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刀劍之晚飯的本丸Time?村 ~記得P皮啊( ´▽` )ノ~[59928番地]
村莊選項:希望角色 限制時間 白: 4 分 夜: 3 分 第一天晚上的替身君替身君自動遺書公開投票結果票數16人以上時決定者登場16人以上時權力者登場13人以上時貴族與奴隸登場20人以上時埋毒者登場20人以上時大狼登場妖狐的占 
情報渣
DETfcflZU6
[小企鵝]
白髮黑月宗近
IN8sCdV6bI
[共有者]
少年陸奧守
NWiCJ3a9u2
[人狼]
へし切り長谷部
[人狼]
山姥切國廣
1eNO7xbpc6
[人狼]
[決定者]

小狐丸
5DSsPRtzQY
[獵人]
一期一振
AT588weyi6
[共有者]
藥研藤四郎
VdK2chaZHI
[妖狐]
[權力者]

明石国行
Mcf0BbhtP.
[貴族]
蜂須賀虎徹
ZLJsO9Rqu2
[村民]
螢丸
7tCpuEYzgk
[埋毒者]
黏土人三日月
[奴隸]
加州清光
nLJz7kBLrI
[村民]
[戀人]

黏土人燭台切
[村民]
笑面青江
1epuCC4IvQ
[村民]
博多藤四郎
i9UewhLTVY
[人狼]
鶴丸国永
Tyx40WVW.2
[夜梟]
石切丸
RBaLwif8Dw
[靈能者]
特上投石兵
vTezu.LmiI
[子狐]
燭台切光忠
XNR94OgVQg
[人狼]
[大狼]

物吉貞宗
Jjs9SGkJdQ
[人狼]
愛染國俊
iCetGUUf.6
[獵人]
[戀人]

三条
fh2j/Zf15k
[狂人]
平野藤四郎
T8nEJhju.M
[人狼]
獅子王
YBlIl9oPiI
[占卜師]
藥研藤四郎[] (00:47:45)
◆一期一振 ...是沒錯,哥長毛的時候也會這樣嗎?(搔了搔鼻子望
一期一振[] (00:36:42)
◆藥研藤四郎 過了今晚就好了吧?也不是第一次了,不是嗎?(笑
藥研藤四郎[] (00:35:39)
◆一期一振 這到底是.....居然會癢啊(哆嗦了一下)
一期一振[] (00:33:55)
◆藥研藤四郎 噗、藥研覺得癢嗎?抱歉(笑著揉一下頭
藥研藤四郎[] (00:30:58)
◆一期一振 ..うん!? (發現狐耳有點敏感,縮了一下脖子)
特上投石兵[] (00:28:41)
◆鶴丸国永 |ω• `)/[給藥膏]
一期一振[] (00:26:50)
◆藥研藤四郎 ......這裡不是戰場,所以才不想對你們有任何猜疑啊。(笑捏一下狐耳
特上投石兵[] (00:24:05)
◆博多藤四郎 (*ノ´O`*)ノ(附著
鶴丸国永[] (00:23:12)
……機動力果然好高(沒來得及反應就不見人了
特上投石兵[] (00:20:38)
◆藥研藤四郎 ˚‧º·(˚ 。_。)‧º·˚(滾出來
博多藤四郎[] (00:20:13)
(立刻撿起刀裝用手巾包著收好)
へし切り長谷部[] (00:19:06)
我走了。(轉身,晃著尾走掉
へし切り長谷部[] (00:18:51)
好了。(塞上一罐金平糖,退開、晃了晃尾
へし切り長谷部[] (00:18:19)
◆鶴丸国永   …(湊過去舔舔嘴邊的糖屑
平野藤四郎[] (00:17:59)
◆黏土人燭台切 黏土人果然很可愛…(一起收進小布團裡
鶴丸国永[] (00:17:42)
◆へし切り長谷部 …嗯…已經足夠了吧…不想再吃了…(把翅膀收起來
少年陸奧守[] (00:17:35)
◆一期一振 (減一個 我還沒20場OTL
藥研藤四郎[] (00:16:03)
◆博多藤四郎◆特上投石兵 咳、噗!.......(讓博多拍打後背吐了一顆投石出來)
黏土人燭台切[村] (00:15:06)
(–∀–) (蹭伊達O宗黏土人蹭到睡著
へし切り長谷部[] (00:13:36)
◆鶴丸国永  (看了有效果、晃了晃尾巴多餵幾顆
博多藤四郎[] (00:12:53)
◆藥研藤四郎 藥兄那個不是吃的是裝備嗄(拍打後背
鶴丸国永[] (00:12:10)
◆へし切り長谷部 ……(變成黃疲勞了
平野藤四郎[] (00:11:36)
◆黏土人燭台切 (拍照
黏土人燭台切[村] (00:10:57)
(゚∀。)(把頭轉一轉、卡好,回去抱住伊達O宗黏土人
特上投石兵[] (00:10:47)
◆藥研藤四郎◆博多藤四郎 (;´ρ`)博多殿救命噠!!!!
藥研藤四郎[] (00:10:10)
◆一期一振 うん...能相信的只有自己呢,哥太善良了 (抬起手摸摸哥的臉
特上投石兵[] (00:09:47)
◆鶴丸国永 _(°ω° ∠)_(爬上帽子拍拍
平野藤四郎[] (00:09:36)
◆黏土人燭台切 …想要拍照,可以努力不要讓頭掉下來嗎?(繼續試著把頭裝上去
藥研藤四郎[] (00:09:30)
◆博多藤四郎◆特上投石兵 (咀嚼) 這不是有一顆湯圓嗎?
黏土人燭台切[村] (00:08:45)
&*&★§※!!(緊抱著伊達O宗黏土人不放
へし切り長谷部[] (00:08:28)
◆鶴丸国永   (繼續捉著、塞金平糖
博多藤四郎[] (00:08:19)
還沒放湯圓而且很燙...(摸揉投石)
鶴丸国永[] (00:07:33)
◆へし切り長谷部 我不要吃…不喜歡…(讓梅子化灰
平野藤四郎[] (00:06:53)
◆黏土人燭台切 頭、頭沒裝起來還會動嗎…?!
鶴丸国永[] (00:06:41)
◆特上投石兵 (碰到的地方出現溶化的現象
黏土人燭台切[村] (00:06:12)
(゚∀。)?!(衝過去抱住伊達O宗黏土人
特上投石兵[] (00:05:57)
(°▷。)!?投石不是紅豆噠!
平野藤四郎[] (00:05:05)
◆黏土人燭台切 唔……(把伊達O宗的黏土人拿過來
藥研藤四郎[] (00:04:55)
◆特上投石兵 (撈起來嚼掉)
へし切り長谷部[] (00:04:49)
◆鶴丸国永   (直接捉過來塞梅子
黏土人燭台切[村] (00:04:26)
(゚∀。)(只是個掉頭的黏土人,毫無反應
鶴丸国永[] (00:04:18)
◆へし切り長谷部 (都化掉
一期一振[] (00:03:36)
◆藥研藤四郎 唔.....哥哥說過不想懷疑你們啊。雖然.......(苦笑
平野藤四郎[] (00:03:19)
◆博多藤四郎 應該不會吧…現在的黏土人頭沒這麼容易掉的(試著裝回去
博多藤四郎[] (00:03:05)
...(另一隻手拿湯匙把投石撈起來)
特上投石兵[] (00:02:19)
(。⊿°)ノ豪~投石吃~(滾進紅豆湯裡
博多藤四郎[] (00:02:18)
◆平野藤四郎 頭的關節是不是不良品啊?(抓住頭)
平野藤四郎[] (00:01:36)
◆燭台切光忠 非常謝謝燭台切大人的遺書…
黏土人燭台切[村] (00:01:22)
(゚∀。)(頭掉下來
藥研藤四郎[] (00:01:05)
◆一期一振 一次又一次的相信著兄弟們呢(笑瞇起眼)
へし切り長谷部[] (00:01:04)
◆鶴丸国永    (丟醃梅
一期一振[] (00:01:04)
◆藥研藤四郎 ????怎麼突然道謝了?(歪頭
白髮黑月宗近[] (00:00:51)
◆黏土人三日月 哈哈…抱歉呢…(苦笑,摸頭
特上投石兵[] (00:00:37)
◆鶴丸国永 poi?(●ω●)(摸摸翅膀
石切丸[] (00:00:34)
◆笑面青江 那,回家囉?(牽著對方的手往村口走)
博多藤四郎[] (00:00:28)
(。⊿°)ノ 吃了下一場又是一條好漢
燭台切光忠[] (00:00:25)
真想活到最後阿 (搖尾)
平野藤四郎[] (23:59:36)
◆博多藤四郎 謝謝博多~(把擦乾的◆黏土人燭台切端放在軟墊上
笑面青江[村] (23:59:31)
◆石切丸 ....(笑著和對方十指交扣後, 站起身) 那就讓我好好的驚喜一下吧? 我可是很期待的呢(微笑
特上投石兵[] (23:59:31)
( ´▽` )ノ紅豆湯~可是並沒有什麼投石的勝利???
黏土人三日月[] (23:59:30)
◆白髮黑月宗近 (走過去摸摸臉)
白髮黑月宗近[] (23:59:01)
要被抱怨 討厭的還是爺爺算了…爺爺蠢死了………(紅臉、攤倒)
藥研藤四郎[] (23:59:00)
◆一期一振 哥、謝謝你吶(笑
博多藤四郎[] (23:58:31)
◆平野藤四郎 (遞紙巾和軟墊)
黏土人燭台切[村] (23:58:11)
◆平野藤四郎 (゚∀。)(安靜的被人拿著擦拭
石切丸[] (23:57:19)
◆笑面青江 當然是回去的時候告訴你呢。會期待嗎?(笑著輕輕拉開對方的手緊緊的十指交扣)
平野藤四郎[] (23:56:52)
◆黏土人燭台切 黏土人不能隨意泡水的,要好好保養!!(拿著細棉花棒擦乾髮梢間的水份)
笑面青江[村] (23:56:24)
◆石切丸 .... 恩? 什麼樣的行動呢?(乾脆裝傻了起來) 神刀大人要告訴我答案嗎(微笑
一期一振[] (23:56:20)
◆藥研藤四郎 唔....?(感受到視線看回藥研
鶴丸国永[] (23:56:18)
◆へし切り長谷部 (酸梅被詛咒化灰了
白髮黑月宗近[] (23:55:51)
◆へし切り長谷部 ……爺爺我就算被兄弟咬都可以笑著接受喔,你覺得爺爺會對兄弟有任何抱怨嗎?特別是小狐…
平野藤四郎[] (23:55:42)
◆黏土人燭台切 …!!(撈起來擦乾)
博多藤四郎[] (23:55:37)
◆特上投石兵 ╰( °▽°)╯ㄘ紅豆湯慶祝紅色勝利
へし切り長谷部[] (23:55:24)
◆鶴丸国永   (投擲酸梅
少年陸奧守[] (23:55:18)
◆一期一振 (減一個 我還沒20場OTL
石切丸[] (23:55:08)
◆笑面青江 不讓我看的話,是希望我用其他的行動表示嗎?(笑著抱住對方)
藥研藤四郎[] (23:55:07)
◆笑面青江 謝啦(笑
黏土人燭台切[村] (23:54:57)
…………(゚∀。)(想投魚缸自盡
藥研藤四郎[] (23:54:51)
喂、鶴丸殿壞掉了......
物吉貞宗[] (23:54:42)
我是覺得Co謊已經算盡到責任了
へし切り長谷部[] (23:54:32)
◆白髮黑月宗近   雖然是顆內建獵又忘記CO的狐球也不用負評...對吧?(抖耳
鶴丸国永[] (23:54:28)
詛咒…詛咒…詛咒…詛咒…詛咒…詛咒…詛咒…詛咒…詛咒…詛咒…詛咒…詛咒…
物吉貞宗[] (23:54:27)
負評通常是嚴重破壞遊戲規則才給的,真的很不喜歡就給普吧
藥研藤四郎[] (23:54:19)
◆石切丸 (中)當然沒有ww
へし切り長谷部[] (23:53:56)
雖然是顆獵狐球而且內建獵的狐球…
特上投石兵[] (23:53:49)
◆博多藤四郎◆平野藤四郎 ╰( °▽°)╯?~(跳跳蹦蹦
石切丸[] (23:53:45)
◆藥研藤四郎 (中)你認為我有算到他嗎?(笑)
一期一振[] (23:53:42)
(負吧?這裡有23人每人一個去負評都可以啊(笑得很開心
へし切り長谷部[] (23:53:22)
◆白髮黑月宗近   不、這、就算是顆狐球而且是顆一直不讓你死的狂狐球也不必…(慌張著捉著衣角,感到害怕
物吉貞宗[] (23:53:11)
我是覺得沒什麼關係啦,他不是Co了謊嗎
笑面青江[村] (23:53:10)
◆石切丸 .... 別一直看啊....(對方依然目不轉睛, 乾脆伸手蓋住對方的眼睛)(雙頰依然紅通通的
博多藤四郎[] (23:53:05)
◆平野藤四郎 ╰( °▽°)╯(頂著投石一起跑跑跳跳)
藥研藤四郎[] (23:53:01)
◆石切丸 (中) 三条是狂(?
へし切り長谷部[] (23:52:25)
◆白髮黑月宗近   (豎毛看)
平野藤四郎[] (23:52:19)
◆博多藤四郎 ╰( °▽°)╯(拉著博多跑跑跳跳)
少年陸奧守[] (23:52:16)
◆平野藤四郎 ╰( °▽°)╯MVP~
白髮黑月宗近[] (23:52:04)
我想給負評,真的,是誰你們懂
石切丸[] (23:51:57)
◆笑面青江 怎麼了嗎?(疑惑地看著對方別過頭)
特上投石兵[] (23:51:39)
◆黏土人三日月 ٩(ˊᗜˋ*)و歡迎小小爺爺喔~
博多藤四郎[] (23:51:38)
◆平野藤四郎 ╰( °▽°)╯藤四狼噠!!
白髮黑月宗近[] (23:51:21)
為什麼我要活到最後……
一期一振[] (23:51:19)
◆三条 (你每次都隱狂就離開吧我們這邊的村大概太概不適合你玩呢!謝謝!
石切丸[] (23:51:17)
(中之)雖然村側輸了但是這次三条家同側ㄛ
蜂須賀虎徹[村] (23:51:15)
平野很厲害呢(笑)
白髮黑月宗近[] (23:51:03)
◆一期一振 我更想崩…
平野藤四郎[] (23:51:00)
◆博多藤四郎 ╰( °▽°)╯藤四狼呢!!
笑面青江[村] (23:50:58)
◆藥研藤四郎 .... 勉強勉強(拿出掃把艘一艘
一期一振[] (23:50:36)
(我晚上還跟爺爺說我要相信弟弟s 崩潰/
笑面青江[村] (23:50:34)
◆石切丸 (對方就這麼一直看著自己, 紅著臉, 不自在的看向一旁)
博多藤四郎[] (23:50:30)
╰( °▽°)╯藤四狼的信度ry
藥研藤四郎[] (23:50:27)
◆笑面青江 我說啊青江、人我也沒咬到...墳頭就煩請你幫忙清一下了(笑
平野藤四郎[] (23:50:08)
平野的信度已不復返。╰( °▽°)╯
藥研藤四郎[] (23:49:49)
◆一期一振 ?(歪過頭,望著上方微臉紅的哥)
黏土人三日月[] (23:49:45)
◆特上投石兵 爺爺的盒子好像被扔了啊,今天可以到刀裝部屋去嗎?
石切丸[] (23:49:29)
◆笑面青江 那就好。(對著對方微笑著)
へし切り長谷部[] (23:49:09)
我的狐狸也很有信度吧?(微笑
特上投石兵[] (23:49:03)
◆小狐丸╭(。⊿°)╯晚安~(衝撞
笑面青江[村] (23:48:51)
◆白髮黑月宗近 .............(投馬糞
鶴丸国永[] (23:48:42)
◆小狐丸 晚安
一期一振[] (23:48:41)
◆藥研藤四郎 啊、抱歉。咳唔、(微臉紅移開視線
白髮黑月宗近[] (23:48:37)
讓爺爺斷刀算了……(攤地板不想動
笑面青江[村] (23:48:34)
◆石切丸 ...(看著對方嘆了口氣) 我沒事, 好得很呢(苦笑
平野藤四郎[] (23:48:30)
◆小狐丸 小狐丸大人我占單真的有少一天嗎??╰(°▷。)╮
蜂須賀虎徹[村] (23:48:27)
◆笑面青江 不要對小清光這麼粗魯ε=ε=ヾ(;゚д゚)(擋
三条[] (23:48:24)
然後把獅子王信度往下拉
博多藤四郎[] (23:48:14)
◆小狐丸 俗俗午安-
螢丸[] (23:48:13)
(因為我很想睡啊混帳!下次隱毒了
三条[] (23:48:10)
不咬我 我會co占開始亂黑
加州清光[村] (23:48:04)
◆笑面青江 明明就是說你是村人就塞大西瓜( ´▽` )ノ!!
白髮黑月宗近[] (23:48:04)
【遺書】
天上的共友喔,晚上六聲的約定請接收

-----------------------------------

(中略)

