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艾里奧斯村 ~艾爾之光私村,請用角色名進場~[62827番地]
村莊選項:希望角色 限制時間 白: 5 分 夜: 4 分 第一天晚上的替身君替身君自動遺書公開投票結果票數13人以上時貴族與奴隸登場20人以上時埋毒者登場妖狐的同伴 
KOG
DETfcflZU6
[共有者]
暗影執事
Vug.fZ29PM
[人狼]
聖殿禁衛軍
y1fhLfVA4E
[人狼]
斥魂
g0TqgY6Ss.
[獵人]
邪恐夜皇
NWiCJ3a9u2
[狂人]
無盡之刃
0rz0EKeDjY
[村民]
狂靈者
FqQjLHxkYQ
[人狼]
符文殺手
BQiQsrnKAY
[村民]
修羅
rORnyb7Jss
[埋毒者]
帝天
dFTGlky1Xc
[人狼]
綻心使
qBZOYhPV9.
[村民]
守護者
ngHdzb/6bY
[背德]
喚武使
XcGb9Y89A2
[貴族]
熾焰緋皇
mjVMXUmPPE
[妖狐]
叛神使
ONylWxdUt.
[村民]
狂噬者
h.yN9Cap/g
[靈能者]
冥王
VRuGu9YF/w
[占卜師]
領主騎士
vTpoRWhk9A
[共有者]
緋焰武者
ik25EG4IHM
[奴隸]
風行者
95uzGxPz5Q
[夜梟]
喚武使[] (21:49:07)
(……Erbluhen Emotion,奇怪的人,不過並不會覺得……)
喚武使[] (21:48:17)
◆綻心使 ……哼。(移開視線)
綻心使[村] (21:46:30)
◆喚武使 嘛,總之我很高興可以遇上你呢!Arme。(溫柔地呼喚著對方的名字)以後一定有更多相處的機會的~
喚武使[] (21:40:16)
(儘管那些人類很有可能背叛你那樣的想法?無法理解……)
喚武使[] (21:39:37)
◆綻心使 ……(默默注視著對方)
綻心使[村] (21:37:46)
◆喚武使 能跟大家一起經歷這種事情,就會加深羈絆……而且最重要的是,有你在呢。(露出笑容)
喚武使[] (21:34:05)
(甚至,在這種無謂的鬧劇中,很有可能你不得不……)
喚武使[] (21:33:39)
◆綻心使 ……明明平時就已經常常待在一起?
綻心使[村] (21:30:12)
◆喚武使 要是不討厭就好了~雖然這裡背後的秘密還沒解開,但我很喜歡跟大家待在一起的時間呢。
喚武使[] (21:26:50)
◆綻心使 ……只是為了調查,不存在喜歡與否的問題,也不存有那樣的情感。
綻心使[村] (21:21:36)
◆喚武使 神官大人不喜歡這裡嗎?(偏了偏頭)
喚武使[] (21:17:44)
(也就不用再看到這樣的事情……)
喚武使[] (21:17:33)
◆綻心使 ……要是能早日結束調查就不用再參與這種鬧劇。
綻心使[村] (21:10:07)
◆喚武使 感覺調查的路也平坦起來了呢♪
綻心使[村] (21:09:18)
◆喚武使 (點頭)沒錯~無論身處甚麼狀況,只要想到有你在就能安心下來了。
喚武使[] (21:01:45)
◆綻心使 ……(愣)這樣嗎。
綻心使[村] (20:55:41)
◆喚武使 哈哈、這真是符合你的回答。(爽朗地笑著)正是如此,跟你同側的時候才令人心安呢!
喚武使[] (20:49:12)
(一切不過是鬧劇的原理所決定的事情,「最令人畏懼」……這樣的事情,根本沒有需要懼怕的理由。)
喚武使[] (20:48:44)
◆綻心使 ……掌握生死,這不過只是鬧劇而已。(皺眉)
綻心使[村] (19:51:11)
◆喚武使 是啊,可以掌握村民生死的存在。(摸了摸自己的咽喉)
喚武使[] (19:46:22)
◆綻心使 ……最令人畏懼嗎?
綻心使[村] (19:41:09)
◆喚武使 不是嗎?明明人狼是村莊裡最令人畏懼的存在……但你看起來一點也不會比對方弱呢。
狂噬者[] (06:24:48)
………嗯。
狂噬者[] (06:24:39)
◆狂靈者 ……(聽見對方的話愣住好一陣子,理解到意思後壓低了視線)
狂靈者[] (04:49:56)
◆狂噬者 ……別隨便死,就這樣。
狂噬者[] (17:09:44)
◆狂靈者 ……幹嘛啊你突然。
狂靈者[] (17:02:58)
◆狂噬者 (放下對方後牽著走)哎……。
狂噬者[] (16:53:17)
◆狂靈者 ?!(被突然的行動嚇到,雙手握成拳並沒有什麼用的搥著對方)我會自己走啊放我下來!!!!
狂靈者[] (16:19:16)
◆狂噬者 ……。(直接把對方當成米袋扛起來)
狂噬者[] (15:48:49)
◆狂靈者 ………老媽子。
狂靈者[] (14:59:31)
◆狂噬者 我不替你想你自己會想嗎,我可不想哪天看到你突然倒在路邊。
狂噬者[] (05:49:53)
◆狂靈者 你滿腦子就只會想那些東西嗎……(任人抓住自己的手一邊碎碎念著)
狂靈者[] (05:07:13)
◆狂噬者 好,你說的,走了。(抓著對方的手)……還在想你拒絕不如直接扛走。
狂噬者[] (05:00:39)
◆狂靈者 別亂叫啊!!唔……(被盯得渾身不自在似的往後縮了一點)隨便你吧。
狂靈者[] (04:46:28)
◆狂噬者 好好好營養不均衡的狂噬貓先生,算我欠你一次現在帶你去補充營養行嗎?(放下後盯著對方)
狂噬者[] (04:40:12)
◆狂靈者 行啦我沒——?!(突如其來的被拎起)放我下來你當拎貓嗎你!!!!!
狂靈者[] (04:37:27)
◆狂噬者 (挑眉)我覺得你還是多吃一些東西吧,。(拎起對方)
(也太輕了……)
狂噬者[] (04:26:46)
◆狂靈者 (接過之後很快的拆開包裝吃起來,邊嚼邊口齒不清地說著)反正我吃巧克力就夠了,謝啦。
狂靈者[] (04:16:35)
◆狂噬者 (放了一塊巧克力)……我可不是供應商,而且都討了不吃點正常的嗎。
狂噬者[] (04:11:22)
◆狂靈者 沒在想什麼。(眨了眨眼,朝對方攤了手心)——比起這個,巧克力。
狂靈者[] (04:03:58)
◆狂噬者 ……有,不過你剛想了什麼?(看著對方正臉)只想問巧克力嗎?
狂噬者[] (04:00:56)
◆狂靈者 ……(盯著對方好一陣,突然像是要驅散什麼似的甩了甩頭。停下來之後別過頭把甩亂的髮絲撩到耳後,沒有正視對方。)算了。……有沒有巧克力?
狂靈者[] (03:48:40)
◆狂噬者 (皺眉看著對方)………抱歉,我、呃……。
(總不能直接說我下手很利落了應該感覺不到痛)
狂噬者[] (03:41:28)
◆狂靈者 沒有,讓你咬我。(說著還是哼一聲放下了手,雙手抱胸翹起腿來。)
狂靈者[] (03:23:45)
◆狂噬者 (抬手擋著對方的敲打)沒有都不要的選項嗎。
狂噬者[] (03:21:15)
◆狂靈者 打你。(又敲了兩下,不過這次是沒用多少力氣的。)還是你吃重力球?
狂靈者[] (03:07:14)
◆狂噬者 (被狠敲了一下後腦)痛、你幹麻……!
喚武使[] (00:39:57)
◆綻心使 ……什麼意思?
綻心使[村] (00:31:58)
◆喚武使 貴族神官大人的霸氣真是不輸人狼啊~(在旁邊笑看)
喚武使[] (00:18:52)
◆狂靈者 ……哼。(整理被弄皺的衣服)
修羅[] (00:18:38)
◆冥王 小女子會馬上跟上的!銀大人!!(叫出了銀之後,坐在銀的身上)
冥王[] (00:14:03)
<O>
冥王[] (00:13:56)
◆帝天 沒問題。妳一定也會喜歡那裡的。(走了兩步停下往後看)也把修羅叫上吧。(揮揮長槍,幻化出狼的靈氣跑過◆修羅身邊)
狂靈者[] (00:13:37)
(鬆開了揪著領子的手)哼、要我動手我也懶。
帝天[] (00:11:13)
◆冥王 冥王說的是呢,為了兒女私情而壞了大事才是最糟糕的,那就麻煩冥王帶路了?
冥王[] (00:09:05)
◆帝天 不管敵人是誰,小女子都有迎戰的義務。如此不愧對小女子自身的修練。(點頭)話雖如此今天還是趕快淨身休息吧,小女子知道有一處秘泉很棒喔。
領主騎士[] (23:59:32)
辛苦了
斥魂[] (23:59:30)
(似乎是沒甚麼事情了,坐到角落去閉目養神,任由身體消散為光點)
喚武使[] (23:58:51)
*
喚武使[] (23:58:41)
◆狂靈者 咬不到,就要動用暴力了嗎?真是野蠻。
帝天[] (23:57:09)
◆冥王 小女子也很期待呢,畢竟總不是很想和冥王及修羅敵對呢。(吐舌)
狂靈者[] (23:54:55)
◆喚武使 你這傢伙真是讓人越看越火大...!(伸手揪住衣領)
冥王[] (23:54:10)
◆帝天 好的,期待跟帝天並肩作戰的那天到來。(微笑) 
帝天[] (23:53:52)
帝天[] (23:53:47)
◆冥王 冥王第一日便註冊了,也很厲害的,這只是純粹運勢問題,沒有勝負的,不需要這樣。(拉對方起身)
帝天[] (23:52:41)
◆修羅 希望下次能有那個運氣呢。(微笑著摸了摸對方的頭)
冥王[] (23:52:21)
◆斥魂 斥魂大人的禮物小女子收下了。 十分感謝!
冥王[] (23:50:59)
◆帝天 帝天這次逃過小女子和銀大人的靈視,是小女子輸給帝天了。(敬禮以示服輸)
修羅[] (23:48:01)
◆帝天 但是。。。還是希望能看到最好的結局!
斥魂[] (23:46:54)
◆冥王 是...嗎,明明、你也、很努力......(還是伸出右手輕拍她的頭幾下)聽說、這也是...鼓勵的表現,辛苦、妳了...
帝天[] (23:46:40)
帝天[] (23:46:35)
◆修羅 不,修羅只是盡自己的義務而已,不需要道歉的。(微笑)
修羅[] (23:45:24)
◆帝天 很抱歉最後得讓帝天受折磨,下次,一定要一起順利勝出!
帝天[] (23:44:12)
◆冥王◆修羅 (聽到兩人的談話)這次被分配到狼側,不然小女子也是想和你們兩人一起勝利的呢……,只能盼望之後的聚會了呢。(苦笑)
冥王[] (23:44:07)
◆斥魂 斥魂大人,小女子是讓您辛苦了,特意感謝您呢。 您的存活就是小女子最好的禮物了。(笑笑的看著對方)
修羅[] (23:42:44)
◆冥王 啊啊,能有同伴真是開心呢!
無盡之刃[村] (23:42:29)
咬毒完場!辛苦啦!
喚武使[] (23:42:24)
◆狂靈者 ……真可惜啊?即使最後吊上時,也碰不到我呢。
冥王[] (23:42:23)
◆修羅 小女子的直感說是漫長的挑戰,不過可以因此變強的話,小女子願意跟妳們一起。(握住對方的手)
叛神使[村] (23:41:50)
◆熾焰緋皇 ……(不再搭理對方)
斥魂[] (23:39:39)
◆冥王 那麼......表達,感謝...我、是否,也該......做、相同的事情...?
熾焰緋皇[] (23:38:29)
◆叛神使 確實是這樣啦......(搔頭苦笑)固執的程度跟那個人一樣啊......
