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ゝ∀・) 艦娘!&刀男!(◍•ᴗ•◍)☆聯誼村 ~\披皮進即可/~[59907番地]
村莊選項:希望角色 限制時間 白: 4 分 夜: 3 分 第一天晚上的替身君替身君自動遺書公開投票結果票數16人以上時決定者登場16人以上時權力者登場13人以上時貴族與奴隸登場20人以上時貓又登場20人以上時大狼登場妖狐的占 
伊藤誠
DETfcflZU6
[村民]
航戰—山城改二
AT588weyi6
[靈能者]
Bismarck drei
NWiCJ3a9u2
[貴族]
黑月宗近
IN8sCdV6bI
[村民]
山伏國廣
Jjs9SGkJdQ
[村民]
堀川國廣
OROtqyA0PY
[獵人]
[戀人]

羽黒改二
OST/epKXec
[村民]
鶴丸國永
RBaLwif8Dw
[村民]
[戀人]

山姥切國廣
1eNO7xbpc6
[村民]
鶴丸国永
imkd1m63Cc
[奴隸]
[權力者]

Kanesada
n45pgs2TXo
[人狼]
江風
nLJz7kBLrI
[人狼]
[決定者]

拳擊時雨
fh2j/Zf15k
[狂人]
小狐丸
5DSsPRtzQY
[人狼]
特上投石兵
vTezu.LmiI
[占卜師]

XNR94OgVQg
[妖狐]
御手杵
y3tjfJcMAE
[占卜師]
Bismarck drei[] (00:43:04)
(好糾結 為什麼會突然藍屏的orz
堀川國廣[] (00:39:57)
◆黑月宗近 嘛......也是呢
山伏國廣[村] (00:39:17)
哦,那我也要
鶴丸国永[] (00:38:44)
◆江風 (中:我沒玩不知道噠wwwwwww
黑月宗近[村] (00:38:37)
◆堀川國廣 切國會哭的啦
御手杵[] (00:38:33)
雖然說獵人好像比較想歡假占……不過發送了兩日平安夜的正評。
堀川國廣[] (00:37:16)
堀川派死剩我一個,難道是因為我是贗品嗎?.......我該這麼說嗎(笑
特上投石兵[] (00:36:41)
( ´▽` )ノ對 哇 (?????)
鶴丸國永[村] (00:36:23)
......(呼吸不順而皺起眉毛)......燒......也沒關係......因為最後也只會剩我一個人......
堀川國廣[] (00:36:14)
(小頭石你297捏
Kanesada[] (00:36:10)
◆堀川國廣 嗯,當然的!
特上投石兵[] (00:35:54)
( ´▽` )ノ給貓貓評價!(衝
堀川國廣[] (00:35:38)
◆Kanesada 下次在一起努力呢(笑
Kanesada[] (00:34:52)
也還是輸了...不過國廣你活著就好哦~(笑
堀川國廣[] (00:34:36)
在我心裡兼桑是真占,只是非洲了點
御手杵[] (00:33:58)
◆Bismarck drei 啊、沒關係的。(搔頭)
[] (00:33:56)
◆鶴丸國永 (用肚皮壓著臉)
堀川國廣[] (00:33:51)
◆Kanesada 不要緊呢,兼桑很真呢!
[] (00:33:35)
喵 ~
黑月宗近[村] (00:33:28)
對啊,忘了正評了
Kanesada[] (00:33:22)
其實不是真占,抱歉騙了你呢(揉揉
鶴丸國永[村] (00:33:20)
(一邊發燒一邊囈語)為甚麼消失的那個不是我......不要、我不要再回去那裏......那邊只有我一個......
Bismarck drei[] (00:32:59)
◆御手杵 可惜還沒20場,不然想給正評
堀川國廣[] (00:32:26)
◆Kanesada 兼桑....我也有保護兼桑歐(抱住
江風[] (00:32:19)
◆鶴丸国永 可是驅逐艦很棒( ´▽` )ノ!!!!(?!?!
御手杵[] (00:32:14)
◆Bismarck drei 謝謝,我也嚇了一跳啊。
黑月宗近[村] (00:32:01)
對,首日註冊這什麼鬼wwwwwwwww
Kanesada[] (00:31:46)
(揉揉國廣
特上投石兵[] (00:31:22)
◆貓 (◍•ᴗ•◍)(偷加幾個小魚乾
堀川國廣[] (00:31:18)
我寧願當狂!!兼桑(哭哭歐
Bismarck drei[] (00:31:11)
話說御手杵太GJ呢,首日註冊
航戰—山城改二[] (00:30:53)
(這狼側好可怕wwwww又是集中的
Bismarck drei[] (00:30:30)
◆御手杵 你不說我都沒留意到,都在第3橫行,就連狂人也在第3橫行呢
[] (00:30:24)
◆特上投石兵 (咬咬看)
堀川國廣[] (00:30:16)
我居然還活著WWWWWWW阿白我是不是接下來會連死阿
[] (00:30:15)
◆特上投石兵 (盯著看)
鶴丸国永[] (00:30:01)
◆堀川國廣 不、你能夠勝任的(微笑
Bismarck drei[] (00:29:50)
(很神奇的又生還一次呢
御手杵[] (00:29:47)
說起來這次的狼好集中啊。
堀川國廣[] (00:29:18)
◆鶴丸国永 我覺得我這組長無法勝任阿
鶴丸国永[] (00:29:09)
◆江風 (中:因為你不是歐洲艦吧(欸
鶴丸国永[] (00:28:46)
◆堀川國廣 明明你就是組長啊
Bismarck drei[] (00:28:45)
◆江風 (摸摸
特上投石兵[] (00:28:39)
◆貓 貓咪~( ´▽` )ノ(給貓罐頭
特上投石兵[] (00:28:08)
◆江風 ( ´▽` )乖乖(摸
堀川國廣[] (00:28:07)
◆鶴丸国永 不要喊我組長!!!!
[] (00:27:53)
喵 ~
江風[] (00:27:44)
◆鶴丸国永 窩為什麼不是貴・゜・(PД`q。)・゜・(哭點錯
小狐丸[] (00:27:43)
◆鶴丸國永 你快去睡覺休息(#
航戰—山城改二[] (00:27:42)
(先去洗洗臉精神一下ORZ 頭痛
鶴丸国永[] (00:27:39)
◆堀川國廣 組長、辛苦你了
黑月宗近[村] (00:27:16)
((((下一村爺爺也想玩(擧手
鶴丸国永[] (00:27:07)
◆江風 (中:乖wwwwwwww不要哭wwwwwwwwwww
Kanesada[] (00:27:04)
狼伴們辛苦了;w;
鶴丸國永[村] (00:27:02)
◆貓◆小狐丸 ......(燒到沒辦法醒來的程度)
黑月宗近[村] (00:27:00)
又不是忘了
堀川國廣[] (00:27:00)
(中)又入殮好恐不啊!!!!
黑月宗近[村] (00:26:55)
◆江風 明知勝不了的還先咬戀這有點問題喔
Bismarck drei[] (00:26:54)
(明天要11時半課所以我不參了
航戰—山城改二[] (00:26:51)
(只知道SUYA又發貓照###
羽黒改二[村] (00:26:30)
(欸我只知道SUYA,但忘了樣子
航戰—山城改二[] (00:26:30)
(我好久沒看了(? 不知道她有出惹
江風[] (00:26:20)
◆鶴丸国永 咿咿咿咿伊・゜・(PД`q。)・゜・
小狐丸[] (00:26:13)
中)叔叔問一下你們還要開下一村嗎?
堀川國廣[] (00:26:11)
(中)很令人同情阿.....抱歉呢
Kanesada[] (00:26:03)
((最近場次都只見到MG XD
江風[] (00:25:58)
◆航戰—山城改二 香港MG(?)不是還有發照嗎(???
鶴丸国永[] (00:25:52)
◆江風 (中:清光乖wwwwwwwww
山伏國廣[村] (00:25:46)
(中)真是令人同情(棒
Bismarck drei[] (00:25:33)
(把電腦開回來了OTL
堀川國廣[] (00:25:33)
再說......我當奴有勝過嗎(微笑
航戰—山城改二[] (00:25:33)
(不過很久沒見過她了,SUYA也去了日本唸書
江風[] (00:25:28)
我在找戀不行嗎( ´▽` )ノ
鶴丸国永[] (00:25:16)
◆Bismarck drei 我覺得比起我的勝利、還是救救你的生存率比較好
Kanesada[] (00:25:10)
◆航戰—山城改二 對(#)
堀川國廣[] (00:24:55)
那狼幹嘛不咬必白.....
航戰—山城改二[] (00:24:54)
(有啊wwww和SUYA她們
拳擊時雨[] (00:24:53)
奴隸不是沒有贏而已喔
而是輸喔
村民們了解ㄇ
江風[] (00:24:53)
◆鶴丸国永 刀 刀匠・゜・(PД`q。)・゜・
羽黒改二[村] (00:24:42)
(香港有MG嗎原來⋯
Kanesada[] (00:24:38)
怎麼了qwq
山伏國廣[村] (00:24:35)
真是一次愉快的聯誼,感謝各位
御手杵[] (00:24:34)
◆Kanesada 不,我不知道那樣的人(搔頭)
小狐丸[] (00:24:24)
◆鶴丸國永 快去休息(推
拳擊時雨[] (00:24:19)
村民真吝嗇
這樣奴隸根本沒義務co奴
因為他也贏不了
Kanesada[] (00:24:15)
對哦
[] (00:24:11)
◆鶴丸國永 (舔額頭)
黑月宗近[村] (00:24:11)
◆Kanesada (港家呢…
Bismarck drei[] (00:24:10)
村勝恭喜了呢
然後鶴丸国永 沒能讓你勝對不起呢
Kanesada[] (00:24:08)
應該不是抱歉((((爆
Kanesada[] (00:23:54)
我就好奇一下!!
航戰—山城改二[] (00:23:53)
(原來你是港家啊(望
鶴丸國永[村] (00:23:44)
......(昏昏欲睡的趴在桌上,完全沒發現自己開始發燒了)
航戰—山城改二[] (00:23:43)
(不是
御手杵[] (00:23:43)
◆Kanesada 啥?
江風[] (00:23:40)
我想不是喔wwwwwwwwwwwwwwwwwww
Kanesada[] (00:23:25)
對家MG是香港Cosplay那位嗎((艸
特上投石兵[] (00:23:20)
。・゚・(ノД`)・゚・。貓咪!!!!(衝過去)
黑月宗近[村] (00:23:20)
結果原來真的狂人偷懶…
鶴丸国永[] (00:23:20)
我第一天就知道我不會贏了
御手杵[] (00:23:17)
◆山姥切國廣◆山伏國廣 萬分抱歉啊!
拳擊時雨[] (00:23:05)
吊數很夠啊
怎不給奴隸勝?
堀川國廣[] (00:22:57)
我心地也沒那善良(冷笑
特上投石兵[] (00:22:57)
ヾ(◎´・ω・`)ノ (鑽地洞
Kanesada[] (00:22:53)
發現了一件事((
航戰—山城改二[] (00:22:52)
果然時雨是狂呢......
[] (00:22:50)
喵 ─ ─
江風[] (00:22:47)
沒良心DER人( ´▽` )ノ!!!!!!!
黑月宗近[村] (00:22:47)
啊,完場了?
山伏國廣[村] (00:22:36)
我通常心地不會那麼好
 [村民勝利] 人狼的血脈成功的被根除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江風 的遺言
提督!我說!那個秋刀魚呢!!!
=======================================
村民6 人狼3 占卜師1 靈能者1 狂人1 獵人1 
妖狐1 說謊狂1 貴族1 奴隸1 (決定者1) (權力者1) (戀人2)
            < < 日落、黑暗的夜晚來臨 > >
 江風 被表決處死
7 日目 ( 1 回目)
航戰—山城改二0 票投票給 1 票 → 江風
Bismarck drei1 票投票給 1 票 → 江風
堀川國廣0 票投票給 1 票 → 江風
鶴丸國永0 票投票給 1 票 → 江風
江風6 票投票給 1 票 → Bismarck drei
特上投石兵0 票投票給 1 票 → 江風
御手杵0 票投票給 1 票 → 江風
            航戰—山城改二 對 江風 投票處死
            堀川國廣 對 江風 投票處死
            Bismarck drei 對 江風 投票處死
            御手杵 對 江風 投票處死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航戰—山城改二[] (00:22:07)
7>4嗎.....
堀川國廣[] (00:22:03)
◆江風 沒你小就好(微笑
江風[] (00:22:03)
奴隸~~很可憐阿
特上投石兵[] (00:22:01)
ヾ(◎´・ω・`)ノ poi....投了說
江風[] (00:21:36)
江風建議讓奴勝喔♪
御手杵[] (00:21:32)
我覺得蜻蛉切的心胸還滿寬大的啊。
Bismarck drei[] (00:21:26)
現在還有3吊,如果能讓村勝+奴勝的話我沒所謂。。
            江風 對 Bismarck drei 投票處死
江風[] (00:21:12)
阿阿~~~~真是心胸寬大既窄小的一群人阿♪
航戰—山城改二[] (00:21:07)
御手杵先生不必自責.......
鶴丸國永[村] (00:21:00)
明天想跟主上請假......我覺得我的狀況不太好了......(趴到桌上)
堀川國廣[] (00:20:59)
◆江風 你想咬我吧?
御手杵[] (00:20:56)
◆江風 咬了槍套吧?這一定是咬到槍套了吧?
江風[] (00:20:43)
奴沒勝利也真可憐♪
御手杵[] (00:20:38)
所以等等該如何道歉……
堀川國廣[] (00:20:34)