-----------------------------------
還有村是我開的(逃
石切丸[] (23:47:58)
◆笑面青江 好了。(幫對方的繃帶打好結)還有哪裡不舒服嗎?
小狐丸[] (23:47:41)
嘛...就這樣吧,我先走了各位晚安
燭台切光忠[] (23:47:34)
◆三条 你走開啦次次都隱狂
物吉貞宗[] (23:47:33)
懷疑他大狼哪
白髮黑月宗近[] (23:47:32)
對了…青江
黏土人燭台切[村] (23:47:25)
◆白髮黑月宗近 #&*※§■◇☆!!!!!!!(用小刀刺對方的腳
白髮黑月宗近[] (23:47:22)
我最後一天腦袋不想動了……
特上投石兵[] (23:47:16)
◆博多藤四郎 _(。⊿°)ノ嘿~對~(蹭蹭
平野藤四郎[] (23:47:16)
為什麼會吊小狐丸我不懂呢!!╰(°▷。)╮
鶴丸国永[] (23:47:14)
◆小狐丸 你自己CO也遲了啊…到底你見到占死了為何還能這麼自信有另一獵…(赤疲
笑面青江[村] (23:47:12)
◆加州清光 我的意思是: 如果我不是人, 我才用西瓜賽屁股, 但我是人啊!!!(用力塞進清光的屁股
三条[] (23:47:01)
哈哈哈哈哈 狂人還不夠狂
和真占出一樣黑單
多學我這位狂氣科學家吧
這次一定是命運石之門世界線
吊末狼
不用拖了
我被咬的話代表我來到的一定不是命運石之門世界線
而是Beta世界線
明石国行[] (23:46:57)
結果第一天票我的都不是奴隸
少年陸奧守[] (23:46:56)
話說 ◆燭台切光忠
我之前出包對不起QWQ(哭
小狐丸[] (23:46:49)
他灰單又沒夜死你們還信他呢。
藥研藤四郎[] (23:46:47)
◆一期一振 (耳朵被搔抖了抖) 哥?
加州清光[村] (23:46:46)
CO獵沒夜死 票又顯 怎麼會抓不到狼........( ´▽` )ノ
獅子王[] (23:46:43)
(中)叔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掐
笑面青江[村] (23:46:42)
╰(°▷。)╮ ╰(°▷。)╮ ╰(°▷。)╮ ╰(°▷。)╮ ╰(°▷。)╮ ╰(°▷。)╮ ╰(°▷。)╮ ╰(°▷。)╮
白髮黑月宗近[] (23:46:40)
(累攤
博多藤四郎[] (23:46:38)
投石是子狐...(抱緊蹭)
少年陸奧守[] (23:46:36)
恭喜狼勝~
へし切り長谷部[] (23:46:35)
︿ ︿
(゚∀。)
黏土人三日月[] (23:46:34)
(從碎碗裡走出來)
蜂須賀虎徹[村] (23:46:32)
狼獵啊!(́◉◞౪◟◉‵)
加州清光[村] (23:46:29)
腦濕大西瓜塞屁股喔( ´▽` )ノ
一期一振[] (23:46:23)
(獵沒夜死啊
小狐丸[] (23:46:23)
就是這樣了,真遺憾2位不信任我。
鶴丸国永[] (23:46:20)
沒救了啊…
石切丸[] (23:46:18)
◆笑面青江 我有包紮過了呢。(細心的幫對方上藥包紮)
加州清光[村] (23:46:16)
( ´▽` )ノ
物吉貞宗[] (23:46:16)
平野好厲害啊!
特上投石兵[] (23:46:15)
_(。⊿°)ノ燈扔~
螢丸[] (23:46:14)
(沉默是會呼吸的痛~
燭台切光忠[] (23:46:14)
(゚∀。)
平野藤四郎[] (23:46:11)
╰(°▷。)╮
三条[] (23:46:09)
快咬共 放大家睡覺
へし切り長谷部[] (23:46:09)
很好沒咬毒。
一期一振[] (23:46:08)
◆藥研藤四郎 (笑繼續摸著頭,搔一下狐耳
藥研藤四郎[] (23:46:06)
平野很冷靜的,沒問題
黏土人燭台切[村] (23:46:05)
(゚∀。)
 [人狼・狂人勝利] 咬殺最後一人後,人狼們往下一個村莊去尋找獵物了
            < < 早晨來臨 13 日目的早上開始 > >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小狐丸 的遺言
獵CO 死也不留給狼用
安心信賴小....不要給我插旗!!我才不是!!
我死的話吊平野,假獵無誤...另一獵可能是光忠....
宗近跟我都CCO白單,必白的,螢丸是毒,唯一有問題的只剩灰單平野你了啊
白髮黑月宗近 的遺言

天上的共友喔,晚上六聲的約定請接收

-----------------------------------
(嗚…筆記好長好長好長……TAT)

村民4 人狼6 占卜師1 靈能者1 狂人1 獵人2 共有者2 妖狐1 子狐1 埋毒者1 說謊狂1 夜梟1 小企鵝1 貴族1 奴隸1 (決定者1) (權力者1) (戀人2) (大狼1)

吊:愛染+清光(戀死)、切國(黑單)、少年、物吉(黑單+沒咒死)、藥研(5天權+沒咒死)、長谷部(沒咒死)、金閃閃、博多、小光忠、光忠、
夜死:三條、投石、石切、一期、黑鶴、CCO、黏土爺、明石、【平安】、
貴明石
毒:螢丸
獵:平野

-----------------------------------
還有村是我開的(逃
 白髮黑月宗近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平野藤四郎 人狼對 白髮黑月宗近 為鎖定目標
平野藤四郎(人狼) (23:45:55)
算了╰(°▷。)╮
螢丸[]的自言自語 (23:45:42)
(好累啊…我想睡覺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3:45:42)
殺了爺爺算了
平野藤四郎(人狼) (23:45:32)
我少算一天了嗎…?(扳手指數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3:45:22)
…………
            < < 日落、黑暗的夜晚來臨 > >
 小狐丸 被表決處死
12 日目 ( 1 回目)
白髮黑月宗近0 票投票給 1 票 → 小狐丸
小狐丸3 票投票給 1 票 → 平野藤四郎
螢丸0 票投票給 1 票 → 小狐丸
平野藤四郎1 票投票給 1 票 → 小狐丸
            小狐丸 對 平野藤四郎 投票處死
            白髮黑月宗近 對 小狐丸 投票處死
            螢丸 對 小狐丸 投票處死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平野藤四郎[] (23:43:45)
另一獵也有可能留村遺,哪能知道是否還有獵伴在
小狐丸[] (23:43:26)
他說了我就能跳獵抓假的出來了啊...
小狐丸[] (23:43:11)
我本來想引假獵CO的...哪知道光忠不肯說~"~
            平野藤四郎 對 小狐丸 投票處死
小狐丸[] (23:42:51)
留平野的話就狼勝了,兩位自己決定。
白髮黑月宗近[] (23:42:49)
爺爺累了…有白沒白都算了……(紅臉
螢丸[] (23:42:47)
你是獵呢
平野藤四郎[] (23:42:44)
宗近大人一直活著,小狐丸大人是大狼的吧
螢丸[] (23:42:33)
那你剛剛怎麼不說?
小狐丸[] (23:42:30)
今天吊了我還是會入夜的,吊平野的話就結束了
小狐丸[] (23:42:11)
抱歉啊...世事不如人意呢...不過我確實是獵沒錯
白髮黑月宗近[] (23:42:05)
螢丸你指吧…
螢丸[] (23:41:52)
我想吊小狐丸唷!
螢丸[] (23:41:02)
小狐丸...青江夜死了
小狐丸[] (23:41:01)
獵CO 昨天的平安夜是我護到的,假獵是平野,今天吊他!
平野藤四郎[] (23:40:55)
我也在懷疑小狐丸大人
小狐丸[] (23:40:31)
笨蛋你為什麼不CO獵啊...你CO了我就能抓假的出來了!!!
白髮黑月宗近[] (23:40:20)
小狐………
小狐丸[] (23:40:16)
.........果然啊
            < < 早晨來臨 12 日目的早上開始 > >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燭台切光忠 的遺言
小狐丸應該是大狼!
不然不可能活那麼久!

獵co
N1無所事事呢~
N2 少年陸奧守
N2 獅子王
N3 へし切り長谷部
N4 螢丸
N5 獅子王
N6 白髮黑月宗近
N7 白髮黑月宗近
N8 白髮黑月宗近
N9 白髮黑月宗近
N10 白髮黑月宗近 護衛成功
笑面青江 的遺言
村人

冷門性知識

蝌蚪具有抗皺的特性。/蝌蚪子具備鋅與鈣能強化牙齒。

所以阿, 還是多咬咬吧?(微笑

恩? 你問我是什麼意思? 唉呀呀, 好孩子別多問喔

我想吊那個瑩丸和小狐
 笑面青江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平野藤四郎 人狼對 笑面青江 為鎖定目標
            小狐丸 對 白髮黑月宗近 進行護衛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平野藤四郎(人狼) (23:39:22)
唉…可以咬毒嗎……
平野藤四郎(人狼) (23:38:54)
似乎咬誰都不對啊
小狐丸[]的自言自語 (23:38:41)
不會是大光忠獵人吧(頭痛
小狐丸[]的自言自語 (23:38:30)
還是小光忠是獵人?!
小狐丸[]的自言自語 (23:38:18)
剩青江了啊喂....不然就是平野假獵了...他假獵的話那另一獵呢?!
平野藤四郎(人狼) (23:38:16)
我不要當末狼…………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3:38:16)
……(縮一角)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3:38:02)
…………………………
平野藤四郎(人狼) (23:37:59)
腦子不清楚了(難過的伏在桌上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3:37:54)
………嗚…
小狐丸[]的自言自語 (23:37:38)
我累了...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3:37:37)
告非,不想吊家人!!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3:37:19)
明天爺爺沒死會指小狐啦
螢丸[]的自言自語 (23:37:12)
青江嗎…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3:36:59)
我…
平野藤四郎(人狼) (23:36:50)
啊…
小狐丸[]的自言自語 (23:36:41)
........
            < < 日落、黑暗的夜晚來臨 > >
 燭台切光忠 被表決處死
11 日目 ( 1 回目)
白髮黑月宗近0 票投票給 1 票 → 燭台切光忠
小狐丸2 票投票給 1 票 → 燭台切光忠
螢丸0 票投票給 1 票 → 燭台切光忠
笑面青江0 票投票給 1 票 → 燭台切光忠
燭台切光忠4 票投票給 1 票 → 小狐丸
平野藤四郎0 票投票給 1 票 → 小狐丸
            平野藤四郎 對 小狐丸 投票處死
            燭台切光忠 對 小狐丸 投票處死
            小狐丸 對 燭台切光忠 投票處死
            螢丸 對 燭台切光忠 投票處死
            白髮黑月宗近 對 燭台切光忠 投票處死
            笑面青江 對 燭台切光忠 投票處死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平野藤四郎[] (23:35:26)
一直覺得共有會被咬,結果害貴奴死掉了…
小狐丸[] (23:35:19)
那今天吊大燭台吧,灰單剩你了
燭台切光忠[] (23:35:16)
活太久了吧這白單
平野藤四郎[] (23:34:59)
不知道另一獵在不在,當然選定一位必白護…
燭台切光忠[] (23:34:43)
小狐丸也是呢
笑面青江[村] (23:34:27)
所以長谷部死前投了你那票是有用意的啊
燭台切光忠[] (23:34:24)
....
白髮黑月宗近[] (23:34:23)
我討厭寫筆記啦……
小狐丸[] (23:34:20)
本場2獵啊,現在只有一獵,昨天都護三日月?
白髮黑月宗近[] (23:34:04)
少年陸奧守 占【已R死】
N1 加州清光 村
N2 ◆燭台切光忠 村 <<<< 還活著…
N3 ◆蜂須賀虎徹 村
平野藤四郎[] (23:34:01)
這場兩獵呢
小狐丸[] (23:33:51)
大燭台你呢?
白髮黑月宗近[] (23:33:50)
…………換爺爺頭痛了…
笑面青江[村] (23:33:49)
獵人pk ?
笑面青江[村] (23:33:41)
...............!?
燭台切光忠[] (23:33:39)
◆小狐丸 為什麼?
小狐丸[] (23:33:38)
還有人要獵PK嗎?
白髮黑月宗近[] (23:33:22)
.........
小狐丸[] (23:33:13)
今天吊平野....(揉額
笑面青江[村] (23:33:09)
(腦子已燒壞(ry
平野藤四郎[] (23:33:00)
此回的身分是獵人!
D2 獅子王
D3 獅子王
D4 獅子王
D5 獅子王
D6 獅子王
D7 白髮黑月宗近
D8 白髮黑月宗近
D9 白髮黑月宗近 護衛成功
笑面青江[村] (23:32:50)
等等... 還是... 是狐狸???
螢丸[] (23:32:35)
獵人嗎?(揉眼
白髮黑月宗近[] (23:32:29)
累死………
螢丸[] (23:32:12)
(打瞌睡
笑面青江[村] (23:32:02)
獵人還在啊....太好了呢
平野藤四郎[] (23:31:52)
太好了…
燭台切光忠[] (23:31:46)
平安夜
白髮黑月宗近[] (23:31:43)
平安呢…
            < < 早晨來臨 11 日目的早上開始 > >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黏土人燭台切 的遺言
◎★⊙℅※&§*△≠∮!
………☆§*&※▼○*&#。
            平野藤四郎 人狼對 白髮黑月宗近 為鎖定目標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笑面青江[村]的自言自語 (23:29:57)
如果平野後沒結束, 吊小狐
笑面青江[村]的自言自語 (23:29:40)
下一個, 想釣平野
            小狐丸 對 白髮黑月宗近 進行護衛
小狐丸[]的自言自語 (23:29:27)
大燭台是另一獵嗎還是平野?
平野藤四郎(人狼) (23:28:53)
光忠大人…?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3:28:35)
給我天觀!!!!
小狐丸[]的自言自語 (23:28:32)
mu....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3:28:27)
告‧非‧啦!!!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3:28:17)
為什麼要給我當最後有職的一白!!!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3:27:52)
不科學啦!!!
螢丸[]的自言自語 (23:27:49)
(打瞌睡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3:27:42)
爺爺活到現在不科學!!
平野藤四郎(人狼) (23:27:40)
來不及貼出獵單…明天放會沒有信度了吧(掩面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3:27:29)
爺爺活到現在不科學!
            < < 日落、黑暗的夜晚來臨 > >
 黏土人燭台切 被表決處死
10 日目 ( 1 回目)
白髮黑月宗近0 票投票給 1 票 → 黏土人燭台切
小狐丸0 票投票給 1 票 → 黏土人燭台切
螢丸0 票投票給 1 票 → 黏土人燭台切
黏土人燭台切6 票投票給 1 票 → 燭台切光忠
笑面青江0 票投票給 1 票 → 黏土人燭台切
燭台切光忠1 票投票給 1 票 → 黏土人燭台切
平野藤四郎0 票投票給 1 票 → 黏土人燭台切
            小狐丸 對 黏土人燭台切 投票處死
            平野藤四郎 對 黏土人燭台切 投票處死
            白髮黑月宗近 對 黏土人燭台切 投票處死
            笑面青江 對 黏土人燭台切 投票處死
            燭台切光忠 對 黏土人燭台切 投票處死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笑面青江[村] (23:26:39)
◆平野藤四郎 喜歡的不是我, 是清光呢, 記得本丸的西瓜不要隨便吃, 髒髒的
            螢丸 對 黏土人燭台切 投票處死
            黏土人燭台切 對 燭台切光忠 投票處死
白髮黑月宗近[] (23:26:32)
獵不出來也沒辦法…萬幸渣應該是企鵝了…
小狐丸[] (23:26:09)
那就指吊小光忠吧
黏土人燭台切[村] (23:26:09)
……(搖頭
螢丸[] (23:25:41)
毒誓呢…
平野藤四郎[] (23:25:40)
青江大人您到底多喜歡西瓜?!
笑面青江[村] (23:25:38)
我都用自己的屁股發誓了,我真是村阿!!!!!!!
小狐丸[] (23:25:37)
本場2獵...有人要獵CO嗎?CO出來的話剩的2個都是毛側的了
白髮黑月宗近[] (23:25:32)
抱歉,如果要指吊想 R小的光忠
燭台切光忠[] (23:25:30)
◆笑面青江 不要玩食物
笑面青江[村] (23:25:12)
如果是我拿大西瓜桶自己的屁股
白髮黑月宗近[] (23:24:58)
為什麼要給爺爺當最後一白…(按額
笑面青江[村] (23:24:57)
絕對是村, 好嗎(翻白眼
小狐丸[] (23:24:26)
青江你是村還子狐?(望
螢丸[] (23:24:21)
沒被咬超級無聊的度過每一夜了...(撐頰盤腿坐
黏土人燭台切[村] (23:24:20)
(急速的搖搖頭
笑面青江[村] (23:24:20)
普通的村人,問心無愧
笑面青江[村] (23:24:05)
有毒要PK嗎
小狐丸[] (23:24:01)
我想也是,那麼2個燭台切跟平野青江呢?
黏土人燭台切[村] (23:23:57)
◆小狐丸 ▼□*※◎!(撲到對方身上
白髮黑月宗近[] (23:23:52)
嗯……(黑線
螢丸[] (23:23:35)
毒CO
平野藤四郎[] (23:23:28)
必白剩下一位共有了…
燭台切光忠[] (23:23:26)
奴貴全上去了...
螢丸[] (23:23:24)
那...
小狐丸[] (23:23:18)
毒請CO吧,這時留著也沒必要了呢
小狐丸[] (23:22:57)
灰單內有狼呢,不咬灰單了啊
白髮黑月宗近[] (23:22:55)
貴也上去了……
            < < 早晨來臨 10 日目的早上開始 > >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明石国行 的遺言
貴族就是要喝牛奶,不然要幹嘛。
牛奶CO
博多藤四郎 的遺言
村者。
 明石国行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燭台切光忠 人狼對 明石国行 為鎖定目標
            小狐丸 對 白髮黑月宗近 進行護衛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平野藤四郎(人狼) (23:21:21)
好的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3:21:07)
(衣服會來不及燙的啦TAT)
平野藤四郎(人狼) (23:21:07)
嗯…毒可能是螢丸吧
燭台切光忠[](人狼) (23:21:00)
遺書
燭台切光忠[](人狼) (23:20:54)
帥氣的村co
感覺小狐丸是大狼
不然為什麼爺爺必白共有卻一直沒死?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3:20:49)
爺爺…還要活多久啊…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3:20:22)
嗯…吊數不太會算啊……
明石国行[]的自言自語 (23:20:15)
想上天國了
燭台切光忠[](人狼) (23:20:08)
只能賭獵是小獵丸了 這樣他一定會護爺爺的
黏土人燭台切[村]的自言自語 (23:20:03)
……………?
小狐丸[]的自言自語 (23:19:53)
不過灰單沒被咬了....那麼灰單有狼沒錯了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3:19:49)
毒還沒出來…會是螢嗎…
螢丸[]的自言自語 (23:19:48)
雖然我沒說什麼話就是了
燭台切光忠[](人狼) (23:19:47)
毒還在場 不能賭
平野藤四郎(人狼) (23:19:36)
是…對不起,在下幫不上忙…(低落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3:19:32)
那遺書上面已經不用寫了死…
明石国行[]的自言自語 (23:19:28)
螢丸...不是村吧
螢丸[]的自言自語 (23:19:28)
國行也不相信我呢…(望天
小狐丸[]的自言自語 (23:19:19)
不過另一獵還在不在啊,我也開始不安了怎麼辦(炸毛
燭台切光忠[](人狼) (23:19:14)
今晚咬明石吧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3:19:12)
小爺爺…
螢丸[]的自言自語 (23:19:06)
明天再CO吧~~
燭台切光忠[](人狼) (23:19:02)
只剩你我呢
平野藤四郎(人狼) (23:19:00)
啊…博多…
小狐丸[]的自言自語 (23:18:54)
螢丸你是毒嗎?最後那個猶豫?
燭台切光忠[](人狼) (23:18:36)
            < < 日落、黑暗的夜晚來臨 > >
 博多藤四郎 被表決處死
9 日目 ( 1 回目)
白髮黑月宗近0 票投票給 1 票 → 博多藤四郎
小狐丸0 票投票給 1 票 → 博多藤四郎
明石国行0 票投票給 1 票 → 螢丸
螢丸3 票投票給 1 票 → 博多藤四郎
黏土人燭台切2 票投票給 1 票 → 博多藤四郎
笑面青江0 票投票給 1 票 → 螢丸
博多藤四郎4 票投票給 1 票 → 黏土人燭台切
燭台切光忠0 票投票給 1 票 → 螢丸
平野藤四郎0 票投票給 1 票 → 黏土人燭台切
            小狐丸 對 博多藤四郎 投票處死
            白髮黑月宗近 對 博多藤四郎 投票處死
            明石国行 對 螢丸 投票處死
            平野藤四郎 對 黏土人燭台切 投票處死
            螢丸 對 博多藤四郎 投票處死
            燭台切光忠 對 螢丸 投票處死
            笑面青江 對 螢丸 投票處死
            黏土人燭台切 對 博多藤四郎 投票處死
            博多藤四郎 對 黏土人燭台切 投票處死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白髮黑月宗近[] (23:17:40)
先當吊了3狼1狐吧
小狐丸[] (23:17:39)
只吊中3個狼
螢丸[] (23:17:34)
姆...
小狐丸[] (23:17:34)
沒,長谷部CO狐了
小狐丸[] (23:17:19)
毒請CO,免得被吊中
燭台切光忠[] (23:17:17)
所以吊了4狼了吧?
燭台切光忠[] (23:17:04)
藥研被咒沒死
明石国行[] (23:16:59)
那…要來試試我的詛咒嗎?(展開漆黑的翅膀
D1 整理羽毛中
D2 放棄行動
D3 長谷部…沒有死啊…你到底是什麼?
D4 物吉…還活著…果然…
D5 藥研…又沒死…
D6 明石
平野藤四郎[] (23:16:43)
藥研有被咒的
燭台切光忠[] (23:16:32)
有職的幾乎死光了 除了爺爺...
白髮黑月宗近[] (23:16:29)
如果都沒吊錯,那還有2隻未確定呢
螢丸[] (23:16:25)
(撐頰
博多藤四郎[] (23:16:23)
藥研也被梟咒過?
小狐丸[] (23:16:20)
切國+物吉+藥研3狼了,1狐長谷部
明石国行[] (23:16:09)
毒也還在
白髮黑月宗近[] (23:16:00)
吊:愛染+清光(戀死)、切國(黑單)、少年、物吉(黑單+沒咒死)、藥研、長谷部(沒咒死)、金閃閃、
博多藤四郎[] (23:15:55)
村民4 人狼6 占卜師1 靈能者1 狂人1 獵人2 共有者2 妖狐1 子狐1 埋毒者1 說謊狂1 
夜梟1 小企鵝1 貴族1 奴隸1 (決定者1) (權力者1) (戀人2) (大狼1)
笑面青江[村] (23:15:43)
◆小狐丸 ........ 你這什麼邏輯推理(嫌棄
白髮黑月宗近[] (23:15:42)
◆小狐丸 小狐,你的頭還好吧
小狐丸[] (23:15:26)
還有4狼1子狐?我沒記錯的話
燭台切光忠[] (23:15:20)
◆小狐丸 ........
博多藤四郎[] (23:15:10)
原來如此(寫寫)
平野藤四郎[] (23:15:08)
啊…確實是少了青江大人,抱歉我也沒有注意到
笑面青江[村] (23:15:02)
灰單+1!(舉手
燭台切光忠[] (23:15:01)
剩9人...
明石国行[] (23:14:55)
在這裡好燒腦
小狐丸[] (23:14:51)
腦濕不會咬石切丸的,你也可以把他當子狐看,但絕對不會是狼
黏土人燭台切[村] (23:14:51)
◆黏土人三日月 (抱著小小的夥伴哭
螢丸[] (23:14:41)
小爺爺...
博多藤四郎[] (23:14:26)
俗俗你昨天少算青江腦師~?
小狐丸[] (23:14:22)
....(覺得頭痛
燭台切光忠[] (23:14:11)
咬奴了
明石国行[] (23:14:10)
端牛奶的爺爺..
白髮黑月宗近[] (23:14:10)
…………咬小爺爺了啊…
            < < 早晨來臨 9 日目的早上開始 > >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蜂須賀虎徹 的遺言
正品村民( ͡° ͜ʖ ͡°)✧

