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艾里奧斯特殊村】行道寺村 ~此刻前行的路、需要放下心中的武器~[62988番地]
村莊選項:希望角色 限制時間 白: 4 分 夜: 3 分 第一天晚上的替身君替身君自動遺書公開投票結果票數16人以上時決定者登場16人以上時權力者登場13人以上時貴族與奴隸登場20人以上時埋毒者登場妖狐的同伴 
君主
DETfcflZU6
[村民]
狂噬者
h.yN9Cap/g
[獵人]
死亡追擊者
VRuGu9YF/w
[貴族]
創造女帝
7O4ZIrNnK.
[人狼]
復仇女神
FqQjLHxkYQ
[狂人]
無盡之刃
0rz0EKeDjY
[村民]
修羅
rORnyb7Jss
[占卜師]
喚武使
XcGb9Y89A2
[靈能者]
冥業千總
NWiCJ3a9u2
[村民]
狂鋒武者
m7FDHQXnHo
[奴隸]
叛神使
ONylWxdUt.
[村民]
末日武者
QTMECtaSj2
[村民]
綻心使
qBZOYhPV9.
[村民]
熾天女皇
QhaSkzvH3k
[人狼]
狂鋒武者[] (02:25:38)
(收近懷裡後匆匆撇過君主的遺體快步的離開了現場)……請您等著吧,這樣的結局,不會是您所要的。
狂鋒武者[] (02:23:25)
……即使你已不記得…(拾起木瓶,眼裡轉著少見的情緒波動而後又很快的恢復平時彷彿那流露的思念都是錯覺)
狂鋒武者[] (02:11:38)
……(拿下了煙管隨意的倒出餘燼,朝著◆末日武者的酒瓶走去,低垂下頭看著)
熾天女皇[] (02:01:27)
◆死亡追擊者 而且...我也想過殺你。
創造女帝[] (02:00:31)
到最後也為了那臭老頭的意思嗎……
熾天女皇[] (01:59:24)
◆死亡追擊者 ......啊啊。(任由對方替自己擦去淚水)......但...我所殺死的...並不是僅僅一人而已...。
創造女帝[] (01:56:13)
*◆狂噬者
死亡追擊者[] (01:50:43)
◆熾天女皇 應該由「不知者」共同承擔。 抱歉,我過去都不知道還有這麼一件事藏著。這些年辛苦妳了。(因為找不到可以使用的物事,只好笨拙地用袖子替對方拭淚)
死亡追擊者[] (01:48:18)
◆熾天女皇 雖說犯下的罪仍然存在,但這樣……該說是知者之罪還是不知者的無心之罪。罪不完全在妳,熾姬大人。
死亡追擊者[] (01:47:55)
◆熾天女皇 主君,僅把事情告知給最親近的妳了啊。(思及對方的立場也嘆了口氣)我明白了。
狂鋒武者[] (01:45:06)
……(咬著煙管看著自己呈現略微的透明的右手半晌又看了看自己的腳下)(……還有影子。)
熾天女皇[] (01:27:08)
◆死亡追擊者 ......。(深深嘆氣)這樣...是錯的...吧。(為什麼...這雙手這麼溫暖...)(心中含著思緒,眼淚又落下)
熾天女皇[] (01:24:10)
◆死亡追擊者 ......是...絕症了。(低頭望著被握住的手)...與其...最後如此痛苦...不如......
死亡追擊者[] (01:16:08)
◆熾天女皇 (把雙手輕輕覆上對方的手)能夠告訴我,妳的苦衷嗎?
死亡追擊者[] (01:16:00)
◆熾天女皇 (停頓並放緩了目光)主君曾說:罪必有因。雖然我也對您的作為不諒解,但是──
死亡追擊者[] (01:15:45)
◆熾天女皇 ……(沉思了許久)確實您的罪不可饒恕。弒君未報,殃及多人。(斂目)但您,不該就此不明不白的走上贖罪之途。
熾天女皇[] (01:04:07)
◆死亡追擊者 ......您很清楚,大將...。我是《叛軍》......我手刃了自己的君主。(握著拳的指節泛白)...我沒有繼續活著的理由吧?
死亡追擊者[] (00:57:56)
◆熾天女皇 熾姬大人,恕我踰矩了。(注意到對方的神情有異連忙鬆開了手腕)但您這是做甚麼?(繞道對方身前坐下,以嚴肅的目光審視著)
熾天女皇[] (00:56:44)
◆死亡追擊者 ......為何阻止我?...你應該是最想殺我的人吧?
熾天女皇[] (00:54:19)
...!(因被阻止而愣了一下,然後才感到手腕一陣疼痛,張眼所見之人卻是應該已經把自身視為叛軍的大將)
狂噬者[] (00:50:10)
◆創造女帝 對。(淡然看著面前發生的一切)要活、不活,也是他們自己的決定了。
死亡追擊者[] (00:49:24)
呼。 抱歉失禮了。 (另隻手捉著對方手腕,因為盡全力衝過來所以刀子被打飛了一段距離)
死亡追擊者[] (00:47:41)
◆熾天女皇 請您住手! (從後方打掉了對方的刀)
熾天女皇[] (00:46:10)
......永別了...父親。(雙手使力)
死亡追擊者[] (00:45:28)
(自懷中掏出御守並輕輕握著)父親大人,我還有未完成的事物。在這裡的事情並未落幕之前,被託付的意志還是要由我來完成。
熾天女皇[] (00:45:22)
......。(閉上眼,刀鋒轉向自己的脖子)...您...會去極樂世界...而我...會落進地獄底端吧。
綻心使[村] (00:42:19)
(趴在椅背上)……無能為力、嗎。
死亡追擊者[] (00:40:08)
(盯著殿上眾人留下的物事愣了一陣)往昔笛聲悠揚、笑語哴哴……如今物事人非。奪去的人跟存下的人。(轉頭看著遠處哭泣的少女)
創造女帝[] (00:38:08)
*◆狂噬者
創造女帝[] (00:37:41)
◆創造女帝 我們能看見,能將意志傳達,但活下來走下去的,是他們呢(看著地上的白髮冠)
狂噬者[] (00:35:00)
◆創造女帝 那之後的事情,可就與我無關了。(看向落在地上的紫玉髓)我們也只能見證事情畫下句點。
熾天女皇[] (00:29:47)
......真的...很美麗的刀啊。(眼淚滴上刀面)
創造女帝[] (00:27:37)
◆狂噬者 嘛……你的忠誠我的叛心,也就這樣半吊子的位置停下來了(苦笑)不……還是會迎來完結吧,以現在活下來的人來看
叛神使[村] (00:25:19)
……。(看一眼染血的竹笛,最後決定附在笛子上)
喚武使[] (00:23:23)
……這樣的東西,已經不需要了。(逐漸鬆開緊抓著小刀的手,任由小刀掉落到地上)
狂噬者[] (00:17:47)
◆創造女帝 畢竟是他把我撿回來的,這點忠誠沒什麼。(淡然)
冥業千總[村] (00:17:30)
感覺就是變革搞到一半膠著了一樣啊……
冥業千總[村] (00:17:08)
還是這樣啊……
無盡之刃[村] (00:15:44)
都累了、都累了。
無盡之刃[村] (00:15:13)
茶終冷命終亡,所望之情報需以相應對之物來做為交換─
狂噬者[] (00:14:24)
居然是這樣的結局……嗯……。
創造女帝[] (00:12:02)
最後的你,活下來了呢
末日武者[村] (00:11:50)
(什麼都不帶的,速步離開這裡去外頭吹風。)
死亡追擊者[] (00:10:52)
……看來是我不夠勝任。
修羅[] (00:10:34)
那,吾要去找我心愛的那人了。
喚武使[] (00:10:34)
……最終,這樣的結果嗎……未能給主君大人,復仇嗎……?(背對著眾人)
無盡之刃[村] (00:10:19)
(揉眉)我很累,喝茶輕鬆多了。
復仇女神[] (00:10:17)
起義,沒有所謂平局,若未成功,即為......失敗。
熾天女皇[] (00:10:08)
......真是一把好刀。
修羅[] (00:09:43)
逢魔之時呢。
創造女帝[] (00:09:26)
呼……是這樣的結果嗎……?
