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艾里奧斯愚人節】靈魂大風吹村 ~到底會變成誰呢?~[62943番地]
村莊選項:希望角色 限制時間 白: 5 分 夜: 4 分 第一天晚上的替身君替身君自動遺書公開投票結果票數13人以上時貴族與奴隸登場20人以上時埋毒者登場妖狐的同伴 
KOG
DETfcflZU6
[共有者]
狂靈者
aGuB3TUwXg
[共有者]
叛神使
rORnyb7Jss
[村民]
修羅
7O4ZIrNnK.
[人狼]
虛無公主
VRuGu9YF/w
[靈能者]
次元魔女
ngHdzb/6bY
[奴隸]
深淵鬼皇
h.yN9Cap/g
[狂人]
斥魂
FqQjLHxkYQ
[埋毒者]
守護者
g0TqgY6Ss.
[村民]
無盡之刃
XcGb9Y89A2
[夜梟]
喚武使
0rz0EKeDjY
[貴族]
死亡追擊者
mjVMXUmPPE
[獵人]
狂噬者
NWiCJ3a9u2
[占卜師]
綻心使
ONylWxdUt.
[村民]
邪恐夜皇
ik25EG4IHM
[說謊狂]
緋焰武者
qBZOYhPV9.
[人狼]
符文殺手
y1fhLfVA4E
[人狼]
[捲尾巴幼狼?]

聖殿禁衛軍
QTMECtaSj2
[背德]
支配者
vTpoRWhk9A
[妖狐]
末日武者
Pf0I5ehwuw
[人狼]
[明日夢]

邪恐夜皇[] (22:03:02)
…………(似乎是沒有反應過來直睜睜看著自己被劃傷的右手,好段時間後才站起身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走出村莊)
邪恐夜皇[] (21:58:18)
◆末日武者 ——!(被推開而重心不穩的到在地上,看著人跑出去)啊…………
末日武者[] (21:43:08)
呵…呵呵……別再、管我了…(低語著跑了出去)
末日武者[] (21:42:33)
◆邪恐夜皇  ……咳…閉嘴…!(伸出左手推開了對方,抱著頭搖晃地起身)
邪恐夜皇[] (20:12:46)
◆末日武者 你……(慣性的用右手摸上對方的背,同蹲下身來湊近看著)……別逞強了。
邪恐夜皇[] (20:09:04)
◆末日武者 (被人突發的氣勢所嚇到,稍微往後退了半步)…………。
末日武者[] (19:43:50)
…嗚……咳咳…!(抱著頭蹲下)不…
末日武者[] (19:39:56)
為什麼啊!我不是說了不要管我嗎……!
末日武者[] (19:39:15)
◆邪恐夜皇  滾開!你就不能別管我嗎?!
邪恐夜皇[] (14:28:31)
◆末日武者 …我不會丟下〞你〞不管。
末日武者[] (12:12:17)
◆邪恐夜皇  ……(皺眉看著對方)
邪恐夜皇[] (11:30:20)
◆末日武者 ………不。
末日武者[] (02:26:40)
◆邪恐夜皇  這當然是最好的方法……你就先走,然後別管我。
邪恐夜皇[] (01:08:48)
◆末日武者 …最好的辦法是趕快出去……?(瞇起眼看著
末日武者[] (01:02:53)
◆邪恐夜皇  (甩了甩頭)咳咳……我可不想現在吵起來。讓我冷靜一下…
邪恐夜皇[] (00:49:10)
◆末日武者 (沉默著向後退去)……原句奉還。
末日武者[] (00:35:44)
◆邪恐夜皇  …呵、哈哈……看你這樣子說還真是沒信度呢…(看著對方湛藍的眼睛,撇開了視線)
邪恐夜皇[] (23:30:35)
◆末日武者 ……?你…(看著那反應還是放不太下心,伸出手摸上臉也低頭湊近看著)…不會回不去的。
末日武者[] (23:15:47)
◆邪恐夜皇  要真變不回來就在想辦法就好了(無所謂的聳了下肩)……再想辦法就…
邪恐夜皇[] (21:29:36)
◆末日武者 是……吧……
末日武者[] (21:01:05)
◆邪恐夜皇  (順著視線看向自己的左手)……出去過了一天說不定就變回來了。(冷淡)
邪恐夜皇[] (19:31:50)
◆末日武者 …先不論說了甚麼,(看了眼對方的左手)現在這樣也難不在意。
末日武者[] (18:47:19)
◆邪恐夜皇  好像說了不像自己的話呢。嘛,你就別在意了。(搖了搖頭)
邪恐夜皇[] (18:09:59)
◆末日武者 嗯?為甚麼?
末日武者[] (14:25:45)
(從什麼時候開始想著轉移注意了…到底是狼的關係還是其他的…)
末日武者[] (14:24:59)
◆邪恐夜皇  ……咳,方才的你就當沒發生。
邪恐夜皇[] (14:07:07)
◆末日武者 …果然很奇怪呢。(輕微的側起頭看著)
末日武者[] (13:43:51)
我都說了什麼…(轉頭低語)
末日武者[] (13:42:57)
◆邪恐夜皇  那就好了……嗯…?(像是後知後覺似的用手遮了嘴)
邪恐夜皇[] (13:15:00)
◆末日武者 ……不會。
末日武者[] (13:02:20)
◆邪恐夜皇  起碼我咬到了喜歡說謊的人。(偏頭笑了下)覺得你的威脅比較大就先下手了,你不會在意的吧。
邪恐夜皇[] (12:55:40)
◆末日武者 但那仍然是沒有發生的事。
末日武者[] (12:01:22)
◆邪恐夜皇 可惜嗎…也是,挺可惜的,差點就可以咬到占卜師了呢。
邪恐夜皇[] (11:43:54)
◆末日武者 …………很可惜?
末日武者[] (02:05:19)
◆邪恐夜皇  你啊,每次說話都不說完。(挑眉)對了,還沒問呢。差點成為占卜師的感覺如何?(笑了笑
邪恐夜皇[] (00:44:41)
◆末日武者 ……你剛剛看起來可不像沒事…也罷了。(仔細的看著對方臉色後往後退去
末日武者[] (00:40:08)
◆邪恐夜皇 你的擔心是多餘的,我這不是沒事嗎。
邪恐夜皇[] (00:38:29)
◆末日武者 ……比起那個,我比較擔心〞你〞。
末日武者[] (00:25:39)
◆邪恐夜皇 ……哈,這是在擔心他的身體被我弄垮嗎?(看著對方)
末日武者[] (00:19:05)
治療嗎……放著不管吧,維修的事情比較重要。
末日武者[] (00:18:37)
哼……(看著對方跑走)
支配者[] (00:08:40)
啊,肚子被打的地方要好好治療啊(竊笑
支配者[] (00:07:43)
真是的,跟一個研究狂說話真是不有趣,我看我還是先走為妙(逃
支配者[] (00:04:03)
好啦!!我照片沒有公開啦,只有我看過總可以了吧!
末日武者[] (14:19:47)
你有自知之明。(冷冷的說)
支配者[] (12:54:53)
啊嘞~我剛剛有說什麼嗎?(微笑)
末日武者[] (12:51:37)
你說了什麼嗎?(挑起眉
支配者[] (12:45:30)
到頭來還不是個研究狂外加巧克力笨蛋(他到底是做啥工作的啊?改天去偷翻他房間好了(竊笑)
末日武者[] (12:37:36)
重點是在修理期間我的工作停滯了。(嘆了口氣
末日武者[] (12:37:02)
我自己當然會修,時間上的問題罷了。
支配者[] (12:35:27)
而且迪納姆你也會自己修啊!
末日武者[] (12:31:25)
…多說無益。(他搖了搖頭)(不過看到自己這樣炸毛還真是…奇怪。)
支配者[] (12:25:16)
誰跟你傻子啊!!想說沒用過迪納姆看自己能不能用,誰知道它就這樣壞掉了啊!!
末日武者[] (12:18:54)
◆支配者 唉,傻子。(毫無掩飾的搖了搖頭)不會用就不要用。
支配者[] (12:09:34)
我只專通魔法和劍術
支配者[] (12:08:56)
我用了你的身體不代表我會用迪納姆啊
末日武者[] (12:01:35)
哈、都用著我的身體了還不知道怎麼樣使用迪納摩嗎?雖說方才的確是見你用壞他了。
支配者[] (11:45:10)
我哪知道要怎麼刪啊……(小聲
末日武者[] (11:40:18)
◆支配者  你敢說,我敢做。(冷笑了下)有備份的都給我刪了,你還給誰看過了?
支配者[] (11:33:27)
(末日哥的拳頭真的是有夠痛的,支配哥的身體感覺很不耐打啊……)
支配者[] (11:30:18)
(啊…完蛋了,我忘記我不能用技能啊………)
支配者[] (11:29:06)
◆末日武者 嗚……(下意識後退了幾步)沒想到你還真打啊!!很痛耶!!
末日武者[] (11:26:56)
◆支配者  你覺得我會乖乖聽你說嗎--?(放開領子之後一拳往對方腹部揍
支配者[] (11:10:06)
◆末日武者 那等等換回來痛的就是你,臉給你打(竊笑
末日武者[] (10:55:00)
◆支配者 你敢說,我敢做。現在痛的的人不會是我。(瞇眼
支配者[] (10:45:01)
◆末日武者 等等這是你的身體喔~你捨得打你自己的臉?
末日武者[] (10:35:55)
◆支配者  是嗎--?(走到對方面前)真不想刪?(伸出右手)還是真的不知道?(一把抓住對方的領子往自己拉近)
支配者[] (09:01:11)
◆末日武者 你…你在說什麽啊……我什麼都不知道喔~(吹口哨)
末日武者[] (02:50:23)
◆支配者 你這是承認你拍了,好像還把他存到哪去了?(笑了笑
支配者[] (02:34:07)
◆末日武者 照片不行!那可是我精心拍出來的!交出去就不好玩了!!
末日武者[] (01:02:30)
◆緋焰武者 嘛、身為末狼的你也辛苦了。(笑了下
緋焰武者[] (00:12:32)
◆末日武者 啊啊,看到新的職業,這場也算是這樣了呢!辛苦啦~♪
邪恐夜皇[] (22:30:04)
◆末日武者 ……所以你果然…快點離開吧?
末日武者[] (17:42:56)
◆邪恐夜皇  控制……啊啊、原來是這個東西嗎?(瞥了一眼左手
末日武者[] (15:11:24)
◆緋焰武者 是啊,沒事先搞清楚資訊也只能說是運氣不足了。嘛,有下次的話說不定運氣會好點?
末日武者[] (15:09:14)
◆支配者 是嗎?(挑起一邊眉)那麼我不要巧克力,換成照片如何?把那些東西刪掉。
緋焰武者[] (01:51:00)
◆末日武者 啊哈哈……實在不知道明日夢還會有發動機率啊。抱歉呢……支配先生?運氣差了點~
狂噬者[] (00:38:20)
中:發現tag錯了
深淵鬼皇[] (00:26:56)
◆狂噬者 嘛,怎麼樣都好嗎♪(哼著奇怪的曲調帶人飄出村外)
狂噬者[] (00:23:22)
◆狂噬者 ……(你知道就好了)
邪恐夜皇[] (00:21:29)
◆深淵鬼皇 你現在知道了。
支配者[] (00:19:03)
◆末日武者 欸~~我只能賠償你巧克力
深淵鬼皇[] (00:18:21)
嗯——(思量了一下,決定一把橫抱起◆狂噬者)真的好輕喔我自己咋都沒感覺。
狂噬者[] (00:14:51)
◆深淵鬼皇 但那東西我都不會用,不用走的還能怎樣。
邪恐夜皇[] (00:12:15)
◆末日武者 ——控制不住嗎?(沒有放開手,停站在原地
深淵鬼皇[] (00:11:46)
◆狂噬者 行了,你還是趕緊出去?(雙手抱胸看著)不要用走的,連我自己也不常走。
末日武者[] (00:03:02)
◆邪恐夜皇 拿開你的手…(伸手擋住)我說真的。(轉開頭
守護者[村] (00:02:54)
◆斥魂 嗯...這麼說也是.......不會影響就好
斥魂[] (00:02:06)
◆守護者 老子可是『狂靈者』,這種東西哪能動搖我。(笑)
狂噬者[] (23:59:45)
◆深淵鬼皇 ……就說我不會控時空。
守護者[村] (23:58:06)
◆斥魂 回到身體好、也請...好好休息...毒素,也會侵蝕精神...
邪恐夜皇[] (23:57:40)
◆末日武者 ……(伸出雙手拍拍對方的臉)真的?
斥魂[] (23:57:36)
◆守護者 嗯...倒是挺安分的,那些毒素。
深淵鬼皇[] (23:57:27)
(看了看◆狂噬者又看了看◆邪恐夜皇)還是你直接把……呃,他、抬出去算了。
末日武者[] (23:56:01)
◆支配者 就算事實如此但你還是動了我的東西呢?在開始前也是吧?我可要讓你做出賠償?
末日武者[] (23:54:36)
◆邪恐夜皇 …都說了沒事…(蹙眉)(因為狼的關係、還是因為這傢伙的關係…
深淵鬼皇[] (23:53:10)
◆狂噬者 我說魔王大人啊,不要亂來好嗎?(飄到人旁邊,見有被扶著了便沒動手)藥劑在裂縫裡,不過看你這樣……拿不出來吧?
支配者[] (23:52:39)
◆末日武者 又沒關係,反正吃也是吃到你的胃裡啊(吃著巧克力)
虛無公主[] (23:51:40)
◆死亡追擊者 護衛的時機跟眼光都很好,真不愧是深淵!(提起槍法變得有些興奮)
狂靈者[] (23:51:07)
.....真倒楣,入共卻沒有人可以商議。(皺眉)
狂噬者[] (23:50:48)
◆邪恐夜皇 嘖……(被扶著卻因孱弱的身軀無力抵抗)
邪恐夜皇[] (23:49:58)
◆狂噬者 …………你還是快點離開的這個空間?我不想在看到他的身體倒下去。(扶著對方
死亡追擊者[] (23:49:12)
◆虛無公主 哦~謝謝你的槍啦小騎士~看希爾用槍朕也早想試試看啦!哈哈哈哈!朕挺有天分吧?
邪恐夜皇[] (23:49:07)
◆末日武者 ……看起來不是那回事呢。
狂噬者[] (23:48:28)
暈*
狂噬者[] (23:48:26)
好暉…果然適應不了這身體。
末日武者[] (23:48:26)
◆支配者 啊?你擅自拿了我的東西?
守護者[村] (23:48:07)
◆斥魂 那就好......毒素侵蝕,是很難受的...
虛無公主[] (23:47:57)
◆死亡追擊者 槍法很好呢!
斥魂[] (23:47:43)
◆守護者 嗯...沒有,挺安分的。
虛無公主[] (23:47:33)
結束了。各位辛苦了。
末日武者[] (23:46:55)
◆邪恐夜皇 方才不想大聲說話,我現在回答你的問題。還好。(揉著太陽穴
守護者[村] (23:46:01)
◆斥魂 身體、還好嗎.....毒素,沒有爆走吧
死亡追擊者[] (23:45:56)
辛苦了~(隨意地揮著手)
符文殺手[] (23:45:30)
中:然後我沒當成抱枕,我難過。
無盡之刃[] (23:45:23)
……結束了。(垂眼)
支配者[] (23:45:18)
話說支配哥你的巧克力好好吃喔!!
喚武使[] (23:45:16)
總算是(感到疲累的活動筋骨)結束了。
符文殺手[] (23:45:12)
中:機率性的,60%
次元魔女[] (23:45:10)
中:聽說明日夢是60%機率?
末日武者[] (23:45:02)
……嘖嘖。
狂靈者[] (23:45:02)
可以換回自己的身體嗎(低頭)
符文殺手[] (23:44:57)
中:我先關電腦了,狼伴們檢討請在聊天室(鞠躬)
守護者[村] (23:44:57)
...幼狼?明日夢?
次元魔女[] (23:44:55)
哎呀,結束了呢,辛苦大家了。(吃著蛋糕
死亡追擊者[] (23:44:53)
啊~累死人了~(找個舒服的沙發跳上去翹腳躺著)
狂噬者[] (23:44:50)
中:等等 明日夢不是會無視防禦的嗎????
斥魂[] (23:44:48)
總算結束了嗎......。
綻心使[村] (23:44:45)
--中:所以明日夢為什麼還平安夜--
深淵鬼皇[] (23:44:37)
◆邪恐夜皇 嗯?怎麼了嗎~
虛無公主[] (23:44:36)
結束了。各位辛苦了。
守護者[村] (23:44:35)
...嗯?結束...了呢
支配者[] (23:44:34)
辛苦啦!!
緋焰武者[] (23:44:31)
系統出來打架。
邪恐夜皇[] (23:44:19)
◆深淵鬼皇 ……(只是看著)
 [村民勝利] 人狼的血脈成功的被根除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緋焰武者 的遺言
村哦♪
……被系統擺了一道,真的不是怎麼愉快呢。