就是那僅僅四分之一的村民呢,有些無聊的夜晚阿...(撐著下巴
黏土人三日月 的遺言
奴CO
貴族是 明石国行 
嗯?把爺爺當作奉茶童子了嗎?
倒也還挺有趣的,我就去幫你端牛奶過來吧。
廚房、廚房在哪裡呢?
好像有點遠啊,哈哈哈、
 黏土人三日月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燭台切光忠 人狼對 明石国行 為鎖定目標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燭台切光忠[](人狼) (23:13:20)
不要提
燭台切光忠[](人狼) (23:13:17)
陸奧白單沒用
博多藤四郎(人狼) (23:12:48)
灰單:螢丸、博多、平野、粘土人燭台切、青江、(陸奧白單:燭台切)
存活:小狐丸(村)、黑月(共)、明石(貴)、黏土三日月(奴)
            小狐丸 對 白髮黑月宗近 進行護衛
螢丸[]的自言自語 (23:12:46)
好無聊呢…(滾滾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3:12:39)
遺書又要改了……(繼續拿毛筆寫筆記)
燭台切光忠[](人狼) (23:12:38)
我會主將小狐丸大狼喔
平野藤四郎(人狼) (23:12:33)
可以先咬貴奴?
小狐丸[]的自言自語 (23:12:21)
嗯...
博多藤四郎(人狼) (23:12:19)
明日我會提...
燭台切光忠[](人狼) (23:12:15)
不過狂共 有點捨不得清呢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3:12:01)
爺爺活這麼久根本不科學
平野藤四郎(人狼) (23:11:57)
或許小狐丸是少算了一位吧
博多藤四郎(人狼) (23:11:47)
該清掉了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3:11:47)
筆記都長到不可思議啦……
平野藤四郎(人狼) (23:11:33)
嗯…爺爺都有職呢
燭台切光忠[](人狼) (23:11:33)
白髮黑月宗近 共CO
黏土人三日月 奴CO

清理必白嗎?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3:11:31)
……又要寫筆記了…
博多藤四郎(人狼) (23:11:28)
恩...
燭台切光忠[](人狼) (23:11:19)
單純手誤?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3:11:17)
嗯…大概是了…
燭台切光忠[](人狼) (23:11:14)
但共有是爺爺
明石国行[]的自言自語 (23:11:14)
總覺得都好可疑
螢丸[]的自言自語 (23:11:13)
(´・н・`)
小狐丸[]的自言自語 (23:11:06)
我昨天才想說占給另一位護就(ry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3:10:56)
決…是小的燭台切吧…?
燭台切光忠[](人狼) (23:10:55)
博多藤四郎(人狼) (23:10:52)
...小狐丸的灰單裡沒有清江
            < < 日落、黑暗的夜晚來臨 > >
 蜂須賀虎徹 被表決處死
8 日目 ( 2 回目)
白髮黑月宗近0 票投票給 1 票 → 平野藤四郎
小狐丸0 票投票給 1 票 → 蜂須賀虎徹
明石国行0 票投票給 1 票 → 蜂須賀虎徹
蜂須賀虎徹3 票投票給 1 票 → 燭台切光忠
螢丸2 票投票給 1 票 → 博多藤四郎
黏土人三日月0 票投票給 1 票 → 平野藤四郎
黏土人燭台切1 票投票給 1 票 → 博多藤四郎
笑面青江0 票投票給 1 票 → 螢丸
博多藤四郎2 票投票給 1 票 → 螢丸
燭台切光忠1 票投票給 1 票 → 蜂須賀虎徹
平野藤四郎2 票投票給 1 票 → 黏土人燭台切
8 日目 ( 1 回目)
白髮黑月宗近0 票投票給 1 票 → 平野藤四郎
小狐丸0 票投票給 1 票 → 博多藤四郎
明石国行0 票投票給 1 票 → 蜂須賀虎徹
蜂須賀虎徹2 票投票給 1 票 → 黏土人燭台切
螢丸2 票投票給 1 票 → 博多藤四郎
黏土人三日月0 票投票給 1 票 → 平野藤四郎
黏土人燭台切2 票投票給 1 票 → 燭台切光忠
笑面青江0 票投票給 1 票 → 螢丸
博多藤四郎2 票投票給 1 票 → 螢丸
燭台切光忠1 票投票給 1 票 → 蜂須賀虎徹
平野藤四郎2 票投票給 1 票 → 黏土人燭台切
            燭台切光忠 對 蜂須賀虎徹 投票處死
            笑面青江 對 螢丸 投票處死
            平野藤四郎 對 黏土人燭台切 投票處死
            白髮黑月宗近 對 平野藤四郎 投票處死
            蜂須賀虎徹 對 燭台切光忠 投票處死
            黏土人三日月 對 平野藤四郎 投票處死
            明石国行 對 蜂須賀虎徹 投票處死
            黏土人燭台切 對 博多藤四郎 投票處死
            小狐丸 對 蜂須賀虎徹 投票處死
            博多藤四郎 對 螢丸 投票處死
            螢丸 對 博多藤四郎 投票處死
         請重新投票( 1 回目)
            平野藤四郎 對 黏土人燭台切 投票處死
            蜂須賀虎徹 對 黏土人燭台切 投票處死
            笑面青江 對 螢丸 投票處死
            小狐丸 對 博多藤四郎 投票處死
            燭台切光忠 對 蜂須賀虎徹 投票處死
            明石国行 對 蜂須賀虎徹 投票處死
            白髮黑月宗近 對 平野藤四郎 投票處死
            螢丸 對 博多藤四郎 投票處死
            黏土人三日月 對 平野藤四郎 投票處死
            黏土人燭台切 對 燭台切光忠 投票處死
            博多藤四郎 對 螢丸 投票處死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白髮黑月宗近[] (23:07:09)
◆明石国行 ……不得不說意外地合適(汗
平野藤四郎[] (23:07:01)
◆小狐丸 是的
小狐丸[] (23:06:59)
嗯....那麼灰單的...先處理?
黏土人燭台切[村] (23:06:57)
○……。
燭台切光忠[] (23:06:47)
就算是白單.....也不一定是真白就是了
螢丸[] (23:06:39)
國行有牛奶喝真不錯呢~
明石国行[] (23:06:36)
都在白單了才不想出來
蜂須賀虎徹[村] (23:06:36)
是呢,僅僅是那四分之一的村呢(攤手)
黏土人三日月[] (23:06:22)
渣共占黑黑
村共黑貴?
?村戀??
?梟靈占村
黑戀謊?占
蜂須賀虎徹[村] (23:06:12)
懶懶的貴族嗎(望
小狐丸[] (23:06:11)
灰單:螢丸 博多 燭台切光忠 平野 腎豆 粘土人燭台
這幾位沒錯吧?
博多藤四郎[] (23:06:07)
真的呢,村側職業剩的不多...
笑面青江[村] (23:06:03)
雖然很難吃....不, 雖然不怎麼符合大眾的胃口, 但是還是請你出來和大眾說明啊
明石国行[] (23:06:00)
唉..貴CO
燭台切光忠[] (23:06:00)
(中:這場居然沒天人永隔co
蜂須賀虎徹[村] (23:05:57)
貴在哪呢?
黏土人三日月[] (23:05:54)
嗯……喝完牛奶睡了嗎?
笑面青江[村] (23:05:38)
........ 貴族世家請出來
白髮黑月宗近[] (23:05:28)
對啊,貴不介意的話請務必表明身份
平野藤四郎[] (23:05:27)
必白:
◆黏土人三日月 奴
◆白髮黑月宗近 共
小狐丸[] (23:04:59)
貴族請CO吧,免得被吊上去
笑面青江[村] (23:04:45)
◆獅子王 (拿出剛做好的蛋糕, 放在對方的墳墓面前)
平野藤四郎[] (23:04:38)
沒看到貴遺,貴還在的吧
黏土人三日月[] (23:04:35)
◆白髮黑月宗近 剛送完牛奶呢,自然是還在的。
小狐丸[] (23:04:27)
沒占了...那貴族要不要CO出來省吊數?
螢丸[] (23:04:13)
沒有占了...
明石国行[] (23:04:12)
占都沒了
白髮黑月宗近[] (23:04:11)
那麼想問一下,貴還在這裡嗎?小的爺爺喲
蜂須賀虎徹[村] (23:03:59)
衝占了阿...真可惜無法給我白單阿,獅子王辛苦了
黏土人燭台切[村] (23:03:55)
……?
平野藤四郎[] (23:03:50)
獅子王大人辛苦了…
博多藤四郎[] (23:03:38)
衝占...
燭台切光忠[] (23:03:37)
占死了....
小狐丸[] (23:03:33)
...占死了
白髮黑月宗近[] (23:03:29)
咬占了呢…
            < < 早晨來臨 8 日目的早上開始 > >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獅子王 的遺言
占CO!放心交給獅子王大人吧!
D1 三条 村
D2 山姥切國廣 狼
D3 物吉貞宗 狼
D4 小狐丸 村
D5 一期一振 村
D6 明石國行 村
D7 蜂須賀虎徹
へし切り長谷部 的遺言
…主子不在。
 獅子王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小狐丸 對 燭台切光忠 進行護衛
            獅子王 對 蜂須賀虎徹 占卜
            燭台切光忠 人狼對 獅子王 為鎖定目標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博多藤四郎(人狼) (23:02:13)
咬我頭上的?
小狐丸[]的自言自語 (23:02:00)
...話說...另一獵不知道怎樣了,希望能活著...目前死的都有職,應該還在吧?
燭台切光忠[](人狼) (23:01:59)
長谷部君...我好想你阿...(嘆氣)
笑面青江[村]的自言自語 (23:01:50)
把非人側通通消滅啊!!!!!!!!
平野藤四郎(人狼) (23:01:48)
小狐丸大人似乎有職呢
燭台切光忠[](人狼) (23:01:36)
賭獵去護白單的可能性
笑面青江[村]的自言自語 (23:01:32)
(丟按摩O)(丟橄欖油)(丟保險O)
博多藤四郎(人狼) (23:01:29)
恩,如果被占到我會CO毒
燭台切光忠[](人狼) (23:01:23)
還是咬占?
燭台切光忠[](人狼) (23:01:18)
場上還有毒
笑面青江[村]的自言自語 (23:01:16)
(踩踏墳墓(丟大黃瓜(丟大香蕉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3:01:12)
唉…不想了,筆記好長好討厭………
燭台切光忠[](人狼) (23:01:09)
我只能村到底了
笑面青江[村]的自言自語 (23:00:55)
◆へし切り長谷部 洗捏洗捏洗捏洗捏洗捏洗捏洗捏洗捏
燭台切光忠[](人狼) (23:00:52)
小狐丸
平野藤四郎(人狼) (23:00:52)
嗯…獵人該不會是入戀的兩位,或是其中有企鵝呢…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3:00:51)
今天有沒有可能三條全員同側…
燭台切光忠[](人狼) (23:00:49)
咬小毒丸?
蜂須賀虎徹[村]的自言自語 (23:00:36)
感覺會咬必白呢,唉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3:00:32)
……想早點上去(再跑去燙衣服)啊…
博多藤四郎(人狼) (23:00:26)
獅子王:三条(咬了)、山姥切(吊死)、物吉(吊了)、小狐丸、一期(咬了)、明石
小狐丸[]的自言自語 (23:00:21)
小企鵝看來是渣了?確實沒笑聲呢
蜂須賀虎徹[村]的自言自語 (23:00:21)
我也只是個村呢...大狼還在嗎?
燭台切光忠[](人狼) (23:00:18)
白髮黑月宗近 共CO
黏土人三日月 奴CO
獅子王[]的自言自語 (23:00:15)
今天占誰啊……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3:00:06)
呣……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2:59:57)
怎麼…都不咬爺爺…
蜂須賀虎徹[村]的自言自語 (22:59:54)
話說兩隻燭台切都還在呢
博多藤四郎(人狼) (22:59:51)
(聳肩)
燭台切光忠[](人狼) (22:59:45)
太可惜了 如果梟留著就能多送一位村民上去
蜂須賀虎徹[村]的自言自語 (22:59:45)
長谷部不喜歡黏土人版本嗎?(望投票
小狐丸[]的自言自語 (22:59:44)
是啊長谷部,我心血來潮選了狐結果入獵了呢?
應該說幸還是不幸?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2:59:39)
(汗
平野藤四郎(人狼) (22:59:29)
…………………藤四狼。
            < < 日落、黑暗的夜晚來臨 > >
 へし切り長谷部 被表決處死
7 日目 ( 1 回目)
白髮黑月宗近0 票投票給 1 票 → へし切り長谷部
へし切り長谷部12 票投票給 1 票 → 黏土人燭台切
小狐丸0 票投票給 1 票 → へし切り長谷部
明石国行0 票投票給 1 票 → へし切り長谷部
蜂須賀虎徹0 票投票給 1 票 → へし切り長谷部
螢丸0 票投票給 1 票 → へし切り長谷部
黏土人三日月0 票投票給 1 票 → へし切り長谷部
黏土人燭台切1 票投票給 1 票 → へし切り長谷部
笑面青江0 票投票給 1 票 → へし切り長谷部
博多藤四郎0 票投票給 1 票 → へし切り長谷部
燭台切光忠0 票投票給 1 票 → へし切り長谷部
平野藤四郎0 票投票給 1 票 → へし切り長谷部
獅子王0 票投票給 1 票 → へし切り長谷部
            小狐丸 對 へし切り長谷部 投票處死
            へし切り長谷部 對 黏土人燭台切 投票處死
            博多藤四郎 對 へし切り長谷部 投票處死
            獅子王 對 へし切り長谷部 投票處死
            燭台切光忠 對 へし切り長谷部 投票處死
            平野藤四郎 對 へし切り長谷部 投票處死
            黏土人燭台切 對 へし切り長谷部 投票處死
            黏土人三日月 對 へし切り長谷部 投票處死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へし切り長谷部[] (22:58:44)
…先走了。(嘆氣
            螢丸 對 へし切り長谷部 投票處死
            明石国行 對 へし切り長谷部 投票處死
黏土人三日月[] (22:58:36)
呼,要發出那麼大的聲音真辛苦啊……
燭台切光忠[] (22:58:26)
◆へし切り長谷部 還有40秒呢 (輕撫)
白髮黑月宗近[] (22:58:16)
3個
黏土人三日月[] (22:58:07)
省占數奴CO,貴族名單爺爺留在遺書裡了。
黏土人燭台切[村] (22:58:05)
◆へし切り長谷部 &*※§◇☆!(不死心在抱上去
へし切り長谷部[] (22:58:01)
◆燭台切光忠   …(僵住
小狐丸[] (22:57:55)
7狼已出3了...還4個才對?
燭台切光忠[] (22:57:45)
◆へし切り長谷部 (摸摸長谷部的尾巴)
蜂須賀虎徹[村] (22:57:43)
狐狸尾巴嗎?不知道好不好摸呢
へし切り長谷部[] (22:57:28)
◆黏土人燭台切   (甩掉
明石国行[] (22:57:23)
哎呀長谷部晃尾巴了
へし切り長谷部[] (22:57:18)
◆小狐丸   "也"…?
黏土人燭台切[村] (22:57:17)
◆へし切り長谷部 (抱住尾巴
            蜂須賀虎徹 對 へし切り長谷部 投票處死
博多藤四郎[] (22:57:04)
靈能早早上去,也不知道大狼的狀況呢...
小狐丸[] (22:57:00)
◆へし切り長谷部 狐狸啊...你也自選了嗎?
へし切り長谷部[] (22:57:00)
◆笑面青江   我跟你無冤無仇別找我。(晃尾
明石国行[] (22:56:52)
13>11>9>7>5>3>
平野藤四郎[] (22:56:45)
夜死梟,是真的吧,那麼今日就是吊長谷部大人了
へし切り長谷部[] (22:56:40)
狐貍呢。(抖了抖耳朵
笑面青江[村] (22:56:38)
(拿出上吊的套環(微笑) 準備好要當晴天娃娃了嗎(微笑
蜂須賀虎徹[村] (22:56:25)
長谷部是什麼呢(望
小狐丸[] (22:56:22)
長谷部你是狼是狐呢?
            白髮黑月宗近 對 へし切り長谷部 投票處死
燭台切光忠[] (22:56:10)
這梟行動力好強阿 (看著密密麻麻的梟單)
へし切り長谷部[] (22:56:04)
(整理尾巴毛
小狐丸[] (22:56:03)
還有2狼+狐組的沒出現呢
獅子王[] (22:56:03)
鶴丸辛苦啦──
白髮黑月宗近[] (22:55:56)
黑鶴…辛苦了…
黏土人三日月[] (22:55:54)
鶴也辛苦了。
小狐丸[] (22:55:54)
那麼今天換長谷部吧
へし切り長谷部[] (22:55:53)
…(嘆氣
平野藤四郎[] (22:55:51)
鶴丸大人辛苦了
螢丸[] (22:55:48)
長谷部嗎今天...
博多藤四郎[] (22:55:40)
梟遺(合掌)
小狐丸[] (22:55:39)
鶴丸辛苦了啊,上去好好休息吧
白髮黑月宗近[] (22:55:33)
晚上數6聲了
明石国行[] (22:55:26)
◆鶴丸国永 想被你咒死呢
蜂須賀虎徹[村] (22:55:26)
辛苦黑鶴了,是好梟呢...(合掌
            笑面青江 對 へし切り長谷部 投票處死
白髮黑月宗近[] (22:55:16)
居然沒死……
獅子王[] (22:55:15)
占CO!放心交給獅子王大人吧!
D1 三条 村
D2 山姥切國廣 狼
D3 物吉貞宗 狼
D4 小狐丸 村
D5 一期一振 村
D6 明石國行 村
            < < 早晨來臨 7 日目的早上開始 > >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藥研藤四郎 的遺言
唷、權村、掰、權村。
各位晚安了

