城 對 和泉守兼定 投票處死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和泉守兼定[] (22:44:01)
長谷部、你安眠藥吃多了?
木曾改二[] (22:43:55)
就算是貴族,直接動占卜的白單會不會太過了?
へし切り長谷部[] (22:43:47)
明天再說、散投。
戰—山城[] (22:43:37)
江風不是剛占白就吊嗎........?
鶴丸国永[] (22:43:33)
長谷部你振作點
驅逐-Верный[] (22:43:32)
嗯…還是說子狐想保護灰單的妖狐,才會說骨喰是假謊占?
骨喰藤四郎[] (22:43:27)
◆江風我白單
江風[] (22:43:26)
有呢 要CO?
金剛[村] (22:43:16)
毛毛的還在デース—
明石国行[] (22:43:15)
鶴....
へし切り長谷部[] (22:43:10)
江風,有職嗎?
鶴丸国永[] (22:42:54)
沒有呢
へし切り長谷部[] (22:42:32)
所以鶴、有職嗎?
骨喰藤四郎[] (22:42:32)
狐狸被包了吧 現在人還不少(面無表情
空母 ヲ級[] (22:42:31)
貴族...
へし切り長谷部[] (22:42:15)
我想死。(臉黑
明石国行[] (22:41:56)
沒註冊的占可信度實在..(瞇眼
鶴丸国永[] (22:41:54)
…你想吊我嗎長谷部
和泉守兼定[] (22:41:44)
可是狐還沒被註冊啊... 剩下唯一的謊者?
戰—山城[] (22:41:42)
不幸............
空母 ヲ級[] (22:41:35)
懷疑...現在的占...
へし切り長谷部[] (22:41:34)
…鶴,有職嗎?
骨喰藤四郎[] (22:41:32)
可能 故意留我吧.....(嘆氣
金剛[村] (22:41:31)
霧島說假…謊占包了狐狸主子捏—HUUMHUUM—?
重巡-愛宕[] (22:41:06)
死亡海域嗎?
明石国行[] (22:41:04)
中間賓果...
骨喰藤四郎[] (22:41:03)
不是............
木曾改二[] (22:41:03)
狼信了子狐的話,去咬白單了?
骨喰藤四郎[] (22:40:55)
非洲嗎.........
江風[] (22:40:55)
喔壓、看來博多小弟是村呢♪
へし切り長谷部[] (22:40:51)
說謊者…你、不會是狼吧。
驅逐-Верный[] (22:40:47)
應該是梟咒
鶴丸国永[] (22:40:40)
中間一行都死掉了…
明石国行[] (22:40:38)
剩一占了
金剛[村] (22:40:37)
…GOOD MORNING……。霧島是毛毛的捏…
空母 ヲ級[] (22:40:32)
兩個...
戰—山城[] (22:40:29)
梟居然動了嗎(望
骨喰藤四郎[] (22:40:22)
模仿的人為潮? 成為了占卜師
D2驅逐艦-島風 村
D3戰—山城 村
D4江風 村
            < < 早晨來臨 6 日目的早上開始 > >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驅逐艦-島風 的遺言
はう…この私がやられるなんて…
提督…あなたはどこにいるの?
……遅いのね。
霧島 的遺言
咳咳、麥克風音量OK嗎? 來自霧島的資料分析.....啊不對是占卜--

D2 ◆潮 村人
D3 ◆明石国行 村人
D4 ◆空母 ヲ級 村人
D5 ◆博多藤四郎
博多藤四郎 的遺言
嘖,字數太多了撒。咱是無職村。

共有 ?? 村遺 ?? ??
?? ?? 出包 奴遺 指貴
謊占 ?? ?占 ?? 村遺
?? ?? 村民 ?? 權村
?占 ?? 謊證

筆記只能到這裡了撒
決定者剩下的人選是金剛
 博多藤四郎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驅逐艦-島風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木曾改二 對 骨喰藤四郎 進行護衛
            重巡-愛宕 夜梟對 博多藤四郎 進行詛咒
            明石国行 人狼對 驅逐艦-島風 為鎖定目標
            骨喰藤四郎 對 江風 占卜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和泉守兼定[](人狼) (22:39:27)
可以的 你都打毒CO了(笑 拍拍肩
木曾改二[]的自言自語 (22:39:20)
占卜……姑且再護一晚吧
明石国行(人狼) (22:38:55)
這樣子嗎?沒當過毒
木曾改二[]的自言自語 (22:38:49)
吊數不多
明石国行(人狼) (22:38:48)
哎呀又沒能成功呢鶴...
今天的小姐們真是活潑
毒CO
和泉守兼定[](人狼) (22:38:44)
毒是隨機噴的 大家保重了!
驅逐艦-島風[村]的自言自語 (22:38:35)
おっそーいー!
へし切り長谷部[]的自言自語 (22:38:31)
謊占如果再不抓狼我就想用直覺壓場了。(臉黑
明石国行(人狼) (22:38:30)
那我咬島風
戰—山城(共有者) (22:38:27)
梟和狼應該暫時不會亂動.........
鶴丸国永(人狼) (22:38:24)
…那我來吧…不能讓大狼跟被包白的來呢…
重巡-愛宕[]的自言自語 (22:38:24)
被懷疑了,不過明天會出現結果的吧。
和泉守兼定[](人狼) (22:38:24)
沒咬到毒算命大呢(笑),白天被指黑 記得要毒CO
驅逐艦-島風[村]的自言自語 (22:38:23)
你們一定跑的比我慢的!
驅逐-Верный[] (22:38:15)
(靜靜的待在一旁)
明石国行(人狼) (22:38:14)
愛宕是不是沒甚麼話
戰—山城(共有者) (22:38:13)
不過只要博多死了也證明少了一個村而已........
驅逐艦-島風[村]的自言自語 (22:38:06)
不知道今晚狼會不會找島風賽跑呢-?
和泉守兼定[](人狼) (22:38:02)
覺得是梟,就咬! 不過一樣準備好毒遺
へし切り長谷部[]的自言自語 (22:38:00)
…真麻煩、靈能呢。
空母 ヲ級[]的自言自語 (22:37:55)
...(等待被咬
戰—山城(共有者) (22:37:53)
狼大概不會咬博多吧?
重巡-愛宕[]的自言自語 (22:37:51)
夜戰,是我最擅長的喲♪
和泉守兼定[](人狼) (22:37:46)
對啊 博多這下必死。 霧島也上去了....
江風[]的自言自語 (22:37:41)
身體不動的話會生鏽的喔-----------------
戰—山城(共有者) (22:37:37)
完全是不幸的戰場..........
鶴丸国永(人狼) (22:37:37)
那要咬梟?還是怎樣了?
江風[]的自言自語 (22:37:31)
怎麼先R了霧島?這樣可以嗎----------貴族殿下?
明石国行(人狼) (22:37:18)
剩3個...今天梟會咒博多嘛
鶴丸国永(人狼) (22:37:16)
誰知道呢
空母 ヲ級[]的自言自語 (22:37:10)
(覺得和泉守是狼
戰—山城(共有者) (22:37:08)
根本不知道是那句啊.........不是說散投嗎(嘆氣
鶴丸国永(人狼) (22:37:08)
島風是梟吧…
骨喰藤四郎[]的自言自語 (22:37:05)
(揉頭
驅逐-Верный[] (22:37:04)
霧島…Спасибо
骨喰藤四郎[]的自言自語 (22:36:59)
認為子狐......
和泉守兼定[](人狼) (22:36:53)
結果霧島先被吊了啊? 說好的梟咒呢
            < < 日落、黑暗的夜晚來臨 > >
 霧島 被表決處死
5 日目 ( 1 回目)
金剛0 票投票給 1 票 → 霧島
明石国行0 票投票給 1 票 → 和泉守兼定
和泉守兼定3 票投票給 1 票 → 重巡-愛宕
戰—山城0 票投票給 1 票 → 鶴丸国永
江風0 票投票給 1 票 → 重巡-愛宕
へし切り長谷部0 票投票給 1 票 → 霧島
骨喰藤四郎0 票投票給 1 票 → 霧島
鶴丸国永2 票投票給 1 票 → 重巡-愛宕
霧島6 票投票給 1 票 → 驅逐-Верный
驅逐艦-島風0 票投票給 1 票 → 和泉守兼定
重巡-愛宕3 票投票給 1 票 → 鶴丸国永
空母 ヲ級0 票投票給 1 票 → 霧島
博多藤四郎0 票投票給 1 票 → 和泉守兼定
木曾改二0 票投票給 1 票 → 霧島
驅逐-Верный1 票投票給 1 票 → 霧島
            博多藤四郎 對 和泉守兼定 投票處死
            重巡-愛宕 對 鶴丸国永 投票處死
            驅逐-Верный 對 霧島 投票處死
            へし切り長谷部 對 霧島 投票處死
            和泉守兼定 對 重巡-愛宕 投票處死
            木曾改二 對 霧島 投票處死
            霧島 對 驅逐-Верный 投票處死
            驅逐艦-島風 對 和泉守兼定 投票處死
            鶴丸国永 對 重巡-愛宕 投票處死
            骨喰藤四郎 對 霧島 投票處死
            空母 ヲ級 對 霧島 投票處死
            金剛 對 霧島 投票處死
            明石国行 對 和泉守兼定 投票處死
            戰—山城 對 鶴丸国永 投票處死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博多藤四郎[村] (22:35:27)
替身 ?? 五咬 ?? ??
共有 ?? 村遺 ?? ??

?? ?? 三吊 三咬 ??
?? ?? 出包 奴遺 指貴

?? ?? ?? ?? 鬼拖
謊占 ?? ?占 ?? 
霧島[] (22:35:17)
狐狸主子已經被那個假謊包白了呢~那麼,多謝提拉米蘇款待啦♥
木曾改二[] (22:35:10)
的確沒有霧島是真占的依據呢
骨喰藤四郎[] (22:35:09)
◆空母 ヲ級 感謝信任......
金剛[村] (22:34:55)
唔嗚—都只好相信了捏…sorry呦、霧島…
和泉守兼定[] (22:34:53)
◆博多藤四郎 抱歉啦博多~ 那麼就聽長谷部的唄!
驅逐-Верный[] (22:34:48)
霧島…我並不是很信任呢,聽從貴族的建議
驅逐艦-島風[村] (22:34:47)
島風今晚也會好好出擊的!
            江風 對 重巡-愛宕 投票處死
鶴丸国永[] (22:34:41)
長谷部說的話…我同意
明石国行[] (22:34:31)
相信必白貴族的判斷
空母 ヲ級[] (22:34:24)
投占霧島...
博多藤四郎[村] (22:34:23)
咒了咱家穩死的阿,至少夜死能夠證明清白唄
戰—山城[] (22:34:19)
霧島嗎?(望了一眼
江風[] (22:34:17)
聽起來還真不錯呢~♪
重巡-愛宕[] (22:34:15)
恩~貴族這樣說的話。
骨喰藤四郎[] (22:34:00)
另一占不可信吧 夜死真占 我摸其他夜死的只會出來說村人
金剛[村] (22:33:56)
欸!?霧、霧島…
驅逐艦-島風[村] (22:33:53)
嘿嘿、忙著找連裝砲醬就忘了投票了,不好意思-
金剛[村] (22:33:43)
huum…huum…是村捏—
和泉守兼定[] (22:33:35)
◆博多藤四郎 畢竟那個傳說 還是得小心的啊我說...
へし切り長谷部[] (22:33:33)
提案:今日散投,梟咒博多,博多死了吊霧島小姐。
空母 ヲ級[] (22:33:25)
相信博多...
霧島[] (22:33:04)
要進夜戰的時候請不要發呆呢~(看向昨夜的投票結果
明石国行[] (22:33:02)
藤四狼的詛咒又出現了阿
博多藤四郎[村] (22:32:59)
另外,和泉守兼定、重巡-愛宕都票給咱家阿,咱有說甚麼不該說的麼?
戰—山城[] (22:32:56)
那麼有職嗎?
骨喰藤四郎[] (22:32:54)
因為兄弟幫我說話嗎.......
木曾改二[] (22:32:53)
黑單,但是……能信嗎?
空母 ヲ級[] (22:32:46)
黑的...
江風[] (22:32:43)
這可真是令江風驚訝阿--------♪
博多藤四郎[村] (22:32:35)
咱家、是村。不要因為咱家在問筆記就隨意黑撒!
重巡-愛宕[] (22:32:32)
唉呀唉呀~
戰—山城[] (22:32:31)
(想起提督偶爾提過的)藤.......四狼嗎?
驅逐艦-島風[村] (22:32:24)
呀-出黑單了呢-!
驅逐-Верный[] (22:32:24)
黑單啊…
鶴丸国永[] (22:32:21)
哦?有黑單了?
明石国行[] (22:32:10)
出黑了
金剛[村] (22:32:05)
good m…wolf!?
博多藤四郎[村] (22:32:00)
咱家是村阿
驅逐艦-島風[村] (22:31:56)
おはようございます!