村民3 人狼4 占卜師1 靈能者1 狂人1 獵人1 共有者2 妖狐1 背德1 埋毒者1 說謊狂1 夜梟1 貴族1 奴隸1 (?狼1)
            < < 日落、黑暗的夜晚來臨 > >
 緋焰武者 被表決處死
6 日目 ( 1 回目)
狂靈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緋焰武者
叛神使0 票投票給 1 票 → 緋焰武者
斥魂0 票投票給 1 票 → 緋焰武者
守護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緋焰武者
無盡之刃1 票投票給 1 票 → 緋焰武者
喚武使0 票投票給 1 票 → 緋焰武者
死亡追擊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緋焰武者
狂噬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緋焰武者
綻心使0 票投票給 1 票 → 緋焰武者
緋焰武者9 票投票給 1 票 → 無盡之刃
            緋焰武者 對 無盡之刃 投票處死
            叛神使 對 緋焰武者 投票處死
            守護者 對 緋焰武者 投票處死
            無盡之刃 對 緋焰武者 投票處死
            喚武使 對 緋焰武者 投票處死
            綻心使 對 緋焰武者 投票處死
            斥魂 對 緋焰武者 投票處死
            狂靈者 對 緋焰武者 投票處死
            死亡追擊者 對 緋焰武者 投票處死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緋焰武者[] (23:42:56)
◆無盡之刃 你到底是甚麼東西啊~?
緋焰武者[] (23:42:42)
那個梟單,出包了哦?沒有死亡?
斥魂[] (23:42:37)
如果我推斷錯就算了,反正我是個廢了一半的埋毒。
死亡追擊者[] (23:42:35)
所以說就是沒發動成啊。
狂噬者[] (23:42:32)
不好意思呢VC,別忘記RF和TT都出包了。
無盡之刃[] (23:42:32)
既然如此,作為夜梟,那麼若是尚未結束,接下來要選擇咒殺誰?
守護者[村] (23:42:10)
那麼,這樣推斷...今天...應該會結束吧......
斥魂[] (23:42:09)
不可能會護衛成功吧... 不是除了占卜和狼以外,能力全部喪失嗎?
叛神使[村] (23:42:07)
中:有職全都上去啦!!!!
喚武使[] (23:42:01)
有職業就先吊一吊吧,那個呢,占卜單上的狼先。
綻心使[村] (23:41:46)
中:吊,都吊
無盡之刃[] (23:41:41)
……明明半納斯德才是狼呢?(瞇眼)
狂噬者[] (23:41:32)
這樣說,四狼就是AS、RS、RF、VC,剛剛好。
緋焰武者[] (23:41:20)
吊數還夠,總之我會投◆無盡之刃就是啦~我覺得狼側那邊真的非常奇怪。(把手放在腦後)
綻心使[村] (23:41:15)
……反正有職業全幹掉吧。
叛神使[村] (23:41:06)
但是……但是……!
斥魂[] (23:40:56)
總之被黑跳夜梟,另一隻夜梟PK,然後又冒出了一個獵。
死亡追擊者[] (23:40:51)
◆叛神使 再叫就吊你啊!
綻心使[村] (23:40:50)
*夜梟。
綻心使[村] (23:40:46)
……吊光夜宵就是了。
無盡之刃[] (23:40:33)
◆緋焰武者是虛偽的夜梟。
綻心使[村] (23:40:32)
……冬狼不是這個話吧。
狂噬者[] (23:40:31)
反正RF是那奇怪的狼就對了。
叛神使[村] (23:40:31)
不會有護衛成功的吧?
守護者[村] (23:40:30)
不過、夜梟PK了....必有、一狼?
守護者[村] (23:40:19)
冬狼...又是甚麼
叛神使[村] (23:40:13)
不對的!!!
叛神使[村] (23:40:07)
好奇怪…
緋焰武者[] (23:40:02)
所以說,冬狼也不是這個提示的吧?
守護者[村] (23:40:01)
中:村後需要詳解...(看不懂
斥魂[] (23:40:00)
......又得R了嗎,怎麼一個個跟筍子一樣冒出來啊。
            狂噬者 對 緋焰武者 投票處死
死亡追擊者[] (23:39:44)
吊狼囉~~~
狂噬者[] (23:39:38)
那就只能是冬狼找錯人了。
死亡追擊者[] (23:39:34)
獵人CO♪哎呀、平時看希爾拿槍,朕早有興趣啦~

N2 狂噬者
N3 狂噬者
N4 狂噬者 成功 是真占
N5 狂噬者 成功 是真占
綻心使[村] (23:39:33)
--中:我也想說--
叛神使[村] (23:39:29)
明明可以無視護衛力的!!
狂噬者[] (23:39:18)
夢狼的話不會有平安夜。
叛神使[村] (23:39:12)
可是居然沒有襲擊占卜師嗎?
綻心使[村] (23:39:12)
明日夢
被吊時力發動當晚,無視獵人護衛與妖狐的防禦結界,貓又的自體復活也因混亂而無法發揮。
狂噬者[] (23:39:11)
肯定不是夢狼吧。
死亡追擊者[] (23:39:08)
哎呀,似乎是末狼了?
守護者[村] (23:39:07)
那個...是甚麼意思....
無盡之刃[] (23:39:07)
夜梟。
……夜晚,那道聲音總是不斷響起。
D1 無
D2 放棄
D3 深淵
D4 放棄
D5 放棄
喚武使[] (23:39:06)
罕見的名詞?
緋焰武者[] (23:38:56)
夜梟……嗎?是個新的職業,好像挺有趣的♪
N2 放棄
N3 深淵鬼皇 死亡
N4 放棄
N5 狂噬者 沒有死亡
斥魂[] (23:38:56)
中:看不懂,求科普
守護者[村] (23:38:48)
狼夢?
死亡追擊者[] (23:38:43)
早安~
綻心使[村] (23:38:42)
是狼夢。
叛神使[村] (23:38:38)
為什麼?是明日夢狼呀!
綻心使[村] (23:38:36)
……也就是說,那邊的半納斯德。
守護者[村] (23:38:23)
炎上、是甚麼意思...不太懂
綻心使[村] (23:38:21)
明日夢確認。
喚武使[] (23:38:20)
平安夜?速咬測獵?
狂噬者[] (23:38:20)
最後一狼找出來囉。
無盡之刃[] (23:38:16)
……早上好,又是平安夜嗎……?
狂噬者[] (23:38:14)
飄浮物占CO 
D1 DL 村
D2 LP 村
D3 MM 村——是註冊吧,還拖背德下去了
D4 LW 村
D5 VC 狼
守護者[村] (23:38:13)
早上...好、又平安夜?
斥魂[] (23:38:12)
喔喔?又是平安夜啊。
狂靈者[] (23:38:12)
又是平安夜...?
綻心使[村] (23:38:10)
村莊炎上,陷入一片混亂……
            < < 早晨來臨 6 日目的早上開始 > >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末日武者 的遺言
水晶球?
D1 守護者 村
D2 喚武使 村
D3 支配者 村
D4  斥魂 狼
            緋焰武者 人狼對 狂噬者 為鎖定目標
            狂噬者 對 緋焰武者 占卜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緋焰武者(人狼) (23:37:38)
今晚你將命喪於此。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3:37:26)
1/6?
斥魂[]的自言自語 (23:37:23)
...這貨以後的樣子嗎。
死亡追擊者[]的自言自語 (23:37:18)
(上膛)偶爾換換武器也不錯呢。
叛神使[村]的自言自語 (23:37:13)
該如何是好!!!(緊張的握著拳,身旁的氣息不穩定的飄著)
斥魂[]的自言自語 (23:37:11)
啊,大赫尼爾神官嗎。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3:36:59)
照那一個狂噬單子跟我的推斷...
斥魂[]的自言自語 (23:36:58)
...裡面是誰來著。
無盡之刃[]的自言自語 (23:36:50)
……………………我沒有情感,並不會被你那樣的言語所挑動。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3:36:45)
今天占VC。
斥魂[]的自言自語 (23:36:43)
不對,那個綠色的神官也不一定是白。
綻心使[村]的自言自語 (23:36:34)
明日夢?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3:36:32)
共村?靈狼
奴狂毒??
貴?占?謊
?狼背狐狼
            死亡追擊者 對 狂噬者 進行護衛
死亡追擊者[]的自言自語 (23:36:23)
今天也是護占吧?既然確定是真占那就沒有不護的理由囉♪
叛神使[村]的自言自語 (23:36:19)
這下子……啊啊!!占卜師大人危險了!!!!!!
無盡之刃[]的自言自語 (23:36:19)
今夜,若是毫無意外,人狼大概也只會咬白。(閉眼)
緋焰武者(人狼) (23:36:14)
為你感到可惜呢,你沒有占灰的機會囉?那位操控時空的古代人先生,無論你現在裡面是誰也是一樣的……
死亡追擊者[]的自言自語 (23:35:57)
這東西可真方便~♪
綻心使[村]的自言自語 (23:35:44)
……。(沉吟)
            無盡之刃 夜梟 放棄行動
死亡追擊者[]的自言自語 (23:35:37)
哎呀、平時看希爾拿槍,朕早有興趣啦~
緋焰武者(人狼) (23:35:35)
只要除去了最大威脅,我認為那已經就是勝利!
死亡追擊者[]的自言自語 (23:35:32)
(退彈,換上新子彈)
無盡之刃[]的自言自語 (23:35:31)
(……是人狼的緣故嗎?)
狂靈者(共有者) (23:35:29)
到底是練了多久啊。
叛神使[村]的自言自語 (23:35:25)
"RF"大人,必定是狼!!!
守護者[村]的自言自語 (23:35:19)
沒看過...白天、在問問
狂靈者(共有者) (23:35:16)
嘛。這個觸感。(摸了摸自己的胸腔)
斥魂[]的自言自語 (23:35:10)
五個灰單。
無盡之刃[]的自言自語 (23:35:04)
……嗯?似乎有哪裡燒起來了。
死亡追擊者[]的自言自語 (23:34:50)
啊啊、對了,可以換上獵遺了吧。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3:34:47)
那我就是神權囉。
綻心使[村]的自言自語 (23:34:37)
村莊炎上,陷入一片混亂……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3:34:33)
…果然是有那奇怪的狼在吧。(挑眉)
斥魂[]的自言自語 (23:34:32)
那麼守護是狼的可能性就很高了...。
叛神使[村]的自言自語 (23:34:24)
殘片之力……?
死亡追擊者[]的自言自語 (23:34:21)
哼?這就是那個殘片的能力?
無盡之刃[]的自言自語 (23:34:20)
……今夜,也不需要這樣的力量。
守護者[村]的自言自語 (23:34:18)
這是、甚麼
緋焰武者(人狼) (23:34:14)
哈哈,無論結果如何,今晚是狼側的夜晚♪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3:34:13)
村莊炎上,陷入一片混亂?
守護者[村]的自言自語 (23:34:13)
村莊炎上,陷入一片混亂……
叛神使[村]的自言自語 (23:34:05)
明日夢狼!?
斥魂[]的自言自語 (23:33:58)
...狼占?
         村莊炎上,陷入一片混亂……
            < < 日落、黑暗的夜晚來臨 > >
 末日武者 被表決處死
5 日目 ( 1 回目)
狂靈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末日武者
叛神使0 票投票給 1 票 → 末日武者
斥魂1 票投票給 1 票 → 末日武者
守護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末日武者
無盡之刃0 票投票給 1 票 → 末日武者
喚武使0 票投票給 1 票 → 末日武者
死亡追擊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末日武者
狂噬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末日武者
綻心使0 票投票給 1 票 → 末日武者
緋焰武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末日武者
末日武者10 票投票給 1 票 → 斥魂
            緋焰武者 對 末日武者 投票處死
            守護者 對 末日武者 投票處死
            綻心使 對 末日武者 投票處死
            狂靈者 對 末日武者 投票處死
            末日武者 對 斥魂 投票處死
            狂噬者 對 末日武者 投票處死
            無盡之刃 對 末日武者 投票處死
            喚武使 對 末日武者 投票處死
            死亡追擊者 對 末日武者 投票處死
            叛神使 對 末日武者 投票處死
            斥魂 對 末日武者 投票處死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狂噬者[] (23:32:27)
其他灰我今晚繼續占。
末日武者[] (23:32:22)
……唉,隨你們便。反正結果是這樣。
喚武使[] (23:32:15)
不外乎是毛茸...狼人了,包不包白..還是灰單為首?
叛神使[村] (23:32:08)
中:OK 我要轉到手機上了
緋焰武者[] (23:31:58)
那麼末日先生,抱歉了呢~
叛神使[村] (23:31:54)
R占!
守護者[村] (23:31:51)
沒有其他埋毒...只能、先這麼認為,斥魂為真的...
斥魂[] (23:31:48)
◆喚武使 (直盯著對方散發出的強烈違和感)......。
無盡之刃[] (23:31:48)
虛偽的占卜留下也無用。
死亡追擊者[] (23:31:45)
R占囉~
喚武使[] (23:31:35)
總之處刑呢─就是那個目前是末日的人。
狂噬者[] (23:31:30)
那麼今天就要R假占囉。
無盡之刃[] (23:31:15)
沒有其他埋毒者的情況下,那麼◆斥魂就是真正的埋毒者……
喚武使[] (23:31:04)
◆斥魂 證明是好啦但下次再看看狀況吧?...
緋焰武者[] (23:30:56)
投白單的小心一點啦。
末日武者[] (23:30:56)
……嘖。
死亡追擊者[] (23:30:54)
◆綻心使 誰叫出你白的是個假占呢?
斥魂[] (23:30:54)
不、不...等等,就算這樣不CO也能證假吧...。
綻心使[村] (23:30:51)
◆死亡追擊者 ……。(警惕看著)
叛神使[村] (23:30:26)
沒有其他埋毒者的宣告的話,只能暫時推定"RF"大人是假占了?
死亡追擊者[] (23:30:24)
◆綻心使 啊?嘛感覺挺可疑的就~抱歉啦~
綻心使[村] (23:30:23)
……不能確定是不是真的埋毒,但是艾索德……符文是假的沒錯了。
守護者[村] (23:30:07)
...不對..不是在叫我
緋焰武者[] (23:30:06)
◆斥魂 會讓狼側少了個地雷、這樣……?
斥魂[] (23:30:05)
哈、哈哈...死不了了,抱歉。
無盡之刃[] (23:29:56)
(沒有其他埋毒,大概是真正的埋毒嗎……)
末日武者[] (23:29:53)
…。
喚武使[] (23:29:37)
◆斥魂 ...大概了。
斥魂[] (23:29:37)
聲*
守護者[村] (23:29:36)
◆綻心使 ...啊?怎麼、了
綻心使[村] (23:29:31)
◆死亡追擊者 為什麼連續投身為白單的我。
斥魂[] (23:29:22)
...我是不是不用出面。(小生咕噥著)
綻心使[村] (23:29:19)
那邊的守護者先生。
死亡追擊者[] (23:29:14)
那麼~確認RF是假占囉?
綻心使[村] (23:29:10)
……還有件事。
喚武使[] (23:29:08)
不過─到是找到假占?
叛神使[村] (23:29:01)
"RF"大人顯假了?
末日武者[] (23:29:01)
…你是沒別的可以跳了嗎,狼。
死亡追擊者[] (23:28:50)
哈哈哈!哎呀人算不如天算啊♪
綻心使[村] (23:28:47)
在5人以前務必R占。
喚武使[] (23:28:46)
吊毒可是會隨便找一個人陪葬的,連這都忘了?(嘆氣)
綻心使[村] (23:28:39)
安全線是5人。
斥魂[] (23:28:37)
真的埋毒在這,這下就知道真的是誰了。
守護者[村] (23:28:36)
符雯...不可能是毒...沒有、被毒害死的...
狂噬者[] (23:28:36)
RF,LW是狼毒的話那昨天沒有毒死人是什麼意思呢?(冷笑)
綻心使[村] (23:28:33)
……那暫時可以確認兩狼已死。
無盡之刃[] (23:28:30)
已註冊的局面看來,看來是獵人成功了。
叛神使[村] (23:28:25)
真正的埋毒者出現了嗎?
緋焰武者[] (23:28:13)
……那是狼遺嗎。(扶額)
狂靈者[] (23:28:09)
是平安夜呢。
綻心使[村] (23:28:08)
……假貨。
末日武者[] (23:28:07)
這遺書是不是傻——啊。
死亡追擊者[] (23:28:02)
哦哦~平安夜~!
守護者[村] (23:28:01)
黑白單呢....
叛神使[村] (23:28:00)
不對,RS大人不是毒!
斥魂[] (23:27:55)
埋毒者CO
稍微調整了這貨體內的能量,總之
赫尼爾之力製造的毒刺味道如何啊?
綻心使[村] (23:27:54)
符文殺手 的遺言
毒CO。
無盡之刃[] (23:27:53)
……早上好,平安夜嗎。
狂噬者[] (23:27:47)
飄浮物占CO 
D1 DL 村
D2 LP 村
D3 MM 村——是註冊吧,還拖背德下去了
D4 LW 村
守護者[村] (23:27:43)
早上、好.....平安夜?
末日武者[] (23:27:43)
水晶球?
D1 守護者 村
D2 喚武使 村
D3 支配者 村
D4  斥魂 狼
            < < 早晨來臨 5 日目的早上開始 > >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符文殺手 的遺言
毒CO。嘛,手邊沒有炸彈,只能先靠這個。(拍拍一旁的地之艾爾)
            末日武者 人狼對 狂噬者 為鎖定目標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緋焰武者(人狼) (23:26:05)
不過,也許可以按照普通方法玩……我知道了。
末日武者[](人狼) (23:25:52)
今天咬占,出黑。
緋焰武者(人狼) (23:25:50)
你要是想出黑的話,踩雷才能發揮能力。
            狂噬者 對 斥魂 占卜
無盡之刃[]的自言自語 (23:25:35)
(緩緩閉上雙眼)
            死亡追擊者 對 狂噬者 進行護衛
死亡追擊者[]的自言自語 (23:25:27)
啊啊~這聲音不錯聽啊♪
無盡之刃[]的自言自語 (23:25:25)
………………康沃爾。
守護者[村]的自言自語 (23:25:19)
明天...狼會咬貴族、還是剩下的白單呢.....
末日武者[](人狼) (23:25:17)
沒賭中只能說運氣不好了呢,哈。
無盡之刃[]的自言自語 (23:25:16)
……我也不需要你。(低語)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3:25:08)
今天占LW,他兩天都沒有投VP或AS。
死亡追擊者[]的自言自語 (23:25:08)
暫且還是護占吧?雖然朕是不怎麼喜歡當別人的盾牌啦。(上膛)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3:25:03)
所以...我不喜歡當必白啊...。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3:24:51)
有黑單...先處刑占卜師再說。
            無盡之刃 夜梟 放棄行動
叛神使[村]的自言自語 (23:24:43)
中:好想死喔。(比愛心)
緋焰武者(人狼) (23:24:36)
失敗的話那會增加一吊,你想賭嗎?
無盡之刃[]的自言自語 (23:24:35)
……今夜並不需要這樣的力量。(垂眼)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3:24:20)
占卜一,所以剩下二。
緋焰武者(人狼) (23:24:16)
明日夢的能力在末狼沒有用啊……要是我被找出來要怎麼辦呢。
末日武者[](人狼) (23:24:15)
末日武者[](人狼) (23:24:12)
不管如何,隨便出個黑單吧,想咬占嗎?(笑著看對方
死亡追擊者[]的自言自語 (23:24:01)
昨晚也是空包彈啊?(對空鳴槍)
綻心使[村]的自言自語 (23:23:50)
三分之一。
我是村民。