熾天女皇[] (00:09:00)
已經結束了哦。(拔出刀)大將。
死亡追擊者[] (00:08:15)
……
熾天女皇[] (00:08:05)
......。(走上大殿拿起刀)
綻心使[村] (00:07:52)
……這樣嗎。
 [和局] 變成平手的局面了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狂鋒武者 的遺言
敝人 是◆死亡追擊者 的影武者。

您的年紀尚輕,還不足以擔任君主大位。
您,太過軟弱。

……即使如此,在此時,敝人仍會保全您的生命安全。
謹以此證明您的清白。
            < < 日落、黑暗的夜晚來臨 > >
 狂鋒武者 被表決處死
7 日目 ( 5 回目)
死亡追擊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熾天女皇
無盡之刃1 票投票給 1 票 → 狂鋒武者
冥業千總0 票投票給 1 票 → 狂鋒武者
狂鋒武者3 票投票給 1 票 → 無盡之刃
熾天女皇1 票投票給 1 票 → 狂鋒武者
7 日目 ( 4 回目)
死亡追擊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熾天女皇
無盡之刃2 票投票給 1 票 → 狂鋒武者
冥業千總0 票投票給 1 票 → 狂鋒武者
狂鋒武者2 票投票給 1 票 → 無盡之刃
熾天女皇1 票投票給 1 票 → 無盡之刃
7 日目 ( 3 回目)
死亡追擊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熾天女皇
無盡之刃2 票投票給 1 票 → 狂鋒武者
冥業千總0 票投票給 1 票 → 狂鋒武者
狂鋒武者2 票投票給 1 票 → 無盡之刃
熾天女皇1 票投票給 1 票 → 無盡之刃
7 日目 ( 2 回目)
死亡追擊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熾天女皇
無盡之刃2 票投票給 1 票 → 狂鋒武者
冥業千總0 票投票給 1 票 → 狂鋒武者
狂鋒武者2 票投票給 1 票 → 無盡之刃
熾天女皇1 票投票給 1 票 → 無盡之刃
7 日目 ( 1 回目)
死亡追擊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熾天女皇
無盡之刃2 票投票給 1 票 → 狂鋒武者
冥業千總0 票投票給 1 票 → 狂鋒武者
狂鋒武者2 票投票給 1 票 → 無盡之刃
熾天女皇1 票投票給 1 票 → 無盡之刃
            熾天女皇 對 狂鋒武者 投票處死
            無盡之刃 對 狂鋒武者 投票處死
            狂鋒武者 對 無盡之刃 投票處死
            冥業千總 對 狂鋒武者 投票處死
            死亡追擊者 對 熾天女皇 投票處死
         請重新投票( 4 回目)
            死亡追擊者 對 熾天女皇 投票處死
            熾天女皇 對 無盡之刃 投票處死
            無盡之刃 對 狂鋒武者 投票處死
            狂鋒武者 對 無盡之刃 投票處死
            冥業千總 對 狂鋒武者 投票處死
         請重新投票( 3 回目)
            狂鋒武者 對 無盡之刃 投票處死
            熾天女皇 對 無盡之刃 投票處死
            死亡追擊者 對 熾天女皇 投票處死
            無盡之刃 對 狂鋒武者 投票處死
            冥業千總 對 狂鋒武者 投票處死
         請重新投票( 2 回目)
            狂鋒武者 對 無盡之刃 投票處死
            死亡追擊者 對 熾天女皇 投票處死
            無盡之刃 對 狂鋒武者 投票處死
            熾天女皇 對 無盡之刃 投票處死
            冥業千總 對 狂鋒武者 投票處死
         請重新投票( 1 回目)
            冥業千總 對 狂鋒武者 投票處死
            死亡追擊者 對 熾天女皇 投票處死
            無盡之刃 對 狂鋒武者 投票處死
            熾天女皇 對 無盡之刃 投票處死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狂鋒武者 對 無盡之刃 投票處死
熾天女皇[] (00:04:37)
(搖頭)
狂鋒武者[] (00:04:10)
刀子,會很俐落的。
無盡之刃[村] (00:04:10)
影武者的身分─?
死亡追擊者[] (00:04:01)
納兩位之意見,若影武者在熾天以及狂鋒大人之中,還請先言明。
熾天女皇[] (00:03:53)
...誰都是一樣的吧。不過是...一介臣子。
無盡之刃[村] (00:03:39)
不管我怎麼說,刀口還是要招呼我的頸部,我也別無他法。
無盡之刃[村] (00:03:20)
修*
死亡追擊者[] (00:03:13)
確實,因為刑人已仙逝。我等也無判斷依據。
無盡之刃[村] (00:03:09)
以我的立場那咻羅變是真正的僧侶,我懷疑的不過就是那兩個在我眼裡未明身分之人。
狂鋒武者[] (00:03:04)
……也沒有太多的線索。
冥業千總[村] (00:02:33)
*留了個後字
冥業千總[村] (00:02:23)
朕覺得,處刑修羅沒有被殺害的復仇比較可疑哎…?
無盡之刃[村] (00:02:21)
我只能跟你說,我不過就是個家臣。
熾天女皇[] (00:02:01)
...不過...也沒有需要保護的人了...?
死亡追擊者[] (00:01:54)
是的,那麼被指為惡人的無盡大人,可有話要說?
狂鋒武者[] (00:01:47)
是預期的人選……
熾天女皇[] (00:01:37)
...已經無人能夠保護了呢。
冥業千總[村] (00:01:24)
原來忍者是保護了大將哎。
死亡追擊者[] (00:01:17)
是忍者大人的遺言呢。
            < < 早晨來臨 7 日目的早上開始 > >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復仇女神 的遺言
今日將於此,揭開所有家臣們的面紗。
第一日  喚武使 善人
第二日 熾天女皇 善人
第三日 狂鋒武者 善人
第四日 狂噬者 善人
第五日 無盡之刃 惡人

為了君主,為了主公大人...
吾願意替這座美麗的城池獻上性命。
如同您,將吾從戰場帶回,並教導吾的事物...。
不甘願您就這樣被叛軍,將耀眼的您擊落。

終將步向彼岸,回到您的身邊。
狂噬者 的遺言
沒有老頑童的命令我什麼都不會做的。
但……只要不動武的話……。

第二晚 喚武使   成功。
第三晚 無盡之刃 (沒想到叛軍會鍥而不捨……不過你這下也算跟著主公走了,嗯?)
第四晚 復仇女神 
第五晚 死亡追擊者 成功。
第六晚 死亡追擊者 
 狂噬者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狂噬者 對 死亡追擊者 進行護衛
            熾天女皇 人狼對 狂噬者 為鎖定目標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熾天女皇(人狼) (00:00:16)
...那麼。
死亡追擊者[]的自言自語 (00:00:13)
希望忍者大人能把任務報告據實留下。
死亡追擊者[]的自言自語 (23:59:55)
那麼、襲擊我在的場所讓影武者代勞是有可能的事。
無盡之刃[村]的自言自語 (23:59:49)
若影武者...叛軍兩個都還在的話,那這真是一齣鬧劇。
熾天女皇(人狼) (23:59:48)
這是該來的懲罰是嗎...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3:59:39)
我………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3:59:33)
(握緊拳頭的手發著抖。)
死亡追擊者[]的自言自語 (23:59:23)
叛軍若是襲擊狂噬大人,今日恐怕不會繼續襲擊了。
熾天女皇(人狼) (23:59:17)
啊啊......逆子啊。
熾天女皇(人狼) (23:59:03)
...呵哈哈哈哈哈。(眼淚流下)
狂鋒武者[]的自言自語 (23:59:02)
……僅此。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3:58:55)
就喜歡把我耍得團團轉。
死亡追擊者[]的自言自語 (23:58:45)
師父請原諒我如此無禮。
熾天女皇(人狼) (23:58:38)
...呵呵。
無盡之刃[村]的自言自語 (23:58:35)
狂鋒或熾天了,不外乎。
死亡追擊者[]的自言自語 (23:58:29)
為避免異教徒與叛軍聯手危害餘下之人,也只好出此下策。(嘆氣)
熾天女皇(人狼) (23:58:21)
沒有地方去了呢......。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3:58:21)
好啊,你這老頑童。就是人不在了也是這樣。
熾天女皇(人狼) (23:58:02)
......已經。
狂鋒武者[]的自言自語 (23:57:55)
中:我好慌。(沉重的
無盡之刃[村]的自言自語 (23:57:54)
招呼到我上頭了?我想想─
死亡追擊者[]的自言自語 (23:57:52)
身為隱密之「劍」,忍者大人必定隱藏在餘下眾人之中。 
熾天女皇(人狼) (23:57:51)
...我還...不成熟是嗎...?
無盡之刃[村]的自言自語 (23:57:38)
中:我打錯啦,是或不是和。
熾天女皇(人狼) (23:57:37)
......啊啊。
死亡追擊者[]的自言自語 (23:57:31)
目前唯一可信之人為被兩位師父所認可的狂噬大人。(振筆疾書)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3:57:25)
………………………………………………。
            < < 日落、黑暗的夜晚來臨 > >
 復仇女神 被表決處死
6 日目 ( 1 回目)
狂噬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復仇女神
死亡追擊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復仇女神
復仇女神6 票投票給 1 票 → 無盡之刃
無盡之刃1 票投票給 1 票 → 復仇女神
冥業千總0 票投票給 1 票 → 復仇女神
狂鋒武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復仇女神
熾天女皇0 票投票給 1 票 → 復仇女神
            無盡之刃 對 復仇女神 投票處死
            冥業千總 對 復仇女神 投票處死
            死亡追擊者 對 復仇女神 投票處死
            狂鋒武者 對 復仇女神 投票處死
            狂噬者 對 復仇女神 投票處死
            復仇女神 對 無盡之刃 投票處死
            熾天女皇 對 復仇女神 投票處死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無盡之刃[村] (23:55:14)
商販與公主─真奇妙呢。
死亡追擊者[] (23:55:13)
被指為惡人的無盡大人若被委任在身請早日言明。
狂噬者[] (23:55:04)
大將這是照預定來的意思嗎——?好、好。那就這樣吧。
狂鋒武者[] (23:54:52)
……(並不給予理會)
無盡之刃[村] (23:54:24)
我想,那修羅就是僧侶了,到是那兩個─狂鋒與熾天(冷笑)
冥業千總[村] (23:54:10)
若果昨晚是叛軍嘗試襲擊僧侶失敗的話,忍者或許可以出來?