ps: 爺爺、我只是太順手又投給了你吶。現在看到遺書也證明我已死還請靜心呢

對了、小企鵝該不會是渣吧?還沒笑過呢
鶴丸国永 的遺言
那…要來試試我的詛咒嗎?(展開漆黑的翅膀
D1 整理羽毛中
D2 放棄行動
D3 長谷部…沒有死啊…你到底是什麼?
D4 物吉…還活著…果然…
D5 藥研…又沒死…
D6 明石
 鶴丸国永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獅子王 對 明石国行 占卜
            小狐丸 對 白髮黑月宗近 進行護衛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小狐丸[]的自言自語 (22:53:52)
共CO六聲,看來無誤了...還剩2狼
笑面青江[村]的自言自語 (22:53:40)
◆藥研藤四郎 (用力踩踏墓碑)(丟大黃瓜
燭台切光忠[](人狼) (22:53:32)
不知道梟會不會被護
蜂須賀虎徹[村]的自言自語 (22:53:28)
不過沒有靈無法知道狐狼身分呢,目前也尚未註冊...狐跟子狐呢
鶴丸国永[]的自言自語 (22:53:23)
能夠一起死嗎…?
笑面青江[村]的自言自語 (22:53:22)
◆物吉貞宗 (用力踩踏墓碑
燭台切光忠[](人狼) (22:53:17)
咦,不對
平野藤四郎(人狼) (22:53:15)
嗯…請咬吧
            鶴丸国永 夜梟對 明石国行 進行詛咒
            へし切り長谷部 人狼對 鶴丸国永 為鎖定目標
燭台切光忠[](人狼) (22:53:09)
獅子王
D1 三条 村
D2 山姥切國廣 狼
D3 物吉貞宗 ……狼。
D4 小狐丸 村
D5 一期一振 村
博多藤四郎(人狼) (22:53:05)
占單,梟單我還記著
笑面青江[村]的自言自語 (22:53:04)
(́。◞౪◟。‵)(́。◞౪◟。‵) (看著石切丸的墳墓發呆
燭台切光忠[](人狼) (22:52:33)
※梟
鶴丸国永
D2 放棄行動
D3 長谷部…沒有死啊…你到底是什麼?
D4 物吉…還活著…果然…
D5 藥研…又沒死…
鶴丸国永[]的自言自語 (22:52:29)
沒記獅子王的占單啊…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2:52:19)
6...(裝死
博多藤四郎(人狼) (22:52:15)
沒存到昨日跟今日的單... 算了...
鶴丸国永[]的自言自語 (22:52:14)
那今天還要…?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2:52:11)
5....救命Orz
へし切り長谷部(人狼) (22:52:09)
我要咬夜梟不要攔我!!
燭台切光忠[](人狼) (22:52:05)
長谷部你要co梟嗎
小狐丸[]的自言自語 (22:52:01)
鶴丸結束後我會送你正評的(大笑
明石国行[]的自言自語 (22:51:59)
身為權者已經很引人注目了為何又要做出這樣的行為呢,不懂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2:51:58)
4…為什麼家裡的是直立蒸氣的…
鶴丸国永[]的自言自語 (22:51:56)
…是大狼的話就很抱歉了
へし切り長谷部(人狼) (22:51:49)
◆燭台切光忠   企鵝會咒死、狐一擇。
平野藤四郎(人狼) (22:51:49)
是狐狸吧
燭台切光忠[](人狼) (22:51:47)
我要明天補co梟嗎
博多藤四郎(人狼) (22:51:41)
權力狐狸 吧
平野藤四郎(人狼) (22:51:39)
企鵝被咒會死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2:51:38)
3…我還沒燙啊
蜂須賀虎徹[村]的自言自語 (22:51:38)
藥研阿...(嘆)
明石国行[]的自言自語 (22:51:27)
中間連線/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2:51:26)
2…明天見工的服…
へし切り長谷部(人狼) (22:51:26)
我死了的話你怎麼賠我!!(炸毛
燭台切光忠[](人狼) (22:51:23)
藥研是權力小企鵝還是權狐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2:51:18)
1…快點咬爺爺…
黏土人三日月[]的自言自語 (22:51:15)
做出了引人注目的發言了喲。
博多藤四郎(人狼) (22:51:14)
阿... 阿...
へし切り長谷部(人狼) (22:51:13)
◆鶴丸国永 ◆へし切り長谷部 因為不知道你是什麼好不安啊…
蜂須賀虎徹[村]的自言自語 (22:51:12)
黑鶴好梟呢,那麼明日長谷部
へし切り長谷部(人狼) (22:51:11)
◆鶴丸国永 ◆へし切り長谷部 因為不知道你是什麼好不安啊…
へし切り長谷部(人狼) (22:51:10)
◆鶴丸国永 ◆へし切り長谷部 因為不知道你是什麼好不安啊…
鶴丸国永[]的自言自語 (22:51:10)
不是我的錯啊…真的很不安啊…
            < < 日落、黑暗的夜晚來臨 > >
 藥研藤四郎 被表決處死
6 日目 ( 1 回目)
白髮黑月宗近0 票投票給 1 票 → 藥研藤四郎
へし切り長谷部3 票投票給 1 票 → 藥研藤四郎
小狐丸0 票投票給 1 票 → 藥研藤四郎
藥研藤四郎13 票投票給 2 票 → へし切り長谷部
明石国行0 票投票給 1 票 → 藥研藤四郎
蜂須賀虎徹0 票投票給 1 票 → 藥研藤四郎
螢丸0 票投票給 1 票 → 藥研藤四郎
黏土人三日月0 票投票給 1 票 → 藥研藤四郎
黏土人燭台切0 票投票給 1 票 → 藥研藤四郎
笑面青江0 票投票給 1 票 → へし切り長谷部
博多藤四郎0 票投票給 1 票 → 藥研藤四郎
鶴丸国永0 票投票給 1 票 → 藥研藤四郎
燭台切光忠0 票投票給 1 票 → 藥研藤四郎
平野藤四郎0 票投票給 1 票 → 藥研藤四郎
獅子王0 票投票給 1 票 → 藥研藤四郎
            燭台切光忠 對 藥研藤四郎 投票處死
            獅子王 對 藥研藤四郎 投票處死
            黏土人三日月 對 藥研藤四郎 投票處死
            白髮黑月宗近 對 藥研藤四郎 投票處死
            小狐丸 對 藥研藤四郎 投票處死
            鶴丸国永 對 藥研藤四郎 投票處死
            螢丸 對 藥研藤四郎 投票處死
            平野藤四郎 對 藥研藤四郎 投票處死
            蜂須賀虎徹 對 藥研藤四郎 投票處死
            藥研藤四郎 對 へし切り長谷部 投票處死
            博多藤四郎 對 藥研藤四郎 投票處死
            明石国行 對 藥研藤四郎 投票處死
            笑面青江 對 へし切り長谷部 投票處死
            黏土人燭台切 對 藥研藤四郎 投票處死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黏土人三日月[] (22:49:55)
該不會是咒大狼了吧、哈哈哈、
鶴丸国永[] (22:49:53)
◆へし切り長谷部 因為不知道你是什麼好不安啊…
へし切り長谷部[] (22:49:50)
◆小狐丸   可以說吊嗎。
螢丸[] (22:49:44)
看來有目標了呢~
白髮黑月宗近[] (22:49:40)
黑鶴你…(黑線望第3天
黏土人燭台切[村] (22:49:40)
◆へし切り長谷部 ………………………
へし切り長谷部[] (22:49:38)
為什麼是我啊!!(扔、扔
小狐丸[] (22:49:31)
明天上長谷部吧
獅子王[] (22:49:24)
開放夜梟PK!
明石国行[] (22:49:24)
◆鶴丸国永 你這次變成鳥了呢
燭台切光忠[] (22:49:22)
◆明石国行 我覺得是權力本身就已經很引人注目了...
鶴丸国永[] (22:49:21)
要咬就隨便吧
へし切り長谷部[] (22:49:13)
◆鶴丸国永  (投擲酸梅
小狐丸[] (22:49:10)
喔...梟CO了呢,那麼今晚上藥研吧
博多藤四郎[] (22:49:00)
姆...
鶴丸国永[] (22:48:55)
那…要來試試我的詛咒嗎?(展開漆黑的翅膀
D1 整理羽毛中
D2 放棄行動
D3 長谷部…沒有死啊…你到底是什麼?
D4 物吉…還活著…果然…
D5 藥研…又沒死…
藥研藤四郎[] (22:48:39)
總之信不信由你們了(攤手
鶴丸国永[] (22:48:34)
那…我的使命也差不多吧…?
白髮黑月宗近[] (22:48:34)
6聲
平野藤四郎[] (22:48:30)
黑月宗近大人為何要CO職…?
螢丸[] (22:48:25)
單純散投吧...藥研
白髮黑月宗近[] (22:48:24)
會數聲的
明石国行[] (22:48:22)
如果是狼權的話有必要做出這種引人注目的行為嗎
黏土人燭台切[村] (22:48:22)
◆&*※*#?(歪頭
蜂須賀虎徹[村] (22:48:21)
呃,我原以為是貴奴之類的呢,爺爺你...(苦笑
獅子王[] (22:48:15)
就這麼CO了沒關係嗎!?
小狐丸[] (22:48:11)
共CO了啊...那今天聲數自證吧?
黏土人三日月[] (22:48:10)
居然共co了嗎。
藥研藤四郎[] (22:48:03)
我每日也很驚訝我一直還活著啊...
            へし切り長谷部 對 藥研藤四郎 投票處死
小狐丸[] (22:47:50)
◆白髮黑月宗近 好了冷靜點
鶴丸国永[] (22:47:49)
權活這麼久太奇怪了
白髮黑月宗近[] (22:47:41)
共CO
蜂須賀虎徹[村] (22:47:38)
藥研對白髮爺爺是有什麼不滿嗎?難道是?
笑面青江[村] (22:47:38)
(縮角落)(蓋毯毯遺留下的被被)
博多藤四郎[] (22:47:23)
◆獅子王 知道的噠
白髮黑月宗近[] (22:47:22)
◆小狐丸 小狐喲,爺爺很冷靜啊…?(笑+青筋
燭台切光忠[] (22:47:17)
罕見阿
鶴丸国永[] (22:47:15)
嘛…吊了藥研吧?
藥研藤四郎[] (22:47:14)
爺爺、抱歉呢 昨日太順手又投給你了..(歉笑
不過爺爺您也未出現在白單中,散投時放到您身上也不為過吧?
燭台切光忠[] (22:47:09)
不過 權力活到第6天真的有點....
明石国行[] (22:47:02)
子狐隱占
蜂須賀虎徹[村] (22:46:58)
一期殿是共阿...共晚上請六聲吧
獅子王[] (22:46:58)
◆博多藤四郎 嘎喔!也才這一次!
小狐丸[] (22:46:50)
白髮黑月宗近 三日月你冷靜一點(壓住
藥研藤四郎[] (22:46:43)
哥...是共有呢 昨日提醒了一占未出啊
黏土人三日月[] (22:46:38)
這就是所謂的死亡筆記嗎?
博多藤四郎[] (22:46:36)
物理占卜(記下)
明石国行[] (22:46:28)
共遺..
白髮黑月宗近[] (22:46:25)

藥研藤四郎 投票給 2 票 →白髮黑月宗近

^ 沒吊沒夜死活過了5天這正常嗎
誰 來 跟 爺 爺 說 這 正 常 ?
燭台切光忠[] (22:46:22)
共有...嗎
獅子王[] (22:46:11)
占CO!放心交給獅子王大人吧!
D1 三条 村
D2 山姥切國廣 狼
D3 物吉貞宗 狼
D4 小狐丸 村
D5 一期一振 村
白髮黑月宗近[] (22:46:09)
一期……
            < < 早晨來臨 6 日目的早上開始 > >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一期一振 的遺言
村民4 人狼6 占卜師1 靈能者1 狂人1 獵人2 共有者2 妖狐1 子狐1 埋毒者1 說謊狂1 夜梟1 小企鵝1 貴族1 奴隸1 (決定者1) (權力者1) (戀人2) (大狼1)

這次是必白的共有者(笑
那麼,約定了晚上六聲呢,拜託你了。(微鞠躬

占CO:
投石:CCO、黏土爺爺、— 夜死
陸奧:清光、燭台、蜂須賀、— 吊

CCO:三条、被被(黑、物吉(黑、小狐、

山姥切國廣、黏土人燭台切、燭台切光忠
其中一位為決定者。

另外已死的兩占白單還活著要注意了
梟看情況也可以行動了呢。
物吉貞宗 的遺言
靈Co
D2 愛染國俊 人
D3 山姥切國廣 人
D4 少年陸奧守 狼
石切丸的死跟我沒關係啊老師
 一期一振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獅子王 對 一期一振 占卜
            小狐丸 對 白髮黑月宗近 進行護衛
            燭台切光忠 人狼對 一期一振 為鎖定目標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2:44:21)
………你的兄弟還真是喜歡咬你呢(苦笑
笑面青江[村]的自言自語 (22:44:13)
嚶嚶嚶ლ(இ e இ`。ლ)嚶嚶嚶嚶嚶嚶ლ(இ e இ`。ლ)嚶嚶嚶嚶嚶嚶ლ(இ e இ`。ლ)嚶嚶嚶嚶嚶嚶ლ(இ e இ`。ლ)嚶嚶嚶嚶嚶嚶ლ(இ e இ`。ლ)嚶嚶嚶
一期一振(共有者) (22:44:10)
畢竟我們是共有啊
小狐丸[]的自言自語 (22:44:09)
失策了....太大意了啊...
へし切り長谷部(人狼) (22:44:02)
交給大狼決定吧?(望過去
燭台切光忠[](人狼) (22:43:59)
咬一期?
明石国行[]的自言自語 (22:43:58)
票單..
鶴丸国永[]的自言自語 (22:43:52)
死了就會中間直行賓果呢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2:43:50)
只有我們兩個最先提過權沒死這件事
一期一振(共有者) (22:43:44)
藥研如果是狼的話、大概沒甚麼不可能呢(微笑
小狐丸[]的自言自語 (22:43:40)
不是30人才2獵嗎?
博多藤四郎(人狼) (22:43:32)
兩個獵人,沒有企鵝笑聲大概是煮成湯了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2:43:32)
不是爺爺死就是明石了
小狐丸[]的自言自語 (22:43:29)
我現在才發現2獵...(愣
燭台切光忠[](人狼) (22:43:23)
同感呢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2:43:21)
應該不會是你
平野藤四郎(人狼) (22:43:17)
藥研或許是權奴,這兩天他都在吊黑月
            鶴丸国永 夜梟對 藥研藤四郎 進行詛咒
へし切り長谷部(人狼) (22:43:11)
一期一振…有職的感覺。
博多藤四郎(人狼) (22:43:08)
奴貴、共未出,毒、梟未出
笑面青江[村]的自言自語 (22:43:01)
嚶嚶嚶ლ(இ e இ`。ლ)嚶嚶嚶嚶嚶嚶ლ(இ e இ`。ლ)嚶嚶嚶嚶嚶嚶ლ(இ e இ`。ლ)嚶嚶嚶嚶嚶嚶ლ(இ e இ`。ლ)嚶嚶嚶嚶嚶嚶ლ(இ e இ`。ლ)嚶嚶嚶
鶴丸国永[]的自言自語 (22:42:55)
嘛、先看看吧
燭台切光忠[](人狼) (22:42:54)
要咬白單嗎
一期一振(共有者) (22:42:50)
不是在下就是三日月殿呢(嘆氣
博多藤四郎(人狼) (22:42:49)
想讓權力者留著被吊...
鶴丸国永[]的自言自語 (22:42:47)
那…藥研是權…呢…是投貴的奴嗎?
へし切り長谷部(人狼) (22:42:36)
放著讓他被占吧。(聳肩
笑面青江[村]的自言自語 (22:42:30)
嚶嚶嚶ლ(இ e இ`。ლ)嚶嚶嚶嚶嚶嚶ლ(இ e இ`。ლ)嚶嚶嚶嚶嚶嚶ლ(இ e இ`。ლ)嚶嚶嚶嚶嚶嚶ლ(இ e இ`。ლ)嚶嚶嚶嚶嚶嚶ლ(இ e இ`。ლ)嚶嚶嚶
小狐丸[]的自言自語 (22:42:26)
石切丸...真是對不起啊。希望下次不會有這種兩難的情況了(合掌
鶴丸国永[]的自言自語 (22:42:23)
…輕鬆了…(呼氣
一期一振(共有者) (22:42:23)
把藥研是權幾天沒死放進遺書吧(苦笑
平野藤四郎(人狼) (22:42:22)
青江大人不是一直如此嗎…?
燭台切光忠[](人狼) (22:42:14)
藥研留著,明天用言語拱他吧
螢丸[]的自言自語 (22:42:13)
都不可信呢…
博多藤四郎(人狼) (22:42:10)
藥研呢?權力... 奴?
明石国行[]的自言自語 (22:42:08)
昨天好像很迅速地天亮了
鶴丸国永[]的自言自語 (22:42:06)
你們才是!我才不會偷懶!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2:41:55)
應該換爺爺被咬沒錯了(揉額
一期一振(共有者) (22:41:52)
藥研.......
燭台切光忠[](人狼) (22:41:51)
再見了貞宗,釣出靈能真是感謝
藥研藤四郎[] (22:41:45)
喔都、太順手又投了爺爺啊(大笑
へし切り長谷部(人狼) (22:41:43)
青江有梟的味道。(揉鼻
鶴丸国永[]的自言自語 (22:41:42)
你們才偷懶跟咒歪了!
            < < 日落、黑暗的夜晚來臨 > >
 物吉貞宗 被表決處死
5 日目 ( 1 回目)
白髮黑月宗近2 票投票給 1 票 → 物吉貞宗
へし切り長谷部0 票投票給 1 票 → 物吉貞宗
小狐丸0 票投票給 1 票 → 物吉貞宗
一期一振0 票投票給 1 票 → 物吉貞宗
藥研藤四郎0 票投票給 2 票 → 白髮黑月宗近
明石国行0 票投票給 1 票 → 物吉貞宗
蜂須賀虎徹0 票投票給 1 票 → 物吉貞宗
螢丸0 票投票給 1 票 → 物吉貞宗
黏土人三日月0 票投票給 1 票 → 物吉貞宗
黏土人燭台切0 票投票給 1 票 → 物吉貞宗
笑面青江0 票投票給 1 票 → 物吉貞宗
博多藤四郎0 票投票給 1 票 → 物吉貞宗
鶴丸国永0 票投票給 1 票 → 物吉貞宗
燭台切光忠0 票投票給 1 票 → 物吉貞宗
物吉貞宗15 票投票給 1 票 → 獅子王
平野藤四郎0 票投票給 1 票 → 物吉貞宗
獅子王1 票投票給 1 票 → 物吉貞宗
            物吉貞宗 對 獅子王 投票處死
            藥研藤四郎 對 白髮黑月宗近 投票處死
            黏土人三日月 對 物吉貞宗 投票處死
            小狐丸 對 物吉貞宗 投票處死
            博多藤四郎 對 物吉貞宗 投票處死
            鶴丸国永 對 物吉貞宗 投票處死
            平野藤四郎 對 物吉貞宗 投票處死
            獅子王 對 物吉貞宗 投票處死
            明石国行 對 物吉貞宗 投票處死
            一期一振 對 物吉貞宗 投票處死
            螢丸 對 物吉貞宗 投票處死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蜂須賀虎徹[村] (22:40:45)
青江(拍拍)他一定希望你好好活著呢
小狐丸[] (22:40:43)
◆笑面青江 你冷靜點(拍肩
一期一振[] (22:40:33)
也可能.....夜死子狐.......?嘛,只是在下胡亂猜測。畢竟別忘了一占隱著(苦笑
明石国行[] (22:40:32)
◆螢丸 投完票就回去吃飯吧
笑面青江[村] (22:40:31)
◢▆▅▄▃崩╰(〒皿〒)╯潰▃▄▅▇◣石切丸喔◢▆▅▄▃崩╰(〒皿〒)╯潰▃▄▅▇◣