◆江風 就算部位鶴丸桑,為了兄弟我必須親手制裁你!
江風[] (00:20:28)
江風 不想吃兩次♪
航戰—山城改二[] (00:20:23)
還是......BISMARCK,你要讓奴勝嗎?
江風[] (00:20:22)
可是御手杵先生 您並不好吃呢♪
Bismarck drei[] (00:20:07)
(手機co 剛才d6時電腦居然藍屏了orz
航戰—山城改二[] (00:20:06)
江風你........
御手杵[] (00:20:04)
村戀沒有戀勝,所以今天就吊江風小姐吧。
江風[] (00:19:59)
但是江風還是想剷除戀人阿~♪
御手杵[] (00:19:49)
讓堀川護了兩次,不小心指吊了山姥切,沒有保住被黑的山伏……糟糕了,欠國廣家好大一份情啊。
航戰—山城改二[] (00:19:44)
村戀只是村勝呢......
堀川國廣[] (00:19:41)
村戀不會
江風[] (00:19:36)
何不把戀剷除呢~♪
鶴丸國永[村] (00:19:36)
我不好吃呢(搖頭)
江風[] (00:19:25)
我說 這樣會符合戀勝嗎~♪
特上投石兵[] (00:19:17)
ヾ(◎´・ω・`)ノ 居然是咬戀poi
江風[] (00:19:11)
歐斗~苟延殘喘地活了一天呢♪
御手杵[] (00:19:07)
哇啊、堀川國廣你是獵嗎?!
            鶴丸國永 對 江風 投票處死
            特上投石兵 對 江風 投票處死
御手杵[] (00:18:48)
真是對不起山姥切啊……
特上投石兵[] (00:18:40)
獵人好厲害噠!
航戰—山城改二[] (00:18:40)
江風,是你吧?
鶴丸國永[村] (00:18:38)
看來神獵人還在呢。
堀川國廣[] (00:18:37)
獵CO!
N1聊天
N2兼桑
N3御手杵
N4白鶴
N5御手杵 護衛成功
N6白鶴 護衛成功
御手杵[] (00:18:35)
我疏忽了。
江風小姐是人狼。
特上投石兵[] (00:18:29)
(*,,ÒㅅÓ,,)و久違的謊占poi!
D2◆Bismarck drei 村
D3◆Kanesada 狼(...幹嘛占對家噠!(撞牆)
D3◆堀川國廣 村
D4◆江風 狼
Bismarck drei[] (00:18:28)
再次平安夜呢
航戰—山城改二[] (00:18:25)
獵人.....是那一位?
            < < 早晨來臨 7 日目的早上開始 > >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山姥切國廣 的遺言
這次就當個普通點的村民吧.....

村民6 人狼3 占卜師1 靈能者1 狂人1 獵人1 妖狐1 說謊狂1 貴族1 奴隸1 (決定者1) (權力者1) (戀人2)
            堀川國廣 對 鶴丸國永 進行護衛
            御手杵 對 江風 占卜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御手杵[]的自言自語 (00:17:05)
……還是很可怕啊。
御手杵[]的自言自語 (00:16:55)
加油啊、御手杵、喔!
堀川國廣[](戀人) (00:16:47)
再痛苦也不須活著完結呢,今晚保護你
御手杵[]的自言自語 (00:16:41)
堂堂正正、不對,犯錯了可不能堂堂正正啊?!
鶴丸國永[村](戀人) (00:16:38)
抱歉,每天夜晚都麻煩你聽我抱怨了......
堀川國廣[](戀人) (00:16:28)
但是不能辜負死去的人......
御手杵[]的自言自語 (00:16:27)
像個男子漢之後去道歉吧。
Bismarck drei[]的自言自語 (00:16:24)
坐等上天國。
江風[](人狼) (00:16:22)
窩想睡覺( ´▽` )ノ
御手杵[]的自言自語 (00:16:19)
但是三名槍犯錯還是錯。
堀川國廣[](戀人) (00:16:11)
誰喜歡呢?
御手杵[]的自言自語 (00:16:11)
不行啊、至少我也是三名槍……
特上投石兵[]的自言自語 (00:16:08)
・゜・(PД`q。)・゜・
江風[](人狼) (00:16:08)
巴拉巴拉拉( ´▽` )ノ
航戰—山城改二[]的自言自語 (00:16:07)
如果是村戀......時雨是真的狂........?
御手杵[]的自言自語 (00:15:57)
如果是日本號或者蜻蛉切來做會好一點嗎?
            江風 人狼對 鶴丸國永 為鎖定目標
鶴丸國永[村](戀人) (00:15:53)
我不喜歡......只有我活下來的感覺......(慘澹笑)
堀川國廣[](戀人) (00:15:43)
沒關係.......無能的我誰也保護不了
御手杵[]的自言自語 (00:15:39)
哇啊啊、糟糕了糟糕了。
江風[](人狼) (00:15:38)
狂不會就是時雨吧.........( ´▽` )ノ
御手杵[]的自言自語 (00:15:24)
不行啊,燭台切說我做的飯糰完全不行……
特上投石兵[]的自言自語 (00:15:20)
(´・-・`)(申請刀解poi.......
鶴丸國永[村](戀人) (00:15:15)
怎麼死的不是我......恩,抱歉。這次入戀了我不能這樣說......
特上投石兵[]的自言自語 (00:15:09)
(´・-・`)(直線上升的蠢蠢
堀川國廣[](戀人) (00:15:09)
鶴丸......能活到現在真的很感激你
江風[](人狼) (00:15:09)
獵人心理學大失敗( ´▽` )ノ
御手杵[]的自言自語 (00:15:07)
做一個特大號的飯糰之類的。
御手杵[]的自言自語 (00:15:00)
謝罪嗎?
江風[](人狼) (00:14:59)
好煩喔( ´▽` )ノ 獵是誰啦( ´▽` )ノ
御手杵[]的自言自語 (00:14:55)
這樣一來對山姥切超級抱歉的啊。
江風[](人狼) (00:14:53)
大字CO什麼啦混蛋本來想就這樣不說話的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
御手杵[]的自言自語 (00:14:43)
因為是女孩子嗎(´ω`)
鶴丸國永[村](戀人) (00:14:37)
看來是江風小姐呢。
            特上投石兵 對 江風 占卜
航戰—山城改二[]的自言自語 (00:14:32)
既然兩狼而現,也只能是村人啊.........
Bismarck drei[]的自言自語 (00:14:29)
今天會咬我了吧?
御手杵[]的自言自語 (00:14:29)
為什麼沒有看到江風小姐呢?
江風[](人狼) (00:14:25)
苟延殘喘一天( ´▽` )ノ
堀川國廣[](戀人) (00:14:25)
江風是狼.......沒有結束
御手杵[]的自言自語 (00:14:22)
之後得道歉啊。
御手杵[]的自言自語 (00:14:19)
這下誤會大了,我的錯啊。
御手杵[]的自言自語 (00:14:13)
哇。
            < < 日落、黑暗的夜晚來臨 > >
 山姥切國廣 被表決處死
6 日目 ( 1 回目)
航戰—山城改二0 票投票給 1 票 → 江風
Bismarck drei0 票投票給 1 票 → 山姥切國廣
堀川國廣0 票投票給 1 票 → 江風
鶴丸國永1 票投票給 1 票 → 山姥切國廣
山姥切國廣5 票投票給 1 票 → 鶴丸國永
江風2 票投票給 1 票 → 山姥切國廣
特上投石兵0 票投票給 1 票 → 山姥切國廣
御手杵0 票投票給 1 票 → 山姥切國廣
            航戰—山城改二 對 江風 投票處死
            Bismarck drei 對 山姥切國廣 投票處死
            鶴丸國永 對 山姥切國廣 投票處死
            堀川國廣 對 江風 投票處死
            御手杵 對 山姥切國廣 投票處死
            特上投石兵 對 山姥切國廣 投票處死
            江風 對 山姥切國廣 投票處死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御手杵[] (00:13:24)
對喔,還有江風?
江風[] (00:13:22)
堀川很執著呢~~~是否有問題呢♪
特上投石兵[] (00:13:16)
。・゚・(ノД`)・゚・。真的很假之類的(燒炭)
御手杵[] (00:13:14)
◆山姥切國廣 所以今天要吊你喔?不太擅長處理這種事啊,讓你打一下也可以啦。
堀川國廣[] (00:13:05)
江風是必白嗎?沒人占她歐!
江風[] (00:12:57)
反正就二選一了吧~♪ 占我也沒關係喔♪
山姥切國廣[村] (00:12:52)
無所謂。
特上投石兵[] (00:12:45)
。・゚・(ノД`)・゚・。poi.....
            山姥切國廣 對 鶴丸國永 投票處死
航戰—山城改二[] (00:12:36)
投石是真謊呢.........
御手杵[] (00:12:33)
◆山姥切國廣 抱歉啦,那麼……呃,我知道你很在意啦,但是我對你的身分並沒有什麼特別的針對性,純粹是因為你是狼……(搔頭
Bismarck drei[] (00:12:32)
(對不起 電腦當了
航戰—山城改二[] (00:12:26)
靈能是甚麼不幸的職業嗎?

