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刀劍花街Paro❀✿村 ~再開村,進村跟單格式請照規定~[60472番地]
村莊選項:希望角色 限制時間 白: 4 分 夜: 3 分 第一天晚上的替身君替身君自動遺書公開投票結果票數16人以上時決定者登場16人以上時權力者登場13人以上時貴族與奴隸登場20人以上時埋毒者登場20人以上時大狼登場妖狐的占 
小判箱
DETfcflZU6
[村民]
遊-亂藤四郎
Byjcmou/Hs
[獵人]
客笑面青江
1epuCC4IvQ
[村民]
客-螢丸
7tCpuEYzgk
[人狼]
遊-堀川國廣
89sdiybwVk
[村民]
客-愛染國俊
iCetGUUf.6
[村民]
雜-五虎退
U0udjxsKIo
[村民]
[權力者]

遊-陸奧守吉行
NWiCJ3a9u2
[奴隸]
雜-御手杵
y3tjfJcMAE
[占卜師]
雜 - 黑月
YzdfKbBppg
[靈能者]
客-石切丸
RBaLwif8Dw
[村民]
花魁一期一振
WY10hTQzEo
[貴族]
客-藥研
8Mpt0Tei5s
[占卜師]
[戀人]

雜明石
Mcf0BbhtP.
[人狼]
花-鶴丸国永
Tyx40WVW.2
[狂人]
客-小狐丸
5DSsPRtzQY
[人狼]
雜-小夜左文字
zQ60sbaOrI
[村民]
[戀人]

客-鶯丸
MnjKh1FbOY
[妖狐]
[決定者]