以下的話,請注意。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3:23:47)
狼的數量...說謊狂已經掰了所以四扣一剩下三。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3:23:42)
AP不是狼吧。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3:23:38)
2 日目 ( 1 回目)
叛神使 2 票 投票給 1 票 → 修羅
3 日目 ( 1 回目)
叛神使 0 票 投票給 1 票 → 虛無公主
無盡之刃[]的自言自語 (23:23:37)
妖狐、背德、咬貴死奴、真/狂靈(咒殺成功)。
死亡追擊者[]的自言自語 (23:23:36)
死的人多起來了,小子們急了嗎,真是的~
守護者[村]的自言自語 (23:23:36)
啊、共有還活著,太好了
末日武者[](人狼) (23:23:30)
有記得就好了…
綻心使[村]的自言自語 (23:23:29)
……狼占確認。
斥魂[]的自言自語 (23:23:22)
(無力的靠在床邊)...好累。
狂靈者(共有者) (23:23:20)
真想回到自己的身體去。(皺眉)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3:23:13)
...占勢必R無論如何。
守護者[村]的自言自語 (23:23:09)
真是混亂的一天.........
綻心使[村]的自言自語 (23:23:02)
中:還連投。
叛神使[村]的自言自語 (23:23:02)
啊啊...
叛神使[村]的自言自語 (23:22:55)
中:怎麼不是我死。
無盡之刃[]的自言自語 (23:22:55)
……那麼,整理四屍的情況。
緋焰武者(人狼) (23:22:48)
……希望他會記得把毒遺換回去。
綻心使[村]的自言自語 (23:22:42)
中:投什麼啊,我是白單謝謝。
末日武者[](人狼) (23:22:38)
            < < 日落、黑暗的夜晚來臨 > >
 符文殺手 被表決處死
4 日目 ( 3 回目)
狂靈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符文殺手
叛神使5 票投票給 1 票 → 符文殺手
斥魂0 票投票給 1 票 → 符文殺手
守護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叛神使
無盡之刃1 票投票給 1 票 → 符文殺手
喚武使0 票投票給 1 票 → 叛神使
死亡追擊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符文殺手
狂噬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符文殺手
綻心使0 票投票給 1 票 → 無盡之刃
緋焰武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叛神使
符文殺手6 票投票給 1 票 → 叛神使
末日武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叛神使
4 日目 ( 2 回目)
狂靈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符文殺手
叛神使5 票投票給 1 票 → 符文殺手
斥魂0 票投票給 1 票 → 符文殺手
守護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叛神使
無盡之刃1 票投票給 1 票 → 符文殺手
喚武使0 票投票給 1 票 → 叛神使
死亡追擊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綻心使
狂噬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符文殺手
綻心使1 票投票給 1 票 → 無盡之刃
緋焰武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叛神使
符文殺手5 票投票給 1 票 → 叛神使
末日武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叛神使
4 日目 ( 1 回目)
狂靈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符文殺手
叛神使4 票投票給 1 票 → 符文殺手
斥魂0 票投票給 1 票 → 符文殺手
守護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叛神使
無盡之刃1 票投票給 1 票 → 緋焰武者
喚武使0 票投票給 1 票 → 叛神使
死亡追擊者1 票投票給 1 票 → 綻心使
狂噬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符文殺手
綻心使1 票投票給 1 票 → 無盡之刃
緋焰武者1 票投票給 1 票 → 叛神使
符文殺手4 票投票給 1 票 → 死亡追擊者
末日武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叛神使
            斥魂 對 符文殺手 投票處死
            緋焰武者 對 叛神使 投票處死
            綻心使 對 無盡之刃 投票處死
            喚武使 對 叛神使 投票處死
            死亡追擊者 對 符文殺手 投票處死
            無盡之刃 對 符文殺手 投票處死
            符文殺手 對 叛神使 投票處死
            末日武者 對 叛神使 投票處死
            狂靈者 對 符文殺手 投票處死
            守護者 對 叛神使 投票處死
            叛神使 對 符文殺手 投票處死
            狂噬者 對 符文殺手 投票處死
         請重新投票( 2 回目)
            綻心使 對 無盡之刃 投票處死
            狂噬者 對 符文殺手 投票處死
            緋焰武者 對 叛神使 投票處死
            狂靈者 對 符文殺手 投票處死
            死亡追擊者 對 綻心使 投票處死
            喚武使 對 叛神使 投票處死
            末日武者 對 叛神使 投票處死
            無盡之刃 對 符文殺手 投票處死
            斥魂 對 符文殺手 投票處死
            符文殺手 對 叛神使 投票處死
            守護者 對 叛神使 投票處死
            叛神使 對 符文殺手 投票處死
         請重新投票( 1 回目)
            緋焰武者 對 叛神使 投票處死
            狂噬者 對 符文殺手 投票處死
            無盡之刃 對 緋焰武者 投票處死
            喚武使 對 叛神使 投票處死
            末日武者 對 叛神使 投票處死
            斥魂 對 符文殺手 投票處死
            狂靈者 對 符文殺手 投票處死
            綻心使 對 無盡之刃 投票處死
            叛神使 對 符文殺手 投票處死
            符文殺手 對 死亡追擊者 投票處死
            死亡追擊者 對 綻心使 投票處死
            守護者 對 叛神使 投票處死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斥魂[] (23:19:07)
灰單六個,避白散投。
無盡之刃[] (23:19:01)
今日避白散投較佳,灰單尚餘不少。
符文殺手[] (23:18:59)
也是。(搔頭)
喚武使[] (23:18:59)
延一天如何?
綻心使[村] (23:18:52)
……可以再吊灰。
緋焰武者[] (23:18:51)
尚有6灰。
守護者[村] (23:18:41)
R占...是必然......但是灰單,似乎還很多?
狂噬者[] (23:18:40)
還有那麼多灰單,這時R占太早了。(蹙眉)
死亡追擊者[] (23:18:39)
◆喚武使 必白要好好鼓勵一下啊♪
緋焰武者[] (23:18:31)
還有灰嗎?
斥魂[] (23:18:19)
得留吊數R占了嗎。
符文殺手[] (23:18:16)
所以今天該避白,或者R占?
無盡之刃[] (23:18:12)
……確實如此,依照狀況來看,至少剩下三狼。
狂噬者[] (23:18:12)
◆符文殺手 謊沒有變身,只能是3狼。
喚武使[] (23:18:03)
◆死亡追擊者 哦什麼阿哦...
狂噬者[] (23:17:56)
按這吊法,只能是剩3狼了吧。也許還有一狼混在占裡呢。
符文殺手[] (23:17:51)
場上或許剩下三狼或四狼?
斥魂[] (23:17:50)
兩個都死了...,回到原點了。
守護者[村] (23:17:50)
所以...至少、少了一狼了...呢
喚武使[] (23:17:40)
◆無盡之刃 是呢,知道時我也蠻訝異的。
斥魂[] (23:17:23)
村民3 人狼4 占卜師1 靈能者1 狂人1 獵人1 共有者2 妖狐1 背德1 埋毒者1 說謊狂1 夜梟1 貴族1 奴隸1 (?狼1)
狂噬者[] (23:17:20)
狂人也殺得死,所以也可能是狂人。
符文殺手[] (23:17:18)
是吧,所以可能是吊狂咒真,或者相反。
無盡之刃[] (23:17:17)
◆斥魂 除了人狼與妖狐以外,都會成功被咒殺。
斥魂[] (23:17:14)
目前確定不會狐勝了,剩下就是幾匹狼的問題了。
死亡追擊者[] (23:17:10)
◆喚武使 哦~(鼓掌)
守護者[村] (23:17:01)
夜梟,只有非人才會殺不死...對吧
緋焰武者[] (23:17:00)
貴奴出了……一靈被咒,總之靈裡有一狼?
末日武者[] (23:16:59)
貴奴也出來了啊…(做了下筆記
喚武使[] (23:16:59)
這串太精采了還沒來得及寫好筆記。
綻心使[村] (23:16:58)
3靈全滅,也就是說起碼有狼被消滅了。
無盡之刃[] (23:16:38)
◆喚武使 你是……貴族嗎。
守護者[村] (23:16:37)
貴族也出來了...
斥魂[] (23:16:35)
狂人和真靈,都會被夜梟弄死吧?
狂噬者[] (23:16:35)
不過肯定一狼一狐已經死囉。
死亡追擊者[] (23:16:32)
好啦好啦別沮喪♪至少狐側滅絕啦♪
喚武使[] (23:16:30)
總之就和她說的一樣,我是貴族。
綻心使[村] (23:16:23)
◆無盡之刃 ……只能確認是人頭。
符文殺手[] (23:16:22)
這樣子,狼大概都還在場上。(掃視四周)
無盡之刃[] (23:16:19)
……貴族?
末日武者[] (23:16:10)
…結果是註冊拖背還自爆,真是笑死人了。
綻心使[村] (23:16:08)
◆狂噬者 魔法師呢?(瞥一眼
無盡之刃[] (23:15:56)
那麼,看來魔族為真靈嗎……(思索)
符文殺手[] (23:15:41)
(我終於不用擔心炸彈了……)
喚武使[] (23:15:39)
支配狐聖殿背德咒深淵然後...襲擊我或奴隸?
狂噬者[] (23:15:36)
依我看,MM是狐、TT是背、DB是狂、DW是奴。
緋焰武者[] (23:15:30)
真背狂或是真背狼吧?
綻心使[村] (23:15:28)
咒殺、詛咒、咬,吊、拖
斥魂[] (23:15:24)
喔...早上了嗎。
死亡追擊者[] (23:15:23)
死了一占嗎?這樣剛好呢♪
叛神使[村] (23:15:21)
註冊拖背,咒死了靈
末日武者[] (23:15:16)
…?我說那誰得遺書根本是自爆吧。
無盡之刃[] (23:15:02)
看來,其中一占是背德。
符文殺手[] (23:15:01)
這下只剩下兩位占卜了呢。
守護者[村] (23:15:01)
註冊拖背德...占卜,很厲害呢
狂噬者[] (23:14:52)
果然是背占混進去了呢。(輕笑)
狂靈者[] (23:14:45)
怎麼那麼多屍體...。
符文殺手[] (23:14:38)
註冊?
末日武者[] (23:14:36)
…死的真多啊。
無盡之刃[] (23:14:34)
……?四屍。
狂噬者[] (23:14:33)
…註冊了吧。
守護者[村] (23:14:28)
早....嗯?屍體、有點多
末日武者[] (23:14:26)
水晶球?
D1 守護者 村
D2 喚武使 村
D3 支配者 村
狂噬者[] (23:14:23)
我身旁的飄浮物是怎用的?用來占卜的嗎。

飄浮物占CO 
D1 DL 村
D2 LP 村
D3 MM 村
緋焰武者[] (23:14:22)
……哇。
            < < 早晨來臨 4 日目的早上開始 > >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聖殿禁衛軍 的遺言
占co。

別人的炸彈比較好玩。

D1 次元魔女:人!
D2 綻心使:人!
D3 支配者:人!
次元魔女 的遺言
奴隸co
貴族是,喚武
既然都是次元了,那麼稍微模仿一下?
"愛莎大人我就先去天國了喔?"
......好像不太像可是又好羞恥(掩面
深淵鬼皇 的遺言
哎呀哎呀是靈PK♪
D2 修羅   人
D3 虛無公主

嗯?咒魔族……哦哦,是要咒我嗎♪
總之就是"小狐狸"隱狂跳靈,"VP"狼靈這樣沒錯吧~?

我說——黑眼的(自己叫自己黑眼還真是怪怪的),它們叫迪納摩!
都不奢望你會知道用法了,藥劑在裂縫裡有。那個總會開了吧?
別耗掉太多啊,那是一星期的量來著。
虛無公主 的遺言

靈能CO
這次是擔任靈能的工作,我會小心的檢驗各位。
嗯、蝙蝠也會幫忙、不知道為什麼跑回來了?(一臉疑惑的看著蝙蝠在上空盤旋)
N1 並未有人被處刑
N2 修羅 狼