狂噬者[] (23:54:07)
嘿,大將你說。哪一個?
死亡追擊者[] (23:54:04)
雖今日找出惡人,但為避免日後有變,今日委屈師父了。
復仇女神[] (23:54:03)
放肆,區區一名叛軍,汝沒有資格指著吾大吼。
熾天女皇[] (23:53:32)
不過...現在,還是不能確定僧侶是否真實...
無盡之刃[村] (23:53:22)
沙場上叱吒風雲的復仇將軍─想不到妳竟然是兇手之一?
狂鋒武者[] (23:53:21)
對剩下的僧侶來說,未查明的人扣除今日的惡人還有兩位。
狂噬者[] (23:53:09)
剩下來的那一個辦事也很乾脆,在預想之內。嘛——雖然好像都是今天要處理掉的?
冥業千總[村] (23:52:52)
多了一次找叛軍的機會,不錯呢!
死亡追擊者[] (23:52:23)
我等因忍者大人的行事而有了更多的機會尋找叛軍。
無盡之刃[村] (23:52:19)
惡人?異教徒別開玩笑,不用懷疑,砍了。
狂噬者[] (23:52:14)
哦,至少忍者沒掛,不錯不錯。
熾天女皇[] (23:52:00)
今夜也...甚...好。
冥業千總[村] (23:51:48)
又是平安的一天哎!
死亡追擊者[] (23:51:48)
忍者大人,您多勞了。
狂鋒武者[] (23:51:47)
……看來忍者也尚且健在。
復仇女神[] (23:51:41)
今日將於此,揭開所有家臣們的面紗。
第一日  喚武使 善人
第二日 熾天女皇 善人
第三日 狂鋒武者 善人
第四日 狂噬者 善人
第五日 無盡之刃 惡人
            < < 早晨來臨 6 日目的早上開始 > >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修羅 的遺言
是的,吾是指引他的僧侶。
啊啊,是多久沒有拿起這個法器了呢?
D1 冥業千總 善人
D2 無盡之刃 善人
D3 叛神使 善人
D4 狂噬者 善人
吾死了,也只是去找我心愛的那人罷了。。。
為了汝,吾失去了多少呢,但是,吾不後悔呢。
吾好愛汝啊。
愛到,就算被叛軍毀滅了汝的霸業,吾也只想自私的去黃泉找汝。
            熾天女皇 人狼對 死亡追擊者 為鎖定目標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熾天女皇(人狼) (23:50:06)
...對,我...不需要...
復仇女神[]的自言自語 (23:50:06)
名為.....仇恨。(閉上雙眼任由淚珠滑落)
死亡追擊者[]的自言自語 (23:50:05)
(看著卷宗對燈無眠)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3:49:57)
你讓我怎麼辦啊…………
無盡之刃[村]的自言自語 (23:49:57)
如果這事發生在其他城的話,我很樂意去看。
復仇女神[]的自言自語 (23:49:50)
......許久未有的,情感。
無盡之刃[村]的自言自語 (23:49:41)
然而那群人卻是要轟轟烈烈的鬧一場?
熾天女皇(人狼) (23:49:39)
......。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3:49:38)
沒有您的命令,我………………
無盡之刃[村]的自言自語 (23:49:28)
既然不是所渴求之路的話就默默離去之類的─
復仇女神[]的自言自語 (23:49:14)
(溫熱的液體從眼眶奪出)
熾天女皇(人狼) (23:49:13)
只需要...武器而已。
死亡追擊者[]的自言自語 (23:49:12)
事已至此,走一步算一步了。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3:49:10)
可是……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3:49:05)
這雙手只為您染血,這個約定我可沒有忘掉。
死亡追擊者[]的自言自語 (23:48:57)
信其道而不可以其左右矣。
熾天女皇(人狼) (23:48:57)
...君王之路......
狂鋒武者[]的自言自語 (23:48:56)
…………這不會是"你"想看的光景。(斜靠著外門闔上了眼
復仇女神[]的自言自語 (23:48:54)
...又或許,該結束了?
無盡之刃[村]的自言自語 (23:48:49)
相煎何太急─嗎?
冥業千總[村]的自言自語 (23:48:48)
若果復仇是真的僧侶,那麼無盡就確定是叛軍哎。
熾天女皇(人狼) (23:48:37)
多少...寂寞...?
無盡之刃[村]的自言自語 (23:48:32)
阿─愉快不起來,這是怎麼套話、套不出來也不好套阿。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3:48:23)
所以我就說……
復仇女神[]的自言自語 (23:48:17)
僅能...平票嗎。
狂鋒武者[]的自言自語 (23:48:16)
犧牲的人數——越來越多了呢。(緩慢的吐出口煙圈
死亡追擊者[]的自言自語 (23:48:16)
未被叛軍找上呢。(嘆氣)
無盡之刃[村]的自言自語 (23:48:05)
少了杯茶,否則就好了。
熾天女皇(人狼) (23:48:05)
...沒有...遲疑了。
            狂噬者 對 死亡追擊者 進行護衛
死亡追擊者[]的自言自語 (23:47:57)
兩位師父所探定的人選其中,皆有部分留在現場。
無盡之刃[村]的自言自語 (23:47:52)
(閉眼)
復仇女神[]的自言自語 (23:47:48)
(將摺扇攤開,掩著唇部沉思著)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3:47:47)
今晚就大將吧。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3:47:33)
我覺得我時辰已到了。
熾天女皇(人狼) (23:47:31)
...果然是...
            < < 日落、黑暗的夜晚來臨 > >
 修羅 被表決處死
5 日目 ( 1 回目)
狂噬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修羅
死亡追擊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修羅
復仇女神1 票投票給 1 票 → 修羅
無盡之刃0 票投票給 1 票 → 修羅
修羅7 票投票給 1 票 → 復仇女神
冥業千總0 票投票給 1 票 → 修羅
狂鋒武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修羅
熾天女皇0 票投票給 1 票 → 修羅
            修羅 對 復仇女神 投票處死
            狂鋒武者 對 修羅 投票處死
            冥業千總 對 修羅 投票處死
            死亡追擊者 對 修羅 投票處死
            無盡之刃 對 修羅 投票處死
            熾天女皇 對 修羅 投票處死
            復仇女神 對 修羅 投票處死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狂噬者 對 修羅 投票處死
死亡追擊者[] (23:45:36)
那麼,先請下◆修羅 吧。
復仇女神[] (23:45:33)
◆死亡追擊者 請您明察,大將。
無盡之刃[村] (23:45:22)
叛軍是否死在刀口之下了,雖著刑人離去到是隨之隱藏了。那個大將阿,斷事吧。
冥業千總[村] (23:45:18)
那麼,影武者還是出來比較好哎?
狂噬者[] (23:45:14)
選邊站嗎。大將?
狂鋒武者[] (23:45:09)
◆死亡追擊者 請做斷奪吧,大將。
冥業千總[村] (23:44:59)
現在這樣,大將不會被處刑吧……
熾天女皇[] (23:44:59)
...大將...請。
修羅[] (23:44:57)
今天就先從吾及那個異教徒挑一個來處決吧,由大將指名。
狂鋒武者[] (23:44:55)
較好的做法是請一位僧侶"退下"了。(看向◆死亡追擊者
復仇女神[] (23:44:47)
已經很明顯了...為了預防家臣們數量低於叛軍們,還請各位明察,將異教徒處刑。
死亡追擊者[] (23:44:43)
明白,那麼對兩位師父失禮了。
狂噬者[] (23:44:18)
未見過影武者的遺書,那應該還在吧。不過——他大概不會聽你的話?大將呦。
無盡之刃[村] (23:43:53)
完美的包庇─謊言可是需要更多的謊言來去掩飾的。
狂鋒武者[] (23:43:53)
依序如此這樣發展8>6>4,想是人數上有些危險。
死亡追擊者[] (23:43:41)
影武者可還在場?雖聽聞您對我有些不滿,請當面指教便是。
修羅[] (23:43:39)
汝又知道吾對他的愛,異教徒。。。
熾天女皇[] (23:43:36)
...處刑吧...誰要先?
冥業千總[村] (23:43:30)
今天的去向也許要讓大將作決定?
復仇女神[] (23:43:07)
汝等口口聲聲說著愛人,將其性命奪去的愛,吾無法認同。
狂鋒武者[] (23:43:07)
至今日仍都是這樣的說詞。
狂噬者[] (23:42:51)
好喔。這兩個也不用留下了吧。(看著)
死亡追擊者[] (23:42:38)
先與諸位致歉,昨日不慎將墨水打翻,因此發生了錯誤。
熾天女皇[] (23:42:36)
這樣的話...就有人說了謊。
修羅[] (23:42:28)
被異教徒包庇了,叛軍。
復仇女神[] (23:42:25)
原來如此...這下便明白了。
復仇女神[] (23:42:10)
今日將於此,揭開所有家臣們的面紗。
第一日  喚武使 善人
第二日 熾天女皇 善人
第三日 狂鋒武者 善人
第四日 狂噬者 善人
修羅[] (23:42:03)
是的,吾是指引他的僧侶。
啊啊,是多久沒有拿起這個法器了呢?
