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刀亂之深夜大家搶獵槍村 ~刀劍亂舞私村請注意、總之自選獵~[59968番地]
村莊選項:希望角色 限制時間 白: 2 分 夜: 2 分 第一天晚上的替身君替身君自動遺書公開投票結果票數16人以上時決定者登場16人以上時權力者登場13人以上時貴族與奴隸登場20人以上時埋毒者登場20人以上時大狼登場妖狐的同伴 
小獵丸
DETfcflZU6
[村民]
へし切り長谷部
[人狼]
一期一振
AT588weyi6
[村民]
鶯丸
zQ60sbaOrI
[靈能者]
[權力者]

鶴丸国永
FDJer8fIMQ
[狂人]
亂藤四郎
[村民]
大包平
MnjKh1FbOY
[村民]
[決定者]

鬼丸國綱
Jjs9SGkJdQ
[奴隸]
子小狐丸
RBaLwif8Dw
[村民]
燭台切光忠
w0S2K3jodw
[人狼]
山姥切國廣
.vbdSq.3NA
[貴族]
山姥切長義
YzdfKbBppg
[人狼]
[戀人]

加州清光
nLJz7kBLrI
[獵人]
[戀人]

五虎退
U0udjxsKIo
[村民]
少年陸奧守
NWiCJ3a9u2
[占卜師]
三日月宗近
zyPt0aiIgU
[妖狐]
燭臺切光忠
[村民]
大包平[村] (02:16:10)
◆鶯丸 沒什麼…只是覺得有些疲憊,我們也去休息吧
鶯丸[] (02:14:05)
◆大包平 怎麼了?嗯……茶友的話只是隨意提起,用不著太在意。(看著神色不佳的對方)
三日月宗近[] (02:03:42)
年輕真好啊。
大包平[村] (02:01:37)
◆燭臺切光忠 辛苦你了,光忠,早點休息吧
鶯丸[] (02:00:53)
◆燭臺切光忠 待會就要歇息了、忙完了你也早點休息吧。
大包平[村] (02:00:45)
…我一向都是自己動手的,不勞您老人家費心。(神色不愉的抱住鶯丸
三日月宗近[] (02:00:39)
誰會想睡呢,真是的。你們太嫩了。
鶯丸[] (01:59:39)
◆三日月宗近 夜安茶友、祝有個好夢。
燭臺切光忠[村] (01:59:28)
◆大包平 ……遵命,你們也要早點休息呢。
三日月宗近[] (01:58:16)
…哈啊。大包平真是的。(放開手揉額)爺爺去睡好了——對了,自己想要的話就去動手如何?啊哈哈…那麼,老爺子去歇一下呦。
大包平[村] (01:56:33)
◆三日月宗近 (走上前把對方的手從鶯丸身上抓下來)…光忠,把三日月扛過去,丟著就可以了。(指著一旁的被褥
三日月宗近[] (01:56:21)
◆鶯丸 ……。(蹭)
鶯丸[] (01:56:00)
◆三日月宗近 茶友看來恢復得不錯、既然有睡意了回房去應當能睡得安穩呢。(拍拍對方的頭)
三日月宗近[] (01:55:20)
(…zz…Zz……zz……)
燭臺切光忠[村] (01:54:52)
◆三日月宗近 痾、爺爺,快點放開叔父大人啊(拔
三日月宗近[] (01:54:07)
(抱著◆鶯丸不放)
大包平[村] (01:53:49)
喔?名聞遐邇的天下五劍之一,三日月宗近…竟然連木牌的一拍都扛不下嗎?(挑眉看著
鶯丸[] (01:53:48)
唔?這麼快啊。
三日月宗近[] (01:52:37)
◆大包平 (重傷)
大包平[村] (01:51:20)
◆三日月宗近 ……手入完了該去哪裡忙就去!不要黏著鶯丸!(拿出一張依賴札拍到對方額頭上
三日月宗近[] (01:51:03)
◆燭臺切光忠 哎呀…對老人家真是有夠小氣的。(邊說著邊看向◆大包平)
鶯丸[] (01:50:48)
中:案到重新送出了─
鶯丸[] (01:50:24)
◆大包平 去向主上請個札來用吧。 消除精神疲勞之類的功效我記得也有的。這邊我來就好。
燭臺切光忠[村] (01:50:24)
◆三日月宗近 爺爺、我家長輩快要動手了,別再玩了(重新扛起對方
へし切り長谷部[] (01:49:20)
(嘆氣
三日月宗近[] (01:49:13)
◆大包平 哎,什麼。那位可是在我的…手中呢?
大包平[村] (01:48:49)
◆三日月宗近 可以試試…你的脖子就在我手可觸及的地方。(咬牙切齒的說著
三日月宗近[] (01:48:00)
(決定轉過去蹭◆鶯丸 的肩)
鶯丸[] (01:47:51)
◆大包平 去向主上請個札來用吧。 消除精神疲勞之類的功效我記得也有的。這邊我來就好。
燭臺切光忠[村] (01:47:50)
!?(驚恐的看著◆大包平
三日月宗近[] (01:47:36)
啊哈哈…你可以嗎。
大包平[村] (01:47:13)
…我想再吊死這隻老狐狸一次。
鶯丸[] (01:46:53)
雖然沒有見過實物,說不定以前小時候就是這個樣子啊。(順順◆三日月宗近的頭髮)
三日月宗近[] (01:46:30)
♪…~♪(扯過◆鶯丸,邊拖著人的手邊蹭著◆大包平)
鶯丸[] (01:45:20)
◆三日月宗近 正在思考著需不需要同主上申請札來用...呢。(望著對方倚在大包平肩上)
恩....這情況還是有必要一用呢。
大包平[村] (01:45:12)
◆鶯丸 …、--!(轉過頭去,無聲的用眼神求救
三日月宗近[] (01:43:58)
◆大包平 ♪(抖抖狐耳蹭著)
燭臺切光忠[村] (01:43:58)
◆へし切り長谷部 才不是什麼幻狐啦…是真的!!
大包平[村] (01:42:30)
◆三日月宗近 !!!(渾身寒毛豎起來
三日月宗近[] (01:41:58)
◆大包平 唔——。真冷淡呢,你。(笑著把頭埋著人肩上)
鶯丸[] (01:41:51)
◆燭臺切光忠 你也睡不著嗎?光忠。(擔憂地望著)
大包平[村] (01:40:47)
那是迴光返照。(伸手按壓對方的肩頸
三日月宗近[] (01:40:16)
哎。爺爺可是在等著兩位的手入呢。
鶯丸[] (01:39:52)
通宵不好呢。 在手入室睡都比較好些。
三日月宗近[] (01:39:41)
……大概。
三日月宗近[] (01:39:35)
爺爺很精神。
大包平[村] (01:39:22)
通宵會暈眩的。
へし切り長谷部[] (01:39:15)
◆鶯丸   不、把這隻幻狐給抓回房間。
三日月宗近[] (01:38:48)
※爺爺想通宵
大包平[村] (01:38:19)
◆鶯丸 不…只是想把三日月給架進手入室而已,要是使用了札,他又不打算休息了吧?
三日月宗近[] (01:38:14)
◆燭臺切光忠 ……啊哈哈,玩笑開太過了呦?燭台切君。(笑著用狐尾掃掃對方的手背)
鶯丸[] (01:37:53)
◆へし切り長谷部 (循著對方的視線看過去) 所以在光忠身上要幫忙抓?
◆燭臺切光忠 跑進衣服裡的話說一聲不要緊的。
燭臺切光忠[村] (01:36:12)
◆大包平 咦?、喔,好的(一把抱起◆三日月宗近)爺爺果然很輕啊,呵呵。
鶯丸[] (01:35:45)
◆大包平 坦白說我也是。 不過話可以慢慢說不要緊。 是擔心手入太慢的話反而成效不彰嗎? (思考了一陣) ...我記得主上有速成用的札,申請一個應該不成問題吧。
燭臺切光忠[村] (01:33:47)
◆鶯丸 沒事的,叔父大人,讓我待在你們的旁邊就可以了…
へし切り長谷部[] (01:33:42)
◆鶯丸   需要抓動物。(看著光忠
三日月宗近[] (01:33:20)
◆大包平 …?………。(望向◆鶯丸)
大包平[村] (01:33:19)
◆燭臺切光忠 光忠來幫忙,一起把這個不休息的老人家拖到手入室去。