吊灰咒靈覺得比較好。雖然、我被咒似乎會減少人數。
辛苦各位了。
支配者 的遺言
今天只是一個普通在普通不過的村人呢~猜猜我是誰阿!!
 聖殿禁衛軍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次元魔女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支配者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深淵鬼皇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末日武者 人狼對 次元魔女 為鎖定目標
            死亡追擊者 對 狂噬者 進行護衛
            狂噬者 對 支配者 占卜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狂靈者(共有者) (23:12:55)
哈....。(輕輕摸了一下)
死亡追擊者[]的自言自語 (23:12:49)
真不錯哦、這武器~
聖殿禁衛軍[]的自言自語 (23:12:49)
清單速度太快了!(大字躺
符文殺手(人狼) (23:12:48)
有的。換了。
無盡之刃[]的自言自語 (23:12:45)
現在也只能靜待夜晚結束,明日早晨的結果將會訴說一切……(閉眼)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3:12:45)
那我今天找MM。
緋焰武者(人狼) (23:12:37)
記得換毒遺喔。
死亡追擊者[]的自言自語 (23:12:34)
(子彈再上膛)
死亡追擊者[]的自言自語 (23:12:23)
那麼今夜的護衛對象~(對空鳴槍)
斥魂[]的自言自語 (23:12:22)
投VP的全部列入觀察名單。
狂靈者(共有者) (23:12:22)
是說他有練過?(看著身上的胸肌)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3:12:19)
怪怪的?還是是多想了。
無盡之刃[]的自言自語 (23:12:13)
依照昨夜的情況看來,狼今夜咬白的機率較大。
聖殿禁衛軍[]的自言自語 (23:12:10)
雖然直覺告訴我不太妙。(搔頭)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3:12:10)
再確認一定有非人側確實可以減少真占的工作量...
支配者[] (23:12:09)
支配哥的衣櫃有什麼??(翻
緋焰武者(人狼) (23:12:06)
好的,了解!
守護者[村]的自言自語 (23:11:55)
要是、魔族沒死...就能確定非人
無盡之刃[]的自言自語 (23:11:55)
……聲音,真煩人。
符文殺手(人狼) (23:11:51)
不,我還是跳毒。要不出錯的話……
死亡追擊者[]的自言自語 (23:11:40)
哈哈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
末日武者[](人狼) (23:11:34)
嘖,還是出白的嗎…?(看著配置
綻心使[村]的自言自語 (23:11:31)
……這個指控是指有狼占,需要R占嗎……
支配者[] (23:11:26)
今天只是一個普通在普通不過的村人呢~猜猜我是誰阿!!
緋焰武者(人狼) (23:11:15)
你也可以考慮夜梟~?
無盡之刃[]的自言自語 (23:11:09)
尚未有註冊的情況,只能繼續觀察占卜的占單。
綻心使[村]的自言自語 (23:11:06)
*狐狸小姐
死亡追擊者[]的自言自語 (23:11:05)
真是~惡趣味的傢伙啊。
綻心使[村]的自言自語 (23:11:01)
……魔族說修羅是人。
聖殿禁衛軍[]的自言自語 (23:11:01)
先包再說,或許有人也一樣占到然後咬狐什麼之類。
符文殺手(人狼) (23:10:55)
這下子只能跳毒了。
末日武者[](人狼) (23:10:53)
今天繼續咬白,然後我該出隨便一個誰黑單了?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3:10:45)
總之今晚應該會咒死人囉。
死亡追擊者[]的自言自語 (23:10:40)
一個是朕的身體...另一個是借朕身體的小騎士啊。(笑出來)
緋焰武者(人狼) (23:10:38)
目前還不能認出真占,認出了的時候就出一黑,要是踩雷被吊也可以衝到真占。
斥魂[]的自言自語 (23:10:34)
...希望這樣夠討咬。
無盡之刃[]的自言自語 (23:10:29)
三占、三靈,當中必各有一真。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3:10:25)
…又或者,DB真AS狂?
深淵鬼皇[]的自言自語 (23:10:17)
嗯哼,換到了真靈♪
聖殿禁衛軍[]的自言自語 (23:10:16)
但是相對風險也很大,這倒是錯估了。
狂靈者(共有者) (23:10:16)
呵呵..。感覺有點奇怪呢。
次元魔女[]的自言自語 (23:10:13)
好累,明明什麼都沒有做阿......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3:10:09)
咒一個靈吊一個灰單?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3:10:09)
DB是狼靈不會出對方人吧。(挑眉)
末日武者[](人狼) (23:10:08)
應該是了。如果背德沒這麼蠢去跳靈。
守護者[村]的自言自語 (23:09:53)
...次元?
符文殺手(人狼) (23:09:53)
是狂靈吧。這下子就沒有跳靈的選擇了。
            無盡之刃 夜梟對 深淵鬼皇 進行詛咒
守護者[村]的自言自語 (23:09:42)
馬上就咬白單.....狼、會藏在第一天的單子裡嗎
聖殿禁衛軍[]的自言自語 (23:09:40)
該讓他知道誰是他家信徒囉。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3:09:39)
看來夜梟大概是選深淵了?
無盡之刃[]的自言自語 (23:09:36)
……那麼,依照早晨的情報,選擇那位魔族。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3:09:32)
DB是狂人吧。
末日武者[](人狼) (23:09:31)
…。(撐頰
緋焰武者(人狼) (23:09:30)
狂跳了靈,那場上就是真狼背……?
守護者[村]的自言自語 (23:09:28)
似乎、對村很不利呢......
狂靈者(共有者) (23:09:27)
.....(看著自己被吊上去)
聖殿禁衛軍[]的自言自語 (23:09:24)
賭對了。(笑了笑)
斥魂[]的自言自語 (23:09:18)
七比十,有黑單的被吊了。
            < < 日落、黑暗的夜晚來臨 > >
 虛無公主 被表決處死
3 日目 ( 1 回目)
狂靈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深淵鬼皇
叛神使0 票投票給 1 票 → 虛無公主
虛無公主10 票投票給 1 票 → 深淵鬼皇
次元魔女0 票投票給 1 票 → 虛無公主
深淵鬼皇7 票投票給 1 票 → 虛無公主
斥魂0 票投票給 1 票 → 深淵鬼皇
守護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深淵鬼皇
無盡之刃0 票投票給 1 票 → 虛無公主
喚武使0 票投票給 1 票 → 虛無公主
死亡追擊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虛無公主
狂噬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深淵鬼皇
綻心使0 票投票給 1 票 → 虛無公主
緋焰武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虛無公主
符文殺手0 票投票給 1 票 → 深淵鬼皇
聖殿禁衛軍0 票投票給 1 票 → 虛無公主
支配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深淵鬼皇
末日武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虛無公主
            緋焰武者 對 虛無公主 投票處死
            狂噬者 對 深淵鬼皇 投票處死
            次元魔女 對 虛無公主 投票處死
            虛無公主 對 深淵鬼皇 投票處死
            末日武者 對 虛無公主 投票處死
            喚武使 對 虛無公主 投票處死
            叛神使 對 虛無公主 投票處死
            深淵鬼皇 對 虛無公主 投票處死
            狂靈者 對 深淵鬼皇 投票處死
            聖殿禁衛軍 對 虛無公主 投票處死
            守護者 對 深淵鬼皇 投票處死
            支配者 對 深淵鬼皇 投票處死
            符文殺手 對 深淵鬼皇 投票處死
            無盡之刃 對 虛無公主 投票處死
            斥魂 對 深淵鬼皇 投票處死
            綻心使 對 虛無公主 投票處死
            死亡追擊者 對 虛無公主 投票處死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斥魂[] (23:07:21)
基本套路都會跳的。
綻心使[村] (23:07:16)
R1咒1
狂靈者[] (23:07:15)
那麼今天是R靈?
狂噬者[] (23:07:02)
總之狼肯定有出靈就對了。
喚武使[] (23:07:01)
在這種場面不免俗就是全上...,所以?
死亡追擊者[] (23:06:52)
嗯~咒魔族聽起來真刺耳。(小拇指挖耳朵)朕可沒阻止你們喔。
末日武者[] (23:06:50)
該R的就是要R呢…?(看著
綻心使[村] (23:06:43)
……(雖然比較想咒一個靈,吊一個灰單。)
守護者[村] (23:06:40)
夜梟...夜晚,就麻煩你了....
斥魂[] (23:06:40)
另外我覺得應該有狼被包進白單裡了,得注意一下。
聖殿禁衛軍[] (23:06:27)
現在誰都不能信。(拋炸彈
深淵鬼皇[] (23:06:26)
◆叛神使 猜對了~沒有獎勵。
符文殺手[] (23:06:21)
如果是狂靈,也不排除誤爆了。
緋焰武者[] (23:06:21)
對對,夜梟還在。可是如果不幸選中真靈的話,就不妙了。
支配者[] (23:06:19)
中:換個機器
無盡之刃[] (23:06:18)
◆守護者 說謊狂變換為第三日早晨,因此遺書中未寫明也無妨。
守護者[村] (23:06:14)
那......今天、R靈...囉,誰呢...
斥魂[] (23:06:07)
反正CO的都R吧,也只能這樣了。
深淵鬼皇[] (23:06:01)
至於"VP"……嗯……狼側居然還有那個餘力跳靈嗎~?
虛無公主[] (23:05:53)
可是驗出來修羅姊是人狼。 目前少了一狼呢。
叛神使[村] (23:05:52)
對了,還有夜梟大人呢!
狂噬者[] (23:05:46)
我覺得會是真狼背—真狂狼吧?
符文殺手[] (23:05:45)
那麼就麻煩夜梟,詛咒其中一靈了?
綻心使[村] (23:05:44)
可以請夜梟咒魔族嗎。
聖殿禁衛軍[] (23:05:25)
到處都是靈能。
深淵鬼皇[] (23:05:24)
我看是"小狐狸"隱狂出靈被吊上去了吧~?(側頭)
守護者[村] (23:05:19)
說起來、說謊狂,沒有說.....摸了誰...呢?
綻心使[村] (23:05:14)
……傾向狼狼真靈。
無盡之刃[] (23:05:11)
……若是決定要R,這次有夜梟的存在,或許可以將其中一位託付給夜梟。
死亡追擊者[] (23:05:11)
R靈了?(笑得燦爛)
叛神使[村] (23:05:09)
◆深淵鬼皇 嗚...DE大人?(聽著玩世不恭的語氣猜測)
支配者[] (23:05:05)
這樣加修羅就有三個靈能了
喚武使[] (23:05:01)
靈能全上去之後,兩狼或是一狼一狂之類的。
符文殺手[] (23:04:57)
也只能這樣了。只是不清楚哪個是真的。保險起見也只能……
緋焰武者[] (23:04:55)
兩位靈能也是灰單……?
虛無公主[] (23:04:54)
但是為了避免大家之後不太信任我的檢驗,所以早出面了。
末日武者[] (23:04:44)
還有兩個靈能啊
守護者[村] (23:04:41)
靈、三個....狂、狼、真?
深淵鬼皇[] (23:04:36)
◆叛神使 你猜♪(笑)
虛無公主[] (23:04:34)
早出來似乎不太妙,另一位也不見的是人狼。
次元魔女[] (23:04:25)
咦,靈能?
狂噬者[] (23:04:24)
2靈PK?有趣。(冷笑)
符文殺手[] (23:04:24)
靈PK啊。嗯……
斥魂[] (23:04:24)
總共兩個靈PK嗎?看來只能R了。
綻心使[村] (23:04:24)
……全吊吧。
叛神使[村] (23:04:17)
DB大人?VP大人?嗯?您們裡面是誰呀?
狂靈者[] (23:04:16)
◆狂噬者 謝謝你的白單了。
死亡追擊者[] (23:04:14)
哦?
綻心使[村] (23:04:14)
三靈嗎。
支配者[] (23:04:13)
好多靈能阿
深淵鬼皇[] (23:04:12)
——說謊真可憐,這下就不能贏了~
無盡之刃[] (23:04:10)
……三位?
緋焰武者[] (23:04:10)
這樣的話,謊就無法勝利了……
喚武使[] (23:04:08)
喔?果然呢。
聖殿禁衛軍[] (23:04:08)
嗯?有靈能了。
守護者[村] (23:04:00)
...靈?這麼早出來嗎
無盡之刃[] (23:04:00)
……靈PK嗎。
虛無公主[] (23:03:58)
靈能CO
這次是擔任靈能的工作,我會小心的檢驗各位。
N1 並未有人被處刑
N2 修羅 狼
支配者[] (23:03:54)
咬謊阿....
叛神使[村] (23:03:54)
欸?
聖殿禁衛軍[] (23:03:42)
會不會太準了一點。
斥魂[] (23:03:42)
DE
DL○ LP○

RF
GA○ ArT○

TT
DW○ EE○
守護者[村] (23:03:40)
靈能...要是真的消失了,會很困擾.....
深淵鬼皇[] (23:03:38)
哎呀哎呀是靈PK♪
D2 修羅 人
狂噬者[] (23:03:33)
有靈能PK嗎?(挑眉)
綻心使[村] (23:03:33)
(……這是人類所說的愚人節玩笑嗎。)(看著遺書
末日武者[] (23:03:29)
喔——還真是挺精采的啊?吊靈又咬謊呢。
次元魔女[] (23:03:26)
吊靈了呢,並且咬謊。大家早上好。
喚武使[] (23:03:19)
吊靈咬謊...?這是什麼直覺(瞇眼)
虛無公主[] (23:03:18)
吊了靈能咬了說謊狂呢。 各位早上好。
無盡之刃[] (23:03:12)
吊靈,咬謊嗎……
叛神使[村] (23:03:08)
啊!?說謊狂大人的遺書,以及小女子的身體...次元大人吊靈了?
死亡追擊者[] (23:03:08)
早安~♪哎呀?吊了靈了~
符文殺手[] (23:03:04)
謊夜死了嗎……
斥魂[] (23:02:57)
吊靈...然後咬謊了?
緋焰武者[] (23:02:56)
吊靈、咬謊?
支配者[] (23:02:54)
早安!
守護者[村] (23:02:50)
早上好....吊靈、咬說謊狂嗎
狂噬者[] (23:02:48)
啊?我的白單被咬了啊。
聖殿禁衛軍[] (23:02:42)
占co。

有沒有看過用炸彈占卜的?我玩給你看。

D1 次元魔女:人!
D2 綻心使:人!
末日武者[] (23:02:38)
水晶球?
D1 守護者 村
D2 喚武使 村
狂噬者[] (23:02:38)
我身旁的飄浮物是怎用的?用來占卜的嗎。

飄浮物占CO 
D1 DL 村
D2 LP 村
聖殿禁衛軍[] (23:02:37)
早。
            < < 早晨來臨 3 日目的早上開始 > >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邪恐夜皇 的遺言
說謊狂
——使用你的身體所得到這樣的職位?

沒能行動就上去,咬白單呢?你們怎麼想呢——
修羅 的遺言

靈能者co!☆不知道為何,愛莎大人對幽靈不覺得害怕了……?☆
D1 幽靈還沒出現呢
 邪恐夜皇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末日武者 人狼對 邪恐夜皇 為鎖定目標
            邪恐夜皇 說謊狂對 狂噬者 進行模仿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虛無公主[]的自言自語 (23:01:07)
那麼、今天冒犯了。不知道裡面是誰的修羅姊。(小心地翻著衣物)
支配者[] (23:01:06)
話說支配哥的衣櫃裡裝什麼阿!!
死亡追擊者[]的自言自語 (23:01:05)
哎呀♪真清脆♪
斥魂[]的自言自語 (23:01:02)
好累...這貨到底怎麼過日子的...。(揉著太陽穴)
符文殺手(人狼) (23:01:02)
該出修羅姊姊黑或白呢?
緋焰武者(人狼) (23:00:58)
別忘了,每晚要換毒遺啊~
死亡追擊者[]的自言自語 (23:00:57)
就這樣吧♪(拉上膛聽著子彈進入槍膛的聲音)
無盡之刃[]的自言自語 (23:00:57)
……(決定不予理會那煩人的聲音,緩緩閉上了雙眸)
次元魔女[]的自言自語 (23:00:52)
不對,體內靈魂是無盡?......總之,希望別出事情。
聖殿禁衛軍[]的自言自語 (23:00:50)
第三天包白吧。
虛無公主[]的自言自語 (23:00:43)
…沒有理會呢。 
支配者[] (23:00:43)
只好請那些可愛的狼幫我盡力除掉他們了~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3:00:41)
好好面對接下來吧!(淺笑)
末日武者[](人狼) (23:00:37)
行,那我先隨便出個白了。(準備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3:00:31)
嗎,想那麼多也沒有用(伸懶腰)
次元魔女[]的自言自語 (23:00:27)
阿阿,對了,希望喚武可別被咬......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3:00:19)
諷刺著...呢。
符文殺手(人狼) (23:00:17)
那麼我跳靈好了。(準備靈單)
支配者[] (23:00:13)
場上應該很多人被混淆了視聽,共有應該都知道是假共吧
狂靈者(共有者) (23:00:10)
最後一聲。哎呀真麻煩。
            死亡追擊者 對 狂噬者 進行護衛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3:00:05)
和黑暗艾爾融合太久了嗎?在以前還是感到令人安心的純淨艾爾氣息,對現在的我來說是慢性毒藥...哈...
緋焰武者(人狼) (23:00:04)
可以。明日夢被吊的話當天全村會知道死了一狼,到時候一定要衝真占。
次元魔女[]的自言自語 (22:59:59)
剛剛三占,據說是狂狼背?不過也不能否定是狼不出占呢。
守護者[村]的自言自語 (22:59:59)
共有還在呢
聖殿禁衛軍[]的自言自語 (22:59:54)
啊啊啊啊啊煩人--(打開窗戶隨手抄了一顆炸彈扔出去)
虛無公主[]的自言自語 (22:59:47)
不能讓虛無姊的形象有何差錯才是。 蝙蝠要幫忙嗎? (看著附近到處飛的安古勒)
            狂噬者 對 狂靈者 占卜
綻心使[村]的自言自語 (22:59:38)
(抱住肩膀)……是這個軀體的緣故嗎……
末日武者[](人狼) (22:59:32)
那麼今天開始咬白嗎?明天先繼續出白單了………
緋焰武者(人狼) (22:59:32)
遺書每晚記得換毒遺~
狂靈者(共有者) (22:59:28)
哼,無聊玩玩迪納摩好了(燦爛笑著)
叛神使[村]的自言自語 (22:59:24)
這根頭髮好長啊?(抓著呆毛仔細打量著)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2:59:23)
……LP也有用那飄浮物的吧,能看一下他如何用這東西嗎。
緋焰武者(人狼) (22:59:19)
我目前是村,如果在意毒的話可以跳毒。
符文殺手(人狼) (22:59:18)
目前留了村遺。
聖殿禁衛軍[]的自言自語 (22:59:17)
但是真占占到的可能性--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2:59:15)
到現在才適應一點點呢,喚武的氣息...這樣說感覺超級奇怪的(看著自己的掌心)
無盡之刃[]的自言自語 (22:59:15)
……你只要閉上嘴就好。
綻心使[村]的自言自語 (22:59:09)
……縱然是夜晚,還是很溫暖。
虛無公主[]的自言自語 (22:59:03)
這衣服真的好短。(蹲下身、努力的調整好姿勢不走光)
符文殺手(人狼) (22:58:54)
嗯……所以被黑了的話,該跳靈、跳毒?
聖殿禁衛軍[]的自言自語 (22:58:54)
(拋著炸彈思考著什麼)留到第三天占?有點風險,蘇然這樣看來沒有人想投他
叛神使[村]的自言自語 (22:58:51)
那就來幫AP大人整理一下頭髮?
深淵鬼皇[]的自言自語 (22:58:49)
看看明天有沒有謊好了,沒有就留著PK囉♪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2:58:46)
這...不重要...我剛剛也說了(揉眉)
死亡追擊者[]的自言自語 (22:58:42)
好啦,那麼今天挑一占護♪
次元魔女[]的自言自語 (22:58:41)
唉......模仿愛莎好難阿。
無盡之刃[]的自言自語 (22:58:40)
……是因為暗黑艾爾的氣息嗎?還是因為那煩人的聲音……
斥魂[]的自言自語 (22:58:40)
......。(好像哪裡怪怪的)
支配者[] (22:58:39)
場上我看應該是真狂狼吧,如果沒有算謊的話
狂靈者(共有者) (22:58:39)
這種男性的身軀!我才不稀罕!
叛神使[村]的自言自語 (22:58:38)
也沒有辦法呢...
邪恐夜皇[]的自言自語 (22:58:36)
定在狂噬——不對,邪恐他是真的話。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2:58:29)
那今天就是他囉。
斥魂[]的自言自語 (22:58:28)
加把勁啊你個紫毛,別那麼簡單就讓我的身體被處刑啊。
深淵鬼皇[]的自言自語 (22:58:25)
出狂謊?狂靈~?
叛神使[村]的自言自語 (22:58:24)
嗚...
緋焰武者(人狼) (22:58:21)
忘了說,也要小心隱毒。毒遺要先換好啊。
次元魔女[]的自言自語 (22:58:19)
遺書差不多就這樣吧?
末日武者[](人狼) (22:58:18)
還想說明天出你們黑的。(嘆氣
虛無公主[]的自言自語 (22:58:17)
今天的處刑對象是修羅姊……等等、究竟是誰?(一邊檢查著對方的身體一邊思考)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2:58:16)
拿的票也很多。
狂靈者(共有者) (22:58:12)
我說本公主今天怎麼那麼倒霉啊!
守護者[村]的自言自語 (22:58:09)
我...做了甚麼不該做的嗎
次元魔女[]的自言自語 (22:58:07)
奴隸co
貴族是,喚武
既然都是次元了,那麼稍微模仿一下?
"愛莎大人我就先去天國了喔?"
......好像不太像可是又好羞恥(掩面
            無盡之刃 夜梟 放棄行動
死亡追擊者[]的自言自語 (22:58:07)
幸好小騎士原來的武裝就有槍能用,白天可以正大光明練習呢♪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2:58:07)
綻心他...應該也不是他,那他幹嘛看著我皺眉頭...?
聖殿禁衛軍[]的自言自語 (22:58:05)
看來那個有點傻傻的支配暫時沒有危險
無盡之刃[]的自言自語 (22:58:02)
依照場上情報看來,目前尚未需要詛咒的能力……(垂眼)
符文殺手(人狼) (22:57:59)
只能指望說謊狂選擇末日哥了。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2:57:58)
昨天LP話好少。
邪恐夜皇[]的自言自語 (22:57:56)
若是摸到狼的話也是很有趣。
支配者[] (22:57:54)
沒有背德....這下糟糕了
守護者[村]的自言自語 (22:57:51)
.....為什麼,要投我
綻心使[村]的自言自語 (22:57:50)
入夜了嗎。
叛神使[村]的自言自語 (22:57:48)
啊啊!?小女子的身體!!次元大人!!!
守護者[村]的自言自語 (22:57:43)
死亡追擊者 0 票 投票給 1 票 → 守護者
無盡之刃[]的自言自語 (22:57:41)
那麼,今夜共有五聲。
緋焰武者(人狼) (22:57:38)
……也太快就一狼了。(扶額)
斥魂[]的自言自語 (22:57:37)
我的身體啊...。(欲哭無淚)
叛神使[村]的自言自語 (22:57:35)
中:我只是想試試看投自己啊wwwww
末日武者[](人狼) (22:57:33)
…嘖嘖。
狂靈者(共有者) (22:57:30)
有點危險。
叛神使[村]的自言自語 (22:57:26)
中:(大爆笑)
符文殺手(人狼) (22:57:23)
啊,修羅姊姊……
            < < 日落、黑暗的夜晚來臨 > >
 修羅 被表決處死
2 日目 ( 1 回目)
狂靈者4 票投票給 1 票 → 修羅
叛神使2 票投票給 1 票 → 修羅
修羅5 票投票給 1 票 → 無盡之刃
虛無公主0 票投票給 1 票 → 深淵鬼皇
次元魔女0 票投票給 1 票 → 叛神使
深淵鬼皇2 票投票給 1 票 → 喚武使
斥魂0 票投票給 1 票 → 符文殺手
守護者1 票投票給 1 票 → 修羅
無盡之刃1 票投票給 1 票 → 修羅
喚武使1 票投票給 1 票 → 狂靈者
死亡追擊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守護者
狂噬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狂靈者
綻心使0 票投票給 1 票 → 符文殺手
邪恐夜皇0 票投票給 1 票 → 狂靈者
緋焰武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深淵鬼皇
符文殺手3 票投票給 1 票 → 叛神使
聖殿禁衛軍0 票投票給 1 票 → 修羅
支配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符文殺手
末日武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狂靈者
            緋焰武者 對 深淵鬼皇 投票處死
            邪恐夜皇 對 狂靈者 投票處死
            修羅 對 無盡之刃 投票處死
            狂噬者 對 狂靈者 投票處死
            次元魔女 對 叛神使 投票處死
            虛無公主 對 深淵鬼皇 投票處死
            綻心使 對 符文殺手 投票處死
            守護者 對 修羅 投票處死
            末日武者 對 狂靈者 投票處死
            死亡追擊者 對 守護者 投票處死
            聖殿禁衛軍 對 修羅 投票處死
            斥魂 對 符文殺手 投票處死
            深淵鬼皇 對 喚武使 投票處死
            支配者 對 符文殺手 投票處死
            狂靈者 對 修羅 投票處死
            喚武使 對 狂靈者 投票處死
            無盡之刃 對 修羅 投票處死
            叛神使 對 修羅 投票處死
            符文殺手 對 叛神使 投票處死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斥魂[] (22:55:37)
記得留遺書啊各位。
支配者[] (22:55:36)
欸....話說無盡居然有來耶!
虛無公主[] (22:55:35)
是銀色射手沒錯。
次元魔女[] (22:55:34)
各種亂七八糟阿。
死亡追擊者[] (22:55:32)
哦哦~(耍的挺順手的)
狂噬者[] (22:55:31)
(結果還是習慣不了這身體……太輕了)
無盡之刃[] (22:55:31)
今日情報不足,看來也只能散投了。
斥魂[] (22:55:31)
◆守護者 ...嗯。
深淵鬼皇[] (22:55:21)
啊——啊——真是的,太混亂了啦♪
綻心使[村] (22:55:19)
◆叛神使 ……不要弄亂。
守護者[村] (22:55:19)
◆斥魂 啊...別、太勉強自己
喚武使[] (22:55:14)
◆綻心使 怎麼?看著我?
死亡追擊者[] (22:55:10)
說起來~這雙槍...叫銀色射手?(試著用手指轉)
修羅[] (22:55:09)
今天看來還是習慣的避白散投了呢~☆
邪恐夜皇[] (22:55:06)
——雖然不論人數,現在這個場面就夠混亂了。
綻心使[村] (22:55:01)
入占請隱。
支配者[] (22:54:55)
占卜如果再多一位的話會很頭昏的
斥魂[] (22:54:55)
(靠著牆坐了下來)...好累。
緋焰武者[] (22:54:54)
多人的時候,筆記就更重要了~
叛神使[村] (22:54:52)
嗚,現在才發現AP大人的頭髮好長...(把背後的頭髮拉到胸前來看)...好亂呀...
綻心使[村] (22:54:51)
……明天如果謊入人請宣告。
喚武使[] (22:54:49)
反正我們誰在跟真的誰講話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那個水晶球的結果跟處刑台上的人的身分了。
狂噬者[] (22:54:41)
所以狂也許可能就在隱著囉。
邪恐夜皇[] (22:54:36)
人數越多越混亂呢……請有職者們多加努力了。
斥魂[] (22:54:36)
沒有黑單...今天避白散投。
聖殿禁衛軍[] (22:54:34)
一整個混亂的場面哈哈哈哈哈
綻心使[村] (22:54:26)
三占的話,R占日期可以相對延後。
守護者[村] (22:54:20)
真的占卜.....加油呢
無盡之刃[] (22:54:19)
(不習慣這樣的身軀與聲音,儘管令人安心。)
修羅[] (22:54:14)
還真是猜不到到底誰是誰呢~☆
叛神使[村] (22:54:13)
◆支配者 小女子是修羅!(抓抓自己的頭髮,卻發現呆毛長得不像話)
末日武者[] (22:54:11)
多兩個就夠頭疼了,別再多來一條尾巴…
綻心使[村] (22:54:10)
◆喚武使 ……。(蹙眉)
符文殺手[] (22:54:08)
總之,今天該避白散投了。
喚武使[] (22:53:51)
看來毛茸茸的傢伙們很有自信?看來專業的那個占卜,好好辦事。
無盡之刃[] (22:53:50)
……總而言之,當中一定有一位真正的占卜存在。
狂噬者[] (22:53:49)
有背德的話,說不定是真狼背。(輕笑)
狂靈者[] (22:53:49)
....愚人節才那麼混亂嗎。
深淵鬼皇[] (22:53:48)
嘖嘖嘖,我說啊。(飄到◆狂噬者面前)不是什麼飄浮物!有名字的,叫迪納摩!
符文殺手[] (22:53:47)
真狂狼?真背狼?真狂背?
緋焰武者[] (22:53:42)
要小心留意靈能有假的可能了!
邪恐夜皇[] (22:53:37)
有說謊在,狼出面的機率不小。
聖殿禁衛軍[] (22:53:35)
或許有人嚇到忘了出喔
虛無公主[] (22:53:28)
偏向人狼以及狂人不出面呢。
斥魂[] (22:53:25)
另一隻共有,別忘了要喊。
深淵鬼皇[] (22:53:20)
狼不會不出占吧,尤其還有說謊在~?
守護者[村] (22:53:20)
還是狂、打算當...靈能?
符文殺手[] (22:53:19)
四占很多啊,太可怕了。
次元魔女[] (22:53:18)
哎呀,慢lw一步
死亡追擊者[] (22:53:18)
看來狼對自己的的人數很有自信啊♪沒打算出來?
支配者[] (22:53:16)
話說...你們誰是誰阿?(望著場上的人)
喚武使[] (22:53:08)
夜死靈什麼的,也要再多加留意了。
綻心使[村] (22:53:07)
……正常配置該是真背狂。
無盡之刃[] (22:53:06)
理應要有四占,但是卻只有三占嗎……
虛無公主[] (22:53:02)
原本預期會有狂人、背德、占卜師以及人狼的。 (手指隨著數的人而彎曲)
符文殺手[] (22:53:00)
◆聖殿禁衛軍 是啊,請不要玩我的東西。
次元魔女[] (22:52:56)
De dl
Rf ga
Tt dw
守護者[村] (22:52:56)
狼、可能沒有出占...嗎...
喚武使[] (22:52:53)
我想...真背必然有,狂狼可要注意了。
無盡之刃[] (22:52:52)
……這麼說來,還有背德的存在。(思索)
斥魂[] (22:52:52)
村民3 人狼4 占卜師1 靈能者1 狂人1 獵人1 共有者2 妖狐1 背德1 埋毒者1 說謊狂1 夜梟1 貴族1 奴隸1 (?狼1)
叛神使[村] (22:52:51)
那麼,就希望說謊狂先生能摸到真的占卜師了!
綻心使[村] (22:52:48)
(如果真的話,那就太好了。)
斥魂[] (22:52:46)
DE
DL○