D1 冥業千總 善人
D2 無盡之刃 善人
D3 叛神使 善人
D4 狂噬者 善人
            < < 早晨來臨 5 日目的早上開始 > >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創造女帝 的遺言
死老頭,看來我把錯誤的人放在你身邊了……我,不是一位好家臣呢。
叛神使 的遺言
只是一介家臣。
……我的「眼睛」,並沒有獲悉任何的情報。

半生伴隨著陰謀,最終也將被陰謀所送葬嗎……?
主上,我所選擇的道路,是否正確……

(掛在腰間的竹笛染上了鮮血)
 叛神使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狂噬者 對 復仇女神 進行護衛
            熾天女皇 人狼對 叛神使 為鎖定目標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3:40:51)
應該可以不用理大將吧……?
            修羅 對 狂噬者 占卜
修羅[]的自言自語 (23:40:42)
中:如果出了兩個奴全R是可以的嗎?(?
復仇女神[]的自言自語 (23:40:42)
您似乎是想藉此讓吾心中的仇恨隨之淡化...。
無盡之刃[村]的自言自語 (23:40:42)
各種方面的,身為仲介者的我居然連區區叛軍也找不到。(冷笑)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3:40:32)
"白"變多了。……不過,大將嗎。
熾天女皇(人狼) (23:40:24)
不過是...人命而已。
死亡追擊者[]的自言自語 (23:40:18)
又要讓影武者給鄙視了。 (微微苦笑著)
無盡之刃[村]的自言自語 (23:40:18)
失職了呢─
復仇女神[]的自言自語 (23:40:07)
吾...無法理解您的用意。
冥業千總[村]的自言自語 (23:40:00)
怎麼辦是好呢……?
熾天女皇(人狼) (23:39:51)
那麼...這就是...開始了。
無盡之刃[村]的自言自語 (23:39:50)
老頭、你可說過不會有家臣無辜逝去的,到是怎麼是你先領頭的?這種事不該由你這大將來做吧?
死亡追擊者[]的自言自語 (23:39:49)
中:我頭有點痛。拜託狼快咬我啊(ry)
復仇女神[]的自言自語 (23:39:49)
您...曾經將吾的一切全數奪走,而戰後,將吾安置於您的城池裡...。
冥業千總[村]的自言自語 (23:39:45)
呀哎,死的盡是忠心不二的人哎……
修羅[]的自言自語 (23:39:27)
總大將怎麼會投吾的白單?
死亡追擊者[]的自言自語 (23:39:23)
墨水將紀錄濡濕了。 在早晨有所失誤。(揉了揉額頭)
熾天女皇(人狼) (23:39:23)
手已經...不再顫抖了。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3:39:09)
……咳。(乾咳兩聲嘗試冷靜下來)
叛神使[村]的自言自語 (23:39:02)
……明天應該到我了。
狂鋒武者[]的自言自語 (23:38:59)
死亡追擊者 1 票 投票給 1 票 → 無盡之刃
……您這是在做什麼呢。
無盡之刃[村]的自言自語 (23:38:59)
揮之不去的惡影阿,都沒有茶嗎(瞇眼,蹙著眉希望快快揮去腦中徘徊的記憶)
修羅[]的自言自語 (23:38:58)
嗯?
復仇女神[]的自言自語 (23:38:54)
那麼僅剩一人嗎。
熾天女皇(人狼) (23:38:53)
(長刀出鞘)
叛神使[村]的自言自語 (23:38:48)
9人。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3:38:44)
叛軍你們這群小混蛋好樣的居然給我二連咬。
復仇女神[]的自言自語 (23:38:40)
前兩位的選擇,似乎有些特別。
熾天女皇(人狼) (23:38:38)
......我會記住你的。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3:38:13)
嘿。讓大將上去不好嗎。
            < < 日落、黑暗的夜晚來臨 > >
 創造女帝 被表決處死
4 日目 ( 1 回目)
狂噬者3 票投票給 1 票 → 死亡追擊者
死亡追擊者1 票投票給 1 票 → 無盡之刃
創造女帝5 票投票給 1 票 → 狂噬者
復仇女神0 票投票給 1 票 → 創造女帝
無盡之刃1 票投票給 1 票 → 狂噬者
修羅0 票投票給 1 票 → 創造女帝
冥業千總0 票投票給 1 票 → 創造女帝
狂鋒武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創造女帝
叛神使0 票投票給 1 票 → 狂噬者
熾天女皇0 票投票給 1 票 → 創造女帝
            創造女帝 對 狂噬者 投票處死
            死亡追擊者 對 無盡之刃 投票處死
            狂鋒武者 對 創造女帝 投票處死
            冥業千總 對 創造女帝 投票處死
            狂噬者 對 死亡追擊者 投票處死
            修羅 對 創造女帝 投票處死
            無盡之刃 對 狂噬者 投票處死
            叛神使 對 狂噬者 投票處死
            復仇女神 對 創造女帝 投票處死
            熾天女皇 對 創造女帝 投票處死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死亡追擊者[] (23:36:38)
請一併出面吧。
叛神使[村] (23:36:33)
……那就先行避開大將。
狂噬者[] (23:36:31)
影武者不出現的話,你很可疑喔。
死亡追擊者[] (23:36:29)
主君告知我的信件以及過往書信告訴我,影武者還在其中。
叛神使[村] (23:36:20)
……影武者沒有反駁是嗎。
無盡之刃[村] (23:36:16)
茶終冷、命也是阿(望著已經逝去的四人)
冥業千總[村] (23:36:11)
否則白白被處死就不太好了。
創造女帝[] (23:36:08)
當中有特殊身份的就要說出來呢……
修羅[] (23:36:01)
為了防止誤殺,汝等,如果身覆要職,還是快快說清吧?
死亡追擊者[] (23:36:00)
那麼,抱歉如此潛越。
總大將的職責,我當盡我所能傾力達成。
主君大人……帶領他人的工作請您不必擔心。
冥業千總[村] (23:35:57)
如果是大將或者影武者的話,可要事先說清楚哦!
叛神使[村] (23:35:45)
倘若還沒被判明的人中有大將。
叛神使[村] (23:35:30)
……需要說明自己的身份嗎?
狂噬者[] (23:35:26)
啊,的確剩我們的樣子。
無盡之刃[村] (23:35:23)
尚未釐清之人?那麼這三人還有什麼話要說的?
熾天女皇[] (23:35:20)
......。 (又望向殿上的刀)...會...找到的。
死亡追擊者[] (23:35:19)
可有被主君託付的重臣以及影武者在其中嗎。
復仇女神[] (23:35:14)
僅剩三位。
狂噬者[] (23:35:07)
往好處想,至少那個刑人之後的都可以直接處理掉了。
冥業千總[村] (23:35:05)
狂噬、死追、創造。
叛神使[村] (23:35:00)
……未被判明的人士似乎並不多了。
冥業千總[村] (23:34:55)
還有三位吧。
修羅[] (23:34:47)
還剩下,三位?
死亡追擊者[] (23:34:44)
尚未被師父們法器探過的,似乎並不多人了。
無盡之刃[村] (23:34:29)
刑人?(揉眉)天啊,真是夠鬧騰的。
狂鋒武者[] (23:34:22)
——是嗎,如此一來真偽難以辨別。
狂噬者[] (23:34:21)
這樣你也算跟著主公走啦。
叛神使[村] (23:34:06)
◆創造女帝 (只是沉默地看著
創造女帝[] (23:34:04)
◆叛神使 是我的失誤呢,抱歉
冥業千總[村] (23:33:59)
看來是忠心不二的那位啊……
狂噬者[] (23:33:50)
結果,一個刑人就這樣夜晚的時候去了。
死亡追擊者[] (23:33:39)
連刑人大人也就這樣逝去了…
復仇女神[] (23:33:39)
...吾所給予清白之人。
熾天女皇[] (23:33:36)
夜晚的...刑人。那麼...是...
修羅[] (23:33:34)
刑人是嗎,汝也是為了他盡心盡力了呢。
狂鋒武者[] (23:33:30)
……於夜晚死去的刑人。
叛神使[村] (23:33:23)
……查看了投票的結果。
冥業千總[村] (23:33:10)
刑人逝去了……
叛神使[村] (23:33:05)
創造女帝 1 票 投票給 1 票 → 喚武使
復仇女神[] (23:32:58)
今日將於此,揭開所有家臣們的面紗。
第一日  喚武使 善人
第二日 熾天女皇 善人
第三日 狂鋒武者 善人
修羅[] (23:32:55)
是的,吾是指引他的僧侶。
啊啊,是多久沒有拿起這個法器了呢?
D1 冥業千總 善人
D2 無盡之刃 善人
D3 叛神使 善人
            < < 早晨來臨 4 日目的早上開始 > >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喚武使 的遺言
刑人。
要由我,擔任這樣的職責嗎?