鶴丸国永[] (01:33:18)
各種感覺上必輸的組合啊…
大包平[村] (01:32:27)
◆三日月宗近 這點小事就不用勞煩鶯丸了,手入的話我也相當擅長的喔?(笑著,伸手按上對方肩膀)
燭臺切光忠[村] (01:32:09)
(因體格差的關係、毫無移動)
鶯丸[] (01:31:56)
◆燭臺切光忠 怎麼了? 需要幫忙捉動物?(疑惑地轉頭望著)
へし切り長谷部[] (01:31:22)
◆燭臺切光忠   說了、去睡。(走過去、拉起後領
三日月宗近[] (01:30:28)
◆鶯丸 啊哈哈,好啊?來啊。
大包平[村] (01:30:02)
◆鶯丸 時間確實是很匆忙,白日時想多聊些也無法…(想起沒發出去的許多言語)至少夜晚的屍首會是村人…不用在等待結果的過程中擔心會是異側。
鶯丸[] (01:29:57)
◆三日月宗近 既然不舒服的話...需不需要替你手入呢?
燭臺切光忠[村] (01:29:36)
………(默默的跑到◆鶯丸跟◆大包平身後待著
一期一振[村] (01:29:35)
◆鶯丸 若是真靈被親手送上去,真的只有讓人半信半疑的感覺呢(嘆氣
三日月宗近[] (01:29:01)
唔?啊—啊。……誰知道呢?
へし切り長谷部[] (01:28:43)
小隻會亂竄。
鬼丸國綱[] (01:28:43)
三日月吃過?
燭臺切光忠[村] (01:28:38)
◆鬼丸國綱 那個不能吃啊…
三日月宗近[] (01:28:27)
甜甜的。
鶴丸国永[] (01:28:26)
有點可愛的感覺…
鶯丸[] (01:28:26)
◆一期一振 是的。恩...若是被狼咬到是好些,村者的合力真的會有些令人不快。
鬼丸國綱[] (01:27:52)
蜜袋鼯聽起來很好吃
三日月宗近[] (01:27:48)
◆大包平 都是老頭子啊——?
へし切り長谷部[] (01:27:19)
蜜袋鼯。
大包平[村] (01:27:06)
◆三日月宗近 我年紀可是小上你許多呢,三日月。
燭臺切光忠[村] (01:27:00)
◆へし切り長谷部 蛤?
鶯丸[] (01:26:42)
◆大包平 今日此地的夜晚時間有些倉促,夜晚只能於遺言添筆,鮮少空閒泡茶推測。(看著方才有些雜亂的桌面) 白日見到你的....心情很是複雜啊。
へし切り長谷部[] (01:26:35)
………蜜袋鼯?
三日月宗近[] (01:26:34)
◆大包平 這句我就原封不動送回你了。
大包平[村] (01:26:08)
…啊、似乎不能跟著叫爺爺(微一愣神,想起什麼的笑著搖搖頭)
へし切り長谷部[] (01:26:07)
◆燭臺切光忠   …(愣了一下、摸著下巴開始思考
燭臺切光忠[村] (01:25:44)
◆へし切り長谷部 你把我當什麼了啊…(看著人晃手的動作
大包平[村] (01:24:52)
◆三日月宗近 因為老人需要更長時間的睡眠啊,爺爺。
三日月宗近[] (01:24:51)
可、老頭子風濕真的很痛。睡不著。
一期一振[村] (01:24:28)
◆鶯丸 確實是呢(笑,在下也曾當過權獵,真的蠻痛苦呢
三日月宗近[] (01:24:24)
真是的…為什麼都趕著我去睡。
亂藤四郎[村] (01:24:18)
◆三日月宗近 這裡會有小孩嗎?(笑) 老人家才是呢--
へし切り長谷部[] (01:24:13)
◆燭臺切光忠   快去睡,去、去。(晃手
鶯丸[] (01:23:59)
◆三日月宗近 茶友若是感到疲憊的話,可以先行去歇息,我想有些事情明日再談應該也不遲?(望著其他村民) 人都在本丸內應當不難找。
一期一振[村] (01:23:52)
◆三日月宗近 只是三日月殿在開始前,不是就昏昏欲睡了嗎?雖然在下也沒甚麼理由可以規範三日月殿的自由(苦笑望
三日月宗近[] (01:22:49)
◆燭臺切光忠 哎呀哎呀…真是可惜。雖然老頭子…都是。
大包平[村] (01:22:49)
◆鶯丸 當村人只能沒有頭緒的胡亂猜測,靈能已經是較為不忙碌的職業了…就別太過要求系統了(靠在對方肩上)幸好沒被吊死,而是被狼咬死…我可不希望看到你面對我的屍體啊
燭臺切光忠[村] (01:22:36)
◆へし切り長谷部 不要壓我!(跳開
三日月宗近[] (01:22:29)
◆亂藤四郎 啊啊。的確呢。…不過啊,現在可是大人的時間啊——是你該去睡吧?亂。
鶯丸[] (01:22:07)
◆一期一振 權獵也是有可能的。經驗上我認為這大概是最難熬的組合。除去獵人甚麼都不說的情況下。(茶)
燭臺切光忠[村] (01:22:03)
◆三日月宗近 魅惑什麼的我從來沒成功過啊…
三日月宗近[] (01:21:56)
◆一期一振 …什麼。連吉光都要限制我的睡眠時間了嗎?(苦笑)
へし切り長谷部[] (01:21:53)
◆燭臺切光忠   …哈、你去睡吧你。(壓頭
一期一振[村] (01:21:19)
◆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殿,雖說是週日,不過若是累的話也請去早點休息呢(微笑
燭臺切光忠[村] (01:21:04)
◆へし切り長谷部 沒必要說到三次吧
鶴丸国永[] (01:20:56)
那個入戀了的我是不會承認是我的主子
鶴丸国永[] (01:20:35)
是說我的主子是他們啊…感覺好微妙(望◆へし切り長谷部跟◆燭台切光忠
亂藤四郎[村] (01:20:30)
◆三日月宗近 所以呢? 不是熬夜的理由喔爺爺♥
へし切り長谷部[] (01:20:15)
你還是再…
三日月宗近[] (01:20:14)
◆燭臺切光忠 啊哈哈,什麼。連你都想像爺爺一樣用妖術迷惑凡人嗎?(瞇眼笑看)
へし切り長谷部[] (01:20:06)
◆燭臺切光忠   你還是再吊死一次吧。
へし切り長谷部[] (01:20:04)
◆燭臺切光忠   你還是再吊死一次吧。
三日月宗近[] (01:19:40)
◆亂藤四郎 明天是周日喔,亂。
燭臺切光忠[村] (01:19:21)
可是、還是很想要啊…(朝◆三日月宗近的方向看過去
鶯丸[] (01:19:20)
◆大包平 若是連主職業也沒有便更好了。嘛...不能要求凡事盡善盡美。 我只是稍微查看他人,幸虧不用查看你的啊。(想了想名單)
亂藤四郎[村] (01:19:14)
◆三日月宗近 睡一覺就不會痛囉~
五虎退[村] (01:19:09)
◆少年陸奧守 是的 一如既往的事(? 我以前留到最後都是在滅村的(ryyy 現在比較少留到最後了不太知 ( ´▽` )ノ
三日月宗近[] (01:18:45)
◆へし切り長谷部 唔哼,那麼說的話爺爺都做得很好了。(點頭)
燭臺切光忠[村] (01:18:39)
◆へし切り長谷部 沒差啦,反正我又不在意生存率(哈欠
少年陸奧守[] (01:18:31)
◆五虎退 你的直覺全錯惹~
三日月宗近[] (01:18:20)
◆亂藤四郎 爺爺風濕痛…
大包平[村] (01:18:09)
◆へし切り長谷部 就是因為狐率高才會早死的吧?(望過去
へし切り長谷部[] (01:18:02)
◆三日月宗近   把敵人除掉而言我已經做得很好了。
一期一振[村] (01:18:02)
◆鶯丸 嗯、確實是呢,沒想過是權靈,也辛苦鶯丸殿了。(微笑
五虎退[村] (01:18:00)
◆五虎退[村]的自言自語 (00:44:24)
長谷部狂 鶴丸真 陸奧守狼 先這樣猜
◆五虎退[村]的自言自語 (00:44:42)
然而我的直覺很不準 天國別笑我啊