客-螢丸[] (13:05:22)
◆客-愛染國俊 不會的~
客-藥研[] (01:21:07)
◆花魁一期一振 うん、晚安(低頭在額邊輕吻
花魁一期一振[] (00:50:12)
◆客-藥研 嗯.....今天不要.....跑掉(輕抓著對方的衣服睡著
客-藥研[] (00:43:09)
◆花魁一期一振 這樣嗎、我知道了。
那就睡吧、我會待在這的(輕摸臉頰)
花魁一期一振[] (00:38:06)
◆客-藥研 嗯.....亂那孩子很喜歡被稱讚的。(笑著看人離開
唔.....有點睏了(揉眼)
花魁一期一振[] (00:28:14)
◆遊-亂藤四郎 ?這孩子真是......(笑)晚安了,亂
客-藥研[] (00:27:18)
◆花魁一期一振 就當是我想撒嬌吧(高興的笑著) .........はぁ?(望著◆遊-亂藤四郎離去、又低頭看著◆花魁一期一振
遊-亂藤四郎[] (00:25:20)
◆花魁一期一振 蛤!? 我才沒有!(猛的站起來眼角看了一眼藥研) 時候不早我、亂先回去休息了(正座敬禮後拉開門快步離去)
花-鶴丸国永[] (00:24:18)
◆雜明石 你…(想了想還是不說話,關門離開了
雜明石[] (00:19:26)
◆花-鶴丸国永 那床借我睡了,晚安(躺
花-鶴丸国永[] (00:18:52)
◆雜明石 嗯、辛苦你了(點頭
雜明石[] (00:16:07)
◆花-鶴丸国永 弄好了,收拾一下就可以睡了。剩下你自己來吧,好睏(揉眼睛
花魁一期一振[] (00:14:31)
◆遊-亂藤四郎 .....?是嗎,亂喜歡藥研嗎?(笑得很開心摸著頭
花-鶴丸国永[] (00:13:53)
◆雜明石 呵~那還真的要感謝你呢…包紮完了沒有?
花魁一期一振[] (00:13:50)
◆客-藥研 ?!......現在,還沒有想要撒嬌啊。
雜明石[] (00:09:36)
◆花-鶴丸国永 總算感受到我的用心良苦了
花-鶴丸国永[] (00:06:20)
◆雜明石 …嘛、可以休息也不錯
遊-亂藤四郎[] (00:06:11)
◆花魁一期一振 亂才不要那些呢... 有很多客人搶著送亂,讓亂第一次接客選他...(扭頭)
花魁一期一振[] (00:05:27)
(不要管那個了(?????爆笑
雜明石[] (00:04:29)
◆花-鶴丸国永 明天能順勢請假不好嗎
花-鶴丸国永[] (00:03:28)
◆雜明石 再怎樣好處理,受傷也是很麻煩的(乖乖不動
遊-亂藤四郎[] (00:01:38)
◆客-藥研 (撇一眼)哼、保護重要的人是當然的! 別太得意,跟在姊姊身邊最久的人是我!(暗暗咬牙)
客-藥研[] (00:00:37)
◆花魁一期一振 真是不坦率呢、那麼這樣的話(笑著把人拉進懷裡) 是不是就可以對著我撒嬌了呢?
(中)我覺得體格差........
花魁一期一振[] (23:59:19)
◆遊-亂藤四郎 亂想要甚麼呢?新的髮飾之類嗎?
雜明石[] (23:58:21)
◆花-鶴丸国永 這樣才好處理不是嗎?(開始包紮)
花魁一期一振[] (23:57:51)
◆客-藥研 隨時嗎?(輕笑,那麼我考慮考慮吧、?
客-藥研[] (23:55:41)
◆遊-亂藤四郎 喔都、這是在吃醋嗎?(笑望了一眼)嘛、不過保護了重要的花魁 謝謝吶
遊-亂藤四郎[] (23:54:57)
◆花魁一期一振 阿~! 真是的! 亂才不是要這種獎勵呢!,,Ծ‸Ծ,,(被摸頭有些開心又有些懊惱)
花-鶴丸国永[] (23:54:52)
◆雜明石 你這是在讚你自己嗎?(有點癢但可以接受
雜明石[] (23:51:33)
◆花-鶴丸国永 切口滿好看的呢(戳
花-鶴丸国永[] (23:50:47)
◆雜明石 ……那交給你了(拉開衣領露出傷處
客-藥研[] (23:49:01)
◆花魁一期一振 呵、想撒嬌的話隨時可以的呀(手仍握著,但張開了另一隻手
雜明石[] (23:48:13)
◆花-鶴丸国永 會小力一點的放心來吧
花魁一期一振[] (23:47:38)
◆遊-亂藤四郎 確實、亂也辛苦了(摸摸頭
花-鶴丸国永[] (23:46:33)
◆雜明石 ……也不是不可以、是會有點痛…我可以的
雜明石[] (23:45:13)
◆花-鶴丸国永 是...直接用鹽水澆上去就行了吧
花-鶴丸国永[] (23:44:03)
◆雜明石 至少先清洗一下傷口吧…留下傷痕會有人不高興的
遊-亂藤四郎[] (23:42:37)
◆客-藥研◆花魁一期一振 (等了一會才插入其中拉起另一隻手)阿啦啦....真不公平~亂也有保護花魁喔? 那麼 是否可以要些獎勵呢~?(惡作劇般的笑)
雜明石[] (23:41:42)
◆花-鶴丸国永 把繃帶纏上去就好了吧?
花魁一期一振[] (23:41:36)
◆客-藥研 (看著對方的動作笑了起來)該撒嬌的不是我嗎........(小聲呢喃
客-愛染國俊[村] (23:39:13)
◆客-螢丸 嘿嘿買回去吧-!!
客-藥研[] (23:37:39)
◆花魁一期一振 是可惜了點、但你還活著 那樣就夠了(仗著對方不抽回手用臉頰輕蹭著)
客-螢丸[] (23:35:21)
◆客-愛染國俊 不會的~
客-愛染國俊[村] (23:33:50)
◆客-螢丸 咦-?要買嗎...應該不會很貴吧?(搔頭
花魁一期一振[] (23:33:17)
◆客-藥研 (耳根紅想把手抽回)可是差一點找到,就被送離開了呢.......(覺得有點可惜
遊-亂藤四郎[] (23:29:29)
◆客-藥研 (捂住頭)又把我當作..... 開始接客後 就不會了吧?(看著藥研跟一期兩人小聲自言自語)
花-鶴丸国永[] (23:26:58)
◆雜明石 你才是雜役吧…為什麼是我過去啦…(還是靠過一點了
雜 - 黑月[] (23:26:25)
(看了看現場,安靜的離開
客-藥研[] (23:25:56)
◆花魁一期一振 當然不會相信了、努力找出其他下品也是想保護你的方式之一呢(牽起手至唇邊輕吻並且一直盯著對方的臉
客-螢丸[] (23:25:37)
◆客-愛染國俊 姆..這樣的話要買下呢
客-石切丸[村] (23:24:45)
◆客笑面青江 那麼好不容易出差回來了,今晚就來好好陪你吧。(十指緊緊交扣著)
客-愛染國俊[村] (23:24:28)
◆客-螢丸 可以把這套裝帶回去嗎?(繼續摸
客-藥研[] (23:24:14)
◆遊-亂藤四郎 ?(覺得不解的眨眼)喔都、多謝了呢(習慣的伸手摸了摸對方的頭
雜明石[] (23:24:11)
◆花-鶴丸国永 明白了,過來一點吧...唉
客笑面青江[村] (23:23:03)
◆客-石切丸 ...別在我身上花這麼多錢啊(笑著牽起對方的手) 多陪陪我就好了呢
花魁一期一振[] (23:19:51)
◆客-藥研 (微側頭)若果說不介意,藥研君.....、會相信嗎?(故意將稱呼改變一下
雜-御手杵[] (23:16:43)
(掃地)
遊-亂藤四郎[] (23:16:36)
◆客-藥研 沒什麼~請不要在意!藥、研、殿!(湊上前把紅線幫忙收起)
客-螢丸[] (23:16:15)
◆客-愛染國俊 是嗎~喜歡就多摸點吧~(蹭
花-鶴丸国永[] (23:15:41)
◆雜明石 不是你弄的話我才不會讓你來處理呢
客-石切丸[村] (23:15:10)
◆客笑面青江 要回去休息了嗎?(幫對方多披上一件厚的披風)新買的,據說保暖度有增加喔?