黏土人三日月[] (22:40:29)
◆小狐丸 視野真好啊。
鶴丸国永[] (22:40:21)
石切丸上去之後就精神不穩定嗎…?(望青江
白髮黑月宗近[] (22:40:03)
石切丸…真可惜啊……
小狐丸[] (22:40:03)
◆黏土人三日月 (抱起來放肩上)小心點別摔下去了喔?
物吉貞宗[] (22:39:57)
(寫遺書ing…)
            燭台切光忠 對 物吉貞宗 投票處死
            白髮黑月宗近 對 物吉貞宗 投票處死
笑面青江[村] (22:39:39)
夜死必真! 夜死必村
小狐丸[] (22:39:36)
真是毛側的話跟本不會夜死的
藥研藤四郎[] (22:39:34)
◆一期一振 うん?哥 怎麼了
小狐丸[] (22:39:20)
梟不會咒歪的,石切夜死的話就是村側沒錯了
明石国行[] (22:39:16)
不知道梟會不會偷懶
一期一振[] (22:39:15)
藥研.......(望旁邊
黏土人三日月[] (22:39:13)
◆小狐丸 小狐,爺爺走累了,讓我到你肩上。(拉拉褲腳)
鶴丸国永[] (22:39:06)
最少不是人側呢物吉
笑面青江[村] (22:39:05)
如果梟你昨天有咒物吉就不要跳出來
螢丸[] (22:39:01)
梟你咒對了吧?是個話...物吉上去吧~
            蜂須賀虎徹 對 物吉貞宗 投票處死
平野藤四郎[] (22:38:46)
石切丸大人夜死,那麼物吉大人是狼了吧…
            へし切り長谷部 對 物吉貞宗 投票處死
一期一振[] (22:38:37)
不過怎樣也好,真靈死了,但物吉殿的靈CO並沒死了呢
黏土人三日月[] (22:38:32)
況且今日只有一屍。
蜂須賀虎徹[村] (22:38:31)
希望不是咒錯人呢?認為是被咬的,昨日是請梟咒物吉呢
藥研藤四郎[] (22:38:29)
◆白髮黑月宗近 好說好說、狼群留下我也是正常之事啊爺爺(歪頭笑) 我每一日也挺驚喜我還活著的呢
小狐丸[] (22:38:23)
昨天梟咒物吉,沒死今天吊他吧
物吉貞宗[] (22:38:18)
搞不好是梟咒歪了啊
笑面青江[村] (22:38:15)
◆物吉貞宗 (磨刀霍霍向物吉)
鶴丸国永[] (22:38:14)
先吊物吉吧、有PK就都吊上去好了
白髮黑月宗近[] (22:38:10)
嗯嗯,今天就先上物吉君吧
燭台切光忠[] (22:38:03)
昨天叫梟咒誰了?
明石国行[] (22:37:56)
權也還在
蜂須賀虎徹[村] (22:37:49)
今天吊物吉吧
黏土人三日月[] (22:37:47)
◆物吉貞宗 物吉還活著呢,這可不是運氣好就能說得過去的了?
藥研藤四郎[] (22:37:42)
......總之、物吉可以上去了呢?
            笑面青江 對 物吉貞宗 投票處死
一期一振[] (22:37:38)
還是梟咒錯人了.......?
            黏土人燭台切 對 物吉貞宗 投票處死
物吉貞宗[] (22:37:30)
做什麼啦老師!
白髮黑月宗近[] (22:37:30)
藥研藤四郎 1 票 投票給 2 票 → 白髮黑月宗近



權…活過了四天呢?
獅子王[] (22:37:30)
假靈可以吊了吧
笑面青江[村] (22:37:29)
吊了他!!!!!!!!!!!!!!!!!!!
博多藤四郎[] (22:37:26)
夜死靈能...
蜂須賀虎徹[村] (22:37:23)
結果真靈阿...(嘆)石切殿辛苦了
鶴丸国永[] (22:37:21)
另一靈近活著呢…(望
物吉貞宗[] (22:37:21)
靈Co
D2 愛染國俊 人
D3 山姥切國廣 人
D4 少年陸奧守 狼
小狐丸[] (22:37:20)
...夜死靈...安息吧(人)
笑面青江[村] (22:37:17)
吊了那個物吉!!!!!!!!!!!!!!!!!!!
一期一振[] (22:37:14)
真靈死了?!
獅子王[] (22:37:04)
占CO!放心交給獅子王大人吧!
D1 三条 村
D2 山姥切國廣 狼
D3 物吉貞宗 狼
D4 小狐丸 村
            < < 早晨來臨 5 日目的早上開始 > >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石切丸 的遺言
村民4 人狼6 占卜師1 靈能者1 狂人1 獵人2 共有者2 妖狐1 子狐1 埋毒者1 說謊狂1 夜梟1 小企鵝1 貴族1 奴隸1 (決定者1) (權力者1) (戀人2) (大狼1)
==============================================
哦呀,這次抽到的是[靈能者],請諸位多多關照。
D1 X
D2 愛染國俊-人
D3 山姥切國廣-狼
D4 少年陸奧守-

==============================================
賞楓的季節裡最美麗的還是我所喜歡的你呢,青江。
少年陸奧守 的遺言
占喔 ~
N1◆加州清光 村 D2拖
N2 ◆燭台切光忠 村
N3 ◆蜂須賀虎徹 村
 石切丸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獅子王 對 小狐丸 占卜
            燭台切光忠 人狼對 石切丸 為鎖定目標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燭台切光忠[](人狼) (22:36:21)
OK
一期一振(共有者) (22:36:20)
弟弟有三位.......平野、博多和藥研(看過去
平野藤四郎(人狼) (22:36:17)
嗯…咬獅子王或許比較好
へし切り長谷部(人狼) (22:36:11)
石切丸吧、?
            小狐丸 對 獅子王 進行護衛
へし切り長谷部(人狼) (22:36:04)
獅子王…和、石切丸嗎
笑面青江[村]的自言自語 (22:36:00)
既然如此.... 該發揮我的高偵查力, 來看看大家在夜晚, 是否有做些什麼「不可告人」的事情(́⊙◞౪◟⊙‵)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2:35:58)
嗯嗯
一期一振(共有者) (22:35:48)
如果被黑的話,記住大字共CO,說晚上六聲證即可
博多藤四郎(人狼) (22:35:47)
獵人在的話應該會護靈能?
小狐丸[]的自言自語 (22:35:47)
...石切啊...抱歉了呢,希望今天衝占啊(苦笑
明石国行[]的自言自語 (22:35:45)
鶴丸不會又長毛了
燭台切光忠[](人狼) (22:35:39)
長谷部你怎麼看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2:35:29)
哈哈哈,已經習慣了吶
石切丸[]的自言自語 (22:35:28)
比較擔心的還是青江呢......
            鶴丸国永 夜梟對 物吉貞宗 進行詛咒
物吉貞宗(人狼) (22:35:26)
大狼決定
一期一振(共有者) (22:35:21)
每天都有人在投你呢(看投票
物吉貞宗(人狼) (22:35:18)
好吧今晚要咬誰?
石切丸[]的自言自語 (22:35:17)
希望真占能安穩一點而已......
燭台切光忠[](人狼) (22:35:14)
今晚要咬石切丸還是獅子王?
へし切り長谷部(人狼) (22:35:10)
今天咬…螢丸?
獅子王[]的自言自語 (22:35:08)
老實說我只是想先占角落啊
一期一振(共有者) (22:35:04)
還有,三日月殿你的信度真的很危險啊(苦笑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2:35:03)
說不定今晚會咬到狐呢(喝茶
藥研藤四郎[] (22:35:00)
梟不是明石的話,應該會好好工作的吧?
黏土人三日月[]的自言自語 (22:34:58)
第二天獅子王的黑單讓狼側確定真占,所以衝嗎?
博多藤四郎(人狼) (22:34:50)
我先留毒遺...
へし切り長谷部(人狼) (22:34:39)
感受到動物味、咬下去才發現出了問題。(抹臉
鶴丸国永[]的自言自語 (22:34:38)
可以盡情地讓他人嘗試一下我的詛咒了呢(笑
小狐丸[]的自言自語 (22:34:33)
占靈二選一啊...
燭台切光忠[](人狼) (22:34:33)
陸奧....沒人會相信沒自信的人的喔
蜂須賀虎徹[村]的自言自語 (22:34:31)
還有狐跟大狼...不可大意呢(戒備)
一期一振(共有者) (22:34:26)
可是,還沒有註冊
笑面青江[村]的自言自語 (22:34:21)
.......... 美麗的夜, 不該如此浪費
黏土人三日月[]的自言自語 (22:34:21)
投石真-CCO狂
陸奧狼 
蜂須賀虎徹[村]的自言自語 (22:34:15)
這麼快就吊另一占啦...嘛,獅子王應該是真的吧,希望呢
一期一振(共有者) (22:34:14)
確實.....四天了呢(嘆氣
黏土人三日月[]的自言自語 (22:34:13)
根據第一日的單 如果真狼狂開場
平野藤四郎(人狼) (22:34:08)
咦…
燭台切光忠[](人狼) (22:34:05)
(嘆氣) 我應該出占的
物吉貞宗(人狼) (22:34:02)
長谷部你好狠啊XDDD
獅子王[]的自言自語 (22:34:00)
成功送走假占啦──
藥研藤四郎[] (22:33:57)
散投嘛.....
博多藤四郎(人狼) (22:33:55)
為什麼咬投石...
黏土人三日月[]的自言自語 (22:33:54)
清理得真快啊。
へし切り長谷部(人狼) (22:33:53)
…對不起我錯了。(赤疲勞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2:33:51)
藥研還活著呢(看
鶴丸国永[]的自言自語 (22:33:50)
呼啊…長谷部你到底…
博多藤四郎(人狼) (22:33:43)
一期一振(共有者) (22:33:39)
這不是散投嗎(笑
            < < 日落、黑暗的夜晚來臨 > >
 少年陸奧守 被表決處死
4 日目 ( 1 回目)
白髮黑月宗近2 票投票給 1 票 → 藥研藤四郎
少年陸奧守5 票投票給 1 票 → 螢丸
へし切り長谷部1 票投票給 1 票 → 少年陸奧守
小狐丸0 票投票給 1 票 → 少年陸奧守
一期一振0 票投票給 1 票 → 鶴丸国永
藥研藤四郎1 票投票給 2 票 → 白髮黑月宗近
明石国行1 票投票給 1 票 → 少年陸奧守
蜂須賀虎徹0 票投票給 1 票 → 黏土人燭台切
螢丸3 票投票給 1 票 → へし切り長谷部
黏土人三日月0 票投票給 1 票 → 明石国行
黏土人燭台切3 票投票給 1 票 → 螢丸
笑面青江0 票投票給 1 票 → 黏土人燭台切
博多藤四郎0 票投票給 1 票 → 螢丸
鶴丸国永2 票投票給 1 票 → 黏土人燭台切
石切丸1 票投票給 1 票 → 少年陸奧守
燭台切光忠0 票投票給 1 票 → 物吉貞宗
物吉貞宗1 票投票給 1 票 → 石切丸
平野藤四郎0 票投票給 1 票 → 鶴丸国永
獅子王0 票投票給 1 票 → 少年陸奧守
            蜂須賀虎徹 對 黏土人燭台切 投票處死
            藥研藤四郎 對 白髮黑月宗近 投票處死
            黏土人燭台切 對 螢丸 投票處死
            獅子王 對 少年陸奧守 投票處死
            一期一振 對 鶴丸国永 投票處死
            博多藤四郎 對 螢丸 投票處死
            石切丸 對 少年陸奧守 投票處死
            へし切り長谷部 對 少年陸奧守 投票處死
            笑面青江 對 黏土人燭台切 投票處死
            螢丸 對 へし切り長谷部 投票處死
            平野藤四郎 對 鶴丸国永 投票處死
            小狐丸 對 少年陸奧守 投票處死
            黏土人三日月 對 明石国行 投票處死
            鶴丸国永 對 黏土人燭台切 投票處死
            燭台切光忠 對 物吉貞宗 投票處死
            白髮黑月宗近 對 藥研藤四郎 投票處死
            少年陸奧守 對 螢丸 投票處死
            物吉貞宗 對 石切丸 投票處死
            明石国行 對 少年陸奧守 投票處死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少年陸奧守[] (22:32:22)
我只是跟票而已 妄想誣人
一期一振[] (22:32:09)
梟先驗物吉殿吧
鶴丸国永[] (22:32:08)
今天散投了嗎?
小狐丸[] (22:32:06)
另一占大概是狂或子狐吧?先放著不管。今天梟驗物吉貞宗
螢丸[] (22:32:04)
我相信梟!!
笑面青江[村] (22:31:56)
◆石切丸 我只相信你啊(笑著牽起對方的手) 可要加油喔?
一期一振[] (22:31:51)
確實呢,又是一占相信另一占的黑單了(笑
博多藤四郎[] (22:31:49)
靈PK,一般而言後者的可信度高...
蜂須賀虎徹[村] (22:31:47)
請梟咒黑單靈物吉呢
鶴丸国永[] (22:31:44)
那…是要讓梟驗還是怎了?
平野藤四郎[] (22:31:38)
靈能跳得有些早啊…
へし切り長谷部[] (22:31:38)
…(嚼嚼
螢丸[] (22:31:32)
無所謂呢…守護的人不在了...
物吉貞宗[] (22:31:29)
◆少年陸奧守 我說這位…
明石国行[] (22:31:28)
昨天陸奧守投給了獅子王的黑單呢,不是更可疑
藥研藤四郎[] (22:31:16)
喔都、PK了呢..
黏土人燭台切[村] (22:31:13)
□*′♂☆□▽㊣▲
少年陸奧守[] (22:31:11)
靈PK 我該信誰…
石切丸[] (22:31:08)
◆笑面青江 (摸摸對方的頭)
物吉貞宗[] (22:30:56)
老師啊
獅子王[] (22:30:51)
獅子王大人是真的,咒死了就沒了啊!
鶴丸国永[] (22:30:50)
PK了呢…
一期一振[] (22:30:49)
PK了呢
黏土人三日月[] (22:30:47)
看來今夜要麻煩夜梟了。
笑面青江[村] (22:30:43)
........我相信石切丸(盲目(X
白髮黑月宗近[] (22:30:38)
今天給黑單給梟看看吧
一期一振[] (22:30:37)
驗連出兩狼的占?不先驗一驗一直白單的嗎?(歪頭
博多藤四郎[] (22:30:36)
現在就PK...
明石国行[] (22:30:35)
PK了有好戲看了(搬椅子
小狐丸[] (22:30:34)
那梟今夜驗靈吧...先驗黑單的貞宗
石切丸[] (22:30:26)
抱歉,靈能PK。
小狐丸[] (22:30:20)
靈PK了呢
蜂須賀虎徹[村] (22:30:18)
但靈要這麼早出來嗎?
石切丸[] (22:30:13)
哦呀,這次抽到的是[靈能者],請諸位多多關照。
D1 X
D2 愛染國俊-人
D3 山姥切國廣-狼
鶴丸国永[] (22:30:10)
沒靈PK就…先相信靈了哦?
物吉貞宗[] (22:30:06)
反正梟驗就知道誰是真占,我死也沒關係
平野藤四郎[] (22:29:57)
連續兩日黑單,但另一占夜死了…
小狐丸[] (22:29:54)
這個占有點歐(拍手
黏土人燭台切[村] (22:29:51)
☆※&〃§#?
藥研藤四郎[] (22:29:49)
梟驗獅子王吧、一占已夜死了
物吉貞宗[] (22:29:48)
好啊,我給梟驗
螢丸[] (22:29:45)
靈有PK嗎?
明石国行[] (22:29:38)
少年陸奧守 0 票 投票給 1 票 → 山姥切國廣
讓人在意呢
白髮黑月宗近[] (22:29:38)
衝占…而且今天有靈CO出現了呢
一期一振[] (22:29:36)
黑單靈CO,這下真的需要梟驗嗎?
鶴丸国永[] (22:29:30)
那今天要怎辦?
博多藤四郎[] (22:29:11)
衝占...
蜂須賀虎徹[村] (22:29:09)
居然衝占了...
明石国行[] (22:28:57)
衝占了呢
物吉貞宗[] (22:28:53)
靈Co
D2 愛染國俊 人
D3 山姥切國廣 人
藥研藤四郎[] (22:28:53)
投石...夜死了呢
獅子王[] (22:28:46)
占CO!放心交給獅子王大人吧!
D1 三条 村
D2 山姥切國廣 狼
D3 物吉貞宗 ……狼。
一期一振[] (22:28:42)
一夜衝占........
少年陸奧守[] (22:28:40)
是陸奧守的占單喔~~

N1 ◆加州清光 村
N2 ◆燭台切光忠 村
N3 ◆蜂須賀虎徹 村
            < < 早晨來臨 4 日目的早上開始 > >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特上投石兵 的遺言
投石占卜(搓搓)*˙﹀˙*)ノ"!
D1獅子王 村
D2黏土人三日月 村
D3黏土人燭台切

村民4 人狼6 占卜師1 靈能者1 狂人1 獵人2 共有者2 妖狐1 子狐1 埋毒者1 說謊狂1 夜梟1 小企鵝1 貴族1 奴隸1 (決定者1) (權力者1) (戀人2) (大狼1)
山姥切國廣 的遺言
這麼多人還真不習慣.......