看我多麼不準確的直覺wwww
鶴丸国永[] (01:17:56)
結果不也還是被吊了嗎老頭子
亂藤四郎[村] (01:17:44)
◆三日月宗近 快睡~(搓揉)
三日月宗近[] (01:17:35)
想害爺爺還早了十年啊。小鬼。
へし切り長谷部[] (01:17:32)
◆燭臺切光忠   拿你的狐率想點辦法阿、又早死了。
三日月宗近[] (01:17:18)
兄弟睡睡)
亂藤四郎[村] (01:17:15)
◆燭臺切光忠 沒吊你呢! 總覺得狂人特攻.....結果爺爺是狐狸~
鶯丸[] (01:17:10)
◆一期一振 權者未死質疑是肯定的。 狼側把我放著也是希望能藉由村者之手比較方便行事...只可惜沒成功。
へし切り長谷部[] (01:17:06)
◆燭臺切光忠  因為你欠吊?(挑眉
一期一振[村] (01:17:02)
◆少年陸奧守 (辛苦了XDDD(拍拍,有贏到
大包平[村] (01:16:46)
◆鶯丸 辛苦你了(伸手攬過對方,抱住不放
少年陸奧守[] (01:16:36)
◆一期一振 這次終於讓我真正發一次占單惹www
鶴丸国永[] (01:16:32)
◆五虎退 ……去摸長谷部你也是同側了
亂藤四郎[村] (01:16:25)
◆鶯丸 (萌爺快睡wwww(摸摸 反正沒人PK就信哩
燭臺切光忠[村] (01:16:23)
◆へし切り長谷部 啊?明明一臉狐狸樣不是嗎……不然為什麼大家都吊我
少年陸奧守[] (01:16:10)
大概是我想睡了所以最後一占智商下線了ry
一期一振[村] (01:16:04)
◆少年陸奧守 (大概吧wwwwwww
大包平[村] (01:15:54)
◆鶯丸 嗯…除了戀人之外,就職有我們有副職嗎?這真是頗令人感到愉快的一件事(看完職業,微瞇起眼笑著)
一期一振[村] (01:15:51)
◆鶯丸 (抱抱蹭蹭摸摸
五虎退[村] (01:15:40)
◆鶴丸国永 我忘記了(?
鶯丸[] (01:15:39)
中:其實我在出靈單那邊就開始受到現實干擾,真可怕啊....
鶴丸国永[] (01:15:13)
◆五虎退 …他跟我的確不是異側啊
五虎退[村] (01:15:06)
不對( 是狂???
へし切り長谷部[] (01:15:03)
◆燭臺切光忠   醒醒你不是狐,而且我不是當背德。
五虎退[村] (01:14:52)
◆鶴丸国永 我是相信鶴丸殿已經證明長谷部殿不是異側啦 。・゚・(つд`゚)・゚・
一期一振[村] (01:14:48)
在下的遺書還寫鶯丸殿是權,幾天沒死呢(苦笑
へし切り長谷部[] (01:14:41)
我的狂已經深入民心了嗎。(望
少年陸奧守[] (01:14:40)
◆一期一振 該不是因為我以前發太多狼占單了吧wwwwwwwww
燭臺切光忠[村] (01:14:34)
……(無奈的搖晃著空氣狐尾
鶴丸国永[] (01:14:30)
到底…我哪裡像是真的…雖然真的沒讓占卜多一個…
五虎退[村] (01:14:17)
場上剩真狼不會咬真啊 咬真=另一占是毛(吊
一期一振[村] (01:14:14)
(我也覺得鶴真=HESHI狂=陸奧狼(RYYYYYYY
少年陸奧守[] (01:14:12)
◆亂藤四郎 嗯我知道了,不過前面的占我可沒出錯喔~
へし切り長谷部[] (01:13:53)
我要是是狼側、可是很佛心的。
一期一振[村] (01:13:46)
(咬你就=他是假的,當然留著跟你PK
三日月宗近[] (01:13:43)
最初覺得鶴是真的。
鶴丸国永[] (01:13:40)
◆五虎退 那就拜托你下次去摸長谷部了
亂藤四郎[村] (01:13:36)
◆少年陸奧守 (如果靈前面就死的話你占必白可能會很糟糕喔...信度大打折扣之類的~
少年陸奧守[] (01:13:25)
倒是最後狼居然沒咬我www
鬼丸國綱[] (01:13:20)
樂觀一點想,至少國永讓謊沒摸到真占嘛
一期一振[村] (01:13:19)
這個算是、在下一個小小的猜疑心吧?(歪頭
五虎退[村] (01:13:12)
◆鶴丸国永 不一定啦 我真的是看你說想安心(??? 才摸摸看是不是真的 雖然我自己也想摸長谷部因為不想異側(?????????
鶯丸[] (01:13:11)
◆大包平 決定者都是場後才知曉的,沒留意到也是理所當然。
へし切り長谷部[] (01:12:42)
是嗎。
鶴丸国永[] (01:12:40)
我是否還是隱狂比較好…
山姥切國廣[] (01:12:38)
◆山姥切長義 ……那和你沒有關係吧,別說夢話了快去睡。
一期一振[村] (01:12:31)
◆へし切り長谷部 是沒錯,不過是第一天呢?(笑,在下不相信首兩天就出在下白單的占呢。
鶯丸[] (01:12:27)
◆亂藤四郎 被誤認成狼占包白也是不無可能。(點點頭)
鬼丸國綱[] (01:12:12)
俺想說第一天都不要說話看有沒有人要投俺
五虎退[村] (01:12:10)
覺得黑喜不像真 但也不想摸少年(? 只好摸鶴了(?
へし切り長谷部[] (01:12:06)
◆燭臺切光忠   不愉快。(秒
少年陸奧守[] (01:11:57)
所以我就忘了占他了(#
鶴丸国永[] (01:11:54)
◆五虎退 我也想你去摸長谷部啊…都不想出了
へし切り長谷部[] (01:11:52)
◆一期一振   我記得我是占你呢?(挑眉
山姥切長義[] (01:11:51)
切國沒入戀那我就安心了。那麼,備前長船長義就先行離開了(轉身走人
亂藤四郎[村] (01:11:47)
◆鶯丸 又注意到投票呢....~
大包平[村] (01:11:47)
◆鶯丸 嗯?你拿了權力者,我拿到決定者啊…(聽人提起這才注意到自己的副職
少年陸奧守[] (01:11:43)
其實因為我是真占,狂占早死了,長谷部應該就是狼了吧
燭臺切光忠[村] (01:11:42)
◆燭台切光忠 ◆へし切り長谷部 嗯…如此兩人的世界,過的還愉快嗎?(看
一期一振[村] (01:11:27)
(看到HESHI發第一天白單就:哈哈哈哈哈哈哈假的惹掰掰
五虎退[村] (01:11:24)
◆鶴丸国永 騙我摸你(拍打拍打
へし切り長谷部[] (01:11:16)
賭運輸了、我也沒輒。(嘆氣
一期一振[村] (01:11:12)
◆少年陸奧守 (我居然會被遺忘嗎wwwwww
五虎退[村] (01:11:10)
占卜還忘記自己白單...(ry 下次再加油吧 ( ´▽` )ノ
鶴丸国永[] (01:11:04)
我好久沒當這個職業了(拿著假的水晶球
鶯丸[] (01:10:58)
覺得出我村者的是真占呢,畢竟我在前一晚的投票可是與眾人不同。
少年陸奧守[] (01:10:53)
之前的場我發的占單都是狼占(笑
燭台切光忠[] (01:10:40)
(按到上一頁OTL)
少年陸奧守[] (01:10:38)
(不過第一次當真占啦我ww
燭台切光忠[] (01:10:28)
(我一直在聊電話⋯)
五虎退[村] (01:10:28)
恭喜清光殿(???
一期一振[村] (01:10:16)
(真的搶贏了恭喜wwwwww
少年陸奧守[] (01:10:15)
◆一期一振 啊對我忘了你,抱歉呢(忍笑
鶯丸[] (01:10:15)
◆大包平 覺得頗意外,權力不是受人覬覦的象徵嗎? 這次辛苦你了,是決定者啊。(摸摸對方的頭)
大包平[村] (01:10:15)
◆少年陸奧守 我還把貴族跟謊打進遺書裡了…占卜你…
三日月宗近[] (01:10:06)
哎呀…小狐。
加州清光[] (01:10:05)
怎麼會這樣wwwwwww 太嚴苛了wwwwwwwwwwwwwww
山姥切國廣[] (01:09:58)
◆少年陸奧守 沒有關係,我習慣了。
加州清光[] (01:09:54)
但我居然輸了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
子小狐丸[村] (01:09:52)
小狐看到回去了路了。小狐與諸位在此別過。
へし切り長谷部[] (01:09:51)
◆少年陸奧守   要是我咬上靈能、看你怎麼站住腳。
一期一振[村] (01:09:44)
(好歹占我/HESHI啊wwwwwwww
加州清光[] (01:09:44)
然而並沒有什麼卵用( ´▽` )ノ
五虎退[村] (01:09:40)
恭喜清光殿(???
三日月宗近[] (01:09:39)
哈哈哈,恭喜村側呦。(摸摸狐耳)
山姥切國廣[] (01:09:38)
恭喜搶贏了
少年陸奧守[] (01:09:29)
最後一占我忘了山姥切國廣是貴族(掩
鶴丸国永[] (01:09:28)
幫不上忙啊…抱歉了
山姥切長義[] (01:09:27)
(((啊,可以睡了(?
加州清光[] (01:09:25)
\搶獵職搶贏的戀CO/
亂藤四郎[村] (01:09:25)
(結果是小弟XDDD(噴
一期一振[村] (01:09:18)
(狼獵戀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
大包平[村] (01:09:17)
◆鶯丸 鶯丸順利的活到最後了啊…太好了(笑著上前抱住
へし切り長谷部[] (01:09:14)
果然是狼獵戀。
五虎退[村] (01:09:06)
然而從一開始就沒打算摸真占的我(ry
 [村民勝利] 人狼的血脈成功的被根除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へし切り長谷部 的遺言
占卜師、既然是主命的話:
D1 ◆一期一振   村人
D2 ◆山姥切國廣  村人
D3 ◆燭台切光忠  村人
D4 ◆三日月宗近  狼人
D5 ◆少年陸奧守  狼人
D6 ---還是被送上去了。