D1 拳擊時雨 人
D2 小狐丸 狼
D3 山伏國廣 人
D4 Kanesada 狼
堀川國廣[] (00:12:24)
沒辦法呢.......不想讓兼桑知道呢
鶴丸國永[村] (00:12:02)
戀伴......算了他CO了。(無精打采)
航戰—山城改二[] (00:11:54)
果然異側了嗎..........
御手杵[] (00:11:48)
這樣嗎。
堀川國廣[] (00:11:40)
村戀呢
江風[] (00:11:37)
現在CO感覺挺....( ´▽` )ノ
山姥切國廣[村] (00:11:36)
我可不是狼啊,要吊就在最後把狼找出來
鶴丸國永[村] (00:11:30)
戀人CO,是無職村唷。
特上投石兵[] (00:11:19)
。・゚・(つд`゚)・゚・。投石 是 真的喔(ry(越說越不太相信自己
堀川國廣[] (00:11:17)
江風必白嗎?
御手杵[] (00:11:11)
抱歉,為了確保,戀人請CO。
航戰—山城改二[] (00:11:10)
戀人出來
航戰—山城改二[] (00:11:00)
所以......時雨是狂?
御手杵[] (00:10:39)
那麼就剩下山姥切國廣嗎?
山姥切國廣[村] (00:10:33)
....嗯?
堀川國廣[] (00:10:32)
難道......僅存的兄弟嗎?
特上投石兵[] (00:10:31)
。・゚・(つд`゚)・゚・。對噗起.........(撞牆去
特上投石兵[] (00:10:17)
(*,,ÒㅅÓ,,)و久違的謊poi! 想要摸人噠!(潛行)\結果偷偷摸了御手杵殿成了占卜噠/
D2◆Bismarck drei 村
D3◆Kanesada 狼(...幹嘛占對家噠!(撞牆)
D3◆堀川國廣 村
鶴丸國永[村] (00:10:15)
平安夜呢......獵人還在?而且直覺很準的樣子?(撐下巴)
Bismarck drei[] (00:10:14)
我估計是山城你被護了吧
御手杵[] (00:10:11)
平安夜啊,感謝獵人。
航戰—山城改二[] (00:09:52)
哈.....不咬我嗎........
御手杵[] (00:09:42)
要發揮三名槍的真本事——雖然這麼說啦。
占卜師喔,讓我當真的可以嗎?(搔頭)
D1 貓 人
D2 小狐丸  人狼
D3 航戰—山城改二 人
D4 鶴丸國永 人
D5 特上投石兵 人
            < < 早晨來臨 6 日目的早上開始 > >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Kanesada 的遺言
◆Kanesada强大又帥氣的占卜師...呢
D1 貓 人
D2 小狐丸 人
D3 山伏國廣 狼
D4 特上投石兵 人

再晚出也要給時間PK好嗎
            御手杵 對 特上投石兵 占卜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特上投石兵[]的自言自語 (00:08:58)
(蠢噠 。・゚・(つд`゚)・゚・。
鶴丸國永[村](戀人) (00:08:29)
我是一個很失敗的夥伴吧(慘澹笑
            江風 人狼對 御手杵 為鎖定目標
鶴丸國永[村](戀人) (00:08:08)
不知道呢......真對不起......
御手杵[]的自言自語 (00:08:07)
想占包白啊。
            堀川國廣 對 御手杵 進行護衛
江風[](人狼) (00:07:53)
灰單也只剩兩人 反正都~~~♪
Bismarck drei[]的自言自語 (00:07:41)
我 是不是投錯票了?
江風[](人狼) (00:07:39)
隨便啦~~~~~♪
            特上投石兵 對 堀川國廣 占卜
江風[](人狼) (00:07:25)
咬誰好呢♪
御手杵[]的自言自語 (00:07:16)
八人,最多兩隻,幸運剩下一支而已啊。
堀川國廣[](戀人) (00:07:05)
我該護靈還是護占?
江風[](人狼) (00:07:04)
說起來 狂呢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
鶴丸國永[村](戀人) (00:07:04)
好像做著永遠都醒不來的噩夢一樣......
江風[](人狼) (00:06:58)
還是衝靈呢?
江風[](人狼) (00:06:48)
衝占嗎?獵還在嗎?
山姥切國廣[村]的自言自語 (00:06:46)
接著只要兄弟不是狼側就好....
鶴丸國永[村](戀人) (00:06:46)
為甚麼認識的人都一個又一個的死了呢.....(趴)
特上投石兵[]的自言自語 (00:06:38)
幹嘛占對家噠!(撞牆)
江風[](人狼) (00:06:37)
剩江風一人 不妙不妙呢~♪
特上投石兵[]的自言自語 (00:06:35)
投石
江風[](人狼) (00:06:23)
燈冷♪
            < < 日落、黑暗的夜晚來臨 > >
 Kanesada 被表決處死
5 日目 ( 1 回目)
航戰—山城改二1 票投票給 1 票 → Kanesada
Bismarck drei0 票投票給 1 票 → 山姥切國廣
堀川國廣0 票投票給 1 票 → 特上投石兵
鶴丸國永0 票投票給 1 票 → Kanesada
山姥切國廣2 票投票給 1 票 → Kanesada
Kanesada5 票投票給 1 票 → 航戰—山城改二
江風0 票投票給 1 票 → Kanesada
特上投石兵1 票投票給 1 票 → 山姥切國廣
御手杵0 票投票給 1 票 → Kanesada
            Kanesada 對 航戰—山城改二 投票處死
            特上投石兵 對 山姥切國廣 投票處死
            Bismarck drei 對 山姥切國廣 投票處死
            江風 對 Kanesada 投票處死
            鶴丸國永 對 Kanesada 投票處死
            航戰—山城改二 對 Kanesada 投票處死
            堀川國廣 對 特上投石兵 投票處死
            御手杵 對 Kanesada 投票處死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鶴丸國永[村] (00:04:41)
靈出來了呢。(撐下巴)
Kanesada[] (00:04:40)
極限了
特上投石兵[] (00:04:35)
ヽ( ´¬`)ノ靈能poi
江風[] (00:04:32)
這可真晚呢~♪
御手杵[] (00:04:31)
和我連線的,我的白單啊(搔頭)
Kanesada[] (00:04:29)
還有嗎
山姥切國廣[村] (00:04:28)
....果然嗎
航戰—山城改二[] (00:04:28)
也罷,那位先生就上去吧
御手杵[] (00:04:18)
喔。
Kanesada[] (00:04:15)
哦喲?
Bismarck drei[] (00:04:07)
今天灰單只剩江風和山姥切呢
航戰—山城改二[] (00:04:01)
靈能是甚麼不幸的職業嗎?!

D1 拳擊時雨 人
D2 小狐丸 狼
D3 山伏國廣 人
堀川國廣[] (00:03:56)
靈能如果再不出來,情況不妙呢.....
Kanesada[] (00:03:51)
早該認真占了
特上投石兵[] (00:03:47)
恩.........(地上打滾
Kanesada[] (00:03:39)
今天再不出就不接受靈CO了哦?
鶴丸國永[村] (00:03:34)
(默默吃完早餐後去洗碗)
            山姥切國廣 對 Kanesada 投票處死
江風[] (00:03:32)
也沒靈遺 是還活著嗎♪
Bismarck drei[] (00:03:13)
一直都只有2張占單
Kanesada[] (00:03:08)
靈能昨天就該出來了
堀川國廣[] (00:03:07)
御手杵剩下兩隻白單
Bismarck drei[] (00:02:49)
的確可能是異側戀呢
特上投石兵[] (00:02:48)
(• - •`)?
航戰—山城改二[] (00:02:47)
狼一伙叫靈能出來......嗎?(看著一唱一和
御手杵[] (00:02:34)
的確是個能出來的時候,不過該不會是異側戀了吧。
Kanesada[] (00:02:33)
戀人也在呢
江風[] (00:02:33)
真是令人複雜呢.....
山姥切國廣[村] (00:02:29)
灰單也沒剩幾個了....
堀川國廣[] (00:02:28)
兼桑死的差不多呢(看
航戰—山城改二[] (00:02:09)
◆Bismarck drei .......沒關係
Bismarck drei[] (00:01:57)
◆航戰—山城改二 山城,昨天最後一句有點大聲對不起呢
鶴丸國永[村] (00:01:53)
被發白單了啊......(無精打采)
Kanesada[] (00:01:51)
靈能呢
特上投石兵[] (00:01:45)
(。⊿°)p poi
堀川國廣[] (00:01:31)
我說靈能......不出來嗎?
Kanesada[] (00:01:27)
唔...
航戰—山城改二[] (00:01:27)
一直咬灰單嗎.........
Kanesada[] (00:00:59)

◆Kanesada 强大又帥氣的占卜師...呢
D1 貓 人
D2 小狐丸 人
D3 山伏國廣 狼
D4 特上投石兵 人
御手杵[] (00:00:58)
要發揮三名槍的真本事——雖然這麼說啦。
占卜師喔,讓我當真的可以嗎?(搔頭)
D1 貓 人
D2 小狐丸  人狼
D3 航戰—山城改二 人
D4 鶴丸國永 人
            < < 早晨來臨 5 日目的早上開始 > >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山伏國廣 的遺言
無職村人
黑月宗近 的遺言
晚上只有爺爺一個喝酒有點無聊呢,
而且也很閒
那麼〝沒心沒肺〞的爺爺只好先上去喝酒了 <<<<(這不是疑單