霧島[] (22:31:50)
咳咳、麥克風CHECK~

D2 ◆潮 村人
D3 ◆明石国行 村人
D4 ◆空母 ヲ級 村人
D5 ◆博多藤四郎 人狼
骨喰藤四郎[] (22:31:47)
嘗試模仿的人為潮? 成為了占卜師
D2驅逐艦-島風 村
D3戰—山城 村
            < < 早晨來臨 5 日目的早上開始 > >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太郎太刀 的遺言
村CO,只是身軀比較龐大而已,並非動物呢。
那麼,祝大家聯誼愉快(拿著茶點離開)

村民4 人狼5 占卜師1 靈能者1 狂人1 獵人1 共有者2 妖狐1 子狐1 埋毒者1 說謊狂1 夜梟1 小企鵝1 貴族1 奴隸1 (決定者1) (權力者1) (戀人2) (大狼1)

共 潮 村 ? ?
? ? 假 奴 貴
謊 ? 占 骨 戀
? 霧 ? ? 權
戀 鬼 咬
鳴狐 的遺言
權村CO
村民4 人狼5 占卜師1 靈能者1 狂人1 獵人1 共有者2 妖狐1 子狐1 埋毒者1 說謊狂1 夜梟1 小企鵝1 貴族1 奴隸1 (決定者1) (權力者1) (戀人2) (大狼1)
 太郎太刀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木曾改二 對 骨喰藤四郎 進行護衛
            明石国行 人狼對 太郎太刀 為鎖定目標
            重巡-愛宕 夜梟 放棄行動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和泉守兼定[](人狼) (22:30:31)
晚上記得留毒遺呢
鶴丸国永(人狼) (22:30:27)
太郎吧?
戰—山城(共有者) (22:30:27)
5
戰—山城(共有者) (22:30:24)
4
鶴丸国永(人狼) (22:30:16)
鳴狐他自己也自投、還有不要包我比較好(搔頭
霧島(人狼) (22:30:14)
要咬誰呢~? 我明天出個黑單?
和泉守兼定[](人狼) (22:30:00)
太郎 或是 博多?
            骨喰藤四郎 對 戰—山城 占卜
戰—山城(共有者) (22:29:59)
(揉揉眼
明石国行(人狼) (22:29:52)
狼路坎坷..
鶴丸国永(人狼) (22:29:29)
誰知道…要咬到梟靈之類的比較好…
驅逐艦-島風[村]的自言自語 (22:29:24)
お!忘記投票了!
霧島(人狼) (22:29:17)
唔、那位戴面具的先生對不起啊......我只是想說放個票......
驅逐-Верный[] (22:29:16)
接下來,只能等占卜或是狼找到我了嗎…
鶴丸国永(人狼) (22:28:52)
那…我來咬怎樣?
和泉守兼定[](人狼) (22:28:49)
是因為潮的遺書 第二日是驗鳴狐嗎?
木曾改二[]的自言自語 (22:28:49)
嘖……要保護的傢伙變多了,麻煩
重巡-愛宕[]的自言自語 (22:28:39)
哎呀哎呀、想要砲擊的人這次被票上去了。
戰—山城(共有者) (22:28:38)
果然是不好的預感啊
戰—山城(共有者) (22:28:30)
要怎辦呢..........夜戰..........
空母 ヲ級[]的自言自語 (22:28:26)
(思考自己有沒有投錯人
鶴丸国永(人狼) (22:28:13)
鳴狐死了
骨喰藤四郎[]的自言自語 (22:28:11)
......可以給夜梟驗的 太急了(皺眉)
和泉守兼定[](人狼) (22:28:11)
鳴狐...
霧島(人狼) (22:28:04)
咦欸欸~
太郎太刀[村]的自言自語 (22:28:04)
觀戰組都還沒死就是了
驅逐-Верный[] (22:28:04)
可疑的對象…需要排除……
へし切り長谷部[]的自言自語 (22:28:02)
…我會死吧?(歪頭
太郎太刀[村]的自言自語 (22:27:57)
嘛...該說不意外吊權嗎
鶴丸国永(人狼) (22:27:53)
……
明石国行(人狼) (22:27:51)
(...先wc
            < < 日落、黑暗的夜晚來臨 > >
 鳴狐 被表決處死
4 日目 ( 1 回目)
金剛0 票投票給 1 票 → 木曾改二
太郎太刀0 票投票給 1 票 → 鳴狐
明石国行0 票投票給 1 票 → 江風
和泉守兼定1 票投票給 1 票 → 博多藤四郎
戰—山城0 票投票給 1 票 → 鳴狐
江風3 票投票給 1 票 → 鳴狐
へし切り長谷部0 票投票給 1 票 → 鶴丸国永
骨喰藤四郎0 票投票給 1 票 → 鳴狐
鶴丸国永1 票投票給 1 票 → 江風
霧島1 票投票給 1 票 → 鳴狐
驅逐艦-島風1 票投票給 1 票 → 驅逐艦-島風
重巡-愛宕0 票投票給 1 票 → 博多藤四郎
空母 ヲ級0 票投票給 1 票 → 和泉守兼定
博多藤四郎2 票投票給 1 票 → 江風
木曾改二1 票投票給 1 票 → 霧島
鳴狐7 票投票給 1 票 → 鳴狐
驅逐-Верный0 票投票給 1 票 → 鳴狐
            太郎太刀 對 鳴狐 投票處死
            鶴丸国永 對 江風 投票處死
            重巡-愛宕 對 博多藤四郎 投票處死
            骨喰藤四郎 對 鳴狐 投票處死
            和泉守兼定 對 博多藤四郎 投票處死
            霧島 對 鳴狐 投票處死
            木曾改二 對 霧島 投票處死
            へし切り長谷部 對 鶴丸国永 投票處死
            空母 ヲ級 對 和泉守兼定 投票處死
            明石国行 對 江風 投票處死
            江風 對 鳴狐 投票處死
            金剛 對 木曾改二 投票處死
            博多藤四郎 對 江風 投票處死
            驅逐-Верный 對 鳴狐 投票處死
            戰—山城 對 鳴狐 投票處死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骨喰藤四郎[] (22:25:26)
先等等
鳴狐[] (22:25:25)
除非能認定這是狂
博多藤四郎[村] (22:25:21)
真假未明只能繼續做筆記了撒?
鳴狐[] (22:25:11)
真狂狼子吧,R職R乾淨
重巡-愛宕[] (22:24:57)
沒睡好的話,肩膀容易痠痛的喔。
太郎太刀[村] (22:24:53)
雖然相信骨喰是謊...但還是觀察幾天呢
骨喰藤四郎[] (22:24:44)
(默默點頭
博多藤四郎[村] (22:24:42)
覺得是真狂狼子,真占已死的狀況下、應該是毛...吧?
へし切り長谷部[] (22:24:36)
◆明石国行  …咳、(臉微微紅起
戰—山城[] (22:24:36)
(看著每天有人離世,想著不幸的事情到底甚麼時候結束)
驅逐-Верный[] (22:24:34)
◆へし切り長谷部 感到疲倦的話請好好休息
和泉守兼定[] (22:24:32)
◆へし切り長谷部 .... (´・ω・`)
空母 ヲ級[] (22:24:27)
...(看長谷部覺得有趣
鶴丸国永[] (22:24:23)
長谷部一直也很忙呢(望
へし切り長谷部[] (22:24:18)
再留幾天找狐狸吧。
明石国行[] (22:23:59)
長谷部挺受歡迎的嘛www
霧島[] (22:23:43)
(敲敲麥克風) 好像快沒電了嗎、喂、喂~
骨喰藤四郎[] (22:23:43)
所以另一位占卜呢....(望著
木曾改二[] (22:23:40)
一直考慮無謂的事才會影響睡眠
驅逐艦-島風[村] (22:23:33)
◆へし切り長谷部 長谷部先生這樣沒關係嗎-?島風還想跟你賽跑呢-
明石国行[] (22:23:25)
好好阿有牛奶喝
鳴狐[] (22:23:21)
字太多了一次塞不下QUQ
へし切り長谷部[] (22:23:19)
◆和泉守兼定   繁忙原因之ㄧ的你沒資格說。
重巡-愛宕[] (22:23:05)
へし切り長谷部 貴族大人平常睡得不好嗎?這樣不行啊。
鳴狐[] (22:23:01)
(占4)◆御手杵[被吊]
D1 ◆鬼丸國綱 狼!
D2 輕巡-大淀 人!
(謊)◆骨喰藤四郎
D2驅逐艦-島風 村
驅逐-Верный[] (22:23:00)
遺書有點可怕呢…
空母 ヲ級[] (22:22:56)
...(收下白單
和泉守兼定[] (22:22:50)
長谷部,你開場前就讓國廣一直在你身邊幫忙 開場後還奴役了國廣嗎...(悲痛
へし切り長谷部[] (22:22:45)
沒問題的、我沒事。
鳴狐[] (22:22:43)
(占1)◆潮[夜咬]
D2 金剛 人
D3 鳴狐
(占2)◆鬼丸國綱[被吊]
驅逐-Верный 人
(占3)◆霧島
D2 ◆潮 村人
D3 ◆明石国行 村人
D4 ◆空母 ヲ級 村人
(占4)◆御手杵[被吊]
D1 ◆鬼丸國綱 狼!
D2 輕巡-
戰—山城[] (22:22:36)
是那位先生期待已久的貴嗎?
金剛[村] (22:22:34)
oh…slave?
江風[] (22:22:27)
那個叫堀川的,好像有點可怕啊?
鶴丸国永[] (22:22:24)
加了安眠藥的牛奶呢(笑
驅逐艦-島風[村] (22:22:22)
嗚啊,我是白白的-
骨喰藤四郎[] (22:22:20)
身負重任....有點艱難阿(揉頭
明石国行[] (22:22:06)
這下奴貴都出來了
へし切り長谷部[] (22:22:05)
難怪最近都睡得不錯。
鳴狐[] (22:22:00)
嗚哇奴隸!
霧島[] (22:21:52)
咳咳、麥克風試音 來自霧島的資料分析.....啊不對是占卜--

D2 ◆潮 村人
D3 ◆明石国行 村人
D4 ◆空母 ヲ級 村人
金剛[村] (22:21:49)
good morning( ✿>◡❛)
太郎太刀[村] (22:21:49)
長谷部君是貴啊
骨喰藤四郎[] (22:21:47)
模仿潮成為了占卜師,請多指教
D2驅逐艦-島風 村
            < < 早晨來臨 4 日目的早上開始 > >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御手杵 的遺言
杵子占CO!
D1 ◆鬼丸國綱 狼!
D2 輕巡-大淀 人!
掛機占CO- -
堀川國廣 的遺言
這次居然是奴隸........
長谷部桑,牛奶好喝嗎?你辛苦了,要好好睡呢(加入大量安眠藥)

兼桑,國廣很厲害吧!
 堀川國廣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明石国行 人狼對 へし切り長谷部 為鎖定目標
            重巡-愛宕 夜梟 放棄行動
            木曾改二 對 骨喰藤四郎 進行護衛
            骨喰藤四郎 對 驅逐艦-島風 占卜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和泉守兼定[](人狼) (22:20:49)
今天咬長谷部
重巡-愛宕[]的自言自語 (22:20:48)
掛機的狼占好像有點不謹慎,到底是什麼呢~♪
博多藤四郎[村]的自言自語 (22:20:37)
那麼霧島會是...?
木曾改二[]的自言自語 (22:20:34)
但敵人會去攻擊那麼顯眼的目標嗎?
和泉守兼定[](人狼) (22:20:33)
那就聽明石的唄,今天明石挺有幹勁的嘛
太郎太刀[村]的自言自語 (22:20:30)
霧島小姐剛剛可有辯解(失憶
戰—山城(共有者) (22:20:26)
希望是真的摸到真占........這不幸的場面.............
鶴丸国永(人狼) (22:20:24)
那就包像是狐的吧?
重巡-愛宕[]的自言自語 (22:20:20)
不過首日出黑的大多是狼占吧?
鳴狐[](人狼) (22:20:14)
(占1)◆潮[夜咬]
D2 金剛 人
D3 鳴狐
(占2)◆鬼丸國綱[被吊]
驅逐-Верный 人
(占3)◆霧島
D2 ◆潮 村人
D3 ◆明石国行 村人
(占4)◆御手杵[被吊]
D1 ◆鬼丸國綱 狼!
D2 輕巡-大淀 人!
明石国行(人狼) (22:19:58)
今天先別包狼,你上去後村可能會開始清你的單
江風[]的自言自語 (22:19:56)
夜晚做點什麼吧~~~~川內姊會不會一起來呢♪
骨喰藤四郎[]的自言自語 (22:19:52)
總之......還是先行動吧
太郎太刀[村]的自言自語 (22:19:51)
明天得把剩下的R光?
霧島(人狼) (22:19:46)
早知道應該隨便喊個村然後說是狐的呢......
鶴丸国永(人狼) (22:19:46)
對、弄鬼丸跟御手杵就行了
明石国行(人狼) (22:19:35)
潮: 金剛o(夜死
鬼丸:俄國人o(吊死
霧島:潮o明石o
御手杵:鬼丸x大淀o
戰—山城(共有者) (22:19:25)
扶桑姉さま...................
和泉守兼定[](人狼) (22:19:23)
阿呀、沒記到占單
明石国行(人狼) (22:19:22)
對會顯示被吊的
霧島(人狼) (22:19:19)
信度不足啊(抓抓頭髮
戰—山城(共有者) (22:19:17)
姉さま............
太郎太刀[村]的自言自語 (22:19:12)
姑且先相信骨喰
木曾改二[]的自言自語 (22:19:11)
嘖……沒轟到東西啊昨晚……
鳴狐[](人狼) (22:19:10)
是只有被吊的才會顯示?