哈……真是、諷刺啊。
不過,看來與原先的本職並無相差所幾……
那麼,就由我來傾聽……神明大人的聲音。

D1 無人
D2 綻心 善
D3 末日 
末日武者 的遺言
只剩下隨身攜帶的木製酒瓶遺漏在現場,只有『追隨』與『忠義』刻在上頭。

一旁尚未清酒浸染完全的紙張上有著模糊的『家臣』。
 喚武使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熾天女皇 人狼對 喚武使 為鎖定目標
            狂噬者 對 無盡之刃 進行護衛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死亡追擊者[]的自言自語 (23:31:36)
希望早日尋得對您痛下殺手的無情之人。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3:31:35)
……主君大人,我將會為您獻上那些叛軍的頭顱。
無盡之刃[村]的自言自語 (23:31:32)
唉。
創造女帝(人狼) (23:31:31)
就這樣吧
創造女帝(人狼) (23:31:25)
他,已經沒有能教你的東西了
死亡追擊者[]的自言自語 (23:31:23)
主君大人,在天之靈也請多庇佑我等。 (拿出御守凝視)
            修羅 對 叛神使 占卜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3:31:17)
……我接下來又該怎麼辦?
復仇女神[]的自言自語 (23:31:17)
您使得吾的戰友,吾的至親...。
創造女帝(人狼) (23:31:11)
你的下克上成功了,你比他強
熾天女皇(人狼) (23:31:03)
...我會繼續昨夜的行動。
狂鋒武者[]的自言自語 (23:31:01)
…………
復仇女神[]的自言自語 (23:30:55)
您曾是...我欲親手了結之人...。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3:30:47)
老頑童呦,我這樣做沒問題嗎?就這樣就好了?
狂鋒武者[]的自言自語 (23:30:47)
……再也看不見你的舞姿了嗎。(咬著煙管利落的使用右手點菸)
死亡追擊者[]的自言自語 (23:30:46)
但,我仍甚麼都幫不上忙。 如同幼時家鄉那樣。(在袖內的雙手緩緩握拳)
熾天女皇(人狼) (23:30:39)
...已經不能再向他請教了。
叛神使[村]的自言自語 (23:30:31)
……那個人,依稀記得是「善人」。
創造女帝(人狼) (23:30:26)
在知道異教徒是誰的現在,還有挽回的餘地呢
死亡追擊者[]的自言自語 (23:30:16)
找出叛軍當是我等當急之事。
熾天女皇(人狼) (23:30:09)
......。
修羅[]的自言自語 (23:30:09)
接下來是誰。。。?
狂鋒武者[]的自言自語 (23:30:05)
……可惜了。(從懷裡拿出了煙管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3:29:57)
竟敢質疑我的忠誠嗎……(一臉不悅)
叛神使[村]的自言自語 (23:29:55)
創造女帝 1 票 投票給 1 票 → 喚武使
創造女帝(人狼) (23:29:52)
修行還不足夠啊,“公主”
死亡追擊者[]的自言自語 (23:29:45)
聽聞對我的作為有所不滿的那位。是末日大人還是喚武大人呢。
冥業千總[村]的自言自語 (23:29:43)
暴力舞者也被處死了啊……。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3:29:42)
……究竟是擁有什麼意圖。
修羅[]的自言自語 (23:29:37)
中:我太久沒在鑽村當占了,有點亂(搖頭)
叛神使[村]的自言自語 (23:29:36)
——雖然是非常時期……啊。
熾天女皇(人狼) (23:29:20)
......被阻止了。
叛神使[村]的自言自語 (23:29:12)
……。(嘴角微微揚起)
創造女帝(人狼) (23:29:12)
忍者的行動比想象的還要準確……
狂鋒武者[]的自言自語 (23:29:05)
中:中之心痛死,末日日日日日日日日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3:29:04)
……為什麼會成功的呢?(露出了有點不解的神色)
修羅[]的自言自語 (23:28:59)
(微微的瞇起眼)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3:28:56)
創造女帝 1 票 投票給 1 票 → 喚武使
            < < 日落、黑暗的夜晚來臨 > >
 末日武者 被表決處死
3 日目 ( 1 回目)
狂噬者1 票投票給 1 票 → 末日武者
死亡追擊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狂鋒武者
創造女帝1 票投票給 1 票 → 喚武使
復仇女神0 票投票給 1 票 → 狂鋒武者
無盡之刃0 票投票給 1 票 → 狂噬者
修羅0 票投票給 1 票 → 末日武者
喚武使1 票投票給 1 票 → 叛神使
冥業千總0 票投票給 1 票 → 末日武者
狂鋒武者2 票投票給 1 票 → 叛神使
叛神使2 票投票給 1 票 → 末日武者
末日武者5 票投票給 1 票 → 創造女帝
熾天女皇0 票投票給 1 票 → 末日武者
            創造女帝 對 喚武使 投票處死
            復仇女神 對 狂鋒武者 投票處死
            狂鋒武者 對 叛神使 投票處死
            末日武者 對 創造女帝 投票處死
            死亡追擊者 對 狂鋒武者 投票處死
            修羅 對 末日武者 投票處死
            無盡之刃 對 狂噬者 投票處死
            狂噬者 對 末日武者 投票處死
            熾天女皇 對 末日武者 投票處死
            喚武使 對 叛神使 投票處死
            叛神使 對 末日武者 投票處死
            冥業千總 對 末日武者 投票處死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熾天女皇[] (23:26:59)
◆復仇女神 .....是。(頷首)
無盡之刃[村] (23:26:56)
(扶著髮絲之中唯一的墨黑之處)唉、快點結束吧(偏偏又挑這時候疼了)
叛神使[村] (23:26:54)
……能伴著主上離開這個世界,其實也算是不錯的結果……(低聲
喚武使[] (23:26:52)
依照僧侶出示的結果,我們只能避開那些善人……試著找出叛軍。
狂鋒武者[] (23:26:48)
兩名僧侶尚且不能知曉真偽,請避開兩位的單子。
冥業千總[村] (23:26:46)
尚未確定忠誠的還有6人,就只能從這6人中選一人囉。
創造女帝[] (23:26:44)
叛軍……就在我們之中呢
狂噬者[] (23:26:26)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呀。只能這樣了。
復仇女神[] (23:26:20)
◆熾天女皇 ...振作點,再未找出叛亂之人前,都必須堅強。
喚武使[] (23:26:12)
……目前的情況無法斷定,究竟為何種狀況。
無盡之刃[村] (23:26:09)
總之照辦,我們可不能讓老頭等太久。
狂鋒武者[] (23:26:02)
……即使如此,今日還是必須指名一人讓其死去。
叛神使[村] (23:25:57)
還是說,只是單純地在試圖謀害他人的時候被忍者阻止了。
修羅[] (23:25:53)
吾會讓那些叛軍知道,法器的厲害的。(微笑)
無盡之刃[村] (23:25:42)
雖然見血次數多了,但看到己方之人閉目可還真不是滋味?(瞥向已經沒有氣息的綻心)
死亡追擊者[] (23:25:37)
同諸位看法,主君大人並未提及有兇獸之事。(點點頭)
復仇女神[] (23:25:35)
吾會替您找出叛亂之人的。
末日武者[村] (23:25:34)
叛軍到底是哪個混蛋。
狂噬者[] (23:25:32)
……人死不能復生。(視線看著遠處)至少,讓叛軍陪葬就好了。
熾天女皇[] (23:25:32)
◆復仇女神 (點頭)那是...當然的。
叛神使[村] (23:25:23)
……叛軍是已經辨認出真正的僧侶了嗎。
創造女帝[] (23:25:22)
那老頭的死可不能就這樣……!
修羅[] (23:25:10)
啊啊,我心愛的那人是不會回來了,所以,好好的找出叛軍吧。
復仇女神[] (23:25:08)
......並沒有聽聞君主有降伏凶獸之傳聞。
創造女帝[] (23:24:38)
看來是忍者的行動成功了呢,就以這氣勢把叛軍都找出來吧
喚武使[] (23:24:38)
看來忠誠的忍者立下了大功,但是……主君已經……(陷入沉默)
死亡追擊者[] (23:24:33)
忍者大人幫了大忙呢,事後請務必讓我好好答謝您。
狂噬者[] (23:24:31)
忍者大概跟叛軍槓上了吧,嘿。
冥業千總[村] (23:24:27)
凶獸*
末日武者[村] (23:24:23)
他修煉是有成果的呢。
冥業千總[村] (23:24:21)
沒有凶殺的話,就是忍者阻止了叛軍囉。
復仇女神[] (23:24:05)
精明的忍者...。
熾天女皇[] (23:24:02)
無人被殺...很...好......(尚介懷著昨日)
修羅[] (23:24:02)
忍者是嗎?果然還在,真不愧是我心愛的那人的重要手下。
狂噬者[] (23:24:00)
沒有更多人犧牲,總算好事。大概啦。
無盡之刃[村] (23:23:56)
忍者是嗎?幹得不錯。
創造女帝[] (23:23:55)
叛軍沒有進一步的行動嗎……?還是說……
冥業千總[村] (23:23:48)
忍者立大功了呢!
喚武使[] (23:23:46)
……叛軍的行動失敗了。
狂鋒武者[] (23:23:46)
度過一晚沒有任何人逝去……
死亡追擊者[] (23:23:39)
啊、並未有冥鐘的早晨。
冥業千總[村] (23:23:19)
哦哦?
修羅[] (23:23:16)
是的,吾是指引他的僧侶。
啊啊,是多久沒有拿起這個法器了呢?