客-藥研[] (23:15:03)
◆花魁一期一振 呵、這線是怎麼綁上來的我也不知道呢 沒想到你也會在意麼? (高興的笑瞇起眼,隨手把紅線扯掉
客-愛染國俊[村] (23:14:26)
◆客-螢丸 姆....摸起來很舒服啊-(摸摸尾巴
雜明石[] (23:13:53)
◆花-鶴丸国永 這麼快就使喚人........好麻煩
客笑面青江[村] (23:13:38)
◆客-石切丸 ... 那就, 讓我好好期待吧(微笑)(在對方懷裡蹭了蹭對方)
客-螢丸[] (23:12:59)
◆客-愛染國俊 看別人戴挺可愛的~(笑笑的晃了一下尾巴
客-藥研[] (23:12:21)
◆遊-亂藤四郎 ?(揚起眉回望)
花魁一期一振[] (23:12:10)
◆客-藥研 沒甚麼、(移開了視線
遊-亂藤四郎[] (23:12:00)
◆雜-五虎退 哈哈 看來被我先搶走獵了~(搓臉
客-螢丸[] (23:11:37)
看來國行還會在花街待一陣子呢
客-愛染國俊[村] (23:10:52)
◆客-螢丸 花街的活動嘛-?有尾巴呢(望著狼尾
花-鶴丸国永[] (23:10:44)
◆雜明石 現在來幫我處理傷口吧…是你弄的吧
客-藥研[] (23:10:02)
◆花魁一期一振 うん? 我怎麼?(望著對方欲言又止
雜-五虎退[村] (23:09:58)
其實我今天選獵喔 (›´ω`‹ )
雜 - 黑月[] (23:09:51)
可惜爺爺太早離場都幫不上什麼呢
雜-五虎退[村] (23:09:38)
◆遊-亂藤四郎 還以為會早死呢 :;(∩´﹏`∩);: (連兩天權村到底ry
客-石切丸[村] (23:09:13)
◆客笑面青江 我會找到的,讓你一直在的方法。(抱緊)
遊-陸奧守吉行[] (23:08:56)
◆花魁一期一振 嘛,能有機會幫助花魁是我的榮幸呢
客笑面青江[村] (23:08:36)
◆客-石切丸 ... 但我卻不會一直在啊(突然感傷了起來) 只剩下你一個人, 怎麼辦呢...
遊-亂藤四郎[] (23:08:26)
◆雜-五虎退 小退是權還是活下來了 很棒喔~(摸摸頭
客-鶯丸[] (23:08:25)
多謝招待…(放下茶杯)等大包平有空接客的時候我再來訪吧
花魁一期一振[] (23:08:10)
◆遊-陸奧守吉行 無論如何還是該謝謝你的(點頭
遊-亂藤四郎[] (23:07:49)
◆客-藥研 ◆花魁一期一振 (盯著藥研抱緊一期的手臂不放)我可是一直在一期... 花魁身邊(難得孩子氣的做鬼臉)
雜 - 黑月[] (23:07:33)
◆雜-五虎退 還很討吊呢,不過也真的可以推論出來就沒覺得有什麼奇怪了
客-螢丸[] (23:07:08)
◆客-愛染國俊 這是最近流行的遊戲呢?好像是什麼獸耳娘之類的...吧?(歪頭思考
花魁一期一振[] (23:07:02)
◆客-藥研 (低頭微臉紅)可是你......(把話收起來
雜明石[] (23:06:53)
◆花-鶴丸国永 是、是
雜-五虎退[村] (23:06:08)
◆花魁一期一振 ◆遊-亂藤四郎 跟姊姊們一起活下來了(開心拉手
花-鶴丸国永[] (23:05:48)
◆雜明石 那、就這樣決定了,明天開始來服侍我吧
客-愛染國俊[村] (23:05:48)
◆客-螢丸 螢毛毛的呢-(抱著
雜-五虎退[村] (23:05:34)
◆雜 - 黑月 (我覺得我前幾天發言都還蠻討咬啊(?? 還直接說小狐丸是毛毛之類(ry
客-石切丸[村] (23:05:32)
◆客笑面青江 (輕拍對方)沒事沒事,我會一直在的,別怕。
花魁一期一振[] (23:05:22)
◆雜-五虎退 ◆遊-亂藤四郎 有好好相信你們呢(笑著
雜-小夜左文字[村] (23:05:09)
如此迅速的完場...那麼,又到了收拾的時候了吧。
遊-陸奧守吉行[] (23:05:02)
◆花魁一期一振 倒是沒想到我會是被吊死而不是咬死呢,還是沒能保護到吶
客-藥研[] (23:05:00)
◆花魁一期一振 (摸摸頭)不會留下你一人的
客-螢丸[] (23:04:38)
◆客-愛染國俊 國俊~(抱住
客笑面青江[村] (23:04:37)
◆客-石切丸 (笑著鑽進對方的懷裡, 整個暖呼呼的令人眷戀) 有一天你差一點上去了, 嚇死人了呢
雜 - 黑月[] (23:04:29)
◆雜-五虎退 別忘了你自己,真的是差一點就是你上來了(笑,摸頭
遊-亂藤四郎[] (23:04:18)
◆花魁一期一振 結束了喔(拉拉衣袖
花魁一期一振[] (23:04:16)
◆遊-陸奧守吉行 謝謝你(笑,晚上已經作好了要離開的預感呢
雜明石[] (23:04:10)
◆花-鶴丸国永 如果比較輕鬆的話也是可以
雜-五虎退[村] (23:03:57)
兩票有保護到姐姐們呢...:;(∩´﹏`∩);:
雜 - 黑月[] (23:03:54)
◆雜-御手杵 黑鶴花魁離場那天已猜到你是真的吶(拍肩
雜-御手杵[] (23:03:54)
◆遊-陸奧守吉行 嗯,算啦,反正也不是什麼要緊事。
雜-小夜左文字[村] (23:03:47)
結束了嗎...
花-鶴丸国永[] (23:03:34)
◆雜明石 應該會比較輕鬆的
遊-陸奧守吉行[] (23:03:32)
不過 ◆花魁一期一振 你沒事就好了
雜-御手杵[] (23:03:25)
◆雜-五虎退 大概也不太擅長這種事吧,還是靠著眾人的智慧。
花魁一期一振[] (23:03:22)
咦、完結了?(歪頭
遊-陸奧守吉行[] (23:03:16)
◆雜-御手杵 看著前兩天我把你看成假占了
遊-堀川國廣[村] (23:03:12)
◆雜-五虎退 你活著呢(摸摸頭
客-螢丸[] (23:03:05)
結果狼都是吊死的~~
客-石切丸[村] (23:03:04)
◆客笑面青江 太好了。(抱)今天的你也沒事。
客-藥研[] (23:03:01)
◆雜-五虎退 多虧你的兩票啊、保住了重要的花魁呢(摸頭
雜明石[] (23:02:52)
◆花-鶴丸国永 會比較輕鬆嗎
雜-御手杵[] (23:02:51)
◆遊-陸奧守吉行 啊?啥啊。
遊-亂藤四郎[] (23:02:48)
結束了阿...? (四處看著)
雜-五虎退[村] (23:02:42)
同事一隻狼都沒找到呀(望著普通人
遊-陸奧守吉行[] (23:02:35)
對不起了御手杵,我錯怪了你…
客-鶯丸[] (23:02:33)
結束了呢…
雜 - 黑月[] (23:02:29)
(((我隨便說的啊喂wwwwwwwwwwww
客-愛染國俊[村] (23:02:28)
螢..國行..
客笑面青江[村] (23:02:27)
哎呀?
雜-五虎退[村] (23:02:24)
甚麼吊完了 :;(∩´﹏`∩);:
花-鶴丸国永[] (23:02:23)
◆雜明石 當我專用的雜役吧?
客-愛染國俊[村] (23:02:20)
唔喔!?
雜-小夜左文字[村] (23:02:11)
◆客-藥研 不...或許是想起了...還不用在這裡的時光。 (目光望向遠處)
 [村民勝利] 人狼的血脈成功的被根除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客-螢丸 的遺言
聽說新上任的花魁是用著不為人知的方法爬上了這個地位的,想必也是段辛苦的路程吧…