RF
GA○

TT
DW○
深淵鬼皇[] (22:52:41)
真狂狼背,有一個沒出占呢~?
末日武者[] (22:52:39)
然後另外兩位是假的啊。(笑了笑
斥魂[] (22:52:34)
三位占卜師......配置裡可以確定會有真,但狂狼狐背都可能有嗎。(思考)
邪恐夜皇[] (22:52:31)
◆聖殿禁衛軍 你別對著別人的東西亂玩啊。(看著
符文殺手[] (22:52:29)
真狼背才對……昨晚睡懵了。
喚武使[] (22:52:28)
真狂背、真狼背。
綻心使[村] (22:52:28)
……也就是說謊入狼的幾率很低嗎。
緋焰武者[] (22:52:21)
啊、20人,只有3占嗎?
符文殺手[] (22:52:13)
不對不對,沒有謊占。
守護者[村] (22:52:11)
◆末日武者 啊......應該是指我...白單嗎?謝謝
狂噬者[] (22:52:11)
◆符文殺手 謊第一天不會出來CO吧。
無盡之刃[] (22:52:09)
依照這次基礎配置看來,或許是真狂狼……畢竟有說謊狂的存在。
虛無公主[] (22:52:09)
三位占卜師呢,比預期的少了一位。(看著場上的狀況)
死亡追擊者[] (22:52:06)
才三占~?
聖殿禁衛軍[] (22:52:06)
◆符文殺手 拿來占卜不會爆炸啦
支配者[] (22:52:04)
今天有三個占卜呢
綻心使[村] (22:52:03)
……哪來的謊。
邪恐夜皇[] (22:52:01)
真狂狼、真狼背——?
次元魔女[] (22:51:55)
不要用炸彈占卜啦......
符文殺手[] (22:51:54)
真謊狼?
修羅[] (22:51:52)
是共遺呢~☆
末日武者[] (22:51:49)
一早上這麼混亂,嘖。
叛神使[村] (22:51:47)
只有三位占卜師嗎?(看)
守護者[村] (22:51:44)
三位占卜呢...狂、占、背德?
狂噬者[] (22:51:39)
這渣還真是會開玩笑。(挑眉)
喚武使[] (22:51:38)
渣共...開場就只剩下一個共有?...
邪恐夜皇[] (22:51:32)
三占。
符文殺手[] (22:51:32)
◆聖殿禁衛軍 所以說,請不要玩我的炸彈!
次元魔女[] (22:51:30)
好混亂阿......
支配者[] (22:51:30)
共有的遺書阿(看了看)
狂噬者[] (22:51:28)
紅色的遺書?
緋焰武者[] (22:51:22)
渣共啊……不妙了呢。
次元魔女[] (22:51:21)
早上好。
綻心使[村] (22:51:20)
(渣攻,愚人節玩笑嗎?)
狂靈者[] (22:51:18)
早上好。
死亡追擊者[] (22:51:16)
唉唉共遺?哈哈哈!今天的共有還真可憐!
聖殿禁衛軍[] (22:51:13)
占co。

有沒有看過用炸彈占卜的?我玩給你看。

D1 次元魔女:人!

無盡之刃[] (22:51:09)
人偶,是共有嗎……?
虛無公主[] (22:51:07)
早上好。 共有呢。(看著紅色的遺書)
深淵鬼皇[] (22:51:06)
什麼啊,渣共嗎~真是可惜。
喚武使[] (22:51:05)
早。
叛神使[村] (22:51:05)
啊,各位大人早安...渣共了...(抱著自己的身體)
斥魂[] (22:51:05)
早...渣共嗎?極上混亂呢。
聖殿禁衛軍[] (22:51:03)
占co。

有沒有看過用炸彈占卜的?我玩給你看。

D1 次元魔女:人!

守護者[村] (22:51:02)
早上好......渣是、共有?今天的共...會很孤單 呢
末日武者[] (22:51:01)
水晶球?
D1 守護者 村
邪恐夜皇[] (22:51:00)
早上好……渣共了啊。
綻心使[村] (22:51:00)
……。
聖殿禁衛軍[] (22:50:59)
早啊
符文殺手[] (22:50:59)
渣共……?
狂噬者[] (22:50:57)
我身旁的飄浮物是怎用的?用來占卜的嗎。

飄浮物占CO 
D1 DL 村
無盡之刃[] (22:50:57)
……早上好。
支配者[] (22:50:56)
早安呀!
            < < 早晨來臨 2 日目的早上開始 > >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KOG 的遺言
共有,同伴請替我呻吟五聲~
 KOG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末日武者 人狼對 KOG 為鎖定目標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無盡之刃[]的自言自語 (22:49:38)
無盡……(垂眼)
深淵鬼皇[]的自言自語 (22:49:34)
隱著好了~
支配者[] (22:49:33)
希望不會被支配哥發現
符文殺手(人狼) (22:49:31)
但我這邊顯示是幼狼。(摸下巴)
修羅(人狼) (22:49:29)
交給末日了~
緋焰武者(人狼) (22:49:29)
我們就算被黑也不需要留給我們出的。
綻心使[村]的自言自語 (22:49:29)
……。
末日武者[](人狼) (22:49:17)
中:占單做好了,D2才開始包白喔
虛無公主[]的自言自語 (22:49:15)
恩? 蝙蝠回來了。 晚上好呢,記得是安古勒?
緋焰武者(人狼) (22:49:07)
那你就不是幼狼了,請那邊的末日先生主咬跟出占了呢!
            狂噬者 對 邪恐夜皇 占卜
次元魔女[]的自言自語 (22:49:03)
阿,遺書~遺書~
符文殺手(人狼) (22:48:54)
中:是不是首日只能咬(懵
深淵鬼皇[]的自言自語 (22:48:45)
嗯——好,所以我要不要出占呢~?
邪恐夜皇[]的自言自語 (22:48:44)
嗯……?覺得很危險便接了下來……不過該怎麼處理。(安置好手中的炸彈)
符文殺手(人狼) (22:48:43)
沒有。只有咬人的選項哦。
守護者[村]的自言自語 (22:48:33)
會是、很混亂的村吧(嘆氣
聖殿禁衛軍[]的自言自語 (22:48:32)
那就--他吧!
叛神使[村]的自言自語 (22:48:27)
(抱緊自己的身體)
符文殺手(人狼) (22:48:25)
中:我行動只看到渣
緋焰武者(人狼) (22:48:24)
你看看進行行動那邊有沒有能去當抱枕的選項?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2:48:24)
那我就用身旁的東西看一下用了我身體的他囉。
修羅(人狼) (22:48:21)
狼的未來可就交給符文了呢!☆
次元魔女[]的自言自語 (22:48:20)
感覺就是眼睛會出問題,而且主人還不會幫忙治療......
符文殺手(人狼) (22:48:13)
嗯……
無盡之刃[]的自言自語 (22:48:06)
……在尚未得知任何情報的狀況下,無須採取行動。
聖殿禁衛軍[]的自言自語 (22:47:57)
所以要開始假占了嗎。(拋著炸彈笑樂開懷)
符文殺手(人狼) (22:47:55)
還不清楚。
守護者[村]的自言自語 (22:47:52)
中:............真安心,只有三人安心村中村人
支配者[] (22:47:51)
阿對了!我得趕怪把剛剛拍的照片傳到我那理才行!!
緋焰武者(人狼) (22:47:45)
符文你有成功嗎?
死亡追擊者[]的自言自語 (22:47:38)
朕可不會用哪...唉唉♪
末日武者[](人狼) (22:47:36)
所以我出占吧。
次元魔女[]的自言自語 (22:47:36)
貴族喚武......噢,有種不想當他奴隸的感覺。
修羅(人狼) (22:47:36)
各位晚上好呢☆
狂靈者(共有者) (22:47:34)
本公主換了身體,現在連共友都。(冷冷看著)
符文殺手(人狼) (22:47:32)
我該隱著,對吧?
聖殿禁衛軍[]的自言自語 (22:47:19)
居然是狐狸教的職業。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2:47:16)
嘖,這狼也叫得太大聲了吧。
死亡追擊者[]的自言自語 (22:47:14)
哼嗯...這是身體的關係嗎?(看著獵槍)
緋焰武者(人狼) (22:47:08)
中:明日夢需要被吊,請出占,被吊當天非人側所有行動也會成功,那晚衝真占。
叛神使[村]的自言自語 (22:47:07)
銀大人!?
斥魂[]的自言自語 (22:47:07)
...居然是埋毒嗎,真是諷刺。(乾笑)
支配者[] (22:47:05)
阿勒~我是狐狸阿.....
無盡之刃[]的自言自語 (22:47:05)
……夜梟,擁有詛咒能力的職業嗎。
叛神使[村]的自言自語 (22:47:04)
這是什麼聲音!?
末日武者[](人狼) (22:46:57)
中:怎麼都大字…
符文殺手(人狼) (22:46:52)
修羅姊姊、末日哥、緋焰哥,晚上好?(蜷著尾巴)
邪恐夜皇[]的自言自語 (22:46:51)
◆深淵鬼皇 是……狂噬嗎。(回想起最後看到的畫面
虛無公主[]的自言自語 (22:46:43)
夜晚了。 (雙手握著法杖)
聖殿禁衛軍[]的自言自語 (22:46:41)
中:mm皮有毒。
無盡之刃[]的自言自語 (22:46:40)
……聽錯了嗎。
支配者[] (22:46:39)