驅逐-Верный[] (22:19:09)
嗯,辛苦了
戰—山城(共有者) (22:19:08)
(嘆氣)
鶴丸国永(人狼) (22:19:05)
只弄被吊的那個就可以了
重巡-愛宕[]的自言自語 (22:19:03)
能夠進行二連擊的權力者是鳴狐嗎?嗯嗯。
和泉守兼定[](人狼) (22:19:02)
◆霧島 可以先包狼
驅逐艦-島風[村]的自言自語 (22:18:59)
大淀姐,祝你們幸福喔-!
明石国行(人狼) (22:18:57)
他現在白單也不能票咬長谷部吧
鳴狐[](人狼) (22:18:46)
戀人死了該怎麼弄單ry
和泉守兼定[](人狼) (22:18:37)
那不如先咬長谷部?
戰—山城(共有者) (22:18:28)
今天也是五聲嗎?
鶴丸国永(人狼) (22:18:28)
獵會護謊吧?
骨喰藤四郎[]的自言自語 (22:18:22)
(輕呼一口氣....
重巡-愛宕[]的自言自語 (22:18:21)
好整齊的投票,全彈發射了喔。
和泉守兼定[](人狼) (22:18:20)
驅逐-Верный <這位,是狐吧?
博多藤四郎[村]的自言自語 (22:18:16)
殘念吶(揮手帕)
霧島(人狼) (22:18:13)
唔.......資料不足 接下來該怎麼辦啊
鶴丸国永(人狼) (22:18:13)
長谷部…像是有職的樣子
明石国行(人狼) (22:18:07)
謊入占了,討厭
鳴狐[](人狼) (22:18:06)
糟糕靈單我不會打了
            < < 日落、黑暗的夜晚來臨 > >
 御手杵 被表決處死
3 日目 ( 1 回目)
金剛0 票投票給 1 票 → 御手杵
太郎太刀0 票投票給 1 票 → 御手杵
明石国行0 票投票給 1 票 → 御手杵
和泉守兼定0 票投票給 1 票 → 御手杵
戰—山城0 票投票給 1 票 → 御手杵
江風0 票投票給 1 票 → 御手杵
御手杵19 票投票給 1 票 → 骨喰藤四郎
堀川國廣0 票投票給 1 票 → 御手杵
へし切り長谷部0 票投票給 1 票 → 御手杵
骨喰藤四郎1 票投票給 1 票 → 御手杵
鶴丸国永0 票投票給 1 票 → 御手杵
霧島0 票投票給 1 票 → 御手杵
驅逐艦-島風0 票投票給 1 票 → 御手杵
重巡-愛宕0 票投票給 1 票 → 御手杵
空母 ヲ級0 票投票給 1 票 → 御手杵
博多藤四郎0 票投票給 1 票 → 御手杵
木曾改二0 票投票給 1 票 → 御手杵
鳴狐0 票投票給 2 票 → 御手杵
驅逐-Верный0 票投票給 1 票 → 御手杵
            霧島 對 御手杵 投票處死
            和泉守兼定 對 御手杵 投票處死
            鳴狐 對 御手杵 投票處死
            御手杵 對 骨喰藤四郎 投票處死
            太郎太刀 對 御手杵 投票處死
            重巡-愛宕 對 御手杵 投票處死
            鶴丸国永 對 御手杵 投票處死
            空母 ヲ級 對 御手杵 投票處死
            堀川國廣 對 御手杵 投票處死
            木曾改二 對 御手杵 投票處死
            金剛 對 御手杵 投票處死
            明石国行 對 御手杵 投票處死
            戰—山城 對 御手杵 投票處死
            驅逐艦-島風 對 御手杵 投票處死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骨喰藤四郎 對 御手杵 投票處死
金剛[村] (22:16:43)
◆霧島 ……(゚∀。)!?
重巡-愛宕[] (22:16:36)
攻擊開始♪
驅逐艦-島風[村] (22:16:34)
你的突刺好慢啊-
骨喰藤四郎[] (22:16:33)
........幸好有模仿到真占.....
御手杵[] (22:16:28)
咦 掛機真的如此...糟糕嗎- -?
霧島[] (22:16:24)
◆金剛 可是對方有避雷針……?
            驅逐-Верный 對 御手杵 投票處死
鶴丸国永[] (22:16:22)
普通人先去死吧(笑
            博多藤四郎 對 御手杵 投票處死
江風[] (22:16:12)
御手杵出包了真可惜呢!下次見啦~♪
博多藤四郎[村] (22:16:09)
杵占出包也是事實撒... 抓起來打囉?
驅逐-Верный[] (22:16:06)
大淀被吊死,無法占卜…以現有情報分析,御手杵確定是假占
明石国行[] (22:15:58)
御手杵再見
            江風 對 御手杵 投票處死
金剛[村] (22:15:47)
(`・ω・´)要雷擊處分咩~?
へし切り長谷部[] (22:15:47)
◆戰—山城   請不要開砲!!
堀川國廣[] (22:15:45)
◆和泉守兼定 應該有其他辦法呢.......兼桑你就這麼想成功嗎(後面小聲)
鳴狐[] (22:15:38)
啊有說謊狂(看職業想起)
太郎太刀[村] (22:15:37)
狼占不會夜死吧...總之骨喰大概是真謊..是不是摸真占之後就知道了
江風[] (22:15:27)
◆骨喰藤四郎 潮可是魔性之潮呢,哼哼~♪
木曾改二[] (22:15:24)
不管怎樣那個長的一臉普通人的傢伙是假的
戰—山城[] (22:15:22)
◆御手杵 (帶點生氣)已死之人也能進行占卜,妖刀?(開炮
骨喰藤四郎[] (22:15:14)
夜死的占 ◆御手杵 你覺得呢?
へし切り長谷部[] (22:15:14)
◆御手杵
反正占了死人的你也不會是真的。
空母 ヲ級[] (22:15:10)
其他的...上去吧…
驅逐艦-島風[村] (22:15:09)
おう,魔性是什麼?
和泉守兼定[] (22:15:07)
有謊要PK嗎?
堀川國廣[] (22:15:04)
御手杵 再見
骨喰藤四郎[] (22:14:53)
◆江風 魔性是....?
鶴丸国永[] (22:14:50)
謊出來了…要相信嗎…?
和泉守兼定[] (22:14:47)
國廣,沒入戀就算是聯誼失敗了嗎?
御手杵[] (22:14:45)
◆骨喰藤四郎
模仿對家狼占變狼了呢 真可怕啊!
鳴狐[] (22:14:41)
(占1)◆潮[夜咬]
D2 金剛 人
D3 鳴狐
(占2)◆鬼丸國綱
驅逐-Верный 人
(占3)◆霧島
D2 ◆潮 村人
D3 ◆明石国行 村人
(占4)◆御手杵[被吊]
D1 ◆鬼丸國綱 狼!
D2 輕巡-大淀 人!
明石国行[] (22:14:36)
謊出聲了
骨喰藤四郎[] (22:14:36)
(揉頭..... 沒想到
重巡-愛宕[] (22:14:35)
昨夜大淀夜死,不能占卜,所以請吊御手杵喔♪
江風[] (22:14:32)
喔呀、所以是魔性的骨喰?
驅逐-Верный[] (22:14:28)
謊出來了…認為可信
金剛[村] (22:14:16)
(´・ω・`)咬了潮捏…呣—
            へし切り長谷部 對 御手杵 投票處死
太郎太刀[村] (22:14:08)
今日先吊王力宏呢
木曾改二[] (22:14:01)
剩下來還能信嗎?
骨喰藤四郎[] (22:13:59)
占卜已死
鶴丸国永[] (22:13:50)
刀艦入戀的確是聯誼成功呢
木曾改二[] (22:13:49)
喂喂,那個叫占卜的一天死了兩個啊?
へし切り長谷部[] (22:13:47)
驗屍。
骨喰藤四郎[] (22:13:46)
意外成為了說謊者... 嘗試模仿的人為潮?
成為了占卜師
鳴狐[] (22:13:44)
這村是去死去死團嗎?
へし切り長谷部[] (22:13:40)
吊御手杵。
戰—山城[] (22:13:39)
占可以占到已死之人?!
重巡-愛宕[] (22:13:36)
◆御手杵 殉情死掉的要怎麼占呢?
鳴狐[] (22:13:33)
不過戀人這點有點太準
驅逐-Верный[] (22:13:32)
衝占了
骨喰藤四郎[] (22:13:28)
......衝占了?
驅逐艦-島風[村] (22:13:26)
潮醬!?
博多藤四郎[村] (22:13:23)
占卜... 又少一個撒......
鶴丸国永[] (22:13:22)
咬占了?!
へし切り長谷部[] (22:13:19)
聯誼成功大恭喜。
和泉守兼定[] (22:13:19)
聯誼成功加上二占死亡!?
鳴狐[] (22:13:17)
有想笑
明石国行[] (22:13:16)
戀雙屍
御手杵[] (22:13:15)
杵子占CO!
D1 ◆鬼丸國綱 狼!
D2 輕巡-大淀 人!
太郎太刀[村] (22:13:13)
欸...死占嗎...
御手杵[] (22:13:11)
杵子占CO!
D1 ◆鬼丸國綱 狼!
D2 輕巡-大淀 人!
鳴狐[] (22:13:10)
聯誼成功
霧島[] (22:13:07)
咳咳、麥克風音量OK嗎? 來自霧島的資料分析.....啊不對是占卜--

D2 ◆潮 村人
D3 ◆明石国行 村人
金剛[村] (22:13:06)
GOOD MORNING捏!(゚∀゚)唔欸~原來是散投捏…看起來是平日裡積累的的過度勞累發作了デース
            < < 早晨來臨 3 日目的早上開始 > >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的遺言
魔性占卜
D2 金剛 人
D3 鳴狐
鬼丸國綱 的遺言
D1 驅逐-Верный 人
輕巡-大淀 的遺言
排水急いで!え…ダメ…?ダメなの!?提督…ここまでのようです…また、いつかどこかで…きっと…
大淀是村民喔
阿啦....沒想到跟◆鬼丸國綱入戀了
這就是聯誼成功嗎?
 潮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木曾改二 對 驅逐-Верный 進行護衛
            和泉守兼定 人狼對 潮 為鎖定目標
            重巡-愛宕 夜梟 放棄行動
            潮 對 鳴狐 占卜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鳴狐[](人狼) (22:11:50)
靈CO
D1 NO
D2
驅逐-Верный[] (22:11:33)
沈まんさ…
鳴狐[](人狼) (22:11:24)
要想靈單真麻煩
和泉守兼定[](人狼) (22:11:22)
那麼、咬霧島的白單看看?
鶴丸国永(人狼) (22:11:14)
占戀當然有可能…只是不知道對方是不是村人呢
戰—山城(共有者) (22:11:13)
所以聯誼這種事也......................
へし切り長谷部[]的自言自語 (22:11:12)
(用牛奶調製了鮮奶茶)…(喝
明石国行(人狼) (22:11:08)
混亂
太郎太刀[村]的自言自語 (22:11:00)
戀吧?
鳴狐[](人狼) (22:10:48)
(占1)◆潮
D2 金剛 人
(占2)◆鬼丸國綱
驅逐-Верный 人
(占3)◆霧島
D2 ◆潮 村人
(占4)◆御手杵
D1 ◆鬼丸國綱 狼!
戰—山城(共有者) (22:10:45)
姐姐不在這裡,只剩我也沒用呢..............
堀川國廣[]的自言自語 (22:10:43)
目標!弄死貴族!
鶴丸国永(人狼) (22:10:39)
可能潮是真占…?
重巡-愛宕[]的自言自語 (22:10:31)
被木曾討厭了?因為重型武裝身體的關係嗎?(ボイーン)
戰—山城(共有者) (22:10:28)
對了呢,遺書.............
鳴狐[](人狼) (22:10:28)
(占1)◆潮 魔性占卜
D2 金剛 人
(占2)◆鬼丸國綱 占Co
驅逐-Верный 人
(占3)◆霧島 咳咳、麥克風試音 來自霧島的資料分析.....啊不對是占卜--
D2 ◆潮 村人
(占4)◆御手杵 杵子占CO!
D1 ◆鬼丸
戰—山城(共有者) (22:10:17)
同票我居然沒死.........扶桑姐姐.............
太郎太刀[村]的自言自語 (22:10:14)
基本上不信王力宏呢(望
博多藤四郎[村]的自言自語 (22:10:09)
哦...
霧島(人狼) (22:10:09)
唉呀呀沒注意潮醬也占co呢
鳴狐[](人狼) (22:10:08)
有可能占是戀人嗎?
木曾改二[]的自言自語 (22:10:04)
結果是戀啊?在戰場分心會死的啊
御手杵[]的自言自語 (22:10:00)
主子對不起= =
鶴丸国永(人狼) (22:09:46)
把戀人還來(咬屍體
戰—山城(共有者) (22:09:44)
又是狼戀嗎?
空母 ヲ級[]的自言自語 (22:09:34)
戀...嗎…
御手杵[]的自言自語 (22:09:30)
納尼..?我特攻黑死了戀狼..?
太郎太刀[村]的自言自語 (22:09:28)
嗯...結果還是吊了黑嗎?