賭錯了沒什麼怨言呢。
氣味太相近、找錯了。
            < < 日落、黑暗的夜晚來臨 > >
 へし切り長谷部 被表決處死
7 日目 ( 1 回目)
へし切り長谷部5 票投票給 1 票 → 少年陸奧守
一期一振0 票投票給 1 票 → へし切り長谷部
鶯丸0 票投票給 2 票 → へし切り長谷部
亂藤四郎0 票投票給 1 票 → へし切り長谷部
少年陸奧守1 票投票給 1 票 → へし切り長谷部
            へし切り長谷部 對 少年陸奧守 投票處死
            鶯丸 對 へし切り長谷部 投票處死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少年陸奧守[] (01:08:09)
◆鶯丸 抱歉呢…
鶯丸[] (01:08:02)
那麼該結束了。
亂藤四郎[村] (01:08:01)
不是早就有奴隸的遺書嗎?(偏頭
            一期一振 對 へし切り長谷部 投票處死
鶯丸[] (01:07:52)
陸奧守,必白就不需要占了,反而會再關鍵站不住腳呢。
へし切り長谷部[] (01:07:48)
賭錯了也沒什麼怨言、無法反駁呢。
            亂藤四郎 對 へし切り長谷部 投票處死
へし切り長谷部[] (01:07:22)
◆少年陸奧守   好歹尊重我這個對家、最後占我吧。(臉黑
鶯丸[] (01:07:06)
狼數三,加上長谷部數目正對呢。
亂藤四郎[村] (01:07:05)
辛苦了~
            少年陸奧守 對 へし切り長谷部 投票處死
一期一振[村] (01:06:56)
陸奧守君,山姥切君是貴啊,何必占呢(苦笑
亂藤四郎[村] (01:06:55)
必白嗎.... 給奴隸勝...?
へし切り長谷部[] (01:06:48)
至少善事做盡了。
少年陸奧守[] (01:06:46)
剩下誰大家都知道了
鶯丸[] (01:06:40)
燭台切光忠,真的是人狼。
少年陸奧守[] (01:06:38)
要占的都占完了
少年陸奧守[] (01:06:31)
少年陸奧守居然獲得了占卜的能力呢(占℅)

N1 鶴丸国永 村
N2 亂藤四郎 村
N3 鶯丸 村
N4 大包平 村
N5 燭台切光忠 狼!!!!!
N6 山姥切國廣 村

要占的都
一期一振[村] (01:06:27)
是咬貴嗎(苦笑
鶯丸[] (01:06:25)
咬貴啊。
            < < 早晨來臨 7 日目的早上開始 > >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山姥切國廣 的遺言
貴族……在那傢伙的面前自稱貴族嗎?(苦笑
居然還讓天下五劍送牛奶啊……我這樣的仿品
燭台切光忠 的遺言
村啊。搶到了呢。
 山姥切國廣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少年陸奧守 對 山姥切國廣 占卜
亂藤四郎[村]的自言自語 (01:06:04)
真好奇~ 馬上就可以看見了吧?
鶯丸[]的自言自語 (01:06:03)
遭受了意外的干擾,所以出了兩次單。
一期一振[村]的自言自語 (01:05:48)
首吊狼嗎(苦笑
            へし切り長谷部 人狼對 山姥切國廣 為鎖定目標
亂藤四郎[村]的自言自語 (01:05:35)
所以獵人到底是誰呢~?
へし切り長谷部(人狼) (01:05:32)
解放奴隸吧。(嘆氣
一期一振[村]的自言自語 (01:05:30)
還是......咬在下?
へし切り長谷部(人狼) (01:05:23)
氣味太相像選錯也是理所當然的。
一期一振[村]的自言自語 (01:05:22)
都同側了呢?那麼,咬占、還是咬靈呢?
へし切り長谷部(人狼) (01:05:10)
賭輸就賭輸吧、沒辦法呢。
へし切り長谷部(人狼) (01:05:01)
兩個燭台切都是蠢貨呢。
            < < 日落、黑暗的夜晚來臨 > >
 燭台切光忠 被表決處死
6 日目 ( 1 回目)
へし切り長谷部1 票投票給 1 票 → 少年陸奧守
一期一振0 票投票給 1 票 → 燭台切光忠
鶯丸0 票投票給 2 票 → 燭台切光忠
亂藤四郎0 票投票給 1 票 → へし切り長谷部
燭台切光忠5 票投票給 1 票 → 少年陸奧守
山姥切國廣0 票投票給 1 票 → 燭台切光忠
少年陸奧守2 票投票給 1 票 → 燭台切光忠
            山姥切國廣 對 燭台切光忠 投票處死
            燭台切光忠 對 少年陸奧守 投票處死
            鶯丸 對 燭台切光忠 投票處死
            へし切り長谷部 對 少年陸奧守 投票處死
            亂藤四郎 對 へし切り長谷部 投票處死
            一期一振 對 燭台切光忠 投票處死
            少年陸奧守 對 燭台切光忠 投票處死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燭台切光忠[] (01:03:41)
我上去的話、晚上就沒有人⋯
亂藤四郎[村] (01:03:38)
沒PK喔~
鶯丸[] (01:03:30)
權靈CO
恩...查看遺體嗎?我明白了,天國的各位還請多包涵。
還得到了特別的權力,嘛...容易受人覬覦呢。
D2 山姥切長義 人狼
D3 鶴丸國永 村人
D4 燭台切光忠(居於末位的那位) 村人
D5 三
鶯丸[] (01:03:23)
權靈CO
恩...查看遺體嗎?我明白了,天國的各位還請多包涵。
還得到了特別的權力,嘛...容易受人覬覦呢。
D2 山姥切長義 人狼
D3 鶴丸國永 村人
D4 燭台切光忠(居於末位的那位) 村人
D5 三
へし切り長谷部[] (01:03:23)
靈沒靈單、PK也...(嘆氣
一期一振[村] (01:03:21)
鶯丸殿,請問有前幾天的靈單嗎?
亂藤四郎[村] (01:03:19)
◆鶯丸 鶯丸殿這次是靈呢~
少年陸奧守[] (01:03:13)
應該是了
一期一振[村] (01:03:05)
嗯…所以真的是狐嗎?(看遺書
燭台切光忠[] (01:03:02)
靈沒靈單⋯
亂藤四郎[村] (01:02:41)
不是亂喔
鶯丸[] (01:02:36)
權靈CO、 三日月是村者。
へし切り長谷部[] (01:02:33)
…(挑眉看對家
亂藤四郎[村] (01:02:27)
姆.......
山姥切國廣[] (01:02:26)
靈能可以CO了
一期一振[村] (01:02:11)
靈能者,出來吧?
鶯丸[] (01:02:05)
...恩。 諸位。
少年陸奧守[] (01:02:03)
少年陸奧守居然獲得了占卜的能力呢(占℅)

N1 鶴丸国永 村
N2 亂藤四郎 村
N3 鶯丸 村
N4 大包平 村
N5 燭台切光忠 狼!!!!!
へし切り長谷部[] (01:01:58)
占卜師、既然是主命的話:
D1 ◆一期一振   村人
D2 ◆山姥切國廣  村人
D3 ◆燭台切光忠  村人
D4 ◆三日月宗近  狼人
D5 ◆少年陸奧守  狼人
            < < 早晨來臨 6 日目的早上開始 > >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大包平 的遺言
自選了獵,卻什麼職業都沒有
果然搶不贏的吧…(失笑)