嘛,反正自己也離開許久了,與自己無關了
            < < 日落、黑暗的夜晚來臨 > >
 客-螢丸 被表決處死
5 日目 ( 1 回目)
遊-亂藤四郎0 票投票給 1 票 → 客笑面青江
客笑面青江2 票投票給 1 票 → 客-螢丸
客-螢丸4 票投票給 1 票 → 雜-五虎退
遊-堀川國廣1 票投票給 1 票 → 客-螢丸
客-愛染國俊0 票投票給 1 票 → 雜-五虎退
雜-五虎退3 票投票給 2 票 → 客-螢丸
雜-御手杵0 票投票給 1 票 → 客笑面青江
客-石切丸0 票投票給 1 票 → 雜-五虎退
花魁一期一振0 票投票給 1 票 → 遊-堀川國廣
            雜-五虎退 對 客-螢丸 投票處死
            遊-亂藤四郎 對 客笑面青江 投票處死
            客-螢丸 對 雜-五虎退 投票處死
            花魁一期一振 對 遊-堀川國廣 投票處死
            客-石切丸 對 雜-五虎退 投票處死
            雜-御手杵 對 客笑面青江 投票處死
            客-愛染國俊 對 雜-五虎退 投票處死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客-愛染國俊[村] (23:00:40)
◆客-螢丸 嘿嘿~也是呢-(抱著
            遊-堀川國廣 對 客-螢丸 投票處死
雜-五虎退[村] (23:00:30)
一期姊姊還有我啊...但是這個灰單感覺會先吊有兩票的我呢 。・゚・(つд`゚)・゚・
遊-亂藤四郎[] (23:00:22)
看來在這幾位其中了阿~❀ 是誰呢? 咬了...
花魁一期一振[] (23:00:01)
又留下我一個人嗎......
客-螢丸[] (22:59:32)
◆客-愛染國俊 說什麼~現在難道不是嗎(摸摸
            客笑面青江 對 客-螢丸 投票處死
客-愛染國俊[村] (22:59:14)
◆客-螢丸 姆...(摸頭
客-石切丸[村] (22:59:14)
今天這是......
遊-堀川國廣[村] (22:59:06)
只是普通的遊女呢.....
客-愛染國俊[村] (22:58:55)
戀人真羨慕啊(望
客-螢丸[] (22:58:51)
◆客-愛染國俊 花街很複雜的
雜-五虎退[村] (22:58:42)
這樣灰單剩: 青江殿 螢丸殿 堀川姐姐跟我呢...
客笑面青江[村] (22:58:37)
.... 欸? (突然屍橫遍野錯愕了
客-愛染國俊[村] (22:58:25)
◆客-螢丸 下次叫他來花店工作比較安全呢-
雜-御手杵[] (22:58:25)
我們的圈子好像有點亂。
客-螢丸[] (22:58:24)
謊占跟戀嗎,比翼雙飛呢
遊-亂藤四郎[] (22:58:11)
....(忍住呼叫聲) 看來是這樣
花魁一期一振[] (22:58:01)
?!藥研.......?(一愣
客-螢丸[] (22:57:53)
國行...
客-愛染國俊[村] (22:57:50)
唔喔..
雜-五虎退[村] (22:57:36)
謊占也死掉了...
雜-御手杵[] (22:57:33)
喔,我還活著。
活著就是要工作啊,雖然也有不這麼想的雜役在啦。

D4 客-愛染國俊 上品
雜-御手杵[] (22:57:29)
喔,我還活著。
活著就是要工作啊,雖然也有不這麼想的雜役在啦。

D4 客-愛染國俊 上品
客-愛染國俊[村] (22:57:24)
國行....
            < < 早晨來臨 5 日目的早上開始 > >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雜-小夜左文字 的遺言
僅是普通的村者。
藥研藤四郎...
今日也是、來找那位一期一振嗎?

不是嗎。
如果是找我的話...那麼.....
你所傾慕的,戀著的又是誰。
(嘆氣)
雜明石 的遺言
雜役好辛苦呢,沒有特殊身分啊
客-藥研 的遺言
紅線的另一端綁在小夜的身上呢..
謊CO、夜晚能拜訪人只有花魁和雜役的... 為了不讓一期誤會還是去拜訪雜役的吧。
變成了占卜師吶,原來御手杵工作也挺認真的。

D4 ◆客-石切丸 上品
D5 ◆客-愛染國俊
 雜-小夜左文字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客-藥研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客-藥研 對 客-螢丸 占卜
            雜-御手杵 對 客-愛染國俊 占卜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客-螢丸 人狼對 雜-小夜左文字 為鎖定目標
客笑面青江[村]的自言自語 (22:56:43)
........... 為什麼突然集中到石切丸身上呢
遊-亂藤四郎[]的自言自語 (22:56:40)
....有點痛呢?(低頭看著胸口)
雜-小夜左文字[村](戀人) (22:56:35)
橫排的位置....明亮著。
客-藥研[](戀人) (22:56:24)
我知道、接著也得看狀況了呢 遺書已經準備好了
花魁一期一振[]的自言自語 (22:56:16)
花街的人一個一個離開了......
雜-五虎退[村]的自言自語 (22:55:55)
有職剩占跟不知道在不在的獵...
雜-小夜左文字[村](戀人) (22:55:41)
既然我被評定的話....或許下品者會有所考量。
            遊-亂藤四郎 對 雜-御手杵 進行護衛
遊-亂藤四郎[]的自言自語 (22:55:20)
(呼出一口氣) 那麼 只要護衛真正的評斷之人就好了吧
客-螢丸(人狼) (22:55:17)
但也末狼了(嘆
雜-小夜左文字[村](戀人) (22:55:09)
餘下未鑑定的人們...愈加的少了
客-藥研[](戀人) (22:54:58)
うん.. 不過這也意味著他接著恐怕會危險了(輕皺眉
雜-五虎退[村]的自言自語 (22:54:53)
話說回來我也差不多該死了吧
花魁一期一振[]的自言自語 (22:54:45)
今晚、該換我了嗎?
雜-五虎退[村]的自言自語 (22:54:37)
啊...兩票把明石殿吊死了...
客-螢丸(人狼) (22:54:30)
中靈能呢~
客-藥研[](戀人) (22:54:26)
石切丸是上品呢
雜-小夜左文字[村](戀人) (22:53:58)
你所傾慕之人是貴族,幸運地保住了一命。
            < < 日落、黑暗的夜晚來臨 > >
 雜明石 被表決處死
4 日目 ( 1 回目)
遊-亂藤四郎0 票投票給 1 票 → 客-石切丸
客笑面青江0 票投票給 1 票 → 雜明石
客-螢丸0 票投票給 1 票 → 雜-五虎退
遊-堀川國廣2 票投票給 1 票 → 雜明石
客-愛染國俊0 票投票給 1 票 → 客-石切丸
雜-五虎退2 票投票給 2 票 → 雜明石
雜-御手杵0 票投票給 1 票 → 遊-堀川國廣
客-石切丸4 票投票給 1 票 → 雜明石
花魁一期一振0 票投票給 1 票 → 客-石切丸
客-藥研0 票投票給 1 票 → 遊-堀川國廣
雜明石5 票投票給 1 票 → 雜-五虎退
雜-小夜左文字0 票投票給 1 票 → 客-石切丸
            遊-亂藤四郎 對 客-石切丸 投票處死
            雜-御手杵 對 遊-堀川國廣 投票處死
            客笑面青江 對 雜明石 投票處死
            客-螢丸 對 雜-五虎退 投票處死
            客-石切丸 對 雜明石 投票處死
            雜-五虎退 對 雜明石 投票處死
            遊-堀川國廣 對 雜明石 投票處死
            花魁一期一振 對 客-石切丸 投票處死
            客-藥研 對 遊-堀川國廣 投票處死
            客-愛染國俊 對 客-石切丸 投票處死
            雜明石 對 雜-五虎退 投票處死
            雜-小夜左文字 對 客-石切丸 投票處死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雜-御手杵[] (22:52:32)
算啦,做多少算多少。
客-藥研[] (22:52:31)
◆雜-御手杵 辛苦了 好好幹活吧(拍拍肩
客笑面青江[村] (22:52:25)
◆客-石切丸 今天還不錯呢, 否則怎麼會有體力給你燉湯喝呢(說著在對方身旁坐下
遊-亂藤四郎[] (22:51:45)
看來的確是這樣阿 辛苦了(打開扇子遮臉)
花魁一期一振[] (22:51:39)
◆客-螢丸 嗯,不會的,謝謝螢丸殿下關心(點頭
客-藥研[] (22:51:32)
◆花魁一期一振 (摸摸臉頰) 沒落什麼的 我不介意
雜-御手杵[] (22:51:29)
這麼想著,我也覺得我可能快死了。
遊-堀川國廣[村] (22:51:05)
那麼,可以信任這雜役呢,但還是要小心呢....
客-螢丸[] (22:51:03)
一期辛苦了,沒落貴族
客-石切丸[村] (22:50:54)
◆客笑面青江 身體還好嗎?今天吃烤鯽魚如何?(看旅館的菜單)
客笑面青江[村] (22:50:53)
◆客-石切丸 (端了一鍋湯到對方身旁) 天冷了, 就該喝湯呢-
雜-御手杵[] (22:50:53)
(抓抓頭)所以貴奴出來了,場上還有躲著的謊占,我是這樣覺得啦(抓頭)
雜-五虎退[村] (22:50:53)
的確是如普通人同事所說呢...畢竟狼死了 。゚(゚´ω`゚)゚。
雜-小夜左文字[村] (22:50:40)
確實能夠確定真的預知之人了...
客-愛染國俊[村] (22:50:31)
◆雜明石 嘿嘿...說錯呢(搔頭
客-螢丸[] (22:50:16)
靈能夜死了
雜-御手杵[] (22:50:13)
夜死靈能說小狼丸是狼,另一占夜死而且謊沒有出來說我是狂,所以我是真占這點能確定了吧?
雜明石[] (22:50:09)
◆客-愛染國俊 太失禮了,應該是家道中落
雜-五虎退[村] (22:50:02)
知道死了一位下品的客人...還有兩位吧 ...
遊-堀川國廣[村] (22:49:55)
真不愧是花魁呢
客-愛染國俊[村] (22:49:40)
一期是貴族啊...落魄嘛(望
雜-御手杵[] (22:49:32)
靈能者的遺書……哇啊、
遊-亂藤四郎[] (22:49:29)
夜死靈能....
花魁一期一振[] (22:49:24)
唔....(揉額
雜-小夜左文字[村] (22:49:19)
..被襲擊了。 評分的人...
雜-五虎退[村] (22:49:17)
一期姊姊還是貴族呢
雜明石[] (22:49:14)
奴貴都出了
雜-御手杵[] (22:48:50)
占CO
因為被噎到還滿蠢的,所以今天早起先吃飽了。
日本人果然還是要有味噌湯啊。