和泉守兼定[](人狼) (22:09:27)
這不是就黑掉了一個占卜了嗎?說不定是真占呢 (笑
江風[]的自言自語 (22:09:27)
這可真是嚇了江風一跳啊!!!!!!!!!!
            骨喰藤四郎 說謊狂對 潮 進行模仿
金剛[村]的自言自語 (22:09:26)
(゚∀゚)牙、牙白デース…看起來是平日裡積累的的過度勞累發作了デース
鶴丸国永(人狼) (22:09:25)
原來是戀人呢…
驅逐艦-島風[村]的自言自語 (22:09:18)
咦?
驅逐-Верный[] (22:09:08)
啊…
鳴狐[](人狼) (22:09:08)
戀人?
金剛[村]的自言自語 (22:09:02)
!?
            < < 日落、黑暗的夜晚來臨 > >
 輕巡-大淀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鬼丸國綱 被表決處死
2 日目 ( 1 回目)
金剛0 票投票給 1 票 → 鬼丸國綱
太郎太刀2 票投票給 1 票 → 輕巡-大淀
明石国行1 票投票給 1 票 → 戰—山城
和泉守兼定1 票投票給 1 票 → 戰—山城
戰—山城4 票投票給 1 票 → 鳴狐
江風1 票投票給 1 票 → 和泉守兼定
御手杵0 票投票給 1 票 → 鬼丸國綱
堀川國廣0 票投票給 1 票 → へし切り長谷部
へし切り長谷部3 票投票給 1 票 → 明石国行
骨喰藤四郎1 票投票給 1 票 → 鳴狐
鶴丸国永0 票投票給 1 票 → 驅逐艦-島風
霧島0 票投票給 1 票 → 太郎太刀
驅逐艦-島風1 票投票給 1 票 → へし切り長谷部
輕巡-大淀1 票投票給 1 票 → 太郎太刀
重巡-愛宕1 票投票給 1 票 → 骨喰藤四郎
空母 ヲ級0 票投票給 1 票 → 木曾改二
博多藤四郎0 票投票給 1 票 → 戰—山城
木曾改二1 票投票給 1 票 → 重巡-愛宕
鳴狐2 票投票給 2 票 → 鬼丸國綱
鬼丸國綱4 票投票給 1 票 → へし切り長谷部
驅逐-Верный0 票投票給 1 票 → 江風
0 票投票給 1 票 → 戰—山城
            木曾改二 對 重巡-愛宕 投票處死
            御手杵 對 鬼丸國綱 投票處死
            金剛 對 鬼丸國綱 投票處死
            潮 對 戰—山城 投票處死
            へし切り長谷部 對 明石国行 投票處死
            霧島 對 太郎太刀 投票處死
            空母 ヲ級 對 木曾改二 投票處死
            鶴丸国永 對 驅逐艦-島風 投票處死
            太郎太刀 對 輕巡-大淀 投票處死
            鳴狐 對 鬼丸國綱 投票處死
            重巡-愛宕 對 骨喰藤四郎 投票處死
            骨喰藤四郎 對 鳴狐 投票處死
            戰—山城 對 鳴狐 投票處死
            驅逐-Верный 對 江風 投票處死
            驅逐艦-島風 對 へし切り長谷部 投票處死
            博多藤四郎 對 戰—山城 投票處死
            和泉守兼定 對 戰—山城 投票處死
            江風 對 和泉守兼定 投票處死
            明石国行 對 戰—山城 投票處死
            鬼丸國綱 對 へし切り長谷部 投票處死
            輕巡-大淀 對 太郎太刀 投票處死
            堀川國廣 對 へし切り長谷部 投票處死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和泉守兼定[] (22:07:08)
◆堀川國廣 不、不用了
鳴狐[] (22:06:50)
但小企鵝也有可能?
空母 ヲ級[] (22:06:50)
...
へし切り長谷部[] (22:06:48)
鬼丸國綱給梟驗、要是夜死的話吊御手杵?
[] (22:06:47)
企鵝比子狐出來的機率藥膏
江風[] (22:06:43)
欸--------要出擊了嗎♪
鳴狐[] (22:06:37)
除非有村騙,但應該沒有這麼大的機率
太郎太刀[村] (22:06:35)
狼賣狼占?
[] (22:06:31)
真狂企狼吧
輕巡-大淀[] (22:06:30)
狼賣狼也很奇怪呢
鳴狐[] (22:06:23)
有四占,應該是真狂子狼都一起出來
明石国行[] (22:06:21)
也可能是狼賣狼
木曾改二[] (22:06:18)
四個占也太多了吧?能全部轟掉嗎
金剛[村] (22:06:17)
是black list捏…
戰—山城[] (22:06:16)
(嘆氣)要夜梟驗占嗎?
へし切り長谷部[] (22:06:16)
那就給梟吧、畢竟是黑單。
重巡-愛宕[] (22:06:07)
四占的話是真狂子狼吧。
堀川國廣[] (22:06:04)
兼桑需要一些醒腦嗎?
[] (22:06:03)
這種場子四占歐....我想想
鶴丸国永[] (22:06:03)
是占到出占的狼…是這樣吧?
鬼丸國綱[] (22:06:00)
我覺得叫梟來驗我的人比較可疑
驅逐艦-島風[村] (22:05:59)
喔-夜梟有比我快嗎-?
骨喰藤四郎[] (22:05:50)
◆潮:○金剛
◆鬼丸國綱:○驅逐-Верный
◆霧島:○潮
◆御手杵:●鬼丸國綱
和泉守兼定[] (22:05:42)
所以這今日有三...四個占卜呢!
江風[] (22:05:33)
いいじゃーん♪ 給梟驗的主意不錯呢♪
明石国行[] (22:05:28)
試著做了一下,有弄錯嗎
驅逐-Верный[] (22:05:26)
但出單的時間也很慢…
戰—山城[] (22:05:26)
姉さま.......到底在哪裡.........(看著這麼混亂的場合
太郎太刀[村] (22:05:23)
感謝明石的筆記
鬼丸國綱[] (22:05:17)
算了先寫遺書(頭痛
堀川國廣[] (22:05:17)
但並不是沒有這種狀況
和泉守兼定[] (22:05:13)
首日黑呢~
鳴狐[] (22:05:12)
嗚哇啊瞬間當了一下機
明石国行[] (22:05:10)
潮: 金剛o
鬼丸:俄國人o
霧島:潮o
御手杵:鬼丸x
鬼丸國綱[] (22:05:00)
給梟驗我會死啊!
鶴丸国永[] (22:05:00)
首日黑…還要是黑其中一占呢…(望
輕巡-大淀[] (22:04:54)
出占黑很奇怪喔...
驅逐-Верный[] (22:04:53)
首日黑單…
博多藤四郎[村] (22:04:53)
黑單還是占卜撒...
空母 ヲ級[] (22:04:51)
黑...紅色...
木曾改二[] (22:04:48)
哼,紅色的遺書啊
[] (22:04:47)
給梟驗不就好了(?)
鬼丸國綱[] (22:04:42)
我是占啦!
太郎太刀[村] (22:04:37)
首日4占有黑單
輕巡-大淀[] (22:04:31)
首日黑?
骨喰藤四郎[] (22:04:19)
忘了調整時間了...(皺眉) 行動討論 請注意、抱歉
江風[] (22:04:17)
魔性的潮wwwwwwwwwwwwww
鬼丸國綱[] (22:04:17)
最好是啦wwwww
重巡-愛宕[] (22:04:16)
出現首日黑單了嗎?
御手杵[] (22:04:12)
糟糕了 掛機出單晚了。。
鶴丸国永[] (22:04:11)
渣共到底…
鬼丸國綱[] (22:04:04)
求書記…
堀川國廣[] (22:03:59)
大概主辦單位又被詛咒呢
驅逐艦-島風[村] (22:03:59)
(不要魔性的潮WWWWWW)
[] (22:03:56)
這亂數有問題吧
御手杵[] (22:03:56)
杵子占CO!
D1 ◆鬼丸國綱 狼!
太郎太刀[村] (22:03:50)
村民4 人狼5 占卜師1 靈能者1 狂人1 獵人1 共有者2 妖狐1 子狐1 埋毒者1 說謊狂1 夜梟1 小企鵝1 貴族1 奴隸1 (決定者1) (權力者1) (戀人2) (大狼1)
金剛[村] (22:03:49)
啊啦——紅遺捏…(゚∀゚)
和泉守兼定[] (22:03:48)
哎呀~是渣共啊
驅逐-Верный[] (22:03:47)
村民4 人狼5 占卜師1 靈能者1 狂人1 獵人1 共有者2 妖狐1 子狐1 埋毒者1 說謊狂1 夜梟1 小企鵝1 貴族1 奴隸1 (決定者1) (權力者1) (戀人2) (大狼1)
霧島[] (22:03:47)
咳咳、麥克風試音 來自霧島的資料分析.....啊不對是占卜--

D2 ◆潮 村人
[] (22:03:46)
自選村還會有紅遺...
明石国行[] (22:03:46)
渣共阿....
輕巡-大淀[] (22:03:42)
這就是渣共吧?(推眼鏡
太郎太刀[村] (22:03:40)
渣共啊...
驅逐-Верный[] (22:03:38)
渣共…
鳴狐[] (22:03:38)
我去個廁所,就忘記要複製職業
江風[] (22:03:37)
哇、是紅色的呢~
戰—山城[] (22:03:37)
不幸だわ...........
骨喰藤四郎[] (22:03:35)
........(遠望
博多藤四郎[村] (22:03:31)
按照往例的紅色撒...
金剛[村] (22:03:31)
Good morning!
鬼丸國綱[] (22:03:30)
占Co
驅逐-Верный 人
[] (22:03:25)
魔性占卜
D2 金剛 人
鳴狐[] (22:03:24)
共(驚恐
            < < 早晨來臨 2 日目的早上開始 > >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月月 的遺言
共有,同伴請替我呻吟五聲~
 月月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鳴狐 人狼對 月月 為鎖定目標
            潮 對 金剛 占卜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輕巡-大淀[](戀人) (22:02:52)
(中)大淀算是美乳
霧島(人狼) (22:02:51)
(中)11點前請說要R我OTL
和泉守兼定[](人狼) (22:02:42)
那麼就交給霧島小姐了呢,注意註冊跟黑白單不要對衝~
鳴狐[](人狼) (22:02:39)
或者看狀況
鬼丸國綱[](戀人) (22:02:35)
還是出個占好了
鳴狐[](人狼) (22:02:31)
我等著跳靈好了
鬼丸國綱[](戀人) (22:02:26)
(中)我來看大淀的胸部多大(Google)
明石国行(人狼) (22:02:26)
女孩子應該比我們靈光吧
空母 ヲ級[]的自言自語 (22:02:26)
太郎太刀[村]的自言自語 (22:02:21)
不知誰配對成功呢
霧島(人狼) (22:02:21)
咳咳、麥克風試音 來自霧島的資料分析.....啊不對是占卜--
霧島(人狼) (22:02:15)
那麼、白日的占卜砲擊交給我?
鳴狐[](人狼) (22:02:13)
麻煩霧島?
戰—山城(共有者) (22:02:09)
扶桑姉さま..............
鬼丸國綱[](戀人) (22:02:08)
這樣算異側嗎XDDD
鬼丸國綱[](戀人) (22:02:00)
我要出占嗎…
戰—山城(共有者) (22:01:59)
不幸だわ............
輕巡-大淀[](戀人) (22:01:56)
我是企鵝
鶴丸国永(人狼) (22:01:51)
我已經連續狼占真占子狐了…再出占不行啊…
和泉守兼定[](人狼) (22:01:51)
那麼 鳴狐桑出占? 我是大狼就乖乖當個很村的人就行了吧 哈哈哈
明石国行(人狼) (22:01:49)
那麻煩霧島小姐了
驅逐-Верный[] (22:01:40)
(歪頭看著自己的職業)
鬼丸國綱[](戀人) (22:01:39)
我是子狐…
鳴狐[](人狼) (22:01:37)
我也orz
輕巡-大淀[](戀人) (22:01:31)
子狐沒辦法跟狐說話喔
明石国行(人狼) (22:01:31)
(明明自選靈的...早知道不指定了...
鶴丸国永(人狼) (22:01:24)
先說一下…我不想再當占了…(揉額
鳴狐[](人狼) (22:01:20)
啊我是權力者
戰—山城(共有者) (22:01:18)
果然是不幸啊..........(失落
鳴狐[](人狼) (22:01:13)
看到入夜立刻去了廁所
明石国行(人狼) (22:01:08)
對了出占我完全不行,找別人吧
鳴狐[](人狼) (22:01:03)
以刀為主的狼群
鬼丸國綱[](戀人) (22:00:53)
狐看得到我說話嗎?
太郎太刀[村]的自言自語 (22:00:52)
狼5啊
鶴丸国永(人狼) (22:00:45)
◆明石国行 我們向入殮進一大步了吧?
霧島(人狼) (22:00:38)
哦、直接就進夜戰了嗎
和泉守兼定[](人狼) (22:00:37)
呀勒呀勒,帥氣的我居然是大狼嗎?
明石国行(人狼) (22:00:37)
我們不是該入戀嗎怎麼入狼了
戰—山城(共有者) (22:00:28)
(中)我跟個渣當共有?!!!!!!!!!!!!!!!!!!!!!!!!!