D1的占單真有趣啊
|??|  |狂人|  |??|
占:陸奧守→○鶴丸
     占:鶴丸→○長谷部
         占:長谷部→○一期

(夜死)◆五虎退 謊CO,摸了鶴丸成為村人
◆山姥切國廣 貴族
三日月宗近 的遺言
呀哈哈…要上去嗎,嘛。
吊了老頭子可別後悔呦。毛毛的可是很喜歡找上爺爺呢,難得到這個職位嘛,只好盡力了。
 大包平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へし切り長谷部 人狼對 大包平 為鎖定目標
へし切り長谷部(人狼) (01:01:38)
…真想吃甜食。(咬下唇
鶯丸[]的自言自語 (01:01:35)
到現在只有一狼,看來是包白了。
            少年陸奧守 對 燭台切光忠 占卜
へし切り長谷部(人狼) (01:01:10)
真麻煩阿。
へし切り長谷部(人狼) (01:01:05)
賭一把、輸了就全滅嗎。
燭台切光忠(人狼) (01:00:55)
嘛、他都占光光了
好啊
へし切り長谷部(人狼) (01:00:36)
得找靈嗎…大包平?
一期一振[村]的自言自語 (01:00:20)
靈能者不願意出來…?
鶯丸[]的自言自語 (01:00:15)
嘛、擔心速咬就先更新遺言吧。
へし切り長谷部(人狼) (01:00:12)
你被懷疑了呢。(看過去
一期一振[村]的自言自語 (01:00:03)
長谷部君不是包狼了嗎........?
            < < 日落、黑暗的夜晚來臨 > >
 三日月宗近 被表決處死
5 日目 ( 1 回目)
へし切り長谷部1 票投票給 1 票 → 三日月宗近
一期一振0 票投票給 1 票 → 三日月宗近
鶯丸0 票投票給 2 票 → 三日月宗近
亂藤四郎0 票投票給 1 票 → 三日月宗近
大包平0 票投票給 1 票 → 三日月宗近
燭台切光忠1 票投票給 1 票 → 三日月宗近
山姥切國廣0 票投票給 1 票 → 三日月宗近
少年陸奧守0 票投票給 1 票 → 燭台切光忠
三日月宗近8 票投票給 1 票 → へし切り長谷部
            大包平 對 三日月宗近 投票處死
            一期一振 對 三日月宗近 投票處死
            少年陸奧守 對 燭台切光忠 投票處死
            亂藤四郎 對 三日月宗近 投票處死
            山姥切國廣 對 三日月宗近 投票處死
            鶯丸 對 三日月宗近 投票處死
            燭台切光忠 對 三日月宗近 投票處死
            三日月宗近 對 へし切り長谷部 投票處死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一期一振[村] (00:58:27)
原來是三日殿嗎…(苦笑看過去
少年陸奧守[] (00:58:27)
弄筆記弄錯了
少年陸奧守[] (00:58:20)
我打錯了
三日月宗近[] (00:58:17)
唔嘛,彼此彼此。
少年陸奧守[] (00:58:17)
不對
鶯丸[] (00:58:16)
留著給占卜證?諸位。 還是先找他人呢?
大包平[村] (00:58:15)
◆少年陸奧守 少年陸奧守居然獲得了占卜的能力呢(占℅)
N1 鶴丸国永 村
N2 亂藤四郎 村
N3 鶯丸 村
N4 大包平 村
            へし切り長谷部 對 三日月宗近 投票處死
大包平[村] (00:58:11)
◆少年陸奧守 …?
亂藤四郎[村] (00:58:07)
爺爺狐CO了.............?
燭台切光忠[] (00:58:01)
那不是更要投上去嗎。
山姥切國廣[] (00:58:01)
總之就吊上去。
三日月宗近[] (00:57:55)
怎麼,長谷部君?(笑)
へし切り長谷部[] (00:57:55)
結果就是如此,我看你是在野外迷路太久沾到毛皮了?
少年陸奧守[] (00:57:49)
現在灰單只剩亂藤四郎呢
三日月宗近[] (00:57:37)
啊哈哈,嘛。總感覺要死了。我是狐。
鶯丸[] (00:57:34)
茶友要試圖辯解嗎?
一期一振[村] (00:57:21)
沒有靈能者遺書.......也沒有註冊、呢,兩位
へし切り長谷部[] (00:57:16)
畢竟考慮到狂人的特攻率、所以占過去看看呢。
大包平[村] (00:57:15)
三日月拿到了雙黑啊(笑
鶯丸[] (00:57:05)
咬了算是必白的謊呢。
少年陸奧守[] (00:57:00)
啊咧 爺爺雙黑單呢
三日月宗近[] (00:56:56)
哎呀。又是爺爺嗎?(笑)
へし切り長谷部[] (00:56:55)
早阿。
亂藤四郎[村] (00:56:52)
咬謊阿....
三日月宗近[] (00:56:43)
呼…早安(揉眼)
少年陸奧守[] (00:56:43)
少年陸奧守居然獲得了占卜的能力呢(占℅)

N1 鶴丸国永 村
N2 亂藤四郎 村
N3 鶯丸 村
N4 大包平 村
へし切り長谷部[] (00:56:39)
占卜師、既然是主命的話:
D1 ◆一期一振   村人
D2 ◆山姥切國廣  村人
D3 ◆燭台切光忠  村人
D4 ◆三日月宗近  狼人
            < < 早晨來臨 5 日目的早上開始 > >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五虎退 的遺言
嗚...我是會說謊的小孩...。゚(゚´ω`゚)゚。
...讓小老虎們去拜訪了鶴丸殿,只是普通的村人呢
燭臺切光忠 的遺言
搶獵搶輸了,所以變成普通的村人了喔~

村民6 人狼3 占卜師1 靈能者1 狂人1 獵人1 妖狐1 說謊狂1 貴族1 奴隸1 (決定者1) (權力者1) (戀人2)
 五虎退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へし切り長谷部 人狼對 五虎退 為鎖定目標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へし切り長谷部(人狼) (00:56:13)
咬一期你就危險了。
燭台切光忠(人狼) (00:56:12)
可以啊
へし切り長谷部(人狼) (00:55:55)
我想先滅了謊呢。
鶯丸[]的自言自語 (00:55:52)
居然不出我是狼,那麼是真占了嗎?
燭台切光忠(人狼) (00:55:36)
7票也太集中了⋯讓他休息吧
那就一期君?不會護灰吧
            少年陸奧守 對 大包平 占卜
大包平[村]的自言自語 (00:55:22)
山姥切長義的遺書不像村側,狐嗎…?
一期一振[村]的自言自語 (00:55:08)
鶯丸殿還在......先放在遺書好了。
へし切り長谷部(人狼) (00:55:02)
咬五虎退和一期一振嗎…
三日月宗近[] (00:54:53)
啊哈哈…。嘛,大概會死掉吧。
鶯丸[]的自言自語 (00:54:49)
正在思考是哪位光忠。 大包平還是灰單....嗎。
一期一振[村]的自言自語 (00:54:49)
和三日月殿投了同一個人…嗎?
五虎退[村]的自言自語 (00:54:43)
貴族一直想吊我 。゚(゚´ω`゚)゚。
へし切り長谷部(人狼) (00:54:40)
太多話了、蠢貨。
へし切り長谷部(人狼) (00:54:31)
何苦呢。(望上方
            < < 日落、黑暗的夜晚來臨 > >
 燭臺切光忠 被表決處死
4 日目 ( 1 回目)
へし切り長谷部0 票投票給 1 票 → 燭臺切光忠
一期一振0 票投票給 1 票 → 大包平
鶯丸0 票投票給 2 票 → 燭臺切光忠
亂藤四郎0 票投票給 1 票 → 三日月宗近
大包平2 票投票給 1 票 → 燭臺切光忠
燭台切光忠0 票投票給 1 票 → 燭臺切光忠
山姥切國廣0 票投票給 1 票 → 五虎退
五虎退1 票投票給 1 票 → 燭臺切光忠
少年陸奧守0 票投票給 1 票 → 燭臺切光忠
三日月宗近2 票投票給 1 票 → 大包平
燭臺切光忠7 票投票給 1 票 → 三日月宗近
            亂藤四郎 對 三日月宗近 投票處死
            一期一振 對 大包平 投票處死
            山姥切國廣 對 五虎退 投票處死
            鶯丸 對 燭臺切光忠 投票處死
            大包平 對 燭臺切光忠 投票處死
            燭臺切光忠 對 三日月宗近 投票處死
            五虎退 對 燭臺切光忠 投票處死
            少年陸奧守 對 燭臺切光忠 投票處死
            三日月宗近 對 大包平 投票處死
            燭台切光忠 對 燭臺切光忠 投票處死
            へし切り長谷部 對 燭臺切光忠 投票處死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亂藤四郎[村] (00:52:56)
姆~怎麼辦呢
少年陸奧守[] (00:52:52)
還有4個是灰單呢
へし切り長谷部[] (00:52:37)
◆燭臺切光忠   …最近替主子鍛刀也都是130、該去找一下石切丸了嗎。
燭台切光忠[] (00:52:29)
該不會又是另一個我⋯(看◆燭臺切光忠
五虎退[村] (00:52:29)
兩位有一位是毛毛呢 。゚(゚´ω`゚)゚。
三日月宗近[] (00:52:29)
是說茶友昨天投了我啊,真令人傷心吶…
一期一振[村] (00:52:26)
一狼,一真。而且還沒註冊呢
燭臺切光忠[村] (00:52:23)
不要最後成為背德呢(笑
少年陸奧守[] (00:52:14)
應該是了
鶯丸[] (00:52:05)
小狐辛苦了。 咬灰是尋狐?
燭臺切光忠[村] (00:52:02)
長谷部君怎麼還沒找到狼啊?(撐頭看
燭台切光忠[] (00:51:51)
送了狂上去⋯剩兩位⋯
五虎退[村] (00:51:47)
都...都還是白單呢
亂藤四郎[村] (00:51:34)
嗚.....咬灰單?
大包平[村] (00:51:33)
狼是在咬灰找狐嗎…
三日月宗近[] (00:51:17)
啊…小狐呦。
少年陸奧守[] (00:51:14)
少年陸奧守居然獲得了占卜的能力呢(占℅)