修羅[] (23:38:02)
◆冥王 挑戰嗎?聽起來非常有感覺呢!也許可以以此為目標!
狂靈者[] (23:37:42)
◆喚武使 要不是有奴擋咬,你早被我殺了。(冷哼)
冥王[] (23:37:02)
◆修羅 三人的勝利也是種挑戰,如果修羅跟帝天都想嘗試的話,小女子自然是義不容辭!
斥魂[] (23:35:33)
◆冥王 原來...如此。(點點頭,這樣是否也該在對方臉上做一樣的動作...?)
修羅[] (23:34:08)
◆冥王 ......雖然勝利了,但是,小女子更想看到三人的勝利!
冥王[] (23:33:50)
◆斥魂 是感謝的一種喔。(輕笑) 請好好的銘記在心。小女子也會好好的記在這裡的。(指指胸口)
叛神使[村] (23:32:45)
◆熾焰緋皇 ……找到也是假,不會變。
冥王[] (23:31:42)
◆修羅 帝天藏的很好啊,就算是我也沒有想到要占卜她呢。(惋惜的看著遠處的白衣少女)
熾焰緋皇[] (23:31:41)
◆叛神使 哎呀哎呀,真嚴苛。他不是找出一狼了嗎?
斥魂[] (23:31:08)
◆冥王 ...!(先是被拉進然後臉上有個溫暖觸感,這是...甚麼意思...呢?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原來、人類...在感謝時,會這麼做嗎
叛神使[村] (23:30:15)
◆熾焰緋皇 信度為0基本不可信。……而且,狼的確在裏面。
修羅[] (23:30:10)
◆冥王 雖然最後末狼是。。。
修羅[] (23:29:29)
◆冥王 小女子很高興最後一天冥王把我包入單之中,這樣狼就會來襲擊小女子了!
熾焰緋皇[] (23:29:17)
◆叛神使 假占的單也是單啊。(有些苦笑)
狂噬者[] (23:27:47)
狂噬者[] (23:27:20)
◆狂靈者 ……………(雙手抱胸盯著人許久,最後抓過身旁的一隻迪納摩用力往對方頭上K下去)
叛神使[村] (23:27:15)
◆熾焰緋皇 ……自己看。
熾焰緋皇[] (23:27:11)
◆符文殺手 你以為你姊是誰啊?這麼點酒怎麼可能會宿醉...
冥王[] (23:26:39)
◆斥魂 這個高度剛好,十分感謝。作為謝禮請您好好接著了。(在對方的臉頰上親了一下)
冥王[] (23:25:50)
◆修羅 辛苦了,修羅,這次的勝利是妳帶給我的呢!
熾焰緋皇[] (23:25:41)
◆叛神使 啊啊?哦...是你啊。(盯著看)我說的是剩下你跟另一個綻心那天啦,你不是叫著吊灰嗎?我想說你是不是忘了自己是灰啊...嘛,沒忘就好。
喚武使[] (23:25:19)
◆狂靈者 ……(只是淡然地回望)
斥魂[] (23:25:13)
◆冥王 嗯...?(偏頭疑惑,乖乖地蹲下)妳能活下...作為獵人,也是盡了...使命罷了
符文殺手[村] (23:24:27)
◆熾焰緋皇 是嗎...(看旁邊的空瓶子)
狂靈者[] (23:24:10)
(惡狠的盯著◆喚武使)
熾焰緋皇[] (23:23:33)
◆符文殺手 我只喝了一口啊。(聳肩,笑)
冥王[] (23:23:15)
◆斥魂 這次的獵者是您嗎。 斥魂大人辛苦了。小女子也很高興見到您活到最後。請您蹲下來可以嗎?(微笑的看著)
聖殿禁衛軍[] (23:22:59)
中:啊對,我們的狼占要我跟狼伴們替她說抱歉沒搶到註冊
符文殺手[村] (23:22:48)
◆熾焰緋皇 姐別喝了,不然明天又頭痛。(搶酒瓶)
聖殿禁衛軍[] (23:22:22)
◆帝天 很對不起,今次是我的失誤……
叛神使[村] (23:22:04)
◆熾焰緋皇 (看著
帝天[] (23:21:56)
◆聖殿禁衛軍 聖殿大人,您……(看到對方的牌子後便止住了教訓的動作),下次請謹慎行事。
斥魂[] (23:21:41)
◆冥王 第一天....註冊、已經是、大功一件的...
聖殿禁衛軍[] (23:21:36)
--中:所以我自選占入狼?--
叛神使[村] (23:21:27)
……我沒忘記。
叛神使[村] (23:21:22)
◆叛神使[村] (23:10:44)
◆斥魂、◆綻心使、◆風行者、◆帝天……
◆叛神使[村] (23:10:47)
還有我。
斥魂[] (23:21:12)
狼...果然都咬、同個人的、單子
冥王[] (23:21:10)
各位大人辛苦了。(敬禮) 小女子看來沒有占卜的天分。 下次還是請其他大人來指引吧。
熾焰緋皇[] (23:20:58)
哎呀,雖然輸了,但是這場觀戰的真讓人心情舒暢啊。還有酒喝,哈哈哈!
守護者[] (23:20:47)
唉,結果一開場就跟著主子死了,看戲看了一整場呢。
斥魂[] (23:20:44)
辛苦...了(喘氣著放下沉重的槍
狂靈者[] (23:20:38)
中:誰都別攔我,我要去跳杜拜塔。
聖殿禁衛軍[] (23:20:30)
(完話後掛上寫上「我是笨狼」的板子)
符文殺手[村] (23:20:15)
中:修羅犧牲小我完成大我。
帝天[] (23:20:10)
各位辛苦了呢……。
斥魂[] (23:20:07)
阿...結束了
叛神使[村] (23:20:05)
……毒嗎。
喚武使[] (23:20:03)
……哼,果然是這樣的結果。
風行者[] (23:20:03)
辛苦了呢~
守護者[] (23:20:01)
辛苦了呢。
無盡之刃[村] (23:20:00)
咬毒完場!辛苦啦!
邪恐夜皇[] (23:19:59)
居然是這樣結束啊。(蹙眉)
聖殿禁衛軍[] (23:19:58)
帝天姊姊,辛苦了。
狂噬者[] (23:19:57)
還真的咬毒完村啊!!
緋焰武者[] (23:19:55)
咬毒了呢,辛苦了。
冥王[] (23:19:52)
咬毒自殺了。(笑吟吟的看著)
熾焰緋皇[] (23:19:49)
中:爽!快!!!!!!!!!
修羅[] (23:19:49)
啊,各位大人辛苦了!(行禮)
叛神使[村] (23:19:49)
……?
領主騎士[] (23:19:49)
辛苦了
狂靈者[] (23:19:46)
...嘖。
聖殿禁衛軍[] (23:19:45)
果然嗎……
綻心使[村] (23:19:43)
哦,辛苦啦!
符文殺手[村] (23:19:43)
辛苦了。
熾焰緋皇[] (23:19:33)
耶!
 [村民勝利] 人狼的血脈成功的被根除
            < < 早晨來臨 7 日目的早上開始 > >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修羅 的遺言
埋毒者CO!
小女子這次準備了很多地之艾爾的結晶!
長槍上也鑲嵌好了!
保證能讓狼兒們昇天!
帝天 的遺言
村人。

儘管身為平凡的村人,小女子也會盡力協助各位的。
綻心使 的遺言
雖然剛才是背德,不過現在是確確實實的村人喔♪
如無意外,現在應該還有1狼,真占請加油哦!
◆邪恐夜皇「早上單數人數,咒了會少一吊。」
你說這句是不是暴露了自己的立場啊?是真占的話應該知道對方不會死啊。

共假靈白占
謊黑白白白
?背貴狐?
靈占共奴白

村民3 人狼4 占卜師1 靈能者1 狂人1 獵人1 共有者2 妖狐1 背德1 埋毒者1 說謊狂1 夜梟1 貴族1 奴隸1
 帝天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修羅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帝天 人狼對 修羅 為鎖定目標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帝天(人狼) (23:19:22)
那麼,就是……修羅了呢。
            斥魂 對 冥王 進行護衛
帝天(人狼) (23:18:50)
獵人大人極有可能還留在場上呢。
冥王[]的自言自語 (23:18:50)
一直順著我的白單咬下去,您對小女子的信賴,小女子承受不起呢人狼大人。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3:18:48)
以及一狼……跟村側職……嗎?
修羅[]的自言自語 (23:18:38)
希望,今晚就能夠結束一切。(握著手中的地之艾爾)
帝天(人狼) (23:18:34)
目前,留下村遺的,只有符文大人……。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3:18:31)
還有一位夜梟……
斥魂[]的自言自語 (23:18:16)
......抱歉、了
冥王[]的自言自語 (23:18:00)
啊啦,這不是還有埋毒者嗎。(笑著想到了前幾日的情況)
邪恐夜皇[]的自言自語 (23:17:53)
配置爆了。
帝天(人狼) (23:17:52)
很危險的處境呢……。
斥魂[]的自言自語 (23:17:47)
然而...占卜、還是、最重要....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3:17:46)
如今的狀況看來,其中一位是埋毒。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3:17:37)
斥魂、帝天、叛神、風行,真占的灰單嗎……
斥魂[]的自言自語 (23:17:36)
那麼、危險的...是修羅,吧
帝天(人狼) (23:17:23)
也就是,小女子、風行大人、斥魂大人。
修羅[]的自言自語 (23:17:20)
中:好亢奮(躺)
斥魂[]的自言自語 (23:16:50)
....狼、咬的、都是冥王的單
            冥王 對 叛神使 占卜
帝天(人狼) (23:16:39)
冥王今日應當會先占卜叛神大人,接著就是從邪恐大人的白單中進行選擇了。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3:16:33)
最後的末狼……
叛神使[村]的自言自語 (23:16:32)
……。(把自己深深地埋在虛空之種中)
修羅[]的自言自語 (23:16:26)
中:(過於亢奮)
            風行者 夜梟 放棄行動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3:16:16)
看來,Erbluhen Emotion並不是狼。
冥王[]的自言自語 (23:16:07)
預料內的結果啊,作為占卜師,今日也只能未見過的叛神大人進行占卜了。
修羅[]的自言自語 (23:16:03)
中:快!!!乖狼寶寶!!!咬我!!!!!!!!!!!!!!
斥魂[]的自言自語 (23:16:01)
有點、心情、複雜
帝天(人狼) (23:15:57)
村民們,還有六人……。
斥魂[]的自言自語 (23:15:55)
然而...似乎被、狂占,發了...白單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3:15:51)
剩下我了嗎……?
斥魂[]的自言自語 (23:15:46)
能活到...現在、也不容易
叛神使[村]的自言自語 (23:15:46)
……。
修羅[]的自言自語 (23:15:43)
中:咬我!!!快來咬我!!!!!!!!!!!!!!!!!!!!我是真占的白單了!!咬我啊!!!!!!!!!!!!!!!!!!!!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3:15:42)
Erbluhen Emotion嗎……
            < < 日落、黑暗的夜晚來臨 > >
 綻心使 被表決處死
6 日目 ( 1 回目)
斥魂0 票投票給 1 票 → 叛神使
邪恐夜皇0 票投票給 1 票 → 綻心使
修羅0 票投票給 1 票 → 綻心使
帝天0 票投票給 1 票 → 叛神使
綻心使5 票投票給 1 票 → 叛神使
喚武使0 票投票給 1 票 → 叛神使
叛神使4 票投票給 1 票 → 綻心使
冥王0 票投票給 1 票 → 綻心使
風行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綻心使
            喚武使 對 叛神使 投票處死
            叛神使 對 綻心使 投票處死
            綻心使 對 叛神使 投票處死
            邪恐夜皇 對 綻心使 投票處死
            斥魂 對 叛神使 投票處死
            帝天 對 叛神使 投票處死
            風行者 對 綻心使 投票處死
            修羅 對 綻心使 投票處死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帝天[] (23:14:05)
邪恐大人似乎是最晚的,就連失誤的暗影大人也比邪恐大人快呢。
            冥王 對 綻心使 投票處死
冥王[] (23:13:51)
我是第一個出面的。綻心大人想質疑些甚麼呢?