村民6 人狼3 占卜師1 靈能者1 狂人1 獵人1 妖狐1 說謊狂1 貴族1 奴隸1 (決定者1) (權力者1) (戀人2)
 黑月宗近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御手杵 對 鶴丸國永 占卜
            Kanesada 人狼對 黑月宗近 為鎖定目標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航戰—山城改二[]的自言自語 (00:00:18)
哈......姐姐........
鶴丸國永[村](戀人) (00:00:16)
(收刀,回去睡覺)
航戰—山城改二[]的自言自語 (00:00:11)
被占了不就是只有被咬死了嗎.......
            特上投石兵 對 Kanesada 占卜
御手杵[]的自言自語 (00:00:05)
正在聽鬼島歌王,有點混亂。
特上投石兵[]的自言自語 (23:59:56)
ヾ(⌒(_´・ㅅ・`)_希望跟占卜避開捏
江風[](人狼) (23:59:48)
OK♪
            堀川國廣 對 鶴丸國永 進行護衛
Kanesada(人狼) (23:59:41)
出投石白
江風[](人狼) (23:59:38)
好喔♪
Kanesada(人狼) (23:59:32)
黑月OK
堀川國廣[](戀人) (23:59:23)
也是呢......
航戰—山城改二[]的自言自語 (23:59:18)
扶桑姐姐.......
江風[](人狼) (23:59:17)
黑月或投石?
航戰—山城改二[]的自言自語 (23:59:07)
姐姐你在那裡(坐在角落
堀川國廣[](戀人) (23:59:07)
能相信的....只有鶴丸桑嗎?
鶴丸國永[村](戀人) (23:59:05)
只能等靈出來了呢。(頭也不抬的繼續擦拭本體刀身)
航戰—山城改二[]的自言自語 (23:58:54)
這種不幸要甚麼時候才完結.........
黑月宗近[村]的自言自語 (23:58:49)
嗯…今天的票單也是沒什麼值得看的呢…
Kanesada(人狼) (23:58:47)
咬誰
Bismarck drei[]的自言自語 (23:58:47)
那估計他們會開始咬占了?
江風[](人狼) (23:58:45)
我猜占或靈有戀
Kanesada(人狼) (23:58:41)
戀是隨機
Bismarck drei[]的自言自語 (23:58:30)
假設獵會護我
Kanesada(人狼) (23:58:27)
咦對
御手杵[]的自言自語 (23:58:21)
不對,愈說愈混亂了。
堀川國廣[](戀人) (23:58:19)
兩隻占都不能信呢
御手杵[]的自言自語 (23:58:13)
不對他是狼,狐狸是貓。
江風[](人狼) (23:58:12)
應該是戀+靈貴
鶴丸國永[村](戀人) (23:58:12)
(悶悶的保養本體)
Bismarck drei[]的自言自語 (23:58:09)
既然成了白單,估計會被狼咬了吧
Kanesada(人狼) (23:58:09)
你覺得誰是呢
御手杵[]的自言自語 (23:58:06)
狐狸真可怕啊。
江風[](人狼) (23:58:05)
沒有共呢
山姥切國廣[村]的自言自語 (23:58:03)
雖然對兄弟有點過意不去.....下一次的投票....
御手杵[]的自言自語 (23:58:02)
小狐丸你的遺言是有什麼詛咒嗎?
Kanesada(人狼) (23:57:54)
必白好多啊
堀川國廣[](戀人) (23:57:54)
怎麼辦呢
特上投石兵[]的自言自語 (23:57:47)
占誰好噠....(滾來滾去)
黑月宗近[村]的自言自語 (23:57:41)
只希望今夜死的不是靈了
Kanesada(人狼) (23:57:34)
共共靈貴
特上投石兵[]的自言自語 (23:57:26)
御手杵:貓○-小狐丸●-航戰—山城改二○
Kanesada:貓○-小狐丸○-山伏國廣●
鶴丸国永(Co奴 貴Bismarck drei)
            < < 日落、黑暗的夜晚來臨 > >
 山伏國廣 被表決處死
4 日目 ( 1 回目)
航戰—山城改二0 票投票給 1 票 → 山伏國廣
Bismarck drei0 票投票給 1 票 → 山伏國廣
黑月宗近0 票投票給 1 票 → 山伏國廣
山伏國廣8 票投票給 1 票 → Kanesada
堀川國廣0 票投票給 1 票 → 山伏國廣
鶴丸國永0 票投票給 1 票 → 山伏國廣
山姥切國廣0 票投票給 1 票 → 江風
Kanesada2 票投票給 1 票 → 山伏國廣
江風1 票投票給 1 票 → 山伏國廣
特上投石兵0 票投票給 1 票 → 山伏國廣
御手杵0 票投票給 1 票 → Kanesada
            特上投石兵 對 山伏國廣 投票處死
            航戰—山城改二 對 山伏國廣 投票處死
            Kanesada 對 山伏國廣 投票處死
            山伏國廣 對 Kanesada 投票處死
            Bismarck drei 對 山伏國廣 投票處死
            江風 對 山伏國廣 投票處死
            堀川國廣 對 山伏國廣 投票處死
            御手杵 對 Kanesada 投票處死
            黑月宗近 對 山伏國廣 投票處死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Kanesada[] (23:56:40)
當然
御手杵[] (23:56:39)
◆山伏國廣 沒辦法保住你抱歉啊,之後再一起吃飯糰吧。
Bismarck drei[] (23:56:39)
OTL
Bismarck drei[] (23:56:38)
對不起用大字了
Bismarck drei[] (23:56:28)
◆航戰—山城改二 雖然是啤酒派但是牛奶還是得喝的
黑月宗近[村] (23:56:27)
那今天還是吊黑了?
Kanesada[] (23:56:25)
總比跟我單的有信度哦。
            山姥切國廣 對 江風 投票處死
特上投石兵[] (23:56:20)
◆山伏國廣 (。⊿°)麻 麻煩殿下了poi...
            鶴丸國永 對 山伏國廣 投票處死
山姥切國廣[村] (23:56:01)
.......哈啊。
堀川國廣[] (23:56:00)
兄弟是黑呢.....我改怎麼辦呢?
御手杵[] (23:55:45)
所以假占你是挑筆記來黑嗎?
山伏國廣[村] (23:55:31)
D2 拳擊時雨(Co謊);羽黒改二
D3 小狐丸;鶴丸国永(Co奴 貴Bismarck drei)
航戰—山城改二[] (23:55:24)
牛奶嗎.....沒想到你喜歡喝呢?
江風[] (23:55:23)
這符號好酷炫wwwwwwwwwwwwwwwwwwwwww
堀川國廣[] (23:55:21)
鶴丸桑....難受
山伏國廣[村] (23:55:17)
御手杵:貓○-小狐丸●-航戰—山城改二○
Kanesada:貓○-小狐丸○-山伏國廣●
山伏國廣[村] (23:55:12)
死前再整理一下,大家記好
特上投石兵[] (23:55:11)
(  ゚々゚)黑 黑的鶴殿(燈扔)
Bismarck drei[] (23:55:08)
(忘了轉大字了
鶴丸國永[村] (23:55:05)
(心情低劣的吃早餐)
Bismarck drei[] (23:54:54)
再次貴℅
江風[] (23:54:48)
就江風知道的 奶粉感覺比外面現擠的牛奶還要低劣一點的說~♪
Bismarck drei[] (23:54:43)
也挺高貴呢,每天也能喝
航戰—山城改二[] (23:54:34)
BISMARCK,大字CO啊(皺眉望
Kanesada[] (23:54:18)
有必白
堀川國廣[] (23:54:11)
貴族奶粉很高貴嗎?
特上投石兵[] (23:54:06)
(ミ º ﻌ º ミ)ฅ毛毛單??
Bismarck drei[] (23:53:57)
貴族℅
黑月宗近[村] (23:53:56)
BSM公主可以CO一下嗎?
江風[] (23:53:54)
原來貴族的牛奶是用奶粉泡的?!?!?!
鶴丸國永[村] (23:53:53)
看來必白的貴族出現了呢。(沒什麼精神的看著場上)
山姥切國廣[村] (23:53:43)
我可沒長狼毛....
航戰—山城改二[] (23:53:42)
所以,BISMARCK你是貴嗎?(看
黑月宗近[村] (23:53:40)
奴遺呢
Kanesada[] (23:53:37)
村CO麼
御手杵[] (23:53:33)
貴奴出現了?
航戰—山城改二[] (23:53:11)
又是黑單呢......
山伏國廣[村] (23:53:06)
無職村呢
黑月宗近[村] (23:53:03)
黑鶴啊……
御手杵[] (23:52:58)
要發揮三名槍的真本事——雖然這麼說啦。
占卜師喔,讓我當真的可以嗎?(搔頭)
D1 貓 人
D2 小狐丸  人狼
D3 航戰—山城改二 人
Kanesada[] (23:52:57)
强大又帥氣的占卜師...呢
D1 貓 人
D2 小狐丸 人
D3 山伏國廣 狼