N1 鶴丸国永 村
N2 亂藤四郎 村
N3 鶯丸 村
へし切り長谷部[] (00:51:11)
占卜師、既然是主命的話:
D1 ◆一期一振   村人
D2 ◆山姥切國廣  村人
D3 ◆燭台切光忠  村人
            < < 早晨來臨 4 日目的早上開始 > >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鶴丸国永 的遺言
沒拿到槍反而拿到水晶球了
D1 長谷部 人
D2 三日月老頭子 狼
…好想快點上去啊…
子小狐丸 的遺言
村民6 人狼3 占卜師1 靈能者1 狂人1 獵人1 妖狐1 說謊狂1 貴族1 奴隸1 (決定者1) (權力者1) (戀人2)
==============================================
小狐只是個[村人]。
==============================================
小狐在神明大人的神域裡迷路了所以到了這裡來。希望能早點回去。
 子小狐丸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へし切り長谷部 人狼對 子小狐丸 為鎖定目標
            少年陸奧守 對 鶯丸 占卜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鶯丸[]的自言自語 (00:50:37)
現在也只能先等待明日的結果了。
燭台切光忠(人狼) (00:50:27)
可以的?
鶯丸[]的自言自語 (00:50:20)
出黑的話自然是先掉看看了、誰知道是不是特攻呢?
へし切り長谷部(人狼) (00:50:19)
出你白?
大包平[村]的自言自語 (00:50:09)
鶴丸狂的話,陸奧守是狼嗎?
燭台切光忠(人狼) (00:50:05)
晚上很短@ @ 咬白單?
へし切り長谷部(人狼) (00:50:04)
我咬子狐。
一期一振[村]的自言自語 (00:50:01)
鶯丸殿是權......要小心點呢(笑
五虎退[村]的自言自語 (00:49:53)
其實也有點想摸長谷部殿 畢竟跟長谷部殿異側很不安呢
鶯丸[]的自言自語 (00:49:50)
哎呀、投票很可怕呢。
大包平[村]的自言自語 (00:49:50)
占:陸奧守→○鶴丸
     占:鶴丸→○長谷部
         占:長谷部→○一期
一期一振[村]的自言自語 (00:49:48)
不過狼昨天是咬了…貴嗎?
燭臺切光忠[村]的自言自語 (00:49:37)
……根本來不及說話(掩面
五虎退[村]的自言自語 (00:49:31)
但是並不知道爺爺到底是不是狼呢!!
一期一振[村]的自言自語 (00:49:31)
退醬是真的嗎?
燭台切光忠(人狼) (00:49:30)
投了国永桑對不起呢⋯
亂藤四郎[村]的自言自語 (00:49:26)
......抱歉了.......想相信小退 所以........
へし切り長谷部(人狼) (00:49:23)
真麻煩。
へし切り長谷部(人狼) (00:49:09)
…(咬著糖
三日月宗近[] (00:48:58)
嘿哈。
            < < 日落、黑暗的夜晚來臨 > >
 鶴丸国永 被表決處死
3 日目 ( 1 回目)
へし切り長谷部0 票投票給 1 票 → 五虎退
一期一振0 票投票給 1 票 → 鶴丸国永
鶯丸0 票投票給 2 票 → 三日月宗近
鶴丸国永7 票投票給 1 票 → 五虎退
亂藤四郎0 票投票給 1 票 → 鶴丸国永
大包平0 票投票給 1 票 → 鶴丸国永
子小狐丸0 票投票給 1 票 → 五虎退
燭台切光忠0 票投票給 1 票 → 鶴丸国永
山姥切國廣0 票投票給 1 票 → 五虎退
五虎退4 票投票給 1 票 → 鶴丸国永
少年陸奧守0 票投票給 1 票 → 燭臺切光忠
三日月宗近2 票投票給 1 票 → 鶴丸国永
燭臺切光忠1 票投票給 1 票 → 鶴丸国永
            大包平 對 鶴丸国永 投票處死
            少年陸奧守 對 燭臺切光忠 投票處死
            五虎退 對 鶴丸国永 投票處死
            山姥切國廣 對 五虎退 投票處死
            一期一振 對 鶴丸国永 投票處死
            燭台切光忠 對 鶴丸国永 投票處死
            亂藤四郎 對 鶴丸国永 投票處死
            三日月宗近 對 鶴丸国永 投票處死
            鶯丸 對 三日月宗近 投票處死
            燭臺切光忠 對 鶴丸国永 投票處死
            鶴丸国永 對 五虎退 投票處死
            子小狐丸 對 五虎退 投票處死
            へし切り長谷部 對 五虎退 投票處死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へし切り長谷部[] (00:47:28)
吊謊驗、吊黑、吊狂嗎。
一期一振[村] (00:47:27)
退醬是謊嗎?(蹲下來摸頭
鶯丸[] (00:47:23)
貴族也拿到了白單了。
少年陸奧守[] (00:47:22)
估計摸到狂了吧
三日月宗近[] (00:47:14)
等等…謊不是說摸了鶴丸只是個普通的村?難道是,是狂?
五虎退[村] (00:47:13)
鶴丸殿只是狂占喔 要驗我也可以 。゚(゚´ω`゚)゚。
大包平[村] (00:47:05)
謊摸到狂了啊
鶴丸国永[] (00:47:01)
哪邊也可以
子小狐丸[村] (00:46:46)
謊出來了?
三日月宗近[] (00:46:35)
anaya。鶴丸呦。…是想害死爺爺嗎?
少年陸奧守[] (00:46:35)
黑單出來了
亂藤四郎[村] (00:46:31)
不過.....謊也(望
燭台切光忠[] (00:46:18)
奴出來了呢⋯
一期一振[村] (00:46:16)
……三日月殿?
亂藤四郎[村] (00:46:15)
奴CO了...(望
山姥切國廣[] (00:46:13)
黑單……
五虎退[村] (00:46:09)
嗚...我是會說謊的小孩...。゚(゚´ω`゚)゚。
...拜訪了鶴丸殿,只是普通的村人呢
鶯丸[] (00:46:07)
戀人呢...真可惜。
三日月宗近[] (00:46:01)
!?
鶴丸国永[] (00:45:56)
沒拿到槍反而拿到水晶球了
D1 長谷部 人
D2 三日月老頭子 狼
へし切り長谷部[] (00:45:53)
占卜師、既然是主命的話:
D1 ◆一期一振   村人
D2 ◆山姥切國廣  村人
少年陸奧守[] (00:45:46)
少年陸奧守居然獲得了占卜的能力呢(占℅)

N1 鶴丸国永 村
N2 亂藤四郎 村
            < < 早晨來臨 3 日目的早上開始 > >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山姥切長義 的遺言


(詐寢CO)