綻心使[村] (23:13:10)
有人有留下第一天兩位占卜的相差時間嗎?稍微有點在意啊。
邪恐夜皇[] (23:13:06)
那看來抑或對家是狼,抑或對家包狼。
冥王[] (23:13:04)
既然都是村人,在綻心大人與叛神大人之中做出選擇吧。各位。
修羅[] (23:13:00)
兩位神官大人都說自己是普通的村人呢。
喚武使[] (23:12:59)
◆叛神使 你也是其中一灰呢?
斥魂[] (23:12:57)
叛神...會有...職業...嗎?
叛神使[村] (23:12:43)
吊灰吧。(看著◆綻心使)
帝天[] (23:12:42)
理解,那麼便是從綻心大人和叛神大人做出選擇了呢。
叛神使[村] (23:12:12)
我是村。
綻心使[村] (23:12:12)
我是村人喔~
叛神使[村] (23:12:02)
……狂占也是人頭。
斥魂[] (23:11:59)
灰單、剩餘...兩位...呢
冥王[] (23:11:59)
完全還沒被看過的兩位是否有要職? 不然隨意處置也不好。
喚武使[] (23:11:47)
……(人多就是麻煩。)
叛神使[村] (23:11:46)
◆修羅 信度太低。
叛神使[村] (23:11:34)
……不,吊灰。
綻心使[村] (23:11:34)
共假靈白占
謊黑白白白
?背貴狐?
靈占共奴白
應該是這樣才對喔?
修羅[] (23:11:25)
AP大人不把DL大人當作真正的占卜師呢?
帝天[] (23:11:25)
那麼,既然冥王再無所獲的話,今日應當先行處刑極可能是狂人大人的邪恐大人?
冥王[] (23:11:15)
剩下的灰單是綻心大人與叛神大人,以及邪恐大人的灰單們。(笑吟吟的看著)
邪恐夜皇[] (23:11:12)
還有EE和AP兩灰,今晚我會再占一人。
斥魂[] (23:11:09)
◆叛神使 嗯...?
叛神使[村] (23:11:05)
……灰單很多,先留著狂占。
喚武使[] (23:11:00)
嗯?是三人。
叛神使[村] (23:10:47)
還有我。
叛神使[村] (23:10:44)
◆斥魂、◆綻心使、◆風行者、◆帝天……
冥王[] (23:10:34)
◆修羅 不必客氣,看到修羅是同伴真是太好了。 
喚武使[] (23:10:31)
餘下的灰單一共有兩人。
斥魂[] (23:10:30)
總之、謝謝...了?(看著挑染半魔族
風行者[] (23:10:27)
如果沒有算錯的話就是了呢?
帝天[] (23:10:18)
是的,應當已經是末狼了。
冥王[] (23:10:10)
各位大人早上好。 自從第一夜就再無對策了呢。
叛神使[村] (23:10:04)
嗯。
修羅[] (23:10:04)
◆冥王 冥王,謝謝你的白單,小女子感激不盡的收下了! 
斥魂[] (23:10:01)
被...給了、白單...阿
綻心使[村] (23:09:56)
嗯……(掰著手指)這樣一算下來的話應該是末狼吧。
帝天[] (23:09:49)
各位大人日安。(恭手)
喚武使[] (23:09:48)
……早上好。
邪恐夜皇[] (23:09:39)
小刀占卜。
d1 BH 村
d2 WS 村
d3 LP 狼
d4 SD 村
d5 LW 村
修羅[] (23:09:34)
各位大人早上好!
斥魂[] (23:09:32)
早上...好
風行者[] (23:09:28)
早上好。
冥王[] (23:09:26)

占CO
銀大人說要讓我自力更生。(笑)
真的是占卜師唷─
D2 熾焰緋皇 村
D3 狂噬者 村
D4 領主騎士 村
D5 符文殺手 村
D6 修羅 村
            < < 早晨來臨 6 日目的早上開始 > >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狂靈者 的遺言
村CO
這次也是個沒有用的村人啊,不過能多睡一點倒是不錯。

村民3 人狼4 占卜師1 靈能者1 狂人1 獵人1 共有者2 妖狐1 背德1 埋毒者1 說謊狂1 夜梟1 貴族1 奴隸1
符文殺手 的遺言
普通村人~你們加油啦。
 符文殺手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帝天 人狼對 符文殺手 為鎖定目標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帝天(人狼) (23:08:13)
希望邪恐大人能跟隨冥王的單,這樣便能減緩灰單減少的速度呢。
            冥王 對 修羅 占卜
冥王[]的自言自語 (23:07:51)
不行,還是得好好慎重考慮啊。
帝天(人狼) (23:07:50)
明日冥王和邪恐大人會再各自給出一張白單。
綻心使[村]的自言自語 (23:07:36)
◆邪恐夜皇 早上單數人數,咒了會少一吊。
你說這句是不是暴露了自己的立場啊?是真占的話應該知道對方不會死啊。
叛神使[村]的自言自語 (23:07:31)
……還差一個。
帝天(人狼) (23:07:29)
灰單剩餘,斥魂大人、修羅、綻心大人、叛神大人。
邪恐夜皇[]的自言自語 (23:07:25)
讓真占再找一狼就結束了。
冥王[]的自言自語 (23:07:22)
那麼去找找另外一位銀大人吧?
            斥魂 對 冥王 進行護衛
冥王[]的自言自語 (23:07:09)
運氣似乎被銀大人帶走了,不管怎麼呼喚都不想出來啊。(嘆氣)
斥魂[]的自言自語 (23:07:07)
狼群、似乎也...混亂
修羅[]的自言自語 (23:07:05)
(撥弄著地之艾爾)
斥魂[]的自言自語 (23:07:00)
...這村、著實、複雜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3:06:58)
狂占尚存的白單,風行、帝天……兩方都還活著嗎……
修羅[]的自言自語 (23:06:52)
中:我剛剛大概把夜梟的破曉死亡還有無效化看到同一行了吧(分析
斥魂[]的自言自語 (23:06:49)
萬一昨晚,夜梟為新人...其實無動作、那麼、狂靈就為、冤枉...?
帝天(人狼) (23:06:46)
那麼得從冥王給予白單的對象開始下手了。
綻心使[村]的自言自語 (23:06:37)
嗯~目前兩位占的信度差不多,要看看有誰踩有職雷了?
帝天(人狼) (23:06:24)
目前尚未出現村遺(看著記錄),襲擊冥王是不妥的。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3:06:20)
無謊出面的狀況下,邪恐必為狂占……
叛神使[村]的自言自語 (23:06:17)
(放鬆地向後倒下,埋在那堆虛空之種中)
修羅[]的自言自語 (23:06:16)
中:算惹反正吊上去噴一人我也開心喔~(嚴重的邪惡混亂化)
冥王[]的自言自語 (23:06:06)
今天剩下四張灰單,該怎麼選擇好呢?
斥魂[]的自言自語 (23:05:57)
狂靈...是狼嗎,夜梟...又是、誰
帝天(人狼) (23:05:50)
生存者尚餘十人,會是場苦戰呢,加油啊帝天。(拍了拍自己的臉頰)
邪恐夜皇[]的自言自語 (23:05:45)
然而沒有提升信度。(蹙眉)
斥魂[]的自言自語 (23:05:44)
至少、兩狼...離開了,聖殿、與暗影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3:05:30)
雙方共同的灰單,一共有三人。
            風行者 夜梟 放棄行動
叛神使[村]的自言自語 (23:05:25)
一個。
叛神使[村]的自言自語 (23:05:22)
……。
帝天(人狼) (23:05:16)
邪恐大人……,替小女子發了一張白單,暫時還能再隱藏一會。
符文殺手[村]的自言自語 (23:05:11)
人變少了,不知道獵還在不在。
邪恐夜皇[]的自言自語 (23:05:02)
特攻了。
修羅[]的自言自語 (23:05:01)
中:不,是我到底哪裡出了問題。(五體投地式)
冥王[]的自言自語 (23:05:01)
中:夜梟真的沒咒沒CO那就是場後一樣檢討。
帝天(人狼) (23:04:35)
那麼今日便是,剩下小女子一人了呢……。
修羅[]的自言自語 (23:04:31)
中:我的閱讀能力到底哪裡出了問題。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3:04:30)
……一狼。
            < < 日落、黑暗的夜晚來臨 > >
 狂靈者 被表決處死
5 日目 ( 1 回目)
斥魂0 票投票給 1 票 → 狂靈者
邪恐夜皇1 票投票給 1 票 → 狂靈者
狂靈者10 票投票給 1 票 → 邪恐夜皇
符文殺手0 票投票給 1 票 → 狂靈者
修羅0 票投票給 1 票 → 狂靈者
帝天0 票投票給 1 票 → 狂靈者
綻心使0 票投票給 1 票 → 狂靈者
喚武使0 票投票給 1 票 → 狂靈者
叛神使0 票投票給 1 票 → 狂靈者
冥王0 票投票給 1 票 → 狂靈者
風行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狂靈者
            綻心使 對 狂靈者 投票處死
            狂靈者 對 邪恐夜皇 投票處死
            喚武使 對 狂靈者 投票處死
            邪恐夜皇 對 狂靈者 投票處死
            斥魂 對 狂靈者 投票處死
            叛神使 對 狂靈者 投票處死
            冥王 對 狂靈者 投票處死
            符文殺手 對 狂靈者 投票處死
            風行者 對 狂靈者 投票處死
            帝天 對 狂靈者 投票處死
            修羅 對 狂靈者 投票處死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喚武使[] (23:03:31)
……真是難看的掙扎。
斥魂[] (23:03:29)
夜梟...應該不會主動、說明?
冥王[] (23:03:21)
夜梟大人的認證收下了,辛苦了。 小女子也會加把勁找到狼人的!
狂靈者[] (23:03:18)
我早說過好幾次我是村了,那個夜梟你出來講清楚。
邪恐夜皇[] (23:03:09)
才不是特攻。(加重語氣)
狂靈者[] (23:03:02)
不知道夜梟有沒有行動的情況下,你們這樣斷定好嗎?
綻心使[村] (23:02:57)
小邪恐,特攻到主子啊~
叛神使[村] (23:02:56)
……不出來,當咒了。
帝天[] (23:02:51)
倘若狂靈大人是村民的話,那麼夜梟大人應當會出面說明才對。
修羅[] (23:02:39)
那LP大人就是狼了,DL大人居然還特攻到了真正的主子?
綻心使[村] (23:02:39)
夜梟並沒有要出來說明沒有咒下去的原因,那就是確實咒了沒有死呢,小狂靈。
冥王[] (23:02:25)
中:還有天國的人知道。
冥王[] (23:02:09)
中:不會有顯示,只有他自己知道有沒有咒。
修羅[] (23:01:55)
啊,小女子居然又看錯了!
叛神使[村] (23:01:51)
(……真是不幸。)
綻心使[村] (23:01:46)
貴族大人真有力的說辭啊~(燦笑)
狂靈者[] (23:01:42)
中:夜梟行動會有顯示嗎,我沒看到(認真)
叛神使[村] (23:01:36)
……狂人特攻嗎。
冥王[] (23:01:11)
聖殿大人場後得接受嚴厲的說教呢,您這樣同伴們會很辛苦的喔。
斥魂[] (23:01:09)
靈擺、這麼告知的...
喚武使[] (23:01:07)
所以古代人必定為非人。(瞇眼)
帝天[] (23:01:04)
◆修羅 修羅,詛咒應當是對動物們無效才對?
叛神使[村] (23:00:57)
◆修羅 ……咒非人,才會活著。
喚武使[] (23:00:55)
夜梟 但若對方是人狼或妖狐時,您的詛咒會被抵抗而無效化。
狂靈者[] (23:00:51)
(翻了個白眼)
邪恐夜皇[] (23:00:50)
那狂靈是狼就對了。
斥魂[] (23:00:49)
可以詛咒對象,當對象是人(包含狂人、子狐、背德、小企鵝)的時候將會死亡,對象是動物(狼、狐)時則不會死。
綻心使[村] (23:00:47)
不,等等,夜梟是咒動物不會死。咒村人才會死的。
風行者[] (23:00:44)
詛咒是對動物無效吧?