村民4 人狼6 占卜師1 靈能者1 狂人1 獵人2 共有者2 妖狐1 子狐1 埋毒者1 說謊狂1 夜梟1 小企鵝1 貴族1 奴隸1 (決定者1) (權力者1) (戀人2) (大狼1)
 特上投石兵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小狐丸 對 獅子王 進行護衛
            へし切り長谷部 人狼對 特上投石兵 為鎖定目標
            鶴丸国永 夜梟對 へし切り長谷部 進行詛咒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鶴丸国永[]的自言自語 (22:27:01)
…長谷部…是同側還是不是好不安啊…
物吉貞宗(人狼) (22:26:58)
要找狐嗎?
一期一振(共有者) (22:26:58)
可能謊也隱著吧?
少年陸奧守(人狼) (22:26:57)
QWQ
へし切り長谷部(人狼) (22:26:56)
咬投石?
少年陸奧守(人狼) (22:26:54)
是這樣嗎…
へし切り長谷部(人狼) (22:26:48)
我也留了遺書。
螢丸[]的自言自語 (22:26:47)
總之等等先砍了清光光吧!
小狐丸[]的自言自語 (22:26:46)
CCO應該不會賣狼吧...那是毯毯呢?(歪頭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2:26:45)
那個三條的謊CO…你覺得有多少可信?剛才看來沒PK呢
石切丸[]的自言自語 (22:26:36)
(中)獅毯這是相愛相殺嗎?WWW
燭台切光忠[](人狼) (22:26:34)
你這樣不就等如連自己也知道自己的單是假的嗎
            獅子王 對 物吉貞宗 占卜
物吉貞宗(人狼) (22:26:30)
咬誰?
小狐丸[]的自言自語 (22:26:26)
唔嗯....真占現身了呢(大概是?
物吉貞宗(人狼) (22:26:21)
總之多了一狼Co職,我先留靈遺
明石国行[]的自言自語 (22:26:16)
票對家的黑單也太怪了
            特上投石兵 子狐對 黏土人燭台切 占卜
蜂須賀虎徹[村]的自言自語 (22:26:12)
也想吃拉麵呢~(望天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2:26:12)
也對(苦笑
少年陸奧守(人狼) (22:26:11)
隨便占嗎
少年陸奧守(人狼) (22:26:08)
今晚占誰
博多藤四郎(人狼) (22:26:06)
投石:獅子王(出占)、黏土三日月
獅子王:三条(咬死)、山姥切(吊死)
陸奧:清光(戀拖)、燭台切
燭台切光忠[](人狼) (22:26:05)
你身為占不該認同其他占的結果阿
少年陸奧守(人狼) (22:26:03)
謝提醒 我會小心的了!
特上投石兵[]的自言自語 (22:26:00)
都來占占黏土人噠poi~?
螢丸[]的自言自語 (22:25:54)
螢是大太刀,談戀愛這種事情...能屈能伸...的...姆...
一期一振(共有者) (22:25:52)
當然兩種也不想呢(苦笑
平野藤四郎(人狼) (22:25:42)
陸奧守你是占啊…立場不太一樣的
鶴丸国永[]的自言自語 (22:25:42)
有光忠嗎?
少年陸奧守(人狼) (22:25:41)
上一次謊進狼之後我也當過一次啦w
明石国行[]的自言自語 (22:25:36)
阿今天沒人票我...所以奴是誰呢?
特上投石兵[]的自言自語 (22:25:33)
ヽ( ´¬`)ノ投 投石努力中喔........
燭台切光忠[](人狼) (22:25:32)
這場有開自選 然後他的戰術通常都是隱狂假遺
蜂須賀虎徹[村]的自言自語 (22:25:24)
真謊可能性大呢?若死了也免去入狼的可能性也好吧
鶴丸国永[]的自言自語 (22:25:22)
忘記了占的白單有誰了啊…
物吉貞宗(人狼) (22:25:18)
◆少年陸奧守 新人狼占加油w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2:25:17)
擔心兄弟入狼、還是會被咬了?
少年陸奧守(人狼) (22:25:12)
而且我只是附和啊…
博多藤四郎(人狼) (22:25:11)
傾向三条引狂了
特上投石兵[]的自言自語 (22:25:08)
(☍﹏⁰)poi.......
燭台切光忠[](人狼) (22:25:04)
他每場都是這樣的呢
物吉貞宗(人狼) (22:25:02)
狂有辦法自選?
特上投石兵[]的自言自語 (22:25:01)
(☍﹏⁰)嘎吼真真的
少年陸奧守(人狼) (22:24:55)
嘛我看平野也說了才(ry
平野藤四郎(人狼) (22:24:51)
謊入狼了…那麼三条是狂嗎
獅子王[]的自言自語 (22:24:50)
切國……ˊ;ω乀)
鶴丸国永[]的自言自語 (22:24:50)
還是…螢丸呢?
燭台切光忠[](人狼) (22:24:48)
他一定是自選狂
一期一振(共有者) (22:24:38)
說起來......藥研是權啊(望旁邊
鶴丸国永[]的自言自語 (22:24:36)
那…要看看嗎?陸奧守
少年陸奧守(人狼) (22:24:35)
果然是三條隱狂了
黏土人三日月[]的自言自語 (22:24:35)
獅子王的信度一下子就變高了。
燭台切光忠[](人狼) (22:24:31)
陸奧你這樣叫人投別人的黑單會不會....
物吉貞宗(人狼) (22:24:30)
我是想早死才摸最後一Co的占結果!
少年陸奧守(人狼) (22:24:28)
謊進狼呢
            < < 日落、黑暗的夜晚來臨 > >
 山姥切國廣 被表決處死
3 日目 ( 1 回目)
白髮黑月宗近0 票投票給 1 票 → 山姥切國廣
少年陸奧守0 票投票給 1 票 → 山姥切國廣
へし切り長谷部0 票投票給 1 票 → 山姥切國廣
山姥切國廣20 票投票給 1 票 → 獅子王
小狐丸0 票投票給 1 票 → 山姥切國廣
一期一振0 票投票給 1 票 → 山姥切國廣
藥研藤四郎1 票投票給 2 票 → 山姥切國廣
明石国行0 票投票給 1 票 → 山姥切國廣
蜂須賀虎徹0 票投票給 1 票 → 山姥切國廣
螢丸0 票投票給 1 票 → 山姥切國廣
黏土人三日月0 票投票給 1 票 → 山姥切國廣
黏土人燭台切0 票投票給 1 票 → 山姥切國廣
笑面青江0 票投票給 1 票 → 山姥切國廣
博多藤四郎0 票投票給 1 票 → 山姥切國廣
鶴丸国永0 票投票給 1 票 → 山姥切國廣
石切丸0 票投票給 1 票 → 山姥切國廣
特上投石兵0 票投票給 1 票 → 藥研藤四郎
燭台切光忠0 票投票給 1 票 → 山姥切國廣
物吉貞宗0 票投票給 1 票 → 山姥切國廣
平野藤四郎0 票投票給 1 票 → 山姥切國廣
獅子王1 票投票給 1 票 → 山姥切國廣
            特上投石兵 對 藥研藤四郎 投票處死
            黏土人燭台切 對 山姥切國廣 投票處死
            明石国行 對 山姥切國廣 投票處死
            燭台切光忠 對 山姥切國廣 投票處死
            物吉貞宗 對 山姥切國廣 投票處死
            平野藤四郎 對 山姥切國廣 投票處死
            小狐丸 對 山姥切國廣 投票處死
            黏土人三日月 對 山姥切國廣 投票處死
            螢丸 對 山姥切國廣 投票處死
            山姥切國廣 對 獅子王 投票處死
            白髮黑月宗近 對 山姥切國廣 投票處死
            鶴丸国永 對 山姥切國廣 投票處死
            藥研藤四郎 對 山姥切國廣 投票處死
            一期一振 對 山姥切國廣 投票處死
            少年陸奧守 對 山姥切國廣 投票處死
            獅子王 對 山姥切國廣 投票處死
            蜂須賀虎徹 對 山姥切國廣 投票處死
            笑面青江 對 山姥切國廣 投票處死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少年陸奧守[] (22:23:02)
吊黑單吧
石切丸[] (22:23:01)
◆笑面青江 再睡一下。(笑了笑後把對方摟住安穩的靠著對方的肩窩)
山姥切國廣[] (22:22:59)
沒有,村民。
螢丸[] (22:22:57)
腎豆...(´・н・`)(抬頭
小狐丸[] (22:22:51)
◆獅子王 別難過了(拍)天人永隔每個人會遇到的
物吉貞宗[] (22:22:47)
有職早Co了吧
平野藤四郎[] (22:22:43)
在下也認為吊黑單比較好呢
一期一振[] (22:22:37)
山姥切殿有職嗎?
鶴丸国永[] (22:22:32)
黑單先吊上去好了
明石国行[] (22:22:28)
◆螢丸 提起精神吧
藥研藤四郎[] (22:22:25)
◆獅子王 (給另一條手帕
山姥切國廣[] (22:22:20)
沒什麼好說的。
小狐丸[] (22:22:15)
直接上黑單吧,留一天就少一村呢
燭台切光忠[] (22:22:14)
有黑單.......今晚讓梟驗一下?
笑面青江[村] (22:22:13)
◆石切丸 ... 不起床嗎? (太陽都曬屁股了, 還不起床, 對於對方的孩子氣, 覺得相當可愛
蜂須賀虎徹[村] (22:22:11)
◆螢丸 (拍拍肩)
黏土人三日月[] (22:22:08)
也只能先R黑單了,呼,仰著頭真累啊。
藥研藤四郎[] (22:22:07)
夜死的話我認為是真謊、也沒人占他呢?
白髮黑月宗近[] (22:22:07)
嗯…要投切國感覺還真是……(微失落
獅子王[] (22:22:07)
我還好,大概(ˊ;ω乀)
少年陸奧守[] (22:22:07)
剛看到了(糗
            博多藤四郎 對 山姥切國廣 投票處死
            石切丸 對 山姥切國廣 投票處死
特上投石兵[] (22:21:51)
(′▽‵)ノ找謊往下拉噠
博多藤四郎[] (22:21:39)
夜死謊遺呢?
小狐丸[] (22:21:34)
唔...今天先上黑單吧?沒謊PK的情況下先當真謊遺吧
藥研藤四郎[] (22:21:31)
獅子王、你還OK嗎?
螢丸[] (22:21:31)
就算沒有也沒關係的...(擦擦
蜂須賀虎徹[村] (22:21:30)
有黑單了呢,山姥切有想說的嗎?
物吉貞宗[] (22:21:27)
噢謊是白單所以…
特上投石兵[] (22:21:18)
(′▽‵)ノ嘎吼出黑單噠
少年陸奧守[] (22:21:18)
對了 謊沒CO
白髮黑月宗近[] (22:21:11)
◆黏土人三日月 恭喜呢(摸頭
黏土人燭台切[村] (22:21:07)
◆山姥切國廣 ●!!!!!(用小刀戳戳
蜂須賀虎徹[村] (22:21:06)
◆藥研藤四郎 唔,謝謝呢(拿過手帕擦眼角
燭台切光忠[] (22:21:05)
等這場戰鬥結束後,一起去吃拉麵吧
鶴丸国永[] (22:21:03)
不過子狐也可能會留謊遺吧…?
博多藤四郎[] (22:21:02)
第二日就有黑單,真是效率(記下)
石切丸[] (22:21:01)
◆笑面青江 早。(把對方拉回被窩裡)
            へし切り長谷部 對 山姥切國廣 投票處死
物吉貞宗[] (22:20:53)
咬到謊了?
一期一振[] (22:20:52)
黑單要直接投還是讓梟咒?
黏土人三日月[] (22:20:39)
爺爺拿到了白單啊。
笑面青江[村] (22:20:39)
戀謊走了啊....
鶴丸国永[] (22:20:32)
對呢…然後今天有黑單了
螢丸[] (22:20:31)
...(去角落蹲著
明石国行[] (22:20:31)
國俊跟清光談戀愛,年紀小小的就...
藥研藤四郎[] (22:20:30)
◆蜂須賀虎徹 (遞手帕)
特上投石兵[] (22:20:30)
夜死謊poi....?
白髮黑月宗近[] (22:20:23)
被出黑的是切國啊…
燭台切光忠[] (22:20:22)
拉面戀人呢....
物吉貞宗[] (22:20:15)
幸好不是毒
平野藤四郎[] (22:20:12)
是戀人…還有說謊狂
蜂須賀虎徹[村] (22:20:11)
等我一起去吃拉麵。・゚・(つд`゚)・゚・
藥研藤四郎[] (22:20:10)
許久不見的三条殿...
特上投石兵[] (22:20:07)
 ゚々゚)!?!?(望遺書
石切丸[] (22:20:06)
謊遺和戀遺呢。
一期一振[] (22:20:02)
謊CO,戀人,還有黑單
鶴丸国永[] (22:19:56)
夜死謊呢
山姥切國廣[] (22:19:54)
拉麵......
蜂須賀虎徹[村] (22:19:50)
小清光跟小愛染果然...感情很好呢。・゚・(つд`゚)・゚・
小狐丸[] (22:19:39)
謊CO了呢
少年陸奧守[] (22:19:36)
是陸奧守的占單喔~~

N1 ◆加州清光 村
N2 ◆燭台切光忠 村
鶴丸国永[] (22:19:36)
死戀人了啊…
博多藤四郎[] (22:19:35)
...謊遺
獅子王[] (22:19:32)
占CO!放心交給獅子王大人吧!
D1 三条 村
D2 山姥切國廣 ……狼
白髮黑月宗近[] (22:19:32)
……真的是戀了
一期一振[] (22:19:32)
戀啊........
特上投石兵[] (22:19:27)
投石占卜(搓搓)*˙﹀˙*)ノ"!
D1獅子王 村
D2黏土人三日月 村
            < < 早晨來臨 3 日目的早上開始 > >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愛染國俊 的遺言
竟然不是跟螢同一房!!!!為什麼!!!!是清光!!!!姆...有拉麵....唔(村戀CO
村民4 人狼6 占卜師1 靈能者1 狂人1 獵人2 共有者2 妖狐1 子狐1 埋毒者1 說謊狂1 夜梟1 小企鵝1 貴族1 奴隸1 (決定者1) (權力者1) (戀人2) (大狼1)
加州清光 的遺言
某天,我在房間吃著叉燒濃湯拉麵
忽然間,愛染打開了我的房門,手上端著一碗海苔濃湯拉麵
問我可不可以進來一起吃