鬼丸國綱 的遺言
奴Co 貴是山姥切國廣
加州清光 的遺言
跟其他刀派的人談戀愛真是心情複雜呢(搔頭)
(戀CO,與山姥切長義)
 鬼丸國綱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へし切り長谷部 人狼對 山姥切國廣 為鎖定目標
            五虎退 說謊狂對 鶴丸国永 進行模仿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へし切り長谷部(人狼) (00:44:55)
希望那位就這樣有職上去呢。
鶯丸[]的自言自語 (00:44:46)
是戀人呢。
燭臺切光忠[村]的自言自語 (00:44:46)
莫名的高票…因為話少嗎?
五虎退[村]的自言自語 (00:44:42)
然而我的直覺很不準 天國別笑我啊
一期一振[村]的自言自語 (00:44:39)
還有......狐呢?
一期一振[村]的自言自語 (00:44:30)
真正的白單只有在下一人(搖頭,不過、還不會先動在下吧?
五虎退[村]的自言自語 (00:44:24)
長谷部狂 鶴丸真 陸奧守狼 先這樣猜
            少年陸奧守 對 亂藤四郎 占卜
三日月宗近[] (00:44:16)
嘛。
三日月宗近[] (00:44:10)
老頭子覺得啊…狐…安安份份用村的思考方式好了。(摸下巴)
一期一振[村]的自言自語 (00:44:05)
不過.....一來就死戀人了嗎?還真是.........
鶴丸国永[]的自言自語 (00:44:04)
好想快點出黑單然後上去啊
鶴丸国永[]的自言自語 (00:43:52)
鬼丸…
一期一振[村]的自言自語 (00:43:47)
鬼丸國綱 3 票 投票給 1 票 → へし切り長谷部
叔公啊.......好歹是占卜還白單啊(苦笑
山姥切國廣[]的自言自語 (00:43:46)
還真多票……
亂藤四郎[村]的自言自語 (00:43:40)
哎呀呀.........
鶴丸国永[]的自言自語 (00:43:28)
你們真喜歡吊戀啊
燭台切光忠(人狼) (00:43:28)
馬上就⋯
少年陸奧守[]的自言自語 (00:43:26)
畢竟N1嘛占到對家有什麼奇怪的www
五虎退[村]的自言自語 (00:43:25)
第一天就吊戀啊??
            < < 日落、黑暗的夜晚來臨 > >
 山姥切長義 被表決處死
 加州清光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2 日目 ( 1 回目)
へし切り長谷部1 票投票給 1 票 → 亂藤四郎
一期一振0 票投票給 1 票 → 山姥切長義
鶯丸0 票投票給 2 票 → 山姥切長義
鶴丸国永0 票投票給 1 票 → 燭臺切光忠
亂藤四郎1 票投票給 1 票 → 山姥切長義
大包平2 票投票給 1 票 → 鬼丸國綱
鬼丸國綱3 票投票給 1 票 → へし切り長谷部
子小狐丸0 票投票給 1 票 → 山姥切長義
燭台切光忠0 票投票給 1 票 → 大包平
山姥切國廣0 票投票給 1 票 → 鬼丸國綱
山姥切長義6 票投票給 1 票 → 燭臺切光忠
加州清光0 票投票給 1 票 → 燭臺切光忠
五虎退0 票投票給 1 票 → 燭臺切光忠
少年陸奧守0 票投票給 1 票 → 大包平
三日月宗近0 票投票給 1 票 → 鬼丸國綱
燭臺切光忠4 票投票給 1 票 → 山姥切長義
            燭台切光忠 對 大包平 投票處死
            子小狐丸 對 山姥切長義 投票處死
            燭臺切光忠 對 山姥切長義 投票處死
            鶯丸 對 山姥切長義 投票處死
            山姥切國廣 對 鬼丸國綱 投票處死
            亂藤四郎 對 山姥切長義 投票處死
            へし切り長谷部 對 亂藤四郎 投票處死
            五虎退 對 燭臺切光忠 投票處死
            鶴丸国永 對 燭臺切光忠 投票處死
            少年陸奧守 對 大包平 投票處死
            大包平 對 鬼丸國綱 投票處死
            鬼丸國綱 對 へし切り長谷部 投票處死
            三日月宗近 對 鬼丸國綱 投票處死
            山姥切長義 對 燭臺切光忠 投票處死
            一期一振 對 山姥切長義 投票處死
            加州清光 對 燭臺切光忠 投票處死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三日月宗近[] (00:41:42)
哎呀,桃色風暴?老頭子可沒知道相關的事呢…哈哈哈(摸下巴)
燭臺切光忠[村] (00:41:35)
Zzzzzz…
大包平[村] (00:41:32)
兩位占卜占到了對家啊(手撐在桌上支著頭
五虎退[村] (00:41:31)
這樣的呢...
五虎退[村] (00:41:26)

陸奧守: 鶴丸
鶴丸: 長谷部
長谷部: 一期
鶴丸国永[] (00:41:19)
我只是因為很不安…(望別處
山姥切長義[] (00:41:16)
一個占一個啊
鶯丸[] (00:41:15)
互占了、但還是難辨真偽呢。諸位可要仔細了。
亂藤四郎[村] (00:41:10)
(不是投石!!!是打喀拉!
加州清光[] (00:41:01)
D1互占真是有趣呢( ´▽` )ノ
燭台切光忠[] (00:40:47)
(開村的是投石?
一期一振[村] (00:40:45)
互包的意思嗎?(苦笑
山姥切國廣[] (00:40:44)
桃色風暴?
鶴丸国永[] (00:40:44)
……這是什麼啦
へし切り長谷部[] (00:40:40)
其他兩個占在做什麼…。
亂藤四郎[村] (00:40:37)
這是互相占嗎 占卜們......
子小狐丸[村] (00:40:34)
(靜靜地起身梳洗)
五虎退[村] (00:40:31)
兩占都被占人呢...
一期一振[村] (00:40:31)
我說三位占卜
鶯丸[] (00:40:26)
遺書的意思是? 不慎明白啊。(茶)
少年陸奧守[] (00:40:17)
少年陸奧守居然獲得了占卜的能力呢(占℅)