            < < 早晨來臨 4 日目的早上開始 > >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鶴丸国永 的遺言
身為奴隸卻比貴族還要有多一票…這是什麼會被咬的感覺啊…?
貴族是那位總是說著德語的小姐…我對英語還行、德語就不太懂了
麻煩妳下次跟我說話不要用德語好嗎?意都不知道你想要什麼
政宗大人好像說過這要用6勺的(拿著奶粉罐看著說明
小狐丸 的遺言
村CO
疑單:黑羽﹑山伏﹑山姥切(今天你長毛了嗎?)
 鶴丸国永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御手杵 對 航戰—山城改二 占卜
            Kanesada 人狼對 鶴丸国永 為鎖定目標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航戰—山城改二[]的自言自語 (23:52:01)
這次不是獵嗎.......小狐丸先生.........
黑月宗近[村]的自言自語 (23:52:00)
異戀了嗎?會是跟占還是靈吶……
堀川國廣[](戀人) (23:51:58)
(嚼著煎餅)要吃嗎?
Kanesada(人狼) (23:51:49)
這樣?
Kanesada(人狼) (23:51:45)
强大又帥氣的占卜師...呢
D1 貓 人
D2 小狐丸 人
D3 山伏國廣 狼
黑月宗近[村]的自言自語 (23:51:40)
入戀的是狼吧…
江風[](人狼) (23:51:33)
只能這樣囉~♪
            堀川國廣 對 御手杵 進行護衛
江風[](人狼) (23:51:22)
好喔~♪
Kanesada(人狼) (23:51:19)
可是你只能隱了
鶴丸国永[]的自言自語 (23:51:13)
居然沒被首咬太奇怪了…
Kanesada(人狼) (23:51:08)
◆鶴丸国永?
鶴丸國永[村](戀人) (23:51:02)
(默默地找消夜吃)
江風[](人狼) (23:51:01)
狂出靈也不是沒有.......不過江風認為機率有點低呢
Kanesada(人狼) (23:50:54)
今天咬誰
堀川國廣[](戀人) (23:50:52)
兼桑,應該是狼或狂
黑月宗近[村]的自言自語 (23:50:45)
今天的票單看了也沒什麼用呢
Kanesada(人狼) (23:50:45)
我們就等他出吧,不出就算了
江風[](人狼) (23:50:37)
唔、是這樣嗎?
特上投石兵[]的自言自語 (23:50:34)
ヾ(⌒(◞´・ㅅ・`)◞毛毛~
堀川國廣[](戀人) (23:50:31)
抱歉呢小狐丸桑
            特上投石兵 對 Bismarck drei 占卜
Kanesada(人狼) (23:50:22)
既然狂人謊場沒出占 可能是會玩的
Bismarck drei[]的自言自語 (23:50:13)
整理遺書
鶴丸國永[村](戀人) (23:50:05)
唯一一個熟人沒了呢。(嘆氣)
江風[](人狼) (23:50:02)
狂的話到底在做什麼呢..........
山姥切國廣[村]的自言自語 (23:50:02)
盡可能不想去懷疑兄弟(嘆氣)
特上投石兵[]的自言自語 (23:50:02)
ヾ(⌒(◞´・ㅅ・`)◞小狐丸大人毛毛~
Kanesada(人狼) (23:49:52)
我能不能指望狂人出靈呢
江風[](人狼) (23:49:51)
靈到時會跳出來證實吧我猜
山姥切國廣[村]的自言自語 (23:49:49)
下一個......叫江風的嗎
黑月宗近[村]的自言自語 (23:49:39)
三狼出黑也不會很奇怪就是了
江風[](人狼) (23:49:35)
依照時雨的遺書 如果真占信他的話 就結束了呢~♪
特上投石兵[]的自言自語 (23:49:31)
ヾ(⌒(_´・ㅅ・`)_(爬來爬去
Kanesada(人狼) (23:49:31)
隱狂的說
Kanesada(人狼) (23:49:25)
唔...
            < < 日落、黑暗的夜晚來臨 > >
 小狐丸 被表決處死
3 日目 ( 1 回目)
航戰—山城改二0 票投票給 1 票 → 小狐丸
Bismarck drei0 票投票給 1 票 → 小狐丸
黑月宗近0 票投票給 1 票 → 江風
山伏國廣0 票投票給 1 票 → 小狐丸
堀川國廣0 票投票給 1 票 → 小狐丸
鶴丸國永0 票投票給 1 票 → 小狐丸
山姥切國廣0 票投票給 1 票 → 小狐丸
鶴丸国永0 票投票給 2 票 → 小狐丸
Kanesada0 票投票給 1 票 → 小狐丸
江風1 票投票給 1 票 → 小狐丸
小狐丸12 票投票給 1 票 → 御手杵
特上投石兵0 票投票給 1 票 → 小狐丸
御手杵1 票投票給 1 票 → 小狐丸
            鶴丸國永 對 小狐丸 投票處死
            Kanesada 對 小狐丸 投票處死
            小狐丸 對 御手杵 投票處死
            御手杵 對 小狐丸 投票處死
            堀川國廣 對 小狐丸 投票處死
            黑月宗近 對 江風 投票處死
            航戰—山城改二 對 小狐丸 投票處死
            山伏國廣 對 小狐丸 投票處死
            鶴丸国永 對 小狐丸 投票處死
            特上投石兵 對 小狐丸 投票處死
            Bismarck drei 對 小狐丸 投票處死
            江風 對 小狐丸 投票處死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Kanesada[] (23:47:31)
剛好抓我單子黑吧
山伏國廣[村] (23:47:23)
難道是戀洩密?
特上投石兵[] (23:47:21)
(o´・ω・`)poi......(縮成團擺弄小魚乾)
御手杵[] (23:47:14)
三狼出黑太兇險了吧,我當然是很認真交出正確的結果了。
鶴丸国永[] (23:47:12)
(中:我被腦濕感染了(不
航戰—山城改二[] (23:47:12)
而且也不知道場上是真狂還是真狼.......謊也吊死了.....
Bismarck drei[] (23:47:05)
這是巧合還是特意的…
Bismarck drei[] (23:46:52)
不過兩天兩個占都出同一個人
鶴丸国永[] (23:46:50)
反正我也想看看到底大狐猩的真身是什麼呢
鶴丸國永[村] (23:46:49)
◆小狐丸 我可不記得前輩們是這樣坦然赴死的那種啊?(皺眉)
堀川國廣[] (23:46:32)
到底是心有靈犀還是.....有鬼呢(冷靜)
不排除狼出黑(攤手
黑月宗近[村] (23:46:22)
爺爺就算了…今天的黑單不太想投
山伏國廣[村] (23:46:20)
有勞靈能殿了
            山姥切國廣 對 小狐丸 投票處死
Bismarck drei[] (23:46:12)
今天對不起了 小狐丸
Kanesada[] (23:46:05)
明天靈能證哦。
小狐丸[] (23:46:01)
◆鶴丸國永 難不成要跳狐嗎(笑
御手杵[] (23:45:55)
因為單子出來是這樣,我也只能這樣做啦。
特上投石兵[] (23:45:54)
陪 陪貓咪...?(o´・ω・`)
Kanesada[] (23:45:46)
他CO村
鶴丸國永[村] (23:45:39)
◆小狐丸 你還真是坦然呢。
堀川國廣[] (23:45:33)
兼桑跟御守杵單真相近呢
航戰—山城改二[] (23:45:21)
小狐丸先生有職嗎......?
山伏國廣[村] (23:45:17)
希望靈今晚別死啊
鶴丸国永[] (23:45:17)
普通人還真是不普通呢…
江風[] (23:45:13)
有謊PK嗎♪
小狐丸[] (23:45:07)
好吧,有吊有賺呢,村人本來就是擋吊的(聳肩
山姥切國廣[村] (23:44:46)
剛好都有小狐丸,先吊了?
特上投石兵[] (23:44:44)
( ´○ω○)poi....(看著小狐丸殿
黑月宗近[村] (23:44:43)
話說這同步率高到太不可思議了…
御手杵[] (23:44:40)
貓→狐狸
狐狸→人狼
我的動物知識學得還不錯,不要騙我啊。
航戰—山城改二[] (23:44:36)
黑白單啊......真是不幸......(抱膝看
山伏國廣[村] (23:44:31)
小狐殿…
堀川國廣[] (23:44:30)
驗單驗單!
Kanesada[] (23:44:25)
急著黑了 是狂人嗎
Bismarck drei[] (23:44:20)
謊遺吧
黑月宗近[村] (23:44:17)
第二天就有黑單出現了啊…
鶴丸国永[] (23:44:16)
那就吊上去看看吧
堀川國廣[] (23:44:13)
熊貓呢.....死了謊阿
Bismarck drei[] (23:44:10)
黑白單呢
鶴丸國永[村] (23:44:08)
黑白單......咦?有謊CO?
小狐丸[] (23:44:01)
瞬間黑白單了呢(摸下巴
御手杵[] (23:44:00)
喂,這是什麼啊。
Kanesada[] (23:44:00)
啊咧
御手杵[] (23:43:48)
要發揮三名槍的真本事——雖然這麼說啦。
占卜師喔,讓我當真的可以嗎?(搔頭)