符文殺手[村] (23:00:26)
所以狂靈是村了?
帝天[] (23:00:25)
聖殿大人,做事必須說到做到的,虎頭蛇尾是十分不可取的行為,就算您是襲擊者也不能如此。
綻心使[村] (23:00:20)
如果夜梟沒有特別原因沒有咒下去的話,那小狂靈就是狼了啊~
修羅[] (22:59:58)
畢竟夜梟咒詛村民是不會有反應的!
符文殺手[村] (22:59:57)
共滅了阿。
斥魂[] (22:59:56)
古代人...沒有、被夜梟、殺死嗎...
叛神使[村] (22:59:40)
……剩兩個。
冥王[] (22:59:38)
夜梟大人看來確實動作了,雖然不是我親眼見到,不過應該不是人類?
符文殺手[村] (22:59:35)
早上好。
修羅[] (22:59:29)
還有,確定TT大人為狼了。(看著遺書)
喚武使[] (22:59:28)
這麼說來,昨日提到的夜梟咒殺……看來是失敗了?
斥魂[] (22:59:24)
自己...跳出來的、狼嗎?
叛神使[村] (22:59:23)
◆狂靈者 ……還活著。
帝天[] (22:59:23)
狂靈大人還在呢?那麼便是,狼匹?
風行者[] (22:59:20)
共滅了呢。
綻心使[村] (22:59:10)
小聖殿確定是狼呢,貼了靈單又留村遺。
喚武使[] (22:59:09)
……共滅嗎。
修羅[] (22:59:05)
領主大人是共有者呢,共滅了。
狂靈者[] (22:58:57)
...所以我說你的靈單呢。
斥魂[] (22:58:55)
早上...好、共滅?
叛神使[村] (22:58:53)
……賣狼?
風行者[] (22:58:48)
早上好。
邪恐夜皇[] (22:58:47)
小刀占卜。
d1 BH 村
d2 WS 村
d3 LP 狼
d4 SD 村
冥王[] (22:58:45)

占CO
銀大人說要讓我自力更生。(笑)
真的是占卜師唷─
D2 熾焰緋皇 村
D3 狂噬者 村
D4 領主騎士 村
D5 符文殺手 村
            < < 早晨來臨 5 日目的早上開始 > >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聖殿禁衛軍 的遺言
村CO。今天不搞實驗了,玩煉金術。
領主騎士 的遺言
今天成為了共有者,真的很開心,但是晚上只有我一個人說話而已
這個嗎……總之看到這遺書就是共滅了………
果然只能跟公文待在一起嗎?
 領主騎士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狂靈者 人狼對 領主騎士 為鎖定目標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狂靈者(人狼) (22:57:15)
我TM要怎樣才能這麼雖。
領主騎士(共有者) (22:57:14)
恩……感覺有些孤單呢
狂靈者(人狼) (22:56:57)
狐狸第一天被註,夥伴沒搶到被吊,狂人被認出來,老子想咬神官被奴擋,咬了玲然後夥伴傻逼的跳靈被吊。
邪恐夜皇[]的自言自語 (22:56:53)
(輕笑)
領主騎士(共有者) (22:56:51)
繼續吃晚餐好了,剛剛還沒吃完
邪恐夜皇[]的自言自語 (22:56:47)
12—(10)—>8—>6—>4
冥王[]的自言自語 (22:56:33)
我喜歡中間。 不過狼同時也再消滅我的白單。 看明天的結果如何吧。
領主騎士(共有者) (22:56:22)
雖然說是共有,但……感覺更像村人啊
            斥魂 對 冥王 進行護衛
邪恐夜皇[]的自言自語 (22:56:12)
咒了少一吊更好。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2:56:06)
……也只能靜待隔日的結果了。(閉眼)
帝天(人狼) (22:55:57)
是的,如果那樣的話,尚有轉圜的餘地。
斥魂[]的自言自語 (22:55:56)
中:(棄療
修羅[]的自言自語 (22:55:54)
那麼,今晚還是一樣的祈禱!請快來咬小女子吧!(雙手合十)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2:55:44)
……就如無盡所說的一樣。
帝天(人狼) (22:55:36)
只是無法確認獵人是否還在……,十分冒險呢。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2:55:35)
……狂靈若是今夜成功被咒殺,那麼那個半魔必定為狂占……(瞇眼)
            風行者 夜梟對 狂靈者 進行詛咒
            冥王 對 符文殺手 占卜
狂靈者(人狼) (22:55:29)
獵人估計還在場上吧,如果老子運氣好咬到夜梟就好了。
斥魂[]的自言自語 (22:55:24)
中:所以...冥王算不算占白單阿雖然第一天出的那傢伙是假的
領主騎士(共有者) (22:55:21)
看來無盡應該就是真謊了
帝天(人狼) (22:55:12)
不,要襲擊占卜師的話,應當襲擊冥王才是,畢竟邪恐大人已經被指為狂人了。
狂靈者(人狼) (22:55:02)
早叫你不要出面了,而且老子又咬靈,啊啊啊一個個幹什麼!!!(抱頭)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2:54:58)
那麼剩下的……至少還有兩狼嗎?
領主騎士(共有者) (22:54:53)
TT是假靈
斥魂[]的自言自語 (22:54:51)
對吧?
斥魂[]的自言自語 (22:54:46)
夜梟,今晚會行動...
修羅[]的自言自語 (22:54:46)
嗯。。。小女子在想什麼呢,這樣是沒辦法將話語傳遞給LP大人的啊。(搔搔頭)
冥王[]的自言自語 (22:54:39)
剩下四吊。 灰單還有這麼多啊。 棘手了。
邪恐夜皇[]的自言自語 (22:54:38)
這不就顯狂了!(扶額)
帝天(人狼) (22:54:38)
也不能確認獵人是否還在場上……。
風行者[]的自言自語 (22:54:38)
不對不對,詛咒人是不好的事呢!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2:54:36)
無法村騙的情況下,夜死的靈能……無論如何必定為村側。
叛神使[村]的自言自語 (22:54:25)
◆綻心使 ……。(有點不太相信的感覺)
狂靈者(人狼) (22:54:25)
所以我可以咬那個曼陀羅草嗎?可以嗎?嗯?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2:54:14)
……那麼,聖殿必定為狼了。
綻心使[村]的自言自語 (22:54:11)
狼會不會中計呢?以為我是夜梟甚麼的。(笑瞇瞇)
冥王[]的自言自語 (22:54:09)
今夜由小女子自己來,那麼得好好的算上吊數與人數了。
修羅[]的自言自語 (22:54:08)
夜梟大人咒詛村民是不會有事情的,LP大人其實不用多擔心的喔~?(喊
風行者[]的自言自語 (22:54:08)
今天終於能派上用場了呢。(稍微有點興奮)
斥魂[]的自言自語 (22:54:06)
中:夜梟...差點打不出字救命
叛神使[村]的自言自語 (22:54:02)
還不要緊。
狂靈者(人狼) (22:53:54)
中:這是語C不要緊張,LP很怒但中之笑得很開心
邪恐夜皇[]的自言自語 (22:53:52)
啊,笨。(皺眉)
叛神使[村]的自言自語 (22:53:51)
……剩兩狼。
符文殺手[村]的自言自語 (22:53:51)
所以現在少一狼。
帝天(人狼) (22:53:50)
這下……,棘手了呢,狂靈大人還是被狂人特攻……。
叛神使[村]的自言自語 (22:53:43)
13>11>9>7>5>3
斥魂[]的自言自語 (22:53:43)
失去...靈能、有點...傷
冥王[]的自言自語 (22:53:33)
中之:語C混亂跟占單看錯格,總之我場後必檢討。
狂靈者(人狼) (22:53:28)
你個王八蛋。
            < < 日落、黑暗的夜晚來臨 > >
 聖殿禁衛軍 被表決處死
4 日目 ( 1 回目)
聖殿禁衛軍12 票投票給 1 票 → 冥王
斥魂0 票投票給 1 票 → 聖殿禁衛軍
邪恐夜皇0 票投票給 1 票 → 聖殿禁衛軍
狂靈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聖殿禁衛軍
符文殺手0 票投票給 1 票 → 聖殿禁衛軍
修羅0 票投票給 1 票 → 聖殿禁衛軍
帝天0 票投票給 1 票 → 聖殿禁衛軍
綻心使0 票投票給 1 票 → 聖殿禁衛軍
喚武使0 票投票給 1 票 → 聖殿禁衛軍
叛神使0 票投票給 1 票 → 聖殿禁衛軍
冥王1 票投票給 1 票 → 聖殿禁衛軍
領主騎士0 票投票給 1 票 → 聖殿禁衛軍
風行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聖殿禁衛軍
            綻心使 對 聖殿禁衛軍 投票處死
            聖殿禁衛軍 對 冥王 投票處死
            邪恐夜皇 對 聖殿禁衛軍 投票處死
            斥魂 對 聖殿禁衛軍 投票處死
            修羅 對 聖殿禁衛軍 投票處死
            喚武使 對 聖殿禁衛軍 投票處死
            領主騎士 對 聖殿禁衛軍 投票處死
            帝天 對 聖殿禁衛軍 投票處死
            狂靈者 對 聖殿禁衛軍 投票處死
            冥王 對 聖殿禁衛軍 投票處死
            風行者 對 聖殿禁衛軍 投票處死
            叛神使 對 聖殿禁衛軍 投票處死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叛神使[村] (22:52:18)
狂靈者……在害怕?
邪恐夜皇[] (22:52:13)
早上單數人數,咒了會少一吊。
喚武使[] (22:52:09)
……看來夜梟派上了用場呢?
帝天[] (22:52:09)
總之,今日得先處刑聖殿大人了呢,狂靈大人的話,就麻煩夜梟大人了?
狂靈者[] (22:52:01)
...我靠,別這樣玩我好嗎?我早說我是村了,咒個毛線。
綻心使[村] (22:51:54)
過了今晚小狂靈死了的話,那就能確認狂占了。
叛神使[村] (22:51:50)
夜梟去咒。
冥王[] (22:51:50)
夜梟咒狂靈吧,雖然小女子沒見過的人倒不想這麼做。
領主騎士[] (22:51:31)
看來狼那邊也亂了陣腳呢
綻心使[村] (22:51:18)
對了,那麼今天夜梟要咒小狂靈?(看)
修羅[] (22:51:16)
先吊吧...
冥王[] (22:51:11)
想挑戰夜死靈的靈能,只好送上去請求指教了。
狂靈者[] (22:51:07)
我說哈梅爾的炸彈小子,如果你真的是狼靈,那你真的沒必要出來。(挑眉)
叛神使[村] (22:51:02)
(但是最好還是R。)
叛神使[村] (22:50:51)
……就算不R也要讓夜梟來。
            符文殺手 對 聖殿禁衛軍 投票處死
帝天[] (22:50:40)
夜死的靈能,目前的情況不太可能是狂人呢……,聖殿大人,抱歉了。
喚武使[] (22:50:31)
除了狼以外,沒有其他可能性。
聖殿禁衛軍[] (22:50:30)
哼,要R也是你們的選擇。
叛神使[村] (22:50:29)
……自曝其短。
風行者[] (22:50:26)
可疑度很高呢。
喚武使[] (22:50:19)
占卜其中之一為狂人的狀況下,想必其中一靈必為狼吧?更何況首日就已經註冊……(瞇眼)
綻心使[村] (22:50:18)
我也同意R靈呢。背德一早拖死了,場上只會是真狂狼,不會有狂靈。
符文殺手[村] (22:50:08)
要R靈了?
修羅[] (22:49:52)
雖然對TT大人非常不好意思,但這真是......
邪恐夜皇[] (22:49:40)
TT,DE夜死的。狼自己跑出來了?(冷笑)
叛神使[村] (22:49:33)
……建議R靈。
喚武使[] (22:49:33)
……真是混亂的局面。
冥王[] (22:49:32)
狂噬先生是夜死的喔,聖殿先生。
風行者[] (22:49:30)
出現靈PK了呢。
帝天[] (22:49:29)
聖殿大人?狂噬大人是夜死的喔?