D1客-鶯丸 無賴
D2遊-亂藤四郎 上品
D3雜-小夜左文字 上品
            < < 早晨來臨 4 日目的早上開始 > >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雜 - 黑月 的遺言

嘛,因為是上面交代下來的工作,
所以只得認真一點幫大家評分了吶

那麼評分如下呢:
小狐 - 哈哈哈,原來是下品的客人呢,下次請〝小心〞了呢(笑
陸奧 -


------------------------------------------------------
爺爺是聽說某位客人說過
有位金色短髮的孩子在當花魁才想在這邊工作看看呢,
不過似乎不在,看來是誤傳呢,可惜
………可惜不是〝他〞…(小聲)
------------------------------------------------------
村民7 人狼3 占卜師1 靈能者1 狂人1 獵人1 妖狐1 說謊狂1 貴族1 奴隸1 (決定者1) (權力者1) (戀人2)
----------------------------------
遊-陸奧守吉行 的遺言
啊啦啦,居然是花魁一期的部下嗎,這真是萬分的榮幸呢。
一期主人,記得要多點喝牛奶皮膚才會好呢~
而且天氣涼了,熱牛奶可以保暖喔~(遞上熱牛奶

啊,一期主人,萬事記得小心,我不能再保護你了…
 雜 - 黑月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客-螢丸 人狼對 雜 - 黑月 為鎖定目標
            雜-御手杵 對 雜-小夜左文字 占卜
            客-藥研 對 客-石切丸 占卜
            遊-亂藤四郎 對 雜-御手杵 進行護衛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客-螢丸(人狼) (22:47:56)
鶯丸吧
遊-亂藤四郎[]的自言自語 (22:47:53)
對不起 花魁 今日還有使命要完成
客-藥研[](戀人) (22:47:45)
小狐的單 應該是真的、那麼從鶴丸D2沒出結果的石切丸開始吧
雜明石(人狼) (22:47:28)
也是可以,你下手吧
雜明石(人狼) (22:47:16)
青江如何?
客-螢丸(人狼) (22:47:15)
雜役與前花魁~
雜-五虎退[村]的自言自語 (22:47:14)
且覺得花魁姊姊會死也是因為守護的那位不覺得姐姐是真的吧...
雜-小夜左文字[村](戀人) (22:47:01)
...雖然平日是處理雜事的....這樣子真的好嗎。
花魁一期一振[]的自言自語 (22:46:55)
亂和退,也沒事吧?(憂心
遊-亂藤四郎[]的自言自語 (22:46:53)
想 好好保護 哪個人都......
雜-御手杵[]的自言自語 (22:46:40)
夜死必人,謊沒有跳,那就是摸我變成真占了吧?
客-藥研[](戀人) (22:46:40)
那些下品的傢伙還是早早趕出花街才好啊
雜明石(人狼) (22:46:33)
普通的愉快犯吧
雜-小夜左文字[村](戀人) (22:46:25)
權力者尚在、 小狐丸是狼。
雜-五虎退[村]的自言自語 (22:46:16)
普通人信度蠻高的...不信他的都可疑(ry
雜 - 黑月[]的自言自語 (22:46:13)
嘛,雖然爺爺也有份兒呢……那麼失禮了(翻開物品)
客-螢丸(人狼) (22:46:10)
這樣的我們算是什麼呢~(笑
雜-五虎退[村]的自言自語 (22:46:03)
看一下白天的對話呢...
雜-小夜左文字[村](戀人) (22:45:57)
那麼是無賴的人們...錯估了情勢
遊-亂藤四郎[]的自言自語 (22:45:55)
一期.....哥 請小心.......(看著靠著的兩人退出門)
客笑面青江[村]的自言自語 (22:45:53)
天上的小狐丸你OK嗎???(搖晃豆皮
雜 - 黑月[]的自言自語 (22:45:44)
...大家都同有一志啊
雜明石(人狼) (22:45:36)
今天輪到誰了呢
客-藥研[](戀人) (22:45:26)
變成占卜師了呢(笑
雜-御手杵[]的自言自語 (22:45:23)
小狼丸、狂花魁,然後我是真占。
雜-小夜左文字[村](戀人) (22:45:13)
...
            < < 日落、黑暗的夜晚來臨 > >
 遊-陸奧守吉行 被表決處死
3 日目 ( 1 回目)
遊-亂藤四郎0 票投票給 1 票 → 遊-陸奧守吉行
客笑面青江0 票投票給 1 票 → 遊-堀川國廣
客-螢丸0 票投票給 1 票 → 雜-小夜左文字
遊-堀川國廣2 票投票給 1 票 → 遊-陸奧守吉行
客-愛染國俊0 票投票給 1 票 → 雜-小夜左文字
雜-五虎退1 票投票給 2 票 → 遊-陸奧守吉行
遊-陸奧守吉行7 票投票給 1 票 → 客-藥研
雜-御手杵0 票投票給 1 票 → 遊-陸奧守吉行
雜 - 黑月0 票投票給 1 票 → 遊-陸奧守吉行
客-石切丸2 票投票給 1 票 → 遊-陸奧守吉行
花魁一期一振0 票投票給 1 票 → 客-石切丸
客-藥研1 票投票給 1 票 → 遊-堀川國廣
雜明石0 票投票給 1 票 → 客-石切丸
雜-小夜左文字2 票投票給 1 票 → 雜-五虎退
            雜 - 黑月 對 遊-陸奧守吉行 投票處死
            遊-陸奧守吉行 對 客-藥研 投票處死
            雜-小夜左文字 對 雜-五虎退 投票處死
            雜-御手杵 對 遊-陸奧守吉行 投票處死
            客-愛染國俊 對 雜-小夜左文字 投票處死
            花魁一期一振 對 客-石切丸 投票處死
            雜-五虎退 對 遊-陸奧守吉行 投票處死
            客-螢丸 對 雜-小夜左文字 投票處死
            客-石切丸 對 遊-陸奧守吉行 投票處死
            遊-亂藤四郎 對 遊-陸奧守吉行 投票處死
            客-藥研 對 遊-堀川國廣 投票處死
            雜明石 對 客-石切丸 投票處死
            遊-堀川國廣 對 遊-陸奧守吉行 投票處死
            客笑面青江 對 遊-堀川國廣 投票處死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客笑面青江[村] (22:42:56)
◆客-石切丸 還行呢, 以前房間裡的東西都還在呢(笑著將頭靠在對方身上)(對方就像是個大型暖爐般,一點都不想離開
客-藥研[] (22:42:49)
也只能先留著了、不然各位無法好好判斷吧
客-愛染國俊[村] (22:42:47)
◆客-螢丸 ◆雜明石 唔唔...送花順便來逛逛呢-
雜-御手杵[] (22:42:40)
無論怎麼想,留著我都會比較好喔,至少等到黑單出來,雖然是雜役也不會讓你們虧本啦。
雜 - 黑月[] (22:42:34)
現在也不好說呢…先保留一天觀察吧
雜明石[] (22:42:20)
客-螢丸、愛染 居然跑來花街玩,你們...唉
花魁一期一振[] (22:42:07)
◆客-藥研 嗯,我知道了(稍微安下心靠在肩上
客-愛染國俊[村] (22:42:06)
◆雜明石 要不要辭了到花店工作-嘿嘿
客-石切丸[村] (22:42:02)
◆客笑面青江 回來這裡住還習慣嗎?(握住對方的手)
雜-小夜左文字[村] (22:41:52)
...留待一日觀察吧。 雖然是共事者
客-螢丸[] (22:41:45)
◆客-愛染國俊 國俊也要小心呢!(拉拉衣服
雜-御手杵[] (22:41:44)
那個是要陷害我吧?也有可能是下品的傢伙也搞不懂哪個是真的。(嚼嚼饅頭)
遊-陸奧守吉行[] (22:41:43)
不行啊,我的思緒好混亂…
雜-五虎退[村] (22:41:24)
嗚...我會保護一期姊姊的 。・゚・(つд`゚)・゚・
客-愛染國俊[村] (22:41:19)
◆客-螢丸 還有我在呢-
遊-堀川國廣[村] (22:41:11)
保鑣要好好做事呢
遊-陸奧守吉行[] (22:41:07)
小狐丸殿下是假的,然後夜死一個,這樣剩下的占卜師…
遊-亂藤四郎[] (22:40:52)
◆雜-御手杵 謝謝評斷 亂可不是壞人喔~(欠身)
客-愛染國俊[村] (22:40:49)
花街有點不安寧啊...剩下一位花魁了..
雜明石[] (22:40:28)
混亂的局勢
雜-御手杵[] (22:40:28)
看到註冊之後就這麼興奮嗎?
客-藥研[] (22:40:24)
◆花魁一期一振 夜晚要小心點吶..(皺眉看著屍體
客-螢丸[] (22:40:13)
花魁...似乎又看到了以前的...
客-石切丸[村] (22:40:06)
下品的人們這次似乎爭奪花魁爭奪的很激烈呢。
遊-堀川國廣[村] (22:40:05)
這個雜役能留嗎?
客笑面青江[村] (22:40:02)
◆雜-御手杵 (看著對方的吃相, 蹙眉)
遊-陸奧守吉行[] (22:40:02)
按這樣推斷,場上的占卜就只剩下一個了
花魁一期一振[] (22:40:00)
(皺眉)另一位花魁也......
雜-五虎退[村] (22:39:57)
這樣表示小狐丸殿是毛毛囉...
雜-小夜左文字[村] (22:39:56)
如此一來僅剩一人...
遊-亂藤四郎[] (22:39:50)
馬上就鎖定花魁了?
遊-堀川國廣[村] (22:39:38)
沒想到呢
雜明石[] (22:39:36)
花魁...
雜-五虎退[村] (22:39:32)
竟然咬了花魁姐姐....
雜 - 黑月[] (22:39:23)
居然是花魁嗎…
遊-陸奧守吉行[] (22:39:20)
花魁鶴丸!!
雜-御手杵[] (22:39:10)
占CO
今天的結果、(嚼嚼饅頭)是、(嚼嚼嚼嚼)、咳呃呃呃、
連忙灌下一口水……咳咳、呼、咳、嗯。