村民3 人狼4 占卜師1 靈能者1 狂人1 獵人1 共有者2 妖狐1 背德1 埋毒者1 說謊狂1 夜梟1 貴族1 奴隸1 (?狼1)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2:46:38)
貴族嗎(感到疲倦的坐在椅子上翹腳撐額)
斥魂[]的自言自語 (22:46:38)
(緩緩醒了過來)
末日武者[](人狼) (22:46:34)
明日…?
狂靈者(共有者) (22:46:29)
這甚麼鬼?
次元魔女[]的自言自語 (22:46:28)
哎呀,真好,奴隸。
深淵鬼皇[]的自言自語 (22:46:21)
◆死亡追擊者 你家的希爾才不吃這一套啦!!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2:46:19)
啊,是占卜啊。
死亡追擊者[]的自言自語 (22:46:17)
朕還沒摸夠呢...
邪恐夜皇[]的自言自語 (22:46:15)
……這是什麼?(看著通知)
符文殺手(人狼) (22:46:15)
幼……狼?
緋焰武者(人狼) (22:46:12)
中:天啊殘片狼!!!!!!!!
無盡之刃[]的自言自語 (22:46:11)
……狼聲?
守護者[村]的自言自語 (22:46:08)
特別淒厲...的狼?大狼嗎
死亡追擊者[]的自言自語 (22:46:07)
哦?
末日武者[](人狼) (22:45:59)
中:…
符文殺手(人狼) (22:45:52)
中:我靠。
         似乎傳來了特別淒厲的……不對,這大概是聽錯了。
         似乎傳來了特別淒厲的狼嗥聲……。
         村民3 人狼4 占卜師1 靈能者1 狂人1 獵人1 共有者2 妖狐1 背德1 埋毒者1 說謊狂1 夜梟1 貴族1 奴隸1 (?狼1)
聖殿禁衛軍 (22:45:30)
(盯著◆邪恐夜皇好一會,好像從中看出了什麼)啊喔--
深淵鬼皇 (22:45:25)
◆邪恐夜皇 切——。(發出了語帶不滿的單音節)那個啦,那個——。(指了指還坐在一旁無所事事的◆狂噬者)
叛神使 (22:45:21)
◆綻心使  但是...!
緋焰武者 (22:45:14)
總之30秒後開始啦!
守護者 (22:45:12)
◆斥魂 ...(輕輕拍拍頭
斥魂 (22:44:53)
(身體突然湧上一股疲倦,往◆守護者的肩上了上去睡著了)
支配者 (22:44:34)
◆末日武者 阿哈哈哈哈....是我沒錯啦~
綻心使 (22:44:33)
◆叛神使 ……那種東西,我並不需要。
邪恐夜皇 (22:43:57)
◆聖殿禁衛軍 ……你在對著別人的東西做什麼。
符文殺手 (22:43:54)
呼……接住了嗎。
無盡之刃 (22:43:47)
……沒問題,不需要你多管閒事。(低語)
末日武者 (22:43:46)
◆支配者 這種說話方式…(看了一下大廳)會做這種事的人……符文殺手?
叛神使 (22:43:38)
◆綻心使 可是這樣,靈魂就沒有色彩了。(眨眨眼)
死亡追擊者 (22:43:34)
◆深淵鬼皇 哦?(無視抵抗繼續上下其手)嗯嗯朕覺得很有魅力的啊...怎麼對希爾都沒用呢...?
符文殺手 (22:43:33)
我的實驗品……!!!!!!!!!
邪恐夜皇 (22:43:26)
◆聖殿禁衛軍 (全數接了下來,抱在懷裡,看著對方。)
符文殺手 (22:43:12)
◆聖殿禁衛軍 啊啊啊……!!(趕緊躲往遠處)
虛無公主 (22:42:55)
(雙手掩面) 我甚麼都沒看到。
綻心使 (22:42:43)
◆叛神使 ……安分挺好。
喚武使 (22:42:34)
真熱鬧啊,誰是誰啊都搞不懂了呢(看著鬧騰的一群人)
聖殿禁衛軍 (22:42:30)
不好意思我剛剛手滑沒聽到--(拿了一把扔了出去)
無盡之刃 (22:42:25)
*
無盡之刃 (22:42:21)
◆喚武使 不需要道歉。(抬頭看向對方)
叛神使 (22:42:15)
◆綻心使 只要冷靜下來,這份力量似乎就會安分起來了...銀大人說這樣很無趣。
修羅 (22:42:08)
◆次元魔女 嘻嘻抱歉了呢……說起來愛莎大人才是2號也說不定呢!那樣的話你就是次元1號才對呢!
深淵鬼皇 (22:41:34)
◆死亡追擊者 小王子的形象要被你毀滅了喔!!
符文殺手 (22:41:31)
◆聖殿禁衛軍 不需要,請留著讓我自己測試!
狂靈者 (22:41:25)
◆虛無公主 本公主...啊不對...我知道了。(點頭)
綻心使 (22:41:10)
◆叛神使 ……。(有種無法理解的感覺,靜靜被對方抓住衣擺)
喚武使 (22:41:08)
◆無盡之刃 ....恩,抱歉了(苦笑)
聖殿禁衛軍 (22:40:59)
◆符文殺手 名義上是『測試威力』。(看著◆符文殺手笑笑)
支配者 (22:40:53)
(我完蛋了)
守護者 (22:40:27)
◆斥魂 啊...好(抓著自己的帽子遮住胸口,拿著自己的衣物也覺得安心許多)
叛神使 (22:40:23)
◆綻心使 (突然伸出手抓住對方的衣襬)因為這樣才很悲傷...(低下頭,眼睛又慢慢的閉上消失)
狂噬者 (22:40:20)
差不多也該開始了吧,可別讓我就這樣坐下去啊?
死亡追擊者 (22:40:13)
◆深淵鬼皇 唉唉摸自己不叫非禮♪這樣叫按摩♪
支配者 (22:40:09)
◆末日武者 是....支配哥阿..哈..哈(乾笑)(往後退了一步)
虛無公主 (22:40:00)
◆狂靈者 用「我」就好了? 按照平常狂靈哥的舉動應該是這樣的……啊。(想起剛才的自謙詞) 本宮……不對公主也忘記了。
 