我看了看他的拉麵,上面有滿滿的蔥花
再看看我的拉麵,我答應了愛染
並且用了三個叉燒跟他交換所有的蔥花(戀CO
==========================================
村民4 人狼6 占卜師1 靈能者1 狂人1 獵人2 共有者2 妖狐1 子狐1 
埋毒者1 說謊狂1 夜梟1 小企鵝1 貴族1 奴隸1 
(決定者1) (權力者1) (戀人2) (大狼1)
三条 的遺言
ル||●☛◡☚|リ=●<謊co
d1 我 謊
d2 揍 獅子王 入啥不知道
 三条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へし切り長谷部 人狼對 三条 為鎖定目標
            鶴丸国永 夜梟 放棄行動
            小狐丸 對 燭台切光忠 進行護衛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山姥切國廣[](人狼) (22:18:03)
裝村+1
笑面青江[村]的自言自語 (22:17:56)
(◞≼◉ื≽◟;益;◞≼◉ื ≽◟)該死的輸入法~~~~~~~~~~~~~~~~~(◞≼◉ื≽◟;益;◞≼◉ื ≽◟)
            獅子王 對 山姥切國廣 占卜
鶴丸国永[]的自言自語 (22:17:51)
嗯…困擾了…
小狐丸[]的自言自語 (22:17:50)
占應該還不會被動...護誰好呢...
少年陸奧守(人狼) (22:17:36)
沒死出三條黑?
笑面青江[村]的自言自語 (22:17:35)
泄你媽辣!!!!!!!!!!!!!!!!!!!
特上投石兵[]的自言自語 (22:17:34)
這把刀~有毒~(塗果醬( ´▽` )ノ
博多藤四郎(人狼) (22:17:33)
這邊繼續筆記裝村-
鶴丸国永[]的自言自語 (22:17:32)
還是…狼有6隻呢…
少年陸奧守(人狼) (22:17:26)
看到了
燭台切光忠[](人狼) (22:17:23)
可以第3天再包我嗎
少年陸奧守(人狼) (22:17:20)
包不包大狼 @燭台切
明石国行[]的自言自語 (22:17:19)
山姥切、兩個燭台切其中有決定者
へし切り長谷部(人狼) (22:17:19)
包大狼、咬三条。
沒死出黑。
一期一振(共有者) (22:17:16)
看不到的呢
藥研藤四郎[] (22:17:15)
哥這回該不會又是狼吧......
獅子王[]的自言自語 (22:17:11)
今天找切國好啦──
特上投石兵[]的自言自語 (22:17:07)
燈扔( ´▽` )ノ 小弟是入戀還是中毒
一期一振(共有者) (22:17:06)
投愛染的三人有一人是決定者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2:17:06)
小企鵝好像可以看到動物職的發言?
山姥切國廣[](人狼) (22:16:58)
也行?
藥研藤四郎[] (22:16:57)
好好休息吧 愛染
少年陸奧守(人狼) (22:16:48)
要不要包大狼
平野藤四郎(人狼) (22:16:46)
昨晚看見時間來到一分半,就先咬了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2:16:44)
我猜子孤吧…
少年陸奧守(人狼) (22:16:41)
發占的我表示緊張死了 明天我該占誰
燭台切光忠[](人狼) (22:16:41)
反正他是白單,假如他真是隱狂也沒用了 今晚咬他?
蜂須賀虎徹[村]的自言自語 (22:16:41)
有決定者阿...山姥切和兩個燭台切
明石国行[]的自言自語 (22:16:40)
國俊...你走得太快了
            特上投石兵 子狐對 黏土人三日月 占卜
へし切り長谷部(人狼) (22:16:31)
別大字啊!?
鶴丸国永[]的自言自語 (22:16:30)
可怕的詛咒之力…要看看白單嗎…?
一期一振(共有者) (22:16:13)
不知道是那方隱占了?
燭台切光忠[](人狼) (22:16:12)
我猜三條自選狂隱狂
博多藤四郎(人狼) (22:16:10)
希望是毒...
藥研藤四郎[] (22:16:05)
喔都、偷偷談戀愛呢 愛染跟清光啊....
小狐丸[]的自言自語 (22:16:03)
還是吊中了毒...?
蜂須賀虎徹[村]的自言自語 (22:16:01)
為什麼一起走了ヾ(;゚;Д;゚;)ノ゙ヾ(;゚;Д;゚;)ノ゙ヾ(;゚;Д;゚;)ノ゙
少年陸奧守(人狼) (22:16:00)
對了 明天要占誰
螢丸[]的自言自語 (22:15:55)
戀嗎…
蜂須賀虎徹[村]的自言自語 (22:15:55)
是毒還是戀ヾ(;゚;Д;゚;)ノ゙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2:15:54)
嗯,要明天才能知道了呢…
黏土人三日月[]的自言自語 (22:15:54)
噴毒?背德?戀人?
石切丸[]的自言自語 (22:15:53)
這是吊到埋毒還是戀呢?嗯?
小狐丸[]的自言自語 (22:15:52)
喔不對,是戀人死啊...妖狐不拖子狐的
一期一振(共有者) (22:15:51)
有戀有毒.......情況未明呢
少年陸奧守(人狼) (22:15:50)
平野藤四郎(人狼) (22:15:48)
吊到戀,還是毒呢…
            物吉貞宗 說謊狂對 少年陸奧守 進行模仿
鶴丸国永[]的自言自語 (22:15:46)
吊死了戀還是毒嗎?!
獅子王[]的自言自語 (22:15:44)
哇,兩屍
螢丸[]的自言自語 (22:15:44)
姆!!!!!!國俊!!!!清光也!!
博多藤四郎(人狼) (22:15:38)
有毒有戀(記著)
小狐丸[]的自言自語 (22:15:37)
是妖狐死還戀人死呢(歪頭
蜂須賀虎徹[村]的自言自語 (22:15:37)
小清光為何!?
へし切り長谷部(人狼) (22:15:30)
馬上就是毒、戀?
一期一振(共有者) (22:15:28)
咦?毒…?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2:15:22)
.....戀人
小狐丸[]的自言自語 (22:15:21)
咦?!
少年陸奧守(人狼) (22:15:20)
死一對啊
            < < 日落、黑暗的夜晚來臨 > >
 愛染國俊 被表決處死
 加州清光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2 日目 ( 1 回目)
白髮黑月宗近3 票投票給 1 票 → 物吉貞宗
少年陸奧守0 票投票給 1 票 → 明石国行
へし切り長谷部2 票投票給 1 票 → 笑面青江
山姥切國廣0 票投票給 1 票 → 愛染國俊
小狐丸0 票投票給 1 票 → 明石国行
一期一振0 票投票給 1 票 → 蜂須賀虎徹
藥研藤四郎0 票投票給 2 票 → 白髮黑月宗近
明石国行3 票投票給 1 票 → 博多藤四郎
蜂須賀虎徹1 票投票給 1 票 → 平野藤四郎
螢丸0 票投票給 1 票 → 白髮黑月宗近
黏土人三日月1 票投票給 1 票 → 黏土人燭台切
加州清光0 票投票給 1 票 → へし切り長谷部
黏土人燭台切2 票投票給 1 票 → 愛染國俊
笑面青江1 票投票給 1 票 → 黏土人燭台切
博多藤四郎1 票投票給 1 票 → 物吉貞宗
鶴丸国永0 票投票給 1 票 → 黏土人三日月
石切丸1 票投票給 1 票 → 三条
特上投石兵0 票投票給 1 票 → 燭台切光忠
燭台切光忠1 票投票給 1 票 → 愛染國俊
物吉貞宗3 票投票給 1 票 → へし切り長谷部
愛染國俊3 票投票給 1 票 → 石切丸
三条1 票投票給 1 票 → 物吉貞宗
平野藤四郎2 票投票給 1 票 → 明石国行
獅子王0 票投票給 1 票 → 平野藤四郎
            螢丸 對 白髮黑月宗近 投票處死
            獅子王 對 平野藤四郎 投票處死
            黏土人燭台切 對 愛染國俊 投票處死
            平野藤四郎 對 明石国行 投票處死
            三条 對 物吉貞宗 投票處死
            一期一振 對 蜂須賀虎徹 投票處死
            特上投石兵 對 燭台切光忠 投票處死
            燭台切光忠 對 愛染國俊 投票處死
            小狐丸 對 明石国行 投票處死
            笑面青江 對 黏土人燭台切 投票處死
            黏土人三日月 對 黏土人燭台切 投票處死
            愛染國俊 對 石切丸 投票處死
            鶴丸国永 對 黏土人三日月 投票處死
            蜂須賀虎徹 對 平野藤四郎 投票處死
            物吉貞宗 對 へし切り長谷部 投票處死
            加州清光 對 へし切り長谷部 投票處死
            藥研藤四郎 對 白髮黑月宗近 投票處死
            博多藤四郎 對 物吉貞宗 投票處死
            白髮黑月宗近 對 物吉貞宗 投票處死
            へし切り長谷部 對 笑面青江 投票處死
            明石国行 對 博多藤四郎 投票處死
            少年陸奧守 對 明石国行 投票處死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石切丸 對 三条 投票處死
加州清光[村] (22:13:41)
子狐有機率占不出結果喔( ´▽` )ノ
三条[] (22:13:35)
(13:17) ◆鶴丸国永 要是被梟咒了子狐會死嗎?
笑面青江[村] (22:13:35)
◆螢丸 ....... 誰會故意泄啊(捏臉(́இ◞౪◟இ‵)
少年陸奧守[] (22:13:30)
咒只對村民有效吧
明石国行[] (22:13:27)
原來是這樣子阿真是狡猾的狐狸
石切丸[] (22:13:22)
◆黏土人三日月 (捧起來)乖,去找小狐丸玩。(交給◆小狐丸)
蜂須賀虎徹[村] (22:13:22)
也許是青江有某處特別不同呢...
物吉貞宗[] (22:13:22)
子狐占不出來?
黏土人燭台切[村] (22:13:22)
◆へし切り長谷部 &#§※◇☆?!!
三条[] (22:13:17)
三占暫推真狼狂
鶴丸国永[] (22:13:17)
要是被梟咒了子狐會死嗎?
            山姥切國廣 對 愛染國俊 投票處死
特上投石兵[] (22:13:15)
( ´▽` )ノ不知道呢? 動物方偷懶還是狂噠
平野藤四郎[] (22:13:12)
◆笑面青江 青江大人,那個…請用杯茶冷靜一下吧(忍著笑,端上茶水
白髮黑月宗近[] (22:13:12)
哈哈,還真只有石切丸才能管好青江呢
藥研藤四郎[] (22:13:10)
◆蜂須賀虎徹 腎豆的表情也扭曲了啊...
愛染國俊[] (22:13:04)
( ´▽` )ノ?!?!!
博多藤四郎[] (22:12:50)
◆藥研藤四郎 筆記... 看懂就、可以... ㄆ...
三条[] (22:12:47)
子狐隱著 不會被吊 也不會被咬 而且只有靈能知道子狐被吊 子狐占不出的
加州清光[村] (22:12:45)
刀也會排泄嗎........( ´▽` )ノ
黏土人三日月[] (22:12:26)
◆笑面青江 泄差和刀一樣也是愈大愈好嗎?(拉拉褲腳)
螢丸[] (22:12:24)
青江老師到底是故意的呢?還是真的呢?
笑面青江[村] (22:12:22)
◆石切丸 ...... (抱緊)
へし切り長谷部[] (22:12:21)
◆黏土人燭台切   …??(拎起來丟向◆燭台切光忠
石切丸[] (22:12:20)
◆笑面青江 冷靜下來了嗎?(摸摸對方的頭)
藥研藤四郎[] (22:12:13)
◆博多藤四郎 字歪了呢..噗..疵....(忍笑著
三条[] (22:12:13)
因為就算狐死了 只要大狼死 子狐活著 還是狐勝
燭台切光忠[] (22:12:09)
◆笑面青江 我們了解你,你不用解釋了喔 (拍拍)
特上投石兵[] (22:12:06)
◆黏土人燭台切 (看著身高超不多的給金平糖( ๑´•ω•)
蜂須賀虎徹[村] (22:12:02)
真是引人好奇了呢(́◉◞౪◟◉‵)
一期一振[] (22:12:00)
青江殿.......那個........錯字(苦笑
鶴丸国永[] (22:11:58)
要先猜猜狂或者子狐入戀了嗎?(歪頭
物吉貞宗[] (22:11:57)
青江老師(拍拍)
山姥切國廣[] (22:11:54)
看來有人崩潰了。
明石国行[] (22:11:50)
青江菜很好吃呢
白髮黑月宗近[] (22:11:45)
話說今次有小企鵝呢…
博多藤四郎[] (22:11:44)
(一邊抖一邊筆記)
三条[] (22:11:42)
應該是隱子狐
小狐丸[] (22:11:41)
大泄差?(笑
笑面青江[村] (22:11:36)
(́இ◞౪◟இ‵)
特上投石兵[] (22:11:33)
( ´▽` )ノ???(問號中
燭台切光忠[] (22:11:28)
大泄差 ..............
黏土人燭台切[村] (22:11:27)
&※*□▼◎!(急得跳腳
一期一振[] (22:11:19)
隱狂/子狐嗎.......?
藥研藤四郎[] (22:11:15)
(忍笑著學著憤怒到發錯音的青江
蜂須賀虎徹[村] (22:11:11)
感覺是被戳中了什麼點阿,青江好激動呢
明石国行[] (22:11:11)
只有三占
黏土人三日月[] (22:11:09)
是蔬菜?
平野藤四郎[] (22:11:04)
青江大人…(後退
白髮黑月宗近[] (22:11:04)
三占啊…
藥研藤四郎[] (22:11:00)
喔都、青江 這樣的大泄差可以嗎?(忍笑著
物吉貞宗[] (22:10:58)
大村的占很辛苦呢,幸好我沒抽到(滑手機
へし切り長谷部[] (22:10:57)
◆黏土人燭台切  ?(看過去
三条[] (22:10:54)
青江菜 好ㄘ
一期一振[] (22:10:52)
三占?
特上投石兵[] (22:10:52)
(望著大泄差 *˙﹀˙*)ノ?
山姥切國廣[] (22:10:50)
......青江,你的形象。
鶴丸国永[] (22:10:50)
青江是……沒說錯吧?(望遺書
黏土人燭台切[村] (22:10:49)
&#§※◎……
加州清光[村] (22:10:49)
青江好可怕( ´▽` )ノ
石切丸[] (22:10:47)
◆笑面青江 (從對方背後抱住)冷靜點。
物吉貞宗[] (22:10:45)
三占哪
明石国行[] (22:10:44)
好讓人在意的遺書呢
愛染國俊[] (22:10:41)
咦耶?!
獅子王[] (22:10:40)
喔?所以青江是什麼?(看遺書
螢丸[] (22:10:39)
青江老師??(望青江
黏土人燭台切[村] (22:10:35)
……!(雙腿夾緊
博多藤四郎[] (22:10:33)
至少是普通的遺書(看
笑面青江[村] (22:10:32)
....................... 幹
物吉貞宗[] (22:10:24)
才二占嗎?
特上投石兵[] (22:10:24)
差點以為會嚼嚼.....(打滾
笑面青江[村] (22:10:23)
這個村是誰開的!!!!!!!!!!!!!!!! 出來!!!!!!!!!!!!!!!!!!!(拿出大泄差
少年陸奧守[] (22:10:22)
是陸奧守的占單喔~~

N1 ◆加州清光 村
鶴丸国永[] (22:10:22)
決定先放一下職單
山姥切國廣[] (22:10:18)
青江是?
明石国行[] (22:10:17)
青江世?
三条[] (22:10:17)
占我喔?
平野藤四郎[] (22:10:10)
各位早上好
蜂須賀虎徹[村] (22:10:10)
這遺書...青江怎麼了嗎(望
石切丸[] (22:10:09)
不是紅遺呢,太好了。
白髮黑月宗近[] (22:10:08)
遺書…(掩嘴笑
鶴丸国永[] (22:10:04)
村民4 人狼6 占卜師1 靈能者1 狂人1 獵人2 共有者2 妖狐1 子狐1 埋毒者1 說謊狂1 夜梟1 小企鵝1 貴族1 奴隸1 (決定者1) (權力者1) (戀人2) (大狼1)
小狐丸[] (22:10:02)
原來青江是...?
燭台切光忠[] (22:10:01)
青江是XX...?
特上投石兵[] (22:10:01)
投石占卜(搓搓)*˙﹀˙*)ノ!
D1獅子王 村
一期一振[] (22:10:00)
…?(望著遺書
黏土人燭台切[村] (22:09:59)
XX $&*%*?
獅子王[] (22:09:58)
占CO!放心交給獅子王大人吧!
D1 三条 村
笑面青江[村] (22:09:58)
............................
            < < 早晨來臨 2 日目的早上開始 > >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情報渣 的遺言
原來青江是XX $&*%*(被咬死
 情報渣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平野藤四郎 人狼對 情報渣 為鎖定目標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少年陸奧守(人狼) (22:08:11)
我占藥研吧
愛染國俊[](戀人) (22:08:09)
( ´▽` )ノ同房吃拉麵嗎
            特上投石兵 子狐對 獅子王 占卜
小狐丸[]的自言自語 (22:08:03)
不過在我們這叫神獵呢wwww
平野藤四郎(人狼) (22:07:59)
時間不太夠了
少年陸奧守(人狼) (22:07:57)
只好
少年陸奧守(人狼) (22:07:55)
我出占?
加州清光[村](戀人) (22:07:53)
憶起吃拉麵嗎( ´▽` )ノ(為什麼
小狐丸[]的自言自語 (22:07:53)
說起來,我在日版人狼學到一個詞,叫"變態護衛"
加州清光[村](戀人) (22:07:46)
遺言要寫什麼好呢( ´▽` )ノ
            獅子王 對 三条 占卜
博多藤四郎(人狼) (22:07:44)
要決定 主咬、占卜,靈能暫緩呢
一期一振(共有者) (22:07:39)
那是遺書的寫法,然後遺書不要說出共伴是誰就可以了
山姥切國廣[](人狼) (22:07:37)
同樣單身。
燭台切光忠[](人狼) (22:07:28)
一定要有人出占.... 誰要請纓呢?
平野藤四郎(人狼) (22:07:25)
也是單身
加州清光[村](戀人) (22:07:22)
( ´▽` )ノ(拍打拍打
へし切り長谷部(人狼) (22:07:15)
我單身。(緩緩舉起兩手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2:07:04)
嗯,這點了解
一期一振(共有者) (22:07:04)
我們共有者大概都會這樣說:
這次是共有者,晚上六聲的約定