輕巡-大淀[](戀人) (22:00:28)
您..您好(錯愕
驅逐艦-島風[村]的自言自語 (22:00:27)
おー
            鬼丸國綱 子狐對 潮 占卜
へし切り長谷部[]的自言自語 (22:00:26)
要是奴役了小姐們、不知道會不會被主子討厭呢…
金剛[村]的自言自語 (22:00:16)
。・゚・(つд`゚)・゚・不要捏!!!!!!!!!!!!!!!!!
木曾改二[]的自言自語 (22:00:16)
哼……獵槍嗎?
鶴丸国永(人狼) (22:00:14)
(打呵欠
輕巡-大淀[](戀人) (22:00:13)
阿?
堀川國廣[]的自言自語 (22:00:11)
F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
へし切り長谷部[]的自言自語 (22:00:08)
…果然嗎。(喝牛奶
明石国行(人狼) (22:00:08)
鶴wwwwwwwwwwwwwwwwwww
金剛[村]的自言自語 (22:00:04)
啊…唔
         村民4 人狼5 占卜師1 靈能者1 狂人1 獵人1 共有者2 妖狐1 子狐1 埋毒者1 說謊狂1 夜梟1 小企鵝1 貴族1 奴隸1 (決定者1) (權力者1) (戀人2) (大狼1)
木曾改二 (21:59:50)
本当の戦闘ってヤツを、教えてやるよ。
へし切り長谷部 (21:59:46)
刀剣乱舞、開始ですよ。
重巡-愛宕 (21:59:46)
愛宕、抜錨しま~す♪
金剛 (21:59:44)
私たちの出番ネ!Follow me!皆さん、ついて来て下さいネー!
金剛 (21:59:30)
私たちの出番ネ!Follow me!皆さん、ついて来て下さいネー!
戰—山城 (21:59:26)
姉さま…山城、必ず帰ってきます…。
重巡-愛宕 (21:59:25)
充滿魔性的♪
和泉守兼定 (21:59:24)
◆堀川國廣◆金剛 喂喂!?
鬼丸國綱 (21:59:23)
(中)好懷念,好久沒開艦娘了
驅逐-Верный (21:59:22)
Ура!
骨喰藤四郎 (21:59:22)
全體已準備就緒 那就出發吧
輕巡-大淀 (21:59:12)
旗艦 大淀。全力出撃。参りましょう!
驅逐-Верный (21:58:47)
信頼の名は伊達じゃない。出るよ。
へし切り長谷部 (21:58:44)
(中:電腦剛剛居然給我當機…
輕巡-大淀 (21:58:28)
◆明石国行 我們也沒有你們說得這麼可怕拉....
          潮 來到村莊大廳
空母 ヲ級 (21:58:26)
(覺得地方有點擠,把帽子拿下來收起
骨喰藤四郎 (21:58:20)
◆御手杵 請問在嗎? 要出發了
太郎太刀 (21:58:14)
王力宏...不在嗎?
驅逐艦-島風 (21:58:01)
◆驅逐-Верный おう!おう!恭喜啊-
金剛 (21:57:50)
◆堀川國廣 (´・ω・`)是捏—(棒讀)
明石国行 (21:57:30)
◆堀川國廣 還寧願跟修正主義者打一場呢
堀川國廣 (21:57:20)
◆金剛 兼桑是帥!是帥!
驅逐-Верный (21:57:14)
嗯…變得更強,回來了…
骨喰藤四郎 (21:57:05)
◆御手杵◆へし切り長谷部 麻煩請準備
金剛 (21:57:01)
◆空母 ヲ級 !?
金剛 (21:56:47)
◆堀川國廣 是捏!唔—唔——不過是又cute又pretty的捏!(ゝ∀・)
戰—山城 (21:56:47)
(聽著◆堀川國廣和金剛一樣大聲)
輕巡-大淀 (21:56:45)
阿..改二了呢Верный醬
戰—山城 (21:56:18)
(中)改二超可愛(RY
堀川國廣 (21:56:04)
◆金剛 兼桑可是很帥氣也很美麗呢!你也這麼認為嗎金剛桑!(興奮
重巡-愛宕 (21:56:00)
◆驅逐-Верный 變得更強了?恭喜,做得好喔♪(抱緊)
空母 ヲ級 (21:55:58)
...(看金剛一眼
輕巡-大淀 (21:55:47)
(中)改二了WWWWWWW
鳴狐 (21:55:24)
(去廁所
          驅逐-Верный 來到村莊大廳
空母 ヲ級 (21:55:15)
...(沒打算開戰,默默的坐下
金剛 (21:55:06)
◆和泉守兼定 美麗捏—
江風 (21:55:05)
哈?提督就是你們的審神嗎?衣服不一樣啊
鶴丸国永 (21:54:52)
◆明石国行 …特別是這些武力高強的女人呢(環視現場
鳴狐 (21:54:46)
◆鬼丸國綱 鬼丸也來啦。
和泉守兼定 (21:54:42)
◆金剛 那是因為我平時都有在好好保養的啊~ 別把帥氣誤認成美麗呀(抱頭
鬼丸國綱 (21:54:35)
好多女孩子!
木曾改二 (21:54:26)
◆へし切り長谷部 居然還有茶點招待啊……真是的,蛋糕什麼的……甘すぎる!
戰—山城 (21:54:26)
(挑眉)又來兩個男子..........?
太郎太刀 (21:54:19)
一次進來兩把粟田口...
          鬼丸國綱 來到村莊大廳
          鳴狐 來到村莊大廳
堀川國廣 (21:53:43)
◆明石国行 不過.....我們遇到修正主義者不也這樣?
輕巡-大淀 (21:53:39)
◆へし切り長谷部 上個月的薪水還在我這裡呢,他說要轟轟烈烈的伴個聚會(營業用笑容
明石国行 (21:53:19)
◆鶴丸国永 女人真是可怕
骨喰藤四郎 (21:53:18)
總之........重新開始吧?
戰—山城 (21:53:15)
響也離開了嗎?(看著人跑離這裡
骨喰藤四郎 (21:52:43)
((poi!
金剛 (21:52:40)
◆へし切り長谷部 我可是會好好保護提督的捏!!!
輕巡-大淀 (21:52:33)
◆へし切り長谷部 不好意思,稍微衝動了點。(遞上提督的薪水
太郎太刀 (21:52:29)
嗯...不要緊嗎? (看著混亂的本丸
鶴丸国永 (21:52:22)
◆明石国行 嗚…我起來也阻止不了她們吧…女人真可怕(揉揉眼睛起來了
骨喰藤四郎 (21:52:18)
◆驅逐艦-響◆空母 ヲ級◆驅逐艦-島風 不好意思 請幾位準備
          <投票重新開始 請盡速重新投票>
          驅逐艦-響 離開這個村莊了
堀川國廣 (21:52:12)
◆和泉守兼定 因為兼桑很帥氣呢.....
へし切り長谷部 (21:52:08)
冷靜點主子就是提督提督就是主子,請各位冷靜點主子只有一位。
博多藤四郎 (21:52:03)
.........咱家想回大阪城地下(拿坐墊蓋頭)
金剛 (21:51:51)
=͟͟͞͞( •̀д•́)HEY!那邊的ヲ級↑!出來面對的捏!提督最近都跑去找你デース!不許勾引TE☆I☆TO☆KU☆デース!
堀川國廣 (21:51:38)
不要阻止她們我們就有新本丸惹!!!
明石国行 (21:51:30)
◆鶴丸国永 那群女人快把房子拆了,起來吧
骨喰藤四郎 (21:51:30)
◆博多藤四郎 博多?.....本丸的修繕費用嗎?....
江風 (21:51:29)
吶、我說,不可以欺負提督呢!
霧島 (21:51:16)
弾着觀測……欸?不能發射嗎
和泉守兼定 (21:51:06)
◆堀川國廣 是啊!是男的~ 可是那位La~dy一直以為我是女性(扶額
木曾改二 (21:51:01)
啊?什麼?聯誼?
堀川國廣 (21:50:58)
主上說本丸維修由提督全額負擔!
驅逐艦-島風 (21:50:50)
◆空母 ヲ級 對吧,ヲ醬-お!
へし切り長谷部 (21:50:39)
◆木曾改二   你好、這位是木曾小姐吧?  辛苦了,請用。(遞上拿鐵及虎皮蛋糕
博多藤四郎 (21:50:38)
備感壓力撒... 財政跟位置甚麼的撒...
輕巡-大淀 (21:50:30)
◆木曾改二 阿...木曾桑,只是單純的聯誼而已
驅逐艦-島風 (21:50:15)
◆輕巡-大淀 那是因為ヲ醬在工作所以要攻擊我們!ヲ醬下班之後就只是個平凡的ヲ醬!
江風 (21:50:11)
哎呀、那位叫明石的大哥,身為艦隊,這時理所當然的喔~♪
骨喰藤四郎 (21:50:10)
(中) 準備吧 要開始了-
金剛 (21:50:10)
◆明石国行 HEY!你剛才SAY什麼捏!
堀川國廣 (21:50:00)
(中)請耐心等他,另艦娘側請放下手上的主炮魚雷飛機等,建築物經部己炸的
戰—山城 (21:49:59)
(掩著耳)怎麼突然開炮啊?!(皺眉
へし切り長谷部 (21:49:55)
…(無力的揉著額
鶴丸国永 (21:49:54)
◆明石国行 睡夠的話就有…現在沒有(繼續靠著
金剛 (21:49:53)
喔!木曾捏~!
輕巡-大淀 (21:49:41)
(中)艦娘每個人的火力都超高的WWW
へし切り長谷部 (21:49:37)
請別說自己的夥伴是蠢貨…
木曾改二 (21:49:16)
聽說有蠢貨要來找碴是吧?
明石国行 (21:49:04)
居然開戰了....這群女人....................
へし切り長谷部 (21:48:54)
總之、請勿開戰,在場的都是客人…請準備開始吧?
堀川國廣 (21:48:47)
(中)大會報告大會報告毯毯說要批時津風
江風 (21:48:39)
開始、砲擊-------------♪
          木曾改二 來到村莊大廳
          博多藤四郎 來到村莊大廳
重巡-愛宕 (21:48:07)
如果是機槍的話……唔、(ボイーン)
金剛 (21:48:06)
◆和泉守兼定 有一頭美麗的長髮捏!?不用騙金剛デース!是可愛的ladyデース!cute and pretty的捏!
輕巡-大淀 (21:47:53)
◆驅逐艦-島風 可是島風醬....你難道忘記E7被WO級開幕空襲大破4艘的事情了嗎?>
江風 (21:47:51)
唔,發現敵方艦隊♪
驅逐艦-響 (21:47:49)
…不能,攻擊?
明石国行 (21:47:48)
◆鶴丸国永 你也很有活力阿
堀川國廣 (21:47:47)
◆和泉守兼定 我知道兼桑是男的
驅逐艦-島風 (21:47:31)
◆空母 ヲ級 おっおっおっおっおっおう?
金剛 (21:47:22)
(゚∀゚)欸!?
和泉守兼定 (21:47:19)
◆金剛 我是男性呀!
堀川國廣 (21:47:16)
各位住手!這也是客人呢!!!
明石国行 (21:47:12)
螢丸跑走了?
へし切り長谷部 (21:47:06)
請勿在本丸內發射大砲!!不然一率逐出!!(驚慌
金剛 (21:47:04)
◆驅逐艦-島風 (`3´)島風也要加入戰線的捏!!!!!!
鶴丸国永 (21:46:58)
小姐們真有活力…(睡眠不足感到頭痛
堀川國廣 (21:46:53)
◆霧島 倒不是呢,主上剛好有事無便前來,由長谷部桑代為處裡這次宴會
骨喰藤四郎 (21:46:48)
.............本丸裡開砲沒問題嗎(思索)
戰—山城 (21:46:29)
◆輕巡-大淀 (笑)這樣真是太好了。
驅逐艦-島風 (21:46:26)
不可以欺負ヲ醬!大家住手!
輕巡-大淀 (21:46:22)
◆空母 ヲ級 全砲門。よーく狙って。てーっ!
霧島 (21:45:56)
◆堀川國廣 嗯嗯……?所以那位是你們的司令嗎?(看向長谷部) 茶跟點心都很不錯呢♥
金剛 (21:45:55)
burning lov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發射)
驅逐艦-響 (21:45:52)
……。
輕巡-大淀 (21:45:39)
!!!(拿起自己的主砲
金剛 (21:45:28)
金剛 (21:45:22)
◆和泉守兼定 呣、人家可是boy捏!pretty boy!你才是LADY IZUMINOKAMI捏!L-A-D-Y-!
重巡-愛宕 (21:45:18)
空母 ヲ級 (21:45:14)
...
驅逐艦-島風 (21:45:11)
おー
          空母 ヲ級 來到村莊大廳
重巡-愛宕 (21:44:46)
◆へし切り長谷部 啊、讓你費心了,謝謝♪
堀川國廣 (21:44:45)
◆金剛 不客氣
骨喰藤四郎 (21:44:40)
(中) 等江風回來就開始
金剛 (21:44:37)
◆骨喰藤四郎 哎呀…(被摸頭,閃閃狀態)
和泉守兼定 (21:44:21)
◆金剛 這位La~dy 骨喰雖然不太擅長言語,可別太欺負他了唷 (看到骨喰僵硬的臉)
鶴丸国永 (21:44:17)
◆明石国行 太吵睡不著…年輕真好呢、活力滿滿的…(感嘆
明石国行 (21:44:17)
螢丸跑走了?