D1客-鶯丸 無賴
D2遊-亂藤四郎 上品
            < < 早晨來臨 3 日目的早上開始 > >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花-鶴丸国永 的遺言
到底想從我這裡得到什麼情報?
對於客人、我什麼也不能說;對於其他遊女、我什麼也不想說
唯一能告訴你們的只有我對那個人的想念而已…

就算是花魁也只是普通的占卜嗎…
D1 鶯丸 上品
D2 石切丸
客-小狐丸 的遺言
嗯....人生如戲,上去看戲也好啊(吃茶點)
 花-鶴丸国永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雜-御手杵 對 遊-亂藤四郎 占卜
            遊-亂藤四郎 對 花魁一期一振 進行護衛
            雜明石 人狼對 花-鶴丸国永 為鎖定目標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花魁一期一振[]的自言自語 (22:38:30)
方才因為許久沒見,發言稍有不妥
雜-小夜左文字[村](戀人) (22:38:29)
...在收銀或是某些方面,還挺厲害的。
雜-小夜左文字[村](戀人) (22:38:08)
若是另外改單得要一些時間...符合那位花魁的發言時間。
            客-藥研 說謊狂對 雜-御手杵 進行模仿
客-螢丸(人狼) (22:38:06)
咬花魁吧!(笑
雜明石(人狼) (22:38:01)
那時間到我就動手了
遊-亂藤四郎[]的自言自語 (22:38:01)
夜色 正適合這個街道
客-螢丸(人狼) (22:37:42)
我也想咬鶴丸w
客-藥研[](戀人) (22:37:42)
我也是這麼認為、不過平時他在花街不是常跑到廚房偷吃東西的嗎? 沒想到做事挺認真的(笑
雜-小夜左文字[村](戀人) (22:37:29)
雖然說了些多餘的話...但也未必為假。
客-螢丸(人狼) (22:37:27)
他們是入戀了吧?
雜-御手杵[]的自言自語 (22:37:23)
蒸個什麼吃好了。
花魁一期一振[]的自言自語 (22:37:21)
不知道藥研君是甚麼......(不安
雜明石(人狼) (22:37:16)
想對鶴丸下手
遊-亂藤四郎[]的自言自語 (22:37:15)
今日阿......
雜-御手杵[]的自言自語 (22:37:06)
餓了、餓了,弄個什麼來吃好呢?
雜-小夜左文字[村](戀人) (22:37:01)
恩。
花魁一期一振[]的自言自語 (22:36:58)
這一整列很整齊呢(看著
客-螢丸(人狼) (22:36:52)
唔...
雜-五虎退[村]的自言自語 (22:36:48)
感覺普通人同事應該是真的呢,前面廢話太多感覺沒有改單....
雜-御手杵[]的自言自語 (22:36:48)
說謊狂會來幫把手嗎?
遊-堀川國廣[村]的自言自語 (22:36:44)
為何眉頭呢
客-藥研[](戀人) (22:36:42)
小夜覺得是御手杵麼...?
雜 - 黑月[]的自言自語 (22:36:32)
好了,那現在得檢查一下那位客人的物品了吶(翻開
雜明石(人狼) (22:36:22)
醒著就好,怎麼辦呢
客-石切丸[村]的自言自語 (22:36:15)
喔呀。
客-螢丸(人狼) (22:36:07)
欸欸我有按呢
雜-小夜左文字[村](戀人) (22:36:05)
你有何打算?
雜-五虎退[村]的自言自語 (22:36:05)
螢丸殿自投了...沒事吧
遊-陸奧守吉行[]的自言自語 (22:35:58)
螢丸殿下 你自投了喔
雜-小夜左文字[村](戀人) (22:35:55)
...十分明確的卜卦者。
雜明石(人狼) (22:35:53)
螢丸醒著嗎
客-螢丸[] (22:35:38)
VOTE_KILL 遊-堀川國廣
            < < 日落、黑暗的夜晚來臨 > >
 客-小狐丸 被表決處死
2 日目 ( 1 回目)
遊-亂藤四郎0 票投票給 1 票 → 客-小狐丸
客笑面青江0 票投票給 1 票 → 客-小狐丸
客-螢丸1 票投票給 1 票 → 客-螢丸
遊-堀川國廣0 票投票給 1 票 → 客-小狐丸
客-愛染國俊1 票投票給 1 票 → 客-小狐丸
雜-五虎退0 票投票給 2 票 → 客-小狐丸
遊-陸奧守吉行0 票投票給 1 票 → 客-小狐丸
雜-御手杵0 票投票給 1 票 → 客-小狐丸
雜 - 黑月0 票投票給 1 票 → 客-小狐丸
客-石切丸0 票投票給 1 票 → 客-小狐丸
花魁一期一振0 票投票給 1 票 → 客-小狐丸
客-藥研0 票投票給 1 票 → 客-小狐丸
雜明石0 票投票給 1 票 → 客-小狐丸
花-鶴丸国永0 票投票給 1 票 → 客-小狐丸
客-小狐丸15 票投票給 1 票 → 客-愛染國俊
雜-小夜左文字0 票投票給 1 票 → 客-小狐丸
            花-鶴丸国永 對 客-小狐丸 投票處死
            客-愛染國俊 對 客-小狐丸 投票處死
            雜-小夜左文字 對 客-小狐丸 投票處死
            客-小狐丸 對 客-愛染國俊 投票處死
            遊-亂藤四郎 對 客-小狐丸 投票處死
            客笑面青江 對 客-小狐丸 投票處死
            雜-五虎退 對 客-小狐丸 投票處死
            雜明石 對 客-小狐丸 投票處死
            客-石切丸 對 客-小狐丸 投票處死
            遊-陸奧守吉行 對 客-小狐丸 投票處死
            花魁一期一振 對 客-小狐丸 投票處死
            客-藥研 對 客-小狐丸 投票處死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雜-五虎退[村] (22:33:31)
(我白天也看的到呢
客-小狐丸[] (22:33:16)
村民7 人狼3 占卜師1 靈能者1 狂人1 獵人1 妖狐1 說謊狂1 貴族1 奴隸1 (決定者1) (權力者1) (戀人2)
雜 - 黑月[] (22:33:15)
村民7 人狼3 占卜師1 靈能者1 狂人1 獵人1 妖狐1 說謊狂1 貴族1 奴隸1 (決定者1) (權力者1) (戀人2)
遊-堀川國廣[村] (22:33:12)
客人下次要小心呢
            雜-御手杵 對 客-小狐丸 投票處死
花魁一期一振[] (22:33:04)
那個抱歉,可以稍微請大家給我一下配置嗎?昨晚沒有複製好(苦惱
雜-小夜左文字[村] (22:33:01)
...那麼必須請出門了。
雜明石[] (22:32:57)
既然今天的結論出來了,那就先下去休息了(打呵欠
客-小狐丸[] (22:32:57)
那麼投票我隨意囉?
雜-御手杵[] (22:32:50)
◆客-小狐丸 總會有這種時候啦,不要氣餒,之後有空再來光顧也不錯。(拍拍)
客-石切丸[村] (22:32:47)
◆客笑面青江 今天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遊-陸奧守吉行[] (22:32:43)
可惜了呢,小狐丸殿下,不好意思了
            雜 - 黑月 對 客-小狐丸 投票處死
客-小狐丸[] (22:32:35)
先上去泡茶吃茶點也是不錯啊~
花-鶴丸国永[] (22:32:30)
……(沒有熟識的人根本不想說話
雜 - 黑月[] (22:32:27)
((( 死了才看到啦wwwwww
客-藥研[] (22:32:19)
◆客-小狐丸 這麼說來果然不是常客呢、手腕還差了點吶(望
客笑面青江[村] (22:32:13)
◆客-小狐丸 真可惜了呢(笑著點起一支香
雜-五虎退[村] (22:32:11)
(現在可以點對話看占單呀?
花魁一期一振[] (22:32:07)
嗯、很可惜呢,小狐丸殿下?難得很久沒見前來拜訪,三日月殿今天也沒空呢
雜 - 黑月[] (22:31:47)
((( 對了,占的占單其實可以留遺書嗎? <<<又怕會忘占單
客-螢丸[] (22:31:33)
◆客-愛染國俊 沒有唷~(搖搖頭
客-小狐丸[] (22:31:32)
哈哈,這就是傳說中的出オチ(笑著搔頭)
客-石切丸[村] (22:31:18)
嗯?小狐丸是占啊?(笑)
雜 - 黑月[] (22:31:15)
雖然爺爺的確是人沒錯呢…不過這位客人很抱歉你得出局了呢
雜-小夜左文字[村] (22:31:15)
若傾慕之人不在此處...何不到別處去呢...唉
花-鶴丸国永[] (22:31:10)
……(沒有熟識的人根本不想說話
遊-亂藤四郎[] (22:31:07)
◆客-小狐丸 這位客人看來要請你離開了阿(偏頭看著
客-愛染國俊[村] (22:31:06)
螢沒遇到奇怪的人吧?
雜明石[] (22:30:53)
真遺憾呢
客-藥研[] (22:30:51)
那位常客...集點活動已經結束了啊
客笑面青江[村] (22:30:50)
占卜中了呢
            遊-堀川國廣 對 客-小狐丸 投票處死
客-螢丸[] (22:30:45)
花街一樣複雜呢…
遊-堀川國廣[村] (22:30:41)
抱歉呢,客人
雜-御手杵[] (22:30:36)
原來是無賴啊,想想也是。
一直找這邊沒有的人,也含滿困擾的。
客-愛染國俊[村] (22:30:15)
突然倒在街上呢..
雜-五虎退[村] (22:30:15)
可以先吊那位出錯的客人了 :;(∩´﹏`∩);:
遊-亂藤四郎[] (22:30:13)
這是....(遮住臉看著)
雜 - 黑月[] (22:30:07)
.....第一天就有無賴了嗎
花魁一期一振[] (22:30:05)
首日.....?
雜-小夜左文字[村] (22:30:05)
狐狸混入了其中嗎...
遊-陸奧守吉行[] (22:30:03)
這… 是把無賴抓到了嗎…
雜明石[] (22:30:02)
雙屍?
雜-五虎退[村] (22:29:56)
是無賴呢....
花-鶴丸国永[] (22:29:55)
就算是花魁也只是普通的占卜嗎…
D1 鶯丸 上品
雜-小夜左文字[村] (22:29:53)
....
客-小狐丸[] (22:29:51)
.....雙屍?
雜-御手杵[] (22:29:46)