大概這樣
小狐丸[]的自言自語 (22:07:03)
中)我想學月月洗頻了怎麼辦?(住手
愛染國俊[](戀人) (22:06:59)
( ´▽` )ノ(拍打
蜂須賀虎徹[村]的自言自語 (22:06:56)
吾乃正品!
燭台切光忠[](人狼) (22:06:56)
我也是單身呢.... (望向長谷部)
へし切り長谷部(人狼) (22:06:45)
我出會包狐。
蜂須賀虎徹[村]的自言自語 (22:06:44)
那就來表現得像職一點來讓狼咬吧~?
少年陸奧守(人狼) (22:06:38)
我不是戀
加州清光[村](戀人) (22:06:37)
給包包保護噠( ´▽` )ノ
鶴丸国永[]的自言自語 (22:06:32)
先留下遺書吧
少年陸奧守(人狼) (22:06:31)
我不太會出QWQ
博多藤四郎(人狼) (22:06:30)
這裡沒有戀人(攤手)
一期一振(共有者) (22:06:29)
我們先約好說多少聲,一句話等於一聲
小狐丸[]的自言自語 (22:06:27)
我不要讀心了啦(躺平
へし切り長谷部(人狼) (22:06:27)
因為黏土忠很吵所以用碗蓋住了。
加州清光[村](戀人) (22:06:26)
WOW( ´▽` )ノ
平野藤四郎(人狼) (22:06:25)
誰要出占出靈呢…
山姥切國廣[](人狼) (22:06:19)
誰要出?
愛染國俊[](戀人) (22:06:18)
( ´▽` )ノ列
小狐丸[]的自言自語 (22:06:15)
我要當村民啊(打滾
加州清光[村](戀人) (22:06:11)
是什麼( ´▽` )ノ
石切丸[]的自言自語 (22:06:10)
(中)(目死開始填靈單)
愛染國俊[](戀人) (22:06:07)
( ´▽` )ノ(踢了踢
加州清光[村](戀人) (22:06:06)
居然噠( ´▽` )ノ
小狐丸[]的自言自語 (22:06:05)
安心信賴小獵丸啊!!!(不!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2:06:05)
博多藤四郎(人狼) (22:06:02)
那麼分配職業?
加州清光[村](戀人) (22:06:01)
有勇氣和智慧的村人( ´▽` )ノ
燭台切光忠[](人狼) (22:05:59)
那我不能出占了阿....
鶴丸国永[]的自言自語 (22:05:58)
是梟呢…都是鳥的原因嗎?
愛染國俊[](戀人) (22:05:58)
我有噠WWWWWWWWWWW(拍打
藥研藤四郎[] (22:05:56)
喔都、這下可是.....得早睡了嗎
小狐丸[]的自言自語 (22:05:54)
喂又是獵人了啊喂!!!
加州清光[村](戀人) (22:05:52)
給我 都給窩( ´▽` )ノ
一期一振(共有者) (22:05:51)
(有當過共有嗎?
燭台切光忠[](人狼) (22:05:49)
嗯? 我是帥氣的大狼呢
愛染國俊[](戀人) (22:05:47)
你有嗎WWWWWWW
へし切り長谷部(人狼) (22:05:47)
很帥氣呢。
蜂須賀虎徹[村]的自言自語 (22:05:45)
居然是那四分之一的村民呀( ´▽` )ノ
特上投石兵[]的自言自語 (22:05:45)
*˙﹀˙*)ノ"酷炫~?
石切丸[]的自言自語 (22:05:45)
(中)又!是!靈!(躺)
小狐丸[]的自言自語 (22:05:43)
等等,獵人....
愛染國俊[](戀人) (22:05:41)
給你蔥啦!!!!!!!
加州清光[村](戀人) (22:05:39)
你有職嗎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
少年陸奧守(人狼) (22:05:36)
狼伴好owo~
小狐丸[]的自言自語 (22:05:36)
....25人村...大狼出現了(驚
明石国行[]的自言自語 (22:05:34)
喝牛奶準備睡覺,晚安。
山姥切國廣[](人狼) (22:05:34)
狼啊....
へし切り長谷部(人狼) (22:05:33)
…(看向大狼
燭台切光忠[](人狼) (22:05:30)
嗯 ~ 不錯不錯
博多藤四郎(人狼) (22:05:30)
姆捏姆捏...
愛染國俊[](戀人) (22:05:30)
吼吼吼吼WWWWWWWWW
特上投石兵[]的自言自語 (22:05:29)
*˙﹀˙*)ノ"poi........!?
平野藤四郎(人狼) (22:05:27)
唔…在下會努力的
加州清光[村](戀人) (22:05:26)
幹X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一期一振(共有者) (22:05:25)
這下真是(笑
明石国行[]的自言自語 (22:05:25)
西瓜塞不進屁股吧
白髮黑月宗近(共有者) (22:05:23)
啊…是一期呢
愛染國俊[](戀人) (22:05:23)
......(拍打
加州清光[村](戀人) (22:05:21)
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
         村民4 人狼6 占卜師1 靈能者1 狂人1 獵人2 共有者2 妖狐1 子狐1 埋毒者1 說謊狂1 夜梟1 小企鵝1 貴族1 奴隸1 (決定者1) (權力者1) (戀人2) (大狼1)
黏土人三日月 (22:05:11)
◆白髮黑月宗近 嗯?爺爺很靈敏,沒問題的。(舉起小小的刀)
白髮黑月宗近 (22:05:07)
青江你夠wwwww
石切丸 (22:05:03)
◆笑面青江 果然又是如此阿......(輕輕的揉了揉對方的頭)
藥研藤四郎 (22:05:01)
◆一期一振 (繞到哥背後躲進披風裡)
螢丸 (22:04:58)
◆愛染國俊 都見不到面呢…(嘟嘴
白髮黑月宗近 (22:04:57)
好,那出陣!!!
笑面青江 (22:04:50)
◆加州清光 我的西瓜才是吃的!你的是塞進屁股裡頭的,需不需要奶油幫幫忙呢?
一期一振 (22:04:40)
(我是小草莓不是風(RYYYYY(?
蜂須賀虎徹 (22:04:30)
是熱鬧的夜晚呢(微笑
白髮黑月宗近 (22:04:26)
◆黏土人三日月 (抱起)走來走去小心被踼到
物吉貞宗 (22:04:12)
人越來越多了(滑手機)
明石国行 (22:04:08)
◆一期一振 (漁村友
愛染國俊 (22:04:06)
◆螢丸好久不見呢!!(摸摸
加州清光 (22:04:05)
◆笑面青江 流連是吃的,腦濕的西瓜是塞的( ´▽` )ノ
白髮黑月宗近 (22:04:05)
光忠按開始啦
小狐丸 (22:04:05)
中)一期又要被阿媽GANK了嗎?(ry
特上投石兵 (22:04:01)
ヽ(㊤´∀`*㊤)ノ還有腦師什麼西瓜榴槤?
笑面青江 (22:03:56)
◆石切丸 哎呀,石切丸啊~ (轉頭看著對方微笑) 我在說小孩不宜的事情呢
一期一振 (22:03:51)
(快開始(RYYYYYY
博多藤四郎 (22:03:49)
噠ヽ(´∀`*)ノ
一期一振 (22:03:43)
(25人(崩潰
燭台切光忠 (22:03:37)
◆へし切り長谷部 ........ 長谷部君,難道你對小小的我做了什麼會令人想大聲呼救的事情嗎?
平野藤四郎 (22:03:33)
◆黏土人燭台切◆黏土人三日月 黏土人會動…?
特上投石兵 (22:03:24)
ヽ(㊤´∀`*㊤)ノ出發噠
螢丸 (22:03:24)
◆愛染國俊 姆唔!(抱住蹭蹭
加州清光 (22:03:20)
◆小狐丸 免空你的好碰有( ´▽` )ノ(?!
藥研藤四郎 (22:03:16)
再青江踢一腳、就小心被石切殿給拔除了啊(壞笑著
          獅子王 來到村莊大廳
小狐丸 (22:02:58)
◆蜂須賀虎徹 有家人在身邊就是好事啊,早點習慣吧(拍肩
黏土人燭台切 (22:02:58)
◆燭台切光忠 ◇☆※*&#△▼〃!(驚恐的向對方求救
黏土人三日月 (22:02:48)
(走來走去)
白髮黑月宗近 (22:02:44)
小投石ok就說一下
愛染國俊 (22:02:37)
◆明石国行剛剛呢嘿嘿~~偷偷跟在螢跟國行後面呢!
笑面青江 (22:02:34)
◆加州清光 我的價值在大西瓜,清光的價值在大榴槤
蜂須賀虎徹 (22:02:32)
小愛染也來啦(摸摸)
石切丸 (22:02:26)
◆笑面青江 和旁邊的人小聲地在說甚麼呢?(把對方攬回懷裡坐下)
燭台切光忠 (22:02:22)
◆黏土人燭台切 .....這是,我?
へし切り長谷部 (22:02:20)
◆燭台切光忠   …別靠近耳朵。(另一手遮住耳
小狐丸 (22:02:18)
◆加州清光 中)壓過了還是丟不上來,放棄www
蜂須賀虎徹 (22:02:14)
期待腦師的遺書呢
白髮黑月宗近 (22:02:10)
別踢青江啦wwww
特上投石兵 (22:02:08)
中)等等喔先不要開始
蜂須賀虎徹 (22:02:07)
◆小狐丸 還不錯呢,像往常一樣吧,雖然最近某位自稱大哥的回家後本丸變得吵鬧了...呢...
加州清光 (22:01:57)
腦濕的價值在於大西瓜( ´▽` )ノ
へし切り長谷部 (22:01:50)
◆燭台切光忠  因為感覺很吵就壓著了。(掀開碗公給人看黏土人
明石国行 (22:01:45)
◆愛染國俊 甚麼時候跑來的
愛染國俊 (22:01:45)
嘿嘿~偷偷跟來呢!!
藥研藤四郎 (22:01:44)
◆蜂須賀虎徹 對呢、真是驚嚇到了吶~(笑學著鶴丸殿的語氣
燭台切光忠 (22:01:42)
◆へし切り長谷部 .....吶,長谷部君? (湊近對方耳邊,問道)
笑面青江 (22:01:40)
(中)\我的價值不該只有遺書CO/
螢丸 (22:01:22)
國俊!!!!!(機動500
平野藤四郎 (22:01:11)
晚上好
小狐丸 (22:01:09)
中)不要因為他沒遺書就踢他啊wwww
明石国行 (22:01:03)
◆笑面青江 有點好奇呢
白髮黑月宗近 (22:01:02)
按開始啦
特上投石兵 (22:00:57)
現在準備噠腦師~=͟͟͞͞(*゚▽゚)ノ (飛撲
            へし切り長谷部 對 笑面青江 投票踢出
小狐丸 (22:00:47)
◆蜂須賀虎徹 的確很久沒看到你了呢,近來可好?
            黏土人三日月 對 笑面青江 投票踢出
笑面青江 (22:00:25)
(中)\我沒有準備遺書CO/
加州清光 (22:00:24)
不壓縮嗎( ´▽` )ノ
蜂須賀虎徹 (22:00:24)
小狐丸唷,是我呢(笑)也一陣子不見你了呢
へし切り長谷部 (22:00:17)
(手被碗公振得癢癢的
          平野藤四郎 來到村莊大廳
小狐丸 (22:00:15)
中)傳不上來,上傳失敗XD
          三条 來到村莊大廳
          愛染國俊 來到村莊大廳
山姥切國廣 (22:00:05)
◆黏土人三日月 (偷偷戳一下)
笑面青江 (22:00:05)
◆明石国行 ◆螢丸................... 你想知道嗎? (小聲
少年陸奧守 (22:00:04)
按了~
博多藤四郎 (22:00:03)
♪ (趴在桌緣看碗公)
石切丸 (22:00:02)
◆笑面青江 想說怎麼找不到你,原來是來這裡玩呢?(笑著走到對方身邊)
加州清光 (22:00:02)
狐叔說好的路娜翻肚照呢( ´▽` )ノ
特上投石兵 (22:00:00)
( ´▽` )ノ中)叔叔反映好慢
燭台切光忠 (21:59:54)
◆へし切り長谷部 嗯? 長谷部君,捏著碗是在做什麼呢?
白髮黑月宗近 (21:59:50)
可以的先按好準備喔
螢丸 (21:59:47)
老師老師~~狗的什麼噠?
黏土人燭台切 (21:59:46)
(拍打碗公
蜂須賀虎徹 (21:59:44)
◆藥研藤四郎 是呀,久違熱鬧了起來呢-
小狐丸 (21:59:37)
中)等等!有腎豆!!
          物吉貞宗 來到村莊大廳
特上投石兵 (21:59:29)
◆黏土人燭台切 !?(拍打碗
一期一振 (21:59:25)
(開始吧(RY
明石国行 (21:59:25)
今晚人真多,不過狗的甚麼(看青江
藥研藤四郎 (21:59:24)
◆蜂須賀虎徹 對呢、時間點也遇不上大家呢 今天回來的時間真是太剛好了(笑
へし切り長谷部 (21:59:21)
好吵。(蓋回去
螢丸 (21:59:12)
石切丸夜安~~~(揮手
白髮黑月宗近 (21:59:12)
((((20人了wwww
へし切り長谷部 (21:59:06)
…(拿開碗公看一下
小狐丸 (21:59:03)
青江你怎麼不繼續了?(壞笑
黏土人燭台切 (21:58:55)
□★◎▲▼&※!!!!!!!!!
          燭台切光忠 來到村莊大廳
石切丸 (21:58:47)
哦呀,諸位晚上好。(慢慢走進村裡)
          特上投石兵 來到村莊大廳
螢丸 (21:58:36)
Wwwwww尖叫了
藥研藤四郎 (21:58:25)
(中)換了一隻鶴了啊wwwwww
笑面青江 (21:58:25)
各位, 你們知道狗的---(還沒說完,看到從某地方走來的人,立刻閉嘴
へし切り長谷部 (21:58:21)
(壓著碗公底部
黏土人三日月 (21:58:21)
◆黏土人燭台切 爺爺拿不開啊。(噹噹噹的敲著碗的邊緣)
白髮黑月宗近 (21:58:20)
喔,是石切丸啊
黏土人燭台切 (21:58:12)
(在碗公裡尖叫
          <投票重新開始 請盡速重新投票>
          特上投石兵 離開這個村莊了
藥研藤四郎 (21:58:00)
◆鶴丸國永 鶴丸殿、最近入秋不小心著涼了麼?得注意保暖吶
特上投石兵 (21:57:45)
◆小狐丸 ( ´▽` )ノ吃 吃糖?(分一個金平糖給
          <投票重新開始 請盡速重新投票>
          大俱利伽羅 離開這個村莊了
          石切丸 來到村莊大廳
黏土人燭台切 (21:57:17)
◆へし切り長谷部 ◎★◇□#*?!
          鶴丸国永 來到村莊大廳
蜂須賀虎徹 (21:57:04)
(黏土人有點可愛w
黏土人三日月 (21:57:01)
◆黏土人燭台切 嗯?同樣大小的同伴啊?爺爺很高興喔!
          <投票重新開始 請盡速重新投票>
          鶴丸國永 離開這個村莊了
鶴丸國永 (21:56:53)
阿,果然還是回去休息好了,要是被抓到可不是鬧著玩的事哈哈......
蜂須賀虎徹 (21:56:46)
◆藥研藤四郎 是呀,最近都忙著出陣呢~?
へし切り長谷部 (21:56:44)
◆黏土人燭台切   …(把碗公蓋上去
博多藤四郎 (21:56:43)
哪尼-
藥研藤四郎 (21:56:42)
◆一期一振 (笑著被摸頭) 我回來了
明石国行 (21:56:41)
◆螢丸 你這麼說讓我想睡了
白髮黑月宗近 (21:56:35)
◆鶴丸國永 何止嚇到了(挑眉)沒事吧?
黏土人燭台切 (21:56:24)
◇′#*※〃§※*《!
螢丸 (21:56:23)
在腎豆身旁安心噠!!
          博多藤四郎 來到村莊大廳
少年陸奧守 (21:56:14)
說到手機我想到了上一次聯誼場時電腦突然藍屏QWQ
          笑面青江 來到村莊大廳
山姥切國廣 (21:55:56)
又一個.......
螢丸 (21:55:52)
◆明石国行 是嗎?可能是國行都在睡覺吧!
          黏土人燭台切 來到村莊大廳
藥研藤四郎 (21:55:43)
◆蜂須賀虎徹 又是好一陣子不見了呢~(笑
加州清光 (21:55:32)
瑩丸( ´▽` )ノ(摸頭
白髮黑月宗近 (21:55:30)
(((先轉一下手機
黏土人三日月 (21:55:27)
◆白髮黑月宗近 哈哈哈,你可真大呢。
鶴丸國永 (21:55:25)
◆白髮黑月宗近◆蜂須賀虎徹 多謝關心阿,被我嚇到啦?(勉強地笑了笑後坐到桌邊休息)
白髮黑月宗近 (21:55:22)
◆黏土人三日月 嗯…感覺滿微妙的…
蜂須賀虎徹 (21:55:22)
可愛的小螢丸就在旁邊呢(摸摸
加州清光 (21:55:19)
腎豆~~~( ´▽` )ノ
螢丸 (21:55:13)
清光光~~
明石国行 (21:55:10)
◆螢丸 是這樣子嗎,沒甚麼感覺呢
一期一振 (21:55:02)
◆藥研藤四郎 夜安(摸頭
蜂須賀虎徹 (21:55:00)
小清光( ´▽` )ノ
螢丸 (21:54:54)
腎豆~~(揮手
          加州清光 來到村莊大廳
蜂須賀虎徹 (21:54:38)
鶴丸桑還好嗎?(看著臉色)在開始前好好休息一下吧
螢丸 (21:54:30)
◆明石国行 嘿嘿~好像很久沒見到國行了呢(蹭手
鶴丸國永 (21:54:19)
◆白髮黑月宗近 (中:可是我家的鶴是設定有待過墳墓的)
白髮黑月宗近 (21:54:03)
◆鶴丸國永 夜安…你這模樣怎麼了?
黏土人三日月 (21:53:41)
晚安呢,諸位。
螢丸 (21:53:30)
藥研嗨唷~~(邊跑邊揮手
蜂須賀虎徹 (21:53:20)
有黏土人的小爺爺呢...(好奇望
白髮黑月宗近 (21:53:17)
◆黏土人三日月 ……………(默望
明石国行 (21:53:16)
◆螢丸 螢(摸頭
鶴丸國永 (21:53:11)
(頂著生病後康復不久卻依然慘白的臉進村)大家晚上好阿
蜂須賀虎徹 (21:53:05)
藥研唷,晚安呢(微笑
山姥切國廣 (21:52:58)
◆黏土人三日月 ......(盯)
少年陸奧守 (21:52:50)
(剛洗完澡
白髮黑月宗近 (21:52:45)
(噴茶
少年陸奧守 (21:52:43)
熱鬧起來呢~
藥研藤四郎 (21:52:37)
喔都、腎豆跟小螢丸呢(揮手
          黏土人三日月 來到村莊大廳
螢丸 (21:52:30)
國行~~(跑過去
明石国行 (21:52:21)
沒有喔
白髮黑月宗近 (21:52:03)
◆明石国行 夜安吶,今天沒帶枕頭過來了?
          螢丸 來到村莊大廳
小狐丸 (21:51:38)
◆特上投石兵 小投石?你在做什麼?(看頂
白髮黑月宗近 (21:51:34)
(((有戀了wwwww
          蜂須賀虎徹 來到村莊大廳
藥研藤四郎 (21:50:46)
◆一期一振 哥~(揮手
明石国行 (21:50:39)
晚安
白髮黑月宗近 (21:50:21)
(( 那10點開始?
特上投石兵 (21:50:11)
(把糖削用到◆小狐丸上面(*´Д`)
藥研藤四郎 (21:50:10)
好久不見呢、爺爺跟小狐都是 (點頭
一期一振 (21:49:27)
藥研你回來了(笑走過去
白髮黑月宗近 (21:49:24)
◆藥研藤四郎 夜安吶
          明石国行 來到村莊大廳
小狐丸 (21:49:18)
晚上好啊
藥研藤四郎 (21:49:03)
唷、晚上好
          藥研藤四郎 來到村莊大廳
へし切り長谷部 (21:48:01)
◆大俱利伽羅 ...(看過去
白髮黑月宗近 (21:47:09)
◆一期一振 (((10點wwwww
白髮黑月宗近 (21:46:41)
(坐縁廊喝茶
一期一振 (21:46:18)
(如果等到10點半我就不參了(RY
特上投石兵 (21:46:11)
d(`・∀・)b~♪(一顆一顆疊高)
特上投石兵 (21:43:27)
(,,・ω・,,)?(拿出金平糖罐
白髮黑月宗近 (21:40:18)
((((我、爺爺還是先看戲好了(ry
大俱利伽羅 (21:38:53)
..........
一期一振 (21:38:33)
◆へし切り長谷部 (C卡來了(望
山姥切國廣 (21:38:27)
(要對來啊wwwwwwwwww
          大俱利伽羅 來到村莊大廳
特上投石兵 (21:37:35)
◆白髮黑月宗近 (*’ー’*)!豪~(繼續蹦跳
白髮黑月宗近 (21:37:27)
((想對 CP+1
白髮黑月宗近 (21:37:18)
◆一期一振 (((<< 一手玩艦C、一手玩刀男、一手玩DG、一手等開村(ry
山姥切國廣 (21:37:05)
(不忍說我也想對CP(痛
白髮黑月宗近 (21:36:35)
((( 那先定作10點半才開始?應該夠長了?
へし切り長谷部 (21:36:33)
◆一期一振  (中:我想要對CP劇情...(扁掉
一期一振 (21:36:32)
(如果可以45分左右開始就好(?(想打遊戲
山姥切國廣 (21:36:04)
(不要太晚都好(爆
小狐丸 (21:35:52)
還有去洗澡等下要滑壘進來的?
白髮黑月宗近 (21:34:37)
(((( 話說要定個時間開始嗎?
白髮黑月宗近 (21:34:25)
◆特上投石兵 小投石小心別從小狐頭上混下來喔
特上投石兵 (21:34:16)
(ノ>ω<)ノpoi~(翻滾
一期一振 (21:33:40)
(HESHI想要摸摸嗎(RY(X
小狐丸 (21:33:27)
是不能裝呢...所以只能放頭頂了(笑
白髮黑月宗近 (21:33:19)
◆鶴丸國永 (((不過現在有在墓和還不在墓兩種說法呢
特上投石兵 (21:32:43)
◆小狐丸 ( ´▽` )ノ小狐丸大人!(滾頭上
白髮黑月宗近 (21:32:40)
太刀不能裝備投石兵吧
山姥切國廣 (21:32:37)
◆白髮黑月宗近 (也是可以....
鶴丸國永 (21:32:31)
(中:如果受歡迎是一種罪,那麼太受歡迎所以被人從墓裡盜出來的我果然罪不可赦呢A_A)
白髮黑月宗近 (21:32:06)
◆山姥切國廣 (((不然我去換皮弄隻本科來玩?
へし切り長谷部 (21:31:59)
(中:我才不要!!!(炸毛
小狐丸 (21:31:48)
◆特上投石兵 有投石~(放頭上
          一期一振 來到村莊大廳
小狐丸 (21:31:33)
◆へし切り長谷部 你可以學習自演乙(X
特上投石兵 (21:31:16)
◆小狐丸 (((( ´▽` )ノ(黏住腳後跟
山姥切國廣 (21:31:08)
(我也是沒兄弟就沒人玩啊)
特上投石兵 (21:30:56)
( ´▽` )ノ
          特上投石兵 來到村莊大廳
白髮黑月宗近 (21:30:46)
◆へし切り長谷部 (((( (摸摸
へし切り長谷部 (21:29:55)
(中:最近都沒有人跟我玩劇情(扁
白髮黑月宗近 (21:29:49)
(((你別從墓裡跳出來嚇人啊wwww萬聖節也不是這樣玩的wwwwwwwwww
鶴丸國永 (21:27:43)
(中:你怎麼會有墳墓裡關出來的御物沒有劇情的錯覺?A_A)
白髮黑月宗近 (21:26:38)
((((wwwwwwww
白髮黑月宗近 (21:26:33)
(((國寶你好我是博物館收藏的國寶
小狐丸 (21:26:15)
廢村指令是這個,有需要的記一下備用XD
http://diam.ngct.net/game_play.php?room_no=村莊編號&auto_reload=0&play_sound=off&set_objection=roomend
          小狐丸 來到村莊大廳
山姥切國廣 (21:25:38)
◆へし切り長谷部 (中:國寶你好我是個人藏)
へし切り長谷部 (21:24:59)
(中:沒人跟我玩劇情的話我也只是一把國寶(乾扁)
          山姥切國廣 來到村莊大廳
          鶴丸國永 來到村莊大廳
白髮黑月宗近 (21:24:01)
(((有活人就不會啦wwww <<<死人一把
          へし切り長谷部 來到村莊大廳
少年陸奧守 (21:22:37)
(先去洗澡 不要廢村啊wwww
少年陸奧守 (21:22:17)
((
          少年陸奧守 來到村莊大廳
白髮黑月宗近 (21:20:24)
(((
白髮黑月宗近 (21:14:03)
(等廢ing
          白髮黑月宗近 來到村莊大廳
          村莊建立於Wed, 21 Oct 2015 21:08:05 +0800,來自58.152.254.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