D1 貓 人
D2 小狐丸  人狼
Kanesada[] (23:43:46)
强大又帥氣的占卜師...呢
D1 貓 人
D2 小狐丸 人
            < < 早晨來臨 3 日目的早上開始 > >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拳擊時雨 的遺言
ル||●☛◡☚|リ=●<謊co
d1 拳擊時雨 謊


疑單:◆堀川國廣◆小狐丸◆江風
羽黒改二 的遺言
羽黒是村人啊
村民6 人狼3 占卜師1 靈能者1 狂人1 獵人1 妖狐1 說謊狂1 貴族1 奴隸1 (決定者1) (權力者1) (戀人2)
 羽黒改二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Kanesada 人狼對 羽黒改二 為鎖定目標
            御手杵 對 小狐丸 占卜
            堀川國廣 對 Kanesada 進行護衛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鶴丸國永[村](戀人) (23:42:57)
還沒有主意,一天就決定稍微有點太困難呢。
Kanesada(人狼) (23:42:52)
出小狐 人
江風[](人狼) (23:42:51)
我都OK♪
小狐丸(人狼) (23:42:43)
改二如何?你們的腦大投他呢www
Kanesada(人狼) (23:42:38)
咬羽黒改二?
鶴丸国永[]的自言自語 (23:42:21)
我已經首投貴族了
御手杵[]的自言自語 (23:42:18)
完村請你吃飯糰啦。
堀川國廣[](戀人) (23:42:14)
你呢?
特上投石兵[]的自言自語 (23:42:14)
( ´○ω○)貓咪........(寂寞的擺上一盤小魚乾)
鶴丸國永[村](戀人) (23:42:10)
哦哦,了解。
御手杵[]的自言自語 (23:42:08)
希望說謊狂來摸我啊。
Kanesada(人狼) (23:42:03)
你們提議?
Bismarck drei[]的自言自語 (23:42:03)
遺書留好了
堀川國廣[](戀人) (23:42:02)
我也以為我會死
小狐丸(人狼) (23:42:00)
普通人大概會搶到謊吧,專心咬人吧
Kanesada(人狼) (23:41:57)
我出占我咬吧
            特上投石兵 說謊狂對 御手杵 進行模仿
堀川國廣[](戀人) (23:41:48)
兼桑吧
小狐丸(人狼) (23:41:43)
那麼主咬哪位?咬誰記得先說喔
江風[](人狼) (23:41:37)
覺得有點危險呢~感覺上
黑月宗近[村]的自言自語 (23:41:32)
今天…搞不好狂又偷懶了呢
御手杵[]的自言自語 (23:41:22)
不過轉票的人好多啊。
鶴丸國永[村](戀人) (23:41:19)
是說國廣君你比較信任哪位占呢?
特上投石兵[]的自言自語 (23:41:14)
( ´○ω○)poi(望投票
羽黒改二[村]的自言自語 (23:41:03)
權沒有死啊⋯
御手杵[]的自言自語 (23:41:00)
從「我是貓」變成「我不是貓」了啊。
Kanesada(人狼) (23:40:54)
希望謊入狼呢
山姥切國廣[村]的自言自語 (23:40:52)
接著.....觀察看看鶴丸好了
小狐丸(人狼) (23:40:52)
沒想到貓註冊了,還沒摸到呢(殘念
黑月宗近[村]的自言自語 (23:40:50)
呼呣…來考究票單吧
鶴丸國永[村](戀人) (23:40:40)
真是嚇到我啦,我以為死的人會是我呢。OAO
Kanesada(人狼) (23:40:36)
幸好搶到
Kanesada(人狼) (23:40:26)
呼哦
江風[](人狼) (23:40:25)
意外的很安全呢~♪
            < < 日落、黑暗的夜晚來臨 > >
 拳擊時雨 被表決處死
2 日目 ( 2 回目)
航戰—山城改二0 票投票給 1 票 → 山伏國廣
Bismarck drei1 票投票給 1 票 → 鶴丸國永
黑月宗近0 票投票給 1 票 → 拳擊時雨
山伏國廣1 票投票給 1 票 → 鶴丸国永
堀川國廣1 票投票給 1 票 → 拳擊時雨
羽黒改二0 票投票給 1 票 → 鶴丸国永
鶴丸國永1 票投票給 1 票 → Bismarck drei
山姥切國廣0 票投票給 1 票 → 拳擊時雨
鶴丸国永3 票投票給 2 票 → 拳擊時雨
Kanesada0 票投票給 1 票 → 特上投石兵
江風0 票投票給 1 票 → 拳擊時雨
拳擊時雨8 票投票給 1 票 → 堀川國廣
小狐丸0 票投票給 1 票 → 鶴丸国永
特上投石兵1 票投票給 1 票 → 拳擊時雨
御手杵0 票投票給 1 票 → 拳擊時雨
2 日目 ( 1 回目)
航戰—山城改二0 票投票給 1 票 → 山伏國廣
Bismarck drei2 票投票給 1 票 → 堀川國廣
黑月宗近0 票投票給 1 票 → 拳擊時雨
山伏國廣2 票投票給 1 票 → 鶴丸国永
堀川國廣2 票投票給 1 票 → 鶴丸国永
羽黒改二1 票投票給 1 票 → 小狐丸
鶴丸國永0 票投票給 1 票 → 特上投石兵
山姥切國廣0 票投票給 1 票 → 拳擊時雨
鶴丸国永3 票投票給 2 票 → Bismarck drei
Kanesada0 票投票給 1 票 → 特上投石兵
江風0 票投票給 1 票 → 山伏國廣
拳擊時雨3 票投票給 1 票 → 堀川國廣
小狐丸1 票投票給 1 票 → 鶴丸国永
特上投石兵2 票投票給 1 票 → 羽黒改二
御手杵0 票投票給 1 票 → 拳擊時雨
            御手杵 對 拳擊時雨 投票處死
            鶴丸國永 對 Bismarck drei 投票處死
            拳擊時雨 對 堀川國廣 投票處死
            鶴丸国永 對 拳擊時雨 投票處死
            山伏國廣 對 鶴丸国永 投票處死
            黑月宗近 對 拳擊時雨 投票處死
            特上投石兵 對 拳擊時雨 投票處死
            堀川國廣 對 拳擊時雨 投票處死
            江風 對 拳擊時雨 投票處死
            航戰—山城改二 對 山伏國廣 投票處死
            羽黒改二 對 鶴丸国永 投票處死
            山姥切國廣 對 拳擊時雨 投票處死
            Bismarck drei 對 鶴丸國永 投票處死
            小狐丸 對 鶴丸国永 投票處死
            Kanesada 對 特上投石兵 投票處死
         請重新投票( 1 回目)
            特上投石兵 對 羽黒改二 投票處死
            Kanesada 對 特上投石兵 投票處死
            航戰—山城改二 對 山伏國廣 投票處死
            御手杵 對 拳擊時雨 投票處死
            小狐丸 對 鶴丸国永 投票處死
            鶴丸國永 對 特上投石兵 投票處死
            山伏國廣 對 鶴丸国永 投票處死
            黑月宗近 對 拳擊時雨 投票處死
            鶴丸国永 對 Bismarck drei 投票處死
            Bismarck drei 對 堀川國廣 投票處死
            堀川國廣 對 鶴丸国永 投票處死
            拳擊時雨 對 堀川國廣 投票處死
            羽黒改二 對 小狐丸 投票處死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江風 對 山伏國廣 投票處死
堀川國廣[] (23:37:33)
◆Kanesada 是的!只是我這次只是普通得的刀呢(苦笑
黑月宗近[村] (23:37:33)
(((根本連起來都不用了嗎wwww
Kanesada[] (23:37:32)
◆Bismarck drei 註冊哦
羽黒改二[村] (23:37:29)
散投呢⋯
鶴丸國永[村] (23:37:25)
◆黑月宗近 :P ◆小狐丸 在你看來不需要是正常的不是嗎?
Bismarck drei[] (23:37:24)
占卜師立功了呢
拳擊時雨[] (23:37:24)
只能是註冊
航戰—山城改二[] (23:37:23)
兩占嗎......是真狼還是真狂........(皺眉看著
山姥切國廣[村] (23:37:21)
◆御手杵 這樣算有翻譯到嗎(皺眉)
Bismarck drei[] (23:37:13)
所以只能是註冊了吧…
堀川國廣[] (23:37:08)
(中)首日死好虐阿WWWW
Kanesada[] (23:37:03)
◆堀川國廣 國廣要守護我哦~
御手杵[] (23:37:00)
呃,翻譯起來是……「喵 喵 喵喵喵 喵喵 喵喵 喵」……的意思?
特上投石兵[] (23:36:57)
渣不會入戀poi( ´○ω○)
拳擊時雨[] (23:36:49)
渣戀會紅遺
山伏國廣[村] (23:36:47)
(中)戀是渣誠也太可憐XD
鶴丸国永[] (23:36:42)
◆鶴丸國永 不想說…但是同感
堀川國廣[] (23:36:39)
◆Kanesada 不過兼桑很厲害呢.........不知道我這次能不能幫助到您呢
            山姥切國廣 對 拳擊時雨 投票處死
小狐丸[] (23:36:36)
對喔...渣戀也有可能啊?
江風[] (23:36:27)
渣戀?聽起來真不錯♪
山伏國廣[村] (23:36:21)
有人協助翻譯一下貓殿的遺書嗎?
小狐丸[] (23:36:13)
◆鶴丸國永 對你需要那種東西?(壞笑
黑月宗近[村] (23:36:09)
◆鶴丸國永 爺爺也被你罵進去了
Kanesada[] (23:36:08)
不會渣戀
山姥切國廣[村] (23:36:08)
◆御手杵 至少往上看你樓上的都還在
特上投石兵[] (23:36:00)
( ´○ω○)poi...............(沮喪縮角落)
堀川國廣[] (23:36:00)
◆山伏國廣 (不會
御手杵[] (23:35:59)
渣不會入戀吧?戀人太可憐了啦。
Bismarck drei[] (23:35:55)
只有兩占 沒了狐就應該真狂或真狼了吧
航戰—山城改二[] (23:35:45)
(不會
Kanesada[] (23:35:44)
對家是狂人還是狼啊
鶴丸國永[村] (23:35:44)
◆小狐丸 啊阿,你昨天說的話真過分,三条的前輩們果然都沒心沒肺的。(趴到桌上)
黑月宗近[村] (23:35:44)
◆山伏國廣 喔喔,感謝整理了呢(存下
鶴丸国永[] (23:35:41)
明石沒來得及回來…
山伏國廣[村] (23:35:34)
渣會入戀嗎?
堀川國廣[] (23:35:33)
中:MG你的人品爆裂了!!!
山伏國廣[村] (23:35:20)
村民6 人狼3 占卜師1 靈能者1 狂人1 獵人1 妖狐1 說謊狂1 貴族1 奴隸1 (決定者1) (權力者1) (戀人2)
御手杵[] (23:35:20)
呃,所以這一排剩下我嗎?
航戰—山城改二[] (23:35:13)
該不會是又是狂入戀吧.......
山伏國廣[村] (23:35:12)
應該是有一占來不及乾脆不Co了
小狐丸[] (23:35:08)
中:MG菊菊的威能
山伏國廣[村] (23:34:57)
御手杵:貓○
Kanesada:貓○
鶴丸国永[] (23:34:53)
有謊卻有人偷懶嗎?
特上投石兵[] (23:34:51)
.˚‧º•(´ฅωฅ`)‧º•˚.貓咪.........................
堀川國廣[] (23:34:50)
原來是狐之助COS嗎?(頭疼
航戰—山城改二[] (23:34:49)
兩占嗎......
黑月宗近[村] (23:34:48)
真是…意想不到呢…
羽黒改二[村] (23:34:40)
而且只有兩位?
Kanesada[] (23:34:33)
占死的,註冊囉
江風[] (23:34:28)
真是令人意外的貓呢~♪
山姥切國廣[村] (23:34:27)
(沮喪)
鶴丸國永[村] (23:34:26)
首日就註冊了呢。不過是哪位占呢?
鶴丸国永[] (23:34:25)
貓死了…
Bismarck drei[] (23:34:23)
首夜注冊…?
特上投石兵[] (23:34:21)
((((゚Д゚)))))貓 貓咪!?
羽黒改二[村] (23:34:20)
首天註冊真厲害!
御手杵[] (23:34:16)
所以根本不是貓啊?!
小狐丸[] (23:34:15)
貓....(愣
山伏國廣[村] (23:34:13)
貓殿!
黑月宗近[村] (23:34:13)
……貓占死(((wwwwwwwwww
航戰—山城改二[] (23:34:12)
早上就註冊了呢............
Kanesada[] (23:34:11)
註冊
Kanesada[] (23:34:07)
哦呢
堀川國廣[] (23:34:03)
不是吧WWWWWW
Kanesada[] (23:34:01)
强大又帥氣的占卜師...呢
D1 貓 人
山姥切國廣[村] (23:34:01)
貓..................
御手杵[] (23:33:57)

雖然是跟著貓咪過來的,
不過意外的獲得職業了,
占卜師喔,讓我當真的可以嗎?(搔頭)