金剛 (21:44:07)
◆堀川國廣 唔哦!?Tea time捏!謝謝你デース!
骨喰藤四郎 (21:44:07)
◆金剛 兄弟嗎?粟田口家的確最多兄弟呢..(有點僵硬的伸出手摸頭)
太郎太刀 (21:44:02)
啊 螢丸跑了啊...(因為大太刀伴離開感到失落?
堀川國廣 (21:43:49)
◆驅逐艦-島風 我也不知道呢......抱歉,需不需要幫你帶進來呢?(苦笑
重巡-愛宕 (21:43:30)
◆螢丸 好像很厲害啊!嗯?要到哪裡去呢?
明石国行 (21:43:27)
◆鶴丸国永 真的睡著了?
          <投票重新開始 請盡速重新投票>
          螢丸 離開這個村莊了
堀川國廣 (21:43:13)
◆霧島 ◆金剛 需要用茶呢兩位?今天的紅茶事主上特別為這場宴會準備的呢
螢丸 (21:43:12)
姆恩~(發現什麼後跑開
へし切り長谷部 (21:43:06)
(踩煞車、走回桌邊)好了、那麼這位女性是…愛宕小姐,你好、請用吧。(在人面前擺上拿破崙蛋糕和紅茶
驅逐艦-島風 (21:42:45)
◆堀川國廣 為什麼要欺負連裝砲醬!?
輕巡-大淀 (21:42:22)
大家真好阿都有姊妹或是兄弟.......(感慨
輕巡-大淀 (21:41:52)
◆戰—山城 我看看....山雲跟朝雲會去的樣子,曾經是西村艦隊的一員真好呢
驅逐艦-島風 (21:41:51)
◆へし切り長谷部 他不是奇怪的生物,他是連裝砲醬!
金剛 (21:41:46)
◆骨喰藤四郎 很好捏很好捏。:.゚ヽ(*´∀`)ノ゚.:。像多了個brother一樣デース!
螢丸 (21:41:35)
重巡-愛宕 姆恩~我是大太刀螢丸!/請多指教
堀川國廣 (21:41:27)
◆驅逐艦-島風 你是說長得很像兔子的鐵方塊嗎?好像在馬廄那邊哭呢
へし切り長谷部 (21:41:18)
奇怪的生物嗎、那東西被我關在門外,你的寵物的話就該像鳴狐一樣隨身攜帶才是。
和泉守兼定 (21:40:53)
◆堀川國廣 哦!那我就不客氣了!(高興笑,拿起一塊放入嘴裡
驅逐艦-島風 (21:40:32)
んぁ-忘記正事了,有人有看到連裝砲醬嗎-?
堀川國廣 (21:40:05)
◆和泉守兼定 兼桑餓的話多吃一點呢.....(笑
重巡-愛宕 (21:40:04)
◆螢丸 謝謝~♪好可愛的孩子,沒見過呢!
へし切り長谷部 (21:40:04)
◆重巡-愛宕  不是那個望月!!我說的是本丸的愛馬、望月!!
戰—山城 (21:39:54)
◆輕巡-大淀 (高興)真的嗎?可以和姐姐一起和其他人演習!
和泉守兼定 (21:39:36)
◆堀川國廣 國廣.. 還是國廣最好了(抱住) 今天出陣回來都還沒吃東西呢(低頭靠在肩上
重巡-愛宕 (21:39:26)
◆へし切り長谷部 喔?找望月那孩子嗎?我記得還在遠征……是警備任務嗎?
骨喰藤四郎 (21:39:22)
◆金剛 那、那個金剛桑?(全身僵硬不敢動)
霧島 (21:38:25)
嗯?有什麼活動要開始了嗎。先來檢查下麥克風……扣、扣……音量沒問題嗎
螢丸 (21:38:22)
重巡-愛宕 姊姊妳好漂亮~(咬餅乾
へし切り長谷部 (21:38:18)
◆驅逐艦-島風  我只是把刀、加了引擎或是望月的話我也…!!
驅逐艦-島風 (21:37:35)
◆へし切り長谷部 哇~你也跑好快喔,但還是比我慢,嘻嘻-
輕巡-大淀 (21:37:25)
◆戰—山城 山城桑,明天你跟扶桑桑要帶領新來的艦娘去演習喔(看資料
堀川國廣 (21:37:16)
◆和泉守兼定 兼桑要吃嗎?(拿了鹹食出現
重巡-愛宕 (21:37:01)
嘭嘭嘭嘭~♪高雄型二號艦,愛宕喲,呵呵。(ボイーン)
金剛 (21:36:37)
◆骨喰藤四郎 ლ(・´ェ`・ლ)ლ(・´ェ`・ლ)ლ(・´ェ`・ლ)(抱抱抱抱抱抱抱抱抱抱
和泉守兼定 (21:36:29)
◆へし切り長谷部 為~什麼~(沮喪
戰—山城 (21:36:23)
難道這裡就沒有一個正常一點的人嗎?真是不幸..........(嘆氣
螢丸 (21:36:15)
今晚有好多大姊姊唷(咬一口點心
へし切り長谷部 (21:36:10)
隠れようが無駄だ!
明石国行 (21:36:08)
◆螢丸 對了今天太郎也在
          重巡-愛宕 來到村莊大廳
鶴丸国永 (21:36:04)
…真熱鬧啊…(因為追逐聲無法入睡
輕巡-大淀 (21:35:57)
◆金剛 話說回來金剛桑,明天你要擔任第一艦隊的旗艦出擊,有收到命令嗎?
驅逐艦-島風 (21:35:49)
おっそーいー!おっそーいー!
へし切り長谷部 (21:35:42)
◆和泉守兼定   沒有!
螢丸 (21:35:37)
長谷部 好~~~謝謝!我不客氣囉!
へし切り長谷部 (21:35:24)
不准在本丸內奔跑!!艦艇的引擎會刮傷地板!!(追逐
堀川國廣 (21:35:19)
一人一個交流還會多出兩個呢
骨喰藤四郎 (21:35:15)
◆金剛 !?(再次驚訝 僵住沒動)
和泉守兼定 (21:35:03)
◆へし切り長谷部 我..我的呢?(指指自己
螢丸 (21:34:58)
明石國行 沒唷!我自己跑來的~
堀川國廣 (21:34:50)
阿.....跑爭快呢
和泉守兼定 (21:34:36)
我來數看看,這邊刀劍有9位、艦隊有7位呢!
螢丸 (21:34:29)
太郎唷喝~
へし切り長谷部 (21:34:27)
◆螢丸  螢丸嗎、剩下的點心在桌上,你自己取吧。(放下托盤、捲起袖子
◆驅逐艦-島風 俺の機動は防げない!
明石国行 (21:33:35)
◆螢丸 國俊沒跟你一起嗎
驅逐艦-島風 (21:33:30)
◆へし切り長谷部 にひひっ、あなたって、遅いのね!
輕巡-大淀 (21:33:15)
◆へし切り長谷部 看來您是位優秀的負責人呢,那麼我也按照提督的命令好好享受聚會吧。(坐下來
和泉守兼定 (21:33:03)
◆戰—山城 (被無視,損血-2)
骨喰藤四郎 (21:32:59)
(中) 先準備吧-
堀川國廣 (21:32:46)
◆和泉守兼定 兼桑歐.......ˊVˋ
金剛 (21:32:44)
◆骨喰藤四郎 !。:.゚ヽ(*´∀`)ノ゚.:。謝謝你捏———(抱緊蹭蹭)
戰—山城 (21:32:25)
◆和泉守兼定 (還是不想跟這位奇怪的人靠這麼近,走到霧島她們身邊坐下)
明石国行 (21:32:21)
(瞇眼打瞌睡)
和泉守兼定 (21:32:13)
◆堀川國廣 (摸摸頭)之前在歲三桑身邊時,也大多都是男性啊,不用太在意(笑
へし切り長谷部 (21:31:50)
◆輕巡-大淀  啊、那份資料我已經確認過了,要是有什麼疏失的話請你協助呢。(一笑、在人面前擺上黑森林蛋糕及紅茶
霧島 (21:31:45)
◆へし切り長谷部 啊、謝謝稱讚呢(推了推眼鏡笑了笑) 那麼我就不客氣啦♥(開始品嘗點心
金剛 (21:31:36)
機動お化けネー大変そうデースーネー
驅逐艦-島風 (21:31:20)
◆へし切り長谷部 おー這麼慢是抓不到我的!
驅逐艦-響 (21:31:17)
……вкусный(品嘗著蒙布朗)
太郎太刀 (21:31:04)
◆螢丸 螢丸呢,歡迎回來
骨喰藤四郎 (21:31:00)
◆金剛 不 整理一下就好(點頭)  我沒生氣.....請用(把長谷部準備的紅茶推到面前)
和泉守兼定 (21:30:36)
◆驅逐艦-島風◆へし切り長谷部 機動比賽嗎?活動突然就開始了呀(喝茶望著
堀川國廣 (21:30:32)
不太擅長和女孩子們說話呢其實(苦笑
へし切り長谷部 (21:30:29)
(衝過去把◆驅逐艦-島風抓來桌子旁)好了、請好好待著。(在人面前擺上起司蛋糕和紅茶
輕巡-大淀 (21:30:19)
◆驅逐艦-島風 島風醬,如果亂來的話到時後提督是不會幫補給的喔。
驅逐艦-島風 (21:30:11)
◆へし切り長谷部 おー要賽跑嗎?我是不會輸的!
金剛 (21:29:46)
(́◉◞౪◟◉‵)和TE☆I☆TO☆KU☆告狀捏!!
へし切り長谷部 (21:29:35)
俺が追いつくぞ!!
太郎太刀 (21:29:29)
◆和泉守兼定 是嗎...說起來才離開一會,女性好像變多了呢(望著場內
和泉守兼定 (21:29:27)
◆戰—山城 好、好~(收下被揮開的手),別那麼緊張呀 La~dy?
金剛 (21:29:21)
◆驅逐艦-島風 不要在廊上跑デース!
輕巡-大淀 (21:29:10)
◆へし切り長谷部 您好,我是提督派的,這些請您過目(將一疊資料遞過去
驅逐艦-島風 (21:29:03)
私には誰も追いつけないよ-
へし切り長谷部 (21:28:52)
◆驅逐艦-島風  你就是傳說中的島風嗎?(愣)  還以為是更加年長的女性呢…(望著
骨喰藤四郎 (21:28:40)
主命吧(靜靜的在一旁喝茶)
金剛 (21:28:25)
◆骨喰藤四郎 oh…對不起デース
鶴丸国永 (21:28:25)
…剛才的鶴不見了啊…算了(靠著◆明石国行快要睡著
堀川國廣 (21:28:16)
◆和泉守兼定 好的!
和泉守兼定 (21:27:59)
◆太郎太刀 剛剛說去找今劍的樣子了!
明石国行 (21:27:51)
◆霧島 這是弟弟給的,你可以去問他看看◆螢丸
へし切り長谷部 (21:27:47)
◆輕巡-大淀   應該是我。(半舉著手疑惑望著
戰—山城 (21:27:43)
◆和泉守兼定 な、!?不要碰我、(一臉不滿揮開對方的手,只有姐姐..............
驅逐艦-島風 (21:27:34)
おっそーいー!おっそーいー!
堀川國廣 (21:27:29)
◆輕巡-大淀 負責人嗎?(看長谷部)
螢丸 (21:27:27)
嘿!!
和泉守兼定 (21:27:21)
◆堀川國廣 嘿嘿、那國廣待會你就坐我旁邊吧?(揉揉頭)沒有國廣在一旁我恐怕會有點不習慣吶~
太郎太刀 (21:26:59)
岩融殿離開了嗎?...
輕巡-大淀 (21:26:59)
請問刀劍男子的負責人是誰呢?
霧島 (21:26:54)
◆明石国行 啊、初次見面你好,我是霧島……你的眼鏡看起來真不錯呢,在哪邊訂做的嗎?(仰頭看著
          螢丸 來到村莊大廳
骨喰藤四郎 (21:26:41)
◆金剛 這樣...頭髮會亂?(沒有阻止對方動作
輕巡-大淀 (21:26:40)
聯合艦隊旗艦-大淀,參上
堀川國廣 (21:26:17)
◆和泉守兼定 咳咳,兼桑你多想呢(撇頭)
          輕巡-大淀 來到村莊大廳
へし切り長谷部 (21:26:11)
◆霧島  這位精明的女性是主子所欣賞的霧島小姐吧? 請用、提拉米蘇帶有苦味後的香甜,與你很相襯呢。(笑著在人面前擺上點心及紅茶
驅逐艦-島風 (21:25:50)
おー
金剛 (21:25:46)
◆霧島 是curry捏!c-u-r-r-y!(σ′▽‵)′▽‵)σ
金剛 (21:25:19)
◆骨喰藤四郎 Huum♪Huum♪(摸摸揉揉
          驅逐艦-島風 來到村莊大廳
          <投票重新開始 請盡速重新投票>
霧島 (21:25:14)
◆金剛 咦~這樣不行啦、 巧克力什麼的太甜了啊!