斥魂[] (22:49:27)
嗯...?夜死、靈能...不是、必為真嗎
叛神使[村] (22:49:22)
而且,靈是夜死。
領主騎士[] (22:49:17)
第二個靈能出現了呢
修羅[] (22:49:14)
對夜死的靈的進行PK?
叛神使[村] (22:49:07)
……是狼的話,沒必要出來。
狂靈者[] (22:49:06)
嗯?這什麼,另類靈PK?
綻心使[村] (22:49:03)
啊,說完就出來了啊。
修羅[] (22:49:01)
啊?(愣住)
喚武使[] (22:49:00)
靈PK嗎……?
修羅[] (22:48:55)
這樣無盡大人的犧牲。。。。(握拳)
斥魂[] (22:48:55)
而且.....冥王、出的...是假占的半魔族,第一天,的單子
帝天[] (22:48:46)
邪恐大人是,看著被指為村人了,打算出黑單作為挽回信度的手段嗎?
冥王[] (22:48:44)
對家的黑單難以信任呢。
綻心使[村] (22:48:41)
還有沒有靈能要出來?
聖殿禁衛軍[] (22:48:36)
靈CO
嗯,沒想到昨天的自走迫擊砲能派上用場。
D1 偵測系統失靈
D2 暗影執事 狼
D3 無盡之刃 狼
叛神使[村] (22:48:35)
……艾索德,是人的可能性大。
修羅[] (22:48:33)
DL大人,這時候還出了黑單。。。?
狂靈者[] (22:48:31)
喂喂,你都顯假了還想找個人陪你死是嗎。
斥魂[] (22:48:30)
怎麼、辦.....這樣、謊的真假、難以辨別...
領主騎士[] (22:48:24)
黑單出現了啊
符文殺手[村] (22:48:17)
這不太妙阿。
冥王[] (22:48:15)
狂噬先生,小女子並不是故意的。 辛苦您了。(朝對方的方向敬禮)
狂靈者[] (22:48:09)
村CO
雖然是個沒有用的村人啊,不過能多睡一點倒是不錯。
綻心使[村] (22:48:08)
啊,靈能,辛苦了。
風行者[] (22:48:07)
出現黑單了呢。
修羅[] (22:48:04)
DE大人!!!(忍不住驚叫出聲)
邪恐夜皇[] (22:48:00)
找出黑了。
領主騎士[] (22:48:00)
哇…這是靈遺嗎……
帝天[] (22:47:55)
這次是,靈能者大人嗎……。
聖殿禁衛軍[] (22:47:54)
哦,有黑單?
叛神使[村] (22:47:52)
……你們……
喚武使[] (22:47:52)
……靈遺?
符文殺手[村] (22:47:52)
咬靈了?
斥魂[] (22:47:48)
阿.....靈能、逝去了...
修羅[] (22:47:43)
啊,靈能!
風行者[] (22:47:38)
早上好啊。
叛神使[村] (22:47:36)
……。
冥王[] (22:47:35)
占CO
銀大人說要讓我自力更生。(笑)
真的是占卜師唷─(查看寫好的符咒結果)
D2 熾焰緋皇 村
D3 狂噬者 村
D4 領主騎士 村
邪恐夜皇[] (22:47:34)
小刀占卜。
d1 BH 村
d2 WS 村
d3 LP 狼
            < < 早晨來臨 4 日目的早上開始 > >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狂噬者 的遺言
讓我看看,你是什——麼呢?

D1 迪納摩,準備幹活囉。
D2 執事先生是狼。(……還真的是狼啊你?)
D3 IS是——

我說你們一個二個都在給我插旗子,我今晚被咬死的帳就算你們頭上。
無盡之刃 的遺言
謊CO啦
說謊狂不就跟即興表演一樣嗎,模仿了那搓藍毛就是邪恐夜皇啦。
入村啦,就是狂人了啊。
 狂噬者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冥王 對 領主騎士 占卜
            狂靈者 人狼對 狂噬者 為鎖定目標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斥魂 對 冥王 進行護衛
帝天(人狼) (22:46:32)
靈能者大人未必會出面的,靈單記錄尚且保留著吧,聖殿大人。
聖殿禁衛軍(人狼) (22:46:26)
只是真占出來的話,我們被占了也逃不掉。
冥王[]的自言自語 (22:46:21)
吾明日要休息,可不再幫汝了。
領主騎士(共有者) (22:46:16)
就看他是不是真的在「說謊」
斥魂[]的自言自語 (22:46:10)
喚武......抱歉、了
冥王[]的自言自語 (22:46:07)
就選小騎士吧。(以指彈表)
聖殿禁衛軍(人狼) (22:46:05)
……不,不犯險。總之我偽裝村人。
狂靈者(人狼) (22:45:54)
...唉,我知道了,紙片是吧。(瞇眼)
狂靈者(人狼) (22:45:36)
你們心臟夠大顆偽裝成夜梟也是可以。
帝天(人狼) (22:45:34)
小女子認為襲擊狂噬大人較好。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2:45:32)
……情感,不過是毫無意義的東西,不需要那樣的……只要好好觀察到最後的結果……(疲憊地閉上雙眼)
聖殿禁衛軍(人狼) (22:45:31)
畢竟後出面的,容易遭到懷疑。這人數被多R也是損失。
符文殺手[村]的自言自語 (22:45:13)
如果無盡說的是真的...明天吊了狂,村勝機率很大。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2:45:08)
(揚手,一個淡藍的光環包覆在被處刑者身上。)
狂靈者(人狼) (22:45:07)
我今天會咬白單,紙片和用腿的精靈,哪個?
聖殿禁衛軍(人狼) (22:45:05)
真靈出面的話,我們恐怕之後都得偽裝村人。
領主騎士(共有者) (22:45:02)
不過我姑且就相信無盡是真謊看看
叛神使[村]的自言自語 (22:44:58)
……艾索德……
斥魂[]的自言自語 (22:44:57)
護...占卜?(晃晃鐘擺,看著最後指針偏向的位置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2:44:53)
……不過對於村側來說,是件好事,省去了一單。(垂眼)
聖殿禁衛軍(人狼) (22:44:49)
情況十分不利啊……
冥王[]的自言自語 (22:44:43)
中間的位置以及最末排毫無動靜,可得有敵方藏匿於中?(細長的指甲戳著表)
帝天(人狼) (22:44:42)
……,很遺憾,似乎只能如此了。
叛神使[村]的自言自語 (22:44:38)
……到底在做什麼……
叛神使[村]的自言自語 (22:44:32)
……我……
領主騎士(共有者) (22:44:29)
看來我應該排個休息時間才對,眼睛似乎很……不妙啊(扶額
狂靈者(人狼) (22:44:25)
你們要出無盡黑的話,出現靈PK你們自己也會被R上去就是了。
聖殿禁衛軍(人狼) (22:44:24)
那麼該犧牲狂人囉?
邪恐夜皇[]的自言自語 (22:44:15)
明天出黑。(大力蓋上筆記)
叛神使[村]的自言自語 (22:44:11)
(要是入狼,根本不用出來。是人的話……那也沒必要去矇騙。)
帝天(人狼) (22:44:08)
不,小女子認為主動出面是有危險的,畢竟被真的靈能者大人指證的話,會由我們先上去。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2:44:04)
失去奴隸的現在,只要狼選擇襲擊的話……
斥魂[]的自言自語 (22:43:59)
必白、為喚武...占卜、信度稍微高的為、冥王...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2:43:52)
迪納摩,幹活。
狂靈者(人狼) (22:43:49)
我覺得明天不用出,但如果真靈出面了你們就跟上。
聖殿禁衛軍(人狼) (22:43:49)
嗯,我認為有必要。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2:43:48)
……唉,好啦。
冥王[]的自言自語 (22:43:35)
確認為友方。 貴族跟奴隸都出面了,吾可以省去此番功夫了。(將放出的靈氣收回)
帝天(人狼) (22:43:34)
那麼,是否應記下無盡大人的身分為狼的靈能記錄呢?
叛神使[村]的自言自語 (22:43:30)
(……應該真的是人。)
斥魂[]的自言自語 (22:43:28)
......今晚、該怎麼做
狂靈者(人狼) (22:43:27)
我覺得明天應該會有人被揪出來,你們做好心理準備。
            風行者 夜梟 放棄行動
聖殿禁衛軍(人狼) (22:43:26)
……這時該出個靈,保狂人?
領主騎士(共有者) (22:43:22)
喔不我昨天說錯了,是占卜我比較相信冥王才對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2:43:20)
……
綻心使[村]的自言自語 (22:43:17)
辛苦了,無盡,你的犧牲一定不會白費的!
修羅[]的自言自語 (22:43:15)
嗯!這樣最好!狼兒快點來咬小女子吧!(挺胸)
叛神使[村]的自言自語 (22:43:11)
(……不是。)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2:43:05)
我說你們一個二個都在給我插旗子,我今晚被咬死的話帳就算你們頭上。
帝天(人狼) (22:43:03)
繼暗影大人,狂人大人也被發現了呢……。
邪恐夜皇[]的自言自語 (22:43:01)
……嘖。
修羅[]的自言自語 (22:42:56)
好像過於順利了呢?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2:42:56)
……無盡。
狂靈者(人狼) (22:42:56)
(抱頭蹲著)
            < < 日落、黑暗的夜晚來臨 > >
 無盡之刃 被表決處死
3 日目 ( 1 回目)
聖殿禁衛軍0 票投票給 1 票 → 無盡之刃
斥魂0 票投票給 1 票 → 無盡之刃
邪恐夜皇1 票投票給 1 票 → 無盡之刃
無盡之刃14 票投票給 1 票 → 邪恐夜皇
狂靈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無盡之刃
符文殺手0 票投票給 1 票 → 無盡之刃
修羅0 票投票給 1 票 → 無盡之刃
帝天0 票投票給 1 票 → 無盡之刃
綻心使0 票投票給 1 票 → 無盡之刃
喚武使0 票投票給 1 票 → 無盡之刃
叛神使0 票投票給 1 票 → 無盡之刃
狂噬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無盡之刃
冥王0 票投票給 1 票 → 無盡之刃
領主騎士0 票投票給 1 票 → 無盡之刃
風行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無盡之刃
            無盡之刃 對 邪恐夜皇 投票處死
            綻心使 對 無盡之刃 投票處死
            斥魂 對 無盡之刃 投票處死
            邪恐夜皇 對 無盡之刃 投票處死
            冥王 對 無盡之刃 投票處死
            領主騎士 對 無盡之刃 投票處死
            風行者 對 無盡之刃 投票處死
            帝天 對 無盡之刃 投票處死
            叛神使 對 無盡之刃 投票處死
            狂靈者 對 無盡之刃 投票處死
            喚武使 對 無盡之刃 投票處死
            修羅 對 無盡之刃 投票處死
            狂噬者 對 無盡之刃 投票處死
            聖殿禁衛軍 對 無盡之刃 投票處死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斥魂[] (22:41:20)
◆喚武使 為...必白,不是嗎?
喚武使[] (22:41:17)
那麼,就只能等待明日靈能的結果了。
無盡之刃[村] (22:41:06)
真占,也是阿。
            符文殺手 對 無盡之刃 投票處死
綻心使[村] (22:41:02)
嗯~神官大人的確很有貴族的範兒。(笑看)
斥魂[] (22:41:01)
靈能...今晚、躲好....
叛神使[村] (22:40:59)
(但是到底誰真、誰狂,還是不能確定。)
喚武使[] (22:40:58)
◆斥魂 ……不過是毫無意義的……(低語)
領主騎士[] (22:40:57)
也沒有謊PK
帝天[] (22:40:56)
也有可能真的說謊狂大人選到占卜師大人而選擇隱藏了呢。
邪恐夜皇[] (22:40:55)
◆無盡之刃 才不讓你拔。(挑眉)
無盡之刃[村] (22:40:54)
靈能給我好好幹阿,獵人眼睛放大一點。
綻心使[村] (22:40:48)
先吊謊,靈驗到是甚麼也不用先出來吧?