D1 貓 人
拳擊時雨[] (23:33:57)
註冊
            < < 早晨來臨 2 日目的早上開始 > >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的遺言
喵 喵
喵喵喵 喵喵 喵喵 喵
伊藤誠 的遺言
\聯誼/\不要紅遺/
 貓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伊藤誠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御手杵 對 貓 占卜
            Kanesada 人狼對 伊藤誠 為鎖定目標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Bismarck drei[]的自言自語 (23:32:53)
網絡快點好吧
Kanesada(人狼) (23:32:51)
强大又帥氣的占卜師...呢
D1 鶴丸国永(黑) 人
江風[](人狼) (23:32:44)
不對 在艦娘是家具幣wwwwwwww
江風[](人狼) (23:32:32)
我堵100小判♪
Bismarck drei[]的自言自語 (23:32:29)
正常了
鶴丸國永[村](戀人) (23:32:28)
除非你我很早就被列白單。
小狐丸(人狼) (23:32:17)
賭我首占如何(大笑
鶴丸國永[村](戀人) (23:32:15)
◆堀川國廣 去護占啊(哭笑不得)。
小狐丸(人狼) (23:32:12)
我等著被占好了(心累
江風[](人狼) (23:31:59)
好喔交給你了♪
堀川國廣[](戀人) (23:31:47)
畢竟是戀人呢.......但願能和你活到最後
Kanesada(人狼) (23:31:42)
還是你們想出
Kanesada(人狼) (23:31:31)
我吧
御手杵[]的自言自語 (23:31:27)
占卜師喔。(搔搔頭)
堀川國廣[](戀人) (23:31:26)
獵人呢.......我會保護你
江風[](人狼) (23:31:22)
誰出占?有謊呢
Kanesada(人狼) (23:31:17)
先說我沒有
航戰—山城改二[]的自言自語 (23:31:17)
姐姐........怎麼又是這種職業(皺眉
小狐丸(人狼) (23:31:16)
NO,對象不在沒的戀(輕鬆
鶴丸國永[村](戀人) (23:31:09)
只是個普通村人,要殺要剮隨便吧。
江風[](人狼) (23:30:59)
NO( ´▽` )ノ
小狐丸(人狼) (23:30:54)
我不要長毛啊O......rz
堀川國廣[](戀人) (23:30:53)
你是什麼職業呢
Kanesada(人狼) (23:30:47)
有戀愛嗎你們?
小狐丸(人狼) (23:30:41)
.......這可真是(扶額
鶴丸国永[]的自言自語 (23:30:40)
馬上就會被咬死了…
特上投石兵[]的自言自語 (23:30:38)
(ㅅ˘ㅂ˘)久違的~ 謊~poi
堀川國廣[](戀人) (23:30:30)
不.....妙........阿......
鶴丸国永[]的自言自語 (23:30:29)
是奴權…
御手杵[]的自言自語 (23:30:28)
啊。
Kanesada(人狼) (23:30:27)
哦咧
江風[](人狼) (23:30:26)
狐叔又長毛了wwwwwwwwwwwwww
鶴丸國永[村](戀人) (23:30:26)
真是嚇到我啦。
[] (23:30:25)
喵~~
黑月宗近[村]的自言自語 (23:30:25)
還好只是村呢
特上投石兵[]的自言自語 (23:30:22)
(`・ω・´)
鶴丸国永[]的自言自語 (23:30:21)
奴權…
Bismarck drei[]的自言自語 (23:30:19)
貴族啊…
[] (23:30:17)
喵──
         村民6 人狼3 占卜師1 靈能者1 狂人1 獵人1 妖狐1 說謊狂1 貴族1 奴隸1 (決定者1) (權力者1) (戀人2)
黑月宗近 (23:29:58)
◆貓 哈哈,舒服嗎?(笑,繼續輕騷
航戰—山城改二 (23:29:47)
那麼,山城出擊了—
小狐丸 (23:29:30)
◆鶴丸國永 怎麼會,只是五条的有心事倒是很少見啊(意味深
堀川國廣 (23:29:14)
是貓呢.....(放了些柴魚
(23:29:08)
◆黑月宗近 喵─
鶴丸國永 (23:28:49)
◆小狐丸 我不行有心事啊?ˋHˊ
黑月宗近 (23:28:35)
((((時雨 要按開始了
(23:28:30)
◆山姥切國廣 喵─ 喵─ 喵─ ─ ─
御手杵 (23:28:15)
◆貓 喵──
特上投石兵 (23:28:08)
(☍﹏⁰) 喵喵咪......(看著貓咪逃走)
山姥切國廣 (23:28:06)
◆貓 唔......
航戰—山城改二 (23:28:02)
(時雨在嗎?
(23:27:43)
◆山姥切國廣 喵── 喵─
黑月宗近 (23:27:35)
◆貓 (伸手輕騷貓的下巴
山姥切國廣 (23:27:21)
◆貓 !(縮手)
(23:27:19)
(逃到櫃頂)
小狐丸 (23:27:12)
◆鶴丸國永 喔....看來小鶴丸也有心事了啊?
Bismarck drei (23:27:02)
◆鶴丸國永 ◆鶴丸国永 ◆拳擊時雨 要開始咯~
(23:26:47)
◆山姥切國廣 (睜開眼睛,一爪巴下去)
特上投石兵 (23:26:16)
(ミ º ﻌ º ミ)poi.......(視線跟著尾刀移動)
山姥切國廣 (23:26:12)
◆貓 (偷偷摸一下)
鶴丸國永 (23:26:11)
◆小狐丸 ......不說也罷,那個地方對我來說也只是任務的目的地而已。(眼色暗了暗,低頭繼續吃起點心)
小狐丸 (23:26:08)
...突然發現鶴丸有2個(揉眼
黑月宗近 (23:26:06)
◆堀川國廣 謝謝吶
航戰—山城改二 (23:25:43)
(開始吧麻煩了
小狐丸 (23:25:21)
◆貓 這貓怎麼看著看著很眼熟...(盯
堀川國廣 (23:25:10)
(替兄弟兼桑以及爺爺倒酒)
(23:25:07)
(閉著眼,搖尾巴)
特上投石兵 (23:25:05)
◆貓 貓咪!ฅ(ミ º ﻌ º ミ)ฅ
航戰—山城改二 (23:24:24)
(那就開始吧?
小狐丸 (23:24:19)
◆鶴丸國永 好吧...信你一次,堀川君的茶藝不錯呢。說起來你遠佂去了哪?
山姥切國廣 (23:24:15)
◆貓 (湊過去)
御手杵 (23:23:59)
咦?大家都在啊?我只是跟在貓後面就……(搔頭
(23:23:55)
(原地躺下)
黑月宗近 (23:23:53)
((((先去個WC
Bismarck drei (23:23:41)
大家準備好了嗎
鶴丸國永 (23:23:34)
◆小狐丸 我剛回來已經累到不想動啦,茶是國廣君準備的。你不相信我的話好歹也信一下他阿。(搖搖頭)
黑月宗近 (23:23:20)
◆貓 ……過來(蹲下來
山姥切國廣 (23:23:13)
◆貓 ....(招手)
黑月宗近 (23:22:59)
◆堀川國廣 那爺爺就恭敬不如從命了(笑
山伏國廣 (23:22:57)
貓殿
Bismarck drei (23:22:50)
(看到貓 我想到了貓娘ry
堀川國廣 (23:22:46)
(MGGGGGGGGGGGGGGGGGGGGGGGG
(23:22:45)
喵~
          御手杵 來到村莊大廳
航戰—山城改二 (23:22:23)
(開始吧我真的(RYYYYYYY
黑月宗近 (23:22:15)
貓……
堀川國廣 (23:22:13)
◆黑月宗近◆鶴丸国永◆小狐丸 要來一杯嗎?(微笑
小狐丸 (23:22:11)
◆鶴丸國永 總覺得你那表情不懷好意...這茶沒放什麼怪東西吧...
          貓 來到村莊大廳
鶴丸國永 (23:21:31)
◆小狐丸 哈哈哈,是看到熟人的表情喔。(幫對方也倒了一杯茶)其實我也剛遠征回來而已,一起來休息一下啊。
          <投票重新開始 請盡速重新投票>
          五虎退 離開這個村莊了
Kanesada (23:20:39)
◆堀川國廣 怎麼這樣啊...
特上投石兵 (23:20:37)
◆黑月宗近 ~(蹭一下滾走) ◆堀川國廣 (迅速拿走巧克力縮回去)
山姥切國廣 (23:20:34)
◆堀川國廣 (皺眉)
堀川國廣 (23:20:28)
各位需要嗎?
堀川國廣 (23:20:16)
◆Kanesada 兼桑只能一杯呢
Kanesada (23:20:00)
◆堀川國廣 ......沒事,有什麼難得了我!(逞強
小狐丸 (23:19:56)
◆鶴丸國永 結束了....你那什麼表情(皺眉
堀川國廣 (23:19:22)
◆Kanesada 兼桑,你喝不慣呢
山伏國廣 (23:19:16)
(非常擔心地看著兩位兄弟及兼桑)
黑月宗近 (23:18:59)
小狐也來玩呢(笑)
Kanesada (23:18:55)
◆堀川國廣 嗯哼,可以喝吧?OWO
堀川國廣 (23:18:48)
◆山姥切國廣 有節制呢,要一起喝嗎?
五虎退 (23:18:37)
阿 忘記按自動了............
堀川國廣 (23:18:23)
◆特上投石兵 (放上巧克力)
黑月宗近 (23:18:21)
◆特上投石兵 投石啊(笑,伸手摸摸
五虎退 (23:18:15)
沒 沒人在嗎?
鶴丸國永 (23:18:09)
◆小狐丸 唷,真是嚇到我啦。工作提早結束了嗎?A_A
特上投石兵 (23:17:56)
( ´▽` )ノpoi!(閃亮亮)
山姥切國廣 (23:17:53)
◆堀川國廣 ........別喝太多。
堀川國廣 (23:17:44)
要試試看嗎?冰過呢(微笑
Kanesada (23:17:43)
......誒,國廣我也要喝!
          特上投石兵 來到村莊大廳
Bismarck drei (23:17:21)
啊咧…
          <投票重新開始 請盡速重新投票>
          骨喰藤四郎 離開這個村莊了
堀川國廣 (23:17:02)
◆Kanesada 沒事呢....(黯然,默默地拿出大釀吟
黑月宗近 (23:16:46)
(((((出現了wwwwwwww
江風 (23:16:29)
狐叔wwwwwwwwwwwwwwww
          小狐丸 來到村莊大廳
骨喰藤四郎 (23:15:54)
是退阿...
黑月宗近 (23:15:20)
小退也來了呢
羽黒改二 (23:15:14)
(嗚哇萌萌C卡)
羽黒改二 (23:14:43)
時雨⋯拿著奇怪的手套?
          五虎退 來到村莊大廳
Bismarck drei (23:14:00)
時雨也來了呢
Kanesada (23:13:23)
◆堀川國廣 .........嗯???(各種不解
          <投票重新開始 請盡速重新投票>
          明石国行 離開這個村莊了
          拳擊時雨 來到村莊大廳
堀川國廣 (23:11:52)
◆Kanesada 兼桑......難道你是因為我看起來像小孩所以.......(難過
鶴丸国永 (23:10:50)
*枕頭(中:看我居然會打錯這個(ryyyyyy
鶴丸国永 (23:10:31)
◆明石国行 明明上次才帶著被子跟枕子來啊…
江風 (23:10:05)
江風出擊~♪
黑月宗近 (23:10:04)
(((系統你又吃字……
堀川國廣 (23:09:51)
最後,祝福大家有個美好的夜晚,以上!
黑月宗近 (23:09:23)
呼呣…又一位公主來了呢
堀川國廣 (23:09:06)
長谷部桑目前出陣,今晚的宴會由我代理,有什麼需要可以向我提出,如果女士們想吃什麼也可以說呢.......
此外,請勿任意開火使用各式武器攻擊他人,本丸經不起轟炸或是械鬥催殘,還請各
明石国行 (23:09:06)
◆鶴丸国永 沒有呢,怎麼可能會帶著枕頭
航戰—山城改二 (23:08:55)
江風也來嗎
鶴丸国永 (23:08:35)
◆明石国行 …你有帶枕頭來嗎?
Bismarck drei (23:08:02)
歡迎呢 江風
鶴丸國永 (23:07:35)
我今天不喝了(搖頭),明天還要遠征。
          江風 來到村莊大廳
Kanesada (23:06:54)
誒,可是國廣看起來就是小孩子…
山姥切國廣 (23:06:29)
◆Kanesada 本丸最年少。
堀川國廣 (23:05:59)
◆Kanesada 兼桑,我比你大歐(微笑
Bismarck drei (23:05:37)
今天男士居多呢
航戰—山城改二 (23:05:28)
酒嗎.....姐姐不喜歡喝那種東西呢......
Kanesada (23:04:56)
這樣說,國廣也是小孩子呢~(笑
黑月宗近 (23:04:32)
◆堀川國廣 哈哈哈,還好爺爺有自備酒來呢
          明石国行 來到村莊大廳
堀川國廣 (23:03:28)
主公吩咐,由於今晚未成年(?)跟女士在,男士沒有酒水,請自備(難過
Bismarck drei (23:02:52)
(1130吧 雖然少一點人