N1 鶴丸国永 村
五虎退[村] (00:40:14)
希望不是真的小獵丸呢....
加州清光[] (00:40:14)
桃色風暴聽起來真可愛( ´▽` )ノ
亂藤四郎[村] (00:40:12)
恩.......有趣的遺書~
一期一振[村] (00:40:09)
?遺書是在說甚麼呢(苦笑望著
三日月宗近[] (00:40:06)
………?(看著遺單)
鶴丸国永[] (00:40:06)
沒拿到槍反而拿到水晶球了
D1 長谷部 人
山姥切長義[] (00:40:03)
黑的呢
へし切り長谷部[] (00:39:59)
占卜師、既然是主命的話:
D1 ◆一期一振 村人
            < < 早晨來臨 2 日目的早上開始 > >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小獵丸 的遺言
所以我說那個什麼桃色風暴跟我和三日月無關!!狐狸有權保持緘默!!
 小獵丸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へし切り長谷部 人狼對 小獵丸 為鎖定目標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加州清光[](戀人) (00:38:52)
我有喔 你呢?
鶯丸[]的自言自語 (00:38:50)
只要諸位有搶了需要槍枝的職位,我反而就不會被指派呢。(茶水)
燭台切光忠(人狼) (00:38:34)
會被占到就出占?
燭臺切光忠[村]的自言自語 (00:38:29)
村人啊…
山姥切長義[](人狼) (00:38:29)
清光你有職嗎?
            少年陸奧守 對 鶴丸国永 占卜
大包平[村]的自言自語 (00:38:15)
果然搶不贏的吧…(望著
山姥切國廣[]的自言自語 (00:38:11)
這還真是諷刺(看著職業
へし切り長谷部(人狼) (00:38:10)
戀阿。(望過去
燭台切光忠(人狼) (00:38:06)
買一送一呢⋯
加州清光[](戀人) (00:37:55)
有職嗎( ´▽` )ノ
へし切り長谷部(人狼) (00:37:55)
我感覺會被占到呢。
五虎退[村]的自言自語 (00:37:50)
我是....會...說謊的小孩 。・゚・(つд`゚)・゚・
燭台切光忠(人狼) (00:37:48)
不要那麼用力喇(拍拍背
山姥切長義[](人狼) (00:37:47)
清光啊
鶴丸国永[]的自言自語 (00:37:46)
等等、真是太久沒當過了…嗯…要怎樣辦?
一期一振[村]的自言自語 (00:37:42)
至少知道在下沒有綁靈呢。嗯......大概(苦笑
加州清光[](戀人) (00:37:41)
差點以為是毯毯wwwwwwwwwwwwwwww
大包平[村]的自言自語 (00:37:38)
自選了獵,卻什麼職業都沒有(失笑)
加州清光[](戀人) (00:37:34)
連三場入戀 什麼妖術( ´▽` )ノ
鶴丸国永[]的自言自語 (00:37:25)
…這是什麼久違的職業了
加州清光[](戀人) (00:37:25)
( ´▽` )ノ
山姥切長義[](人狼) (00:37:23)
………………………………
鶯丸[]的自言自語 (00:37:20)
恩? 居然被賦予了這樣的職務啊。
一期一振[村]的自言自語 (00:37:16)
選獵變村人也不錯啊(笑
燭台切光忠(人狼) (00:37:15)
不意外⋯
三日月宗近[] (00:37:13)
…anaya……。
へし切り長谷部(人狼) (00:37:12)
…好痛、(咬到舌頭
少年陸奧守[]的自言自語 (00:37:11)
進真占了wwww
         村民6 人狼3 占卜師1 靈能者1 狂人1 獵人1 妖狐1 說謊狂1 貴族1 奴隸1 (決定者1) (權力者1) (戀人2)
へし切り長谷部 (00:36:51)
出發。
五虎退 (00:36:50)
◆一期一振 一期哥 ヾ(●´∀`●)
山姥切長義 (00:36:49)
手機co
へし切り長谷部 (00:36:26)
那麼、出陣預備。
一期一振 (00:36:21)
退醬和亂醬也在呢(笑走近
三日月宗近 (00:36:19)
…唔,還可…z…zzZz
大包平 (00:35:56)
今天似乎有不少備前組的刀在…(看著場上
一期一振 (00:35:53)
三日月殿....又睡著了嗎?(望著
山姥切國廣 (00:35:52)
爺爺不去睡沒關係嗎(看著
燭臺切光忠 (00:35:49)
◆燭台切光忠 嗯……(瞇著眼蹭
三日月宗近 (00:35:34)
…Zzz…呼…z…唔嗚…
一期一振 (00:35:26)
(抱歉QQ
一期一振 (00:35:22)
(回來了
亂藤四郎 (00:35:15)
哥哥去澡堂囉~
少年陸奧守 (00:35:11)
一期好像說去了洗澡吧?
大包平 (00:35:10)
◆鶯丸 …嗯,新成員是脇差嗎(思考)對於京都地圖的探索會是一大助力,我想審神者們會全力尋找這位新成員的。
山姥切長義 (00:35:08)
((((又去洗澡了吧(O
鶴丸国永 (00:34:50)
帥氣是…這種可以交來交去的東西嗎…
山姥切長義 (00:34:39)
獨眼的混帳裝什麼帥氣
へし切り長谷部 (00:34:38)
一期一振?
燭台切光忠 (00:34:24)
◆燭臺切光忠 (摸頭)
燭臺切光忠 (00:33:45)
帥氣什麼的,交給另外一位吧…
へし切り長谷部 (00:33:01)
這樣可一點都不帥氣呢。
少年陸奧守 (00:32:56)
準備好囉~
亂藤四郎 (00:32:49)
這裡有多把也不稀奇吧~?(笑瞇瞇
へし切り長谷部 (00:32:49)
◆燭臺切光忠  …出陣到現在你、
燭臺切光忠 (00:32:11)
(昏昏沈沈的爬進來
山姥切長義 (00:32:09)
………獨眼的有兩隻(挑眉
五虎退 (00:32:03)
好...好多人 。゚(゚´ω`゚)゚。
へし切り長谷部 (00:31:44)
那麼準備開始吧?
へし切り長谷部 (00:31:34)
…(點頭
三日月宗近 (00:31:20)
哈哈哈、連續兩次都忘了選獵呢…(笑著揉額)
          燭臺切光忠 來到村莊大廳
          三日月宗近 來到村莊大廳
鶯丸 (00:30:55)
茶友睡不好嗎?
鶯丸 (00:30:37)
◆大包平 會不會有所變化還很難說,不過脇差房會多一人這是不可否認的。
鬼丸國綱 (00:30:35)
三日月老頭?
少年陸奧守 (00:30:33)
(已經選了獵喔~
鶴丸国永 (00:30:26)
選是選了…但是不太想中啊
          <投票重新開始 請盡速重新投票>
          三日月宗近 離開這個村莊了
山姥切長義 (00:30:20)
16人wwwww
          三日月宗近 來到村莊大廳
少年陸奧守 (00:30:16)
喲~
亂藤四郎 (00:30:11)
新的獵丸嗎?(笑
          <投票重新開始 請盡速重新投票>
          三日月宗近 離開這個村莊了
          少年陸奧守 來到村莊大廳
三日月宗近 (00:29:56)
啊呀…?自選獵啊、等老頭子一下。
大包平 (00:29:55)
什麼時候我才能跟鶯丸你一起待在本丸呢…(難掩落寞的笑了笑)
山姥切長義 (00:29:52)
選了wwwwww
燭台切光忠 (00:29:52)
有啊⋯
五虎退 (00:29:49)
然而已經有狐了
鬼丸國綱 (00:29:43)
等著叫我獵丸吧//
山姥切國廣 (00:29:35)
……(看了一眼旁邊
五虎退 (00:29:34)
有/
          三日月宗近 來到村莊大廳
へし切り長谷部 (00:29:24)
各位都有自選獵嗎?
大包平 (00:29:14)
◆鶯丸 新成員…這樣啊,想必本丸也變得更加熱鬧了吧…
山姥切長義 (00:29:13)
詐寢co
          五虎退 來到村莊大廳
子小狐丸 (00:28:37)
......(靜靜的正座在房間的一角)
          <投票重新開始 請盡速重新投票>
          五虎退 離開這個村莊了
五虎退 (00:28:24)
(欸...忘記我有沒有自選獵...我再進一次...
          加州清光 來到村莊大廳
          山姥切長義 來到村莊大廳
          五虎退 來到村莊大廳
鶯丸 (00:27:32)
◆大包平 我嗎?自然是同尋常無異。近日的話、聽說本丸近日有新成員到來呢。(稍微調整了坐姿)
          山姥切國廣 來到村莊大廳
          燭台切光忠 來到村莊大廳
大包平 (00:25:06)
◆鶯丸 是啊,好一陣子不見了…最近還好嗎?(身子傾斜倒下,靠著對方肩膀)
          <投票重新開始 請盡速重新投票>
          備前長船長義 離開這個村莊了
備前長船長義 (00:24:46)
不行…再不睡真的會死掉………
鶯丸 (00:24:00)
茶友去睡了呢。
子小狐丸 (00:22:28)
......嗯......?這裡是、哪裡......?
鶯丸 (00:21:53)
恩? 方才走神了...大包平你來啦。一段時日不見了。
          子小狐丸 來到村莊大廳
          <投票重新開始 請盡速重新投票>
          三日月宗近 離開這個村莊了
大包平 (00:20:04)
◆亂藤四郎 畢竟是、兄弟呢(笑著在◆鶯丸身旁坐下
亂藤四郎 (00:18:49)
也是 呢...? 感情真好~❀
          鬼丸國綱 來到村莊大廳
大包平 (00:17:00)
我只是循著鶯丸的腳步過來,也不算意外吧?
亂藤四郎 (00:16:04)
哎呀呀.....意外的訪客呢?
三日月宗近 (00:15:52)
……?……?…啊哈哈,老頭子都不知道自己睡著了呀…。(擦擦眼)
          大包平 來到村莊大廳
鶯丸 (00:14:17)
茶友夜安。 就寢的話還是到室內去的好。
鶴丸国永 (00:13:55)
……我也不小……
鶯丸 (00:13:38)
單稱小獵丸的話不能算上我啊。(茶)
三日月宗近 (00:13:31)
…ZZ…zzzZZ……
備前長船長義 (00:13:18)
(((偷滑
へし切り長谷部 (00:12:54)
獵丸三人:鶴、鶯、狐
          備前長船長義 來到村莊大廳
          三日月宗近 來到村莊大廳
鶴丸国永 (00:12:15)
(中:新trip新開始
鶯丸 (00:12:06)
被害者可是指小狐丸?
          亂藤四郎 來到村莊大廳
          鶴丸国永 來到村莊大廳
へし切り長谷部 (00:11:15)
主子、這麼說的。
へし切り長谷部 (00:11:05)
所以只好讓他的精神同在了。
へし切り長谷部 (00:10:52)
被害者不在。
鶯丸 (00:10:32)
夜安。
一期一振 (00:09:59)
(先說個話
          鶯丸 來到村莊大廳
          一期一振 來到村莊大廳
          へし切り長谷部 來到村莊大廳
          村莊建立於Sun, 25 Oct 2015 00:08:29 +0800,來自120.110.80.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