狂靈者[] (22:40:45)
只能說不無可能,貴族指吊?
斥魂[] (22:40:44)
◆喚武使 貴族、很...適合、你
叛神使[村] (22:40:42)
(如果艾索德是人,那只能證明場上的配置是真狂。)
無盡之刃[村] (22:40:40)
測吧測吧,記得吊那搓藍毛,不然我死不瞑目,之類的。
冥王[] (22:40:40)
雖然很抱歉但是吊驗查看? 大家的討論是這樣的話。就委屈無盡大人了呢。
符文殺手[村] (22:40:37)
我覺得吊個謊可以保障一點。
聖殿禁衛軍[] (22:40:35)
就吊謊吧。
修羅[] (22:40:34)
雖然DL大人的確是一搓藍毛沒錯!但今天還是吊驗IS大人吧!
喚武使[] (22:40:34)
◆領主騎士 以防有人遺漏,因此再度聲明罷了。
聖殿禁衛軍[] (22:40:22)
是啊,也有謊入狼指假占的戰術……嗯,很可疑。
喚武使[] (22:40:16)
如果就如無盡所言,那麼剛才那位半魔就是人狼了。
無盡之刃[村] (22:40:11)
◆邪恐夜皇 都你,還要我被吊,我現在好想拔你藍毛阿(翻白眼)
狂噬者[] (22:40:11)
那不然,先吊謊?(側著頭)反正都出來了。
斥魂[] (22:40:05)
吊驗...靈能、證明不為狼的話......就是、沒說謊,對吧
狂靈者[] (22:40:03)
我覺得可以先吊謊,反正狂人放在那也不會分裂增生。
邪恐夜皇[] (22:40:02)
真可笑。
領主騎士[] (22:39:58)
◆喚武使 呃……也是啦,只是難得看到喚武哥那麼激動
叛神使[村] (22:39:54)
(◆暗影執事 可能是狼。)
聖殿禁衛軍[] (22:39:53)
因為很愛說謊呢?
邪恐夜皇[] (22:39:47)
倒不如說你摸到對家進狼了就出來說我是假占?(冷笑)
叛神使[村] (22:39:44)
……如果場上的是狂、真,那就代表……
喚武使[] (22:39:41)
……雖然不想這麼做,不過吊謊似乎比較保險?
修羅[] (22:39:41)
現在沒有了銀大人的同夥,靈能者應該可以適時出面了?所以吊驗?
綻心使[村] (22:39:37)
雖然目前沒有PK,不過小邪恐還是有那麼一點點機率是真占啦,現在吊他不太好喔。
帝天[] (22:39:30)
以防萬一的話,無盡大人確實也得先處刑呢,不過該先處刑無盡大人還是身為狂人的邪恐大人呢。
冥王[] (22:39:14)
◆無盡之刃 不滿意的話還有其他獎勵唷。(舉起手指湊近唇邊)
無盡之刃[村] (22:39:06)
一搓藍毛你就是狂人啦,不然咧。
狂靈者[] (22:38:55)
估計也只能吊驗了,不過明天靈能就要出面給單?
狂噬者[] (22:38:52)
那,先吊謊還是DL?
邪恐夜皇[] (22:38:49)
還有不要用一搓藍毛形容我。
冥王[] (22:38:44)
有其他說謊狂的話歡迎指證。
無盡之刃[村] (22:38:38)
◆冥王 (起雞皮疙瘩)說話就說話別摸我的頭!反正接下來你就好辦事情了啦(退後)
叛神使[村] (22:38:33)
……謊,要吊驗嗎?
領主騎士[] (22:38:28)
無盡是說謊狂啊(看著
喚武使[] (22:38:28)
◆領主騎士 ……只是陳述事實而已。
狂噬者[] (22:38:25)
◆無盡之刃 看來你變村人了啊。(側起頭)
邪恐夜皇[] (22:38:14)
IS你說什麼?說我是狂人?(挑眉)
斥魂[] (22:38:13)
挑染的半魔族是狂的意思...?(望著謊CO的無盡
修羅[] (22:38:12)
還會有其他說謊狂嗎?
聖殿禁衛軍[] (22:38:11)
看來找出真占了。
帝天[] (22:38:09)
說謊狂大人是無盡大人呢?那麼,邪恐大人的身分是,狂人?
叛神使[村] (22:38:05)
◆狂靈者 ……(有點想笑的衝動)
冥王[] (22:37:56)
◆無盡之刃 感謝幫忙,不過沒有來找小女子真是可惜啊。(摸摸對方的頭)
領主騎士[] (22:37:52)
等等,喚武哥冷靜啊!
風行者[] (22:37:45)
中:沒錯喔?
綻心使[村] (22:37:45)
謊也證狂了啊。有PK嗎?(環視)
修羅[] (22:37:45)
啊,無盡大人是說謊狂?摸了DL大人嗎?
狂靈者[] (22:37:41)
原來藍頭髮的神官是貴啊...嗜好特殊?(笑)
叛神使[村] (22:37:38)
……謊,吊驗嗎?
符文殺手[村] (22:37:29)
是擋咬了?
狂噬者[] (22:37:28)
——不過沒想到是這樣的人選呢?(咧嘴笑)這系統還蠻有意思的。
斥魂[] (22:37:24)
中:問問...WS是風行對吧
喚武使[] (22:37:21)
是貴族沒有錯,那又如何?
冥王[] (22:37:13)
貴族先生跟奴隸先生出面了嗎。 辛苦了奴隸先生。(看著天上)
邪恐夜皇[] (22:37:13)
奴隸死了?(蹙眉)
無盡之刃[村] (22:37:10)
說謊的來大字CO啦,我不知道對不對啦。
那個一搓藍毛的是狂占啦,對啦再說那一個。
領主騎士[] (22:37:04)
奴隸的遺書嗎
叛神使[村] (22:37:02)
……奴。(看着◆喚武使)
狂噬者[] (22:37:00)
貴奴曝光囉。(拍手)
喚武使[] (22:36:58)
……哼。
修羅[] (22:36:57)
啊,VC大人,是奴。。。?還有Atm大人是貴族?
聖殿禁衛軍[] (22:36:55)
看來咬貴了,死的是奴?
帝天[] (22:36:54)
繼損失了一名共有者後,這次出現的是貴奴嗎……。
斥魂[] (22:36:51)
早...這次、咬奴隸嗎...喚武...貴族?(盯著喚武看
狂靈者[] (22:36:49)
早上好。
風行者[] (22:36:48)
早上好啊~
喚武使[] (22:36:47)
……早上好,奴遺嗎。
綻心使[村] (22:36:45)
嗯?神官大人貴族呢?
符文殺手[村] (22:36:44)
早上好。
領主騎士[] (22:36:41)
早安
冥王[] (22:36:38)
占CO
這次自己寫好囉,其實銀大人也蠻起勁的─
真的是占卜師唷─(查看寫好的符咒結果)
D2 熾焰緋皇 村
D3 狂噬者 村
邪恐夜皇[] (22:36:34)
小刀占卜。
d1 BH 村
d2 WS 村
            < < 早晨來臨 3 日目的早上開始 > >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緋焰武者 的遺言
奴......
雖然並沒有過節,但就我個人來說...實在是不想面對你。
......貴族是◆喚武使。

(在項圈旁擺放了一杯溫熱的牛奶)
暗影執事 的遺言
占CO。
如同黑夜一樣漆黑的色彩……還真是,不負狼人之名。
 
D1 領主騎士 
 緋焰武者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無盡之刃 說謊狂對 邪恐夜皇 進行模仿
            狂靈者 人狼對 喚武使 為鎖定目標
            冥王 對 狂噬者 占卜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2:35:08)
(兩片迪納摩飄到被處刑者旁邊,一個淡藍的光環將被處刑者包覆住。)
無盡之刃[村]的自言自語 (22:35:08)
麻煩。
狂靈者(人狼) (22:35:05)
靈CO
啊?靈魂?那不過就是能量而已...!
夜1 系統準備中
夜2 暗影執事 狼
無盡之刃[村]的自言自語 (22:35:05)
全村子都在說那個吧,說謊狂巴拉巴拉的
狂靈者(人狼) (22:34:58)
我被黑也會跳村的,放心。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2:34:57)
五聲,確實收到了。(垂眼)
領主騎士(共有者) (22:34:51)
5.雖然很感謝暗影哥的白單啦
聖殿禁衛軍(人狼) (22:34:48)
中:那D1單該怎樣出
無盡之刃[村]的自言自語 (22:34:47)
唉唷唉唷我的小心臟承受不了那麼大的壓力。
斥魂[]的自言自語 (22:34:37)
中:不會顯示自己護了誰嘛......(揉眼
邪恐夜皇[]的自言自語 (22:34:36)
哼。想不到說就謹慎一做就失手了。(冷笑)
無盡之刃[村]的自言自語 (22:34:32)
摸到狂之後給他大字CO!
聖殿禁衛軍(人狼) (22:34:26)
好,了解了。
狂靈者(人狼) (22:34:22)
希望如此,但我的黑歷史是咬靈。
無盡之刃[村]的自言自語 (22:34:20)
...唉唷我想睡覺。
領主騎士(共有者) (22:34:18)
4.希望姐姐沒說謊才好
帝天(人狼) (22:34:12)
請聖殿大人另外準備好靈能記錄,畢竟小女子也說不準您和小女子誰會先行被發現呢。
聖殿禁衛軍(人狼) (22:34:03)
如果能咬上獵人那就太好了。
無盡之刃[村]的自言自語 (22:34:02)
我想大概是真狼(皺眉)
冥王[]的自言自語 (22:33:56)
吾之眼啊──為吾顯示前方之人究竟是敵是友吧。(喃喃念著咒語)
領主騎士(共有者) (22:33:50)
3.目前占卜我比較信任姐姐……
狂靈者(人狼) (22:33:44)
我今天會襲擊那個藍頭髮的神官。(冷哼)
            斥魂 對 冥王 進行護衛
無盡之刃[村]的自言自語 (22:33:42)
總之阿,我晚點行動吧。
帝天(人狼) (22:33:37)
是的,在被發現前,還是先行偽裝成村人為妙。
無盡之刃[村]的自言自語 (22:33:33)
...不過那渣共,嘖嘖。
聖殿禁衛軍(人狼) (22:33:26)
了解。那麼,帝天姊姊……妳跳或我跳?
風行者[]的自言自語 (22:33:26)
搞不好不需要我的出場呢...
領主騎士(共有者) (22:33:13)
2.為何我要替你呻吟啊??緊握羽毛筆
冥王[]的自言自語 (22:33:12)
哼,就從角落開始吧。 還有四狼吾也是備感棘手。
叛神使[村]的自言自語 (22:33:11)
(窩在一堆虛空之種中,等待早上的到來)
風行者[]的自言自語 (22:33:10)
首日就註冊,排除了一個假占呢,真是讓人開心地走向阿,大概明天就判明真占是誰了呢。
斥魂[]的自言自語 (22:33:07)
冥王狐狸小姐...又或是、挑染半魔族...
無盡之刃[村]的自言自語 (22:33:06)
蠻糟的?
狂靈者(人狼) (22:33:01)
我留了村遺,靈能留著給你們跳。
無盡之刃[村]的自言自語 (22:32:59)
...我的運氣阿,可是傳聞的
緋焰武者[]的自言自語 (22:32:53)
姑且還是準備吧......。(摸了摸脖頸上的項圈
聖殿禁衛軍(人狼) (22:32:52)
……總之,在出我們黑之前,先假扮村人?
修羅[]的自言自語 (22:32:51)
以這種身軀,將一狼兒擊殺什麼,真是太划算了!!
邪恐夜皇[]的自言自語 (22:32:48)
本想包你白的,結果你居然失手了?(蹙眉)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2:32:48)
迪納摩,幹活囉。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2:32:47)
共有的遺書……五聲嗎?
狂靈者(人狼) (22:32:40)
...如果我咬到靈,可別怪我。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2:32:39)
好——了,執事先生會是什麼呢?
斥魂[]的自言自語 (22:32:35)
.....會是、哪位?