          骨喰藤四郎 來到村莊大廳
鶴丸國永 (23:02:25)
(倒了茶並吃起桌上的小點心來)
航戰—山城改二 (23:02:14)
(1130吧我也睏了
鶴丸國永 (23:01:55)
◆黑月宗近 恩,換好了。(點點頭)
羽黒改二 (23:01:52)
(太晚會脫離+1)
Kanesada (23:01:45)
((啊謝謝堀川_((q!!
堀川國廣 (23:01:25)
◆羽黒改二 目前到不需要呢,謝謝關心(微笑
黑月宗近 (23:01:00)
◆鶴丸國永 喲,白的鶴喲,終於換好了嗎(笑
堀川國廣 (23:00:49)
◆Kanesada (有,你點你TP在F5
山姥切國廣 (23:00:33)
(老樣子太晚會直接脫離)
黑月宗近 (23:00:27)
(((爺爺都沒差?
鶴丸國永 (23:00:22)
換好啦。(穿好正裝從內室走出來到桌邊坐好)
羽黒改二 (23:00:06)
(要不要定個時間開始?)
羽黒改二 (22:59:46)
◆堀川國廣(拿過清茶、雙手棒著杯子、往杯子裡吹氣)呼⋯呼⋯(喝一口)很好喝呢(笑)堀川先生不喝嗎?
山伏國廣 (22:59:17)
かねさだ
堀川國廣 (22:59:11)
兼.....兼桑....?
Kanesada (22:59:10)
((頭像沒反應OTL
黑月宗近 (22:59:02)
Kanesada …?(偏頭
          Kanesada 來到村莊大廳
鶴丸国永 (22:57:44)
◆黑月宗近 ……嗯…(不太想作出回應
黑月宗近 (22:56:16)
◆鶴丸国永 嘛,今天的話大概發生什麼都不意外(品酒
Bismarck drei (22:55:45)
◆堀川國廣 我不客氣了(拿過啤酒,細嘗
堀川國廣 (22:54:43)
(端上冰啤酒、清茶)清酒不知道多少人要喝所以先不弄呢,請各位慢用
羽黒改二 (22:53:57)
◆堀川國廣 麻煩你了(點頭道謝)
航戰—山城改二 (22:53:38)
姐姐還是不在啊......(抱膝
鶴丸国永 (22:53:26)
啊…看到幻覺了…(狀態顯示為赤疲勞
Bismarck drei (22:52:54)
◆堀川國廣 可以了,Danke
堀川國廣 (22:52:34)
◆Bismarck drei 啤酒阿.......只有罐裝海尼根可以嗎?
◆山伏國廣 兄弟清茶我是知道的
◆羽黒改二 兩位也準備茶呢
黑月宗近 (22:52:19)
◆黑鶴 ((((等等wwwww為什麼要走掉啦wwwwwwwww
          <投票重新開始 請盡速重新投票>
          黑鶴 離開這個村莊了
黑鶴 (22:51:50)
啊抱歉
黑月宗近 (22:51:33)
兩隻黑鶴呢……
          黑鶴 來到村莊大廳
羽黒改二 (22:51:06)
◆堀川國廣 大概山城比較喜歡茶呢⋯
山伏國廣 (22:50:55)
修練之人不喝酒
Bismarck drei (22:50:50)
◆堀川國廣 我可以要啤酒嗎?
山姥切國廣 (22:50:31)
酒你們喝就好.....
堀川國廣 (22:49:54)
◆羽黒改二 不知道三位小姐喜歡什麼?清茶可以嗎?(微笑
          鶴丸国永 來到村莊大廳
黑月宗近 (22:49:19)
爺爺是帶了不錯的月見酒過來吶,難得的日子呢(笑)
羽黒改二 (22:48:55)
◆堀川國廣 嗯?(突然被問反應不過來)比起我、還有幾位沒拿到飲料呢?這位先生不介意的話我可以幫忙嗎?(笑)
堀川國廣 (22:44:54)
就是呢,需要熱茶嗎?還是溫酒
羽黒改二 (22:44:34)
要開貓又人數大概不夠啊⋯
Bismarck drei (22:43:57)
話說是貓又場嗎(望選項) 應該會很有趣呢
黑月宗近 (22:42:08)
◆堀川國廣 那才真的嚇人一跳呢(喝茶
山姥切國廣 (22:42:04)
◆堀川國廣 沒想到他也有顧面子的時候...?
堀川國廣 (22:41:00)
鶴丸桑真慎重呢
鶴丸國永 (22:39:32)
(喝了幾口茶後起身)先去換衣服,剛回來的樣子真是太失禮啦。(走到內室拉上門並鎖好)
堀川國廣 (22:38:15)
是說好久沒看到天龍小姐呢......不知道會不會來
鶴丸國永 (22:37:56)
◆黑月宗近 哈哈哈,嚇到了嗎?A_A
黑月宗近 (22:37:49)
◆鶴丸國永 哈哈哈,沒想到你會肯老實起來啊,よきからよきから(笑)
鶴丸國永 (22:36:37)
(抓抓有點亂的頭髮)阿,有女士在場阿......(規規矩矩的正坐到桌邊休息)
堀川國廣 (22:35:40)
◆山姥切國廣 我也才剛來呢
山姥切國廣 (22:34:45)
◆堀川國廣 ◆山伏國廣 抱歉,有點來晚了
黑月宗近 (22:34:37)
喔,鶴喲,今天似乎很精神吶
山伏國廣 (22:34:23)
兄弟又齊聚了!
羽黒改二 (22:34:12)
◆Bismarck drei 晚安啊、大家也、晚上好(笑
堀川國廣 (22:34:09)
◆山姥切國廣 今天是聯誼呢
堀川國廣 (22:33:54)
兄弟!
山姥切國廣 (22:33:53)
.....沒看過的面孔。
鶴丸國永 (22:33:45)
遠征,回來了喔。有沒有嚇到呢?AWA
Bismarck drei (22:33:35)
羽黑晚安 新來的男士們也晚安~
黑月宗近 (22:33:24)
又一位公主來了吶
羽黒改二 (22:33:21)
好像來了個奇怪的地方呢⋯
          山姥切國廣 來到村莊大廳
          鶴丸國永 來到村莊大廳
堀川國廣 (22:32:39)
◆黑月宗近 三日月桑夜安,各位美麗的小姐晚上好
          羽黒改二 來到村莊大廳
Bismarck drei (22:30:48)
不過現在人數還是挺少呢
黑月宗近 (22:30:26)
晚安吶 堀川
堀川國廣 (22:29:34)
◆山伏國廣 兄弟,我來晚了抱歉!
堀川國廣 (22:29:19)
(帶著各式甜點出現)
山伏國廣 (22:29:18)
兄弟!
Bismarck drei (22:29:05)
歡迎呢 另一位國廣
          堀川國廣 來到村莊大廳
山伏國廣 (22:25:23)
拙僧講了兩次!
山伏國廣 (22:25:10)
受教!
山伏國廣 (22:24:13)
受教!
Bismarck drei (22:23:56)
◆山伏國廣 是喔,命名自德國的宰相Otto von Bismarck
山伏國廣 (22:23:10)
這是德文嗎?
黑月宗近 (22:22:52)
山伏居然會唸啊…
Bismarck drei (22:22:40)
◆山伏國廣 我是俾斯麥級超弩級戰艦的命名艦 Bismarck喔~!
山伏國廣 (22:22:04)
Bismarck drei…小姐?
Bismarck drei (22:21:36)
啊 是山伏先生呢
山伏國廣 (22:21:20)
卡卡卡!
          山伏國廣 來到村莊大廳
Bismarck drei (22:18:39)
都跑掉了…
          <投票重新開始 請盡速重新投票>
          木曾改二 離開這個村莊了
木曾改二 (22:15:41)
切…那本大爺看情況再進來算了,掰啦
黑月宗近 (22:14:50)
(((都走了誒…?
航戰—山城改二 (22:14:22)
都走了嗎(看著離開的人
          <投票重新開始 請盡速重新投票>
          蜂須賀虎徹 離開這個村莊了
蜂須賀虎徹 (22:13:16)
不好意思呢,突然沒什麼心情了,雖然還沒跟各位女士熟識,等下次再見吧(微笑)
黑月宗近 (22:10:43)
各位夜安吶(抓機co
          <投票重新開始 請盡速重新投票>
          陸奧守吉行 離開這個村莊了
          <投票重新開始 請盡速重新投票>
          螢丸 離開這個村莊了
螢丸 (22:10:20)
國俊還沒回來!先離開好了~~姊姊們掰~腎豆掰~陸奧...勉強掰~(跑走
          黑月宗近 來到村莊大廳
Bismarck drei (22:07:29)
◆陸奧守吉行 不過太吵會惹人討厭喔。
          <投票重新開始 請盡速重新投票>
          驅逐艦-電 離開這個村莊了
驅逐艦-電 (22:06:15)
(我還是不參了 掰逼
陸奧守吉行 (22:05:46)
( ´▽` )ノ嗨唷 畢斯麥
驅逐艦-電 (22:05:46)
(我發現 我明天要早起捏
木曾改二 (22:05:41)
本大爺才沒興趣什麼真不真品啦,反正知道你也是那個什麼刀劍男士的就行了
木曾改二 (22:04:09)
◆蜂須賀虎徹 喔,既然是這樣就沒什麼了
Bismarck drei (22:02:54)
陸奧守跟平時一樣都是那麼好動呢
蜂須賀虎徹 (22:02:52)
◆木曾改二 我可是虎徹家真品呢,這純正的金黃色可是正品的象徵呢(閃)
螢丸 (22:02:26)
腎豆是亮晶晶打刀!真品です
陸奧守吉行 (22:01:21)
( ´▽` )ノ不要懷疑窩的腎豆!
航戰—山城改二 (22:01:06)
好吵......(坐到較遠的地方
陸奧守吉行 (22:01:03)
( ´▽` )ノ腎豆當然是噠!
木曾改二 (22:00:44)
◆蜂須賀虎徹 這個裝扮 你真的是那個叫什麼刀劍男士來的嗎(打量
蜂須賀虎徹 (22:00:37)
小陸奧唷♥
陸奧守吉行 (22:00:37)
( ´▽` )ノBANANA!
陸奧守吉行 (22:00:18)
( ´▽` )ノ好久沒有玩了 好久沒有大字了 好爽噠w
木曾改二 (22:00:14)
◆蜂須賀虎徹 喂,你啊
蜂須賀虎徹 (22:00:10)
哈哈,不是要跟對面的女士們聯誼嗎?(笑)
螢丸 (22:00:07)
嘿嘿!!(撲上腎豆
陸奧守吉行 (22:00:05)
豆♥豆♥豆♥豆♥豆♥豆♥豆♥
陸奧守吉行 (21:59:49)
( ´▽` )ノ豆♥
航戰—山城改二 (21:59:44)
........夜安
蜂須賀虎徹 (21:59:41)
還有小螢丸(*´∀`)~♥
螢丸 (21:59:26)
不要跟陸奧在一起噠~跟我跟我~~
蜂須賀虎徹 (21:59:10)
各位女士,晚安呀
螢丸 (21:59:01)
腎豆!( ´ ▽ ` )ノ
蜂須賀虎徹 (21:58:54)
小陸奧,我來了( ´☣///_ゝ///☣`)
          蜂須賀虎徹 來到村莊大廳
陸奧守吉行 (21:58:22)
( ´▽` )ノ腎豆快乃~
木曾改二 (21:57:48)
木曾大爺也來湊熱鬧了!
航戰—山城改二 (21:57:41)
.....還不是姐姐(皺眉
螢丸 (21:57:34)
好多姊姊喔~
          木曾改二 來到村莊大廳
驅逐艦-電 (21:56:18)
沈んだ敵も、できれば助けたいのです
螢丸 (21:55:54)
要稱霸海上惹嗎?( ´ ▽ ` )ノ
陸奧守吉行 (21:54:37)
( ´▽` )ノ霸業已完成一半了噠(欸還是三分之一
螢丸 (21:54:26)
等等自刪讓你獨享酒池肉林( ´ ▽ ` )ノ
螢丸 (21:53:51)
快解脫了沒噠混蛋( ´ ▽ ` )ノ
航戰—山城改二 (21:53:47)
電醬啊.....
陸奧守吉行 (21:53:26)
( ´▽` )ノ哪尼、艦比刀多了噠
驅逐艦-電 (21:53:20)
なのです!
          驅逐艦-電 來到村莊大廳
Bismarck drei (21:52:07)
◆航戰—山城改二 是啊~
陸奧守吉行 (21:51:58)
( ´▽` )ノ活得好好的哪☆゚
螢丸 (21:51:20)
你還是受死吧!!(∩ ・з・ )⊃━☆゚.*・。
陸奧守吉行 (21:51:19)
( ´▽` )ノ昂昂 避斯賣
航戰—山城改二 (21:51:06)
Bismarck嗎.......(看著來人
陸奧守吉行 (21:50:32)
( ´▽` )ノ所以螢丸還似爆炸吧(Booooooooooooooooooom
Bismarck drei (21:50:19)
◆陸奧守吉行 啊原來陸奧守先生也會德語啊
陸奧守吉行 (21:50:08)
Guten Nacht了吧現在!
螢丸 (21:50:06)
嘿嘿!!想你耶陸奧混蛋!!!
陸奧守吉行 (21:49:56)
( ´▽` )ノ Guten Tag!
Bismarck drei (21:49:38)
各位日本的刀和艦 Guten Tag!
          Bismarck drei 來到村莊大廳
航戰—山城改二 (21:48:53)
呃唔......(皺眉看著兩位
陸奧守吉行 (21:48:41)
( ´▽` )ノ螢丸爆炸!BOOOOOOOOOOOOOOOOOOOM
螢丸 (21:48:26)
陸奧混蛋!!!
          螢丸 來到村莊大廳
          航戰—山城改二 來到村莊大廳
陸奧守吉行 (21:46:23)
( ´▽` )ノ頭香!
          陸奧守吉行 來到村莊大廳
          村莊建立於Sun, 18 Oct 2015 21:40:53 +0800,來自119.236.85.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