斥魂 (22:39:37)
(拿下帽子往◆守護者身上蓋)你覺得很重的那個,蓋著。
邪恐夜皇 (22:39:36)
◆深淵鬼皇 ……(說話的風格跟原來沒有太多差別…?)……不猜。
次元魔女 (22:39:18)
◆修羅 別再2號了行不行......(一臉無奈
綻心使 (22:39:14)
◆緋焰武者 ……。(有很值得訝異嗎……)
深淵鬼皇 (22:39:13)
◆死亡追擊者 嗯?欸,不要捏啊!!!(把手拍掉)不對,不要非禮自己啊小王子!!
綻心使 (22:39:02)
◆叛神使 ……悲傷?沒有這種感覺。
符文殺手 (22:38:50)
◆聖殿禁衛軍 這樣我很困擾的!請不要把別人的炸彈當作玩具!
末日武者 (22:38:41)
◆支配者 你現在用著誰的身體,那你就該知道我是誰了。(冷笑
緋焰武者 (22:38:26)
◆綻心使 (驚訝)好厲害,你猜中了!
叛神使 (22:38:24)
◆綻心使 銀大人說,這樣很悲傷...(又擦了擦自己的眼淚,看著非人姿態的手)
聖殿禁衛軍 (22:38:16)
◆符文殺手 嘖……難得可以不耗體力這樣扔炸彈。
虛無公主 (22:38:10)
◆死亡追擊者……。(看了旁邊自己的舉動後臉頰轉為緋紅)
深淵鬼皇 (22:38:00)
◆邪恐夜皇 不是呀♪你猜我是誰♪
無盡之刃 (22:37:27)
(雖然不太舒適,不過不成問題,想成平常感受到赫尼爾氣息的感覺就好。)
支配者 (22:37:27)
◆末日武者 呃...沒有阿(看向旁邊)話說你是...?
邪恐夜皇 (22:37:22)
◆末日武者 啊……謝了。
狂靈者 (22:36:52)
◆虛無公主 不然要說本少爺嗎?(歪著頭看著對方)
無盡之刃 (22:36:48)
◆喚武使 ……那麼直到開始,就維持這樣的姿勢。(閉眼)沒問題,我沒事,比起我不如先擔心你自己,無盡。
綻心使 (22:36:46)
◆叛神使 ……(搖頭)感覺不到。
守護者 (22:36:45)
◆斥魂 哪個?
邪恐夜皇 (22:36:42)
◆深淵鬼皇 ……你也不是露。(緩過胸口的騷動看著對方
死亡追擊者 (22:36:38)
◆深淵鬼皇 唔嗯。(看著自己原本的身體思考了一下,然後兩手摸上胸部)嗯嗯~從別人的角度來摸是這樣啊~嗯嗯~(揉捏)
喚武使 (22:36:32)
(居然讓同伴操心了?我真是...不稱職阿。)
斥魂 (22:36:31)
◆守護者 精靈的那個,那個啊。
末日武者 (22:36:21)
◆支配者 …你到底在做什麼。(看不下去而走到對方身後)
叛神使 (22:36:07)
◆綻心使 好深,像是要把小女子吞掉一樣...您平常也是這樣嗎...?(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
守護者 (22:35:45)
◆斥魂 遮......?(歪頭表示不理解
虛無公主 (22:35:31)
◆狂靈者 ……嗯……(被這麼一說也尷尬了起來)虛無姊,我是說就像你剛剛說的那樣?狂靈哥應該不會自稱本公主之類的、我是說這個意思!!(自己也不知道在強調甚麼)
喚武使 (22:35:10)
◆無盡之刃 一點點...還有你還好嗎?這才發現我們兩個完完全全是相反的概念呢...哈哈。
支配者 (22:34:58)
阿.....他冒煙了(看著迪納姆)
修羅 (22:34:57)
◆次元魔女 守護者……?啊是以守護姐姐那樣為目標嗎!真的很厲害呢2號!
斥魂 (22:34:54)
◆守護者 不、沒什麼,那個...遮一下吧。(小生的咕噥著)
末日武者 (22:34:52)
◆邪恐夜皇 你在找另一個半的話,那裡。(指著◆聖殿禁衛軍
綻心使 (22:34:49)
(垂眸,似乎再想着什麼)
綻心使 (22:34:32)
◆叛神使 ……可怕……嗎。
符文殺手 (22:34:29)
◆聖殿禁衛軍 哇啊!(跨了個箭步,勉強接住了炸藥)……請不要這樣!
綻心使 (22:34:03)
◆緋焰武者 ……綻心。
深淵鬼皇 (22:34:02)
……?(注意到◆邪恐夜皇的視線,轉了過去)怎麼了,魔王大人~?啊,裡面未必是魔王嗎♪
聖殿禁衛軍 (22:33:53)
(摸出一顆小顆的隨手往後面扔)
無盡之刃 (22:33:46)
◆喚武使 (拉起對方的手)……這樣會比較好點?
符文殺手 (22:33:41)
(總之還是讓菲尼待著好了。)
次元魔女 (22:33:34)
◆修羅 ......守護者的訓練也有與自然元素溝通。
邪恐夜皇 (22:33:19)
那麼末日又是在誰的身體裡……(來回張望著場上)
緋焰武者 (22:33:12)
◆綻心使 (看著對方的眼睛)啊,這個無神的眼神,是小叛神嗎~?
狂靈者 (22:33:09)
◆虛無公主 哎唷..!誰會習慣身體突然多了不明的東西啦!我也...不懂這身體的主人平常是怎麼樣的。(臉突然紅了起來)
符文殺手 (22:32:58)
◆聖殿禁衛軍 所以說,還沒實際測試,連我也不清楚引爆後的結果啊。以防萬一還是別引爆好……
守護者 (22:32:56)
◆斥魂 啊...在說那個嗎?我想......既然你已經在休息,應該沒有大礙了......為什麼、要臉紅?
斥魂 (22:32:52)
中:不小心切到強勢
叛神使 (22:32:52)
◆綻心使 好可怕...這比銀大人的力量還要可怕...(啜泣)
支配者 (22:32:50)
阿勒~支配哥的迪納姆.....偷玩一下好了(雖然不知道能不能用,試著把玩了一下)
邪恐夜皇 (22:32:34)
◆末日武者 ——這樣嗎,是很奇怪。(點點頭)
符文殺手 (22:32:21)
(菲尼應該是更大的……是我還沒上手的緣故嗎。)
聖殿禁衛軍 (22:32:20)
◆符文殺手 一顆應該還好吧。
深淵鬼皇 (22:32:14)
◆死亡追擊者 的確是不錯~♪(滿意的點了點頭)
符文殺手 (22:31:48)
(嘗試著召喚了「菲尼」,令一只小火鳥停在自己掌心上)……這是菲尼?
綻心使 (22:31:43)
◆叛神使 ……。(對方的赫尼爾氣息漸漸加強,身體感受到異樣)冷靜。
喚武使 (22:31:39)
◆無盡之刃 沒什麼...只是不太舒服,可能還要在晚一點才會好一些(苦笑)
斥魂 (22:31:25)
◆守護者 咳、咳嗯...我是說,你的『本體』。(雙頰微紅的別開視線)
死亡追擊者 (22:31:07)
◆深淵鬼皇 怎麼樣!朕優美的身段!
修羅 (22:31:02)
◆次元魔女 自然元素……?所以是想成為元素……卻是愛莎大人樣子的意思嗎?
末日武者 (22:31:02)
◆邪恐夜皇 什麼我裡面,聽上去真怪……支配者。(半瞇著眼看著對方)
虛無公主 (22:31:01)
◆狂靈者 (稍微查看了對方的面色後開口)虛無姊,雖然現在說有點晚,不過狂靈哥的形象……還是請多留意些。
支配者 (22:30:56)
在我身體裡的人又是誰阿?
叛神使 (22:30:48)
◆喚武使 (眼睛像是被投影刺激到一樣,又變得更大了)
無盡之刃 (22:30:44)
◆喚武使 唔。(皺眉閃過一把投影武器)無盡?
狂噬者 (22:30:40)
……開始之前我還是別動好了。
喚武使 (22:30:30)
(感到疲倦的坐下)唉...好累...
狂靈者 (22:30:16)
◆虛無公主 其實不用勉強也沒關係的...。
支配者 (22:30:13)
話說回來誰是誰阿?(好奇的望向大廳)
          村莊已修改於Sat, 01 Apr 2017 22:30:13 +0800
          村莊已修改於Sat, 01 Apr 2017 22:29:52 +0800
次元魔女 (22:29:42)
◆修羅 平常有關於自然元素的訓練,多少也跟魔力控制相似呢。
深淵鬼皇 (22:29:34)
——哦哦,真的變高了耶~(藍霧散去之後好奇的打量著全身)
綻心使 (22:29:33)
(被捏着臉導致發音不准)
狂靈者 (22:29:26)
◆虛無公主 呃...對..。(無奈的嘆了口氣)
符文殺手 (22:29:23)
◆聖殿禁衛軍 ……啊啊啊,要是引爆了您可要全權負責哦,還要賠我相同的炸彈……
喚武使 (22:29:21)
啊!!!煩死了!!!乾淨到太煩躁啦!!!!(不小心扔出了兩三個投影)
叛神使 (22:29:18)
(隨著啜泣聲,黑色的赫尼爾之眼又慢慢的跑出來,越變越大)
綻心使 (22:29:17)
◆緋焰武者 ……。(平淡被捏)……Akostaer
邪恐夜皇 (22:29:09)
唔、(感覺胸口有股騷動,看向了◆深淵鬼皇 的方向)……露?
守護者 (22:28:42)
◆斥魂 我的、身體?(低頭查看身體)除了...很重以外,其他、還好...
支配者 (22:28:42)
(拼命的拍照中)
聖殿禁衛軍 (22:28:31)
◆符文殺手 你在說哪個,我可不知道喔。(拿出另外一個炸彈雙手拋接)
死亡追擊者 (22:28:21)
◆深淵鬼皇 哦~朕還是第一次從旁觀的角度看自己變身呢!(興致勃勃)
虛無公主 (22:28:07)
◆狂靈者 淑、淑女?恩…(思考了對方平常的形象) 本宮……不對,本公主會盡量努力的。(嘗試學了語氣)
緋焰武者 (22:27:56)
◆綻心使 這是我該問你的吧?(伸出右手去捏捏對方的臉)嗯嗯……好奇怪啊~是真的欸……
斥魂 (22:27:43)
◆守護者 不會的,全關掉了,倒是你多擔心一點自己的身體吧。(撐頭看著對方)
修羅 (22:27:39)
◆次元魔女 好厲害呢2號!☆(非常感動的握著對方的手)
支配者 (22:27:29)
阿!對了!我應該把這動作跟表情拍起來才行(竊笑)
邪恐夜皇 (22:27:21)
◆末日武者 我……我是緋焰,(有些拗口的自我介紹著)你裡面是誰——
深淵鬼皇 (22:26:47)
Altar of Evil!
狂靈者 (22:26:41)
◆虛無公主 是說澄澄啊,也要注意要淑女一點。別把本公主的形象給毀了。
深淵鬼皇 (22:26:37)
◆死亡追擊者 只要喊就好了嗎~?那……(深吸一口氣)
守護者 (22:26:34)
◆斥魂 嗯...希望,你重要的資料...不會受影響...
符文殺手 (22:26:28)
◆聖殿禁衛軍 你你……請不要逼我!這個、那個……(身上沒有炸彈,該如何攻擊好……)
綻心使 (22:26:06)
◆緋焰武者 ……誰。
斥魂 (22:25:50)
◆狂靈者 (忍住對人比出不雅手勢的想法,只白了對方一眼)
次元魔女 (22:25:49)
◆修羅 哎呀,對不起,沒控制好來著。(微笑
聖殿禁衛軍 (22:25:43)
◆符文殺手 不要,你休想。(衝著那人一個燦爛的笑容,開始四處閃躲)
末日武者 (22:25:32)
◆邪恐夜皇 ……啊?
虛無公主 (22:25:24)
◆死亡追擊者 好的。有甚麼問題可以問我。(點頭)
符文殺手 (22:25:18)
除了是具有風險的半成品以外,那也是對實驗有用的對照品……!
次元魔女 (22:25:16)
◆修羅 ......恩。chain fire ball。(平淡的唸出咒語,而後法杖冒出的火球擦著對方的髮邊飛了出去
狂噬者 (22:25:10)
啊……(看著身旁的物體)這是怎樣用的啊?(挑眉、用右手抓著)(嘗試拋出去,然而拋不出去)
斥魂 (22:24:58)
◆守護者 是啊,反正剛才趁亂關掉盔甲的程式了...應該是不會傷到。
末日武者 (22:24:50)
◆支配者 …(看著自己的身體正在被不知道是誰的人做出奇怪的動作)真是的,在做什麼…(皺眉
狂靈者 (22:24:47)
◆虛無公主 本公主怎麼會知道平常他都在做甚麼(用手指著◆斥魂 )
符文殺手 (22:24:44)
◆聖殿禁衛軍 我放心不了!請把它交由我保管!
死亡追擊者 (22:24:42)
◆狂靈者 好♪好♪(對 ◆虛無公主笑了笑)那麼小騎士,身體先借給朕啦♪
綻心使 (22:24:36)
(氣息不對。)
綻心使 (22:24:29)
◆緋焰武者 ……半納斯德……不。
支配者 (22:24:21)
然後這個表情(對著鏡子擺出了鬼臉)
叛神使 (22:24:19)
◆綻心使 但是家族的人說如果把人家給推倒了就要負責的...嗚,小女子會負責的!(又哭了出來)
聖殿禁衛軍 (22:24:18)
◆符文殺手 (把炸彈往後一拋,不給符文摸到)放心--啦。(算好距離一手接住)
緋焰武者 (22:24:02)
◆綻心使 (跑過去)為甚麼我會在這裡啊~?
狂噬者 (22:24:00)
(突然發現周邊好像有點像小刀的東西飄浮著)
綻心使 (22:23:52)
◆緋焰武者 ……?
虛無公主 (22:23:40)
◆狂靈者 謝謝虛無姊的誇獎。 不過請虛無姊小心呢,也要顧慮到狂靈哥的身體才是。(一邊說一邊在人群中左顧右盼試圖找出替換的對方)
綻心使 (22:23:20)
◆叛神使 ……不需要。(拍拍身上的塵土,站了起來)
無盡之刃 (22:23:01)
……不需要這種多餘的關心,閉上嘴就好了。(垂眼)
符文殺手 (22:22:49)
◆聖殿禁衛軍 您這樣說讓人更不放心了啊……!(試著搶回炸彈)
深淵鬼皇 (22:22:28)
嗯——(打量著旁邊的◆狂噬者)不會用迪納摩嗎?
支配者 (22:22:23)
我沒看過支配矲這動作(對著鏡子矲出了奇怪的動作)
無盡之刃 (22:22:13)
(因為是這樣身體的緣故嗎?那麼,無盡平常也就……?)
叛神使 (22:22:10)
◆綻心使 小女子會對您負責的!!!!!
邪恐夜皇 (22:22:06)
◆末日武者 末日——(跑過去對方旁邊,看了會)……裡面是誰?
死亡追擊者 (22:22:04)
◆深淵鬼皇 今天好像是新月來著?其實喊出來就可以了♪來~ Altar of Evil~
修羅 (22:22:03)
◆次元魔女 現在的身體……?嘛,愛莎大人2號就先試一下吧?
無盡之刃 (22:21:57)
(……反而覺得,原本女神大人的氣息讓人不適。)
叛神使 (22:21:43)
◆綻心使 嗯?啊啊啊啊啊!!!小女子不是故意的對不起!!(發現自己把人撲倒了,緊張的尖叫了起來)
斥魂 (22:21:30)
(看著自己身體只能嘆氣)
狂靈者 (22:21:23)
◆死亡追擊者 好,我放,你給我退後兩公尺。
聖殿禁衛軍 (22:21:22)
◆符文殺手 不會的,下去之前會告訴各位。(手掌完全攤平的任由炸彈晃)
符文殺手 (22:21:21)
那是才剛開發出的新型炸彈,連我也不清楚引爆會有什麼風險的!請您收起來!
守護者 (22:21:14)
◆斥魂 .....(一臉擔心)多休息、別再使用力氣...說起來、古代人先生平常的武器,沒辦法用了...?
次元魔女 (22:21:02)
◆修羅 總之,法杖先給我吧,我試試看。
叛神使 (22:20:59)
◆綻心使 抓到了!!請您好好地回去小女子體內休息!!(抱緊銀之後,銀發出了一聲像是不甘心的叫聲之後消失了)
喚武使 (22:20:56)
(喚武平常就是這樣的感覺?...好不舒服...太"乾淨"了?反而是...叛神、斥魂他們兩個的氣息...比較好...)(扶額)
死亡追擊者 (22:20:44)
◆狂靈者 嗯♪好吧好吧♪朕沒有把別人的身體當擋箭牌的嗜好。那麼~小公主可以放手了嗎?(微笑)
末日武者 (22:20:42)
◆聖殿禁衛軍 …你…?(盯著對方一下)喔,是只剩肌肉的半嗎。(平淡
次元魔女 (22:20:39)
◆修羅 畢竟你現在的身體不是以法力攻擊吧?不過我大概知道怎麼用了。
支配者 (22:20:28)
支配哥的身體?!難怪我長高了(在鏡子前看了看)
狂靈者 (22:20:26)
...總覺得摸自己的頭有點奇怪。
狂靈者 (22:20:06)
◆虛無公主 澄澄很可愛的,我是說現在在你身體裡的深淵。(摸了摸◆虛無公主 的頭
斥魂 (22:19:49)
◆守護者 嗯...好了一點,唉...這個力量真不舒服。(抓著胸口)
綻心使 (22:19:48)
◆叛神使 ……。(被對方用力一撲,沒控制好平衡,跌坐在地上
無盡之刃 (22:19:36)
……閉嘴,不需要多餘的動作。(低語)
符文殺手 (22:19:11)
◆聖殿禁衛軍 不不、很危險的,麻煩收起來……
聖殿禁衛軍 (22:18:42)
◆末日武者 喔喔?是我唉?裡面是誰啊。
虛無公主 (22:18:42)
◆狂靈者 ……(不明所以的覺得有些打擊)
修羅 (22:18:27)
◆次元魔女 嘻嘻,總感覺2號的愛莎大人非常的可靠呢~謝謝了!☆那就再來一次!chain fire ball!……嗯?(側頭看著什麼也沒發出的法杖)
狂靈者 (22:18:03)
◆死亡追擊者 你不覺得你現在像是變態嗎?離◆虛無公主 遠點。不然等換回來本公主一定用安古勒收拾你。
支配者 (22:18:02)
等等這不是我的身體阿!!!
聖殿禁衛軍 (22:17:52)
◆符文殺手 我還沒有扔下去,沒問題。(手中的炸彈好像搖搖晃晃的?)
          村莊已修改於Sat, 01 Apr 2017 22:17:43 +0800
末日武者 (22:17:36)
…喔…嗯?(查覺到異樣
符文殺手 (22:17:29)
上次就捅過不小心引爆煙霧彈的簍子,這回要是那個人拿成其他的……
支配者 (22:17:26)
嗯...等等 這個是...(看得了旁邊的◆符文殺手)
深淵鬼皇 (22:17:25)
◆死亡追擊者 好啊好啊,你要教我嗎~(一臉饒有興味的看著)
邪恐夜皇 (22:17:24)
——各種特殊的景像……唔、麻煩了。(皺起眉看著眾人
喚武使 (22:17:21)
(一來就這樣...這貨該不會....符文?)(看著支配者)
狂噬者 (22:17:06)
(總有一種一跨出來就要失去平衡摔倒的感覺)
          末日武者 來到村莊大廳
守護者 (22:16:46)
◆斥魂 身體、還好嗎....休息一陣子了。
符文殺手 (22:16:40)
◆聖殿禁衛軍 ……請不要隨意使用我的炸彈。
死亡追擊者 (22:16:37)
◆狂靈者 這麼用力好嗎?如果受傷了可是傷的小騎士喔?♪
虛無公主 (22:16:28)
◆死亡追擊者 原來是深淵啊。(表示理解)有沒有哪裡不適應的地方呢?(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身體)
聖殿禁衛軍 (22:16:12)
是炸彈客那麼--(在身上摸索了一陣子,拿出一個球狀的東西)
次元魔女 (22:16:03)
◆修羅 ......法杖先給你看你還能不能用?
狂噬者 (22:15:55)
(欲走到一旁休息,但身體實在比本來變輕太多,感到寸步難行)
死亡追擊者 (22:15:54)
◆狂靈者 普通吧,(聳肩)身體不重要,裡面的人才是吸引人的地方啊♪
深淵鬼皇 (22:15:46)
……噗。(第七次掩著嘴阻止自己大笑出聲)
邪恐夜皇 (22:15:39)
◆狂噬者 ……他的迪納摩呢。
聖殿禁衛軍 (22:15:25)
(看了一下自己的打扮,好像是那個炸彈客)
狂靈者 (22:15:15)
◆死亡追擊者 你是深淵鬼皇又關本公主甚麼事情了,我只想問你想對我的身體做甚麼。(加強力道抓住對方的手)
死亡追擊者 (22:15:08)
◆深淵鬼皇 變回原形以後就好多囉♪要試試嗎♪
支配者 (22:15:07)
我長高了!!!!(開心的臉)
無盡之刃 (22:14:57)
(……奇妙的感覺,明明身為女神大人的使者,理應要厭惡那些不潔的氣息,但如今感覺卻……相當舒適,無法明白……這就是無盡平時的感受嗎?)
虛無公主 (22:14:28)
◆狂靈者◆死亡追擊者 兩位都請冷靜些。(無奈的看著對峙的二人)
死亡追擊者 (22:14:19)
◆虛無公主 這個回答真是中規中矩呢,嘛,這樣也可以。就告訴你吧,朕就是深淵鬼皇!(大聲宣告自己的名號)
狂噬者 (22:14:03)
(揉了揉太陽穴)即使是去B4—1也不會這麼辛苦。
叛神使 (22:14:00)
◆綻心使 銀大人!!請不要再亂跳了!!(似乎是被惹的有點惱怒了,直接往對方用力撲上去)
斥魂 (22:13:50)
◆狂靈者 ......。
支配者 (22:13:47)
?!(吃驚的看著大家)
符文殺手 (22:13:35)
◆聖殿禁衛軍 ……無論現在在我體內的是何方神聖,還請您不要口出穢言並嫌棄這副身體。(正色)
狂靈者 (22:13:10)
◆死亡追擊者 不然你以為是誰啊?怎樣,被本公主完美的身材給誘惑了?(燦爛笑著)
無盡之刃 (22:13:02)
◆喚武使 (看著對方沉默一會後才開口)……無盡,不需要理會那些氣息。
          村莊已修改於Sat, 01 Apr 2017 22:12:58 +0800
狂噬者 (22:12:57)
嘖。才進來多久,就渾身不舒服了。
聖殿禁衛軍 (22:12:52)
靠,這視線差距是怎麼一回事,還有這聲線。
斥魂 (22:12:48)
...還是超級無法接受。(看向◆死亡追擊者的方向)
          支配者 來到村莊大廳
符文殺手 (22:12:24)
這種不可思議的狀況……(試著握了握拳)
斥魂 (22:12:17)
(走到◆守護者 身邊坐下)感覺到哪都很混亂,我的身體放著不會怎樣,現在...還是待在這個身體的主人身邊好了。
聖殿禁衛軍 (22:12:16)
晚安……嗯?
死亡追擊者 (22:12:16)
◆狂靈者 哦?(發現自己被人抓起手,臉上笑容又加深)這個反應,你是小公主?
修羅 (22:12:11)
◆次元魔女 嗯?那就來了哦!☆那就chain fire ba……???(側頭看著手中的武器)哦,嘻嘻,看來愛莎大人拿錯了武器了呢☆
          聖殿禁衛軍 來到村莊大廳
緋焰武者 (22:11:31)
(環視了一下在場的人,注意到了◆綻心使)……欸!?
符文殺手 (22:11:28)
……符文?
喚武使 (22:11:15)
◆無盡之刃 康沃爾照這樣看基本上不會亂來...今天就說一下、委屈他一下要他收斂力量吧?
符文殺手 (22:11:11)
不對,不可能有這種狀況。話說這身體好輕,到底是……(順著視角打量著下身)
          <投票重新開始 請盡速重新投票>
          聖殿禁衛軍 離開這個村莊了
聖殿禁衛軍 (22:10:43)
(「我」就站在我眼前?)
          <投票重新開始 請盡速重新投票>
          狂人 人間蒸發、被轉學了
            緋焰武者 對 狂人 投票踢出
緋焰武者 (22:10:18)
◆狂人 私村抱歉!
綻心使 (22:10:13)
◆叛神使 ⋯⋯⋯。(一臉冷淡地盯著,選擇無視身上的狐狸)