          空母-翔鶴 離開這個村莊了
驅逐艦-響 (21:25:04)
◆へし切り長谷部 這裡很熱鬧…並不討厭
鶴丸国永 (21:24:52)
◆空母-翔鶴 嗯、我們都是鶴啊…迷彩?不、我天生就是黑色的
和泉守兼定 (21:24:51)
◆戰—山城 您的姐姐一定也是跟你一樣漂亮的女士呢(笑,摸頭
骨喰藤四郎 (21:24:15)
◆金剛 (稍微感到驚訝瞪大眼睛)  第一次被兄弟以外的人摸頭呢 ...不太壞(淺笑)
驅逐艦-響 (21:23:48)
◆へし切り長谷部 Спасибо、啊…謝謝。(看著蒙布朗,伸手接過)
空母-翔鶴 (21:23:36)
◆鶴丸国永 你的名子中也有鶴呢.....不過為什麼這麼黑呢,跟瑞鶴一樣是迷彩塗裝嗎?(歪頭
和泉守兼定 (21:23:26)
◆堀川國廣 國廣... 難不成是在吃醋嗎?(抬眼望
堀川國廣 (21:22:50)
不過來赴宴的女士們還真是有活力呢
へし切り長谷部 (21:22:46)
◆驅逐艦-響   要茶水的話桌子那有,紅茶和麥茶、綠茶抹茶都有,然後離那個很吵的黑髮男子遠一點。(微笑
金剛 (21:22:46)
◆霧島 hey霧島!在做給提督的愛心料理捏—!啊啦!咖喱的配料?問題nothing♪ 都溶進去了デース!
明石国行 (21:22:40)
◆明石国行 靠吧,我也稍微瞇一下
和泉守兼定 (21:22:39)
◆へし切り長谷部 哈啊--剛剛只是意外,噎死可真的一點都不帥氣啊(歎
◆明石国行 實用性跟外表兼具,就是在說我了!
鶴丸国永 (21:22:38)
◆空母-翔鶴 正規空母…是什麼啊?呃…我是鶴丸國永、簡單來說就是一把刀、請多多指教(剛睡醒懶得解釋
戰—山城 (21:22:07)
◆金剛 反正你就是聲音太大
へし切り長谷部 (21:22:04)
◆驅逐艦-響   (看了一眼、捧著蒙布朗走過去)你好,你是響吧? 來、(遞上蒙布朗和湯匙)
堀川國廣 (21:22:02)
◆和泉守兼定 兼桑要慢慢吃東西呢......(認真)
金剛 (21:21:27)
◆骨喰藤四郎 you're welcome!真是個好孩子捏—(σ′▽‵)(摸摸頭
和泉守兼定 (21:21:23)
◆堀川國廣 國...國廣?(被拖去坐在最右邊,手上被多塞了杯茶)
鶴丸国永 (21:21:05)
◆明石国行 那借我靠一下(打呵欠
堀川國廣 (21:21:05)
兼桑很帥氣!嗯!
骨喰藤四郎 (21:20:54)
(中)9:30開始 可以嗎?
堀川國廣 (21:20:53)
是我的錯覺嗎?我們這邊人開始減少了呢
明石国行 (21:20:43)
和泉守本來就不帥氣了呢
霧島 (21:20:33)
◆金剛 哦哦、金剛也在呢……現在是下午茶時間了嗎(看了看錶)
金剛 (21:20:30)
◆戰—山城 那、那是因為霧島來了デース!(`3´)
へし切り長谷部 (21:20:26)
◆和泉守兼定   噎死一點都不帥氣呢和泉守,自己注意。
          <投票重新開始 請盡速重新投票>
          岩融 離開這個村莊了
和泉守兼定 (21:19:55)
◆へし切り長谷部 唔....哈啊. (配著茶用力吞下泡芙).......助かった
空母-翔鶴 (21:19:54)
◆鶴丸国永 你好,我是正規空母的翔鶴
へし切り長谷部 (21:19:42)
◆岩融  辛苦了。
明石国行 (21:19:39)
◆鶴丸国永 我也...不過這裡好熱鬧
戰—山城 (21:19:36)
◆和泉守兼定 .........找到姐姐回來再說。(扭過頭
空母-翔鶴 (21:19:31)
◆金剛 金剛桑,我不說過身為一個一百多歲的成熟女性要穩重點嗎?
岩融 (21:19:26)
唔......看樣子今劍應該是不會出現在這裡的吧?那麼這邊恐怕也必須先行離席了呢。(收拾好自己桌面上的茶點盤和茶杯)
鶴丸国永 (21:19:17)
◆空母-翔鶴 嗯…是沒看過的人…
(中:好吧(????
空母-翔鶴 (21:18:51)
◆へし切り長谷部 提督曾經說就今天會看到由刀變成的男性呢
戰—山城 (21:18:42)
◆金剛 金剛你聲音好大、(不滿
堀川國廣 (21:18:35)
◆和泉守兼定 兼桑你吃太急了呢!我們去喝茶(拖到旁邊處理)
鶴丸国永 (21:18:30)
◆和泉守兼定 嗚啊、不要拍得這麼用力…(清醒了一下
驅逐艦-響 (21:18:29)
(靜靜的坐在一邊)
骨喰藤四郎 (21:18:28)
◆金剛 這個、pret y 是.....? 姑且當作稱讚吧 謝謝
へし切り長谷部 (21:18:14)
◆和泉守兼定   (隨手拿起茶杯往人嘴巴塞
和泉守兼定 (21:17:51)
◆堀川國廣 唔!?(被塞滿嘴的泡芙) 唔ううううううう!?????!?!! (吞不下去臉色發白
金剛 (21:17:38)
!!!是霧島捏!!!!(๑*д*๑)!!
空母-翔鶴 (21:17:38)
◆鶴丸国永 (你就幫我當成名子有鶴的女性就好了W
へし切り長谷部 (21:17:17)
◆空母-翔鶴  不、我是刀…近侍刀…(苦笑
霧島 (21:17:10)
麥克風test、麥克風test、one、two……嗨嗨、大家晚上好,這裡人真多呢,司令不在嗎?
鶴丸国永 (21:17:00)
◆空母-翔鶴 (中:我對艦娘不太熟、怎麼辦(???
          霧島 來到村莊大廳
堀川國廣 (21:16:48)
◆和泉守兼定 兼桑,你一定餓了吧!來吃東西呢!(拿著一盤點心靠緊,將泡芙塞進兼桑嘴裡)
空母-翔鶴 (21:16:48)
◆へし切り長谷部 謝謝你了,你真是艘優秀的伴隨艦阿(接過毛巾擦汗
和泉守兼定 (21:16:39)
◆鶴丸国永 哦、好在有趕上沒睡過頭呢 哈哈 (拍拍肩
鶴丸国永 (21:16:24)
◆岩融 好久不見…
金剛 (21:15:46)
◆骨喰藤四郎 唔、唔嘛~也是可愛的BOY嘛!pretttttttty boyyyyyyyyyy捏!٩(๑´3`๑)۶
堀川國廣 (21:15:43)
(推著餐車回來)各為這是主上的心意,請各位慢用
へし切り長谷部 (21:15:43)
◆空母-翔鶴  辛苦了、請用。(遞上柔軟的毛巾
          驅逐艦-響 來到村莊大廳
鶴丸国永 (21:15:20)
◆太郎太刀 嗯?是太郎?你還是這麼高啊
太郎太刀 (21:15:12)
(暫離5分鐘左右
空母-翔鶴 (21:15:09)
◆金剛 金剛桑,出擊過後真是神清氣爽阿
和泉守兼定 (21:14:46)
◆戰—山城 這位美麗的小姐~ 你恐怕對我有點誤解 不過今天的聯誼能讓我們好好了解彼此,就請多多指教吧 (笑
鶴丸国永 (21:14:22)
◆明石国行 嗯…好想睡…(打呵欠
空母-翔鶴 (21:14:17)
阿...E6的空母姬真是難纏阿
堀川國廣 (21:14:03)
◆へし切り長谷部 好的,辛苦了呢,長谷部桑(小聲回應
空母-翔鶴 (21:13:50)
(中)阿BALL 我們來完鶴鶴
骨喰藤四郎 (21:13:44)
◆金剛 BOY是...?(眨眼) 我是男的沒錯 會被誤認嗎...?(思索)
          空母-翔鶴 來到村莊大廳
へし切り長谷部 (21:13:19)
◆堀川國廣   外食的話麻煩你幫忙分配吧? 等會兒一起用我珍藏的羊羹…女性有些多數我不太會應付…(小聲的
金剛 (21:13:18)
(´∩ω∩`) 啊、啊咧…霧島、比叡…榛名也不在捏…
岩融 (21:13:05)
◆鶴丸国永 厚厚,鶴丸殿,好久不見了呢。
戰—山城 (21:12:57)
◆和泉守兼定 ..............怪裡怪氣的(皺眉
太郎太刀 (21:12:48)
◆鶴丸国永 鶴丸殿,夜安,許久未見,你好像變得不太一樣(打量著
          <投票重新開始 請盡速重新投票>
          輕巡-能代 離開這個村莊了
輕巡-能代 (21:12:10)
好了,東西送到了 跟翔鶴桑交班吧
鶴丸国永 (21:12:06)
(中:等等你是誰wwwwwwww我才剛睡醒(欸
金剛 (21:11:59)
◆骨喰藤四郎 你說什麼デース!?( •́ὤ•̀)BOY!?
明石国行 (21:11:58)
◆鶴丸国永 鶴來了阿
堀川國廣 (21:11:57)
◆へし切り長谷部 主上說沒問題......大概吧.....(回想起主上一臉婉惜地看著小判
へし切り長谷部 (21:11:43)
◆御手杵   拿去。(放上一瓶舒O和大顆的飯糰
鶴丸国永 (21:11:31)
我好像…聽到有人在叫我…(揉眼
輕巡-能代 (21:11:28)
(中)阿BALL你再逼我換皮嗎WW(ㄟ
堀川國廣 (21:11:13)
◆和泉守兼定 我很好呢
          鶴丸国永 來到村莊大廳
へし切り長谷部 (21:10:58)
主子的經(ㄗ)費(ㄩㄢˊ)…沒問題嗎…
和泉守兼定 (21:10:40)
◆堀川國廣 唔喔 國廣你還好嗎?臉怎麼紅起來了
骨喰藤四郎 (21:10:29)
◆金剛 我是男的........ 不介意的話(點點頭
戰—山城 (21:10:25)
◆へし切り長谷部 (打量了一下)唔、謝謝。主子是指、提督嗎?提督常常分開我和姐姐呢........
堀川國廣 (21:10:16)
那個,不介意的話,主上有請外帶買些甜食,請位享用
へし切り長谷部 (21:10:10)
◆江風  江風小姐你好、這些請用,因為江風小姐似乎是位爽朗的小姐呢,準備了吃起來也比較爽口的羊羹和麥茶了。(將點心一一放到桌上
輕巡-能代 (21:09:33)
◆へし切り長谷部 伊良湖桑的最中可是很受好評的喔!(掙脫◆金剛跑到廚房
骨喰藤四郎 (21:09:13)
(拿著一張紙) 主上的命令....認識? ...聯誼? (皺眉看著)
江風 (21:09:08)
我說那位先生 要不要來江風的腿上躺躺阿♪
金剛 (21:09:03)
◆骨喰藤四郎 HEY!又是一位可愛的LADY捏!要來茶會嗎!( *¯ ³¯*)♡ㄘゅ
堀川國廣 (21:08:56)
◆和泉守兼定 (臉紅)
和泉守兼定 (21:08:53)
◆戰—山城 嗯?怎麼了 我平時可是有好好在保養的唷(笑
へし切り長谷部 (21:08:47)
主子別亂拿女孩子的點心啊…
輕巡-能代 (21:08:28)
阿,雖然提督說是豆餅其實是最中呢
へし切り長谷部 (21:08:23)
◆輕巡-能代   啊、勞煩你了,請放在一旁我等等會拿去廚房分配的。(點頭示意
和泉守兼定 (21:07:54)
◆へし切り長谷部 !?我剛剛是是在幫忙傳過茶杯跟點心啊!(´;ω;`)
太郎太刀 (21:07:45)
◆へし切り長谷部 長谷君,謝謝,勞煩你準備茶點了。(接過茶點
江風 (21:07:41)
豆餅?不錯呢~♪
へし切り長谷部 (21:07:19)
◆戰—山城  這位小姐、似乎比較喜歡和食呢…和果子和抹茶如何呢? 抹茶有稍微弄甜一些,請別擔心,主子說過你的姐姐表現很活躍,都有做好修復及補給的動作。(笑著擺上茶點
輕巡-能代 (21:07:14)
話說回來!提督叫我拿了伊良湖小姐的豆餅給各位啊!!(提高一袋東西
金剛 (21:07:01)
◆輕巡-能代 WHAT!?( •́ὤ•̀)
骨喰藤四郎 (21:06:57)
日安 .....來錯地方了嗎
和泉守兼定 (21:06:47)
◆堀川國廣 嘿嘿、不愧是我的好搭擋呢(攬過頭靠著
          骨喰藤四郎 來到村莊大廳
輕巡-能代 (21:06:01)
◆金剛 我剛剛才擔任E3第二艦隊的旗艦.......