D1 冥業千總 善人
D2 無盡之刃 善人。
復仇女神[] (23:23:13)
今日將於此,揭開所有家臣們的面紗。
第一日  喚武使 善人
第二日 熾天女皇 善人
            < < 早晨來臨 3 日目的早上開始 > >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綻心使 的遺言
嗯……看來,難逃一死呢。我已經預見了這種情況,特此留下一紙遺言。
我只是一位普通文臣,紛爭並不是主君所樂見的,也不是我所樂見的。
這是主君邀請我的時候,向我許下的願望--
希望這次叛亂能早日平息。

村民6 人狼2 占卜師1 靈能者1 狂人1 獵人1 貴族1 奴隸1
            熾天女皇 人狼對 喚武使 為鎖定目標
            修羅 對 無盡之刃 占卜
            狂噬者 對 喚武使 進行護衛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死亡追擊者[]的自言自語 (23:21:56)
您的教導我會銘記在心,那麼首要的。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3:21:46)
……為了找出那群大逆不道的叛軍。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3:21:45)
(整理了一下身上衣物,好遮掩腰間的短刀。)
死亡追擊者[]的自言自語 (23:21:39)
(在廊下正襟危坐,對著夜空鄭重的拜了數拜)
叛神使[村]的自言自語 (23:21:36)
(解下竹笛,吹奏起來)……。
創造女帝(人狼) (23:21:26)
今夜,就先由被找出來的善人中下手吧
修羅[]的自言自語 (23:21:22)
是汝啊,是汝親手牽起了吾的手,帶吾來到塵世,汝怎可以這樣輕易丟下去吾?
熾天女皇(人狼) (23:21:20)
這是...第一個......要成為...王的話...必須要......更多。(嘆氣)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3:21:13)
……(輕撫著手裡的小刀)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3:21:07)
……好吧。
末日武者[村]的自言自語 (23:21:03)
唉,你這樣對台上的人很不禮貌。(拿起了赤墨在臉上熟練的畫起面紋)
死亡追擊者[]的自言自語 (23:21:01)
主君大人,您的意志我會承襲下去。
創造女帝(人狼) (23:21:00)
還是在恐懼嗎……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3:20:55)
無論是召集的規矩、還是跟您的約定。
修羅[]的自言自語 (23:20:45)
吾還記得那時候呢,吾穿著僧袍,被孤立在遠山之中。。。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3:20:21)
不能用……嗎。
叛神使[村]的自言自語 (23:20:21)
——主上。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3:20:20)
…………………………主君大人,一切都是出於我的能力不足。
熾天女皇(人狼) (23:20:18)
(緊握的指節泛白)......是嗎。
冥業千總[村]的自言自語 (23:20:14)
呀哎…是那位男扮女裝的先行逝去哎?
叛神使[村]的自言自語 (23:20:09)
(看著窗外的月光最終還是歎了一口氣,指尖拂過腰間的竹笛)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3:20:06)
……(單手把玩著三把短刀,沒有多說什麼又收回了腰間。)
創造女帝(人狼) (23:20:02)
辛苦了呢,“公主”……你偽裝的才能,我可從來沒見過呢
復仇女神[]的自言自語 (23:19:58)
您曾是...如此的耀眼......。
末日武者[村]的自言自語 (23:19:50)
……(看了一眼昔日的服裝)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3:19:49)
……處決一人了嗎。
修羅[]的自言自語 (23:19:38)
真是的,明明那個異教徒已經。。。
修羅[]的自言自語 (23:19:25)
啊啊,我心愛的那人。。。
熾天女皇(人狼) (23:19:24)
......。
叛神使[村]的自言自語 (23:19:23)
……。(抿唇)
復仇女神[]的自言自語 (23:19:22)
......。(輕聲嘆息著)
            < < 日落、黑暗的夜晚來臨 > >
 綻心使 被表決處死
2 日目 ( 1 回目)
狂噬者1 票投票給 1 票 → 末日武者
死亡追擊者2 票投票給 1 票 → 綻心使
創造女帝0 票投票給 1 票 → 末日武者
復仇女神0 票投票給 1 票 → 無盡之刃
無盡之刃3 票投票給 1 票 → 綻心使
修羅0 票投票給 1 票 → 無盡之刃
喚武使0 票投票給 1 票 → 死亡追擊者
冥業千總0 票投票給 1 票 → 綻心使
狂鋒武者0 票投票給 1 票 → 狂噬者
叛神使0 票投票給 1 票 → 綻心使
末日武者3 票投票給 1 票 → 死亡追擊者
綻心使4 票投票給 1 票 → 無盡之刃
熾天女皇0 票投票給 1 票 → 末日武者
            無盡之刃 對 綻心使 投票處死
            死亡追擊者 對 綻心使 投票處死
            狂鋒武者 對 狂噬者 投票處死
            綻心使 對 無盡之刃 投票處死
            復仇女神 對 無盡之刃 投票處死
            喚武使 對 死亡追擊者 投票處死
            創造女帝 對 末日武者 投票處死
            狂噬者 對 末日武者 投票處死
            末日武者 對 死亡追擊者 投票處死
            冥業千總 對 綻心使 投票處死
            修羅 對 無盡之刃 投票處死
            叛神使 對 綻心使 投票處死
            熾天女皇 對 末日武者 投票處死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復仇女神[] (23:17:23)
當務之急是找出痛下殺手之人,吾以證一人清白,請各位指名一人。
冥業千總[村] (23:17:22)
那麼今天的處刑…
無盡之刃[村] (23:17:21)
該如何辦、就如何吧。
末日武者[村] (23:17:19)
是哪個不長眼的啊?(雙手握拳、折了折指節
修羅[] (23:17:17)
不會讓汝孤單的。。。我心愛的那人呀。
狂噬者[] (23:17:15)
反正找到那兩個不知好歹的,就是了吧。僧侶也未必是真的。
叛神使[村] (23:17:12)
……他們選擇了和主上不一樣的道路。
狂鋒武者[] (23:17:08)
當務之急即是盡速找出反賊——一切將按照程序。
無盡之刃[村] (23:16:58)
(袖下的雙手緊握)多久沒動那麼大的怒氣啦─我。(冷笑)
創造女帝[] (23:16:56)
僧侶之中有一名是故意擾亂我們的異教徒……
死亡追擊者[] (23:16:51)
寺院乃清幽之地,理應不能攜帶武器的。 (微微闔目)
綻心使[村] (23:16:49)
(努力收起自己的悲傷)僧侶大人也被冒充了,現在……得要趕緊找出叛軍。
喚武使[] (23:16:46)
……攜帶武器?竟然有人敢違抗主君大人的命令嗎。(沉著臉)
復仇女神[] (23:16:45)
吾會替您找出痛下殺手之人,盼您前往彼岸之路時,莫過多牽掛。
冥業千總[村] (23:16:41)
不過主上說得對,朕們對叛軍應該無所畏懼!在這時候更應該如此!
熾天女皇[] (23:16:34)
由我們。(望向大殿上的刀)
修羅[] (23:16:30)
當然要找出來的。
無盡之刃[村] (23:16:19)
自稱僧侶之人,友人提起過了,其中可能是個異教徒。
狂鋒武者[] (23:16:09)
有人攜帶了武器進來。(低頭看著是去的人的傷口)
熾天女皇[] (23:16:08)
(起身)要找出來。
創造女帝[] (23:16:04)
呼……
死亡追擊者[] (23:15:53)
為了捉到謀反者,但主君大人甚麼都還沒說……。
末日武者[村] (23:15:51)
喂,還沒演出就離席?(拿起清酒灌了一口)
復仇女神[] (23:15:47)
(抽起桌旁的白布,蓋上了已無氣息的人身上)
綻心使[村] (23:15:44)
(啊啊……就算是這樣的主君,也無法避免叛亂的出現……理應解決紛爭的我卻無能為力……)
喚武使[] (23:15:37)
即使處以極刑,也不夠償還那份大逆之罪……!
熾天女皇[] (23:15:35)
死,嗎。
修羅[] (23:15:27)
該是來結束一切的時候了,叛軍及異教徒,吾會替你找出來的。
冥業千總[村] (23:15:27)
根據情報,叛軍好像有兩名……
狂噬者[] (23:15:24)
……(面無表情的環視場上所有人)背叛者,是嗎。
死亡追擊者[] (23:15:24)
難不成今天的召集是……(思考了前日的情況)
無盡之刃[村] (23:15:22)
叛亂者啊─(瞇眼)
叛神使[村] (23:15:13)
(似乎眼裏一瞬間閃過淩厲的光芒,再睜眼的時候已經消失不見)
狂鋒武者[] (23:15:02)
看來這是有預謀的謀反。
冥業千總[村] (23:14:55)
雖然朕是因為家境清貧才被獻至此,但是……主上……
創造女帝[] (23:14:48)
這是什麼樣的玩笑吧?
熾天女皇[] (23:14:47)
......。(閉上眼)
喚武使[] (23:14:41)
……是誰做的,是誰……竟敢做出這種事情……!
創造女帝[] (23:14:23)
……老頭!