占CO
來往的人看多了,
扔出去的醉漢也不少,
要說識人之術,多少也學了一點。

就我看來是這樣啦,
諸位就參考一下。

D1客-鶯丸 上品
客-愛染國俊[村] (22:29:44)
唔喔!?
客-小狐丸[] (22:29:44)
占CO 只是想偷閒來看看人呢...
D1 雜-黑月 村
            < < 早晨來臨 2 日目的早上開始 > >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小判箱 的遺言
(開出了千兩)
客-鶯丸 的遺言
來訪的時間點總是不對,想見到大包平一面還真難啊…
不過想想也是當然的,畢竟大包平啊,他可是與隔壁的童子切並稱雙花的美人呢(笑著啜茶)
 客-鶯丸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小判箱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客-小狐丸 人狼對 小判箱 為鎖定目標
            雜-御手杵 對 客-鶯丸 占卜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客-小狐丸(人狼) (22:29:08)
好吧我上吧
雜-御手杵[]的自言自語 (22:29:07)
啊。
遊-陸奧守吉行[]的自言自語 (22:29:02)
居然是花魁的奴隸wwww
客-螢丸(人狼) (22:28:58)
姆可是我偷懶呢
雜-小夜左文字[村](戀人) (22:28:49)
端看明日的情勢...是吧。
花-鶴丸国永[]的自言自語 (22:28:49)
嗯…裝什麼好呢…
客-小狐丸(人狼) (22:28:28)
那螢丸出占如何?
雜-小夜左文字[村](戀人) (22:28:27)
明白了。
遊-亂藤四郎[]的自言自語 (22:28:17)
保護的能力嗎....?
客-小狐丸(人狼) (22:28:13)
這村有什麼特殊規則嗎?
客-鶯丸[] (22:28:07)
來訪的時間點總是不對,想見到大包平一面還真難啊…
客-藥研[](戀人) (22:28:03)
うん....這次我是謊呢、得好好選擇該往哪條路前進才行吶
雜明石(人狼) (22:28:03)
想偷懶呢
雜-小夜左文字[村](戀人) (22:27:53)
那麼...有職嗎?
客-螢丸(人狼) (22:27:47)
許久不見了小狐丸先生~
雜明石(人狼) (22:27:43)
先說不出假占
花-鶴丸国永[]的自言自語 (22:27:37)
就說不想工作啊…
客-小狐丸(人狼) (22:27:37)
哪位要出占呢?
雜 - 黑月[]的自言自語 (22:27:37)
這樣我就可以專心找〝他〞了……
花魁一期一振[]的自言自語 (22:27:33)
嗯?可以喝牛奶嗎?勞煩送來的人了(笑著點頭道謝
雜明石(人狼) (22:27:28)
怎麼會呢
雜 - 黑月[]的自言自語 (22:27:20)
嘛,也好,反正不是什麼很費力氣的工作吶
客-小狐丸(人狼) (22:27:19)
中)還在吃早餐呢,真是消化不良的開場(笑)
客-螢丸(人狼) (22:27:14)
哥哥君(?也在呢~
雜-小夜左文字[村](戀人) (22:27:06)
今日無事...
客-小狐丸(人狼) (22:26:55)
沒想到萊派2位也是同伴啊
雜-小夜左文字[村](戀人) (22:26:54)
如果有甚麼需要的話....請告訴我。
客-藥研[](戀人) (22:26:45)
喔都、是小夜啊.. 你有職麼?
雜-五虎退[村]的自言自語 (22:26:40)
等等 我連兩天是權村wwwwww
雜-小夜左文字[村](戀人) (22:26:38)
...
客-螢丸(人狼) (22:26:36)
唉呀唉呀
客-鶯丸[] (22:26:33)
唉呀…?
客-小狐丸(人狼) (22:26:27)
(噴茶
雜 - 黑月[]的自言自語 (22:26:27)
あなや…
         村民7 人狼3 占卜師1 靈能者1 狂人1 獵人1 妖狐1 說謊狂1 貴族1 奴隸1 (決定者1) (權力者1) (戀人2)
客-螢丸 (22:26:12)
Go
客笑面青江 (22:26:10)
◆客-石切丸 .... 不害臊嗎?(紅著臉接過對方遞過來的梨, 小口小口的吃) 那麼, 親愛的石切丸大人,最近在忙些什麼呢
花魁一期一振 (22:26:08)
◆遊-堀川國廣 請堀川君別這樣說呢
客-藥研 (22:26:08)
◆客-小狐丸 這樣子麼、之前集點送消失的三日月寫真時,看你來的蠻勤的就這麼認為了呢... 原來是我誤會了啊(歉笑
花-鶴丸国永 (22:26:08)
(看沒有自己熟識的臉孔在場之後、一個人靜靜地待著
雜 - 黑月 (22:26:08)
新的的點心都弄好了,各位小姐和客人都請慢用吶(推出一整車新的點心放到桌上)
客-螢丸 (22:26:02)
準備
花魁一期一振 (22:25:29)
◆雜-五虎退 謝謝退,因為聽說今天客人很多呢,只是稍微裝扮一下(笑摸頭
客-藥研 (22:24:52)
◆遊-亂藤四郎◆花魁一期一振 我到這裡來都只點名一期一振、關心一點也是理所當然的吶? (對著◆花魁一期一振微笑
客-螢丸 (22:24:35)
御手杵>請小心呢~(笑笑
花魁一期一振 (22:24:04)
◆客-藥研 嗯,確實很久不見了(微笑
客-石切丸 (22:23:43)
◆客笑面青江 不辛苦,只要是為了你。(吃掉對方遞來的梨子)
雜-御手杵 (22:23:24)
◆客-螢丸 如果是熟的應該就會好一點,啊,不能再多閒聊了,我先把這些歡送過去。
客-小狐丸 (22:23:21)
◆雜 - 黑月 這個嘛...勞你費心了...(喝了一口茶
雜-小夜左文字 (22:23:10)
◆雜-五虎退 不太記得...是誰執念的存在嗎?
遊-堀川國廣 (22:22:59)
◆雜-五虎退 (空氣的花魁)
客笑面青江 (22:22:55)
◆客-石切丸 我自己會吃呢,多照顧你自己點吧!出差辛苦了呢-(將一塊梨送到對方嘴邊
客-小狐丸 (22:22:51)
◆客-藥研 只是有閒就過來光顧一下,算不上常客呢
客-螢丸 (22:22:45)
御手杵>>呵呵,先生可能對新鮮的花比較敏感呢~
雜-五虎退 (22:22:35)
我們這邊有叫大包平的姊姊嗎 :;(∩´﹏`∩);:
雜 - 黑月 (22:22:35)
◆客-小狐丸 沒什麼特別的意圖嗎,那就希望客人可以在這邊找到樂趣吶
客-石切丸 (22:22:30)
◆客-小狐丸 是這樣嗎?(偏頭)我以為......恩。
雜-五虎退 (22:21:51)
◆花魁一期一振 我回來囉(偷蹭蹭 姊姊今天也很漂亮呢
客-藥研 (22:21:43)
◆客-小狐丸 喔都、之前的常客呢(笑望)
客-小狐丸 (22:21:42)
哎啊,沒想到茶丸也來了(笑
客-石切丸 (22:21:33)
◆客笑面青江 (等對方削完後叉起一片梨子)來,餵你吃一個。
雜 - 黑月 (22:21:32)
◆客-鶯丸 說過多少次沒這個人了…(苦笑,遞出熱茶)
雜-御手杵 (22:21:30)
◆客-螢丸 知道啦哈——啾、嗯,香味好濃啊。(揉揉鼻子)
客-鶯丸 (22:21:28)
那麼就給我茶吧(找了個位置坐下
遊-亂藤四郎 (22:21:13)
◆客-藥研 (微微瞇眼)藥研殿可真關注我們家花魁呢 一回來就來探望阿~✿
遊-陸奧守吉行 (22:21:04)
(20人我可以 剛重設了網絡3小時內也ok
客-鶯丸 (22:20:55)
嗯…今天大包平也沒空嗎?
雜-小夜左文字 (22:20:51)
茶嗎.... 不知道還有沒有。
雜-御手杵 (22:20:29)
啊,那個總是指名大包平的,不過沒這個人吧?一樣上茶就行了?
客-螢丸 (22:20:28)
御手杵>這兩束花是要送給花魁一期一振的,至於盆栽是給亂小姐的
遊-堀川國廣 (22:20:21)
(中)要20人了嗎?
          客-鶯丸 來到村莊大廳
客-小狐丸 (22:19:54)
◆客-石切丸 只是來坐坐而已,沒什麼特別的意圖啊(笑
花魁一期一振 (22:19:14)
◆雜-五虎退 嗯?退回來了(笑
客笑面青江 (22:19:08)
◆客-石切丸 以前可是替很多客人服務過,技術可是很不錯的呢-哎呀?我指的是處理水果的技術喔(笑著將梨放入盤中
雜 - 黑月 (22:19:05)
(把花盆和花束都放好後回來)
客-石切丸 (22:18:23)
◆客-小狐丸 夜安,今天怎麼突然有興致來這裡呢?(笑)
雜-小夜左文字 (22:18:15)
(默默地堆著旁邊的物品)
遊-亂藤四郎 (22:18:09)
◆雜-五虎退 今天人很多 小心點喔
客-藥研 (22:18:05)
◆遊-亂藤四郎 喔都、是亂啊 最近是忙了點 不過總算可以過來了呢(心情不錯的笑著
遊-堀川國廣 (22:18:02)
◆花魁一期一振 咱只是沾沾光呢(苦澀的笑
雜-御手杵 (22:17:48)
◆客-螢丸 我來簽吧,有指名要送到誰嗎?
客-石切丸 (22:17:39)
◆客笑面青江 可得小心點,削水果皮別傷到手了。(和服務生要了盤子)
客-愛染國俊 (22:17:32)
(在花店裡進行盤點作業
雜-五虎退 (22:17:28)
◆遊-亂藤四郎 亂醬我回來囉 :;(∩´﹏`∩);:
花魁一期一振 (22:17:19)
◆遊-堀川國廣 (用袖子掩嘴一笑)沒有這樣的事,客人們也可以是為了堀川君而來呢
遊-堀川國廣 (22:17:15)
(中)今天我是無敵的
客-螢丸 (22:17:04)
御手杵,黑月>>喔~麻煩你們了!然後在這簽名就好囉(指指單子
客笑面青江 (22:15:50)
◆客-石切丸 (過了一會兒緩過來後,搖了搖手)沒事沒事,吃ㄧ顆梨或許就會好起來了呢-(笑著開始替梨削皮
客-藥研 (22:15:36)
花魁一期一振 うん、好陣子沒看見你了 看樣子一切都不錯吶(認真的審視著對方全身
客-螢丸 (22:15:25)
請按開始吧~~
花魁一期一振 (22:15:18)
(叔叔安/
雜-小夜左文字 (22:15:08)
中:叔叔安/
雜 - 黑月 (22:15:01)
◆客-螢丸 爺爺來幫忙(拿過花盆)
遊-亂藤四郎 (22:14:45)
◆雜-五虎退 小退回來了嗎?(摸摸頭
雜-御手杵 (22:14:20)