冥王[]的自言自語 (22:32:33)
昨日揪出了狐狸,剩下的15張灰單。 吾得慎思考量。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2:32:32)
接下來,不是村側就是狼側勝利了。
叛神使[村]的自言自語 (22:32:32)
……村民啊……(尾音有點微弱)
帝天(人狼) (22:32:28)
麻煩狂靈大人了。
聖殿禁衛軍(人狼) (22:32:25)
那就麻煩你了。狂靈哥。
斥魂[]的自言自語 (22:32:23)
少了個...大敵人...站卜、很厲害
修羅[]的自言自語 (22:32:20)
狼兒快來找小女子吧!第一次如此期待被光臨!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2:32:18)
……先解決了一占,不是狂人,就是人狼嗎……(思索)
緋焰武者[]的自言自語 (22:32:16)
......著實不認為他會喝下我所準備的牛奶。
無盡之刃[村]的自言自語 (22:32:13)
對嗎?
狂靈者(人狼) (22:32:13)
我來吧。
符文殺手[村]的自言自語 (22:32:11)
原來姊不是人啊。
聖殿禁衛軍(人狼) (22:32:08)
主咬得重選。另外……得推派個跳靈的?或者繼續假扮村人?
叛神使[村]的自言自語 (22:32:07)
……(今天表現太突出,會被咬嗎?)
帝天(人狼) (22:32:07)
那麼,首先決定由誰接任主咬吧?
領主騎士(共有者) (22:32:04)
1.好的今天要替不會說話的共伴喊五聲是吧?
斥魂[]的自言自語 (22:32:04)
...首日、便少了狐狸...呢
綻心使[村]的自言自語 (22:32:01)
不過有點浪費時間,下次還是不要吧~
無盡之刃[村]的自言自語 (22:31:58)
入占就隱...入狂就CO!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2:31:53)
那麼,今晚暫時可以安心,奴隸尚存的狀況下,即使被襲擊也沒有問題。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2:31:51)
那個啥,執事先生,就算你假占當掉也要投票的。
狂靈者(人狼) (22:31:47)
嘖、出師不利嗎。
修羅[]的自言自語 (22:31:46)
(閉上眼)
叛神使[村]的自言自語 (22:31:43)
是不想暴露什麼?
符文殺手[村]的自言自語 (22:31:42)
突然死太多人,還無法消化...
無盡之刃[村]的自言自語 (22:31:40)
那個冥王跟那個一搓藍毛囉?
            風行者 夜梟 放棄行動
冥王[]的自言自語 (22:31:39)
汝的好好等待是讓吾來準備嘛。 真會差使吾。 
邪恐夜皇[]的自言自語 (22:31:36)
暗影,
帝天(人狼) (22:31:36)
出師……不利呢。
叛神使[村]的自言自語 (22:31:34)
……自投嗎。
綻心使[村]的自言自語 (22:31:33)
完全不作掙扎啊,小暗影。(望上)
修羅[]的自言自語 (22:31:32)
自投......嗎?
緋焰武者[]的自言自語 (22:31:28)
共有死去一位。
聖殿禁衛軍(人狼) (22:31:26)
……唉,沒想到首日就註冊。
無盡之刃[村]的自言自語 (22:31:20)
(搓手)
            < < 日落、黑暗的夜晚來臨 > >
 暗影執事 被表決處死
2 日目 ( 1 回目)
暗影執事17 票投票給 1 票 → 暗影執事
聖殿禁衛軍0 票投票給 1 票 → 暗影執事
斥魂0 票投票給 1 票 → 暗影執事
邪恐夜皇0 票投票給 1 票 → 暗影執事
無盡之刃0 票投票給 1 票 → 暗影執事
狂靈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暗影執事
符文殺手0 票投票給 1 票 → 暗影執事
修羅0 票投票給 1 票 → 暗影執事
帝天0 票投票給 1 票 → 暗影執事
綻心使0 票投票給 1 票 → 暗影執事
喚武使0 票投票給 1 票 → 暗影執事
叛神使0 票投票給 1 票 → 暗影執事
狂噬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暗影執事
冥王0 票投票給 1 票 → 暗影執事
領主騎士0 票投票給 1 票 → 暗影執事
緋焰武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暗影執事
風行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暗影執事
            綻心使 對 暗影執事 投票處死
            邪恐夜皇 對 暗影執事 投票處死
            無盡之刃 對 暗影執事 投票處死
            冥王 對 暗影執事 投票處死
            叛神使 對 暗影執事 投票處死
            斥魂 對 暗影執事 投票處死
            領主騎士 對 暗影執事 投票處死
            帝天 對 暗影執事 投票處死
            緋焰武者 對 暗影執事 投票處死
            風行者 對 暗影執事 投票處死
            喚武使 對 暗影執事 投票處死
            狂靈者 對 暗影執事 投票處死
            修羅 對 暗影執事 投票處死
            聖殿禁衛軍 對 暗影執事 投票處死
            狂噬者 對 暗影執事 投票處死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帝天[] (22:29:05)
那麼今日便先處刑暗影大人了呢。
叛神使[村] (22:28:56)
……有狼占,就需要留時間。
綻心使[村] (22:28:55)
應該沒有錯?
喚武使[] (22:28:46)
那麼,別忘記上一次的教訓,遺書的事情。
綻心使[村] (22:28:44)
共假??占
?????
?背?狐?
?占???
領主騎士[] (22:28:42)
我也覺得可以吊,為了避免狼側集票
無盡之刃[村] (22:28:35)
大概是毛茸茸的傢伙或他的信徒?感覺吊的話可以保障不會有PP這荒唐的事情?
緋焰武者[] (22:28:25)
還請說謊能慎選人選了。
叛神使[村] (22:28:20)
(如果是人,那就代表場上有狼占。)
            符文殺手 對 暗影執事 投票處死
狂噬者[] (22:28:19)
◆綻心使◆叛神使 …也是啦。(聳肩)
狂靈者[] (22:28:12)
那個謊啊,如果摸了其中一個入村,那麼那個就是狂占了,但入占就隱著。
聖殿禁衛軍[] (22:28:11)
就這麼辦吧。
叛神使[村] (22:28:06)
……(如果吊占,可以讓靈來檢驗。)
喚武使[] (22:27:59)
……總而言之,假占留在場上也毫無意義,不如今日就直接吊上?
邪恐夜皇[] (22:27:51)
顯假了,不能不吊了呢。(冷笑看著暗影)
叛神使[村] (22:27:46)
◆狂噬者 不一定……是人頭。
領主騎士[] (22:27:45)
所以今天要投灰還是假占啊?
冥王[] (22:27:45)
今天說謊狂也請不要吝嗇呢,小女子會好好等著的。(微笑)
斥魂[] (22:27:43)
首日...便R占、嗎...理解...了
修羅[] (22:27:36)
小女子很害怕說謊狂大人變壞,去當狼兒的同夥!
綻心使[村] (22:27:36)
搶不到註冊的也不一定是狂喔?所以也不一定是人頭。
聖殿禁衛軍[] (22:27:31)
嗯,顯而易見的不是真占。畢竟沒搶到註冊。
冥王[] (22:27:19)
當然,承蒙各位大人的期盼,會請銀大人努力多發揮的。
叛神使[村] (22:27:15)
(三占,死了一個背占,也就是狂、真、狼嗎?)
帝天[] (22:27:07)
暗影大人已經明顯是狂人或狼匹了,還是先行處刑為好,小女子是這麼認為的。
狂噬者[] (22:27:05)
(側起頭)我是覺得不用那麼急吊人頭的,嘛。你們喜歡的話。
無盡之刃[村] (22:27:01)
那執事假的話包含他,大概是真狼狂,畢竟妖狐背德似乎是掰了。
符文殺手[村] (22:26:58)
這下不用怕狐狸勝利了。
領主騎士[] (22:26:56)
也就是說暗影哥是假的占卜
暗影執事[] (22:26:56)
……這次是我的失誤,非常抱歉。
聖殿禁衛軍[] (22:26:55)
--中:眼脫以為又有四占--
斥魂[] (22:26:47)
假占...已知一名呢...
緋焰武者[] (22:26:45)
開場的走勢不錯呢,希望留下的真正占卜能持續下去。
修羅[] (22:26:30)
那麼,沒有跟上註冊的RG大人必為假,還請說謊狂大人不要摸RG大人,而是由冥王還有DL大人之中選擇一位?
綻心使[村] (22:26:28)
不過或許搶到的是狂?(側頭)
聖殿禁衛軍[] (22:26:28)
那麼這回,就吊假占吧。
叛神使[村] (22:26:27)
……(而且就以占單的完善程度來看,也分出高下了。)
狂噬者[] (22:26:24)
可是吊嗎?今天?顯假占?
冥王[] (22:26:24)
假占的話不用留著呢,要是待會把你們吃光光的話,小女子就看不到真實的你們了。
邪恐夜皇[] (22:26:16)
然後暗影啊,搶不到註冊單呢?(挑眉)
綻心使[村] (22:26:15)
那就剩下真狼了……謊今天必定會入職啊。
喚武使[] (22:26:01)
……既然是假占的話,留在場上也毫無意義。
帝天[] (22:26:00)
暗影大人,沒注意到註冊,所以是假的占卜師呢。
暗影執事[] (22:25:50)
……唉,漏看了。
冥王[] (22:25:50)
(笑看著◆暗影執事)
斥魂[] (22:25:49)
中:一時忘記BH是誰
叛神使[村] (22:25:40)
◆暗影執事 你是假的嗎?
邪恐夜皇[] (22:25:40)
GA是背德,明顯了呢。
領主騎士[] (22:25:37)
占卜有三位
狂噬者[] (22:25:35)
這樣的話首先當掉一個執事先生?(笑)
斥魂[] (22:25:35)
阿...不、應該說...有人沒搶到...註冊....
緋焰武者[] (22:25:32)
已經能確定RG為假占,有打算要留著—嗎?
聖殿禁衛軍[] (22:25:31)
……先R占?
狂靈者[] (22:25:22)
但是有兩個人都註冊了?其中一個是假的吧。
喚武使[] (22:25:21)
那麼,占單對象為緋皇的兩位其中之一必定為真占……
帝天[] (22:25:18)
另外,KOG大人是共有呢,辛苦另一位共有者大人了……。
無盡之刃[村] (22:25:18)
唉唷三屍!註冊?
叛神使[村] (22:25:16)
……真占,暴露了。
冥王[] (22:25:12)
那麼背德根銀大人的同夥都出局囉。 嗯,那邊那個占卜是不是也是呢?
斥魂[] (22:25:11)
看來、誰為...真的,已經、知道了...
狂噬者[] (22:25:05)
哎呀……渣共和註冊嗎。
修羅[] (22:25:03)
各位大人早上好!沒想到今日出現了紅色共遺以及註冊!
領主騎士[] (22:25:00)
還有渣是共有?!
聖殿禁衛軍[] (22:24:56)
看來有兩人註冊了。
狂靈者[] (22:24:54)
渣共,首日註冊嗎。
斥魂[] (22:24:52)
渣...紅色的、共呢
帝天[] (22:24:50)
這是,註冊呢!恭喜占卜師大人了!
邪恐夜皇[] (22:24:47)
註冊了。
冥王[] (22:24:46)
銀大人做的不錯嘛。(燦笑) 
緋焰武者[] (22:24:43)
渣是共有,而且註冊了。
領主騎士[] (22:24:42)
註冊?!
風行者[] (22:24:40)
早上好,咬到共了?而且還三屍?
綻心使[村] (22:24:39)
註冊囉♪
喚武使[] (22:24:32)
……早上好,首日就三屍嗎……?
斥魂[] (22:24:31)
嗯....?首日、雙屍...註冊了嗎?
修羅[] (22:24:29)
這是!註冊!!
暗影執事[] (22:24:26)
占CO。
如同黑夜一樣漆黑的色彩……還真是,不負狼人之名。
 
D1 領主騎士 村
暗影執事[] (22:24:22)
占CO。
如同黑夜一樣漆黑的色彩……還真是,不負狼人之名。
 
D1 領主騎士 村
邪恐夜皇[] (22:24:22)
小刀占卜。
d1 BH 村
聖殿禁衛軍[] (22:24:19)
唉呀,三屍?