            邪恐夜皇 對 狂人 投票踢出
          狂人 來到村莊大廳
符文殺手 (22:09:44)
(另一個我?)
喚武使 (22:09:24)
(恩...怎搞得又是不對勁....黑暗艾爾嗎?)(看著無盡又看著不遠處的斥魂和叛神使)(魔族...)(撇頭看向露希爾)
虛無公主 (22:09:21)
◆死亡追擊者  最強的嗎。 可是我覺得妳們其實都很厲害。難分軒輊。(回想後沉穩的回答)
深淵鬼皇 (22:09:09)
◆死亡追擊者 嗯——(掂著腳看對方)懂!140的視角真的好累喔哈哈哈!
符文殺手 (22:09:03)
◆聖殿禁衛軍 ……?!
次元魔女 (22:08:53)
◆修羅 ......算了,隨便你吧。(無奈的嘆了口氣
無盡之刃 (22:08:51)
(儘管不存在情感,但確實有一種浮躁的感覺。)
符文殺手 (22:08:42)
夜安。……嗯?(身體好輕?)
聖殿禁衛軍 (22:08:33)
晚安阿!!阿勒!?!??!(發現到了身體的異樣)
無盡之刃 (22:08:25)
◆喚武使 ……康沃爾?啊啊,那個聲音嗎……明白了。
叛神使 (22:08:15)
◆綻心使 (黑色眼睛慢慢的消失,張眼就看到一人一狐的互動)啊,銀大人!請不要這樣啊!(伸出手試圖抓住狐狸,但是狐狸似乎很有興致的在對方身上跳來跳去)
狂靈者 (22:08:14)
◆死亡追擊者 你的手放尊重一點(走過去拿開對方壓在牆上的手)
          符文殺手 來到村莊大廳
虛無公主 (22:07:56)
◆狂靈者 虛無姊、我覺得他(看著蝙蝠) 真的會變成兩半的。
          聖殿禁衛軍 來到村莊大廳
死亡追擊者 (22:07:47)
◆虛無公主 對三分之一,再一個提示?最強的那個。(笑)
          <投票重新開始 請盡速重新投票>
          符文殺手 離開這個村莊了
喚武使 (22:07:35)
◆無盡之刃 也不能說不要勉強(搔髮)依照現在的我也不能和康沃爾溝通...總之,就...喚武就別想太多負面情緒...樂觀...會好一點...。
綻心使 (22:07:30)
(⋯⋯從這樣的角度看著自己的軀殼,真是⋯⋯)
          符文殺手 來到村莊大廳
虛無公主 (22:06:35)
◆死亡追擊者 (只好往後靠在牆上)朕的自謙詞的話……露?(抬頭看著對方)
修羅 (22:06:25)
◆次元魔女 對了,作為愛莎大人的話應該會有非常高的魔法天份呢!就讓愛莎大人來教你魔法吧!好嗎?(緊握對方的手)
死亡追擊者 (22:06:17)
◆深淵鬼皇 啊哈哈哈哈哈!這張臉也挺匹配朕!(摸摸下巴)你知道為何朕總是到高處去了吧?
綻心使 (22:06:13)
◆叛神使 (輕輕甩了甩腦袋,試圖把踩著自己的狐狸甩掉)
守護者 (22:05:54)
......(好重呢...)(還是不習慣這個身體,坐到角落抱著膝蓋減輕胸口的負擔)
斥魂 (22:05:52)
◆守護者 喔、嗯...別介意。(意識到了對方的身體後將手收回)
斥魂 (22:05:02)
(問題是要怎麼改善這貨的身體...如果有迪納摩就好了)(歪頭皺眉思考著)
叛神使 (22:04:50)
◆綻心使 想?嗚.....(眼神在銀跟對方來回打轉,銀一臉有趣的表情踩著對方的頭)小女子試試看...(閉眼,集中起精神)
守護者 (22:04:43)
◆斥魂 辛苦你了......
斥魂 (22:04:23)
(反正那個紫毛也是用黑暗系的魔法,跟月長石似乎很接近,暫時不管自己身體大概沒差)
深淵鬼皇 (22:03:53)
◆死亡追擊者 猜對了——沒獎勵~(笑)小王子也蠻帥的不是嗎?啊不過,抬頭看人頸好酸喔。
無盡之刃 (22:03:50)
◆喚武使 ……沒問題。(揉著太陽穴,再度抬頭看向對方)
死亡追擊者 (22:03:26)
◆虛無公主 朕...(正想回答時轉念一想又停下,身子靠過去一手按在牆面上)你猜。(滿面笑容)
綻心使 (22:03:17)
◆叛神使 ⋯⋯。(抬眸看著頭上的狐狸)⋯⋯只要你想,就會消失。
邪恐夜皇 (22:03:15)
◆緋焰武者 ……(瞇起眼睛盯著看)
次元魔女 (22:03:11)
◆修羅 嗯?我並沒有不開心喔?(燦爛的笑容
無盡之刃 (22:03:08)
(暗黑艾爾的氣息,明明應該是令人厭惡的感覺,但是……卻意外覺得舒適,為什麼?)
喚武使 (22:02:58)
◆無盡之刃 (揉揉眉心)(身體太輕了。跟康沃爾在的時候完全不一樣...輕到令人發毛...)我說...呃...喚...武?你還好嗎,畢竟...康沃爾...恩。
邪恐夜皇 (22:02:49)
◆狂噬者 不舒服就去旁邊靠著。(低下頭仔細看著對方)
斥魂 (22:02:41)
◆守護者 沒有也無妨,總之我會盡可能小心的控制力量,不讓你消失的。
守護者 (22:02:01)
◆斥魂 可惜、我無法提供......
叛神使 (22:01:53)
◆綻心使 那該怎麼辦?...嗚嗚嗚,銀大人不喜歡這樣子呀!(又哭了出來,穿著女僕裝的銀蹦跳到對方的頭上)
緋焰武者 (22:01:29)
哦……?這個手臂是控火的半納斯德先生的嗎?(舉起左手端詳)
狂噬者 (22:01:20)
◆邪恐夜皇 …你這樣一說起來好像真的有點暈。
斥魂 (22:01:12)
◆守護者 ...知道了,不過能量控制也不難...有數據的話應該不難。(思考著)
無盡之刃 (22:01:11)
◆喚武使 ……(見對方的反應,繼續垂眼看著雙手)
          <投票重新開始 請盡速重新投票>
          支配者 離開這個村莊了
修羅 (22:01:01)
◆次元魔女 是那樣就好了呢!☆愛莎大人2號可是一臉悶悶不變的樣子嘛☆
綻心使 (22:00:47)
◆叛神使 ⋯⋯幫不到。
支配者 (22:00:15)
晚……唉?
          <投票重新開始 請盡速重新投票>
          聖殿禁衛軍 離開這個村莊了
狂靈者 (21:59:54)
安古勒,你再吵本公主就把你的翅膀拔掉。
聖殿禁衛軍 (21:59:38)
夜安。
叛神使 (21:59:37)
◆綻心使 黑色的眼睛一直跑出來,請幫幫小女子吧!(擦擦眼淚)
死亡追擊者 (21:59:34)
◆深淵鬼皇 我猜~?敢這樣對朕說話的啊,黑眼的~?(笑出來)欸欸、朕的身體真可愛呀~♪
狂靈者 (21:59:29)
◆虛無公主 原來如此。
          聖殿禁衛軍 來到村莊大廳
虛無公主 (21:59:10)
◆狂靈者 虛無姊晚上好, 我是DC。 基於奇怪的原因所以大家都互換身體的樣子。(看了看周遭)
綻心使 (21:59:00)
◆叛神使 ⋯⋯嗯。
無盡之刃 (21:58:48)
(不習慣,沒辦法使用女神大人的力量,從剛才開始就有奇妙的聲音……)
          支配者 來到村莊大廳
虛無公主 (21:58:21)
◆狂靈者 (看著蝙蝠被對方俐落的單手抓走了)  
叛神使 (21:58:05)
◆綻心使 嗚?AP大人,您跑到EE大人的身體裡面了嗎?(淚眼汪汪的抱著銀來到對方面前)
邪恐夜皇 (21:58:01)
◆緋焰武者 …………出現了啊。(看著
喚武使 (21:57:56)
◆無盡之刃 (什麼鬼,難道平常包括雷文、電源眼睛,也是這高度看我的嗎?還有其他人也是?除了矮冬瓜...不是吧?!!!)啊?...沒事。
守護者 (21:57:51)
◆斥魂 力量...不穩定的關係,你的話應該很難控制......所以,注意點,萬一解除介入的話、你可能會消失...
虛無公主 (21:57:35)
◆死亡追擊者 ??(寫滿問號的點了點頭) 請問你是?
邪恐夜皇 (21:57:33)
◆狂噬者 ——那就小心點,他的身體可不像你。
叛神使 (21:57:10)
小女子知道了,術式‧靈眼!!(深呼吸一口氣之後,引導了銀的妖力附身,仔細的看了場上的大家)
緋焰武者 (21:57:03)
晚上好啊♪ ……嗯?
無盡之刃 (21:56:45)
◆喚武使 ……嗯?你剛才說了什麼嗎?(再度抬頭看向對方)
斥魂 (21:56:44)
◆守護者 咳、沒差,不過身體裡感覺有兩股力量在推擠就是了。(維持著盤坐的姿勢)
狂靈者 (21:56:44)
◆虛無公主 安古勒你不聽本公主的話?(把安古勒搶過來)
次元魔女 (21:56:37)
◆修羅 ......沒事,沒什麼。(在心中反覆告誡自己這是別人的武器不可以砸壞,並克制著想拿法杖敲對方的念頭
          緋焰武者 來到村莊大廳
邪恐夜皇 (21:56:21)
……說起來還沒有看到"我的身體"。(將批在肩上的外套穿起)
深淵鬼皇 (21:56:03)
◆死亡追擊者 (轉身,稍微抬頭望著)這語氣是魔族小女孩本尊呢~?我的話,你猜?♪
死亡追擊者 (21:55:52)
◆虛無公主 哦?(注意到對方的動作)嗯哼~你是小騎士?
狂噬者 (21:55:49)
◆邪恐夜皇 嘖……。我又不是碰時空的。(蹙眉)
虛無公主 (21:55:39)
◆狂靈者 (看了看蝙蝠,對方一個勁的搖頭) 他似乎不想過去呢。
狂靈者 (21:55:30)
◆虛無公主 不過你是誰。(凝視著對方)
喚武使 (21:55:27)
........為什麼完全不一樣,這就是比我高20多公分的視野嗎
叛神使 (21:55:13)
『靈魂融合還在,汝還可以用吾的靈眼,看看場內誰的身體裡面裝著赫尼爾,汝不會控制的話只能找其幫汝了。』
守護者 (21:55:09)
◆斥魂 抱歉、呢...被侵蝕的關係,身體一直不好......
虛無公主 (21:54:31)
◆死亡追擊者 ……。(微不可見的嘆了口氣)
深淵鬼皇 (21:54:29)
啊——啊——所以是所有人都交換一把了是嗎?(揚手想要叫迪納摩不果)嗯?
無盡之刃 (21:54:27)
(看著陷入混亂的周遭,看來不只是我們兩人而已,應該是出現在這裡的全員都替換過了……)
修羅 (21:54:26)
◆次元魔女 怎麼了嗎?愛莎大人2號?☆
綻心使 (21:54:19)
(⋯⋯綻心的身體嗎。)
斥魂 (21:54:16)
◆守護者 (看了一眼)啊啊...是你啊,你的身體...也太糟了吧。
邪恐夜皇 (21:54:04)
◆狂噬者 裂縫別亂開。(手刀輕輕的敲了人的頭,慣性的使用右手摸出腰間的刀地給對方)
叛神使 (21:53:57)
小女子知道了...(擦擦淚)銀大人,小女子該怎麼辦?
死亡追擊者 (21:53:39)
◆深淵鬼皇 喂,另一個朕!你是誰?
次元魔女 (21:53:29)
◆修羅 唉......(直接放棄爭辯
守護者 (21:53:28)
◆斥魂 你還、不能起來......躺著,休息。
叛神使 (21:53:14)
『修羅,汝冷靜點,呃...不行,力量太強了,汝先冷靜!!別哭了!!』
斥魂 (21:52:49)
(緩緩的面部朝地,爬了了起來維持著跪地的姿勢)......好爛的...身體...。
無盡之刃 (21:52:43)
(看來這次也有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交換身體、交換靈魂……究竟是什麼樣的原理,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看來需要多加觀察。)
死亡追擊者 (21:52:42)
哦...說起來這小騎士其實臉也挺好看的,嘛、朕就接受吧。(一手摸著臉看著鏡子)
狂靈者 (21:52:37)
◆虛無公主 把牠還給本公主。
綻心使 (21:52:27)
(⋯⋯有種「家」突然變得乾淨的感覺。)
狂噬者 (21:52:20)
◆邪恐夜皇 這還用問嗎。(指著對方)
虛無公主 (21:52:10)
所以…誰告訴我這隻蝙蝠該怎麼辦好? (把到處飛的安古勒撈回來抱好)
無盡之刃 (21:52:06)
◆喚武使 ……冷靜點,無盡。
綻心使 (21:51:49)
⋯⋯。(揮揮手把艾伊特收回去)
修羅 (21:51:33)
◆次元魔女 還真是奇怪的愛莎大人2號呢~☆雖然用弓箭的愛莎大人感覺也很帥氣呢!☆
狂靈者 (21:51:16)
所以我說,這樣很不方便啊...連上廁所都...。(扶額)
邪恐夜皇 (21:51:09)
◆狂噬者 狂噬……?(瞇起眼盯著看)不對,你的"裡面"是誰。
狂噬者 (21:51:06)
◆邪恐夜皇 我的小刀呢?(想從褲帶旁抽出小刀,卻不小心畫出了一小道時空裂縫)
守護者 (21:51:02)
◆斥魂 ...啊。(有點慌張的跑過去查看)沒事...吧。(糟糕..要是別人變成非介入狀態的話...可能會回不來
深淵鬼皇 (21:51:01)
綁繃帶的真是好有氣勢哦……啊。(笑夠了擦著生理性淚水,看過去卻發現◆斥魂倒了)
叛神使 (21:50:30)
嗚?啊?這些東西是什麼?嗚嗚...銀大人!(緊抱著銀,但是銀只是不斷的扭來扭去)
邪恐夜皇 (21:50:24)
……?(擺弄著肩上的外套
喚武使 (21:50:23)
不是吧,沒那麼帶勁吧?我怎麼突然想到"一世英明毀於一旦"阿喂!!!!!!
次元魔女 (21:50:17)
◆修羅 我平常不是練魔法阿,是練箭術......
虛無公主 (21:50:13)
◆狂靈者 虛無姊請冷靜。(看著倒下的◆斥魂)
無盡之刃 (21:50:08)
◆喚武使 ……怎麼了?(抬頭看向對方)
綻心使 (21:50:02)
⋯⋯。(試圖召喚出赫尼爾之眼,身邊卻蹦出兩顆wille)
狂噬者 (21:49:54)
◆邪恐夜皇 啊,我的身體原來是跑到你那裡了啊。
無盡之刃 (21:49:48)
(確實在這裡使不出力量,是因為身體的緣故嗎……)
斥魂 (21:49:48)
(這貨...身體也太差了...)
次元魔女 (21:49:35)
◆斥魂 你越講越想笑阿(忍不住笑出聲
喚武使 (21:49:32)
◆無盡之刃 ....
斥魂 (21:49:27)
(視線突然一片白,往後倒了下去)
狂靈者 (21:49:19)
◆斥魂 呵呵。真好玩。(冷笑一聲)
修羅 (21:49:05)
◆次元魔女 哦~就是說是愛莎大人2號的魔法修煉還不足夠呢!☆(指著)
邪恐夜皇 (21:48:58)
…………場面有些混亂是……啊。(掃視場上後看見自己的穿著
斥魂 (21:48:48)
別笑啊!!!通通不准笑!!!
無盡之刃 (21:48:44)
◆喚武使 ……無盡?是這麼一回事嗎……看來是互相交換了身體。
叛神使 (21:48:44)
銀大人...呼...哈...請您別跑了呀!!...啊!?(用力地伸出手抓住對方尾巴,卻突然發現身邊跑出了很多黑色的眼睛)
次元魔女 (21:48:09)
狂靈配上本公主......噗......(忍笑
喚武使 (21:48:04)
◆無盡之刃 ....看著自己...好詭異的感覺,這身體大概是喚武的...我是...無盡...
狂靈者 (21:47:59)
◆斥魂 本公煮現在非常的不開心。小心我揉爛你的身體。(瞪著對方)
修羅 (21:47:57)
好像跟平常感覺有點不一樣呢~?嘛,可能是友好的人才會展現的一面……之類的?(側頭)
守護者 (21:47:45)
....不要這麼粗暴使用我的身體啊...古代人先生.....
虛無公主 (21:47:38)
◆死亡追擊者 ……晚上好?嘗試感應水之氣息的話身體會更靈活些。(雖然不知道是誰但還是姑且向對方打聲招呼)
綻心使 (21:47:35)
⋯⋯。(身體,不同了。)
深淵鬼皇 (21:47:31)
本公主……哈哈哈哈哈!(被逗樂了一樣捧腹大笑)
斥魂 (21:47:15)
◆狂靈者 放你毛線啊!給我適可而止啊!!!
次元魔女 (21:47:13)
◆修羅 不,並不會。(滿臉的無奈
修羅 (21:47:06)
哦哦,怎麼了~?斥魂在跟狂靈吵架嗎?
狂靈者 (21:46:56)
◆斥魂 本公主偏要。
無盡之刃 (21:46:30)
◆喚武使 ……是誰?(瞇眼看)
虛無公主 (21:46:29)
◆狂靈者 短時間沒有辦法辨認,抱歉呢虛無姊。(略帶歉意地搖搖頭) 
          邪恐夜皇 來到村莊大廳
狂靈者 (21:46:13)
◆斥魂 放開。放肆。(瞪著對方)
斥魂 (21:46:11)
◆狂靈者 可以不要用我的身體說那三個字嗎!!!!!(抓著衣領搖)
死亡追擊者 (21:46:09)
◆深淵鬼皇 啊~~~!朕的身體在這兒!裡面的是誰啊~?
叛神使 (21:46:03)
◆修羅 嗚嗚嗚小女子的身體在那裏呀!銀大人!(擦擦眼淚又繼續追著歡脫跑跳的女僕狐狸)
綻心使 (21:46:01)
⋯⋯!(走進村莊後不經意看到乾淨的手)
狂噬者 (21:45:58)
……啊?愚人節?(才發現村莊正門貼的紙條)
守護者 (21:45:57)
......(我的身體裡面是暴躁古代人嗎....)(惡寒)
次元魔女 (21:45:45)
◆守護者 坐下會好一點,不會太涼......而且如果你不習慣我的身體那就先坐著休息吧。
狂靈者 (21:45:41)
◆虛無公主 當然。本公主你還認不出來嗎。(不悅口氣)
斥魂 (21:45:20)
◆狂靈者 我的身體...裡面是誰!!!(揪領)
死亡追擊者 (21:45:17)
哎呀?(動動跟平常不太一樣的身子,不過因為偶爾就會變回原形所以馬上適應了)
修羅 (21:45:12)
◆次元魔女 嗯?不是這樣嗎?☆你也有過那樣的經驗吧,修煉魔法的時候見到別的次天的自己之類的~!(燦笑)
          綻心使 來到村莊大廳
喚武使 (21:44:46)
這是怎樣...這是怎樣,這是喚武?!那我呢?!(張望著後看著自己的身影)......。
虛無公主 (21:44:45)
◆狂靈者 這個語氣……是虛無姊嗎?(抬頭看著對方)
守護者 (21:44:33)
◆斥魂 啊...我的身體,在那邊嗎
深淵鬼皇 (21:44:32)
……神官大人今天真是有中氣——欸。(發現了那邊的◆狂噬者)嗯……??
狂靈者 (21:44:28)
◆虛無公主 我完美的身材...(冷看了對方一眼)
叛神使 (21:44:28)
銀大人!等等啊!為甚麼會這樣!小女子不是自己願意變成這樣啊!(邊哭邊追著銀在村內到處亂竄)
次元魔女 (21:44:25)
◆守護者 ......(滿臉複雜
無盡之刃 (21:44:14)
(……鬧劇的影響嗎。)
狂噬者 (21:44:03)
…。這是怎麼了?走起來超級飄的。(挑眉)
斥魂 (21:44:02)
(往◆喚武使看了一眼) ...是挑染紅吧。(白了一眼)
虛無公主 (21:43:54)
呃、所以「我」現在是誰呢?(滿臉疑惑)
無盡之刃 (21:43:43)
………………………………(看著雙手後,聽見熟悉的聲音看向了◆喚武使)
守護者 (21:43:33)
......(看來喚武、也不是喚武呢
深淵鬼皇 (21:43:30)
(四周張望了一下)好矮喔這是怎麼一回事。(舉起手比著頭頂)我縮水了?
叛神使 (21:43:28)
『修羅,汝離吾遠一點』(說完,銀又跑走了)
死亡追擊者 (21:43:24)
晚上好啊~嗯?
狂靈者 (21:43:17)
◆虛無公主 是本公主的身體!
喚武使 (21:43:15)
現在是怎樣,大風吹嗎?!!!!愚人節快樂?!
守護者 (21:43:14)
下面也涼涼的.......
          狂噬者 來到村莊大廳
虛無公主 (21:43:03)
死亡追擊者 (21:42:55)
(一腳踹飛大門)
次元魔女 (21:42:51)
◆修羅 ......準確來說,好像不是呢(一手轉著馬尾
守護者 (21:42:43)
....(瑟縮到角落)
          死亡追擊者 來到村莊大廳
斥魂 (21:42:21)
(為什麼變成赫尼爾膽小鬼了)
守護者 (21:42:19)
......今天是怎麼了(感到慌張
喚武使 (21:42:11)
...................。
守護者 (21:42:10)
綠色的頭髮.......精靈小姐的身體?
無盡之刃 (21:41:59)
……?(走進村內後,總覺得似乎有那裡很奇怪)
          喚武使 來到村莊大廳
叛神使 (21:41:54)
啊啊?啊...銀大人...小女子怎麼會變成叛神大人?(說完就忍不住的哭了出來)
次元魔女 (21:41:49)
......?(感覺到哪裡不對近,伸手拉了拉晃進視線內的紫色馬尾
深淵鬼皇 (21:41:29)
晚——上好……嗯?
          無盡之刃 來到村莊大廳
虛無公主 (21:41:25)
各位,晚上好。(點點頭)
守護者 (21:41:23)
.....(女性的身體都是這樣的嗎...)
叛神使 (21:41:13)
◆修羅 (銀來回看了看,最終還是心不甘情不願地待在自己的身旁)
虛無公主 (21:41:07)
好冷。 虛無姊平常是怎麼保暖的呢?(縮了縮身體)
斥魂 (21:41:03)
(看著自己的手,發現視線似乎少了一邊)......。
          守護者 來到村莊大廳
          斥魂 來到村莊大廳
          <投票重新開始 請盡速重新投票>
          斥魂 離開這個村莊了
          深淵鬼皇 來到村莊大廳
修羅 (21:40:16)
◆次元魔女 哦?是另一個愛莎大人嗎~!晚上好!☆
叛神使 (21:40:15)
啊?....啊啊啊啊啊啊!!!(尖叫著看著自己的手,銀正瞪著自己)
斥魂 (21:40:02)
......!(這兩團,是甚麼......)(疑惑的抓著胸前的兩團)
虛無公主 (21:40:00)
……。(用雙手環住身體) 
斥魂 (21:39:19)
......嗚、(怎麼、胸口好重......)(難受的跪下來)
叛神使 (21:39:03)
欸?嗯?...啊?銀大人!!!!
修羅 (21:38:59)
~♪(哼著歌走進了村莊)
          次元魔女 來到村莊大廳
          虛無公主 來到村莊大廳
          斥魂 來到村莊大廳
叛神使 (21:38:47)
(踏進村子的一瞬間,手中抱著穿著女僕裝的狐狸就猛然跳出懷抱)
          修羅 來到村莊大廳
          叛神使 來到村莊大廳
狂靈者 (21:37:58)
嗯?這身體?(往自己身上摸了摸)
          狂靈者 來到村莊大廳
          村莊建立於Sat, 01 Apr 2017 21:36:14 +0800,來自61.92.191.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