復仇女神[] (23:14:22)
這是...。
狂噬者[] (23:14:21)
喂喂,不要開玩笑了,這玩笑也一點都不好笑啊。
修羅[] (23:14:20)
果然如此呢,我心愛的那人呀。。。
末日武者[村] (23:14:10)
主君?(瞇眼看過去)
死亡追擊者[] (23:14:07)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狂鋒武者[] (23:14:04)
……逝去了嗎。
創造女帝[] (23:14:03)
家臣6 叛軍2 僧侶1 刑人1 異教徒1 忍者1 總大將1 影武者1
叛神使[村] (23:14:01)
……。
狂噬者[] (23:13:59)
……老頭?你留的這是什麼?
修羅[] (23:13:54)
是的,吾是指引他的僧侶。
啊啊,是多久沒有拿起這個法器了呢?
D1 冥業千總 善人。
喚武使[] (23:13:53)
……主、君大人……?
綻心使[村] (23:13:51)
啊,主君……!
熾天女皇[] (23:13:47)
......啊啊。(嘆氣)
死亡追擊者[] (23:13:47)
主君大人!
冥業千總[村] (23:13:41)
……主上!!
修羅[] (23:13:40)
是的,吾是指引他的僧侶。
啊啊,是多久沒有拿起這個法器了呢?
D1 冥業千總 善人。
復仇女神[] (23:13:37)
今日將於此,揭開所有家臣們的面紗。
第一日 喚武使 善人
            < < 早晨來臨 2 日目的早上開始 > >
           ・早上發現死者的遺書
君主 的遺言
──致我的家臣們:
  雖然常呈強言身子無大礙,可一個總是在咳血的糟老頭,其實一切都已經不言自明了。
  原諒我在如此時節才將各位聚集於此,老身看來還只是一名小孩,對死亡、對身後事有所畏懼。
  不要忘了自己立於天下的初衷,然後無所畏懼的前行吧,要記著我們都是──── 
(以後的部份被血染上,無法閱讀)
 君主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熾天女皇 人狼對 君主 為鎖定目標
            修羅 對 冥業千總 占卜
          最後2分還不投票將會暴斃
死亡追擊者[]的自言自語 (23:12:17)
有人對我心感不滿啊。 連這樣的事情都不知道。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3:12:16)
……主君大人。
創造女帝(人狼) (23:12:11)
為了各自的目標,努力吧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3:12:05)
老頭,您最好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修羅[]的自言自語 (23:12:04)
就讓吾這戀心,於此終結吧,為了能笑著送汝走,我心愛的那人。
無盡之刃[村]的自言自語 (23:11:56)
『所望之情報需以相應對之物來做為交換。』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3:11:52)
雖然說武器被禁止……。
末日武者[村]的自言自語 (23:11:50)
那一腳真的是意外啊。
熾天女皇(人狼) (23:11:43)
夜深了...由我來吧。(垂目)
復仇女神[]的自言自語 (23:11:43)
是的...如同散落的櫻花...。
死亡追擊者[]的自言自語 (23:11:35)
雖將這件事情託付與我。主君大人,但我仍舊在有些事情不甚明白。(對鏡看著自己有些困困惑的面孔)
修羅[]的自言自語 (23:11:28)
我心愛的那人啊。。。你可真是殘酷呢?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3:11:27)
(從腰間摸出三把短刀握在指間,餘下三把正安靜地待著。)
創造女帝(人狼) (23:11:25)
那晚上的刀就交給你了……
修羅[]的自言自語 (23:11:13)
選這個地點也是。。。
無盡之刃[村]的自言自語 (23:10:59)
那老頭聽到茶葉眼幾乎都亮了,這一次卻晚來。
修羅[]的自言自語 (23:10:56)
我心愛的那人啊。。。。。。
末日武者[村]的自言自語 (23:10:52)
我真的不是有意的啊……叛神公子。(扶著額,想到那個眼神就覺得完蛋。)
修羅[]的自言自語 (23:10:46)
已經到了這個時候嗎?
熾天女皇(人狼) (23:10:43)
不能的話...也沒有拿起那刀的資格。
修羅[]的自言自語 (23:10:38)
果然呢。
無盡之刃[村]的自言自語 (23:10:22)
友人提起過,這一次似乎會有著紛爭。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3:10:13)
……………………(似乎回憶起了過去的事情)
創造女帝(人狼) (23:10:10)
能夠下手嗎,“公主”?(微笑)
死亡追擊者[]的自言自語 (23:10:07)
…(嘆口氣放下一直緊握在手中的信件)
叛神使[村]的自言自語 (23:10:05)
……什麼回事,那鐘聲。
冥業千總[村]的自言自語 (23:10:04)
中:幸好舊設定沒有真的把狼旗立成功不然就尷尬了(
喚武使[]的自言自語 (23:09:59)
處刑、嗎……(垂眼)
熾天女皇(人狼) (23:09:57)
......。(起身)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23:09:47)
……。
復仇女神[]的自言自語 (23:09:39)
(垂下眼簾)
叛神使[村]的自言自語 (23:09:33)
……?
         村民6 人狼2 占卜師1 靈能者1 狂人1 獵人1 貴族1 奴隸1
熾天女皇 (23:09:18)
......。(不好的預感)
冥業千總 (23:09:16)
哦呀?
無盡之刃 (23:09:14)
開始啦...。
狂噬者 (23:09:04)
(轉頭向了鐘聲傳出的寺內)
叛神使 (23:09:03)
……。
狂鋒武者 (23:09:01)
……(皺起了眉)
創造女帝 (23:08:56)
鐘聲……?
喚武使 (23:08:45)
……?(抬頭望向了窗外)
復仇女神 (23:08:43)
-?
修羅 (23:08:32)
啊?鐘聲?
綻心使 (23:08:15)
沒事的,就繼續等待吧。我們應該相信主君。
死亡追擊者 (23:08:07)
《噹噹~噹~你們聽見了寺內的鐘聲響起,似乎是預告了甚麼事情的發生。》
叛神使 (23:07:47)
◆末日武者 ……。(直接無視
死亡追擊者 (23:07:12)
但剛才師父又這麼說、應該只是有事耽擱了。(將視線移回室內)
狂噬者 (23:06:49)
……如果只是掉井裡那倒還好呢。
冥業千總 (23:06:48)
◆創造女帝 呀哎主上不會這樣吧……?
末日武者 (23:06:42)
我覺得你的眼神看起來一點都不像錯覺。
創造女帝 (23:06:13)
不……那老頭是掉進井中爬不出來了嗎……
死亡追擊者 (23:06:13)
……主君大人,究竟出了甚麼事呢?
叛神使 (23:05:55)
◆末日武者 錯覺嗎。
喚武使 (23:05:40)
……………………主君大人,還沒來。
叛神使 (23:05:40)
(眼神沉澱下來,似乎決定了什麼
熾天女皇 (23:05:36)
(只是想著大人去哪了而沒注意其他人的狀況,平時是不會遲到的...)
末日武者 (23:05:25)
◆叛神使 我覺得你非常放在心上。
叛神使 (23:04:43)
◆末日武者 ……請不要放在心上。
死亡追擊者 (23:04:21)
(目送著僧人的的背影想到了一些事情而出神)
復仇女神 (23:03:33)
(小聲的喃著什麼,表情依然沒有變化)
末日武者 (23:03:32)
◆叛神使 ……那個,非常抱歉。
叛神使 (23:02:16)
◆末日武者 ……。(看一眼,就移開視線,但從眼裏可以看到似乎在策劃什麼
狂噬者 (23:01:30)
意外呢,呵呵呵。
綻心使 (23:01:13)
還真不是浪得虛名的呢,暴力舞者先生~
修羅 (23:00:42)
◆寺內僧人 感謝師父。(看著離去的背影道)
末日武者 (23:00:34)
(笑的非常尷尬)那個、意外,不好意思。
無盡之刃 (23:00:29)
唉唷?城下町砸場子的那個,你真的要砸場了?(壞笑)
創造女帝 (23:00:29)
◆末日武者 是那個舞者嗎……到底?
          <投票重新開始 請盡速重新投票>
          寺內僧人 離開這個村莊了
寺內僧人 (23:00:06)
(對所有人行了個禮後靜靜的離去)
冥業千總 (22:59:59)
哦呀……
修羅 (22:59:34)
至於舞者先生的舉動,這就不是吾知道的了。
喚武使 (22:59:28)
……(瞥了一眼騷動的方向,看來是舞者與其他人起了爭執,不過那與自己無關,不需在意。)
寺內僧人 (22:59:21)
諸位施主請稍安勿躁,代另位施主特來傳遞訊息。那麼貧僧先行告退了。
狂鋒武者 (22:59:12)
……(抬起頭看向騷動)
修羅 (22:59:10)
剛剛好像有奇怪的閒雜人等出現了,吾已經請寺內的僧人將其請出了,請各位不用擔憂。
狂噬者 (22:59:06)
還沒到,不知道想要搞什麼把戲。——嘿,這可不要先內閧啊你們?
冥業千總 (22:58:46)
啊?那邊的舞者……
綻心使 (22:58:30)
……哦呀?