◆客-螢丸 啊?看起來很重的樣子,拿給我就好。
客笑面青江 (22:14:00)
◆客-小狐丸 (中) 是天人永隔!!!
客-石切丸 (22:13:53)
◆客笑面青江 (擔心的輕輕拍著對方的背)還好嗎?
花-鶴丸国永 (22:13:51)
(中:叔叔~~~~~
客-螢丸 (22:13:41)
(搬著花束跟花盆)不好意思~~你們訂的花送來囉~
雜-小夜左文字 (22:13:40)
夜安...又有何事...
客-小狐丸 (22:13:32)
中)大家安安ノシ
遊-亂藤四郎 (22:13:03)
◆客-藥研 請久不見藥研殿~ 近來可好? (跟在一期旁邊拿起扇子遮住臉)
客笑面青江 (22:12:59)
◆客-石切丸 喔? 把我寵壞可-咳咳,咳--(話說到一半突然咳了起來)
遊-堀川國廣 (22:12:27)
越來越熱鬧了呢(搖扇子
          雜-小夜左文字 來到村莊大廳
花魁一期一振 (22:11:40)
◆客-藥研 嗯?(轉過頭)、是你啊,藥研(笑
雜 - 黑月 (22:11:31)
あなや,又有新的客人來了呢(笑 (中:叔叔ノシ
遊-堀川國廣 (22:11:11)
(中)是叔叔WWWWWWWWWWWW
遊-亂藤四郎 (22:11:10)
◆花魁一期一振 是、是嗎?(忍不住碰了碰新換的髮簪) (湊近耳邊輕聲交代重點需要關注的客人)
          客-小狐丸 來到村莊大廳
客-石切丸 (22:10:32)
◆客笑面青江 如果可以的話不希望你切呢......恩......
雜-御手杵 (22:10:11)
人多了起來,不知道廚房那邊準備得怎樣了,我去看看。
花-鶴丸国永 (22:09:54)
◆遊-陸奧守吉行 …(點頭不說話
客笑面青江 (22:09:28)
◆客-石切丸 唉呀呀, 給你添麻煩了(笑彎了眉拿了顆水梨起來)不如我來為石切丸服務
遊-陸奧守吉行 (22:09:09)
啊,是花魁鶴丸呢,晚安呢~(欠身
          花-鶴丸国永 來到村莊大廳
雜 - 黑月 (22:08:15)
◆花魁一期一振 時間還不算晚呢,花魁別這麼說(笑著遞上熱茶)
客-石切丸 (22:07:53)
◆客笑面青江 (拿出一盒水梨)挑了一盒梨子回來,晚點可以吃呢。希望你的咳嗽有好一點。
花魁一期一振 (22:06:32)
◆遊-亂藤四郎 (笑著走到旁邊)是小亂啊?今天也很可愛呢
遊-堀川國廣 (22:05:32)
◆花魁一期一振 托您的福呢
花魁一期一振 (22:03:55)
抱歉回來晚了(笑著回應,今天客人很多呢?
花魁一期一振 (22:02:38)
(嗯嗯,有看到就好
          雜明石 來到村莊大廳
客笑面青江 (22:02:24)
◆客-石切丸 老樣子呢, 別太在意了呢-(說著拍了拍身旁的位置
遊-堀川國廣 (22:02:15)
(長髮一期嗎?
客-藥研 (22:01:35)
◆花魁一期一振 唷、好久不見呢(發現對方後靜靜的跟上
花魁一期一振 (22:01:26)
(頭像有換嗎(?
客-石切丸 (22:01:10)
這裡啊,真懷念呢。(左顧右盼)
遊-陸奧守吉行 (22:00:39)
是花魁呢
遊-亂藤四郎 (22:00:13)
◆花魁一期一振 一期... 花魁!(趕緊改口)
客-石切丸 (22:00:11)
◆客笑面青江 出差回來想說怎麼沒看到你呢......這幾天身體好多了?(坐到對方旁邊)
          客-藥研 來到村莊大廳
客笑面青江 (21:58:48)
◆客-石切丸 (聽到熟悉的腳步聲, 轉過頭) 唉呀呀... 居然找到這裡來了嗎(微笑
遊-陸奧守吉行 (21:58:24)
◆雜-御手杵 嗯(小心靠近
客-螢丸 (21:58:16)
聽說最近有新上任的花魁呢
雜 - 黑月 (21:58:10)
あなや,花魁終於到了呢
雜-御手杵 (21:57:45)
◆遊-陸奧守吉行 來,我放這裡可以吧?小心別燙到啦。嗯……那麼還有什麼事就盡管交代吧,畢竟也是工作。(抓頭)
遊-堀川國廣 (21:57:42)
花魁到了呢
客-螢丸 (21:57:29)
◆客-愛染國俊 但還是先把訂單完成吧~(把對的手往自己的臉輕輕的蹭一下
          花魁一期一振 來到村莊大廳
          客-石切丸 來到村莊大廳
遊-陸奧守吉行 (21:55:46)
◆雜 - 黑月 謝謝了~(披上羽織
客-愛染國俊 (21:54:48)
◆客-螢丸 姆.....有空可以回去看看他們呢-(摸頭
雜 - 黑月 (21:54:14)
◆遊-陸奧守吉行 在空氣暖起來之前先披著這個吧(走走後台拿出比較厚的羽織
◆客笑面青江 畢竟這可是花街吶(笑
遊-陸奧守吉行 (21:52:41)
◆雜-御手杵 那麻煩你了
客笑面青江 (21:52:28)
◆雜 - 黑月 嘛嘛, 還是這麼考慮周全啊(冰冷雙手環住茶杯, 藉此取暖)
遊-堀川國廣 (21:51:30)
天氣是冷了呢
雜-御手杵 (21:50:47)
◆遊-陸奧守吉行 啊?室內太冷了嗎?抱歉抱歉,我去拿個火缽過來……
遊-陸奧守吉行 (21:49:45)
…啊不好意思…(掩臉
雜 - 黑月 (21:49:25)
◆遊-堀川國廣 不用客氣(把茶放在對方前面)
客-螢丸 (21:49:25)
◆客-愛染國俊 好的~不過總覺得挺懷念的...(看著花街街道
遊-陸奧守吉行 (21:48:52)
話說,今天的花街好冷……(噴嚏
雜 - 黑月 (21:48:19)
◆客笑面青江 私人場面上如果你們希望的自然沒問題,不過現在嘛…(看了看四周眾多的客人)
遊-堀川國廣 (21:47:36)
◆雜 - 黑月 那就麻煩你了(微笑
客笑面青江 (21:46:58)
◆雜 - 黑月 從前線退下來後, 大家就什麼事都不讓我做了呢(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遊-亂藤四郎 (21:46:53)
◆客笑面青江 畢竟亂在一旁可是有好好學阿~(調皮的眨眨眼)
雜 - 黑月 (21:45:30)
◆遊-堀川國廣 ◆遊-亂藤四郎 ◆客笑面青江 小姐和客人都坐下吧,泡茶這點工作請不要跟我們這些雜役搶呢(笑著遞出新泡好的茶)
遊-堀川國廣 (21:45:14)
◆客笑面青江 抱歉呢(笑著奉茶)
客笑面青江 (21:43:38)
◆遊-亂藤四郎 那就麻煩你了阿-(笑著摸了摸孩子的頭髮) 亂也逐漸變的可靠了呢
客笑面青江 (21:42:56)
◆遊-堀川國廣 哎呀? 連這點表現的機會都不給我啦(笑著讓對方接過手去)
          <投票重新開始 請盡速重新投票>
          雪音 人間蒸發、被轉學了
            遊-亂藤四郎 對 雪音 投票踢出
遊-亂藤四郎 (21:42:01)
◆雪音 (抱歉先踢人了)
          雜 - 黑月 來到村莊大廳
遊-亂藤四郎 (21:41:12)
◆客笑面青江 花魁現在還在整理完畢呢.... 由亂來服務可好?(在一旁坐下偏頭看著人泡茶)
遊-堀川國廣 (21:41:04)
◆客笑面青江 您現在是客人,這是還是讓我來呢(順手接過)
雜-御手杵 (21:40:44)
看勢頭晚點應該會更熱鬧吧?希望不會有客人需要被扔出去,那也還滿累的。
客笑面青江 (21:39:53)
◆遊-堀川國廣 嘛,這麼說也是啊... 簡單也是ㄧ種幸福呢(順手泡起了茶) 很久沒這麼做了, 不知道手藝有沒有因此生疏了呢
客-愛染國俊 (21:39:01)
◆客-螢丸 嘿嘿~等等可以稍微休息一下呢(把花束搬到店門外
客-愛染國俊 (21:37:05)
◆客-螢丸 等等要送花到花街呢-這次訂單有點多啊
          雜-御手杵 來到村莊大廳
遊-陸奧守吉行 (21:36:51)
晚安(欠身
遊-堀川國廣 (21:36:51)
◆客笑面青江 清閒也是幸福呢(微笑
          遊-陸奧守吉行 來到村莊大廳
客笑面青江 (21:36:19)
◆遊-亂藤四郎 那我就恭敬不如啦(笑著坐了下來)
          <投票重新開始 請盡速重新投票>
          雜-御手杵 離開這個村莊了
遊-亂藤四郎 (21:36:03)
◆客-螢丸 是嗎? 那就不挽留了,工作請小心(微微欠身)
          雜-御手杵 來到村莊大廳
客-螢丸 (21:34:51)
◆遊-亂藤四郎 謝謝亂~可是我還有工作要做呢!改天吧~
雜-五虎退 (21:34:42)
(先去靜香噠
客-螢丸 (21:34:29)
◆客-愛染國俊 姆嗯!這樣也是好是呢~(看著◆客-愛染國俊笑
客笑面青江 (21:34:18)
◆遊-堀川國廣 也就那老樣子呢(笑著也將一袋甜點放入對方的手中)不過到時清閒多了呢
遊-亂藤四郎 (21:33:51)
◆客笑面青江◆客-螢丸 (收下糖) 前花魁螢丸也回來了 這是...? 總之各位姊姊現在是客人 請就座吧
客-愛染國俊 (21:33:32)
◆客-螢丸 等等要送花到花街呢-這次訂單有點多啊
遊-堀川國廣 (21:32:45)
*江
遊-堀川國廣 (21:32:39)
好久不見了,青將君。近來可好?
          雜-五虎退 來到村莊大廳
遊-亂藤四郎 (21:32:03)
◆雪音 中)抱歉沒說清楚這裡是特殊私村喔 可能要請離開了 不好意思
客笑面青江 (21:31:50)
◆遊-亂藤四郎 (笑著走向對方) 是呀, 回來看看你們啊-(邊說邊將一袋糖塞到對方手中)
客-螢丸 (21:31:40)
嘿咻!!(抱著整束的花
          客-愛染國俊 來到村莊大廳
遊-亂藤四郎 (21:30:14)
阿拉拉~是前花魁 青江姊阿(拿著扇子遮住臉笑道)
          雪音 來到村莊大廳
          遊-堀川國廣 來到村莊大廳
          客-螢丸 來到村莊大廳
          客笑面青江 來到村莊大廳
          遊-亂藤四郎 來到村莊大廳
          <投票重新開始 請盡速重新投票>
          螢丸 離開這個村莊了
          螢丸 來到村莊大廳
          村莊建立於Sun, 27 Dec 2015 21:21:42 +0800,來自114.44.175.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