へし切り長谷部 (21:05:57)
◆和泉守兼定   照順序,偷拿什麼、團子沒收。
金剛 (21:05:32)
◆輕巡-能代 呣——!能代有什麼在暪著我嗎!提督找你了嗎!呣!(`・ ・´)
岩融 (21:05:28)
◆へし切り長谷部 辛苦了,長谷部殿,還是一如往常的勤奮啊。(接過茶點)
へし切り長谷部 (21:05:23)
◆岩融  許久不見了呢,主子說你比較喜歡鹹食…醬油團子可以吧?(擺上堆成小山的團子和茶水
明石国行 (21:05:14)
◆へし切り長谷部 雖然喜歡茶跟團子但是偶爾也想吃吃別的東西阿長谷部~~~
戰—山城 (21:05:13)
........なんだ,那個男子奇奇怪怪的(看著◆和泉守兼定
太郎太刀 (21:04:59)
◆岩融 今劍君嗎? 說起來我也許久未見他了呢。不如先坐下來用點茶點吧。
金剛 (21:04:48)
◆へし切り長谷部 !?(被突然的大聲嚇到)O、OH…男性捏…(´・ω・`)…了解デ—ス…
江風 (21:04:44)
欸-------提督不在嗎?到底要多久啊?提督--------------------!!
へし切り長谷部 (21:04:35)
◆太郎太刀 ◆明石国行  比我先到了呢…主子說刀劍男子的話平常的對應就行了,拿去。(擺上團子和綠茶
和泉守兼定 (21:04:24)
◆へし切り長谷部 長谷部別說這種不吉利的話啊,有國廣在的話 肯定沒問題的對吧!(接下茶水)喔!多謝~
輕巡-能代 (21:04:09)
◆金剛 诶....是這樣子嗎....(剛剛才被找去出擊E3所以心虛的看旁邊
へし切り長谷部 (21:03:32)
還有和泉守兼定是男性。
金剛 (21:03:24)
◆輕巡-能代 嗚欸欸——能代嘛———(沖過去抱住)提督都不找我出擊了捏!。・゚・(つд`゚)・゚・
堀川國廣 (21:03:17)
◆和泉守兼定 也是呢,兼桑很迷人呢
へし切り長谷部 (21:03:16)
◆金剛  金剛小姐、初次見面,我是へし切り長谷部,是主子的近侍…大概是你們那提督的秘書、的地位,第一次處理到洋食及紅茶,希望你能喜歡。(在人面前擺上草莓蛋糕和紅茶
金剛 (21:02:48)
◆和泉守兼定 是~LADY捏!
輕巡-能代 (21:02:26)
◆金剛 金剛桑,怎麼了嗎?
和泉守兼定 (21:02:17)
◆金剛 阿呀、就說了我不是La~dy 是帥氣的刀劍男士呀 嘛、請多指教啦!(眨眼,比YEAH
輕巡-能代 (21:01:52)
好多沒看過的男性呢
岩融 (21:01:50)
◆太郎太刀 我原本是想找今劍的阿,以為會在這裡呢。不過看樣子果然是我猜錯了啊。嘎哈哈哈哈。
明石国行 (21:01:45)
今天的和泉守好像特別吵(吃餅乾
金剛 (21:01:44)
為什麼都不帶上我捏———!提督——!TE!I!TO!KU!就說了不準移開目光捏。・゚・(つд`゚)・゚・
へし切り長谷部 (21:01:16)
◆和泉守兼定   你被斷刀的話我會請主子把你的斷片送給堀川國廣,不必擔心。(開始分配點心及茶水
輕巡-能代 (21:00:42)
二水戰旗艦-能代,拔錨!
和泉守兼定 (21:00:27)
◆堀川國廣 嗯?國廣 難得有女孩子們在呀 是個增加粉絲的好機會呢(高興的拍拍國廣的頭
太郎太刀 (21:00:12)
◆岩融 岩融殿,真的是許久未見了。我也常在外頭呢,今日聽主上說有聯誼這樣子的活動...並不是很擅長呢...
和泉守兼定 (20:59:27)
◆へし切り長谷部 會引起暗殺的帥氣?真是種罪過啊,可是我不但帥也很強喔!(眨眼)
戰—山城 (20:59:15)
提督總是分開我和姐姐.......(沒精打彩
          輕巡-能代 來到村莊大廳
金剛 (20:59:10)
欸———提督!?不、不公平デス…嗚…
へし切り長谷部 (20:58:56)
主子要我們盡量別與在座女性起爭執,會斷刀的。
岩融 (20:58:56)
哦,路上小心呢。
金剛 (20:58:22)
◆和泉守兼定 oh I see!(ゝ∀・)Hiji…?土方…??(試著說不懂的字詞)這邊才是呦,請多指教捏!Lady Izuminokami!
堀川國廣 (20:58:01)
辛苦呢
へし切り長谷部 (20:57:50)
辛苦了。
          <投票重新開始 請盡速重新投票>
          翔鶴 離開這個村莊了
翔鶴 (20:57:43)
先行離開了
翔鶴 (20:57:37)
各位很抱歉,提督要我出擊E6海域
堀川國廣 (20:57:31)
◆和泉守兼定 兼桑玩得很開心呢(靠近,微笑)
へし切り長谷部 (20:57:04)
那邊那個和泉守兼定、被暗殺我可不管。
和泉守兼定 (20:57:04)
◆堀川國廣 哦~國廣你也來啦(笑
翔鶴 (20:57:03)
阿......好的,出擊命令?(把手摀在耳旁聽傳來的電報
和泉守兼定 (20:56:21)
◆金剛 La..Lady!?(雖然身高贏對方一截,但是被握住手並親了臉頰) 今剛醬..我可不是La~dy唷? 我是土方歲三的愛刀 和泉守兼定 よろしくなー (眨眼笑
堀川國廣 (20:55:59)
我...我沒辦法阻止兼桑呢......(低頭)
戰—山城 (20:55:58)
◆翔鶴 提督又帶姐姐出擊了?甚麼嘛那個提督把我一個留在這裡..........
へし切り長谷部 (20:55:52)
難得遇見女性吧。(端著一托盤的點心進門
翔鶴 (20:55:33)
◆和泉守兼定 想必是個很不錯的組合呢,兩個人都很有活力
岩融 (20:55:27)
◆太郎太刀 太郎殿最近還好吧,常常被派去遠征的我很難得遇到大家啊。
太郎太刀 (20:55:06)
和泉守君今日似乎有些不太一樣呢?
          へし切り長谷部 來到村莊大廳
堀川國廣 (20:55:00)
主上說有什麼聯誼的.....這是(不解)
明石国行 (20:54:33)
◆堀川國廣 那個和泉守...你管一下吧
堀川國廣 (20:54:21)
...........兼桑?
和泉守兼定 (20:54:15)
◆翔鶴 那珂醬今天如果也在的話,說不定我們能一拍即合成為偶像組合呢?(笑
翔鶴 (20:54:09)
◆戰—山城 扶桑桑我記得不是跟提督一起攻略E7了嗎(歪頭
          堀川國廣 來到村莊大廳
金剛 (20:53:20)
◆和泉守兼定 哎呀!真是位可愛的lady捏(*゚∀゚*)!(握住對方的手,用外國的打招呼方式在對方臉上親了口)Nice to meet you!我是金剛型一番艦的金剛呦!
戰—山城 (20:53:09)
怎麼姐姐還沒有來呢(擔心
翔鶴 (20:53:03)
◆和泉守兼定 那珂桑他總是說要成為偶像而很努力呢~
太郎太刀 (20:52:53)
嗯...有女孩子跑掉了?
          御手杵 來到村莊大廳
          <投票重新開始 請盡速重新投票>
          龍田 離開這個村莊了
龍田 (20:52:15)
帶著提督給的兔子先生去找那孩子玩喔~(揮揮手
和泉守兼定 (20:51:56)
◆翔鶴 那珂桑也是另一位跟你一樣可愛的女子嗎?(眨眼) 大家一塊玩才開心呢(笑
龍田 (20:51:49)
去找天龍醬好了~那孩子如果一直鬧脾氣也不是辦法~
和泉守兼定 (20:51:08)
◆明石国行 诶~诶~ 鏡子也照不出我的帥氣呢 哈哈哈(笑搭肩
翔鶴 (20:50:46)
◆和泉守兼定 就跟那珂桑一樣有活力呢....
明石国行 (20:49:57)
◆太郎太刀 不曉得跑去哪玩了,等等看吧
金剛 (20:49:55)
◆翔鶴 唔呣—…翔鶴都這樣說了,了解デ—ス…
岩融 (20:49:33)
小小的人好多阿,如果等不到今劍來的話等等就先離席吧。(在桌邊坐下)
明石国行 (20:49:25)
◆和泉守兼定 你需要鏡子的話我可以幫你拿來。
和泉守兼定 (20:49:21)
◆金剛 異國的女孩子們?(牽起手) 是否也對我的魅力感到無法抗拒呢(笑
          江風 來到村莊大廳
翔鶴 (20:48:18)
◆金剛 金剛桑也是100多歲的人,穩重一點吧?
金剛 (20:48:16)
噫…嗚
和泉守兼定 (20:47:59)
◆明石国行 唷、明石 也被我迷住了嗎?
龍田 (20:47:47)
呀~不要突然那麼大聲~  不然…捏碎你的聲帶呦~?
金剛 (20:47:39)
◆和泉守兼定 ???異國的女孩子捏…?
太郎太刀 (20:47:36)
◆明石国行 我也很想念螢丸呢,他今晚會回來嗎?
戰—山城 (20:47:25)
姐姐?!.......甚麼嘛,不是姐姐啊
翔鶴 (20:47:25)
◆岩融 好高阿....跟大和桑一樣好高阿....(看者
明石国行 (20:47:21)
◆岩融 不太清楚呢,聽說是聯誼甚麼的
和泉守兼定 (20:46:55)
難得出現了不少女孩子呢~ 怎麼樣、想成為我的粉絲嗎?(撥頭髮
岩融 (20:46:39)
◆明石国行 齁齁,原來是這樣嗎?那麼我該離席還是?(疑惑地看看場內)
明石国行 (20:46:35)
◆和泉守兼定 ...
和泉守兼定 (20:46:13)
力與美的結合,和泉守兼定!參上!(華麗轉圈)
          戰—山城 來到村莊大廳
          和泉守兼定 來到村莊大廳
明石国行 (20:45:29)
◆岩融 好像是...女孩子聚會?
翔鶴 (20:43:24)
◆龍田 不過天龍桑沒有一起行動好稀奇阿....也沒看到瑞鶴那孩子...
金剛 (20:43:12)
唔啊!?有位很高大的gentleman捏!?=͟͟͞͞( •̀д•́)(望向◆岩融
龍田 (20:42:13)
◆翔鶴  呀~不小心的~翔鶴醬不要在意呦~?
翔鶴 (20:42:04)
話說好多沒有看過的人阿...
岩融 (20:42:02)
嘎哈哈哈哈,終於遠征回來了呢。這邊是有聚會是嗎?
翔鶴 (20:41:28)
◆龍田 龍田桑怎麼把我跟翔鳳小姐叫錯了呢,我是五航戰的翔鶴
          岩融 來到村莊大廳
金剛 (20:41:15)
◆翔鶴 HELLO翔鶴!。:.゚ヽ(*´∀`)ノ゚.:。
龍田 (20:40:37)
◆翔鶴  翔鳳醬~(揮揮手
明石国行 (20:40:30)
◆太郎太刀 太郎在啊,螢丸好像挺想念你的
龍田 (20:40:00)
那孩子總是在鬧脾氣呢~
翔鶴 (20:39:55)
阿拉~是金剛桑跟龍田桑
金剛 (20:39:23)
◆龍田 (竟然沒有跑去找天龍捏…)
          翔鶴 來到村莊大廳
金剛 (20:38:59)
啊啦(`・ω・´)有兩位不認識的人捏!HEY GUYS!你們是誰欸—(`・ω・´)
龍田 (20:38:58)
◆金剛  天龍醬好像不~小心~看到龍田被提督稱讚的樣子,跑去鬧脾氣了呦~?
龍田 (20:37:53)
(梅花坐wwwwwwwwwwwww
金剛 (20:37:44)
◆龍田 不要デ—ス!等等捏…龍田、天龍呢?(´・ω・`)
太郎太刀 (20:37:09)
(梅花坐喔喔喔喔(X
龍田 (20:36:55)
◆金剛  金剛醬~提督是大家的呦~  不然的話、分成好幾塊的話就好了嘛~?
太郎太刀 (20:36:51)
◆明石国行 明石殿,夜安(對終於有刀伴進來感到鬆一口氣
          明石国行 來到村莊大廳
金剛 (20:35:45)
◆龍田 wait!提督只能看著金剛一個人的捏!龍田太狡猾啦(`3´)
龍田 (20:34:24)
◆金剛  金剛醬~我很好喔~  剛剛被提督稱讚了、不要跟天龍醬說呦~
金剛 (20:33:03)
◆龍田 這不就是龍田嗎!How are youデス!(ゝ∀・)
龍田 (20:31:05)
啊啦~天龍醬還沒來嗎~?
金剛 (20:30:16)
HEY!不知為什麼來到這里了捏!
          龍田 來到村莊大廳
          太郎太刀 來到村莊大廳
          金剛 來到村莊大廳
          村莊建立於Wed, 02 Sep 2015 20:26:55 +0800,來自118.161.102.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