叛神使 (22:58:17)
◆末日武者 ……?(眯眼
            末日武者 對 叛神使 投票踢出
熾天女皇 (22:57:52)
...大人還未到嗎。(看著空著的上位)
          <投票重新開始 請盡速重新投票>
          AKA 人間蒸發、被轉學了
            創造女帝 對 AKA 投票踢出
            修羅 對 AKA 投票踢出
            狂噬者 對 AKA 投票踢出
            冥業千總 對 AKA 投票踢出
修羅 (22:57:39)
中:私村喔抱歉
            無盡之刃 對 AKA 投票踢出
          AKA 來到村莊大廳
修羅 (22:56:56)
◆末日武者 是的,說得沒錯呢。
無盡之刃 (22:56:33)
(看來八成是我的了,一年幾百多天都閒置的位置呢)(緩步過去後坐下)
熾天女皇 (22:56:12)
◆修羅 ...夜安。(輕輕頷首)
狂噬者 (22:55:57)
哦,出現了,是小公主。
          村莊已修改於Sat, 08 Apr 2017 22:55:55 +0800
無盡之刃 (22:55:55)
(如同"友人"所說的一樣呢,這些人似乎很有趣,不知道能不能和他們變成友人─呢。)(露出淺笑,找到了個一直沒有人碰觸或坐下的位置)
末日武者 (22:55:50)
◆修羅 要是他是這種人,我們也不會在這了。
復仇女神 (22:55:46)
您究竟上哪去了呢...。
          寺內僧人 來到村莊大廳
修羅 (22:55:20)
◆熾天女皇 啊,孩子,汝來了。(站起身子,來對方身旁)
          熾天女皇 來到村莊大廳
喚武使 (22:53:13)
主君大人……真慢。(看向門口,依然沒有見到那個人的身影)
叛神使 (22:52:53)
……。(垂眸,手指拂過掛在腰間的竹笛)
叛神使 (22:52:27)
(今天的聚會,並沒有從「眼睛」收到情報……)
修羅 (22:51:20)
◆末日武者 他可是我心愛的那人呀,也是汝等的主君不是嗎?要是簡簡單單就猜透了,還如何帶領汝等呢。
狂噬者 (22:51:16)
……人來得差不多了的樣子。(安靜的待在樹蔭下看著其他人)
死亡追擊者 (22:50:25)
(因為在座的人們似乎多半比自己年長的緣故,並未出言僅靜靜傾聽) 
末日武者 (22:49:33)
◆修羅 也是呢,(飲了一口清酒,笑了笑)讓人猜不透的傢伙。
修羅 (22:46:50)
◆綻心使 (搖搖頭)這一兩日,他沒有讓吾跟在他身邊呢。
狂鋒武者 (22:46:48)
……連他也來了嗎。
修羅 (22:46:38)
◆末日武者 可真希望是如此了,我心愛的那人可說是意外的代表人物呢?
          綻心使 來到村莊大廳
叛神使 (22:45:31)
……?(抬眼)
狂鋒武者 (22:44:40)
(這個腳步聲……)(緩緩的睜開眼凝視著眼前的地面)
末日武者 (22:44:29)
◆修羅 誰知道——或許這是最後一個了。
          <投票重新開始 請盡速重新投票>
          綻心使 離開這個村莊了
綻心使 (22:43:38)
◆修羅 可能是、身負要事呢……在主君身邊如此接近的你也不清楚嗎?
創造女帝 (22:43:23)
◆綻心使 反正也就是在路上發現在玩蹴鞠的小孩然後就跟著玩起來吧(搖頭道)
無盡之刃 (22:41:51)
(那個總是在茶館附近砸場子的舞師...居然也來了?)
修羅 (22:41:41)
◆末日武者 喔呀,汝也來了,他到底還想給吾等多少驚喜呀?
綻心使 (22:41:35)
◆死亡追擊者 那實在甚好。(頷首)
綻心使 (22:40:51)
◆創造女帝 哎呀,我想、還沒開始的話應該不算來遲呢?(順著對方視線看著上面的位置)想必主君也是有事耽擱而已?
          末日武者 來到村莊大廳
無盡之刃 (22:39:58)
(一個接著一個蹦出來啦?看來出席的都是重臣...有幾個人是幾面之緣的...總之不要有人知道我真正的身分都好...)(倚著廊柱觀察眾人)
狂鋒武者 (22:39:02)
(手放在袖裡閉上眼睛)
復仇女神 (22:37:59)
(緩緩睜開雙眼,探視了周遭後視線停留在外頭的櫻花樹上)如此的...。
修羅 (22:35:25)
◆綻心使 啊,汝來了呀,我心愛的那人,你的主君,還在裡面像個小女孩不出來呢。(笑著說)
無盡之刃 (22:35:21)
◆創造女帝 真的─大人來大人去的真的很麻煩。看在這分的同樣觀點上,下次你來茶館的話就免錢吧─!
死亡追擊者 (22:34:50)
◆綻心使  綻心大人夜安。近日並無任何要事在身。(友善的向對方行禮)
叛神使 (22:33:42)
……。(沉默著坐在一旁的座位上)
創造女帝 (22:33:31)
◆綻心使 綻心嗎,別來無恙吧?還是那樣的姍姍來遲呢……雖然今天還有更過份的傢伙(看向主君無人的位置)
創造女帝 (22:31:59)
◆無盡之刃 、呼,那就非常的好,因為背景的關系我也不太習慣加上稱謂,多多指教了,無盡。
修羅 (22:31:07)
啊,不過也很久沒有這樣了呢,是吧?(摸著口袋裡他送的髮簪輕語)
綻心使 (22:31:01)
諸位晚安,別來無恙嗎?(朝所有人微笑問安)
          叛神使 來到村莊大廳
創造女帝 (22:30:48)
倒是那個老頭……平常都是已經在抓著誰下圍棋的感覺了吧……?
          綻心使 來到村莊大廳
無盡之刃 (22:29:27)
(到是他怎麼還沒來?說好見面的話要拿茶給他的。)
冥業千總 (22:28:42)
不知道這次叫朕來,主上是有什麼東西要說嗎~?
無盡之刃 (22:28:34)
◆創造女帝 我說那大人可以去掉我不介意...不過我都說了隨妳喜歡了..請多指教啦,創造大人?
狂鋒武者 (22:28:13)
喔?……沒有出面嗎。(瞇起了眼,淡淡的掃視了場上來到位子上正坐)
狂噬者 (22:27:19)
說是召集我們,結果自己沒有先到……今天要玩什麼把戲啊,主公呦。
喚武使 (22:27:12)
……主君大人。(緩緩閉上雙眼,正坐於屬於自己的席位上)
創造女帝 (22:27:09)
◆無盡之刃 仲……?啊,那以後就稱呼為無盡大人吧。
修羅 (22:25:52)
汝呀~到底又發生了何事呢~(輕哼著)
          狂鋒武者 來到村莊大廳
死亡追擊者 (22:24:57)
(今日有些異樣,主君大人竟沒有先在茶室與客人們先寒暄……肯定是發生了甚麼事。)
無盡之刃 (22:24:32)
◆創造女帝 無盡之刃,是個仲─咳、城下町茶館的主人,稱呼什麼的隨妳愛怎麼說吧─別太失禮之類的都好。
冥業千總 (22:24:24)
晚~上~好~!
          冥業千總 來到村莊大廳
修羅 (22:20:43)
真是的,都一把年紀了,還這樣召集大家……還是那麼孩子氣呢?
創造女帝 (22:20:19)
◆無盡之刃 是那樣嗎……?因為如果有見過面的話我一定……不,抱歉了呢。那麼……該怎麼稱呼呢?
喚武使 (22:18:19)
……還沒嗎。
無盡之刃 (22:18:16)
◆創造女帝 算是吧,畢竟我不待在城裡的,我都在城下町。
喚武使 (22:18:11)
……(左顧右盼,看起來在尋找什麼,最後垂下了雙眸,但很快恢復往常淡然的模樣)
死亡追擊者 (22:16:47)
這裡的環境仍然十分清幽,但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多人聚於此處。(環顧四周,打量著部份素未謀面的人)
修羅 (22:16:35)
他累了嗎?怎麼沒有出來招呼大家呢?(含情脈脈的看著沒有人的主君的位置細語)
創造女帝 (22:16:26)
◆無盡之刃 你也是家臣嗎……?好像沒見過你的樣子呢?
無盡之刃 (22:14:48)
(叫我這個知道大家但大家不太一定知道我的人來這...倒底是...我一年不過來個一兩次罷了...)(努力思索著自己的位置,最後還是決定先坐在廊下)
          喚武使 來到村莊大廳
修羅 (22:13:13)
貴安。(輕輕的打了個招呼,隨即便坐在一個離主君位置稍近的休息)
創造女帝 (22:13:04)
行道寺嗎……不帶武器什麼的,還真夠麻煩呢(口中發出不滿的牢騷走近)
狂噬者 (22:12:16)
(從一棵櫻花樹上翻身一躍落地,倚著樹幹打量四周。)
復仇女神 (22:11:24)
(緩緩步入後尋著自己的座位,找到後跪坐了下來,閉上雙眼)
          修羅 來到村莊大廳
死亡追擊者 (22:10:27)
晚上好。諸位。(恭敬的行了個禮)
          無盡之刃 來到村莊大廳
          復仇女神 來到村莊大廳
          創造女帝 來到村莊大廳
          死亡追擊者 來到村莊大廳
          狂噬者 來到村莊大廳
          村莊建立於Sat, 08 Apr 2017 22:02:00 +0800,來自220.142.112.xxx