冥王[] (22:24:19)
占CO
呵呵,居然要我早上自己寫呢,銀大人真是的。
真的是占卜師唷──(畫符)
D2 熾焰緋皇 村
領主騎士[] (22:24:18)
早安
            < < 早晨來臨 2 日目的早上開始 > >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守護者 的遺言
(來自自然元素的低語所訴說著的真實)
占co
D1 VC 白
KOG 的遺言
共有,同伴請替我呻吟五聲~
熾焰緋皇 的遺言
以為是埋毒嗎?殘念,我埋的是燃燒彈。
不小心咬到的話,可是會從嘴巴開始融化的?
嗯~這個溫度,舒服嗎?

村民3 人狼4 占卜師1 靈能者1 狂人1 獵人1 共有者2 妖狐1 背德1 埋毒者1 說謊狂1 夜梟1 貴族1 奴隸1
 熾焰緋皇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守護者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KOG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冥王 對 熾焰緋皇 占卜
            暗影執事 人狼對 KOG 為鎖定目標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邪恐夜皇[]的自言自語 (22:23:41)
(又把弄了一會小刀)
無盡之刃[村]的自言自語 (22:23:39)
戳個假占也蠻痛快的。
領主騎士(共有者) (22:23:34)
阿啊啊啊啊
斥魂[]的自言自語 (22:23:34)
........(能做到嗎)(懷疑自己
帝天(人狼) (22:23:32)
為求保險,首日就請暗影大人先隨機選擇一位給予白單吧。
守護者[]的自言自語 (22:23:30)
阿阿,好緊張。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2:23:18)
……
無盡之刃[村]的自言自語 (22:23:18)
那就先這樣吧。
守護者[]的自言自語 (22:23:09)
對了對了,遺書
領主騎士(共有者) (22:23:07)
今天成為了共有者,真的很開心,但是晚上只有我一個人說話而已
這個嗎……總之看到這遺書就是共滅了
叛神使[村]的自言自語 (22:23:06)
(召喚出一大堆的虛空之眼,一頭埋進去)……。
邪恐夜皇[]的自言自語 (22:23:05)
註冊了再算。
熾焰緋皇[] (22:22:56)
(看看遺書)剛才的備份正好派上用場了。(笑)
守護者[]的自言自語 (22:22:55)
阿,如果第一次就被註冊,那也是命吧。
符文殺手[村]的自言自語 (22:22:51)
跟剛剛一樣的話,那就有4占?
聖殿禁衛軍(人狼) (22:22:48)
嗯。另外,狼占要作主咬哦。
邪恐夜皇[]的自言自語 (22:22:46)
隨便發個白單吧。
帝天(人狼) (22:22:41)
那麼小女子就先行留下村遺了,必要時會偽裝成其他職業的。
無盡之刃[村]的自言自語 (22:22:40)
(搔髮)
暗影執事(人狼) (22:22:34)
那麼第一天我先隨便出個白?
緋焰武者[]的自言自語 (22:22:29)
...嘖,最好別被發白單。
熾焰緋皇[] (22:22:26)
妖狐啊~可以留毒遺吧?
冥王[]的自言自語 (22:22:25)
究竟在何處呢,惡徒唷。
聖殿禁衛軍(人狼) (22:22:24)
給假單可是門藝術啊。
守護者[]的自言自語 (22:22:20)
那麼,就是這樣吧。
暗影執事(人狼) (22:22:18)
嗯,我會努力的。
冥王[]的自言自語 (22:22:14)
(輕輕的用手指撥動水晶球)
修羅[]的自言自語 (22:22:13)
這樣能幫到村民們的忙了吧!
狂靈者(人狼) (22:22:12)
◆暗影執事 加油啦,你出單的話連帶主襲擊也交給你囉。(晃尾)
守護者[]的自言自語 (22:22:10)
(來自自然元素的低語所訴說著的真實)
占co
D1 VC 白
斥魂[]的自言自語 (22:22:07)
自己的、力量...還是、比較可信(召喚出黑色球體圍繞在身邊
帝天(人狼) (22:22:07)
那就麻煩暗影大人了。(恭手)
聖殿禁衛軍(人狼) (22:21:57)
……那麼,就請加油吧。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2:21:54)
人類為何會這麼在意這些事物……?
緋焰武者[]的自言自語 (22:21:53)
是你......?
冥王[]的自言自語 (22:21:44)
靈視的話,今日還是自那位先行吧。哼,汝等居然還有讓吾入目的時刻。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2:21:43)
……權勢,說到底不過是毫無意義的東西。
狂靈者(人狼) (22:21:41)
留是留,但占單靈單獵單我都會準備。
暗影執事(人狼) (22:21:41)
……我試試吧?(遲疑了一會後開口)
聖殿禁衛軍(人狼) (22:21:31)
被黑的話,跳靈?
修羅[]的自言自語 (22:21:26)
是埋毒者!(抱著地之艾爾)
符文殺手[村]的自言自語 (22:21:17)
還好還是個普通村人,可以按曼整理思緒了。
領主騎士(共有者) (22:21:07)
我的共伴是………KOG?!!!!!!
狂靈者(人狼) (22:21:06)
我會留村遺。
聖殿禁衛軍(人狼) (22:21:04)
那是當然。不過該推派誰好?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2:21:04)
迪納摩,準備幹活囉。(拍了拍手)
守護者[]的自言自語 (22:21:02)
呼呼,那麼,要開始做占單了,對吧。
邪恐夜皇[]的自言自語 (22:21:01)
狼們可要好好努力。
斥魂[]的自言自語 (22:21:00)
中:下次麻煩讓我安心村(哭
帝天(人狼) (22:21:00)
既然有說謊狂大人在的情況下,三位大人們有出占的打算嗎?
冥王[]的自言自語 (22:20:59)
冥王汝居然讓吾不得出外,吾豈能讓汝……!!(深吸一口氣)
聖殿禁衛軍(人狼) (22:20:53)
中:神官大大不用吃人肉了
暗影執事(人狼) (22:20:53)
那麼,出狼占?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2:20:46)
貴族與奴隸,人類擬定的制度……(垂眼)
領主騎士(共有者) (22:20:42)
中:這根本單人共啊
狂靈者(人狼) (22:20:40)
中:我先幫ATM放個鞭炮
暗影執事(人狼) (22:20:36)
--中:我也自選占--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2:20:36)
大成功★
邪恐夜皇[]的自言自語 (22:20:35)
狂人。(輕笑)
聖殿禁衛軍(人狼) (22:20:26)
晚上好啊,狼伴們。
無盡之刃[村]的自言自語 (22:20:25)
我要當人,摸占卜對吧。
斥魂[]的自言自語 (22:20:24)
...(嘆氣
叛神使[村]的自言自語 (22:20:21)
……。(見人群消失,感覺舒服很多)
守護者[]的自言自語 (22:20:20)
阿拉,背德阿......
綻心使[村]的自言自語 (22:20:18)
這次變成村人了~
帝天(人狼) (22:20:17)
這次是襲擊者嗎……,三位夜安。
冥王[]的自言自語 (22:20:16)
嗯?這是愚弄吾嗎?此次的身分。
聖殿禁衛軍(人狼) (22:20:13)
--中:自選占入狼是怎麼回事--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2:20:10)
……奴隸,是誰呢。
領主騎士(共有者) (22:20:07)
中:乾wwwwwwww
無盡之刃[村]的自言自語 (22:20:05)
不定側個毛!!!!!
斥魂[]的自言自語 (22:20:04)
...........(一臉不解地看著身上的獵槍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2:20:03)
……貴族?
緋焰武者[]的自言自語 (22:20:02)
中:......
暗影執事(人狼) (22:19:57)
……夜安。
狂靈者(人狼) (22:19:56)
喔呀?
無盡之刃[村]的自言自語 (22:19:55)
阿阿阿阿阿阿阿
聖殿禁衛軍(人狼) (22:19:54)
唉呀。
         村民3 人狼4 占卜師1 靈能者1 狂人1 獵人1 共有者2 妖狐1 背德1 埋毒者1 說謊狂1 夜梟1 貴族1 奴隸1
冥王 (22:19:18)
<O>
守護者 (22:19:16)
◆風行者 超難得的對吧?
冥王 (22:19:12)
那麼,該是熄燈休息的時間了。20秒後祝各位好夢。(微笑的按下開關)
領主騎士 (22:18:59)
中:我的話一直被狂吃
喚武使 (22:18:55)
(真是吵鬧……)
符文殺手 (22:18:50)
◆領主騎士 我的存在原來在麼渺小嗎?
斥魂 (22:18:50)
....(移動的距離似乎太長了
風行者 (22:18:38)
嗚哇,滿滿的都是人呢。(驚訝的四處觀望)
無盡之刃 (22:18:36)
我覺得我現在回嘴又是戰爭,我決定難得沉默。
冥王 (22:18:36)
◆邪恐夜皇 (笑笑的攬上肩膀) 這次讓小女子來吧,您按下開始就得開村了。
斥魂 (22:18:35)
......(坐在角落,顯得疲累
狂噬者 (22:18:33)
(見人多了起來便飄到一角去待著)
守護者 (22:18:29)
符文你這什麼惡搞的說法.......(忍笑
領主騎士 (22:18:10)
………(看著符文跟無盡)
領主騎士 (22:17:39)
◆無盡之刃 呃不,我有注意到你,但是我沒注意到符文
符文殺手 (22:17:30)
◆無盡之刃 那在場的人在領主眼中都是公文囉?
熾焰緋皇 (22:17:28)
嗯...(轉著肩膀到旁邊待著)
          風行者 來到村莊大廳
叛神使 (22:16:18)
(看了看,發現四周都是人)
          緋焰武者 來到村莊大廳
無盡之刃 (22:15:41)
◆領主騎士 畢竟你的眼中只有公文,你沒注意到我不意外。
狂噬者 (22:15:40)
嘛、嘛,誰讓剛剛發生這樣的事故呢。
符文殺手 (22:15:39)
大家精神很好嘛。
守護者 (22:15:24)
(耳朵動了動,聽見狂靈的話語,忍不住笑了出來)
暗影執事 (22:15:04)
(相較方才明顯急躁了一些,交叉著的雙手手指似乎在打著拍子)
無盡之刃 (22:14:56)
難得阿,跟排隊領票一樣嗎。
領主騎士 (22:14:53)
我現在才注意到無盡跟符文都在啊(訝異的看著
帝天 (22:14:49)
尚有兩位大人未前來呢。
冥王 (22:14:48)
作為東道主,小女子提醒各位,務必留下遺書呢。 不然等下接受小女子的祝福也不是不可以喔。(笑笑的看著在場的人們)
邪恐夜皇 (22:14:35)
……真快。
狂靈者 (22:14:33)
...跟遷徙一樣。(撇嘴冷笑)
修羅 (22:14:28)
嗚?各位大人?早安?(突然清醒的看著場上)
斥魂 (22:14:23)
...(一口氣擠入的人群....)
熾焰緋皇 (22:14:21)
真難得這麼迅速啊。(拍掉衣襬的火焰)
守護者 (22:14:08)
速度好快。(忍笑)
狂噬者 (22:13:50)
(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叛神使 (22:13:21)
……。(看著一排)
          領主騎士 來到村莊大廳
          冥王 來到村莊大廳
          狂噬者 來到村莊大廳
          叛神使 來到村莊大廳
          熾焰緋皇 來到村莊大廳
          喚武使 來到村莊大廳
          守護者 來到村莊大廳
          綻心使 來到村莊大廳
          帝天 來到村莊大廳
          修羅 來到村莊大廳
          符文殺手 來到村莊大廳
          狂靈者 來到村莊大廳
          無盡之刃 來到村莊大廳
          邪恐夜皇 來到村莊大廳
          斥魂 來到村莊大廳
          聖殿禁衛軍 來到村莊大廳
          暗影執事 來到村莊大廳
          村莊建立於Sat, 04 Mar 2017 22:10:17 +0800,來自220.142.118.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